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被老婆管教过的男人/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要是没去威尔斯领地前,他选择把一诺股分并入陆氏集团,我们就不用忙活了!他没有并入,现在就更没有机会。”裴熠淡声回应。

“可是陆氏集团,可以给他提供资金!”苏以溟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陆氏集团树大根深,在帝都这么多年,也不是这一时半会能够撼动的!

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让陆氏集团的资金受到影响,不能正常周转。

但是,一但陆氏集团破釜沉舟。他也是没有办法控制的。

“现在,除非陆氏集团不惜一切代价只为扶持一个陆已承,否则,陆已承必输无疑!”

“以陆禀琛的性子,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拿出可以动摇陆氏集团根本的庞大资金去支持陆已承。”苏以溟早就把陆家的每一个人的秉性,都摸得清清楚楚。

不过,这也只是他们的猜测而已!

“但是,一切都还未成定局,随时都有可能有变化!”裴熠都不敢想的那么乐观。

“这不就是一场赌局吗?”苏以溟不喜欢这种踏实的感觉!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豪赌!”裴熠淡淡一笑。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遇到像陆已承这样对手了!

……

陆家

老爷子坐在主位,看着面前一脸难色的陆禀琛。

已承的想法,是要把陆氏集团都搭进去三分之二啊!

在商界,这样破釜沉舟,丝毫不给自己留后路,是万万不可取的!

一但失败,绝不可能东山在起!

尤其,是眼前这样的时局下,对他们太不利了!更要采取保守的方式,尽量不要有大得动静。对于陆已承的提议,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已承,你的手里,也持有那以多的股份了,只是一个执行总裁的位置,就算是失去了,也没什么,陆氏集团依然是你的!你以后,把精力,都放在陆氏集团上,就可以了。”陆禀琛劝了一句。

“我不能放弃一诺股朌!”陆已承的语气,十分坚决。

杜明兰没有出声,但是心里已经在盘算了,

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陷入这样的困境!一诺股份她不喜欢,想并入陆氏集团是一回事,被别人抢走,又是一回事!不能混为一谈!

“我没有意见!”陆子睿突然举起双手,第一个发表看法。

“陆氏集团以后不也是哥的吗?既然是这样,拿点钱出来帮哥渡过难关,也是正常的啊!”

“你给我闭嘴!”陆禀琛怒喝一声。

说得倒是轻巧,拿点钱出来?

这点钱,得让陆氏集团往后一年甚至是两到三年所有的项目全都停下来!集中所有目前可以动用的资金,全都砸到一诺股份去!

一但这个时候,陆氏集团再有什么难处,后果不堪设想!

本来想把一诺股份并入陆氏集团,现在却要用陆氏集团,不惜自毁根基的风险,去救一诺股份!

陆已承坐在一旁,没有出声。

来的时候,他是不报一丝希望。

虽然,是至亲的父母,他都有一种感觉,宁愿意去与别人直接商谈,只需要,说清楚,双方的利益就可以。

也不愿意,像现在这样。

“阿琛,子睿一个孩子,都能把问题看的这么通透,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就不要再犹豫了。”老爷子已经不是商量的口气了。

杜明兰坐在旁边,一直都没有出声,见陆禀琛犹豫不绝,她的声音突然响起:“陆氏集团,可以无条件的支持已承,但是,陆氏集团投入的资金,应得的一诺公司的股份,要我和你爸爸持有!已承,你愿意吗?”

“为什么?一家人还分得这么清楚!哥和你们谁持有不是一样吗?”陆子睿又说了一句。

杜明兰怒扫了他一眼:“这里没你的事,你回房间去!”

陆子睿摸了摸鼻子,起身离去。

老爷子抬眸,朝陆已承望去,这孩子既然已经说到这份上,肯定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两天,益思的秦董事也和他联络了一下,让他知道一诺股份现在的困境。

他正想开口,劝一劝陆已承的时候,陆已承突然开口,“可以。”

可以?杜明兰愣了一下。

一向都不愿意在他们面前妥协的儿子,今天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妥协了?

她早就说过,他会后悔的!

如今,真的被她说中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直接把一诺股分并入陆氏集团,也不至于被裴熠白白的夺走那么多股份!

“资金要在三日之内到位!”陆已承提出自己的要求。

“好!”陆禀琛答应下来。

如果,一诺股份真的被裴熠夺去,以后他们陆氏集团也不好过!让他有一种,唇亡齿寒的感觉。

既然如此,不如拼一次!

得到答复,陆已承起身,准备离去。

“我还有一个小小的条件!”杜明兰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条件?”

“让蓝馨调到你的手下,做你的秘书。”

“好。”陆已承想也没想,直接同意了。

这一段时间,他妥协的事情,还不够多吗?

“已承,有空,多回来,这才是你真正的家!”杜明兰忍不住说道,通过这件事情,已承应该会明白。

她和他爸爸,对他的的爱!

“嗯。”陆已承点点头,神情并没有多少变化。拿起一旁的衣服,搭在手上,准备往外走。

“已承,你好久都没有陪爷爷说说话了,陪我去散散步吧,晚一点再回去,耽搁不了多少时间。”老爷子站起来,不等陆已承答复,直接朝外走去。

陆已承抬步跟上。

夜空,月朗星稀,初春的天气,已经没有冬日的寒意,迎面吹来的风,都有几分暖暖的。

“已承,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怎么才短短的时间,竟然走到眼前这一步?”老爷子忍不住询问道。

“爷爷,一言难尽。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不用担心。”陆已承安慰道。

看着爷爷满头华发的模样,他的心里又是一酸。

“一诺她真的要半年才能回来啊?她一个人在外面,我真的很不放心。”老爷子叫陆已承出来,其实最想知道的,就是一诺宝贝的事情。

本来,他们开开心心的去度个蜜月,结果却只有已承回来了。

“爷爷放心,她不会有事的。”陆已承只能忍着心里痛,朝老爷子说道。

“你也得给我一个一诺宝贝的联系方式啊,我要是想她了,还能和她视频一下,说说话。她一个人,在那边,得多寂寞啊!”

“爷爷,诺诺刚到那边,什么都还没有安顿好,等她安顿好,我再把她的联系方式给你。我还有事,先回去了。”陆已承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面对老爷子的问题,他有一种想要逃走的冲动。

“好,你去忙吧!”老爷子点点头。

陆已承没有逗留,迅速离去。

回到他们的家,不,没有她的地方,就只是以幛房子。

整幛房子,漆黑一片。

他从车子里走下来,看着眼前的这幛空荡荡的房子。就像他现在的心一样,空空如野。

院子里,还有他们一起栽下的花,还有她在他重伤那段时间,给她打造的小花园。

不知不觉,走到那个小花园里,风车上还有他们的涂鸦。

他的脑中,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曾经在一起的日子。

“诺诺,我好想你……想的快要发疯了!”

回到房间,陆已承解开领带,颓丧的朝二楼走去。

这个屋子里,每一个角落,都还残留着她的气息,仿佛他一转身,就能看到她带着笑容站在他的身后。

甜甜的叫着:已承,已承……

陆已承走到他们的卧室,没有开灯,放任他的身影被黑暗吞噬。

床上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他的眼前,恍惚出现熟悉的一幕。

她喜欢睡在床的一角,有时候一眼望去,就好像床上一个人都没有。

陆已承已经分不清现实还是幻觉。突然快步上前,将床上的被子掀开!

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

她真的不在。

手中被子,缓缓落在地上。

这一刻,他的心在滴血!

正准备转身,突然感觉眼前一黑,那道高大的身影,突然倒在地上!

靳司南来到别墅外,没有看到屋里有灯光,不知道陆已承有没有回来。再走近一眼,发现车子停在院子里。

他立即走上前去,推开门。

门没有锁,但是屋里还是漆黑一片,一个人都没有。

“陆少!”靳司南唤了一声,朝二楼走去。

当他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床边倒着的那道身影!

“陆已承!”靳司南快步上前。

半个小时后,孔一凡赶到这里,陆已承已经清醒过来,不过面色苍白如纸。

靳司南想让他在床上躺一会,他去执意要坐在沙发上。

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那么狼狈。

孔一凡给他做了一些简单的检查,就已经确定是怎么回事了。

“陆少,你几天没吃饭了?”

这个问题,陆已承真的不好回答,记得他上一次正常用餐,就是和诺诺一起的那一餐。

孔一凡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不用问了。

“还好,我知道你的老毛病,提前就把药带来了。”孔一凡二话不主,撸起陆已承的衣袖,把针先挂上。

“一诺股份的事情怎么样了?”靳司南忍不住询问道。

“我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陆已承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虽然我能拿到公司的执行权,但是也被分的零零散散。”

“不管怎么说,还好一诺股份是保住了,只要先稳住,以后的事情再慢慢想办法。”靳司南轻声安慰道。

陆已承点点头,从军区回来,第一步,走的真是坚辛。

一切,都等于重新开始。还要面临这样的困境!

“嫂子呢?”靳司南还是没忍住,朝陆已承询问道:“嫂子的情况怎么样?”

他在时御霆那里,听到了一些消息。

光是一诺股份面临的这一点困境,怎么可能打倒陆已承!看他这么憔悴,一定是因为顾一诺。

“她在白聿那里。白聿的手里,有H—5。”

简单的两句话,让屋内的另外两人,脸色一瞬间血色全无!

“白聿究竟想怎么样?!”

“他不过,是想逼我离开诺诺,如果,他舍得给诺诺用H—5,早在上一次,他就毫不留情的用了。但是,我不敢赌。”

这种事情,谁才赌?!

孔一凡在军区的时候,就曾参与研究过那个东西,自然知道那种东西的杀伤力!

“白聿是怎么得到的?难道是苏以溟?”

“除了苏以溟还能有谁?如今,苏以溟,裴熠,白聿,他们三个联合起来,对付陆少!”靳司南接了一句。

陆已承抬起头,看了一眼挂着的针水,已经下了半瓶,他的精神状态,也感觉好多了。

“陆少,你一定要少喝酒,要按时吃饭!”孔一凡忍不住交待道。

现在嫂子不在,也不知道有谁能治得了陆大少。

陆已承却出奇的配合,“我知道了。”

孔一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不愧是被老婆管教过的男人!

“出去吃,还是叫外卖?”靳司南见陆已承,不想再多说白聿的事情,直接换了话题。

陆已承一点食欲都没有,一想着接下来还有太多的事情要他处理,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

“不用了,我自己去煮一腕面。”

“你自己去煮?”靳司南愣了一下。

孔一凡更是一脸的惊讶,心里暗暗赞道:嫂子,好家教!

“陆少,明天一早,你还是去一趟我那里,好好的检查检查,你可不能倒下!”孔一凡不放心的说道。

“好。”陆已承点点头,答应下来。

一瓶针水打完,孔一凡留了一些药,先回去。

靳司南没有离开,他担心陆已承别再有什么意外,准备今天留下来,就在这里睡一晚。

客厅里,靳司南无聊的翻着电视。他本来想为了陆大少亲自下一回厨的,现在他的厨艺也是好的没话说。

但是,人家傲娇的陆大少,不愿意!

陆已承已经换了衣服,去厨房准备煮面。

老爷子在陆家住着,孙嫂和小刘也跟过去了,家里的冰箱早就空了,也就只有一些鸡蛋和挂面之类的。

还好,还有一些浓缩的鸡汤配料。

看着锅里翻腾的沸水,他的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浮现出一幕幕的画面。

“已承,鸡蛋是直接打荷包蛋,还是吃煎的?”

“算了,荷包蛋更清淡一些。”

“你的身子,要好好的养,面食最好消化,加上鸡汤啊配料啊,营养足够跟得上了。”

“诺诺,既然要好好的养,你要养我一辈子!”

仿佛诺诺就在他的身边,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扬。

……

白聿端着一碗面,走到顾一诺面前,“诺儿,你尝一尝,是不是这个味道?”

顾一诺试了一下,秀眉轻蹙。

不是那个味道。

白聿不是陆已承,又怎么可能做得出一模一样的味道。

顾一诺的脑海中,控制不住的浮现出那一幕。

“诺诺,我下面给你吃!”

“陆已承,你混蛋!我不吃,不吃,不吃!”

“鸡汤鸡蛋面不吃?”

“诺诺,我做的面,比起你做的味道怎么样?”

“差不多一样的味道了,值得表扬!你最近气色也不错,以后,都要好好的吃饭,知道吗?”

“你养我一辈子,就不用担心我不好好吃饭了。”

“好啊!我养你一辈子!”

一辈子……

她端着面,失神好久。

“诺儿,是不是不喜欢吃?还是不合胃口?我要不要去重做一碗?”

这是,白聿有生以来,第一次下厨!

他特意请了一个特级厨师,有一旁亲自指点,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操作。

“不,不用了!我能吃得下。”顾一诺立即摇头。

“好吃吗?”

顾一诺吃得出来,这碗面的配料,绝对是名贵的无可挑剔。看着白聿期待的目光,缓缓点点头。

“如果你喜欢吃面,我天天可以做给你吃。”

顾一诺立即抬起头,看着白聿:“这面……是你做的?”

“是的,第一次做,相信以后慢慢熟练了,会越做越好。”

顾一诺吃着这碗面,心里更不是滋味。

白聿竟然,为她亲自下厨!

“诺诺,不要又想着和我说谢谢,你把这一碗面吃完,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了。好不好?”

“好。”顾一诺点点头,继续吃面。

吃完后,她将碗放到一旁,白聿立即拿来湿帕子,放到她的手心里,细手的给她擦手。

“白聿,今天是第七天了吧?”

“是的。”白聿点点头。

“你定好机票了吗?”顾一诺轻声询问。

她想早一点回去,虽然她也不知道,她回去之后,要怎么面对陆已承。

“诺儿,我劝你一句,在回国之前,你一定要想清楚,国内你只有一个不太负责的父亲,除了他,你一个亲人都没有。如果陆已承在乎你,在乎在这个孩子,他怎么可能到现在都不联系你!你回去之后,谁来照顾你?”

这些问题,的确是要面对的现实。

“白聿,你放心,我可以照顾我自己!”

“我不能放心!”白聿握着顾一诺的手,“你可以不在乎你自己,你可以一次又一次,为了陆已承受委屈,受伤害!但是我舍不得!”

“白聿,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如果这一生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在其他方面回报你。”

“诺儿,我已经可以预见,你回国后要面临的一切困境!陆已承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既然,我明知道你回去要受伤害的情况下,还送你回去!我做不到!”

“白聿,我有我自己的选择。”顾一诺试图说动白聿。

“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身体状况?你的胎象很不稳定,这又是前三个月,之前就有流产的先兆,除非,你真的是不在乎这个孩子。”

孩子!顾一诺抬起手,捂住肚子。

她怎么会不在乎?她在乎的不得了!

恰恰在这个时候,医生推门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份B超单。

顾一诺接过这张单子,虽然她看不懂,但是在那个黑乎乎的影象中,她还是看到出来,被标出的那一个小点。

这就是她的孩子,在她的肚子里。

紧紧的握着这张B超单,顾一诺的心里,忽然有了勇气!

“白聿,请把手机给我一下。”

白聿拿出手机,放在她的手中。

“你们,能回避一下吗?”

“好。”白聿转身,走了出去。

顾一诺握着这个手机,心里万分紧张,按着这个她无比熟悉的号码。

一个一个数字列成的号码,就像是一条无形的引线,牵着她心中,最牵挂,最放不下的那个人。

电话通了……

陆已承几乎从那一声轻浅的呼吸声,就听得出,是他的诺诺。他极力的隐忍着自己的情绪!

“喂,是陆先生吗?”顾一诺主动开口。

“是。”陆已承艰难的回复了一个字。

他握着电话,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一旁的程助理,正在收拾文件,听到这道声音,疑惑的抬起头。

只是的扫了BOSS一眼,立即低头,先退了出去!

他竟然见到,他们的BOSS眼中含泪的模样,天呐!他走出来之后,都怀疑,他是不是看错了!

顾一诺听到他淡淡的回应,泪水控制落下来。

她为什么,还要自取其辱打这个电话!

“陆先生,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所以呢?”

顾一诺深吸了一口气,听着他的声音,直接泪崩了!

“你以为,我打这个电话,是存着什么心思?”

“你想要多少钱?生下这个孩子,条件随你开。”

顾一诺终于忍不住抽噎起来。

陆已承握着手机,泪水从他的眼中,无声的滑落。

他的心里在呐喊:诺诺,对不起!诺诺,别哭!我爱你,我爱你……

顾一诺快要承受不住了。

她不知道,一个人的心,可以变得这么快!

她也不知道,一个人可以绝情到这种地步!

“陆先生,为什么?我想不明白,即使你不爱我了,给我一个理由。”她拿着电话,几乎是在向他恳求。

前世,她连问一句为什么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世,她要问他,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曾经那些美好,曾经他对她付出的一切,曾经他为了她可以豁出命去,都是假的吗?

为什么,他可以说放手就放手!毫无牵挂,留恋!

陆已承握着手机,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知道,只要他让诺诺有一丝怀疑,白聿不一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不止是诺诺在白聿的手里握着,还有他们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

“因为,这个世界上,出现了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顾一诺的心,在这一刻,失去了所有活力。

她甚至都感觉不到,它的跳动。

“你爱的,就是这一副皮囊是吗?陆已承,我恨你!我恨你!”顾一诺控制不住,朝电话里吼着。

陆已承捂着手机的通话口,一阵哽咽。

整整五分钟,两人都没有出声。

顾一诺拼命的抹掉脸上的泪水,她不知道,她用了多久,才让自己的情绪彻底的不复下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电话说道:“陆先生,我打这个电话是想告诉你,这个孩子,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完,她立即将电话挂断。

“诺诺!诺诺!”陆已承对着手机,失声大喊,对方,再也没有回应。

他紧紧的握着手机,舍不得从耳边移开,“诺诺,别哭,你所听到的,你所看到的,都是假的!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

顾一诺坐在病床上,眼睛都已经哭肿了。

抬起手摸着肚子,沙哑的说道:“宝宝,你爸爸他不要我们了,他不要妈妈了,也不要你……”

“你别怕,妈妈会好好的保护你,你还有妈妈……”

她已经泣不成声。

白聿缓步走进来,紧紧搂着顾一诺崩溃的身子。

“白聿,他为什么能这么绝情?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以前的一切,都是假的吗?”她不断的询问着。

明明,她早就和陆已承说过,如果,有一天,他不爱她了,只要告诉她,她就会放手。

她以为,自己会是那么潇洒,以为做得到!

可是,当她面临这一天的时候,却是这么的窝囊!她竟然,还要打个电话给他,自取其辱!

白聿轻轻的拍着她颤抖的肩膀,朝她说道:“诺儿,跟我走吧。”

……

还是上一次,那个奢华气派的城堡。

因为主人的回归,所有人紧张的忙碌着,上上下下,打扫的一尘不染!

家庭医生,膳食营养师,孕期早教,陪护……等等所需要到的人,一天之内,全部到位。

只要诺儿开心,白聿不介意,养着陆已承的孩子!前提,这孩子,不能对诺儿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一丝一毫都不行。

顾一诺非常疲惫,下飞机的时候都不知道。

白聿抱着她,上了回城堡的车子。

直到车子开到城堡里,她才睁开眼,看着四周熟悉的环境,心里闪过一丝诧疑。

“白聿,你在F国没有自己的房子吗?我们再住在你朋友这里,不太方便吧?”

“上一次,你说喜欢这里的风景,我就和朋友商量了一下,把这里买下来了。”白聿淡笑着朝她回应道。

顾一诺吃惊的看着他,又转过头看着这幛城堡,和后面一望无迹的庄园。

“看来,学画画还是挺有前途的,能赚不少钱。”这是她给出的评价。

白聿被她这一句话给逗笑了。

没想到,她接着又说了一句。

“宝宝,妈妈要努力了,成为像白聿叔叔那样的画家,赚很多很多的钱。妈妈一个人,也能尽妈妈所能给你最好的生活。”

顾一诺抚着肚子,眼中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即使什么都没有,即使被伤到体无完肤,她还有孩子,还有这个她视如珍宝的孩子!

白聿听着顾一诺的话,心里微微一沉。

没关系,只要她在他的身边,相信他一定会得到她的心。

顾一诺跟着白聿,朝眼前的城堡走去,和上一次来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重新装饰了一番。

“诺诺,为了避免上下楼太麻烦,我把你的房间安排在了一楼。”白聿领着顾一诺,朝她的房间走去。

推门而入,屋内装饰,温馨淡雅。让人觉得很舒适。

顾一诺没有任何行李,白聿全都给她重新准备好了,她什么都不用操心。

这个时候,还能有白聿,她真的充满感激。

对白聿来说,是她太自私了,她明明无法给他任何回应,却还享受着,他为她准备的一切。

当她知道,白聿还请了十多个人,只为了照顾她一个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白聿,在这个时候你能收留我,让我和孩子暂时有一个落脚之地,我的心里,已经很感激了,还让你如此操劳破费,我的心里会更过意不去。”

“正是因为你和我一起回来,让我来照顾你。所以我才更要面面俱到,要不然,你要是有一点闪失,我的心里才会过意不去。”

顾一诺被他这一句话,堵得无法反驳。

“累了的话,先去好好休息。”

“嗯。”顾一诺转身,朝卧室走去。

坐在床上,她一点睡意都没有,目光,愣愣的盯着一个方向,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她之所以,会同意白聿的提议,就是不想自己再像前世那样。

她怀的是陆已承的孩子,不管陆已承要不要,老爷子是一定会把她放在身边照顾。还不知道,杜明兰会怎么样。

她不想像前世那样,更不想让她的孩子受到伤害。更怕孩子被人抢走,剥夺她抚养权!

她要把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

这是她自己的孩子,和陆已承一点关系都没有!

……

“陆先生,您的狗狗已经托运回来了,需要您亲自来取。”

“好的,我现在就过去。”陆已承挂了电话,起身朝外走去。

到了地方,一只被关在笼子里大型阿拉斯加无精打采的卧在那里,一看到陆已承的身影,立即爬了起来。

狗狗黑亮的眼神中,闪着一丝兴奋的光芒,只是淡淡的扫了陆已承一眼,就往他的身后望去。

陆已承看得出来,狗狗是在寻找诺诺的身影。

他走上前,打开笼子。

“到家了,出来吧。”

狗狗突然卧在笼子里,就是不愿意出来!

它没有看到心心念念的身影,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趴了下去。

陆已承不有催促,拿着狗绳,坐在笼子上。

一人一狗,神情竟然如此的相似。忧郁悲伤。

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诺诺回来之后,看到这只狗狗,会开心成什么样子。

在她依依不舍的抱着狗狗,哄着它吃东西的时候,他就有这个打算。

所以,他将这只狗狗买了下来直接运送回国,这只狗狗从此后就是她的。

坐了十几分钟,陆已承拍了拍笼子,“出来吧,我们先回家,诺诺会回来的。”

狗狗像是听懂了一样,站起来,主动来到陆已承面前。

陆已承给它套上狗绳,“等她回来,再给你取名字。这段时间,你就叫吃货。”

“嗷咆~~”狗狗反驳了一声,仿佛很不喜欢这个这么随便的名字。

……

1133酒吧

苏以溟开着车子,匆匆而来。

裴熠的专属包间里,坐着一群美女,一个个往裴熠的身边靠。

苏以菲坐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

也是这段时间,她才知道,裴熠的一个变态的嗜好,他要的女人,都是处女,而且还要处女膜完好。

对待女人的态度,也是用过一次,绝不再用第二次。

“你们都出去吧!”裴熠不耐烦的挥挥手,突然起身,朝苏以菲走了过去,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压在沙发上!

“裴熠,你放开我!不要用你摸过别的女人的手碰我!”

裴熠不但没有松手,反而在她的身上游移着。

苏以菲立即挣扎起来,她身手不错,但是却逃不过裴熠的控制!

他的手,突然放在她的身上。

带来的正常反应,让她的力气全部涣散!

一股强烈的屈辱,袭上心头!

“小以菲,你的反应这么生涩,不是还没有被男人摸过吧?”

“你,你快放开我!”苏以菲羞愧的要死。

“外面的女人,和你是不一样的,我想要你,但是你不同意,我尊重你的意愿,但是,我也得发泄,所以,我找别的女人,是你把我推出去的。”

“你先把手拿开!”

裴熠不但不拿开,反而冲破了那仅有的一层布料。

“啊!”苏以菲惊叫一声。

她的确如裴熠所说,未经男女之事!哪里是裴熠这个情场老手的对手,别说挣扎,就连动都动不了。

她的心里,无比的排斥裴熠的碰触!

可是身子,却又沦陷在他的手中!

“裴熠,不要!”她觉得好屈辱,可是又不敢完全表现出厌恶的表情。

“你确定不要?可是,我觉得你的身体,好像舍不得。”裴熠没有停下。

以他的经验来看,让苏以菲到达极致,也不过是几十秒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