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陆已承,她怀孕了!/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第一缕曙光照进病房,床上的人儿,颤动了一下睫毛。

顾一诺缓缓抬起手,揉了揉刺痛的眉心,觉得全身一阵无力。

睁开眼看着四周,发现这里的环境很陌生,好像是在医院里。

顾一诺才想起来,下飞机的时候,她突然晕了过去。

这是哪的医院?她是到了目的地了,还是被滞留在机场了?

屋里,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曹洋他们去哪了。她挣扎着翻了一下身子,坐了起来。

白聿提着一些水果和早餐走了进来,看到顾一诺坐在床上,立即走上前去,扶着她的肩膀。

“诺儿,你醒了?”

白聿?!顾一诺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身影,心里全是疑惑,眨了眨眼睛,白聿还在她的面前,她刚刚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白聿?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机场遇到昏迷的你,把你送到医院。”白聿轻声解释。

顾一诺的心里,更加想不通了!

她明明晕倒在国外的机场,在这里都能遇到白聿?

“和我一起的那几个人呢?他们在哪里?”

“他们因为一些原因,无法在这个地方逗留,必须离境。”白聿轻声解释。

他已经在顾一诺还昏迷的时候,想好了怎么和她解释,不让她起一点疑心。

“哦。”顾一诺点点头。

虽然白聿的这个理由,听起来似乎没有问题,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浓浓的疑惑。

“那我是怎么可以留下来的?”她也应该和曹洋他们一样吧?

“你是病人,所以,特殊照顾。我立即托人帮你补齐了一些资料,现在,你能在这里逗留七天的时间。”

原来是这样,顾一诺点点头。

因为她病的这一场,原来的行程都搁浅了。她的行程,有了变化,不知道陆已承知道没有。

突然,她的眼底闪过一丝哀伤。

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曹洋他们,怎么都会告诉他,她在这边的情况。

“白聿,我昏迷多久?”

“一天多。”

这么久了……

顾一诺的心,也跟着一阵刺痛。

“诺儿,在你昏迷的期间,我和陆先生联系了,告诉他,你在我这里,身体不适,要住院。”

这一句话,又像是一记重击,狠狠的砸在顾一诺的心上。

就连白聿都和他联系了。

她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他知道她的情况,知道她生病了,但是,他却无动于衷!

她以为,睁开眼,看到的人会是他。

如果是他,他什么都不用解释,她都会相信,他是有苦衷的,他不会和顾茗雪纠缠在一起。

可是……

顾一诺的眼睛红了。

“他……他有没有说什么?”她还是忍不住询问。

“手机给你,你自己打电话给他吧。”白聿把手机递到顾一诺面前。

顾一诺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被褥,没有勇气,接住那个手机。

她不要再像前世那样,在他面前卑微在尘埃里,也不要再把自己的自尊,亲手撕碎!

“诺儿,要不我帮你拨通他的号码。”白聿说着,将手机转了过来,握在手里,准备拨号。

“不!不要!”顾一诺一把抓住白聿的手腕。

面对白聿深邃的目光,她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了。

不等白聿问她,她就吱吱唔唔的解释:“我,我们之间,出了一点问题,还是暂时不要联系了。”

白聿将手机放到一旁,眼中飞速的闪过一丝情愫。

看来,顾茗雪的那招,在诺儿这里,已经起了作用。

她没有勇气打给陆已承,怕打过去,她自己无法承受!

看着她个样子,他的心里,也很心疼。

但是,他相信,这些总会过去的!

只要痛过了,忘记了。他会让她,永远幸福下去!

“既然,你还不想和他联系,就好好的在这里养身体,我会在这里陪着你,放心。”白聿轻声安慰。

“白聿,谢谢你。”

“谢我什么?谢我总是在这样的时候,出现在你面前吗?诺儿,你可知道,我多么不想看到这样的你。”白聿柔声说道。

顾一诺闪躲着他的目光,不想直视他眼中的温柔。

“我……”

“诺儿什么都不要说了,先吃点东西养足精神。”白聿打开一旁的餐盒。

看到吃的东西,顾一诺突然捂着嘴巴,一阵干呕!

白聿扶着她的肩膀,轻轻的给她抚着背,“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去叫医生来?”

“我好难受,什么也不想吃,最近胃老是不舒服。”顾一诺摇摇头,小脸皱成一团。

看着她的反应,白聿猜测出,她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身孕了!

“诺儿,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白聿缓缓蹲下来,与她平视。

看着白聿突然间变得郑重的神色,顾一诺的心里,有些慌。

她不知道,白聿要对她说什么。

“诺儿,你有身孕了。”

身孕?!

这两个字,让顾一诺的脑中,一片空白!

她有身孕了?!

她怀了陆已承的孩子!

听到这个消息,她连呼吸都忘记了,直到十几秒后,才猛然吸了一口气!

“白聿,你刚刚说什么?你再和我说一次!”

“就是因为怀着孩子,又加上低血糖,才会晕倒的!而且,这对你的身体,会有很大的损伤,严重的话,会有生命危险,对孩子也不好。”

顾一诺还在心里消化着这个事实。

真的怀了宝宝了吗?

缓缓抬起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现在,她还完全不能感应到这个小生命的存在!

回想起这几天,她的反应,的确是和她上一世怀上孩子的时候,很像!

摸着自己的肚子,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可是下一秒,又被泪水取代。她的心情,也复杂的难以形容。

前世,她是正式嫁给陆已承两三年以后,才有的孩子。

而且,还是以那种方式怀上的。

这个孩子对她来说,真的是个意外!

她明明算着,那几天是她的安全期,所以就大胆了一次。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怀上他的孩子!

意外,惊喜,怅然,无助,心酸……等等。这些复杂的感觉,揉合在一起,在她的心里,如同浪潮一样,一波一波的翻腾着。

他,知道她们有孩子了吗?

他知道她怀孕了吗?!

“来,诺诺,吃点东西,从现在起,你要好好的照顾你自己的身子,知道吗?”

“嗯。”顾一诺点点头。

不管陆已承和她之间,究竟会怎么样,对于这个孩子,她还是充满期待,甚至忍不住幻想着,会不会就是她前一世的孩子!

她要弥补,前世对孩子们的遗憾!

这一生,她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孩子!

哪怕没有陆已承,她一个人,也可以独力抚养,她绝不允许,任何人,再来抢走自己的孩子!

虽然,她一点食欲都没有,还是接过白聿手中的勺子。

白聿买的早餐,并不是她喜欢吃的。

但是为了孩子,她必须得吃!

一口一口的,把这一份粥喝完,深吸了几口气,强压下心中恶心感。可是越是忍,就越是觉得想吐。

“白聿,我……呕!”

白聿直接捧着一个袋子,递到她的面前,但是因为太过紧急,还是难免,吐出他的身上一些。

顾一诺狂呕了一阵,感觉舒服很了不少,才发现,白聿雪白的衣袖上,还有他的手上的那些污秽物!

“对不起,白聿,我……”她的心里真的好尴尬。

他是那么清贵的一个人,却像现在这样对她,她的心里除了感激,就是愧疚,甚至,还有着几分歉意。

“好些了吗?”白聿关切的看着她,打断她抱歉的话。

她的目光,撞到他的柔情中,立即低头,不敢再和他直视。

“还想不想吐?”白聿又朝她询问道。

顾一诺摇摇头。

白聿这才起身,将这些污秽物收拾了一下。

顾一诺也是在他起身的时候,才发现,刚刚他是单膝跪在地上的!

她究竟,还要亏欠白聿多少?!

白聿走上前,递了一杯水,“来,漱漱口。”

“我,我可以自己去洗手间。”

面对白聿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她真的不敢承受。她不想越欠越多。

才刚一下床,头一阵眩晕,她差一点摔在地上!又是一阵猛烈的恶心感,让她控制不住的干呕着。

白聿立即上前,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你现在,最好是卧床静养!诺儿,听话,从现在起,就好好的养着,等你的身体恢复了,能照顾自己了,再不要我照顾好吗?”

面对白聿如此肯切的目光,顾一诺轻轻的点点头。

白聿扶着她,躺下。

重新给她递了一杯水。

顾一诺漱了一下口,无力的靠在床上。

刚刚才动一下,她就已经眩晕成这样,的确是要好好的养一养。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你想吃点什么,直接告诉我,要是这些吃了不舒服,不要勉强,知道吗?”

“嗯。”顾一诺轻轻点点头。

看着白聿,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笑意,那笑容中,满是感激。

她真的不知道,如果不是白聿在这里,她要怎么办。

“能不能吃点糕点之类的?”白聿又轻声询问。“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吃,就想先躺一会。”  “好,先休息一会。”白聿拉了椅子,坐在床边,又替她拉了拉被角,“诺诺,有一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情?”

“以你的身体,可能一时半会离不开医院,但是,你能在这里逗留的时间却很有限,你有其它的打算吗?”

这一个问题,刚好问到了顾一诺的心里。

她也想过了。

巴伦艺术学院,直接不用考虑。

只能回国。

“诺儿,我有一个提议,这里离F国很近,也不过几个小时的行程,而且那边,相对条件要好很多,我也能好好的为你做一些安排,等你彻底的养好了身子,再回去。”

“不,不用了,白聿,我想回国。”顾一诺直接拒绝。

白聿迟疑了一下,还想再劝一下,看到她眼中的坚决,忍住没有再劝。

“好,那就先在这里,再养几天,不管去哪,都得你能承受得住,长途跋涉。”白聿点点头。

“嗯。”顾一诺点点头。

……

陆已承按着和顾茗雪作好的约定,在十点整,准时来到威尔斯庄园。

Johnson将车子停好,陆已承推开车门下车。

从他对面的方向,驶来一辆豪车。

裴熠也领着一个助理,从车子上下来。

看到陆已承的一瞬间,裴熠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明明来签约的,怎么陆已承反而也出现在这里?

在到裴熠的那一瞬间,陆已承的心里,已经明白了。

顾茗雪再一次,把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陆少,怎么会这样?”Johnson的头雾水,更有着浓浓的担忧。

裴熠突然迈开步伐,朝陆已承走了过来,客气的伸出手,“陆少,你说我们是不是特别有缘分,竟然在这种地方,都能遇到。”

陆已承抬手,握住裴熠伸过来的手,淡淡道:“是啊!裴总说的没错。”

“既然,都是来见温蒂小姐,不如一同进去吧?”

“好。”陆已承点点头,与裴熠并肩朝前方走去。

两人明明都在笑,但是那种笑容里,却像是藏了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刀刀都欲置对方于死地!

顾茗雪早就坐在会议室里等着了,今天的她,特意盛装打扮,坐在那里,当真就像是出身贵族的大小姐一样。

“温蒂小姐,陆先生和裴先生来了。”

“请他们进来。”

陆已承和裴熠一同走进来。

裴熠看到面前的这位温蒂小姐,还是愣了一下。主要是因为这张脸。

虽然苏以溟提前和他说过,这位温蒂小姐的身份。

他还是想不到,整容的效果竟然这么好。

这张脸,的确和顾一诺,没有多大区别。

但是气质,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裴熠的身边,美女如同过江之鲫。但是第一次见顾一诺的时候,还是被惊艳到了!

顾一诺是那种气质美女,漂亮的无可挑剔的脸蛋,反而成了陪衬。

不是随便一个人,顶着这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就能美成顾一诺的这样。

虽然是整容整成了这样,他也觉得,这个温蒂小姐是自取其辱。

“请坐。”顾茗雪笑看着面前的两人。

陆已承和裴熠,直接落坐。

“二位的带来的项目,我觉得非常感兴趣,你们的合约我都看过了,但是我让威廉做了一些更改。”

一旁的威廉,立即将新合约拿了出来,分别递给面前的这两位。

陆已承和裴熠同时翻看着这一份合约。

越看,两人的脸色就越阴沉!

顾茗雪的这份合约,明确表示,她要占公司百分这五十一的股份。

她早就调查清楚了,现在陆已承手里持有一诺股份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裴熠也通过手段,抢到了百分之三十一。

剩下的股份,都在股东手里。

不过这些股东出于裴熠的压力,已给有想要出让股权的意思。陆已承与裴熠这一战,已经打了很久了。

所以,顾茗雪才有了现在想法。

这一份合约,可以同时牵制陆已承和裴熠,而她,并不想帮他们两个其中的任何一个。

所以,她的介入,不会让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停止,反而会让这场战场,更加激烈!

顾茗雪投入的资金,将会把一诺股份公司的股份重新洗牌。

她一人独占百分之五十一,做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就由陆已承和裴熠,继续竞争。

虽然她占着公司最大的股份,但是执行总裁的位置,她是不要的。

这个位置,是第二股东的。

陆已承和裴熠,谁的股分多,谁就能夺得一诺股份的经营权,管理权!

顾茗雪这一招,可谓是计划的两全其美。

如果陆已承不签,她立即把合约全都签给裴熠。陆已承将输得彻底!

如果裴熠不签,她同样把合约给陆已承,有了这么庞大的资金注入,裴熠就算是拿到现在那些股东手里所有的股份,也不可能,赢得了陆已承。

裴熠看着这份合约,直接扔到桌子上。

看着顾茗雪,突然笑了起来,他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女人!竟然有这样的手段!

一点都不输他们这种,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这么年的人!

怪不得,会得威尔斯先生赏识,原来,还是有点真材实料的!

陆已承看着这分合约,他一丁点的好处都没有。

但是,却被逼无奈,不得不签!

“我只给你们,两个星期的时间,到时候,谁手里股份多,谁就是一诺股份的执行总裁。”顾茗雪笑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惬意的靠在椅背上。

陆已承不是那么厌恶她吗?

她就是让他,怎么也无法摆脱她!

只要她是一诺股份的大股东,除了和她在一起,他能彻底的打败裴熠,否则,他就不要再想,独揽一诺股份!

那么爱着顾一诺,公司名称,都以一诺二字命名。

可惜啊,这个公司,却成了她顾茗雪的,和顾一诺一点关系都没有!

老天真的待她不薄!

陆已承拿着这份合约,先行离去,这合约上已经有顾茗雪的签名,等于说,只要签上他和裴熠的名字,就能生效!

他能预料,回国之后,他与裴熠还是一场恶战!

而且,顾茗雪只给他们,两个星期的时间。

“Johnson,去订两张机票,最近的班机。”

“是!”Johnson立即去安排。

回到酒店,陆已承看着空空的房间,心里一寸寸发紧。

诺诺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拿,看着屋子里,放着的她的东西,仿佛她还在。

她在白聿那里,过得好吗?

“诺诺,对不起,是我又一次没有好好的保护你。”

陆已承的心里,一阵苦涩。

有人告诉他,再强大的人,都不能有自己的软肋,一但有了牵绊,有了弱点,就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的手里!

可是,这根软肋,却是比他的命还重要的存在!

他一定不会输!

而且,将来有一天,他不会让人敢碰他这根软肋!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是国内的电话。

“陆少!对不起,我们没有保护好嫂子!”曹洋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

白聿在控制他们之后,并没有为难,而且强制将他们送回国内。一回到国内,曹洋第一时间联络了陆已承。

“我们都平安回去了吗?”陆已承淡声询问。

“陆少,我们都平安回来了。”

“在机场,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陆少,我们一下飞机,嫂子就晕过去了,被紧急送到飞机场的医务室,随后,白聿就赶到了!”

“什么?!”陆已承的心一阵刺痛,原来是这样!

“诺诺怎么样?怎么会突然晕倒了?她的情况,严不严重?”他立即急切的询问道。

“陆少,你不要着急,嫂子不是生病了,她是怀了你的孩子。”

这一个消息,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陆已承的脑中一片空白!

孩子?诺诺怀了他的孩子!

他们有孩子了!

一定是那一次,在小镇的时候!

他的心里,涌上一抹狂喜,但是这抹狂喜退后,又是浓浓的担忧!诺诺现在,在白聿的手里。

就算是,他能够找到白聿那里,将她带回来,他能保护她吗?

接下来,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而且,还有白聿的威胁,他不得不慎重考虑!

“陆少。”曹洋见陆已承半天都没有出声,忍不住朝陆已承唤道。

“嗯。”陆已承回应了一声。

“陆少,嫂子她现在在哪?还有白聿那里吗?白聿他……”曹洋欲言双止。

“他怎么了?”陆已承立即询问道。

“医生说,嫂子怀着身孕的时候,白聿突然出现,一口咬定,那个孩子是他的!”曹洋忍不住将当时的情况说了出来。

陆已承的心里,又是一痛!白聿竟然敢认他的孩子!他一定不会放过白聿!

但是,必须得渡过眼前的困境!暗暗握紧双手,强压下心中的愤怒。

“陆少,嫂子她没事吧?兄弟们都很担心她的安危。”

“没事,放心吧,我不会让她有事的。”陆已承轻声回应。

挂了电话,陆已承靠在沙发上,捶了一下眉心,他的头一阵刺痛,却不及心里的痛的万分之一。

他疯狂的想念着她,想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她那天早上,就有些不舒服,开始恶心呕吐,他却那么大意的忽略了!

如果,他知道她怀了身孕,也能早一点做安排!

哪怕,放弃这一次的合约,也要把她安全的先送走,再妥善安排。

可是,这个世上,哪有什么如果!

他不知道,威尔斯先生的养女是顾茗雪,他更不知道,一踏入这里,就把她陷于危险之中!更加不会料到,会发生后来的这些事情。

一股强烈的自责,将他淹没!

他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

突然,电话再次响了起来,陆已承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白聿打来的。

“白聿!诺诺她怎么样了?”

“都知道了?”白聿不答反问。

好像,就是掐着点打的这个电话。

“诺诺她现在怎么样了!”陆已承失声吼道!他不想听白聿这种阴阳怪气的声音。

也不想理会,白聿这种阴损的手段!

“她很好,你也知道,怀孕的女人很辛苦。”白聿淡声回应。

怀孕两个字,生生的刺痛着陆已承的心,他更知道,白聿是故意这么说,为的就是刺激她!

“白聿,你打这个电话来,不会就是想和我说这些。”陆已承冷声说道。

“当然不是!诺儿的情况你或许还不够了解,她的身子很虚弱,我想带她回F国,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

“然后呢?”

“她想回国。像她这种情况,回国后万一受点什么刺激,很有可能就一尸两命。”白聿的声音,听起来淡淡的。

他已经做好准备,一但这个孩子会危及到诺儿的生命,他会毫不犹豫的拿掉!

陆已承的手,紧紧的握着电话,他不知道白聿是不是故意说的这么夸张来威胁他。

但,他不敢赌!

“你马上就要回国了,能不能让她和我去F国,就看你的了。陆先生,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白聿的语气,带着一丝笑意。

电话那边,沉默无言。

但是,白聿百分之一百的相信,陆已承一定会妥协!

像陆已承这样的人,集了他们三人之力,才逼到如此境地!

如果这一次,不彻底的将陆已承踩死,让他毫无翻身的余地,恐怕他们三个,将来,要裁到陆已承的手里!

……

顾一诺默默的吃着粥,强忍着不舒服的感觉,一口一口咽下去。

转眼间,都三天时间了,陆已承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纵然她的心里,还是选择相信他的,可是,他这样对她,不闻不问,不管不顾,让她难受,更有些害怕。

“诺儿,你这个样子,怎么吃得消劳累奔波,我怎么敢把你送回国?”白聿坐在床边,看着她憔悴的小脸。

顾一诺将碗放到一旁,看向白聿:“谢谢你,白聿,谢谢你这几天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我能撑得住,麻烦你,帮我定机票吧。”

“诺儿,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

“什么事?”

“陆已承回国了!我本来,想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你回去,他还是一个人回国了。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回国了?他一个人回国了?!

他明明知道,她滞留在这里,竟然一个人回国了!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忍着要涌出的泪水!

“诺儿,你的身子太弱了,我真的担心,你回去之后,万一……”

顾一诺的心里,一阵发寒。

是她说,他们之间两清了,不会再有任何关系。这样的话,都已经说了口了,她还在期待什么?

期待他能过来找她?

如果说,在威尔斯领地的时候,他是受顾茗雪的桎梏,要保护她,才故意做出那样的事情,想办法把她送走。

那现在呢?他都离开威尔斯领地,回国了啊!

“诺儿,别回去了,好好的养好身子,除非,你不想要这个孩子了!”白聿 的声音听起来很严肃。

“不!我要这个孩子!”顾一诺的声音,充满坚定。

白聿目光微暗,眼底的情绪一闪而过。

在这种怀情下,她还愿意生下陆已承的孩子!

“陆已承是不是,变心了?”

这一句话,戳中顾一诺心里血淋淋的伤口,她再也控制不住,泪珠不断的往下落。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极力的隐忍着自己的情绪,咬着下唇,不断的摇头。

白聿看着她这么伤心的样子,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

“诺儿,别哭,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他是不是变心了,我都会守在你的身边,不要怕。”

这么多天,顾一诺将所有的心事和情绪,全都憋在心里,快要把自己憋出病来了。她没有发泄,也不知道怎么发泄。

面对白聿的温柔,包容,她再也控制不住,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一直在他的怀里,哭到昏睡过去。

白聿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抬手抚去她脸颊上的泪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顾一诺这几天,没有睡上一个踏实安稳的觉。

她太累了。

早孕的反应和所经历的一切,消磨着她的精神,每一天,都在透支!

虽然,她睡了,可是梦里,依然不安稳。

“已承,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在梦里,她依然哭的撕心裂肺!

白聿始终守在这里,不时的轻轻拭去她眼角滑落的泪水。

“诺儿,也许,只能像这般痛彻心扉,才能真正的把陆已承从你的心里,彻底的剔除出去!你才能走出来,迎接我给你的美好。”

“我始终相信,我能愿用这一辈子的宠爱,把你心里的伤,一点一点的愈合。”

……

因为顾茗雪的那份合约,陆已承和裴熠回国之后,就拉开了一场争夺股份的大战!

在股份的持有上,陆已承优于裴熠。

但是,在资金上,裴熠实力更加雄厚!

所以,飞机一落地,两人的手机一开机的一瞬间,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就已经打响了冲锋号!

陆已承的眼前,摆着的最大难题,就是钱!

苏以溟也在暗中,帮着裴熠,拉拢股东。

以他现在的地位,主动示好,不少人,就已经接下了这个橄榄枝!再说了,裴熠给的价钱,足够让他们大赚一笔了!

第一天,就有五个股东倒戈,出让自己手中的股份。

裴熠和陆已承的之间的差距,一下子缩短到了只剩下百分之三!

这样的情况,对陆已承极为不利!

如果,情势一直这样下去,到最后,很有可能,会成一边倒的姿态!陆已承就再无翻身的可能!

陆已承紧急召开了一次股东会议。

会议室里,邀请的股东,如数到齐。

“陆少,你放心,我们益思是不会转让手中股份,不改初心。”秦董事当场表态。

“谢谢。”陆已承由道谢。

“陆少,我们不像益思那样,财大气粗,也不像秦董那样,有身份有地位,苏家和裴熠联起手来,我们是扛不住的!”

“是啊,陆少。”

“我手中握着的股份,都是为陆少准备的。但是我也撑不了多久,最近因为裴熠对我母公司的打压,天天都在亏损。陆少,我不想卷入这一场争斗,我手中的股分不会抬价,你尽快准备资金,我们马上交易!”

“好。”陆已承点点头。

“陆少,我和王总的情况是一样的,我撑不了几天了,你一定要抓紧时间。”

陆已承缓缓起身,朝面前的几人望去:“谢谢大家,今日在我陆已承受困之迹,鼎立相助!我一定铭记在心!”

“陆少无需客气,我们也是尽最大的能力,支持陆少!”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会议室的股东走后,屋里只剩下秦董事还没有离去。

“已承,秦爷爷想办法拿到吴总和区总手里的股分,这也是舍出去这么一张老脸才办到的。”

“谢谢秦爷爷。”

秦董事站起来,拍了拍陆已承的肩膀,“和我客气什么,没有你家老爷子,就没有我的今天。你现在,总算是体会到了吧?商场如战场,一输,将是一败涂地!”

陆已承点点头。

“不过,我相信你,陆老爷子养出来的孙子,绝不是这么轻易认输的!只不过。现在的时局,是苏家当道,你已经没有了军区职务做为屏障,万事小心,陆家,是全靠你了!”

“谢谢秦爷爷提醒,我会注意的。”

秦董事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赞许。

……

“益思的那个老东西!”苏以溟看着事件的进展,忍不住咒骂一声。

如果,不是益思的秦董事,裴熠所持有的股份,今天就能追平陆已承!

“剩下的这几个,都是难啃的骨头!”裴熠按灭手中烟,抬眸朝苏以溟望去,“他们不是与陆家有交情,就是与陆家那个老爷子有交情,我试了很多方法,还没有撬动他们。”

“陆已承现在,还没有动用陆氏集团这最后一张牌。”

------题外话------

泥萌放心,陆大少一定会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二暖懂的!

其实吧,看多了配角智商堪忧不在线的,偶尔有几个强大的配角,也耳目一新是吧?(哈哈哈,求不怼,小花朵求各位小仙女关爱)

套路,都是套路!二暖继续存稿~记得投喂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