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已承哥哥,好久不见!/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孩子,有着与她七分相似的容颜,有着无法割舍的血缘亲情。

曾经,她知道自己怀孕了的时候,那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感觉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从知道她的肚子里,孕育了一个小生命的之后,她就开始期待着,期待着和她的孩子见面。

现在,她的孩子就在她的面前,她却对她的孩子生不出一丝亲切感,再也找不到,怀着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她也从来,没有过问过这个孩子,曾经过着怎么样的生活。

她知道,她在逃避,逃避着以前的一切。

她是不是,应该试着走出以前的阴影?

毕竟她所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夫人,很晚了,夜里凉,我推您回去吧?”仆人在身后轻声询问道。

米卿人点点头,暂时压下心中的思绪。

……

第二天清晨,威尔斯先生从葡萄庄园的别墅回来。

顾茗雪早早的起来,在这里等着他。

威尔斯先生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书房处理昨天堆积的公文和资料。

顾茗雪特意去煮了一杯咖啡送到书房。

威尔斯抬头看到进来的人是顾茗雪,亲爱的朝她招招手,“温蒂,你今天怎么没有去学校?”

“这几天学业没有那么重,所以回来看看你和妈妈。”顾茗雪把手里的咖啡放到桌子前,目光紧紧的盯着威尔斯面前已经整理成一叠一叠的资料。

其中有一叠就夹杂着,陆已承的那份合作项目企划案。

“既然你回来了,等一下我们就去葡萄园的别墅,一起陪你妈妈吃饭。”

“好的。”顾茗雪乖巧的点点头,“爸爸,反正我现在闲着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有什么可以帮帮你的吗?”

果然,威尔斯先生,将那一叠资料,拿到顾茗雪面前。

这些资料对于威尔斯每天要处理的公文来说,是最不重要的一部分。

“这是一些合作项目,你帮爸爸看一看,哪些有价值。”威尔斯时常也会给顾茗雪一些考验。

虽然不是次次都让他满意,但是总体上,他还是觉得这个孩子足够优秀了!

顾茗雪心中暗喜,很认真的看着这些资料。

半个小时后,她就将手上所有文件筛选了出来。将她筛选出来的资料,递交到威尔斯面前。

威尔斯放下正在处理的工作,看着顾茗雪选出来的文件。

翻了几页后,忍不住赞赏的点点头。

这些项目都不错,其中,还有威廉私下给他推荐的那个陆先生的合作项目,也被她选了出来。

在投资这一方面,她还是挺有眼光!

“爸爸,我能不能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威尔斯放下手中的文件,郑重的看着顾茗雪。

“妈妈身体不好,你又是那么亲力亲为的照顾着妈妈,我想替你分担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一些投资的企划案,能不能交给我来处理?”

威尔斯丝毫没有犹豫,点点头。他刚好,也有这样的意思,想要锻炼一下她的处事能力。

“真的吗?”顾茗雪压着心中的暗喜,没想到,威尔斯竟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

“你也要试着接手这些事情,我会让威廉好好的协助你,你从这里面,挑出几个项目,由你全权负责。”威尔斯轻声说道。

“谢谢爸爸!”顾茗雪差一点控制不住心里的激动。

由她全权处理,也就是说,陆已承能不能拿到这些投资,全部由她说了算!

威尔斯将这几份文件,放到顾茗雪面前,又朝她吩咐道:“你让威廉过来一下,我亲自和他交待一下。”

“好的。”顾茗雪拿着手上东西,立即退了出去。

……

陆已承和顾一诺一直都没有出酒店。

顾一诺这些天有些累了,刚好趁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一下。陆已承则是,着急的等着威尔斯先生的回复。

门铃声响起,陆已承立即起身去开门。

Johnson站在门外,神情看不出是喜还是忧。

“陆少,威廉今天早上联络我,他说我们的项目,威尔斯先生全权交给温蒂小姐负责了,他特意和温蒂小姐提了一下,但是温蒂小姐那边,没有回复,威廉让我们,先等消息。”

“有没有说,具体需要多长时间?”

“没有。”Johnson摇摇头。

“威廉那边呢?有没有说别的?”

“也没有,只是说让我们再等一等。我觉得看威廉之前的态度,对我们的这个项目还是挺看好,他甚至亲自给威尔斯先生打了电话,提起我们这个项目。”Johnson本来,以为这件事有转机了。

凭陆少的能力,只要有见到威尔斯先生的机会,绝对能谈得成这一次的合作!

怎么会突然,把这件事情,转到那个温蒂小姐的手上?

“这个温蒂小姐,你对她有多少了解?”

“我对她一无所知,陆少,你放心,我现在立即再去找一下威廉先生,看能不能通过他,尽快安排我们与这个温蒂小姐见面。”

“好的,你去安排。”陆已承点点头。

Johnson急匆匆离去。

现在每一分每一秒对他们来说,都是那么紧迫。

顾一诺站在屋里,听到陆已承和Johnson的谈话,她感觉到平常什么事情,都泰然自若的陆已承,这一次好像也变得急切起来。

陆已承一转身,看到顾一诺出现他的身后,他立即走上前来,搂着她的肩膀。

“老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的,只是这个项目遇到一些意外。”

“这件事情对你很重要,对不对?”

“是的。”陆已承点点头。

“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是十拿九稳。”

“的确是。”陆已承没有否认,她已经看出来了,所以他不想让她太担心。

“如果,这个合作谈不成,会对你造成什么样的影响?”顾一诺继续追问。她没有办法帮助他,但是也希望他能告诉她。

最起码,她能为他分担一些忧虑。

“诺诺,你相信我吗?”

“我信,我当然相信你。”顾一诺点点头。

陆已承摸了摸她的头,“只要相信我,就不用担心,就算是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

“嗯。”顾一诺看着他,乖巧的点点头。

……

位于葡萄园的别墅,是整个庄园风景最美的地方,这里的管理更加严格,一般人都无法进入。

甚至是顾茗雪,没有威尔斯先生带着,得不到米卿人的允许,也进不来。

刚开始,她还想着,讨好米卿人,让米卿人彻底的接纳她。

现在来看,完全没有必要。

米卿人的性子,竟然比顾一诺看起来还要寡淡,面对自己失散了将近二十年的女儿,竟然也能冷漠至此!

米卿人的冷漠,也让顾茗雪暗自偷乐。

因为这样,她也少了一些周旋,省得米卿人了解的太多了,她会露出什么破绽。

佣人还在准备午餐,米卿人一人待在窗前,目光看着远处。

虽然,她的双腿残疾了,远远的望去,那道身影,依然那么淡雅秀美。

威尔斯一走进来,立即朝米卿人走去,“卿人,我带温蒂过来陪你一起吃饭。”

米卿人转过身,朝顾茗雪望去。

顾茗雪的心,顿时紧紧的揪着,她感觉米卿人今天看她的目光,怪怪的。

“小雪,过来。”米卿人朝顾茗雪招招手。

她还是不喜欢叫她那个新名字,被冠上威尔斯这个姓氏的名字。

“妈妈。”顾茗雪走上前,甜甜的唤了一声。

“你都来这里这么久了,妈妈都没有和你好好聊一聊。”米卿人看着顾茗雪。

她不喜欢这个孩子的性子,从她这么快就叫威尔斯爸爸,就看得出来,这孩子太过于功利。

从她这段时间,听到有关于这孩子的事情,不得不说,这孩子在某些方面,还是很优秀的。

转念一想,这孩子是在顾松博的教导下长大的,也就能理解了为什么会有那种不讨人喜欢的功利心。

她应该对这个孩子,多一丝宽容。

生下这个孩子,却没有尽到养育的责任。

“我记得,我怀着你的时候,陆家老爷子曾和我见过面,还调侃过,以后若是生个女孩,就成全他曾经的一个承诺,让你嫁给他的孙子。”

顾茗雪的心情,突然提了起来!

一声不吭的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她一直以为,米卿人不知道陆家顾家的那个承诺!

“当时,妈妈的心里是不同意的,你的人生,不应该由任何人安排,你自己有自己的选择。后来,我出了车祸,以为,失去了你。然后,就彻底的分别了。”米卿人继续说道。

“妈妈。”顾茗雪立即走上前去,蹲在米卿人的面前,一脸真诚的说道,“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很感激上苍,能让我回到你的身边,我只希望能够陪在你身边,再也不要和你分开了。”

米卿人抬起手,摸了摸顾茗雪的头。

她的手,有些僵硬,怎么也无法倾注自己的感情在这个孩子身上。

当年,她怀着这个孩子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的。

她恨不得,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全都捧在孩子的面前,可以给孩子,无尽的爱意。

或许,是时间太久了,久到,让她都忘记怎么去爱了。

“陆家,没有再提起那个承诺吧?”米卿人随口问道。

“没有!”顾茗雪立即回应道。

米卿人松了一口气,还好,这孩子并没有和陆家有婚约。

看着米卿人的态度,顾茗雪的心里,涌一抹暗喜。

米卿人这是想要真正的接纳她了?

她正愁找不到机会,使手段对付米卿人呢!

不过,她也有一些担忧,米卿人一但开始接纳她,就一定会了解她的过往,她要时刻都要注意着,绝不能露出任何破绽来!

米卿人不是不愿再回想当年发生的事情,也不想再与当年人,有任何的瓜葛吗?她决定主动出击!

“妈妈,这些年来,我不止一次的羡慕别的孩子,可以陪在自己的妈妈的身边,有妈妈疼,有妈妈爱。从小,我就是独自一个人,没有人分享我的喜怒哀乐,也没有人能在我无助的时候,倾听我的心声,我不止一次的,想要快一点长大!”

“因为,等我长大了,我就可以离开那个家。”

“虽然,我考上了国内的H大,但是,我还是毅然的决定出来游学!可是,却因为自己的无知,差一点陷入危险之中,还好,有威尔斯先生及时出现。”

“妈妈,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再也不要去任何地方,我要牢牢的守着你,永远也不和你分开!”顾茗雪说完,朝米卿人的怀里扑去。

威尔斯看着眼前的一幕,暗暗松了一口气,带温蒂回来这么久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卿人和温蒂说过那么多话!

这是不是也代表着,卿人的心结,在一点一点的打开?

“妈妈不知道,你竟然过得那么苦。”

“妈妈,在那个家里,我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没有人会在乎我。现在,我终于找到妈妈了,就让我们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吧?我再也不想回去了!”顾茗雪抬起头,情真意切的看着米卿人。

她就不相信,到了这个份上,米卿人还没有一丝动容。

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打动了!

“好。”米卿人缓缓点点头。

“妈妈。”顾茗雪兴奋的唤了一声,再朝扑到米卿人的怀里。

现在,顾茗雪的心里,终算是踏实一些了。

只要盯着米卿人和威尔斯,不要和国内的任何人联系,她的身分,就不会被曝光了!

再加上,有苏以溟的协助,她就不信,她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顾一诺!这是你欠我的!

我就要顶着原本属于你的身份,你应该拥有的身份和地位,夺回曾经那些本应该属于我的一切!

……

顾茗雪接了一个电话,便匆匆朝约定好的地方走去。

苏以溟说,有一个人要见她。

来到约定的地方,顾茗雪一眼就看到,坐有窗前的那道身影。

清贵优雅,风华无度。

白聿!怎么是他?她认识白聿,不过白聿不一定认识她。

但是,白聿所坐的位置,的确是苏以溟在电话里告诉她的那个位置,她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

白聿不经意的抬眸。突然!目光定格在顾茗雪的身上。

“诺儿!”他失声唤了一声,控制不住站了起来。

随着顾茗雪的靠近,白聿才发现眼前的人,不是顾一诺!但是,这个人为什么和诺儿长的这么像?

苏以溟说了,威尔斯先生认的养女,是诺儿的同父异母的妹妹。难道,就是她?

白聿已经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份。

可是,想完全没有料到,会和诺儿长的这么像!

顾茗雪想过,她整成顾一诺的样子,迟早都会见到以往的熟人,被人这么盯着看,她还是觉得有些不自然。

白聿的目光,还在顾茗雪的身上流连。

既然是同父异母,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像?白聿以前,没有见过顾茗雪的样子,所以觉得很奇怪。

这简直就像是双生子一样,相似度竟然这么高!

顾茗雪走上前,拉开白聿面前的凳子坐了下来。

白聿这才抽回目光,淡然落坐。

顾茗雪故意拢了一下发丝,朝白聿露出一丝浅笑。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恢复,她脸上的那道疤痕也可以完全用粉底遮住,只要她不卸妆,不被人凑近盯着看,是看不到她脸上的伤痕的!

白聿看着这张与诺儿相似度极高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种强烈的厌恶感。

这个世界上,诺儿是独一无二的!

甚至觉得,顾茗雪长着这一张相似的容貌,简直就是该死!

“白聿先生,久仰您的大名,幸会幸会。”

“你有什么需要,直接说吧。”白聿冷声回应。

在顾茗雪面前他收起了一贯的淡笑,整个人看起来,像一座冰山一样。

顾茗雪听过白聿的名声,知道他是国际上知名的大画家。

真不知道,苏少怎么找了一个这样的人来。还不如那个裴熠。

白聿看到顾茗雪眼中的不屑,心中升起一丝薄怒。

“顾小姐看来,是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既然如此,我先告辞了!”白聿说着,就要起身离去。

“等等!”顾茗雪立即唤住白聿,“是这样的,威尔斯的夫人得了癌症,每隔几个月,都会去F国的皇家医院接受治疗,我希望,你能找到关系,把威尔斯以及他的夫人,滞留在F国一段时间。”顾茗雪直接说出来意。

“多久。”白聿直接询问道。

顾茗雪的心里,再次忍不住揣测着,白聿究竟有没有这样的实力!可是F国的皇家医院啊!

“当然是,越久越好!”

“还有别的吗?”白聿冷声询问道。

“没了,明天,他们就会出发。还希望白聿先生,能够安排好。你的安排,取决于我能不能阻拦陆已承得到威尔斯的这一分合约。”

白聿冷冷的扫了顾茗雪一眼,这张脸,真的让他的心里,非常不舒服。

“有一件事情,我事先和你说清楚。”

“什么事?”

“你对付陆已承就好,如果伤到诺儿,后果,你可能承受不了!”白聿说完,转身离去。

顾茗雪坐在这里,思来想去觉得白聿的态度都太过嚣张。

明明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竟然还敢放出这样的话来,白聿的身份绝不是一个画家这么简单吧?

……

Johnson一直不断的和威廉先生联系,还是没有得到回复,只能这么等着。

陆已承打了个电话给Johnson,询问了一下进度。得到的还是等待后,他的心里,有几分焦虑。

如果,淡不成这一次的合作,他要怎么办?

他的时间,不多了!

等国内的假期结束后,资金不能马上到位,他知道,一诺股份还能支撑得了多久。

夜深了,他朝床上熟睡的人儿望去,拿起手机走到外面。

程助理接到陆已承的电话,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

“陆少!你好,有什么吩咐吗?”

“你准备一下,明天上午十点,我要开一个视频会议。”

“好的,陆少!”

陆已承也只能,先稳住公司的股东,再争取一点时间。

……

第二天一早,Johnson又得到一个消息,威尔斯先生和夫人,离开这里,去了F国的皇家医院。

因为威尔斯夫人的身体不太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F国的皇家医院,接受调查。

这一次的行程,也是在这前就安排好的。

看来,他们所有的希望,都只能放在那个温蒂小姐的身上了!

威尔斯先生和米卿人离开这里,顾茗雪就暗自盘着,下一步怎么走。

现在,陆已承完全被她捏在手里,怎么玩,她说了算!

……

顾一诺懒洋洋的靠在陆已承的怀里,吃着陆已承朝她投喂的桔子。

“已承,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几天?”

她算了算日子,她们已经出来了二十多天了,按着原来的计划,也应该要返程了。

“再等等,如果明天没有结果,我们就先回国,剩下的事情,交给Johnson去处理。”陆已承已经想清楚了,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如果在国内,还能起到一些震慑的作用,能够和裴熠抗衡一段时间。

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陆已承起身去开门。

“陆少!这位温蒂小姐,愿意见我们了!”Johnson朝陆已承兴奋的说道。

“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陆已承立即询问道。

“这是请帖,她约在威尔斯庄园内,准备与你共进晚餐。”Johnson立即将一份请贴放到陆已承的手中。

“只有我一个人吗?你不和我一起去?”

“陆少,能进入威尔斯先生的庄园,这可是难能可贵的机会。我已经和威廉打过招呼了,他会尽可能的,为我们在这位温蒂小姐的面前美言几句。”

“好。”陆已承点点头。

“陆少,现在时间还早,晚上六点,我在酒店下面等你,我送你过去。”

“嗯。”

陆已承转过身,顾一诺已经在衣柜里给陆已承找了一件西装,给他拿了过来。

陆已承搂着她的腰,朝她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今天,我要去赴的约,是个女的,你吃不吃醋?”

“不吃醋,你不是去谈合作的吗?”顾一诺拉着他的衣领,露出一丝娇笑,突然朝他推了一把。

陆已承直直的倒在沙发上。

顾一诺突然朝他扑了过去,坐在他的身上,“Johnson说,他六点来接你,我还可以有时间,把你掏空!”

陆已承强忍着笑意,不想打击她。

就她那点体力,还想把他掏空?

抱起她的小身子,朝一旁柔软的大床走去!

他倒是很期待,她究竟要怎么把他掏空!

……

下午五点半。

陆已承从床上起来,抱起她软绵无力的小身子,两人一起去了浴室。

顾一诺终于知道,在他面前,她是有多么的不自量力!

温热的水花,打在她的身上,她甚至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雪白的肌肤上,被他留下痕迹,好像一朵朵怒放的花。

陆已承抱着她,本来是想一起洗个澡的,可是走进来,他又控制不住了。

“不要!老公!”顾一诺惊呼一声,不是没能逃开。

她在镜子中,看到她自己,看到他。

看到他们,不可描述的一幕!

一瞬间,小脸上充血一般的红。

陆已承扶着她,尽量不让她再卖力,再一次,把她送上云端!

替她简单的清洗了一下,直接用浴袍包着她,重新放回床上。顾一诺是真的,被榨干了,最后一丝力气!

趴在床上,目光随着陆已承的身影移动。

只见他只是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甚至都没有穿她刚刚挑的那件西装。但是,还是那么帅气迷人。

突然,他回过头来,朝顾一诺露出一丝笑意,春风满面。

顾一诺立即拉起被褥,将自己盖了起来。完全无视他那一脸得意的样子。

陆已承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宠溺的隔着被子搂了揉她的头,“我走了,自己叫餐,如果我回来晚了,早点休息。”

“嗯。”顾一诺乖巧的点点头,突然抬手拽着他的手:“你还是尽量早一点回来!”

陆已承的笑意,再一次浮现在唇角,朝她点点头。

Johnson已经在酒店外等着,陆已承一走出来。车子缓缓朝威尔斯的庄园驶去。

“陆少,这一次,这个温蒂小姐,愿意与你见面,说是咱们的合约,她还是非常感兴趣的。”

陆已承点点头,表示赞同。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陆已承整理了一下西装,走了进去。

一个仆人在前面给他引路,走过面前大大的喷水池,来到一个像是宫殿一般的建筑前。

“陆先生,请。”

陆已承走了进去,大厅里,奢华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佳肴,四周没有一个人影。

不知道为什么,一走进这些,他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怪怪的。

四周的墙壁上,是一些名贵的画,既然那位温蒂小姐还没有来,他朝四周走去,欣赏着这些名作。

因为他的诺诺学的是美术专业,现在他对这些名画,也有了一些鉴赏的能力。

顾茗雪早就来了,在远处,看着陆已承的身影。

挺拔的身姿,丰神俊逸,更有一种睥睨一切的强者姿态,气场之强,无人可出其右。

隔着这么远,顾茗雪都觉得,自己有些紧张。

十五分钟后,陆已承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不知不觉,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回过头来,看着来人。

顾茗雪穿着一套奢华的西式礼服,看起来十分高贵,她的脸上,带着一张妖娆的面具,款款而来。

这一次,与陆已承的相见,对她来说,就是重新开始。

她现在,有足够的资本,可以碾压顾一诺!

顾茗雪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陆已承转身,走了过去。

“温蒂小姐。”他客气有礼的,朝面前的女人打招呼。

“陆先生,让你久等了。”

如果说,一个人面貌可以改变,但是声音,是改变不了的。听到这一道声音之后,陆已承的目光微暗了几分。

面前的这位,可是威尔斯先生的养女!

怎么让他有一种感觉,像是那个女人!

顾茗雪发现,陆已承的眼神,有些变化,看来,他已经对她的身份,起了疑心。

他就算是知道,她就是顾茗雪,又能拿她怎么样?

“不知道温蒂小姐对我们的那合作方案,有什么看法?”

“干嘛一来就急着谈合作?陆先生,不如先试一试,我们庄园里酿造的葡萄酒,醇香美味,上等佳品。”顾茗雪端起酒杯,朝陆已承示意。

陆已承收回目光,端着面前的水晶杯。

“干杯。”顾茗雪笑着说道。

冰镇过的洒,凉凉的滑下喉咙,陆已承的目光,再次盯在面前的这个女人身上。

“陆先生,这样的环境下,你不准备邀请我跳一支舞吗?”

陆已承站起来,扣上西装的扣子,来到顾茗雪的面前,绅士的伸出手,“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和温蒂小姐,共舞一曲。”

顾茗雪露出一丝笑意,将手搭在陆已承的手上。

屋里,响起一曲华尔兹。

顾茗雪拼命的朝陆已承的怀里挤去,他虽然没有直接把她推开,但是却终始保持这样的姿势,仿佛从一开始,就无视她的存在。

可是,她仍然好贪恋他的怀抱!为他着迷!

音乐缓缓停了下来,顾茗雪感觉下巴一紧,整个人朝身后的墙壁撞去,面具被直接扯了下来。

她这张照着顾一诺的整出来的脸,丝毫防备的落入陆已承的眼底。

陆已承握着面具的手,一点一点收紧。

看到这张脸的第一眼,他愣了一下,随后立即明白过来。

“顾茗雪!”这个名字,仿佛从齿缝里挤出来。

“已承哥哥,好久不见。”

陆已承的眼底,已经结了一层寒霜!

捏着顾茗雪的下巴的手,朝她的脖子移去,力道一点一点的收紧!

顾茗雪感觉,空气在她的口中,一点一点的流失,她快要窒息了!他是真的想要杀了她!

她立即握着他的手腕,不停的挣扎着!

“你杀了我,顾一诺也别想活!”

陆已承突然松开手,顾茗雪的身子滑落在地上,她挣扎着站起来,还是充满爱意的看着陆已承。

“已承哥哥,能在这里看到你,我真的太开心了。”她悄悄的伸出手,朝陆已承的胳膊摸去。

陆已承突然转身,退后几步。

顾茗雪竟然成了威尔斯先生的养女!

他就算是不顾及自己的安危,也要想一想诺诺。

顾茗雪一定早就知道,他们的行踪!

“顾茗雪,你要是再敢动她一根汗毛,我绝不会放过你!”

“好,已承哥哥,你不要生气,我都听你的,我要是有心伤她,她现在可能就是一具尸体了!”顾茗雪立即服软,笑着朝陆已承走过去。

陆已承听着顾茗雪的话,心中一阵暴怒!看着这张和诺诺相似度极高的脸,恨不得直接从顾茗雪的脸上,撕下一层皮来!

顾茗雪看的清清楚楚,陆已承对她的恨意,她一点都不怕,他哪怕想把她碎尸万段,也只能忍着。

他不敢伤她!

如果,不是白聿的警告,顾茗雪是绝不会放过顾一诺的!都送上门来,她不弄死顾一诺,难解心头之恨!

可是白聿盯的太紧了,而且通过白聿对F国的安排,她看得出来,白聿的身份在F国,可能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高贵!

“你究竟想怎么样?”陆已承直接朝顾茗雪询问道。

顾茗雪立即朝陆已承走了过去,“已承哥哥,你是不是喜欢这张脸?喜欢顾一诺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现在,有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你会不会喜欢上我?”

陆已承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顾茗雪突然笑了起来,走到主位上,坐下。

拿起精致的餐具,切了一块牛排,“已承哥哥,我饿了,我们先用餐吧,等用了餐,我们再谈一谈,合作的事情。”

陆已承缓步走到顾茗雪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顾茗雪的眼中,闪过一丝满足的笑容。

“威廉都和你说了没有?现在这件事情,是我全权负责,你想要的这份合作,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陆已承强忍着想要离去的冲动,他在分一秒也不想和顾茗雪周旋。

他怕,他会控制不住,杀了她!

顾茗雪吃了几口,惬意的摇着手中的酒杯,抬眸朝陆已承望去:“已承哥哥,你只看到我对付顾一诺的那些手段,你没有看到,她是怎么对付我的。”

“你还记得吗,在她十八岁生日宴会那天,她妒忌我,给我下药,毁了我的名声!过量毒品,差一点夺走我的性命!我不过就是比她优秀,她怕我盖过她的风头,就对我下此毒手!”

陆已承的眼中,一片冰冷,始终不为顾茗雪可怜的模样所动。

“已承哥哥,她有多阴毒你,知道吗?她不但毁了我的名声,还在我每天喝的汤里下药,害我染上了毒瘾!她把我彻底的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