第214章:你吃的第一口奶,是我喂的!/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一诺躺在床上,翻来翻去,怎么也睡不着。

“已承,我们出去走走吧?好不容易来一趟,待在酒店里多没意思。”

“你今天先养足精神,明天才能美美的。”陆已承紧紧的搂着她,在她的额前,印上一个轻吻。

“好吧,我们就在这里,哪也不去。”为了美美的做他的新娘,顾一诺马上就妥协了。

陆已承不想让她出去,主要是怕她太累了,明天一早,他们就要赶去教堂,下午约了造型师,还要给她设计造型。

她平常都那么爱美,明天自然要更美。

下午三点,一个穿着职业装的美容师来到酒店,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助理。

“她们是?”顾一诺愣愣的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几人。

“美容师。”陆已承将顾一诺推到这几个人面。

“陆太太,我们是来为您做一次全身的美容护理,让您彻底的放松下来,以最好的状态举行婚礼。”

顾一诺转过头,朝陆已承望去,眼底带着几分笑意。

对于他的这个安排,她觉得很满意。

“你们去浴室准备吧。”美容师朝身后的助理吩咐道。

顾一诺的皮肤本来就很好,细腻嫩滑吹弹可破,美容师看到她的时候,都惊呆了。

十五分钟后,顾一诺被请进浴室,两个助理已给准备好了。

大大的浴缸里,放满了水,奶白色的,一旁还有一篮新鲜的玫瑰花瓣。

“要泡澡吗?”顾一诺轻声询问。

“是的,陆太太。要泡半个小时。”

“我们先出去吧,我泡好了,再叫你们。”

“好的。”

几个人走出去之后,顾一诺用的捧起一捧水,好香的味道,这股香味光是闻着,都能让人很放松。

半个小时后。

美容师再次走进来,给顾一诺做了一个全身的锁水护理。

虽然以前,顾一诺就够水嫩的了,做完之后,真的是能掐出水来!

折腾了近两个小时,终算是做完了所有的项目。她现在,只想在床上躺一会!

造型师按约定的时间,来到酒店。

才刚刚休息一会的顾一诺又被造型师拉住,先从头发开始做起。

这简直就是让她从头发丝美到脚趾头的节奏。

怪不得,陆已承不让她出门!

晚上十点,顾一诺才做好造型,就连指甲都贴上了碎钻,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酒店送了一些宵夜过来,顾一诺看着自己美的不要不要的双手,都不舍得拿筷子,生怕碰花了。

陆已承拉了个凳子,坐在她面前,亲自喂她。

“已承,结束了吗?等一下,是不是可以休息了?”她真是累坏了!

“吃完东西,就可以去睡觉了。”陆已承心疼的揉了揉她的小脸。

吃完饭,顾一诺换了衣服就爬上床,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她不知道,明天早上,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她。今天只是把可以提前做的,先做了,省得明天太忙乱。

凌晨五点钟,顾一诺就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

她们定得是总统套房,隔音效果非常好,很明显,这些吵杂的声音,就是从这个套房里传出来的。

陆已承推门走了进来,看着被吵醒的她,缓步朝她走过来,“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吧。”

“外面是什么声音?”

“她们送一些东西过来。”

顾一诺实在是有点困,没有再追问,翻了个身继续睡。

补了一会觉,再醒来时,觉得精神好多了,从床上坐起来,发现陆已承不在房间里。

推开门,朝外走去。

“已承……”她走到客厅里,突然看到眼前的一幕,直接惊呆了!

剩下的话,全都卡在喉咙里。

客厅的正中间,放着一套婚纱,在灯光的照耀下,如梦如幻。

上一次,他给她准备的婚纱,已经让她觉得很漂亮了,这一套比上一次的,还要漂亮!

她惊的说不出话来。

陆已承在一旁整理礼服,一走出来,就看到顾一诺的身影,站在这一套婚纱前。

顾一诺抬起手,摸着这套婚纱,这一套婚纱,美的让人窒息!

“诺诺。”陆已承轻声朝她唤道。

“已承……这套婚纱……”她的眼中,泛着一丝泪光。已经感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是我请人重新为你量身定制的,喜欢吗?”陆已承走上前,搂着她的腰,抬手摸着这款婚纱。

他看到的时候,也被惊艳了。不由自主的幻想着,她穿上这个婚纱,会美成什么样子?

“我叫人上来,给你准备换婚纱,咱们就可以去教堂了。”

“嗯,我先去洗漱。”顾一诺从他的怀里逃开,飞速的奔进房间去。

再出来时,屋里已经站满了人。

顾一诺再一次被眼前的阵势惊呆了。

这么多人,都是来服侍她的。

她就像一个木偶一样,任这些人帮忙她穿上这件婚纱,在镜子里看着自己现在模样时,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她。

一旁的造型师,将头纱给她固定在发间,又整理了一下她的头发。

化妆师只是扑了一层薄纷,描浓了一些眉型,又给她画了一点腮红和口红,妆容就已经完成了。

果然是天生丽质,稍稍的妆扮一下,就能美到不可方物。

顾一诺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换好镶满水钻的鞋子,工作人员,轻轻的帮她把头上雪白的头纱放了下来,遮在她的脸前。

她愣愣的接住递过来的一大束捧花,全是她喜欢的那种玫瑰。

“陆太太,可以出去了,陆先生已经在酒店外等着您。”

顾一诺又朝镜子中的自己望了一眼,她为了他,穿了两次婚纱!也终于如愿,成为他的新娘。

现在,她的心里,只有幸福和甜蜜。

酒店的大堂,为了配合这一次婚礼,铺上了红地毯,一旁摆满了鲜花,一片喜庆的气氛。

酒店的工作人员,忍不住站在红毯的两侧,围观着这一场盛大的婚礼。

顾一诺的身影出现在红地毯前,她的出现,让不少人,倒抽一口气。

“好漂亮的新娘!”

“太漂亮了!”

陆已承站在红毯的另一头,满眼笑意的看着顾一诺,看着她,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

他终于如愿以偿,让她成为他的新娘,最美的新娘!

顾一诺走到陆已承面前,停下脚步。

她有些紧张,呼吸都急促起来,她没有想到,他竟然要给她一场这样盛大的婚礼!

她以为,只有他们两个人,简简单单。

完全超出了她的意料,却也让她,充满惊喜。

陆已承缓缓朝她伸出手,顾一诺抬起手,搭在他的手上。

两人相视一笑,眼中都是爱意,目光交汇在一起,难分难舍一般的缠绵。

一旁的人,看到这一幕,自发的爆发起一阵阵掌声。

这一对新人,简直太般配了。

一旁的摄像人员,把镜头,推近再推近……只为了拍下这一幕画面。

陆已承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朝酒店外加长豪车走去。

后面,还有一长窜的花车,全是豪车,一眼竟然望不到边迹!

这样的场面,在F国,都是空前绝后。

天空中,还有十多架直升机在盘旋。

当载着这一对新人的车子驶出酒店,天空中,突然落下花瓣雨!

这一幕,简直要美哭了!

空气中,全是花香。

直升机跟着车队,不断的洒下花瓣,一路上,全是幸福的味道。

顾一诺坐在车子里,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她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她此时的心情。

如果,她以前所承受的所有痛苦,都只为了经历眼前这一刻,她无怨无悔!

幸福的泪光,在她的眼中闪烁着,抬眸朝陆已承望去,目光刚好与他相撞。

他一直在看着她,目光从未舍得移开一分一秒。

他抬起手,将她搂在怀里。

“别!别抱我。”顾一诺立即拒绝,“我怕我的妆花了!我的头发也不能乱。”

听着她说出的原因,陆已承简直哭笑不得。

就知道,小女人最爱臭美了。

“诺诺,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在想什么?”

“想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的画面。”

“第一眼?”顾一诺已经想不起来了,经历了两世,她不知道,他第一眼见到她,究竟是什么时候。

“那个时候,你才五天,你母亲出了车祸,你早产了一个多月,在医院的保温箱里面。”

那个时候,他就已经见过她了?

顾一诺没有出声,静静的听他诉说。

“爷爷知道你出生了,而且是个女孩,很开心。特意在我放学的时候,带着我去了医院。”

“他说,我们的小一诺终于来了。”

顾一诺的心里,有些发紧。

这些,全都是她不知道的。

“我看着保温箱里那个弱小的小身子,全身都皱巴巴的,手腕只有……只有我的一根手指头那么粗,我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悸动了一下。”

“爷爷说,已承,十二年了,终于等到你的一诺了!你要记住,一诺宝贝就是你未来的妻子,你这一生,都要好好的照顾她,好好的爱护她!”

陆已承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下,目光紧紧的盯着顾一诺。

“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了什么?”顾一诺轻声询问。

“你五天,滴水未尽,全靠营养针维持生命!短短的五天时间,医生下了十多次病危通知!爷爷从帝都,请来儿科专家,过来会诊,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你的性命。还好,你挺过去了。”

顾一诺从来没有听人说过这些。

“你的第一口奶,是我喂的。”

顾一诺震惊的看着他,简直不敢相信,他们之间,还有这样的过往!

“我不敢抱你,因为你太小,我怕把你给捏碎了,每天,我放学,都会第一时间去医院先看看你。十二岁的年纪,可以说,情窦初开,但是,我的新娘还那么小。”

“我记得,你紧紧的拽着我的手,五根小手那么有力,我告诉你,一定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等我娶你。”

“我永远也忘不了,你对着我笑了。第一次,对着我笑。”

顾一诺再也控制不住,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从来不知道,在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上,他就陪在她的身边。

她吃的第一口奶,是他喂的!

陆已承心疼的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傻瓜,不怕妆花了,不漂亮了吗?”

顾一诺却哭得更伤心了,竟然抽噎起来。

“早知道,会让你哭,我就不告诉你这些了。”

“不,你继续说,我还要听。”顾一诺拉着他的手,急切的说道。

陆已承反握着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掌心里,“后来,爷爷职务调动,我跟着他,去了另一个城市,与你分开了。”

顾一诺的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怅然。

“已承,你讨厌过我吗?就是那种,讨厌到不愿意看我一眼,不愿意和我说话,甚至希望,我从你身边彻底的消失。”

“诺诺,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讨厌你!我早就告诉过你,我和你的婚事。不是因为爷爷作主,而是我从心里早就认可的。如果,非要我说,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你的……”

陆已承停顿了一下,抚着她满是泪水的小脸,缓缓道:“或许,是我在保温箱里,看到你的第一眼,或许,是你吃下我喂的第一口奶,又或许,是你对我的那一笑……”

顾一诺快要哭成泪人了!

“如果,我变成顾茗雪那样,声名狼藉,如果我像她一样,吸毒,名声不好,没有人会喜欢我,所有人都讨厌我,你还会爱我吗?你会不会像别人一样,讨厌我?”

“诺诺,如果,你真的变成这样,我也不会放弃,你是我陆已承的妻子。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只会把你留在身边,好好的照顾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着你。”

顾一诺的心里,已经纷乱如麻。

既然是这样,既然他和她之间有那样的过往,既然他爱她,为什么,前世的时候,他对她那么绝情?

她声名狼藉,被顾茗雪陷害,他所看到的,是一个那样不堪的她!

他还是毅然的娶了她。这能不能证明,他心里是有她的?

可是,他从来没有对她表露过一丝毫的爱意。

后来,他要她生孩子,究竟是为了顾茗雪,还是为了什么?

她向他提出离婚,他拒绝她,后来,杜明兰出了事故,她是最大的嫌疑人!他们再也不可能了,但是,他还是坚持让她生下他的孩子。

她当时心里只有绝望,只有恨!

她的脑海里,控制不住的回想着,前世的点点滴滴!

顾茗雪借同学聚会,把她引到陌生的房间,准备让一堆男人对她施暴,是他及时出现,阻止了一切!

顾茗雪陷害她,说是她主动约的别人,婚后不甘寂寞出轨。

她一直以为,他的出现是顾茗雪安排的,就是为了让他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不堪的一幕!

她抱着他的腿,哀求他相信自己。当时,他愤怒的将她丢上车子,还是把她直接送回陆家。

从不在陆家过夜的他,那一晚,没有离开!

顾一诺的心,突然变得好慌乱。

前世,他的冷漠,他的无情,一直在她的脑海里,根深蒂固!重生之后,她看到的,完全是另外一个他。

她现在,开始怀疑,前世的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见的那样!

“诺诺,你怎么了?”陆已承发现,她的异样,忍不住询问道。

“我只是,想到一些事情,没事了。”顾一诺轻轻的摇摇头。

陆已承心疼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水,轻声的哄着:“不要哭了,马上到教堂了,今天,你要做最美的新娘。”

“嗯!”顾一诺郑重的点点头,“我要不要补个妆?”

她这个模样,让陆已承哭笑不得,“不用补了,你这个样子很美。”

他的话音刚落,车子就缓缓停了下来,教堂已经出现在眼前。

直升机洒下的花雨,已经把整个世界都点缀成了花的海洋。

教堂的门前,还是上一次的修女,带着一些孩子,一个个捧着一束花,唱着祝福歌,在迎接她们。

陆已承将她头上的轻纱重新遮住,先一步下车,朝她伸出手。

顾一诺伸手,放在他的手心。两人十指相扣。

前方依然是长长的红地毯,直接通到早就布置好的婚礼现场。

前面,有一面大大的花墙,用两种不同颜色的花朵,拼成了四个字:已承一诺。

她们一进入教堂,要穿过一条长长的拱形花廊,天空中,还在飘着花瓣,这一切,都美的太不真实!

修女带着孩子们,紧紧的跟在这一对新人的身后。

上一次的突发事件打断了婚礼,今天,这一对新人再一次来到这里,举行如此幸福隆重的婚礼。

她们真诚的为这一对新人,送上她们的祝福。

相比上一次的婚礼,这一次,准备的更加充分。

牧师站在红毯的尽头,慈爱的看着这一对新人。

当陆已承牵着顾一诺的手,走到牧师面前的时候,就连牧师在这种庄重的场合,都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陆先生,我建议你,把手机交给一旁的工作人员,最好关机。我实在是不忍心,你来了两次,都没有把这么美丽的新娘娶回家。”

牧师说完,一旁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今天来没有带手机,任何事情,都不会打断这一次的婚礼。对于上一次的事情,我也深表歉意。”陆已承说完,立即朝牧师深鞠一躬。

顾一诺也跟着他,连忙鞠躬。

牧师发现,这一次,新娘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不像上一次,还不太坚定。

“我也很荣幸,再一次,为你们主持这场婚礼。新郎,你是否愿意娶新娘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牧师的声音庄严神圣的响起,还是和上一次,一模一样的问题。

“是的,我愿意!”陆已承带着一丝笑意,不在是上一次的彷徨不安,而充满幸福的看着身旁的小女人。

拥有她,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牧师看向顾一诺,同样询问道:“新娘,你是否愿意嫁新郎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这三个字,几乎是压着牧师的最后一个字的尾音响起的。

怎么感觉,这一次,新娘比新郎还要急切?!

顾一诺看向陆已承,生怕她回答的太快了,大家还没有听到,又提高了音量说了一遍:“我愿意。”

陆已承看着她有些呆萌的样子,简直要爱惨了。

“现在,请新郎和新娘交婚定情信物。”牧师的声音再次响起。

顾一诺愣住了,看了看手上的戒指,他给她买的戒指,她一直都戴在手上的,现在还能送什么?

一旁的工作人员走了上来,手里捧一个托盘,用一块红包盖着。

顾一诺都不知,里面放着什么。

陆已承将红布揭开,只见里面放着那两只水晶天鹅,摆着心型的形状,交颈而卧。

竟然是这个!

“天鹅的一生,只有一个伴侣,向征着忠贞不渝的爱情,我们的爱情,也会像天鹅一样。相伴一生,不离不弃。”

陆已承将水晶天鹅,分别放在他们两个的手心里。

牧师看着这一幕,都被感动了,他这一生,主持了那么多婚礼,见证了各种各样的爱情。

唯有这一对新人,让他终身难忘!

顾一诺抬起手,紧紧的握着这只水晶天鹅,感动的眼泪又在眼中打转。

一看到她又要哭了,陆已承立即搂着她,朝她吻去。

牧师看到这一幕直接双手合十,笑看着两人,“我宣布,这一对新人,结婚礼成!”

台上两旁,直接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

陆已承和顾一诺,还是旁若无人的热烈拥吻着,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

而他们的眼中,也只有彼此。

陆已承万分不舍的,松开怀里小女人,她现在,终于是他的新娘了!

一旁的工作人员,推着三层蛋糕,走到两人面前。

陆已承拉着顾一诺的手,走上前,握着顾一诺的手,把这个蛋糕切开。香槟打开,工作人员递到陆已承和顾一诺的手里。

“恭喜陆少,恭喜陆太太,祝你们新婚愉快!”

接下来,是一场热闹的狂欢!

热闹已经不属于他们了,他们现在,只想找一个地方,只有彼此,单独相处。

顾一诺靠在陆已承的肩膀上,看着天空的云霞,他们的身影,被太阳最后一抹余照亮,落在镜头中美如画卷。

“已承,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顾一诺突然抬起头,朝陆已承询问道。

“诺诺,这当然不是梦。”

顾一诺再次靠在他的怀里,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陆已承起身,将她抱了起来。

顾一诺搂着他的脖子,笑着朝他询问:“接下来,你还有什么安排?”

“今天晚上,只有一个安排:洞花花烛!”

这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洞房花烛,陆已承火力全开!

顾一诺完全无法承受他这样的疯狂。

第二天早上,陆已承醒来,看着还在熟睡的她,直接给她穿好衣服,抱着她朝外走去。

顾一诺真的是太累了,累到陆已承把她抱着她来到机场,都不知道。

下一个地方,就是陆已承所说,罗萨堡。

婚礼结束,直接进入蜜月环节,这一次,真的只有他们两个人,独属于他们两人的,甜蜜旅程。

罗萨堡有一个小镇,这个镇子是近几年才被发现的。一经发现之后,就成了蜜月圣地。

主要是因为,这上小镇上,男女从来没有领过合法的结婚证书,他们延续着古老的成婚仪式,在全镇人的见证上,结下盟约,就算正式的结合在一起。

在他们看来,这一种古老的神圣契约,才能证明两颗坚定的心,能够克服任保的艰难,永远相守在一起。

一但新人结了契约,终身只能陪伴在一起,绝不会解除契约,哪怕有一方失去生命,另一方,也绝不再和别人契约。

这种对爱情的忠贞,让人很羡慕,同时又觉得敬佩。

所以,外界对这个小镇子充满好奇,都想来,一探究竟。

因为游客大多,在量涌入的人群,打破了这里的生活秩序!

为了保持这个小镇上原有的居民的生活不被打扰,想要来这里旅游的人,必须获得进入这个小镇的资格。

一年可能也就只能有一两对新人,能获得这样的资格。

陆已承早在去年的时候,就递交了申请,一直到十一月份的时候,才收到回复函,准许他以及配偶进入这个小镇。

一但获得进入小镇资格,这个小镇的居民,就会体现出,他们热情好客的一面。

他们会准备好一间和他们一样的房子,提供给来客居住,并且在房子里,放上各种他们平常用的日常用品。

完全当成是亲友一样接纳。

罗萨堡的冬天,是世界上最美的赏雪圣地,而这个小镇,又是镶嵌在罗萨堡最明亮的那个明珠。

……

顾一诺醒来时,发现她已经在飞机上,这一觉,她睡的很沉很沉。休力透支的太严重!

“醒了?”陆已承将她抱了起来。

“我全身都疼!好像被人鞭打过一样。”她顿时可怜兮兮的朝他说道。

听到鞭打二字,陆已承的一阵心疼。

“对不起,诺诺,昨天是我太激动了,没有克制自己。”

顾一诺明白他的心情。

她昨天晚上,其实也很激动,好像和以往他们一起渡过的每一晚,都不太一样。

但是,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从来没有在他的身下,完完整整的撑到他结束。

老公体力太好,也是一种悲剧。

她抬起手,搂着他的脖子,软软的小身子,朝他靠了过去。

陆已承紧紧的搂着她,朝她柔声说道:“飞机还有一个两个多小时才抵达罗萨堡机场,你还可以睡一会。”

“不了,我想吃一点东西,恢复一下体力,要不然我怕我下了飞机,没有力气走路。”

“没有力气,我可以抱着你。”陆已承朝她暧昧一笑,他到是乐意,把她宠到天上去!

不过,还是呼叫乘务员,叫了一分飞机上最豪华的餐点。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乘务员就送来餐点,就像五星级酒店一样丰富。

“先喝点汤。”陆已承端起一旁蘑菇鸡茸汤,放到她面前。

顾一诺低头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陆已承接过刀叉,给她切牛排。

她真的是太饿了!竟然吃完了全部的餐点,这在平常是她正常饮食两倍的量。

吃了这么多,她才觉得恢复了一些精力,浑身也有劲了。

“罗萨堡和F国的温差,有二十多度,下飞机的时候要多穿一点,应该会很冷。”陆已承轻声交待。

“那边的天气怎么样?”顾一诺更关心,能不能看到雪景。

“今天刚好是晴天,看天气预报,很快就会有一场大雪,我们来得刚刚好。”

顾一诺的心里,更加期待了!

其实,现在只要是和他在一起,不管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她都觉得很幸福,很满足。

下了飞机,顾一诺就看到四周,白茫茫的一片,除了道路上被清理过,其它地方还有很多积雪。

没有风,但是一股股冷空气就像是一只只触手一样,往身体里钻。

现在差不多是中午,竟然都有冷下二十度!

“啊!好冷好冷!”顾一诺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带着耳暖和手套,全副武装,还是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在颤抖,牙齿直打颤!

陆已承抬手搂着她的肩膀,穿着这么多衣服,抱着都不舒服。

“再坚持一会,到了小镇,就可以暖和暖和了。”

“我们是在等车吗?”顾一诺朝四周望去。这里的人真少,机场就那么几个人走来走去。

真的和国内,完全不一样。

“车子来了。”陆已承指了指前方,一辆刷着五颜六色的中型的小巴车。

顾一诺不认识上面的标牌,也不懂这里的语言。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陆已承拉着顾一诺上了车,放好行礼,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车上一个人也没有,只用一个长着浓密胡子的司机大叔,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

突然,这个大叔张开嘴,巴啦巴啦巴啦的说了一长窜。

陆已承笑着点点头,也巴啦巴啦巴啦的回应了一句。

然后,大叔竖起大拇指,很赞赏的样子。

顾一诺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两人,这是在说什么啊?

“他问我们,是不是去小镇的,他就是小镇的居民,代表小镇热烈的欢迎我们。”

“哦!”顾一诺点点头,也友好的朝大叔笑了笑。

车子缓缓朝前方使去,顾一诺发现,这里的建筑,全都是那种鲜亮的颜色,像是一副副漂亮的插画!

地上房顶上的积雪是白色的,所有的建筑都涂鸦了这种亮丽的颜色,真的好梦幻。

她趴在窗前,看着窗外的风景,充满新奇。

不到半个小时,车子停在一个被雪淹没了一半牌子前。

大叔又朝陆已承说了一句话,然后朝他们挥挥手。

陆已承牵着顾一诺的手,走下车子。

这里真的好静啊!

顾一诺环视了下四周,只有一些建筑物,但是人却少的可怜,大街上,倒是停着几辆车子,一个行人都没有。

“我们到了吗?”顾一诺朝陆已承询问道。

“还没有,我们要去的小镇比较偏僻,车子无法通行,所以,我们得换乘其它的交通工具。”陆已承轻声和她解释,转过身,她的围巾系紧了一些。

“换什么交通工具?”顾一诺抬起手,朝四周望去。

陆已承没有回答她,而是静静的等着。

“什么声音?”顾一诺好像,听到铃铛的声音,还有一种动物的喘息声。越来越近了。

突然,从路边的雪地里,冲出来几只阿拉斯加雪橇犬!

顾一诺只是见过别的牵在手里遛的宠物阿拉斯加,没有见过这种。体型要比宠物阿拉斯加还要大好多!

“来了。”陆已承笑着说道。

来……来了?

顾一诺看着这一群朝他们越跑越近的狗狗。

他说的,别的交通工具,就是指这些雪橇?!

好兴奋!她从来都没有试过。

一个雪橇上,坐着一个瘦小的老头,他就是小镇上,接送游客的负责人。

他走上来,朝陆已承张长双臂,陆已承走上前去,有当地的礼仪回应着。

“请问,是不是陆已承先生,和顾一诺小姐?”

“是的。”陆已承点点头。

“欢迎你们的到来!现在,请由我带你们,进入小镇。”

“谢谢。”

那人帮陆已承把行礼放到自己的雪橇上,又指引陆已承和顾一诺,怎么坐雪橇,要注意些什么。

顾一诺坐在雪橇上,紧紧的握着陆已承的手,一旁的狗狗十分友爱,围在两人身旁,摇头摆尾。

------题外话------

搬起小板儿,拿起小瓜子,前世的一切,开始揭了~

求月票~昨天爬了一下月票榜,然后,就被甩出去了~

目前也就是在第十几位的样子~

~小仙女们,你有一个叫暖宝的小可爱,在等投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