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姐姐,已承哥哥好坏/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常她也是吃煎蛋的,而且陆已承并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味道。

“还是去看一下医生吧。”陆已承还是放心不下。

“没事,我只是觉得那个煎蛋有点腥,你给我端一杯热水就好了。”

陆已承起身,端了一杯热水,看着顾一诺喝了半杯。

“好些了吗?”

“嗯,我不想吃煎蛋和肉。”顾一诺看着那些油腻腻的东西,又觉得恶心起来。

陆已承把煎蛋放到一旁,在面包上抹了一些果酱,递到顾一诺的手里。

顾一诺接过来,先闻了一下味道,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后,才小小的咬了一口。

见她好像没事了,安静的吃着早餐。

陆已承的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诺诺,要不要吃完早餐,去医院看看?”

顾一诺吃着面包,摇摇头,“我没事,可能是这几天,在酒店里憋的了,而且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吃完早餐,休息一下就好了。”

陆已承坐在她面前,看着她吃早餐。

想着她每天晚上,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而且又是一个人,他的心里更不好受了。

不过,他一定会走出现在的困境,不会再让她跟着他去承受任何的苦难。

吃了一片面包,顾一诺就觉得不想吃了,昨天一夜没睡,让她有几分疲惫。

“吃饱了吗?就吃这么一点?”就只吃了一片面包,这完全不是正常的食量。

“嗯,不想吃了,你快点吃吧,我有点困,等你吃完了,陪我一起睡一会。”

“好。”陆已承点点头。

吃完早餐,顾一诺靠在他的怀里,很快进入梦乡。

陆已承看着她纯美的睡颜,轻轻的在她的额前印上一吻。突然,他的脑海里,闪过顾茗雪那张脸,心里顿时有些恶心。

只要把诺诺平安的送离这里,他就不会有那么多顾忌了。

……

顾一诺睡了一觉,感觉身子还有些沉重,全都都软绵绵的。

外面,在下雨,窗前雾蒙蒙的一片。

见她从床上坐起来,陆已承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走了过来。

她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憔悴,他立即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前,体温很正常,没有发烧。

“好一点了吗?”

“我没事,可能就是昨天一个晚上没睡,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顾一诺轻声回应。

“你昨天,竟然一个晚上没有睡?”

“我睡不着。”顾一诺摇摇头,准备起身。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饿了没有?我给你叫餐。”

顾一诺点点头,“饿了,现在几点了?”

“三点多。”陆已承将她放下,拿了条毯子盖在她的身上,转身去叫餐。

顾一诺看着一旁电脑,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数据,她一个也看不懂。

从他离开军区过后,虽然天天都守在她的身边,却那么忙。

有时候,杜明兰的想法,也是有道理的。

如果,她能替他打理一些事情,他或许都不会累成这样。

看着她盯着电脑出神,陆已承放下电话,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诺诺,在想什么?”

“我要是能看懂这些,也能替你分担一下。”

“傻瓜,我又不是请不起助理。你只要开开心心,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就好。这样,我才能安心。”陆已承轻声说道。

顾一诺点点头,又朝沙发上慵懒的靠了过去。

“还是不舒服吗?”

“只是没有力气,懒懒的。”

“我昨天又没有做什么,怎么反而更没有力气了?”陆已承坏坏一笑,捏了捏她的小脸。

“已承,你今天晚上,哪也别去了,陪陪我好不好?”顾一诺紧紧的拉着他的手,眼中带着几分祈求。

“好,我今天在这里陪着你,哪也不去。”陆已承轻声允诺。

“你忙吧,我在这里靠一会。”

“好。”陆已承走到一旁的办公桌前,继续盯着电脑上的各种数据。

酒店服务人员来送餐,顾一诺看着这满满的一桌风盛的大餐,愣住了,他竟然点了那么多?

“我也没吃。”陆已承将她从沙发里抱出来,两人一起去洗手,准备吃饭。

顾一诺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她明明觉得饿,可是看着这些食物,又没有什么食欲。

陆已承抱着她走出来,“想吃点什么?”

“我先吃点水果。”

陆已承把那盘水果沙拉放到她面前。

水果里,有几颗蓝莓,她尝了一下感觉好像,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蓝莓,很喜欢这个味道,只挑着蓝莓吃。

可能是因为蓝莓酸酸甜甜,有开胃的作用,其它的,她也没有多想。

“诺诺,等曹洋他们到了,就会陪你去巴伦艺术学院,你要是还有哪不舒服的,一定要告诉我。”

顾一诺的心情猛然一沉,她还是不能接受,马上要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去上学的事实。

“他们什么时候过来?”

“已经上飞机了。”陆已承轻声回应。

“哦。”顾一诺点点头,没有再说别的。

陆已承给她把牛排切好,顾一诺看着这些肉类,又是一阵恶心。

“我不想吃,也吃不下。”她说完,立即站起来,跑到一旁的垃圾桶前,吐了起来。

陆已承立即站起来,朝她走了过去,“诺诺,你没事吧?”

“没事。”顾一诺摇摇头,“我可能是肠胃不舒服,要吃点清淡的才可以。”

陆已承把她扶起来,把桌子上的肉类全都撤了下去。

顾一诺看中上桌子上摆着的那碗面,试着尝了一口,这个味道让她很喜欢,一口接一口吃了起来。

一大碗面,全都吃了下去,最后竟然连汤都喝了半碗。

吃饱喝足过后,她的精状态也好了许多。

本来,陆已承还想着等她吃点东西,就带着她去医院,但是她又吃了那么面,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事了。

“诺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事了!感觉有力气了,我还想再吃一点水果。”

陆已承看着她恢复生气的样子,暗暗松了一口气。

……

下午,顾茗雪做了个全身的美容SPA,吩咐威廉去约陆已承。

不知道,顾一诺每天晚上一个人待在酒店里,独守空房,是什么滋味?

威廉走到门口,轻轻的敲门。

“温蒂小姐,今天陆先生说,有事情要处理,不能过来。”

不来?

顾茗雪拿起手机,准备拨通陆已承的电话。

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白聿。

“白聿先生,找我有事吗?”

“还是上次的地方,我有事找你。”白聿简单的说了一句,就切断电话。

顾茗雪还因为陆已承爽约的事情生气。一想到白聿找她,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立即起身,抓着桌子上的钥匙朝外走去。

还是上一次的地方,还是那个位置,白聿已经早早的在那里等着。

顾茗雪走上前去,坐在白聿对面。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白聿直接朝她冷声质问。

通过他这几天的观察,顾茗雪并没有想置陆已承于死地的意思。要不然,她直接拒绝这份合约,改而和裴熠合作。陆已承,就再无翻身之地!

她不但,没有拒绝,反而连续几个晚上,都和陆已承在一起。

顾茗雪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端起桌子上的咖啡,轻轻的搅了起来。

“白聿先生参与进苏家和陆家的明争暗斗,又是为了什么?”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知道,你是为了一个人,为了顾一诺,但是顾一诺的心里的那个人是陆已承,不是你!”

白聿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女人。

让这么个让人恶心的女人,顶着这诺儿的脸,多活一秒,都是污染空气。

“以白聿先生的身份,地位,想要得到顾一诺,还不简单?就看,白聿先生,愿不愿意。”顾茗雪放下手中咖啡,抬头看向白聿。

“我的问题,不想再问第二次。”

“我想要的,其实也很简单,和你是一样的,我要陆已承!”顾茗雪不再避讳。直接回答白聿的问题。

“你不是苏以溟的人?”

“哈哈哈哈。”顾茗雪突然笑了起来,好像这个话题有多么可笑似的。“白聿先生,你说,凭我今时今日这样的地位,我还用得着替他卖命吗?”

白聿没有出声,事实的确如顾茗雪所说。

成了威尔斯先生的养女,的确是不用再依靠苏以溟。

他有一点想不明白,为什么威尔斯会认顾茗雪作养女?

据他所知威尔斯先生和他的夫人,那么多年都没有孩子,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想到,找有一个人来继承威尔斯家族。

就算是要找继承人!就算是八辈子,也论不到顾茗雪!

这其中,会不会另有隐情?

“白聿先生,你知道一份感情,最怕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

“背叛!爱的越深,情就越深!也最经不起背叛。”

“你想怎么样?”

“当然是让顾一诺尝一尝,被背叛的滋味!”顾茗雪握着手中杯子,目光闪过一丝阴笑。

“恐怕,以顾小姐这样的,入不了陆大少的眼。”

这一句话,带着一丝羞辱,顾茗雪的心,被刺痛了一下。

“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实实在在的发生,只要让她深信,已经发生过。就足够了。”

白聿看着顾茗雪的样子,暗暗握紧双手。

他不知道,诺儿要是知道陆已承背叛了她,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但是,也只有让她这样痛彻心扉,她才能彻底的恨上陆已承,才能离开陆已承!

“你需要,我怎么配合?”

“只要白聿先生,在恰当的时候出现,抚慰顾一诺受伤的心,然后再牢牢的把她栓在身边,不要让她再有离开你的机会!至于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顾茗雪的心里,已经打算好了。

白聿看着顾茗雪,眼底飞速的闪过一丝杀意。

当她的作用发挥完后,不管这个女人与威尔斯先生是什么关系,绝对留不得!

事情谈完了,白聿起身离去。

顾茗雪并没马上离开,以她现在的身份地位,的确不用去巴结苏以溟,但是白聿就不同了。

她暗查了一下白聿的真实身份,竟然拥有F国的皇室血统,而且还是F国的公爵,手握F国议政的权力!

既然,他要的是顾一诺,她不动顾一诺,送给人情给白聿。

只要顾一诺落到白聿的手里,哪怕是陆已承,恐怕也没有什么资格去抢。

这不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而且,说不定白聿还会帮她,隐瞒顾一诺的真正的身世。

只要不让顾一诺的米卿人还有威尔斯见面,她的身份,就不会被戳穿!

当然,这些她以后才需要操心。

眼前,是怎么让顾一诺知道,她已经和陆已承见面,陆已承每天晚上见的人,都是她!

……

到了晚上,顾一诺突然变得精神起来,完全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了,人也精神了。

陆已承留下来陪她,让她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不再像昨晚那样,胡思乱想。

陆已承的手机直接关机,他不想,被任何事情打扰。

曹洋他们一到,他就要与她分开了,心里,也是万分不舍。

Johnson的身影,急切的赶了过来,按响了门铃!

今天陆少,没有答应那位温蒂小姐的约会,刚刚威廉急急的打电话和他说,温蒂小姐竟然约见裴熠!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门铃声响起,顾一诺立即从陆已承的怀里,抬起头。

“我去开门。”陆已承知道,一定是Johnson。

顾茗雪那个女人,就是个疯子,他今天没出现,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门开了,Johnson一脸急切的看着陆已承:“陆少!温蒂小姐约见了裴熠,刚刚威廉打电话给我,事情急切,你的电话又打不通,我只能上来找你了。”

陆已承的脸色,阴沉下来,暗暗握紧双手。

“陆少,要不要,我给威廉打个电话?”Johnson试探性的询问道。

万一那个温蒂小姐,把合约给了裴熠,他们不但再无翻身之地,前面所做的那些,不也白费功夫了吗?

陆已承又何尝不明白,他知道,顾茗雪是故意这么做的!

但是,他不敢赌!

“我去打电话给威廉!我半个小时之后下去。”

“好!好的!”Johnson终于松了一口气。

陆已承转身,走回屋内,顾一诺已经躺到床上去了,看得出来,她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笑容。

他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朝她开口。

“你是不是又要出去?”

“诺诺,我……”

“没事的,你去吧。”顾一诺突然坐起身子,“我一个人也没事,不要因为我,耽搁了你的事情。”

“诺诺,对不起。”陆已承的心里,涌上一股酸涩。

“老公,我不想听你说对不起!我不喜欢这三个字。而且,你也没有对不起我什么,工作的事情也很重要。”

陆已承更加觉得,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好好休息,我走了。”

“嗯,拜拜。”顾一诺说完,主动朝他亲了一下。

陆已承的心里,因为她这个吻好受一了些,扶着她的身子躺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诺诺,我爱你!晚安。”

顾一诺看着他的身影,一步一步离开。

听到关门声,她立即掀起被褥,走到窗前,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外面的一条马路。

她看了很多次,他一定会经过这条路。

Johnson开着车子,朝前方的那条路上驶去。

陆已承抬头,看着酒店的方向,看着最顶层的那个房间的灯光,目光柔和了几分。

车子飞速驶过,消失在顾一诺的视线。

她缓缓放下窗帘,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打开电视,听着电视里的声音,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发呆。

时钟的指针,一点一点的跳动着。

转眼间,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

顾一诺有点困了,她没有回到床上,床太大,她一个人可能更睡不着,直接靠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凌晨十二点整。

她才迷迷糊糊睡了不久,手机响了起来。

爬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她接通了过后,没有立即出声。

电话里,却响起一道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姐姐。”顾茗雪笑着唤了一声。

“顾茗雪!”顾一诺立即听出来,她的身子都控制不住的紧绷起来。

这么长时间,顾茗雪失去踪迹,竟然还敢打电话给她!

“姐姐,我们都有好久没有见面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我真是太开心了。”

顾一诺愣了一下,听顾茗雪的口气,难道也在威尔斯领地!?

“姐姐,我本来,不想打电话给你的,但是,我还是不忍心隐瞒你。”

“顾茗雪!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清楚!别在这里卖关子!”

“既然姐姐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已承哥哥,现在在我这里。”

顾一诺的血液,仿佛一瞬间冰冷到了冰点,全都凝固了一般。

这个电话,与前世她知道陆已承和顾茗雪有不正当关系的那一次,那么相似!

前世,也是在这么晚的时候,顾茗雪打电话,告诉她,陆已承在她那里!

顾一诺看了下四周,只觉得眼前一黑。

她努力的睁了睁眼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这究竟是真的,还是她又做噩梦了?

她竟然都分不清现实有梦境了!

听着电话里的沉默,顾茗雪露出一丝轻笑,“姐姐,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听着顾茗雪的声音,顾一诺深吸了一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前世,她相信!

可是,这一世,她不信!

她坚决不相信,陆已承会和顾茗雪在一起!

陆已承明明出去见那个温蒂小姐了,怎么可能在顾茗雪那里?

“姐姐,他这几天晚上都在我这里。”顾茗雪继续说道,“哦,我忘记告诉你了,我的另一个身份,我就是威尔斯先生的女儿,我现在的名字是,温蒂·威尔斯。”

这个消息,对顾一诺来说,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

握着电话的手,都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她觉得,自己心脏,快要承受不住这个事实,在一寸寸龟裂!

痛得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听到电话里的喘息声,顾茗雪的唇角,勾起一抹轻笑,现在,顾一诺的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一定心痛的要死了吧?

“姐姐,你知道,我梦寐以求的,就是和已承哥哥在一起,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这些话,就像是一把刀子一样,狠狠的戳进顾一诺的心里。

前世的时候,她听到这些,心里是那么那么痛!

而现在,要比前世,痛一千倍,一万倍!

“已承哥哥,他真的好坏,每一次都折腾得我无法承受。姐姐,其实,这也怪不得已承哥哥,他现在陷入困境了,只有我能帮他。”

顾一诺的呼吸都没有办法平稳下来,她想挂掉电话,不想听顾茗雪再多说一个字!

可是,她的手不停的颤抖着,那么无力!

一点都不受她的控制。

“姐姐,一开始我也以为,已承哥哥对我不是真心的,只是利用我而已。就在刚才,他在最兴奋的时候,告诉我,最适合他的人,是我。”

“是我!是我顾茗雪!姐姐,你听到了吗?”

顾一诺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电话挂断,她不想再听到顾茗雪的声音,不想再听到她说的每一个字!

她将电话扔到一旁,将自己紧紧的缩在沙发的一角。

她感觉好冷,身子控制不住瑟瑟发抖。

“不,不会的!这些都不真的!”顾一诺不停的自言自语。

她不相信,不相信!

这一世,已承怎么还会和顾茗雪走到一起!

顾茗雪是威尔斯先生的养女……

已承需要威尔斯先生帮助……

他和顾茗雪,见面了……

难道,冥冥之中,还是逃不过吗?

“姐姐,我是H大的高材生,而且又出国深造,我能帮已承哥哥处理公司的一切事情,现在,他在国外的项目,都是我在负责!他需要我。你呢?虽然,你嫁给了已承哥哥,但是,他正眼看过你一眼没有?你不过是陆家的,一个不要工钱的佣人吧?”

“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就在已承哥哥经常去国外出差的时候!姐姐,你即使顶着陆太太的身份又如何?”

“已承哥哥,他还没有碰过你吧?可是,他却对我的身子,疯狂一般迷恋着!我们每一次,都要换好多种姿势,他总是有发泄不完的激情!”

前世,顾茗雪羞辱她的话,一遍一遍在脑海中响起!

“啊!”顾一诺低吼一声。

越是不想再回想,那些画面,就变得越清晰!

前世,顾茗雪被送到国外深造,的确是和陆已承在国外遇上的。

她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

只知道,后来,顾茗雪跟着陆已承回国,的确帮他处理了很多事情。他们出双入对,外人眼里,还以为顾茗雪才是那个与陆已承有婚约的人!

她只能留在陆家,每天受杜明兰的刻薄刁难!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顾一诺站起身,捂着头蹲了在地上。

她的头好痛!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一世,陆已承还会和顾茗雪走在一起!

她不相信陆已承会背叛她,背叛他们之间的承诺!

他说过,这一生,都会忠心她,爱护她!

她立即拿起手机,拨通陆已承的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姐姐,你还不死心啊!我都说了,已承哥哥,他现在在我这里,他已经睡着了。”顾茗雪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顾茗雪,你给我闭嘴!你让他接电话!”顾一诺朝电话那边吼着,“我告诉你,你刚刚所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把电话给我!”

突然,电话里,传来道熟悉的声音,顾一诺所有的坚强,所有的勇气,在这一刻轰然崩塌!

“已承哥哥,是姐姐打过来的,对不起,我忍不住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她了!”顾茗雪的声音,在电话中,柔柔的响起。

接着,电话就切断了!

顾一诺已经泪如雨下,手机控制不住从手里滑落下来。

陆已承发现手机不见了,立即想到顾茗雪,他走进来,就发现顾茗雪拿着他的手机!

他的手机,设了密码,她是打不开的。

只有诺诺的来电,可以立即接通!

他立即上前,将电话从顾茗雪的手里夺了过来,“诺诺!诺诺!”

唤了两声,电话里没有任何回应。

“顾茗雪!你和她说了什么?”陆已承转过身来,目光沉沉的盯着顾茗雪。

顾茗雪觉得,他的目光就像是死神之手,紧紧的扼住她的脖子!让她感觉,下一秒都会失去生命!

她想逃,陆已承突然快一步,将房门关上。

她立即退到墙角。

“陆已承,你以为,我如此和你周旋,给你足够的耐心,是为了什么?是因为,我想得到你!”

陆已承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杀了顾茗雪!

“我最好冷静一点!我不过是和她说,我们睡了!陆已承,你想拿到那份合约,很简单,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陆已承现在,已经失去理智!

顾一诺就是他的软肋,但凡触碰到,就能让他疯狂!

他想着,诺诺接到电话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想到她上一次落到顾茗雪的手里,被折磨成那个样子!他想到,程诗丽把诺诺绑架后,差一点将诺诺置于死地!

这一切的一切,加起来,足够顾茗雪死一百次!

他抬步上前,一把扼住顾茗雪的脖子,骨裂的声音顿时响起,顾茗雪的唇角,流出一道鲜血!

她的脖子,快要断了!

这一刻,死亡离她如此之近!

顾茗雪吃力的伸出手,朝一旁隐藏的报警器按去!

几秒钟的时间,几个持枪警卫,破门而入!一把枪,指着陆已承的头。

“放开温蒂小姐!”

陆已承依然没有松手,扼住顾茗雪的脖子,狠狠的朝身后的墙壁撞去!

一个警卫,握着枪,直接朝陆已承的背部挥去!

陆已承的手控制不住一松。一旁的警卫立即将他手中的顾茗雪救走!

十多支枪,直直的顶着他的脑门。

“不许开枪!”顾茗雪朝这些警卫喊道。

她感觉,她快要无法呼吸了!一股咸腥,朝喉咙里涌上来。又有一股鲜血,从她的嘴里冒出来!她的样子,看起来十分一恐怖。

“快请医生!”一旁的人,看到这一幕,吓得脸色都青。

“控制住他,不许让他离开庄园半步!”顾茗雪朝一旁的警卫吩咐道,捂着脖子,再也说不出话来。

庄园里,就有私人医生,不到十分钟就赶了过来。

顾茗雪被带下去,紧急救治。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顾一诺神情呆滞的坐在那里。

从她接到电话的那一瞬间,就是这样的状态。

虽然在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但是她还是不死心!

所以,她在这里等着他。

等着他回来和她解释。

只要他说没有和顾茗雪发生关系!她就相信他!

……

陆已承被警卫控制着,朝庄园的一处独立的房子走去。

他的手,被铐住了,身后还跟着六个警卫。这些警卫手里,还持着枪!

就在要走到这幛建筑的时候,远处,有一辆车子驶了过来,强烈的灯光转到他们这个方向的时候。

眼前只有一片刺眼前的光芒!

只是眨眼的时间,这几个警卫就发现,一直被他们监视的人,竟然消失不见了!

突然,一个倒下了!

另几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

陆已承从一个警卫身上,搜出手铐的钥匙,打开手铐。

十分钟后。

一个警卫匆匆朝顾茗雪的房间跑去。

“温蒂小姐,那个陆先生逃走了。”

“不用追了。”顾茗雪沙哑的回应道。

她知道,这些警卫,根本就不是陆已承的对手!

她更知道,陆已承哪也不会去,只会去找顾一诺,所以,她早就做了安排。

陆已承来到威尔斯酒店,就见到酒店唯一的入口,已经被持枪的警卫把守了!

“诺诺!”陆已承的心,一阵刺痛!

突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一条顾茗雪发来的信息,“已承哥哥,刚刚的事情,我可以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只要你回来庄园,回到我的身边。我可以放过顾一诺,只要你当着顾一诺的面,告诉她,我们在一起了,我立即就签了这份合约,说到做到!否则,你就等着,给顾一诺收尸吧!”

……

天快要亮了,顾一诺发现,她竟然等了那么久!

依然没有等到他!

她的心情,再也控制不住,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的从眼中滑落。

他难道,是因为被她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连解释的必要都没有了吗?

她不相信,一个人就算是真的变心了,也不会变得这么绝情!

他们才刚刚举行完婚礼,他把她宠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这才短短的时间,她不相信他真的不要她了!

昨天晚上,他离开的时候,还那么深情的告诉她。

他爱她!

好痛,顾一诺揪着胸口的衣服,心痛的快要承受不住了!

她不愿意在等了,她要去找他!

哪怕,他不愿意见她,她也要去找他!

十五分钟后,她出现在Johnson的房间前。

这么早,Johnson还没有起床,打开门一看,竟然是陆太太,他的睡意顿时清醒了。

“我要去威尔斯庄园。”

Johnson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是因为陆少昨天晚上,又在威尔斯庄园,一夜未归的事情吗?这件事情,陆少也很无奈,他准备劝一劝陆太太,这个时候,别再给陆少添乱了。

“陆太太……”

“我要去威尔斯庄园!马上!”顾一诺朝Johnson大声说道。

Johnson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顾一诺这样,不敢耽搁,“陆太太,稍等我五分钟!”

他们刚刚走到酒店的大堂,就看到这里,被警卫包围了!

顾一诺无视这些警卫,直接朝外走去,一个人将她拦住,“从现在起,任何人,不准踏出酒店半步!”

“你们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顾一诺冷声质问。

“我们只听从命令,你要是再往前走一步,别怪我们不客气!”警卫一脸冰冷的回应道。

Johnson立即将顾一诺拉了回来,他发现,这些警卫的制服上,都配着一枚徽章。

虽然威尔斯领地,没有真正的军队,但是这些警卫,也和其它国家的军队一样,有武器,训练有素!

这一支,更是只服务于威尔斯先生的!

在威尔斯领地,和陆少曾经的第四军区,是一样的存在!

看着这些人,顾一诺明白,一定是顾茗雪安排的!

直到看到这一幕,她的心里忽然冷静下来!

陆已承绝不会躲着她不见,他不是这样的人!

就算是,他真的不要她了,也会和她说得清清楚楚。

难道,他有危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