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陆少:活得不如一条狗/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可爱!”顾一诺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狗狗的头。

松软的毛发上都结冰了,不过狗狗的体温却很高,暖意融融。

“我听说,拉雪橇的狗狗会受伤。”顾一诺有些担心。

“这种体型的雪橇犬,不用担心,他们的骨骼特别强壮,这样高强度的运动,对它们来说,恬好是一种很好的锻炼。”

经陆已承这么一说,顾一诺的心里,好受了一些。

突然,一声哨响!

刚刚还围在他们身边的狗狗,立即排队站好,齐齐发力,朝前方冲去。

“啊!”顾一诺忍不住惊呼一声。

狗狗的速度好快!雪橇在雪地里,像是直接飞出去一样!真的是太刺激了!

陆已承紧紧的搂着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想让她放松一些。

两旁的景物,飞速的倒退,像是一道道虚影从眼前掠过。让人都来不及欣赏。

顾一诺渐渐适应了这种刺激的飞驰,从陆已承的怀里探出头来。

狗狗拉的雪橇,有一条专用的通道。

小镇里的居民,一到了积雪不化的冬季,就摒弃了其它的交通公具,到外面都是用雪橇。

所以,家家户户都养着几只这种阿拉斯加。

过了一个被积雪覆盖的小山丘,他们要去的小镇,呈现在眼前。

小镇子的后面,是一片浓密的森林,也被积雪覆盖着,镇子的左边,有一个天然的温泉,冒着袅袅白烟。

像是一颗宝石一样镶嵌在这片瑰丽的大地之上。

镇子的右边,有一个色彩绚丽的小小游乐场,是专门为孩子们建设的!

镇子很小,独得大自然的厚爱。虽然地势比较低,四周的山脉却成了一个很好的屏障,保护着这个小镇!

他们暂时在这个小山丘上,休息一下,那个负责接引他们的人,正在给狗狗喂食。

顾一诺和陆已承走下来,站在这个视线最好的地方,欣赏着四周的美景。

“这个小镇,真的太美了!就好像被上帝捧在手心里一样。”

陆已承环视了一下四周,目光定格在顾一诺的身上,世界万千美景,他还是觉得,不及她一颦一笑。

在他的眼里,任何事物,都不及她的美。

“可以走了。”接引人已经喂好了狗狗,再次准备出发。

这里离小镇,大概还有十五分钟的距离,他们还要绕到一旁,盘旋着下去。所以,可能还要再耗费一些时间。

顾一诺和陆已承坐上雪橇,这一次,她完全不害怕了!

而且胆子还大了起来,松开陆已承,自己一个人坐在上面。

听到哨响,狗狗们迅速冲了出去!

顾一诺的心情,无比舒畅,就像是在天空中,自由的张开双翅翱翔。

陆已承看着她这么开心的样子,眉宇缓缓舒展,能让她这么开心,真是不虚此行!

狗狗拉着雪橇冲入前方的小镇,小镇子里,总共才几十户人家,全都出来迎接。

他们的装束和外面不太一样,不过男女都喜欢围着一个大大的围巾,不是放在脖子里,而是搭在头上。

围巾的颜色,也十分的艳丽。

顾一诺一走下雪橇,就被一个人拉着,送了一条围巾给她。

“谢谢!”她立即用刚在陆已承那里学的当地语音,朝向方道谢。

陆已承也被送了一条,披在身上。

“你好,我是这个小镇的镇长,欢迎你们前来作客,先跟着我们,去看看你们住的地方,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陆已承立即道谢。

顾一诺听不懂,只管跟着陆已承,朝前方走去。

这里的民风真的是太淳朴,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热情洋溢的笑容,哪怕大家肤色不一样,语言不一样,也一点都不会觉得害怕和陌生。

当然,来这里旅行,费用也不菲!

陆已承这一次带着顾一诺来到这里,所出的费用,差不多够小镇居民,一年的所有开销。

不过,这个地方,也不是有钱就能来的。

镇上的居民,听说陆已承和顾一诺刚刚举行婚礼,所以把她们住的地方,也布置成了他们当地新婚时的新居模样。

红红的地毯,如火如荼的装饰,满屋子的干花,把这个二层的小楼,里里外外都弄得无比喜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冬天,积雪不化,世界的颜色太过单调,所以他们就格外的喜欢这种鲜艳的颜色。

这些颜色,在雪色的衬托下,反而显得更加鲜艳亮丽,拼撞成了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顾一诺突然觉得,她的脑中,出现了一系列的画卷。

真的好想拿起画笔,把这一幕幕全都画下来,永久留存!

热情的小镇居民,又给他们举行了一次当地的婚礼,一直闹到天黑才结束!

屋子里的壁炉里,火还没有熄灭,整个房间里,暖融融的。

顾一诺就这么光着脚,坐在地毯上,拿起画本,迫切的开始画画。陆已承在厨房里忙碌着。

这里的饮食,差别太大,他们都有些吃不习惯。

怕顾一诺饿着,所以他到厨房里,看一看有什么食材。

不知道是谁家的一只阿拉斯加,偷偷的跑了进来,乖乖的卧在火炉边上,不时的抬起眼,朝顾一诺望去。

顾一诺停下笔,突然发现,一旁有只阿拉斯加,吓了一跳。

谁知这只阿拉斯加却像个孩子一样兴奋,直接站起来,朝顾一诺走去,摇头摆尾的讨好她。

“你是谁家的狗狗啊,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顾一诺摸着阿拉斯加的头,这只体型彪悍的狗狗爬在地上,温顺的摆着尾巴。

陆已承端着一碗鸡蛋面走出来,看到这一幕,简直哭笑不得。

这是一只心机汪!

白天的时候,一天就围着他家诺诺转。

顾一诺真的没认出来,因为这些狗狗长得都差不多,体型一样,毛发颜色也一样,让她犯了狗脸脸盲症。

“诺诺,吃面了,你今天都没有吃多少东西。”陆已承拉过一旁的小桌子,把面放到上面。

没想到,狗狗看到面,比顾一诺还兴奋。

“已承,我看它好像也很饿的样子,你再拿一个碗,给它分一些吧?”顾一诺真的好不忍心。

陆已承朝这只心机汪望了一眼,没想到,他还没有想身,这只心机汪立即跑到厨房,直接在放碗的架子上,叼了一个碗过来,放到顾一诺面前。

“你好乖啊!太厉害了!”顾一诺赞赏的摸摸狗头,“给你加个鸡蛋!”

她将碗里的鸡蛋挑到狗碗里,又分了好多面给它。

狗狗趴在地上,开心的吃起来。

顾一诺看着狗狗这么乖的样子,忍不住说道:“这只狗狗要是我的就好了!”

陆已承没有回答,却把这一句话,听在心里。

狗狗吃饱了,乖乖的趴在地毯了,还没有要回家的意思。

“已承,你说,它的主人,等一会会不会来找它啊?”

“小镇上的居民,晚上睡觉都不会落锁的,镇子就这么大,怎么也不怕它丢了,今天下午,你一直喂它,估计是个吃货,晚上还不忘来找你要吃的。还真被它给来着了!”

“我今天下午好像是喂了狗狗,我还以为,是好几只呢!难道就只是它一个?”

“就是它!”陆已承看了狗狗一眼。

顾一诺立即走过去,摸了摸狗狗的头,“你真的是个小吃货!”

“汪汪!”狗狗突然对着窗外,叫了两声。

顾一诺朝窗外望去,外面飘起了雪花!她兴奋的朝外跑去,站在雪地中。

下雪了!好大的雪花!

陆已承拿了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肩膀上,从背后将她紧紧的抱住。

狗狗也跟着跑了出来,蹲在两人身边。

这里的雪景,真的是太壮观了,一下起来就像是暴雨一样,完全看不清眼前的景物!

“好大的雪!”顾一诺忍不住赞叹道。

才出来这到一会,她和陆已承就像一对雪人了!

再看看身旁的阿拉斯加,也是一身雪!

不过这个样子,真的好呆萌啊!

顾一诺立即松开陆已承,朝这只阿拉斯加走去,拍掉狗头上积雪,狗狗立即朝她摆尾巴,用头蹭她的手心。

“我真的是太喜欢你了!”

陆已承心里一阵憋屈,真是走到哪里都有醋吃!而且这一次,竟然是为了一只狗吃醋!

“我们进去吧,别感冒了。”陆已承搂着顾一诺肩膀,朝屋内走去。

阿拉斯加生怕被扔下,跑得比两人还快。

走进房门,有一个隔间,就是为了换鞋和抖身上的积雪准备的,阿拉斯拼命的抖着身上积雪,抖完后,立即冲进屋子里。

顾一诺刚刚把衣服脱下来,就见阿拉斯加已经叼着她的拖鞋跑了过来。

“已承,你看它,真的是太聪明了!”

“你怎么不上天呢?”陆已承朝这只阿拉斯加询问道。

相比对顾一诺的热情,阿拉斯加对陆已承,那是王之蔑视。

顾一诺被阿拉斯加的表情逗乐了,拉着它朝屋内走去,“不管你是谁家的狗狗,这几天,你喜欢的话,就住在这里,我会像你的主人一样,好好的照顾你。”

狗狗仿佛听懂了似的,围着顾一诺不停的转着。

顾一诺坐在壁炉旁,继续把刚刚没有完成的画画完。

陆已承去楼上把行礼收拾好。

接下来,他们哪也不想去了,就想在这一里,渡过属于他们两个的美好时光。

……

白聿看着助理新传回来的画面,目光微沉。

陆已承竟然带着诺儿,去F国举行婚礼,都这个时候了,陆已承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情。

裴熠,苏以溟两个人联手,用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把陆已承怎么样。

白聿已经没有耐性了!

走到桌着,暗了一下桌子上的电话。

助理立即走了进来,朝白聿恭敬的询问道:“公爵大人,有什么吩咐?”

“对X国采取军事行动的文件,务必在三天之内签署!”

“公爵大人,女王那边,恐怕……”

“只需要让参议院同意即可。”白聿冷声回应。

“是,公爵大人。”助理立即退了出去。

白聿就是收紧这张网的那根绳子,他会不惜一切手段,毁掉陆已承所有后援!

……

大雪下了整整一天,根本就没有办法出门。

顾一诺就在屋里,不断的作画,灵感源源不断!

陆已承包下了所有的家务,下厨做饭,什么都干。

短短的一天时间,顾一诺竟然出了好几幅作品,她拿着刚刚画好的画,朝一旁的狗狗望去。

“你看,画的像不像你?”

狗狗瞪着一双眼睛,一脸懵逼的看着这幅画!好像也发现,这只狗和它有点像。还对着这只狗,汪汪的叫了两声。

陆已承从厨房走出来,看着这一幕,心里别提有多憋屈!

她画了一天,画了那么多幅,连这只狗都有一幅画像,他什么也没有!

“吃饭了!”

“好香啊,老公,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狗狗更加兴奋,直接窜了起来,叼着它的狗碗准备吃饭。

“我熬好汤,就差一只狗了!今天炖狗肉吃!”陆已承看着这只狗,阴沉沉的说道。

“嗷~嗷!”狗狗顿时扔下碗,朝顾一诺跑了过去,那叫声,好像在向顾一诺告状一样。

模样别提有多搞笑。

“你吓到它了。”顾一诺摸了摸狗狗的头,安抚的朝它说道:“不会炖了你,他故意的。”

“嗷嗷!”狗狗好像还是不开心的样子,还不满意顾一诺的处理方式。

“再叫现在就炖!”

这一下,彻底的老实了!

陆已承走上前,把顾一诺拉了起来,他忍这只狗,忍了好久了!

“不许欺负它!”顾一诺心疼了,“你瞧瞧狗狗都怕成什么样子。”

“装的!”

“它都颤抖了。”

陆已承朝狗望去,果然在抖,抖的还挺得瑟!

“我去拿刀!”

“嗷!”狗狗直接站了起来,一点都不抖了。

顾一诺看着这一人的狗的矛盾,表示她处理不了,简直是欲哭无泪!

“好了,好了,我好饿~老公,你究竟做了什么好吃的?”

“今天有一个阿婆,送来了一只火鸡,我就拿来烤了烤。”

今天,他忙碌了一个下午,准备了丰富的大餐!一切,都太美好,要是没有这只狗,就更美好了!

“烤火鸡!”顾一诺的眼睛都亮了,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汪汪!”狗比人还急,争着朝饭桌前跑去。

“你急什么?又不是给你做的!你没得吃!”陆已承指着狗头说道。

狗狗委屈的低头,可怜兮兮的看着顾一诺。

“有你的,当然有你的,这么大一只鸡,我们两个肯定吃不完。”

“中午吃鸡,晚上炖狗肉!”

“嗷!”

“好了,乖,不炖不炖!”

“我做饭,我说了算!”

“嗷!”

“老公,乖!不要闹了!”

陆已承被安抚了,不再和一只狗计较。

顾一诺完全没有把这只狗狗当成宠物,因为它太聪明了,她完全把它当成是一个玩伴,是一个朋友。

“老公,今天下午,我画画的时候,突然想不到怎么配色,我随口朝它问了一句,它竟然真的伸出爪子,按在颜料上,我配了一下色,效果真的很不错!你说怎么有这么聪明的狗狗啊!”

陆已承也朝这只狗狗望去,这智商和军队训练出的警犬差不多了。

“你不要忘记了,狗届有三傻,这货可是三傻中的扛把子。”

“一点都不傻,是不是啊?”

狗狗好像听懂了一样,哼哼了一声,回应顾一诺。

“真乖。”顾一诺将鸡肉撕成碎片,放到狗狗的盘子里,狗狗立即低头,狼吞虎咽!

陆已承将切好的肉块,放到顾一诺面前,他喂着她,她却喂着狗。

他觉得,他现在在她心里的地位,还不如这只狗!

吃完饭,两人一狗坐在壁炉前,天色早已经黑了,可是时间还早。

“外面的雪停了吗?”

“停了。”

“我听到外面有声音,是不是有人在外面玩?”

“雪停了,大人孩子都去了小镇上的游乐场,应该是滑雪去了。”

“我也要去。”

“你会吗?”

“不会!”顾一诺理直气壮的摇头。“我可以学。”

“你不会,我会就可以了。”陆已承笑着说道,“我教你。”

“太好了!”顾一诺差一点兴奋的跳起来,“老公,你太棒了!还有什么你不会的吗?”

“你说呢?”陆已承笑着反问。

顾一诺摇摇头,好像真没有发现。

小广场上,有一些年轻人,厚厚的积雪被压得实实的,表面上结了一层冰,形成天然的溜冰场。

这里的天亮的特别晚,黑的又特别早,所以广场上,装着一个日光灯,可以将整个小广场都照亮。

顾一诺走上小广场,突然脚下一滑,陆已承眼疾手快的扶着她,才没有摔在冰面上。

“怎么会这么滑!”她都不敢松陆已承的手,一松开,她就会摔倒!

“把腿分开,呈八字型,先把身子稳住。”陆已承扶着她,先把她放稳。

顾一诺缓缓松开陆已承的手,终于可以自己站稳了,陆已承朝后退了两步,像教一个婴儿学走路一样,耐心地朝她伸出手。

“诺诺,过来。”

“我不敢!”顾一诺感觉,仅仅是站在这里,脚步都在滑,要是动一下,不得直接摔倒。

最可恶的是,跟着他们来的狗狗,在冰面上尽情的狂奔着!

连狗狗都会!

她试着挪了一下脚,突然感觉重心不稳,直接朝后仰去。

陆已承没有抓住,眼睁睁的看着她摔个四脚朝天。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顾一诺被摔得好惨!眼角都是泪花,屁股好疼!

“诺诺,试着爬起来。”

顾一诺吃力的翻了个身,狗狗也跑到她面前,好像也在鼓励她。她试着一点一点的爬起来,自己能够站稳了。

“很棒,来,走过来。”

顾一诺突然朝陆已承扑了过去,冰面上,根本没有办法控制,陆已承只能搂着她的身子,直直朝冰面上摔去。

有他当人肉垫子,顾一诺觉得一点都不疼。

从他的怀里直起头,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故意的?”陆已承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小心思被看穿,她含着笑不吭声。

陆已承突然朝她的腰间袭去,“小坏蛋,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不要,老公,我错了,好痒!”顾一诺立即在他的怀里挣扎着。

一旁的狗狗急的团团转,拿头去拱陆已承的手,想要把顾一诺解救出来。

结果,两人和一只狗,再一次摔成一团!

“起来,慢慢学,学到你会滑为止。”陆已承搂着她的腰,先将她扶了起来。

顾一诺爬起来,这一次认真了。慢慢的朝前方挪步。

虽然还是东倒西歪,还是能慢慢的往前走了。

“手放在膝盖上,半弯着身了,脚慢慢的往前滑。”

一个小时后,顾一诺已经能稳稳的在冰面上走动,也能滑行短短的距离,学了这么久,她已经累的腿都快抬不起来了。

“不行了,我好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她干脆直接坐在地上,休息一会。

陆已承朝她走过去,将她拉了起来:“不可以直接坐在冰面上,太凉了,小心感冒。”

“老公,我真的好累啊。”

“抓着我的手。”陆已承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迈开步伐朝前方滑去。

顾一诺发现,被他这么带着,完全不用力气就能在冰面上滑动!

“你干嘛不早一点这么带着我滑?”

“你不是说要学吗?”

“有你带着,我才不学了!”

陆已承突然转过身,与她面对面。

滑行的速度很快,顾一诺的精神状态都是绷紧的,生怕一不小心,再被摔个屁股开花!

广场上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个,还有一只狗狗,兴奋的追着他们的身影。

陆已承突然托起起顾一诺的腰,直接将她举了起来。

“啊!”顾一诺惊呼一声。

感觉稳稳的,没有要摔倒的样子,渐渐放松下来。然后,缓缓张开双臂,像一只快乐的小鸟。

带着她,飞了一圈,陆已承将她放了下来,紧紧的搂着她的腰。

两人的身影,在冰面上不停的旋转着……

广场上,不时的传出顾一诺,开心的笑声。

玩到又累又困,顾一诺才同意回去。

每每这个时候,陆已承总是像宠孩子一样,毫无节制的宠着她。

背着她回到住处,她已经困的睁不开眼了。往床上一放,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陆已承轻柔的把衣服给她脱了,盖好被子,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才缓缓抬起身子。

“诺诺,睡吧。”他将房间的灯调到最暗,起身朝楼下走去。

等着他的,还有繁重的工作。

为了不打扰他们,他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阿程会每天给他发送他需要批复的文件和要处理的工作。

一开机,他的手机就震动个不停,一个接一个的信息弹了出来!

才打开第一条信息,陆已承的眉宇紧紧的拧在一起!

他立即打开电脑。

才打开网页,关于F国对X国的军事行动,占据着各个版面的头条!

白聿!一定是白聿!

陆已承匆匆的翻了一下网页,立即打开邮箱,才短短的一天时间,邮箱里竟然有五十多条未读邮件。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立即拿起来接听。

“陆少!因为这一次F国对X国的军事行动,我们在X国所有资产都受影影响,全部被禁封!”

“我知道了。”陆已承点点头。

“陆少,裴熠就算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让F国直接对X国采取军事行动!这件事,是不是针对你的,还是说,刚好遇上?”Johnson担忧的询问道。

“是针对我的。”

陆已承的心里早就想过,白聿那天,那么轻易的让他带走诺诺,或许还有别的安排!他不相信,白聿这么轻易放手!

Johnson没有出声,得到陆已承的答复,他更加忧心了。

“Johnson,威尔斯先生有没有回复?”

“还没有。陆少,你放心,我现在已经抵达威尔斯酒店,会再想办法,与威尔斯先生取得联系。”

“好的,我等你的消息。”

刚刚挂断Johnson的电话,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陆少!你终于开机了!”靳司南朝电话里,爆吼一声。

“我这里,有时差。”陆已承淡声回应。

“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现在,还不能回来。”

“他们还对陆氏集团下手了。苏以溟和裴熠这两个人,是要把你往死里整!”靳司南的声音都有几分急切。

现在,靳家不愿意参与苏家与陆家的争斗,在靳家,他现在没有说话的权力,动不了靳家的钱,来帮陆已承渡过眼前的难关。

以前在军区的时候,陆少哪里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现在,是个人都想来踩一脚!

陆已承倒是没有关注陆氏集团,看来,他们这一次,是真的要把他所有后路,全都堵死!连陆氏集团都不放过。

至从他决定,要离开军区的时候,就可能想过,会遇到这样的困境。

但是,他并不会这么轻易的认输。

哪怕,在别人的眼里,他已经是身陷绝境。

“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渡过这一次的难关。”陆已承淡声说道。

“在这个时候,还能听到你这么平静的声音,我就放心了。”靳司南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先不和你聊了。”

“好的,我不打扰你,不过从今天起,你一定保持手机畅通。”靳司南提醒道。

“好。”

挂了电话,陆已承把电脑里的邮件一封一封全部看完。

目前,国内的各个部门,都还在放假。

所以还没有太大的动静。

股东们也不知道他的资金的来路,所以暂时看起来风平浪静。

如果,在年后放完假的第一天,资金不到位,恐怕就会发生不可预料的事情!

光是第一个项目,资金的缺口都达四百多亿!

如果,他没有办法让资金到位,加上现在的股东再转让手中股分或者撤资,不用裴熠怎么施压,一诺股份直接面临破产!

陆已承现在的处境,真的如在烈火上煎熬!

裴熠如狼,苏以溟似虎,还有一个白聿,更加不择手段!

手机再次响了起来,陆已承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时御霆。

现在国内的时间,是早上九点多,他这里已经是深夜了,这个时候,还给他打电话,一定是什么紧急的事情。

而且,他的心里已经猜测到,绝不是什么好事。

“陆少!”时御霆不知道陆已承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所以也没有考虑究竟有多少个小时的时差。

现在这件事情,必须要让陆已承知道。

“发生什么事了?”陆已承直接询问道。

“苏以溟调职了!”

“调职?”

“确切的来说,是升职!你也知道,现在和F国正是巩固外交关系的时候,加上杜家鼎立相助,白聿在背后的助力,想不平步青云都难!”

陆已承已经明白了,苏以溟盯那个位置,已经很久了!

“如果,你不离开军区,那个位置一定是你的。”时御霆的语气,不知道有多惋惜。

“什么时候,正式调任?”

“二月底,也就差这么几天了。”

“这么快!”就连陆已承都觉得,太突然。

“陆少,照目前这个势头,基本不会有任何变化。我更担心,他现在和裴熠联合在一起,会怎么对付你!”

上一次的事情,时御霆还记忆犹新!

也见识了苏以溟的狠厉!直接冲着老爷子的命去的!

苏以溟和陆已承究竟发生了多少过节,可能他们这两个当事人,都算不清楚!

“最近那个人,有没有什么动静?”

“关了这么久,依然只字不提!”

陆已承沉默了一阵,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要冒死出逃?

还让他追到R国的边境,费了那么多精力,甚至是牺牲了几个兄弟的生命!

难道就救了这么一个,没有一点用处的废物?

“是不是,这个人还有什么忌讳,让他不敢吐露?”时御霆猜测道。

“不用管他,就算是他手中有什么对我们有利的消息,目前以苏家的势头,也没有办法撼动他们。”

“对,目前,你只想办法渡过这一次难关。”

“我在想办法与威尔斯先生取得联系。”

“威尔斯?”时御霆想到这个人,顿时有了几分底气,“你有几成把握?”

“说实话,一成也没有。”

时御霆再次沉默了,竟然一成把握都没有!

“陆氏集团这边,我和阿南都在想办法,毕竟陆氏集团在帝都已经有那么多年,早已经稳固了,他们只是采取一些强压,让陆氏集团拿不出钱来,支持你渡过这个难关。”时御霆安慰道。

“不用考虑陆氏集团。”

陆氏集团,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就算是拿得出,他也不愿意。

用陆氏集团的钱,不过是从这个坑,跳到另一个坑罢了。

时御霆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直接开口。”

“我会的。”

漆黑的夜色里,陆已承只开了一盏台灯,坐了十五分钟,缓缓起身,翻了一下行礼。

才想到,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抽过烟了。

他转身,朝床上熟睡的人儿望去,缓缓坐在床边。

她睡的好沉,唇角却微微上扬着,他很少见她,睡着的时候都是这么开心,他的心里也暖暖的。

躺在她的身边,轻轻的将她搂在怀里。

她好像感觉到他的靠近,马上朝他的怀里钻了过来。

搂着她软软的小身子,心里的烦躁全都被抚平了一样,他低头,朝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顾一诺被他弄醒了,小手在他的身上摸了摸,发现他还没有换睡衣。

“你怎么还没睡?”

陆已承发现她醒了,立即朝她询问道:“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

“这里的夜太长太长了,可能是睡多了,所以就醒了。”顾一诺慵懒的回应道。

“还早呢,继续睡吧。”

“老公,你怎么了?”

陆已承的心,控制一住一紧:“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就是感觉,你怪怪的,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陆已承直接朝她吻了过去,怕她再继续问下去,不管他现在,陷入什么样的困境之中,他都不想让她跟着一起担心。

顾一诺还没有得到答案,被他吻的,完全没有心思再想其它的。

这一吻,让人情难自禁!

“诺诺,还要继续吗?”

她现在,难受极了,完全被他点燃,怎么能这么停止。

“老公,我要~”她主动吻上他的唇。

“昨天用完了。”陆已承努力克制着自己。

顾一诺愣了一下,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装了那么多,竟然都用完了吗?好像,这个东西一直都不经用。

“老公,继续~”

夜色里,她的声音充满蛊惑。

“诺诺,你说什么?”

“我说……继续……”她已经被他,撩到意乱情迷……

……

顾一诺翻了个身,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披着睡袍,朝楼下走去。

陆已承已经起床了,不知道是不是在给她准备早餐。

一见她走下来,趴在壁炉旁的狗狗立即直起身子,朝她跑了过去。

顾一诺摸了摸狗狗的头,没有看陆已承的身影。

------题外话------

今天更新的很早哟~要不要夸夸人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