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霸气的扑倒!/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狗突然朝一个方向跑去,顾一诺跟着走了过去,就见陆已承拿着手机,在打电话。

这么冷的天,他竟然站在外面打。

顾一诺的心里更加疑惑,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Johnson,你准备好,我最迟十二个小时以内,来到威尔斯酒店与你见面。”

“好的,陆少。”

陆已承挂了电话,一转身,看到顾一诺的身影。

他的手,暗暗握紧了手机,不知道怎么和她开口说,接下来,要改变行程的事情。

属于他们的蜜月,一半都没有过完,却因为这件事情,打断了。

“老公,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顾一诺看着他的神情,心里有些发紧。

“诺诺,我们进去再说。”陆已承握着她的手,朝屋内走去。

厨房里,他已经煲好了粥,小镇上唯一的一家蛋糕店,送来了一些蛋糕,早餐都准备好了。

顾一诺被他扶着,坐在餐桌前。

她一点食欲都没有,只想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已承一边面包上抹着奶酪,一边朝顾一诺说道:“诺诺,我们的行程,要做一些改变。”

“怎么改变?”顾一诺轻声询问。

“去一个行程里没有安排的地方。因为,我要去见一个人,谈一些很重要的事情。”陆已承轻声解释。

“可以啊!只要和你在一起,在什么地方都一样。”顾一诺笑着点点头。

“对不起,原本计划好的蜜月行,要被工作打断。”

“除了这件事情,还有没有什么事情?我觉得,你好像有心事。”顾一诺怕他,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出来。

“没有了。”陆已承摇摇头。

“就只是这个?”

“对,只是这个。”陆已承说完,把抹好奶酪的面包递到她的手里。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吃完就要出发了。”

顾一诺咬了一口面包,直接愣住了,“这么快?”

“是的,这件事情,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我们不能再耽搁时间。”陆已承轻声解释。

“好!那我吃快一点,等一下就去收拾行礼。”

陆已承笑着揉了揉她的头,“慢慢吃,我去收拾行礼。”

“嗯。”顾一诺点点头,低头喝了一口粥。

陆已承转身朝上楼走去,忍不住回头,朝顾一诺看了一眼。暗暗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他和威尔斯先生,洽谈失败,一诺股份,将面临破产的命运,他也将失去一切可以安身立命的根本。

接着,就是陆氏集团,陆家……

甚至是,失去诺诺!

不!他绝不可能失败!

顾一诺撕着面包,朝趴在她脚边的狗狗喂去,“我们要走了,很有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

平常,这只吃货,一见到吃的简直兴奋的要命。

这一次竟然对递到嘴边的食物,无动于衷。只是抬着头,可怜兮兮的盯着顾一诺。

它好像也知道,要分别了。

“吃吧,我以后都没有办法喂你了。”

狗狗怎么都不吃,就是直直的盯着顾一诺,哼哼了两声,把头往她怀里拱。

顾一诺的眼睛都湿润了,她从来没有养过宠物,也从来不知道,遇上这么一个有缘宠物,哪怕只是短短的几天时间,都会产生这么浓厚的感情。

陆已承收拾好东西走下来,就看到顾一诺蹲在狗狗面前,想尽办法哄狗狗吃东西。

这只狗,可能也知道,他们要走了。

“来嘛,吃一口,就吃一口。”顾一诺还在努力着。

可是狗狗就是不吃!

“我不吃,我会很伤心的!”

狗狗终于抬起头,勉为其难吃了一口,不过再也不吃第二口了。

“诺诺,去换衣服吧。”陆已承朝她说道。

顾一诺依依不舍的站起来,朝楼上走去。

狗狗起身就要追上去,陆已承突然拉着狗狗脖间有项圈,将它拉到另一个方向。

“去找你的主人吧。”

顾一诺换好衣服走下楼,屋里已经没有狗狗的身影,陆已承刚好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把狗狗送回去给它的主人吗?”

“嗯。”陆已承点点头,没有多说。

虽然顾一诺的心里,很失落,转念一想,还是释怀了。

狗狗有它自己的主人,而她不过是一个过客罢了。

“外面很冷,把围巾围好。”陆已承给她整理了一下围巾,牵着她的手,朝外走去。

镇子上的居民知道他们要走了,纷纷出来和她们告别。

顾一诺发现,那天拉他们来的同几只狗狗,套上雪橇都准备好了。真的要走了。离开这个纯净美丽的小镇。

在这里留下的美好回忆,足够用一生去回味。

她朝四周望去,没有发现那只一天赖在她身边,蹭吃蹭喝的小吃货,它竟然都不来和她送别。

不过,还是不来的好,她的心里,还能好受一些。

“老公,我终于分出来了,每一只狗狗都是不一样的。”顾一诺看着面前的狗狗,朝陆已承说道。

陆已承朝她点点头,宠溺一笑,“走吧。”

“嗯。”顾一诺点点头,跟着他坐上雪橇。

哨声一响,狗狗在雪地里狂奔起来,顾一诺靠在陆已承的怀里,看着从眼前飞速倒退的景物。

“将来,有一天,我还会带你来到这里。”陆已承搂着怀中的身影,柔声朝她说道。

顾一诺的心情,变得轻松了一些,轻轻的点点头。

……

威尔斯,这三个字,在世界上都有着很高的知名度。

这是一个人名,更是一个辉煌的家族,也是一个等同于国家的领地的名称。

早在三百年前,威尔斯家族的祖先,就在一个未被列入任何国家的陆地上居住下来。

后来,这里成了威尔斯领地。

再后来,在国际上得到认可,成为了一个具有独力律法,独力的金融机构,独力的统治权的国度。

这个领地的统治权,一直在威尔斯家族的手中,到现在,威尔斯家族中,只有一位威尔斯先生。

目前,威尔斯领地中,有三十多万居民。每一个居民的手里,都有着可观的财富,在其它相领的国度,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所以,虽然威尔斯领地人口如此稀少,却在国际上,有着不可忽略的地位!

现在的领主,威尔斯先生,是老威尔斯唯一的儿子。

他年轻的时候,喜欢冒险,满世界的游历。

在老威尔斯弥留之迹,才匆匆赶回来,继承领主之位。

后来,便一心掌管这个领地,再也没有离开过。

相传,他娶了一位失去双腿的夫人,对这位夫人百般宠爱。但是这个夫人,十分神秘,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出现过。

甚至叫什么,是什么身份,外界都一无所知。

前一段时间,威尔斯先生收养了一个女儿,轰动了整个威尔斯领地,很多人,都被邀请去参加了酒会。

可以看得出,这位温蒂小姐,很受威尔斯先生的宠爱。

这位温蒂小姐,目前还在大学读书,成绩非常好,而且也很有能力,威尔斯先生,简直是在将这位养女,当成继承人在培养。

威尔斯先生和他的夫人,是没有孩子的,但是威尔斯家族,总要有一个人来继承。

这个养女,一定上一辈子拯救了全世界!

这个养女的身份,也和威尔斯的夫人一样,神秘,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

威尔斯酒店

Johnson已经为陆已承和顾一诺安排了一间最好客房。亲自站在酒店门口迎接。

车子缓缓停在酒店门前,陆已承牵着顾一诺的手,走下车子。

在小镇里,还零下二十多度,来到这里,仿佛一下子进入了温暖的春季。

这样一冷一热,和气候的变化,让顾一诺看起来,没有精神,整个人都软绵绵的。

“陆少,陆太太。”Johnson走上前,朝两人打招呼。

“这位是Johnson。”陆已承朝顾一诺介绍道。

“你好。”顾一诺微笑着点点头。

“Johnson,你先等我十五分钟。”陆已承看着顾一诺的憔悴的样子,先将她送到楼上的客房,让她好好的休息才放心。

“好的,陆少。”

顾一诺来到客房,倒在软绵绵的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

“诺诺,你先睡一会,有什么需要,就呼叫酒店的客服,我有点事情,得去处理。”

“好的。你不用管我了,快去吧。”顾一诺朝他挥挥手。

陆已承俯身,在她的唇上印上一吻,起身离去。

顾一诺衣服都没有换,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

陆已承来到Johnson的房间,Johnson已经把所要的资料都准备好了。

“陆少,我们现在,得去见一见威尔斯先生的私人助理,只要他肯为我们引荐,我们就能顺利的见到威尔斯先生。”

“嗯。”陆已承点点头。跟着Johnson走出酒店,上了前面的车子。

……

威尔斯庄园的面积,大到没有人去丈量。

陆已承和Johnson来的地方,只是位于庄园的最外围的办公厅。

外面的人,也只能到这里止步,真正深处威尔斯庄园,恐怕还要再走上十几里。

外面的办公厅,有很多个部门,满足于这个领地任何日常事务的办理。

Johnson和陆已承来到前面的大厅,一个服务员立即走了过来。

“你好,请问你们需在帮助吗?”

“你好,我是Johnson,和威廉先生约好,今天过来拜访他。”

“你好,请跟我来。”

陆已承和Johnson刚刚走进去不久,一辆外型靓丽的跑车,缓缓停在门口。

顾茗雪一身名牌,从车子上走下来。

“温蒂小姐,您需要办理什么吗,您直接打电话过来,吩咐就好,还亲自跑一趟。”

“只是一份证明,要去盖章,我自己就可以,谢谢。”顾茗雪直接走到里面,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为她负责办理。

至从来到这里,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尽量忘记以前那个不堪的自己,把自己当成一个优雅高贵的公主一般。

她迅速的学会了贵族的社交礼仪,学会帮威尔斯处理一些业务,一天也不闲着,为了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加符合现在的身份。

她一直都是那么的优秀!

是顾一诺,毁了她!

在这里,不管任何一个地方,她都是可以自由出入的。那份文件盖好章之后,她并没有急着离去。

为了早一天,拿到受法律认可的那分资料,能够成为威尔斯家族的合法继承人,她和威廉特助,近来走得特别近。

走到威廉的办公室门口,她正准备敲门,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这声音!

是……陆已承?

她简直以为自己幻听了!

“温蒂小姐。”一个工作人员迎面走了过来,朝她恭敬的打招呼。

顾茗雪立即直起身子,朝那人淡淡一笑,抬步朝外走去。

来到前面的大厅,她立即让接待人员去查一查今天威廉的预约,看站上面名字,眉宇微蹙。

“Johnson?”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难道不是陆已承?她明明听到他的声音!

走出来之后,她并没有马上离去,而是坐在自己的车子里,启动按钮,把敞篷缓缓合上,拿起一个遮阳镜,戴上。

把车子停在一个相对隐蔽的地方,静静的等着。

那道声音,她绝对不会听错!所以,她要确定一下,究竟是不是陆已承!

半个小时后,两道身影从大厅里走出来,顾茗雪看得清清楚楚!

陆已承!真的是他!

她紧紧的握着手中方向盘,激动手心都冒汗了!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难道,是知道她的身份了?!

竟然都查到这里来了吗?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她的心好慌!

陆已承万一查到这里,马上威尔斯和米卿人就会发现她的真实身份!那么,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在倾刻间失去!

直到那辆车子扬长而去,她立即下车,朝威廉的办公室走去。她一定要弄清楚,陆已承的来意!

“温蒂小姐,你怎么来了?”威廉立即起身,朝顾茗雪打招呼。

“学校里,要一份证明我过来盖个章,刚刚你有客人在,所以没有过来,你最近好像很忙的样子。”顾茗雪故意试探道。

“没什么,就是会见一个客人,想要和威尔斯先生合作。”

“就是刚刚从你办公室里走出去的那两位?”顾茗雪追问道。

“是的。”

顾茗雪的心里,渐渐放松下来。

刚刚,是她自己吓自己,陆已承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力,把手都伸到这里来了!原来,只是来谈合作的。

“他们是来谈什么合作?”

“今天温蒂小姐怎么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每天,来找威尔斯先生谈合作的,差不多有好几十个人,只是这位先生,是一个朋友引荐的。”

“我爸爸他有心思想让我接手一下这些生意上的事情,所以,刚好就多问一问,也学一学,还有很多地方,想向威廉先生请教。”

“温蒂小姐客气了,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这些资料,都是要送到你爸爸那里的吗?我刚好要回去,我帮你带过去。”

“不敢劳烦小姐。”

“顺路而已。”顾茗雪将桌子上资料,全都收起来,“交给我了。”

“谢谢温蒂小姐!”

自从上一次的酒会过后,顾茗雪的身分正式被认可,虽然夫人不同意签下那份文件,外人的眼里,已经把顾茗雪当成了威尔斯家族的继承者。

顾茗雪也的确很优秀!

从威尔斯对这个养女的态度来看,已经很清楚的表达了,他的意思。

整个威尔斯领地,上上下下,对顾茗雪全是奉承巴结,将来,都是要受雇于她,服务于她。谁敢对她,说个不字?

顾茗雪抱着这一叠资料,一上车,立即在里面翻找着。

很快,找到了那一份,有着陆已承名字的文件。

她匆匆看了一眼,大致已经了解到了这次合作的具体内容。

陆已承很缺钱!

这一次的合作,完全是希望威尔斯先生,能够拿出大量的资金来投资到陆已承的项目中去。

她来到这里之后,就只顾着提升自己,恶补学业,都没有了解过国内的局势了,也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

如此大的资金缺口,找到威尔斯先生这里,足以看得出,陆已承的困境!

如此不可一世的陆大少,也有今天吗?

真让人解气又解恨!

可是,她的心里,又有些不舍。

她曾经是那么的爱慕他!占据了她情窦初开的大好年华所有的时光。

刚刚看到他的时候,她依然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

哪怕,他为了顾一诺,想要她的命,她还是无法做到,彻底的放下他。

如果不是有顾一诺的存在,她就可以得到陆已承,嫁给他,做陆家的陆少奶奶的人也是她!

顾茗雪仔细的看了一眼这份合约,整理好,开着车子,朝威尔斯庄园驶去。

米卿人还在葡萄庄园的小别墅里住着。威尔斯一般下午会去陪着她吃晚餐,晚上在那边过夜。早上十点多,又会赶回来。

顾茗雪回去之后,还没有见到威尔斯。应该还在那个小别墅里。

她立即打了个电话,查了查陆已承的行踪。

半个小时后,收到回电。

陆已承目前,就住在威尔斯酒店,与他一起来的,还有顾一诺!

一提起顾一诺这个名字,顾茗雪就恨得牙根发痒!

她更怕,顾一诺的出现,会把她的身份揭穿。

她才不要,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米卿人就是最关键的人物!

她绝不能让威尔斯和米卿人见到顾一诺!

冷静下来之后,她开始打算下一步要怎么做。

她得先了解国内的情况,知道一切,她才能想好对策去应对。

打电话给杜芊芊?

不,那个蠢货一点用都没有。

苏以溟!

思来想去,也就只有苏以溟是最合适的人选!

……

苏以溟还在军区,这个时候,国内刚刚入夜。

看到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苏以溟拧紧眉宇,心里已经猜测到了。

电话接通,顾茗雪试探的询问道:“是苏少吗?”

“顾茗雪!我等你电话等了好久了!”苏以溟的声音,听起来,比这夜色还冷几分。

“苏少,我现在,不是一有机会,就立即和你联系了吗?我还要感谢,你对我的救命之恩。而且,我也时刻都想着,怎么回报苏少。”

“那你想好,怎么回报我了吗?”苏以溟冷声质问,不等顾茗雪出声,又说了一句:“还是被威尔斯先生看中,活得风声水起,已经忘记自己究竟是谁了?”

顾茗雪的脸色,猛然一僵!

苏以溟怎么知道她在哪?而且还知道威尔斯先生!?

她的心里,一阵慌乱。

他究竟还知道些什么?

“苏少,我离开也实属无奈,要不然,你对我那么好,我也不可能就这么走了。”顾茗雪决定,先示好服软。试探一下苏以溟是什么样的态度。

“你这一次,打电话过来,不会就是为了和我叙旧的吧?”

苏以溟是什么样人物,怎么会听不出顾茗雪话音中的试探,他更想知道,顾茗雪这一次打电话给他,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消息。

“我在威尔斯领地,见到一个苏少的老熟人。”

“谁?”

“陆已承!”

“他?!”苏以溟很吃惊,声音都提高了几度。

“没错,他来和威尔斯先生谈一个合作,而且需的资金数目很庞大,所以,我就想着,这件事情会不会对苏少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立即就打电话给你了。”

苏以溟扯出一抹轻笑。留着顾茗雪,简直就是个意外之喜!

“苏少,我想向你打听一下,目前国内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我也好知道,怎么帮你。”

苏以溟很有耐性的给顾茗雪介绍前几个月发生的事情。

从陆已承受伤,离开军区,拿下开发区的那块地,一直到现在的困境,全都一一告诉顾茗雪。

顾茗雪一边听着,一边也在浏览国内的互联网。

她也不可能只听苏以溟的只言片语。

大事件,还是能在网上查到一些信息的。

她已经大致了解,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才短短的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陆已承竟然离开军区了,苏以溟反而登上了高位。

看来,陆已承真的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了!

她的唇角,微微上扬,眼中闪过一丝算计的光芒。

既然她能取代顾一诺,成了威尔斯的养女,坐拥着这样的财富,而且又有这么高贵的身份。

她是不是,也可以取代顾一诺,成为陆已承的妻子?!

在威尔斯家族里,待了那么久,享受了她这一生,从未享受过的待遇,她早就已经飘飘然了,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一切,本来就应该属于她!

“苏少,你说,我们现在,算不算是一条船上的人?”

“当然!”苏以溟点点头。

现在顾茗雪能在威尔斯先生那里,拿到这么重要的东西,完全可以有和他谈判的资格。

“不知道,我能为苏少做点什么?”

“不能让陆已承和威尔斯先生合作!促成裴熠与威尔斯先生的另一份合作,只要事成之后,你想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钱?”顾茗雪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苏以溟听得出,她的不屑,才明白过来。现在的顾茗雪,抱上的是威尔斯先生的大腿!自然看不上钱了。

“你想要什么?”

“我想,苏少应该还不知道,我的另一个身份。温蒂·威尔斯,这个名字,你应该听说过吧?”

这个名字,苏以溟当然听说过!

威尔斯先生收养的养女!很有可能,是威尔斯家族的下一任继承人!

苏以溟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询问道:“那个温蒂·威尔斯,是你?”

“苏少以为,还能有谁?”顾茗雪笑着反问。

苏以溟这一次,是真的震惊了!

他以为,威尔斯先生不过是看上了顾茗雪的姿色,带走当作情妇或者玩物而已。

没想到,威尔斯先生,竟然对顾茗雪这么好!

既然顾茗雪有这样的身份,还需要他的帮助吗?

还是,这里面,有什么外人不得知的内情?

“不管你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我都会倾尽全力的帮你。”苏以溟,直接在电话里,作出承诺。

“好,有苏少这一句话,我就放心了。”

……

顾一诺一口气睡了四个小时,起来后,陆已承还没有回来。

直接走到酒店里,洗了个热水澡。

睡过一觉后,觉得精神好多了,在飞机上没有吃什么东西,现在觉得好饿。

都这么久了,陆已承还没有回来,干脆就不再等他了。

找到床头的客服电话,打电话到酒店的客服定餐。

不到二十分钟,热腾腾的饭菜就送了上来。

顾一诺直接拿了个垫子坐在电视前吃了起来。

陆已承推门而入,就见到穿着浴袍,抱着碗,一边看电视一边吃东西的小女人。他的心里,终于踏实了。

顾一诺听到开门声,立即转过身,一看到陆已承的身影,笑弯了一双美眸。

“老公,你回来了,吃饭了吗?”

“还没。”陆已承走到她面前坐了下来,“什么时候睡醒的?还知道自己叫餐。”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当然能自己照顾自己!”

陆已承抬手,拢了一下她额前的发丝,“不是你不会照顾你自己,而是我担心,牵挂着你。”

听到他这么说,顾一诺的心里甜甜的。

“总感觉,你就像一个孩子,我得无时无刻的看着你,一日三餐,衣食住行,全都是我来安排,我才能放心。”

顾一诺点点头,他说没错,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确把她宠的,像个生活不能自己理的孩子。

“吃的什么?还合胃口吗?”

“这里餐点份量真的太大了,我都吃不完,你要不要一起吃?”

陆已承把头凑了过去,想让她喂他。

顾一诺舀子一大勺子饭,塞到他的嘴里。

两人一起把剩下的餐点吃完,顾一诺起来,收拾了一下。

“你还要忙吗?我睡了那么久,才把时差倒过来,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下午没有什么事情了,留下来陪你。”陆已承轻声说道。

Johnson告诉他,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得到答复,接下来,就只能等着。

他的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

顾一诺轻轻地靠在他的怀里,朝他说道:“老公,你和我说一说,以前的事情吧。”

“以前?”陆已承低头询问。

“就是你跟着爷爷调职,去了别的地方之后。”

陆已承搂着她,让她舒舒服服的靠在她的身上,缓缓朝她说道:“后来的经历,很枯燥,都是在军区渡过的。”

陆已承不想告诉她,他在军区,究竟是怎么过的,一个特种兵的训练,绝非常人所能接受。

他毅然选择了那条路!

磨砺出了冷硬的性格,在各种危险的任务中,一步一步的成长着!

太多太多,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再也没有回来。

感情,在一个个生死难料的任务中,是最脆弱的羁绊!

他亲眼见过,为了完成任务,他的兄弟,绑了一身的炸药,朝敌人冲去!只为了给他们的营救,拖延一分种的时间!

他也亲眼见过,炸弹爆炸的最后十秒,他们的兄弟,直接跃入海中,被炸碎的尸身,还要受到鲨鱼的分食!

他在成长,在蜕变,最后,看似刀枪不入!

陆已承只是和她说了一些军区的经历,从什么时候到什么时候,担任着什么样的职务。到最后,成立第四军区。

顾一诺没有追问细节,她想知道,是关于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

“你再见到我是什么时候?就是我的生日宴会吗?”

陆已承想逃避这个问题,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而且那个时候,因为顾松博,他对她有一些误会。

他怕,那个曾经撩动了过他心弦的孩子,被顾松博教养成别的样子。

“我们不聊这些了。”

“不嘛!我想听你说。”

“就是那天,你的生日宴会,我们的定婚宴,再一次见到你。”

顾一诺忍不住回想着,前世和今生,完全不同的两次生日宴会,他们两次,截然不同的相遇!

陆已承还以为,接下来,她要找她算帐呢,谁知道,她却不出声了。

“我承认,才开始见面的时候,我是有点混蛋。我只是,还没有从第四军区部指挥的身份转换到你的未婚夫这个身份。”

“诺诺,我必须要澄清的是,我看到你的那一眼,还是被你吸引了。”

顾一诺听着他的解释,忍不住笑了一下,“我早就不怪你在生日宴会上的所作所为了。但是现在想一想,真的挺混蛋的!”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那么排斥我?难道,我不够有魅力?”陆已承突然朝她询问道。

顾一诺有些心虚,低下头,找了一个借口,“我,我被你吓到了。”

陆已承知道,她没有说实话,但是,这也的确是一个真实的理由。她一开始,是挺怕他。

“诺诺,是你让我有了第二次的蜕变和成长,让我知道,我的人生应该怎么去选择,让我知道,什么才是一个完整的我。”

陆已承再次将她按在怀里,紧紧的抱着她。

“当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对我欲拒还迎,虚以委蛇,知道你虽然是在顾松博的教养下长大的,依然还是我心里的那个小东西,我就无法控制的,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你。”

顾一诺主动抬起手,搂着他的脖子。

陆已承顺势倒了下去,让她直接扑倒在他的身上。

她突然抬手,按着他的手,以从来都没有过的霸气,主动吻上他的唇!

……

天色,渐渐暗下来,佣人推着米卿人,走在回别墅的小路上。

四周都是葡萄架,现在还在发芽阶段,青翠的嫩叶,像是一只只小手一样张开着。

“在这里休息一会。”米卿人淡声说道。

侍候她的仆人停了下来,恭敬的站在身后。

米卿人看着眼前这一片,绵延不绝的山脉,思绪沉沉。

被威尔斯带回这里后,她才知道他的身份。

他对她的爱,已经让她觉得,是独得了上天的厚爱。没想到,上天赐给她的,简直是一个守护神。

这些年,她被威尔斯照顾的很好,她对威尔斯的亏欠也就越来越重。

她深爱着这个男人,却没能再为他生下一儿半女。

她一点也不责怪,当年他对她的隐瞒。

这些年来,她一直想不清楚,那一场车祸究竟是她命运坎坷,还是有别的原因。

这些事情,原本已经遗忘了,她也不愿意再想去,甚至也不愿意去求证什么。

她以为,这一生和威尔斯幸福美满的一直这样过下去。

从小雪的出现,让她又记起了那一场恶梦,提醒她,过往的一切,都无法抹去。

这些日子,她经常会做梦,梦里,全是那些冲破闸门的记忆,交织成一幕幕画面。

小雪说,她在H国游学,遇到坏人,巧遇了威尔斯。

威尔斯看到小雪的容貌,又知道小雪姓顾,是顾松博的女儿,便直接把小雪带了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