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她现在在哪!/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太太,我们还是在这里,等一等。”Johnson提议道,给顾一诺使了个眼神,示意她不能硬闯。

顾一诺也看出来了。可是,她好担心陆已承!

他现在在哪?有不有危险?

正在僵持之迹,酒店外面,驶来一辆车子。

顾一诺一眼就看到,车子后座上,坐着的那两道身影。

其中一个,穿着名贵的礼服,头上用轻纱遮着,但是她认得出来,顾茗雪的的身形!

已承!

和顾茗雪一起出现的人,是陆已承。

顾一诺深吸了一口气,朝前方冲去。

才走一步,她的身影再次被警卫拉住!

陆已承看着这一幕,心中猛然一紧,暗暗握紧双手。

顾茗雪朝顾一诺望了一眼,亲昵的挽着陆已承的胳膊,两人一起朝酒店内走来。

顾一诺的目光,定格在挽在陆已承胳膊的那只手上,眼中全是不敢相信的神情,不断的摇头。

陆已承来之前,在心里揣测过,以他和诺诺之间的感情,一定不会因为顾茗雪的三言两语,而相信他与顾茗雪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她一定会相信他!

曹洋他们已经到了,马上就可以带着诺诺离开!

只要顾茗雪能放她登上离开这里飞机,他不用再担心她的安危。

顾茗雪让酒店安排了一个房间,她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和顾一诺闹的不愉快!

今天,已经有很多人,看到顾一诺的样子,她已经承担了很大的风险了!

顾一诺被两个警卫,带到顾茗雪安排的房间里。

此时,房间里,就只有她们三个。

但是,外面,依然还是围得水泄不通!

顾茗雪,还紧紧的挽着他,而她,却站在离他那么远的地方。

他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看起来那么陌生!

像极了前世的样子!

之前,她的心里,只有担忧,再也不怀疑他与顾茗雪发生了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可是,眼前的这一切,还让她怎么自欺欺人!

“老公……”顾一诺涩涩的唤了一声。

“老公?姐姐,这个称呼,你不可以乱叫了!已承哥哥已经决定,和我在一起了,你和他,从此后,再也不会有任何关系。”

“顾茗雪!你给我住口!”顾一诺使出全身的力气朝顾茗雪喊道。

“已承哥哥,你看到了没有?她现在,是不是像个疯子一样!把我害的那么惨还不够,还敢这么嚣张!”顾茗雪立即朝陆已承的怀里缩了过去。

陆已承,竟然没有推开她!

这一刻,顾一诺的心里,像是灌进了一团雪!冷彻心扉。

“陆已承!你说话!你告诉我,这些都是假的!你告诉我,你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说啊!”顾一诺朝陆已承失声吼道。

她的身子,不断的往后退去,直到抵到后面的墙壁上,扶着墙壁,才没有滑落在地上。

陆已承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她竟然相信,他和顾茗雪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外面的情况,她也看到了。

再往深入想一想,或许就能想明白。

“我会让人,先带你离开这里,你去收拾一下吧。”陆已承淡声说道。

看着她这个样子,他的心都要疼碎了!

或许是她现在还不够冷静,等她冷静下来,就会想明白。

陆已承怎么知道,顾一诺心里的伤!

又怎么知道,她现在的绝望!

顾一诺靠着墙壁,再一次抬头,朝陆已承望去,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她紧紧将手握成拳头,指甲都陷入肉里。

“原来,这就是你要我离开的原因,迫不急待的要送我走,是怕我妨碍你们吗?”她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绝望。

无力,颤抖,却字字清晰。

陆已承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他好想走过去将她搂在怀里,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假的!

顾茗雪拿她的性命,威胁他!

任何事情,都不如她的性命重要。这一刻,不管是合约也好,哪怕他会被人踩在脚下,一无所有!

他也不能让她,受一丝一毫的伤害!

“姐姐,已承哥哥说的够清楚的了吧?你还是不要在这样死皮赖脸的纠缠他了!”顾茗雪,抬步朝顾一诺走去。

顾一诺突然直起身子,抬起手朝顾茗雪挥了过去!

同时,也扯掉了顾茗雪脸上的那层轻纱。

顾一诺看到这张脸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看着顾茗雪这张脸,就像看着一面镜子,倒映出的是她自己的模样!

顾茗雪捂着脸颊,朝顾一诺冷冷一笑。

“姐姐,奇怪吧?是不是觉得,我这张脸竟然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败你所赐啊!你毁了我的容貌,让我不得不这么做!不得不变成你的样子!”顾茗雪冷冷一笑,握着顾一诺的手腕。

陆已承快步上前,将顾茗雪拽了回来。

这一幕看在顾一诺的眼里,就像是他在维护顾茗雪一样。

“姐姐,你说,现在已承哥哥有什么理由不选我?我有着和你一样的脸,而且我又有着威尔斯先生养女的身份,我也同样是顾家的女儿,你能讨得老爷子欢心,我也可以。我和已承哥哥在一起,就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的一对!”

顾一诺朝陆已承望去,用她仅盛的尊严,询问道:“陆已承,我只要你一句话!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毫无保留的相信你。”

“诺诺,你冷静一点。”陆已承带着几分急切的提醒道。

“我是很冷静,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冷静过。”顾一诺淡声回应。

眼中,又有泪光在打转,她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

她的心,已经没再能受伤的余地了,千疮百孔!

“曹洋他们就在外面,马上送你离开!”

“你到底和她睡了没有?!”顾一诺突然朝他吼道!

她在乎,她疯狂的在乎!为什么是顾茗雪!为什么!

她的声音都哑了!喊出这一声的时候,火辣辣的痛!

这一股痛感,从噪子一直窜到整个胸膛,如同一个滋滋冒着火星的引线,轰然在她的胸腔炸开!

“睡了!睡了!”陆已承朝她回应道,直接上前拽着她的胳膊,“你马上离开这里!”

睡了……睡了……睡了!

顾一诺的脑中,什么也没有,只剩下这两个字。

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挣脱陆已承的手,仰起手,狠狠的抽了一他巴掌!

陆已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只要她能平安的离开这里,以后她抽他十巴掌,一百巴掌,哪怕把他打个半死,他都没有一点怨言!

“你闹够了没有?”陆已承冷声朝她说道。

“你问我闹够了没有?”顾一诺轻声反问。

“当初,不放手的人是你!纠缠不休的也是你!说会忠于我,爱护我的人,也是你!”顾一诺指着陆已承,朝他质问。

“现在,你问我,闹够了没有?”

面对她的质问,陆已承心里被苦涩灌满。

顾茗雪看着这一幕,唇角浮现出一抹笑意,她知道,陆已承只是为了赶紧把顾一诺送走!才说出这种话来!

但是,顾一诺,可不知道事实真相呢!

看着顾一诺现在这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真的让她感觉,好过瘾!

陆已承绝不想到,他千辛万苦的,承受着这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误会,就是为了保顾一诺的安全离开,结果,却是把顾一诺往白聿那里送!

哈哈哈哈,太让人开心了!简直是大快人心!

顾一诺抬起手,将手指上那枚,从戴上之后就没有再摘下过的戒指,取了下来。

陆已承看着那枚递到他面前的戒指,心里一阵发紧。

苦涩的感觉,从胸腔不断的蔓延!

他抬起手,将这枚戒指接了过来,紧紧的握在手中。

“陆先生,我们两清了!从此后,我和你,再无任何关系!”顾一诺冷声说道。

毅然转身。

陆已承听着她的话,心好像被人血淋淋的刨开!

什么就两清了?什么叫以后再无任何关系?

他们的这段感情,在她的心里,就这么的没有份量?

一次一次,她都可以这么放手!和他两清!和他再无任何关系!

每一次,都能这么潇洒,说走就走!走的彻底!

陆已承转身,看着顾一诺的背影,一步一步朝外走去,他感觉,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每抬一步,都是那么的困难!

曹洋几人,在外面等着,顾一诺连东西都没有收拾,直接走上那辆车子。

陆已承和顾茗雪走在后面。两辆车子一前一后,朝机场开去。

顾茗雪这一路上,都带着一丝笑意,在陆已承不注意的时候,给白聿发了一条短信。

“白聿!该你出场了!”

白聿接到这条信息,目光微暗,握紧手机起身离去。

他就在威尔斯酒店附近,亲眼看着那两辆车子,朝机场的方向使去。

从顾茗雪查到的航班信息来看,诺儿要在另一个国家停留,他们无法查到,她会去什么地方。

不过,他不会把她跟丢的。

……

陆已承看着已经在缓缓滑行的飞机,暗暗握紧双手。

他都已经安排好了,中转的时候,会直接在机场内走VIP通道。他包了一架私人专机,送诺诺去巴伦艺术学院。

这一趟航班,任何人都不可能查得到!

诺诺,给我半年的时间,只需要半年!

……

飞机航行了四个多小时,顾一诺就像是一个被抽去生命的假娃娃,一言不发,一口水都没喝。

曹洋在一旁坐着,看着都着急。

“嫂子,我相信陆少,他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有什么苦衷,你不要太伤心了,等我们去那边安顿好,等陆少消息。”

顾一诺神情微动,眉宇紧紧的拧在一起。

曹洋也不知道,她听进去了没有。

“嫂子,感情这种事情,向来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和陆少在一起这么久,还能不了解他的性子吗?”

顾一诺当然明白,所以,在他和顾茗雪挽着手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还选择相信他!

“嫂子,你仔细想一想,我们离开的时候,威尔斯酒店的情况,我看得出来,那些持枪的警卫都是训练过的,在那种情况下,哪怕是陆少加上我们,也不能保你安全离开!”

经曹洋这么一说,顾一诺的脑中,浮现出酒店里的那一幕。

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她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又想着,前世的种种种种……

她感觉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

“曹洋,我想静一静。”

“好的,嫂子,你睡一会吧,等快下飞机的时候,我再叫你。”

顾一诺靠在一旁,缓缓闭上双眼。

她明明是想将自己的脑子彻底的放空,可是一半上眼,脑海里的画面,却来越越清晰!

她现在,真的好混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两个小时后,飞机缓缓降落。

白聿已经早了半个小时,乘着专机赶来这里。

他已经派人查了,从这个国家这一整天的航班信息,依然没查出,顾一诺的消息。

F国与这个国家的关系,只是一般!

能让他查到这些,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陆已承!你还真是安排的,滴水不漏!

他派人,在机场的每一个出口守着!只要诺儿出来,就一定不会错过!

可是,如果她没有出来呢?

被陆已承做了其它的安排,直接搭乘专机去了别的地方呢?!

一些私人专机,为了保护客人的隐私,是查不到的!

白聿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时间,眉宇一寸寸收紧!

那架飞机,就要降落了!

飞机缓缓停稳,顾一诺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曹洋几人前后左右,守护在她的身旁。

“嫂子,等会我们直接坐着机场的专车,去另一个登机口。”

顾一诺站起来,突然感觉胸口一阵恶心,头也一阵眩晕。

她深吸了几口气,强忍住心中的不适,跟着曹洋他们,朝前方走去。

就在走下飞机的第一个台阶的时候,眼前一黑,失去意识!

“嫂子!”曹洋眼疾手快,接着顾一诺的身子,没有让她直接摔到地上。

“怎么了?”一旁的几人也慌乱了。

“嫂子!”曹洋又唤了一声,发现顾一诺没有任何反应。

“嫂子晕过去了!”

十分钟后,几个工作人员抬着担架朝这边跑了过来,曹洋抱起顾一诺,将她放到担架上。

“曹洋,怎么办?嫂子这样还能转机吗?”

“恐怕不行!”曹洋摇摇头,“把嫂子送到医务室,我就给陆少打电话,告诉他这边的情况。”

“好!”

机场的工作人员,抬着顾一诺,朝医务室的方向走去,虽然只是一个医务室,还是能处理一些紧急的事件!

一般出现了这种情况,机场也会因为责任问题,强行采取一些措施。

如果,病人的情况太严重,他们也会立即联络当地的医院。

转眼间,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

白聿派来守在这里人,一点发现都没有。

如果,没有找到诺儿,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查到她的行踪!

白聿抬步,朝前方走去。

突然,前方的紧急通道里,出现一行人。

白聿停下脚步,看着那几个一闪而过的人影,虽然只是这一瞬间,他还是看到担架上那个纤秀的身影!

虽然,他没有完全看清楚,但是那么像诺儿!

他宁愿认错,也不可能放过!立即抬步,朝那个方向追去!

顾一诺被送到医务室,值班的医生,立即做了一些常规的检查。

“你们,谁是她的家属?”医生朝面前的几人询问道。

曹洋立即摇摇头,“医生,究竟是怎么回事?很严重吗?”

“当然很严重!病人都怀孕了,竟然犯起了低血糖,会要人命的!”

“怀,怀孕?”曹洋愣住了。

嫂子,怀上陆少的孩子了!

“这种情况,我们也不敢轻易救治,稍有不慎就是一尸两命,建议你们,立即送到医院去!”

“这……您先等一下,我们马上就给你答复!”曹洋还是要给陆少打个电话,向他说明这里的情况。

具体怎么安排,他也无法做主!

“你们这些人,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犹豫!我只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我们就会强行送到医院去!”

门被推开,白聿走了进来,看着面前的医生直接说道:“马上送医院!”

曹洋还没有解开手机的锁,就看到白聿的身影,他的目光猛然一寒。

突然冲进来一批人,拿着枪指着曹洋几人!

“你是?”医生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男人,疑惑的询问道。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白聿淡然回应。

“你胡说!嫂子肚子里的孩子,明明是陆少的!”曹洋怒声喝道。

他面前的那个持枪的人,立即握着枪,朝他的头上抵近了几分!

白聿没有理会曹洋,直接上前走到顾一诺的床前,再次朝面前的医生说道:“我是F国亚斯公爵!如果,她们母子有一点意外,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医生直接懵掉了!

白聿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接通过后,直接将电话递到医生的手里。

“是,是!我马上安排,立即联络医院,送这位小姐,去医院!”

白聿打的是机场总负责人的电话,以他的身份,就算是外交关系再怎么不好,这里躺着的是他的女人,他的孩子,谁也不敢冒这样的险!

这就是他一走进来,就承认这个孩子是他的主要原因。

“你们这些闲杂人等,可以出去了!”白聿转过身,冷冷的注视着曹洋等人。

曹洋看着白聿,心中一阵愤怒!才动一下,就被狠狠的打了一拳!

“走!”

持枪的几人,立即拿出手铐,将曹洋等人铐了起来,拉出去按在墙壁上,将身上所有东西,全都搜了出来。

医务室的其他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收拾了这些人,白聿转身朝床边走去,握着顾一诺纤细的手腕,心疼的看着她苍白的脸色。

“诺儿,你为什么,总是要把自己弄的那么狼狈?”

救护车开了过来,白聿直接将顾一诺从床上抱了起来,陪着她一起去医院。

……

时御霆一直在等着回复。

确定顾一诺安全抵达,他的任务才算是完成了!

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他还没有睡。

原定好的,只要顾一诺一到地方,那边马上就会联系他。

现在差不多到时间了,应该很快就能接到电话。

傅清笺翻了个身,发现时御霆竟然没睡,坐起身朝他询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我等一个电话,你先睡吧。”

“谁的电话?是不是关于一诺的事情?”

难得傅清笺那么关心一个人,时御霆点点头,“陆少陷入困境,前有狼,后有虎,担心嫂子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先把她送到别的地方半年。我在等着嫂子平安抵达的消息。”

“哦,那我陪你一起等吧。”傅清笺也没了睡意。

第一次见到顾一诺的时候,她就印象深刻!

一诺一身是伤,她是个医生,都觉得触目惊心!

然而,给一诺检查伤势的时候,她才发现,一诺的身上那遍体的鞭伤!

那么纯美干净的女孩子,怎么要承受这样痛苦?!

“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时御霆搂着她的肩膀,朝她安慰道。

她能这样关心一个人,让他的心里,很欣慰。

最起码,她看起来,不再是那种清冷无情的样子。

又等了半个小时,时御霆一直没有接到电话,他坐不住了,直接找到对方的电话,拨了过去。

“时先生,您说的那个顾一诺小姐并没有出现,我刚刚查到消息,正准备给您回复。”

“查到什么消息了?是不是飞机晚点了?”

“不,不是晚点了!是飞机跟本就没有飞过来!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们还在交涉中。”

因为跨国的私人专机,沟通起来也比较复杂!

“我亲自去查!”时御霆亲自去查,还要快一点。

傅清笺听着电话中的内容,心中控制不住一紧,她是真的很担心顾一诺!

“发生什么事了?”

“飞机没有起飞!”时御霆立即下床,拿起手机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你好,时先生,您定的那个辆私人专机,是因为没有等到顾客,所以没有起飞。”

“没有等到顾客?”时御霆简直不敢相信,“你们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等到顾客,你们都不会和我联系吗?都过了这么久了,你们才告诉我,没有等到顾客!”时御霆怒了。

“对不起,时先生。”

“立即帮我查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时御霆怒声吩咐。

“好的,时先生,请您稍候。”

时御霆越想越不地劲,心里突然发慌,千万,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

陆已承也算着时间,拨通了曹洋的电话。

曹洋在到了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和他联系,然而,他却没有接到曹洋的电话。

曹洋的电话,竟然还在关机状态。

他又试着,拨通另外几个人的电话,全都是关机状态!

一瞬间,他的心高高的悬起!

他立即打到时御霆的电话,还没有拨出去,时御霆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陆少!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你先不要着急!”

陆已承的目光,又寒了几分!

心中一紧,快要窒息了。

“嫂子没有去那边,飞机都没有起飞,我刚刚已经命人去调查了,相信很快就能有消息。”

陆已承有一种直觉,一定是出事了!

“你先别急,我想一定不会有事的。”时御霆安慰了一句。

“不!”陆已承的口气,冷冷的响起,“曹洋他们的电话,一个也打不通。”

“什么?”时御霆愣住了。

“你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关系,一定要查到诺诺现在在什么地方!她一定是下了飞机之后,才失去踪迹的!”

“好!”时御霆点点头,“陆少,你也冷静一点……”

他的话还没说完,陆已承就已经挂了电话。

冷静,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换作是他,也得疯!

……

陆已承直接开着车子,冲到威尔斯庄园。

顾茗雪看着陆已承怒气冲冲的样子,唇角带着一丝笑意。

一定是,顾一诺不见了,他才会像眼前这样。

她还在修着指甲,抬眸朝陆已承扫了一眼,气定神闲。

“已承哥哥,几个小时前,我们才刚见过面,你怎么又来找我了?”

陆已承抬步上前,把顾茗雪从沙发里一把扯了出来,“是不是你动了手脚?诺诺她现在在哪?”

“我听你的话让她走了啊!你不是亲眼看着她上的飞机,难道我还有本事,把飞机从天上打下来不成?”顾茗雪一脸无辜的询问道。

“我再问你一次!她现在在哪!”陆已承可以肯定,顾茗雪一定知道!而且这件事情,和顾茗雪脱不了干系!

“已承哥哥,我是真的不知道,腿长在她的身上,要去哪里也是她的自由,而且她不是告诉你了吗,以后你们再没有任何关系。”顾茗雪的眼中,全是得逞的笑意,有恃无恐的看着陆已承。

她现在,真的好开心啊!

看到陆已承和顾一诺被硬生生的分开,她真的好像大呼一声:痛快!

“已承哥哥,明天,我们就要签合约了,你早一点来!或者,你今天晚上,留下来。”

陆已承松开顾茗雪,转身离去。

他以为自己,安排的滴水不漏!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实在是想不出来!

难道,真的是诺诺不要他了,彻底的让他失去她的消息?

不,不可能!

曹洋他们,只要不出意外,绝不可能让诺诺离开他们的视线!

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让时御霆通过施压的方式,找到诺诺的行踪!

他们已经查到,飞机平安降落!

一定是在机场失去消息的。不管诺诺在什么地方,他都会找到她!

……

时御霆在查的时候,白聿也没闲着,也在不断的向这个国家施压,封闭有关于顾一诺的所有消息!

就这样,调查陷入僵局!

……

陆已承走后,顾茗雪坐在沙发前。

还是白聿靠谱一些,能让陆已承疯成这样,也完全查不到顾一诺的踪迹!

突然,放在桌前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号码,顾茗雪并没有马上接通,而是靠在沙发上,寻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这才把手机放到耳边。

“苏少,你好。”

“顾茗雪!裴熠已经到了那么久,你为什么还不和他签合约!”苏以溟直接怒问道。

“苏少,你别生气啊,我正想告诉你呢,我正准备约裴总明天来签合约!”

“几点?”

“上午十点。”

“好!顾茗雪,我提醒你,如果不怕有一天栽到陆已承的手里,就要一劳永逸,让他永远也不能对你造成威胁!”

“多谢苏少关心。”顾茗雪冷冷一笑。

苏以溟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眼中闪过一丝冰冷,这个顾茗雪,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他感觉,顾茗雪的话,一点都不可信。

她现在的身份,成了威尔斯先生的养女,已经是往日不可比的了。

这个女人,是绝不可能甘心受他的控制!

不管她要玩什么花样,明天上午就知道了。

……

陆已承几乎每隔一个小时,都会给时御霆打一次电话,但是依然没有什么结果。

“陆少,我马上到机场,由我亲自过去查一查嫂子的下落!如果他们再敢隐瞒,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我明天,一但拿到合约,我也会过去。”

“既然那份合约,那么难拿到,还有裴熠从中作梗,我想明天,也许还会出什么变故!咱们兵分两路吧。”

“好。”陆已承点点头。

挂了时御霆的电话,他整个人的状态,简直是无法形容的焦躁!

顾茗雪一个威尔斯先生的养女,手还伸不到别的国家!

而且时御霆这么强压,都没有结果。究竟是谁?有这么强的实力?

白聿!

陆已承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这道身影!

一定是白聿!

除了白聿,不会再有人有这样的实力!

他立即拨通白聿的电话。

很快,接通了。

“白聿!诺诺是不是在你那里?!”陆已承直接朝白聿质问道。

白聿看了一眼,还没有苏醒的人儿,抬步朝外走去,拉开阳台上的落地窗,才缓缓开口。

“陆已承,我说过的,你没有能力保护她,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她带离你的身边。”

白聿这一句话,算是承认了!

陆已承紧绷的心弦,终于松了下来,最起码,他知道诺诺在白聿那里,是安全的!

“陆先生,你听过H—5吗?”

一瞬间,陆已承刚刚放松一点的情绪,猛然绷紧!

这种东西,就是他在一次任务中发现的,没有比他了解这种东西的作用!这是军中机密,为什么白聿会知道?

“实不相瞒,上一次,这个东西就在我的手上,我也找人专门研究了一下,又重新调配了一些药物,合成在一起,你说,又被我调配过的药,能达到什么效果?”

“白聿!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陆已承冷声询问。

“就是你想的意思。”

“白聿!她可是你心爱的女人,你不要被别人给蒙蔽了!那种东西,不管怎么样调配,对人脑部的神经,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只要让她忘了你,哪怕,她变得不是那么优秀,我也会一如既往的爱她!”

“白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要是敢伤她一丝一毫,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陆先生,我劝你,还是想一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你也要看看,自己能不能有那个本事,来找我寻仇!”

“你放过她!只要你肯放过她,不要伤害她,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白聿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冷魅的笑意,这和他平常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陆先生,你早说这一句话,我也不会想到这么极端的手段!”

“你究竟想怎么样?说!”

“你们,不是已经分开了吗?那就分得更彻底一点!只要你伤她,伤得足够深,我相信,她一定会投入我的怀抱。不知道,比起H—5来,对陆先生,是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你和顾茗雪窜通好的?”

“那些,重要吗?”白聿笑着反问。

是的,不重要!

陆已承紧紧握紧双手,一直隐忍了几十秒,才缓缓说道:“好!如你所愿!”

白聿笑着挂了电话。

回到病房里,看着还在昏迷中的顾一诺,缓缓抚上她的脸颊。

“诺儿,以后,就让我来守护你!”

……

陆已承挂了白聿的电话,给时御霆拨了过去。

现在,已经找到诺诺了,没有必要再过去。

他现在,先等着明天的那一份合约,然后,再看白聿下一步会怎么安排。

他就是想不清楚,究竟是诺诺主动和白聿离开的,还是……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一阵烦乱。

他记得,诺诺曾经对白聿的评价,她很喜欢白聿的才华,白聿在她面前,是那么的美好!他曾经想过,告诉她白聿的身份,但是,却还是忍住了。

她至始至终,都不知道白聿的另一层身份。

诺诺,你是不是,一定觉得,白聿比我好!

诺诺,你心里,一定恨透我了,对不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