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留下来,陪陪我/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依然不为所动,冷冷的注视着顾茗雪。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疯子,在表演着一个人的独角戏。

顾茗雪站起来走到陆已承面前,就在她要抓着陆已承的胳膊的时候,陆已承突然站起来,躲开她的碰触。

她的心里,一阵刺痛,他竟然讨厌她,讨厌到这种地步!

“已承哥哥,顾一诺她外表清纯无害,永远都是一副无辜的样子,都是装的!你怎么就不肯相信我说的这些?”

陆已承留下来,不是为了听顾茗雪说这些无用的废话!

“你如果无心谈合作的事情,告辞了!”

“等等!”顾茗雪突然嘶声喊道。快步走到陆已承面前,拦着他的去路。

“今晚,你留下来陪我!我就会考虑,你那份合约!”

陆已承的眼中,仿佛都能迸出一丝火星!

留下来?!

“你当我是什么?出来卖的?”陆已承冷声质问。

“不,不不!”顾茗雪连连摇头,“已承哥哥,我只是太久没看到你,太想你了,你能留下来陪陪我吗?”

陆已承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陆已承!你最好想清楚,你今天从这里走出去,就彻底的失去这次机会!回国之后,你要面临怎么样的困境!据我所知,裴熠也有要和威尔斯先生合作的意思。”

陆已承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顾茗雪:“你还想说什么,不防一次性说完。”

“裴熠拿来的项目企划案,和你的是同一个项目,看来,他想要吞并你的公司,是十拿九稳了。”

顾茗雪见陆已承停下身形,没有离去的意思,露出一丝轻笑。

缓步朝陆已承走了过去,试探的朝他靠近,“已承哥哥,你说我们这样的关系,我是帮裴熠呢?还是帮你呢?”

顾茗雪的手,缓缓朝陆已承的肩膀上攀去,陆已承直接抬手,将她推开。

“我对你,提不起一丝兴趣。”

听着他这么直接的话语,顾茗雪的脸都绿了。

明明是一张一模一样的脸!为什么,他对她的差别就那么大!

她就是嫉妒顾一诺,有着让陆已承喜欢的脸蛋,她才整成这个样子!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有多么痛苦。

每天,看着镜子,见到的,却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恨的那个人的脸!

“顾茗雪,直接说你的条件!”

顾茗雪知道,陆已承的性格,她不能逼得太急了。

“你留下来,陪陪我就好,我们刚好,还可以讨论一下,那份合约。”

……

顾一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十二点整了。

看了一会电视,觉得无聊,拿起背上靠着的枕头,躺在床上。把手机抓在手里,不时的翻着通讯录。

这么晚了,陆已承怎么还不回来?

就算是去谈合作,也不至于谈了那么多个小时。

不过,她还是没有打扰他,相信他一忙完,就会立即赶回来。

把手机放下,打开电视调小声音,钻到被窝里,没过多久,就沉沉睡去。

一直到第二天清辰,Johnson才接到陆已承的电话。

他立即开着车子,来到威尔斯庄园,看到陆已承铁青的脸色,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上前去拉开车门。

陆已承坐在车子后座,解开领带。看样子心情差到极点。

他竟然被顾茗雪给耍了!

在这里待了整整一夜,合约的事情,一点进展都没有!

她分明,就是想要拿这个来做理由,来牵制他,控制他!

Johnson从后视镜里,不时的朝后座望去。

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一整夜,真的就是在谈合约?

正常人一想,都会觉得不对劲。

难道那个温蒂小姐看上了陆少的美貌?起了不轨的心思?

那陆少,究竟是从了还是没从?

他不敢问,一言不发的开车。

“国内的情况怎么样?”陆已承终于开口,朝Johnson询问道。

“今天早上,没有发现什么大的异动,局面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但是,资金迟迟不到位的话,每一个小时,都会生出不可预料的变故。”

“裴熠来了。”陆已承的声音,透着一股寒意。

“什么?他来做什么?”Johnson立即紧张起来。

“他拿着和我一模一样的企划案,来找威尔斯先生。”

Johnson的心情,一瞬间跌到谷底!

“陆少,你准备怎么办?昨天晚上,事情进展的怎么样?那个温蒂小姐,有没有表态?”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陆已承就满腔怒火!

“还没有进展。”陆已承冷声回应。

Johnson看着后视镜中的那道身影,一脸犹豫,最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陆少,这么重要的事情,有时候,必要的牺牲一个色相,也没有什么。”

“闭嘴!”陆已承立即呵斥道。

Johnson立即闭嘴,看这样子,昨天晚上,肯定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要不然,也不会什么进展都没有!

“你看一看,能不能试着通过威廉,直接找威尔斯先生!”

“陆少,我昨天晚上都试过了,威尔斯先生在F国陪着他的夫人,做一项检查,估计一时半会回不来。除了威廉之外,没有人能联络得上他。”

“最近关于投资的事情,威尔斯先生已经交给温蒂小姐负责,威廉也不愿意再去打扰威尔斯先生。我们的事情,在威尔斯先生的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

“所以,现在决定权,都在温蒂小姐手里,也就是说,只要她同意,我们需要的那些钱,会在三日内到帐!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车子,已经开到酒店,陆已承直接下了车。

Johnson看着陆已承急切的步伐,无奈的摇了摇头。

陆少,就是对陆太太,用情太深!

……

顾一诺早上起来,去了酒店的游泳池,游了一个多小时,直接去了餐厅,吃了一份早餐。

她顺便,多带了一份。

昨天晚上,他一定忙着应酬,如果今天早上回来,不一定吃早餐。

陆已承回到酒店,发现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他的心猛然一紧!

“诺诺!诺诺!”他立即朝外跑去,疯狂的寻找着顾一诺的身影。

她在哪?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跑到电梯口的时候,一个电梯正好上来,电梯门一开,顾一诺提着早餐,出现在他的眼前。

看到她的身影,一瞬间,陆已承高高悬起的心落回原位。

他直接上前,将她一把拽入怀里,紧紧的搂着她。

“老公?你怎么了?”顾一诺一头雾水。

她的手里还提着早餐,只能这么任由陆已承抱着,一动都不敢动。

“我刚刚没在房里看到你。”陆已承说完,又将她抱紧了一些。

他后悔,把她带到这里。让她陷于危险之中!

顾茗雪现在,一定在严密的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我早上起来,觉得无聊,就去游泳馆,又去餐厅吃了早餐,还帮你带了一份。”顾一诺轻声和他解释,她一个早上的行程。

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酒店的房间走去。

在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想好了,必须先让诺诺离开这里,为了妥善考虑,他也不愿意,让她现在就回国去。

他得,好好的为了她安排一下。

等他渡过这段时间的危机,再把她接回去。

怎么才能说服她呢?

回到房间,顾一诺将手里提着的早餐,放到桌子上,陆已承拉着她的手,朝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两人,四目相对。

“老公,昨天的项目,谈得怎么样了?”顾一诺轻声朝他询问道。

陆已承的目光暗了暗,拉着她的小手,朝她说道:“诺诺,我有一件事情,想和你谈一谈。”

顾一诺一脸疑惑,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难道是昨天没有谈成功吗?

“什么事啊?”

“你听说过,巴伦艺术学院吗?”

“听说过啊。”顾一诺点点头,她也是在上了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时候,才听说过那个学校。

那个学校的美术系,也是很出名的。

“我听说,那边正在专招一些美术系的特长生,也接受外校的学生,过去深造,时间大概是半年,机会难得,我觉得你应该去一下。”

“什么时候?”

“就是现在,我可以直接安排你过去,不用再回国了。”

顾一诺的心里有些慌,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太突然了。

她从来都没有这方面的计划和考虑。

再说,竟然需要半年的时间!虽然不至于跟不上学业,但是她的画室和千度公司,怎么办?

陆已承也知道,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可能一时之间很难给他答复。

但是,他必须得送她过去。

他可以让时御霆安排一下,这件事情,刻不容缓!

顾茗雪成了威尔斯的养女,裴熠也跟着来到了这里,国内的情况,随时都有可能,不受他的控制。

他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如果,他真的失败了,拿什么来保护她?

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她送走,让她不受任何影响,半年的时间,足够了。

“是不是,只有我一个过去?”

“我会安排人送你过去,并在那里,保护你的安全,我有空的时候,也会过去看你。”陆已承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可是,我不想去,我也不想和你分开。要是你要在这里耽搁一段时间,谈合作的话,我一个人先回国,也可以的。”

“诺诺。”陆已承温柔的呼唤了一声,将她揉进怀中,“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太突然了,可能也不愿意。我还是希望,你听我的。好不好?”

顾一诺听着他柔柔的声音,还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要这么安排。

“诺诺,就半年。”陆已承抬起她的身子,又说了一句。

对高着他的目光,顾一诺终于点点头。

她相信,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她不顾自己的意愿,答应他。

“真乖。”陆已承朝她的额前,印上一吻。

……

晚上,Johnson来到陆已承和顾一诺住的房门前,轻轻的敲了一下房门。

陆已承正在洗澡,顾一诺前去开门。

“陆太太。”Johnson看到是顾一诺,立即打了个招呼,“我是来告诉陆少,我们可以出发了。”

“他在洗澡,要不,你先进来坐吧。”

“不,不了,陆太太,麻烦你和他说,我在酒店外等他。”

“Johnson!”顾一诺唤住Johnson,“今天,还是去见那个温蒂小姐吗?”

“是,是的。”Johnson立即点点头,错开顾一诺的目光。

“合约的进度怎么样了?那个温蒂小姐有没有要和我们合作的意思?”顾一诺又问。

“暂时,意思还不是太明确。”

顾一诺朝Johnson淡淡一笑:“你先下去等他吧,我去看看他洗完澡了没有。”

“好的,陆太太。”Johnson快步转身离去。

走进电梯的一瞬间,他才猛然松了一口气。

今天这个温蒂小姐,约陆少去音乐会,昨天才“深谈”了一夜,今天又去音乐会,这分明就是对陆少有不轨之心。

虽然陆少没有一点意思,为了合约,也不得不委屈一下。

陆太太刚刚那么问他,他还以为,陆太太发现了什么呢,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心里,总觉得那么不踏实。

顾一诺回到房间,陆已承刚好围着一个浴巾走出来。

他的身上,还有一层水珠,发丝也是湿的。

顾一诺立即走到一旁,拿了一个毛巾,朝他走了过去。

“坐下,我把头发给你擦干。”

陆已承立即坐了下来,她的小手如若无骨,不管是放在他身上哪个部位,都觉得是很么的惬意舒服。

“刚刚Johnson过来,在下面等你。”

陆已承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情,突然紧绷起来。

“我等下,还要出去一下。”陆已承点点头。

“昨天,你见到那个温蒂小姐,谈得怎么样?”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直接将她拽入怀中,低头,吻上她的唇。

他的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移……

掌心炽热的温度,让她觉得身子发烫。

“老公,不要!你等一下,不是还要出去吗?”

“不着急。”陆已承继续吻着她。

顾一诺被他吻着,却满怀思绪。

一提起这个温蒂小姐,他要么不回答,要么就叉开话题。

反正就是不想和她讨论。

以前,她很少过问他的事情,这一次,她一直关注着,也是因为他和平常不一样的反应。

她知道,即使他告诉她,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她担心他,才想要知道,这个合作的进度。

……

顾茗雪包下了这场音乐会。

原定于晚上七点半开场。现在,已经八点了。

陆已承没有来!

她坐在一会场的贵宾休息室里,一旁有几个人侍候着,知道她在等人,也不敢催促。

台上都是一些清高的艺术家,等了这么久,心里早就有些受不了。

可是,这位温蒂小姐可是威尔斯先生的掌上明珠,没有人敢得罪。

“温蒂小姐,时间已经这么晚了,要不让他们开始演奏吧?”一旁的音乐会负责人,小声询问。

“我是没有付钱吗?既然被我包了,演和不演都是我说了算!”顾茗雪冷声喝道。

在外面面前,她可没有在威尔斯面前那么乖巧。

甚至可以说,是刁蛮无理,目中无人。

墙壁上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到八点半,顾茗雪再也忍不住了,给威廉打了个电话。

对于陆已承和裴熠的这一份合约,她早就已经做了打算。

现在,主动权,在她的手里!

所以,她不怕陆已承不来!

不就是迟到了吗?她可以等。

十五分钟后,陆已承的身影,出现在音乐会的入场处。

一旁的工作人员,一听他就是温蒂小姐约的人,立即将他迎了进去。

顾茗雪一见到陆已承,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已承哥哥,你终于来了。”她立即起身,朝陆已承走了过去。

陆已承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真不知道,这种女人,是怎么入得了威尔斯先生的眼,竟然将她认成养女!

甚至是把顾茗雪,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爱护信任。

“我们去前面的会场吧?”顾茗雪讨好的说道。

陆已承转身,朝外走去。

整个会场,一个人都没有。

工作人员,引着陆已承和顾一诺,到会场最好的位置,坐下。

“温蒂小姐,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了。”顾茗雪挥挥手,立即转身朝陆已承望去。

她的唇角,微微上扬,扯出一抹轻笑。

“裴熠今天和我联系了,但是,我没有空见他,已承哥哥,我这可都是为了你。”顾茗雪柔声说道,伸出手,朝陆已承的手腕上放去。

然而指尖才接触到他,就感觉浑身一凉,被他的目光,沉沉的盯着。

这一道目光,让她充满恐惧,悻悻然缩回手。

“已承哥哥,现在,只有我能帮你,我所作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你,这一份感情,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动容吗?”

“如果,你约我来,只是来和我说这些的话,我没有时间听在在这里废话。”陆已承冷声回应。

顾茗雪不再出声。

整个大厅里,回响着悠扬动听的音乐。

她不在乎,陆已承是以什么样的心态陪在她的身边的,只要他在就好!

为了顾一诺,他对她做了那么多绝情的事情,她知道,她妈妈的车祸和后来的下场,和陆已承有关!

她不恨他,都是因为顾一诺!

如果,她直接把这一份合约给裴熠,相信用不了三天时间,陆已承的公司就能易主。

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他为什么,就是看不到她的好!?

……

顾一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至从来到这里,她的活动范围,就是在酒店里。

也没有心思去别的地方。

对于去巴伦学院的安排,她的心里,还是充满疑惑。

因为时差的原因,她也没有和爷爷他们联系。出来这么多天了,她早就有点想爷爷了,还有晚晚,珩珩,许瑞小唯他们。

她刚刚看了一下邮件,千度公司目前的状况很好,基本已经稳定下来。

再等四个小时,国内就天亮了。

她得和许瑞还有卫风说一说,她在去巴伦艺术学院的事情。

定了个闹钟,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以前在国内,不管什么重要的应酬,也不会一去就是一个晚上,顾一诺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一整夜都不回来。

而且,他明显好像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她。

很久,很久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怎么也无法入睡。

房间里,开着一盏小夜灯,她就这样,望着天花板发呆。

听到闹钟的声音,她才恍然发现,她竟然就这样,发了四个小时的呆!关掉闹钟,她立即爬起来,在电脑上登录了通讯软件。

许瑞刚刚走到公司,听到手机发来的视频邀请,竟然是小诺发来的。他立即接通视频请求,一边快步走到办公室。

“许瑞,早上好。”顾一诺笑着打招呼。

“小诺,你现在在哪里?还在国外吗?玩的开不开心?”许瑞立即朝她询问道。

“是的,我还在国外,你呢?过年的时候,有没有回G市?”

“回去了,陪陪我爸妈,然后,相了几次亲。”许瑞一脸无奈的说道。

“哈哈!”顾一诺控制不住笑出声来,急切的询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合适的?”

许瑞看着视频中的她,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柔情,“我才多大,男人三十而立,事业未成,不考虑结婚。”

“你直接就说,没看上不就行了!我告诉你,许大公子,你不要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又有能力,就挑三捡四的。”

“哟哟哟,原来,顾家小妹,对我的评价那么高!”

“噗!”顾一诺忍不住笑喷了。

许瑞发现,顾一诺那边还开着灯,这才意识到,时差问题。

“小诺,你那边现在是什么时间?”

顾一诺看一下一旁的闹钟,“快四点了。”

这是酒店的房间,而房间里,好像只有小诺一个人。

陆已承好像不在。

如果陆已承在的话,肯定不会让小诺和他聊这么久!

许瑞的心里,升起一抹疑问。

他们,不是在国外渡蜜月吗?

怎么会这么晚了,留小诺一个人在酒店里?

“这个时间,你怎么不好好休息?”

“白天睡太多了,所以晚上睡不着。”顾一诺轻声解释。

“陆先生不在吗?”许瑞忍不住询问道。

“他有一个很重要的应酬,所以没有在。”

“哦。”许瑞淡淡的回应了一声,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他总感觉,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许瑞,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我可能,不回国了。”

“什么?你不回来,要去哪?”许瑞的声音,有几分急切。

“我要去巴伦艺术学院,去深造半年。”

“为什么突然要去那里?你在国内不也挺好的吗,而且你原本也没有要出国深造的计划吧?”许瑞一连窜的询问道。

“是,是的,我以前没有计划,是临时决定的。”

“小诺,这太突然了!”许瑞还是一时难以消化。

虽然半年的时间,不是很长,可是,他说不上来心里究竟是什么感觉。

“小诺,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告诉我好不好?”许瑞更担心的,是不是她出什么事了,才突然作出这样决定。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就是这个决定,太过仓促了一些,我会经常和你们联系的,画室的事情,你和小唯多操心一些,不要再接单子,基本是没问题的。”

“小诺,你真的决定了吗?”

“嗯,等放暑假,就回去了。”顾一诺点点头。

“好吧,既然是你的决定,我支持你。公司和画室,你放心吧,我会打理好,等你回来!”

“谢谢。”

“好了,你那边时间还早,你赶紧去休息,以后,不可以这个时间联系我们,你早上起来,我们这边时间也刚刚好。”许瑞不放心的交待道。

“我知道了。”顾一诺点点头,觉得心里暖暖的。

“还有,在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许瑞又忍不住说了一句。

“我会的!拜拜!”顾一诺匆匆关了视频,心里一阵酸涩。

刚刚许瑞在视频里,知道她要去巴伦艺术学院的时候,欲言又止的表情,她看到了。

他问到陆已承在这个时候,为什么不在她的身边。

许瑞的心里,也有几分疑惑吧?

她以为,只是她自己胡乱想了一些。

其实,从到了这里,气氛就不对劲了。

是她一直克制着自己,不要乱想。

她说过,等到她一到年龄,就和陆已承去领证。

她还记得,他比她还要着急,怎么会突然安排她去巴伦艺术学院?

……

时御霆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好,巴伦艺术学院那边的事宜。

顾一诺的身份信息和各种资料,巴伦艺术学院都是加密的。

陆已承的意思是,以最快的速度,把诺诺送走,而且不是直航过去,让她在别国的机场,中转一下。

这样,就算是白聿,也不可能,轻易的查到她的踪迹。

他想把她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下,所有的事情,让他来一力承担,只要她在巴伦艺术学院渡过半年的时间,一切,都会好起来。

现在,只等曹洋他们过来,把诺诺护送过去,他才能放心。

曹洋他们,是他一手带出来的,跟着他出生入死,有他们在诺诺身边,他才能放心。

……

顾一诺和许瑞联系过后,又给卫风发了一个视频,简单的说了一下,她暂时无法回国的事情。

卫风没有像许瑞那们敏感,也没有问什么。

还以为,她在国外上半年学,是好事。

又聊了一会千度公司的事情,顾一诺就关了视频。

天已经快亮了,顾一诺直接靠在沙发上,睡了一小会。

陆已承回到酒店,就看到趴在沙发上睡着的顾一诺,缓步走上前去,把她抱了起来。

顾一诺立即惊醒了,一看是他,直接靠在他的怀里。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她忍不住询问道。

“有些事情,没有谈完。”

“什么事情,要谈一个通宵?”顾一诺的心情有些烦躁,直接朝他质问。

“对不起,诺诺,留你一个人在酒店里。”陆已承心疼的朝她道歉。

听着他的道歉,顾一诺的心里,突然涌上浓浓的委屈,一瞬间红了眼眶。他还是不愿意告诉她。

她知道,是她没用,即使他说了,她也帮不上忙。

陆已承知道,她生气了。但是,他依然不想让她知道,威尔斯先生的养女,就是顾茗雪!

他更不想,让她卷进这件事情中。

他只要她平平安安的,就像以前那样,过着她喜欢的生活,做着她喜欢的事情,只要给他半年时间,他一定可以摆平这一切。

他一定,不会放过顾茗雪!哪怕,她已经是威尔斯先生的养女!

顾茗雪曾经对诺诺做过的事情,死十次百次,也不够偿还!

顾一诺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躺在床上,背对着他。

陆已承坐在床边,扶着她的肩膀,“诺诺,你饿了没有?我去给你买点早餐,吃了再睡好不好?”

“我不饿。”顾一诺淡声回应。

“我们一起去吃吧。”陆已承将她拉了起来。

“我不想去!你自己去吃吧,我再睡一会。”

陆已承突然起身,不再缠着她,拿了房卡,朝外走去。

顾一诺听着关门声,紧紧的抓着胸前的被褥,心里也好像被人扼住一样,难受的不得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感觉。

心里的委屈,像是潮水一样,将她淹没。

而且,隐隐的还有一丝不安。

她不相信,他会和别的女人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可是,和那个温蒂小姐,一待就是一个晚上,让她的心里很不舒服。

半个小时后,陆已承带着丰盛的早餐,回到房间。

那道小小的身影,还在床上躺着,背对着他。

他放下手中的东西,悄悄的朝床边走去,顾一诺立即闭上眼睛装睡。

陆已承看着她闹别扭的样子,有些心疼。知道她根本就没有睡,轻轻的扶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

“诺诺,起来吃点东西,好不好?”

顾一诺睁开眼,带着怒气看着他。

“我问你!那个温蒂小姐,长得漂亮吗?”

陆已承真的是被她问住了,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是不是漂亮的让你都乐不思蜀了?谈什么工作,非得要和她一谈一整夜!”她真的是吃醋了!

心里酸的要死!

见陆已承竟然没有反应,一把将他推开,直接跳下床,朝沙发上走去。

陆已承立即跟着她走过去。

“诺诺,怎么可能有乐不思蜀?我把你一个人放在酒店里,不知道有多担心,多牵挂!”

顾一诺听着他的声音,有些心软了。

感觉自己好像在无理取闹。

他对她的感情,还值得怀疑吗?

反正,这几天,她就是觉得气氛不对。

陆已承知道,一去一个晚上,怎么都说不通,她又怎么会不生气?他缓步走上前,将她搂在怀里。

虽然,她的小脸上还有一些不情愿,已经不再挣扎了。

他紧紧的搂着她,握着她柔软的小手,“诺诺,对不起,我知道,这几天,我没好好的陪你,只要能让你开心,怎么都可以?打我骂我,出出气好不好?”

他拉着她的手,朝他的胸前捶去。

顾一诺立即缩回手,心里的委屈,渐渐消失。

“舍不得打?”陆已承笑着询问,直接将她抱起来,让她骑坐在他的怀里。

“我不开心,反正就是不开心!而且你还有很多事情,不告诉我,就拿这一次合约的事情来说,我问你,你都不和我说。”

“诺诺,有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的清楚,我不想告诉你,是不想让你和我一起伤神。”

“我想陪着你,一起分担。”

“可是,我舍不得。”陆已承捧着她的小脸,认真的说道。

顾一诺看着他深情的眼神,终于露出一丝浅笑。

“好,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陆已承淡声询问。

“为什么突然要我去巴伦艺术学院。我不去可不可以?”

“不可以!之所以让你去,是觉得机会难得,而且,我都安排好了。”陆已承搂着她小身子,看着她不满意的样子,又轻声的哄着:“虽然,是我给你安排好的,诺诺,我还是希望,你能听话。”

“可是我……”

“只是半年的时间,一眨眼的时间就过去了。”

“那你呢?你什么时候回国?”

“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我也说不准。”

他这样的安排,让顾一诺有一种,他急于想要送走她的感觉。

“来,吃早餐了,吃完早餐,你陪你出去走一走。”陆已承提议道。

“吃完早餐,我陪你一起休息吧,你昨天晚上都没有好好的休息。”

“乖~”陆已承摸了摸她的脸颊,将她放一旁的沙发上。把他提上来的早餐,全都摆在一旁的桌子上。

顾一诺闻到这些早餐的味道,突然觉得恶心,她捂着嘴巴,一阵干呕。

------题外话------

剧情还在继续,表着急~

最近二暖在努力存稿,每天的更新,都提交到作者后台,定时更新的~所以留言什么的,可能不能及时回复~

小仙女们别忘记投票哈~

你有一只暖宝,还在等投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