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无法原谅!/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以菲今天的晚礼服,刚好是深V,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占领她的另一个据点。

终于,她释放了,在他的身下,颤抖着,眼神都迷离了几分。

裴熠有些动情,但是,他从不强迫女人,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还要不要?”

苏以菲突然惊醒,拉着自己的衣服,朝后缩去。

裴熠对她刚刚的反应,很满意。这么一个大小姐,能守身如玉到这种地步,他一定会捧在手心里,好好的疼爱。

他抬起手,含在口中。

苏以菲发现,他含在口中的那只手,就是刚刚……

一瞬间,她觉得心里一阵恶心,想吐!

“小心肝,你好甜。”裴熠,却意犹未尽。

苏以菲捂着嘴巴,将脸转向一旁,尽量将自己缩在沙发的一角。

裴熠的身子,朝她挪了挪,将她搂在怀里,“小心肝,你没有尝过男人的真正滋味,我也舍不得,用手去破了你,我同意,留到我们的新婚夜。”

苏以菲转过脸,现在她只想回去,好好的洗一洗自己!

她绝不想,和裴熠发生任何肢体接触!再也不想!

她这么多年,守身如玉,是为了陆已承!

她要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陆已承,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小心肝,你要记住,这一辈子只准有我一个男人,我会好好的疼你,满足你,如果,你不像现在这么纯洁,我会亲手毁了你!”裴熠的声音,在苏以菲的头顶响起。

苏以菲抬头看着裴熠,被他眼中的冰冷震慑。

她害怕的错开目光,生怕裴熠会看穿她的心思。

这个男人,太危险!

突然,门开了。

苏以溟直接走了进来。

看到沙发上衣衫不整的两人,和这满屋子的暧昧,他立即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先回避一下。”

“不用了,结束了。”裴熠解下衣服将苏以菲紧紧的包住,“去整理一下衣服,先回去吧。”

苏以菲立即去了洗手间。

“裴熠,陆氏集团竟然真的冒这么大的风险!怎么办?”苏以溟急切的声音响起,他今天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他不能失败!绝不可能,再给陆已承翻身的机会!

“这就是说明,血缘之情还是靠谱的。”裴熠淡声回应。

“还能不能,从顾茗雪那边想想办法?”

“合约你不是看过了?她从决定这么做之后,就没有给自己留反悔的余地,这个女人,狠着呢!”裴熠点点头。

苏以菲在洗手间里,听着两人的谈话,朝门边走去想听得更清楚一些。

“顾茗雪还有一个疯了的妈在国内,她不可能不管,我去派要找那个女人!这个疯子,对我们很有用处!”苏以溟冷声说道。

顾茗雪现在,不是轻易能够对他们妥协的了,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好命,竟然被威尔斯先生看中,但是抓住她的弱点,就不怕她不乖乖的听从他的吩咐!

“你可以派人,先把这个女人控制住。”裴熠也赞同这个做法。

苏以菲一听,心中一紧。

她只是想让陆已承尝尝失败的滋味,挫挫他的锐气,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将他置于这等绝地!

但是这一次,不管是苏家还是裴熠,都是丝毫不留情的!

而且,这件事情,怎么会扯了顾茗雪了?

不行,她一定要先调查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现在的局面,她已经很满意了,不能真的让陆已承走投无路!

还好,程诗丽,现在在她的手里。

她当下决定,先把程诗丽再转移一个地方,严密的看管起来。如果是个可以利用的角色,她当然要好好的利用!

……

苏以溟立即派人去查,查到的结果,程诗丽竟然被人接走了!

具体是谁,接去了哪里,竟然一无所获!

得到这个消息,他气得直接将桌子上名贵的瓷器,摔得粉碎!

拿起手机,给裴熠打了过去。

“没有找到。”

“会不会是这个女人,早做了安排?”裴熠猜测到。

“很有可能!”苏以溟强压下心中的怒气。

“裴熠,你有没有办法打破眼前的僵局?眼下,就只差百分之三的股份了!我们难道,就以这一点点的差距,输给陆已承吗?!”

裴熠沉默了。

这个结果,也不是他想见到的。

“我们,还是太低估陆已承了!”

苏以溟听到这句话,暗暗握紧双手!

……

苏以菲从侧面打听,终于知道,顾茗雪的身份是怎么回事。

这个顾茗雪,也真是好命!竟然到了那个地步,都能如获重生一般,得到威尔斯先生的赏识!

现在的顾茗雪,可真是风光无限!

怪不得,前一段时间,出手这么阔绰!

苏以菲了解全部的情况之后,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现在,知道顾茗雪的疯妈在她手里的,只有杜芊芊那个蠢货!她得想办法,让杜芊芊闭紧嘴巴!

想到此,她立即约杜芊芊出来。

杜芊芊最近,对苏以菲感激的不得了,一听苏以菲约她,欣然赴约。

苏以菲搅动杯子时的咖啡,直接朝坐在她面前的杜芊芊说道:“昨天,我哥发了好大的火,你知道,是谁惹怒了他吗?”

“谁啊?”杜芊芊立即关切的询问道。

“这个人你认识。顾茗雪。”

“顾茗雪?”

“你还不知道吧,顾茗雪在G市出事后,逃到我哥这里,求我哥救她,我哥好心救她,也不知道,她现在做了什么事情,竟然惹怒了我哥!”

“这个贱人!她是不是想勾引以溟?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货色!别让我见到她,见到她,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苏以菲看着杜芊芊的模样,简直无语。

“你可千万,别让我哥知道,你和她联络过!”

被这么一提醒,杜芊芊恍然大悟,对啊!这才是最重要的!

她现在和以溟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不能再让以溟因为顾茗雪那个贱人,再误会她啊!

“以菲,我求求你了,你也知道,我并不想搭理顾茗雪的!她那个疯妈,我见都没有见过,你就再帮我一次,帮我好好的处理一下,千万别让以溟知道,和我顾茗雪联络过!”

“好吧,我就再帮你一次吧,谁让你是我未来的嫂子呢?”苏以菲勾了勾嘴角。杜芊芊现在,打死也不会再说出来了。

“谢谢你,以菲,你真的是太好了!”杜芊芊简直快要感动哭了。

都说姑嫂多不合,她怎么就遇上,这么个贴心的小姑子呢!简直就是她的神助功啊!

……

陆已承每天从公司回来,吃货就兴奋的冲过来,一看到,还是他一个人,立即无精打采的趴在门口。

他虽然每天,都像诺诺在的时候一样,下厨。

但是,吃货和他一样,都快得厌食症了。

从吃货回来,这短短的几天时间,一下子瘦了十多斤!原本庞大的身躯所呈现的威武气势,都弱了不少。

陆已承把狗粮倒好,吃货翻了翻眼睛,又趴了回去。

“最贵的狗粮了。”

吃货依然不为所动。

“在小镇的时候,一片廉价的面包,都要和我老婆抢,现在给你最贵的狗粮,你看都不看一眼。”

狗狗好像听懂了一样,竟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陆已承坐了下来,摸了摸狗狗的头,“我也好想她,想到发疯,你知道吗,我是有多么的想要保护她,可是到头来,伤她最深的那个人,却是我。”

“所以,我现在,做再多的妥协,都无所谓,只要渡过这一次困境,我就能绝地反击。前面的路,还有很长,很长……我得有足够换资本,保护好我的这一根小肋骨。”

“我什么都不怕,我最怕的就是,她被我伤的太狠,再也不愿意原谅我了!”

他的这些话,憋在心里,今天终于忍不住,吐露给吃货听。

吃货突然站起来,走到它的食盆前,吃起狗粮。

陆已承看着这只狗狗的背影,心里一酸,眼中顿时有了泪光。控制不住的回想着,在小镇的时候,他们度过的美好时光。

……

转眼间,来到这里,已经有好几天了。

顾一诺的身体状况改善了许多,最起码,不会动不动就觉得头晕。

她喜欢走廊的一角,白聿就让人在这里做了一个榻榻米。

顾一诺靠在这里,晒着太阳。

至从她知道,自己怀孕了过去,她就会控制不住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虽然孩子还小,得到三四个月以后才能有明显的胎动。

她现在,仿佛都能感觉到孩子的存在。

今天,白聿安排医生,过来给顾一诺做常规的检查。

在那个她最喜欢待的角落里,找到了睡着的她。

白聿缓缓停下脚步,看着她纯美的睡颜,这几天,她的状态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糟糕。

他不知道,是不是她已经真正的从悲伤中走出来。

缓缓上前,将她抱了起来。

顾一诺突然惊醒,一看自己在白聿的怀里,立即挣扎起来。

“诺儿,别动。”白聿朝她柔声说道。

也许,是他的声音太过温柔,竟让她忘记挣扎。

白聿抱着她,抬步朝屋内走去。

医生已经在屋里候着,看到白聿走来的时候立即行礼,但是被白聿一个眼神喝止了。

刚好,顾一诺止不住困意打了个哈欠,没有看到这一幕。

算起来,顾一诺怀胎的月份还不到两个月,医生过来,也是做一些常规的检查。

检查结束。顾一诺看着准备离去的医生,忍不住发问:“医生,我怀的孩子,是双胞胎吗?”

不止是医生,就连白聿都愣住了。

她为什么会这么问?

特别是白聿,眼神都暗了。

“顾小姐,我看到你的B超单,上面明确写明是一个孩子,目前还不能确定性别。”

“一个?”顾一诺蹙紧眉宇。

她上一世,明明怀着的是一对龙凤胎!

这一世,怎么是一个?

难道,她现在怀着的,不是她上一世的孩子吗?

她的人生轨迹,真的已经发生了变化!时间提前了,所以,她现在怀上的,只是一个孩子?

她的心里,五味杂陈。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虽然,她很爱很爱她的肚子里的孩子。

但是,还是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她的失落,被白聿看眼里。

陆已承伤她如此之深,她竟然还希望,自己怀个双胎吗?!

“只要平时多注意饮食,不要过度劳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我先告辞了。”医生说完,就退了出去。

白聿朝顾一诺走近,轻声朝她询问,“诺儿,你是回房间,还是四处去走走?”

“我想回房间睡会。白聿,你不用管我了,我自己过去就好。”顾一诺转身,朝房间走去。

“诺儿!”白聿突然唤住她。

“怎么了?”顾一诺转身,看着他。

“我今天有事要出去一下,要明天才能回来,照顾好自己。”

“嗯。”顾一诺点点头,“你外出的时候小心点。”

白聿突然笑了起来,这抹笑容,足以迷到众生。

“诺儿,你刚刚的样子,就好像在妻子在交待丈夫一样。”

“白聿,不要开这种玩笑,我去休息了。”顾一诺转身,走进她自己的房间。

白聿看着紧闭的房门,笑容一点点消失。

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什么时候,她可以接受他?可以不再这么疏离?

“公爵,车子已经备好了。”

“吩咐下去,我不在的这一天时间,不接受任何人来访!好好照顾顾小姐。”白聿沉声吩咐。

“是!”

白聿这一次,是去F国皇家医院。

威尔斯夫妇,还在这里。

他要去,解开心中的一个疑问。

……

顾一诺靠在床边,心里还在想着,刚刚从医生那里得到的消息。

“宝宝,不管你是不是妈妈前世的孩子,只要你来到妈妈身边,妈妈都会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你一个人身上。”

屋里,传来她轻轻的叹息,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

她还是,控制不住的回想着,曾经那些让她沦陷的美好。

陆已承,你真的好残忍!

一点一点的,把我心里的伤抚平,当我可以毫无保留的把自己交给你的时候,你却又无情的把我推开!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你都给我带来这么沉重的伤痛!

要我怎么原谅你?!

无法原谅!

……

F国,皇家医院。

白聿来到特意为威尔斯先生和夫人安排的私人疗养区。

这里从外面看来,像是一个普通的别墅,但是里面的医疗设备,是世界上最先进的。

也正是因为这些先进的设备,才让威尔斯先生带着夫人,在这里住了那么久。

白聿沿着拱型的走廊,朝前方特意为威尔斯先生准备的会客厅走去。

迎面,一个仆人推着轮椅缓缓走过。

白聿往一边让了一下。

“公爵,威尔斯夫人刚刚做完一个检查,威尔斯先生一定在那里陪着,您要不要先去会客厅里先休息片刻?”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下去吧,不用管我。”

“是。”

白聿站在走廊里,看着花园中央的喷泉。他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他带着诺儿在开学前,去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场景。

在那一刻,他的心里,有一个无比清晰的声音,在告诉他自己。

你爱上她了!无可救药的爱上她了!

十分钟后,威尔斯先生亲自推着米卿人,朝这边走来。

白聿听到脚步声,缓缓转身,朝这个方向望去。

突然,他的目光定格在米卿人的身上!

怎么会这样!

真像啊!真的是太像了!

这位威尔斯夫人,怎么和诺儿长得这么像?

难道!

他的心里,已经猜测出来了,但是,他还需要仔细的求证。

这一件事情,他一定要弄得清清楚楚!

“公爵大人。”威尔斯看到白聿的身影,立即走上前,朝白聿打招呼。

曾经,他们有过几面之缘,这一次,他的夫人能在F国得到这么好的治疗,全都是公爵大人的安排。

所以,威尔斯对白聿的态度很友好,甚至是带着几分感激。

像白聿这样的不凡的气度,即使没有这些,也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威尔斯先生。夫人最近怎么样?”白聿客气有礼的回应道。

他忍不住,再次打量了米卿人一眼,不止是长像,还有气质,都和诺儿那么的像。

哪是顾茗雪一个整出来的脸,能够相比的!

“先送夫人回房。”威尔斯朝身后的仆人说道。

“是。”

米卿人朝白聿微笑着点头示意。

白聿也恭敬有礼的回应了一下。

“公爵大人,请。”威尔斯先生把白聿迎近会客厅。

两人落座之后,白聿省去了寒暄,直接朝威尔斯先生说道:“威尔斯先生,前段时间,我去了一趟你的领地,听到你不久前收养了一个女儿。”

“是的。”威尔斯先生点点头。

“我见过你的那位养女,和夫人长得真像。”白聿故意说道。

“实不相瞒,温蒂就是我夫人的亲生女儿。”

亲生女儿?不可能!

白聿知道顾茗雪的身世。

诺儿才从生下来就失去母亲!他查过诺儿的身世,当年诺儿的母亲出了车祸,没能保住性命,诺儿一生下来就没了母亲!

威尔斯夫人,失去双腿。

这一切的一切,都太吻合了!

“这一定,是一个很离奇的故事,不知道威尔斯先生,能不能和我细说一下。”白聿直接请求道。

“公爵大人,我是在H国偶然间遇到温蒂的,这个世界上,除了母女,哪会有长得如此之像的两个人?所以,我便把她带回来了。”

“威尔斯先生,你就没有想过,再调查一下吗?”

“调查?”威尔斯真的没有想过,他和卿人之间的事情,一直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没有人知道,曾经他们发生过什么。

对于白聿,他也不想多说什么。

“公爵大人,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或许,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一段永远也不想触及的过往。有些事情,不用去调查,也不想再揭开那些尘封的记忆。”

白聿点点头,他很明白这种心情。

他也不希望,诺儿再与过去有任何的牵连,他只想让她的未来,只属于他一个人!

“也是因为卿人查出了癌症,我偶然遇见温蒂才想过将她带回来,我和卿人没有孩子,我总是怕卿人太过孤独,所以才想着,让这个孩子来陪伴卿人,能让她渡过人生的最后这段时光。”

“我能理解,你这种心情。”白聿轻声回应。

威尔斯突然看向白聿,欲言有止,“我想冒昧的问公爵大人一个很私人的问题。”

“威尔斯先生,请讲。”

“公爵大人,有没有结婚?”

“没有。”

“那女王有没有给公爵大人,物色好未婚妻?”

“没有。”

威尔斯先生笑着点点头,好像心里猛然松了一口气一样。出于对米卿人的爱,他对顾茗雪,也是像亲父对女儿一样。

不但在学业,生活上,替她打算,甚至,还想过,未来的日子。

他与卿人都不在了,威尔斯领地交给一个女孩子,怎么都不现实。

所以,他开始考虑起温蒂的婚事,虽然孩子还小不急于谈这个,他也要提前先物色一下。

看来看去,觉得亚斯公爵,是不二人选。

“公爵大人,已经见过温蒂了是吗?”

“是的。”

“公爵大人,觉得我们家温蒂怎么样?”

白聿看得出威尔斯先生的意思。

他的心里,微微有些心动。威尔斯夫人的女儿是诺儿!他以亚斯公爵的身份,与威尔斯家族的女儿结婚的话。

这世间,不会有再比这般配的婚姻。

“实不相瞒,我很喜欢,威尔斯夫人的女儿。”

威尔斯先生的眼底全是笑意。果不其然,他的猜测没有错!

亚斯公爵怎么会这么倾心相助,是有原因的!

如果,这两个人互相喜欢,真是皆大欢喜!

将来,就算是他和卿人都不在了,有亚斯公爵来守护着温蒂,他们也能放心了。

等有空的时候,和卿人好好的商量一下,再征求一下温蒂的意见。最好是,把她们的婚事,先定下来。

“威尔斯先生,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等我和夫人回到威尔斯领地,再诚挚的邀请公爵大人来作客!还请公爵大人,不要推迟。”

“我一定会去的。”白聿点点头,转身离去。

他心底的疑问,都解开了。

阴差阳错,让顾茗雪抢了诺儿身份。

他一定会让诺儿回到她母亲的身边,让她得到,原本应该属于她的一切。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

闲来无事,顾一诺来到白聿的画室。

这里的绘画材料,应有尽有。

找了一个空白画册,拿起笔沙沙的画着。

她准备,给孩子制作一本插画图册。

她将她全部的爱,都倾注在这一本画本上。

希望将来,有一天,能拿给自己的孩子看。

等孩子长大了,看着这些,她的心里,也一定会非常的欣慰。

白聿走进画室,看着坐在画架前的身影。

他一回来,就听到佣人说,她来了画室,一两个小时都没有出去。

顾一诺正在画最后几笔,一副副画,充满童趣。

她画的很专注,就连白聿出现在她的身后,都没有发觉。

画完后,看着眼前的这一副插画,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一只手抚上自己的肚子,眼中全是慈爱的光芒。

“宝宝,你马上就要两个月了,妈妈以后每天都给你画一幅画好不好?”

“宝宝,有你的培伴,真好。”

一只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白聿准备从背后搂住她,谁知道,他的手才刚刚触碰到她,她就吓了一跳,直接站了起来。

顾一诺的心里,猛然一惊,转身朝身后的来人望去。

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看到是白聿,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诺儿,吓到你了吗?”白聿尴尬的缩回手,柔声朝她询问道。

“没事,我只是太专注了,没有听到你的脚步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顾一诺轻声解释,马上就转移了话题。

“嗯,事情处理完了,就回来陪你。”白聿柔声回应。

他知道,顾一诺在他这里,一直没有安全感,不然,她也不会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把门反锁的紧紧的。

他可以给她时间,让她慢慢熟悉这里,熟悉和他朝夕相处,再慢慢的接纳他。毕竟,在她最需要人照顾,最脆弱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人,一直是他。

“其实,你不用为了我,耽搁自己的时间。”

“在我的心里,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白聿上前一步,想要离她更近一些。

顾一诺立即退后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白聿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转身将画架上的画册拿了起来。

“为孩子准备的吗?”

“嗯。”顾一诺点点头。其实,更是为了她自己画的。

她拼命的想找一些事情做,才能让她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一些不该去想的东西。

“诺儿,你都在房间里闷了这么久了,我陪你去走走好不好?”白聿主动提出要求。

“好。”顾一诺点点头。

白聿先一步朝外走去,顾一诺跟在他的身后,两人朝城堡后面的花园走去。

西式的园林,带着别样的清幽。

两人都没有出声,沿着花香溢满的小路,朝前方走去。

“诺儿,还需要多长的时间,你才能从那份感情中走出来?”白聿突然朝顾一诺询问道。

顾一诺停下脚步,这个问题,她自己都没有答案,又怎么能回答他?

“我在等你,不管需要多久,我都会等下去。”白聿上前,扶着顾一诺的肩膀,“我等着你,从那一段感情走出来,重新接受我!”

顾一诺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面对白聿对她的付出,她的心里只有感激。

爱情,就是爱情,友情,就是友情。

在她的世界里,友情是永远也不可能变成爱情。

“白聿,你不用浪费时间在我的身上,你的身边,有那么优秀的女孩,我现在……现在把自己弄成这样的境地,我早已无力再接受任何人。”

“诺儿,你可以的。”

顾一诺在白聿的注视下,轻轻的摇了摇头。

白聿的目光,一点点沉下去,扶着顾一诺肩膀的手,控制不住不断的加重力道。

“白聿,你弄疼我了!”顾一诺轻声提醒他。

白聿这才发觉他的失态,放松了手上的力道,却直接将她搂在怀里。

“白聿!你不要这样!”

“别动,诺儿,让我抱一抱。”

白聿不知道,他究竟要怎么办才好。

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他想象中的乐观!他进一步,她退三步,他越是想靠近她,她就对他越是疏离。

这不是他想要的!

“白聿,对不起,对不起……”

“不,你不要这么说。”白聿立即将她松开,看着她充满歉意的小脸,有些心疼,“诺儿,你的心里,对我难道只有歉意和谢谢吗?”

“我……”

“诺儿,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让我来照顾你,照顾你的孩子,嫁给我!让我为你们遮风挡雨,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不,不……”顾一诺不断的摇头,“白聿,我不能拖累你。”

“这不是拖累!我也从来没有觉得,你对我拖累!诺儿,即使你对我,不是那种男女之情,但是我相信,婚姻更重要的,是适合。我就是那个,最适合你的!”

“等你生产完,咱们带着孩子,去周游世界。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事情,我和孩子陪在你的身边。”

“我们可以在傍晚的田间漫步,也可以在不知名的乡村里,听一曲民间小调,我们可以拉着孩子的小手,在小溪里捉鱼虾,我们也可以,用亲手种下的麦苗,烤制最香的面包,我们这一辈子,只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只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顾一诺看着白聿,眼中闪着一丝泪光。

“诺儿,为什么,不让自己有另一个选择,为什么不勇敢的迈出这一步,我不要你爱我,我只求,你能接受我对你的爱,让我,好好的爱你。”

她的心好乱,她已经无法思考了,更无法做出判断,也无法给他答复。

“白聿,你能不能,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好好的考虑考虑。”

白聿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小心翼翼地握着顾一诺的手,紧紧的包在他的掌心内。

“好,我给你足够的时间,让你好好的考虑。”

顾一诺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她佯装睡着,白聿才起身离去。听到门关上的声音,立即睁开眼,手不由自主的往肚子上摸去。

宝宝,你告诉妈妈,该如何选择?

虽然重生一世,妈妈真的很笨,很没用,使劲了手段,也只是得到眼前的局面。

虽然,妈妈没能让那些伤害过妈妈的人,付出沉痛的代价,但是妈妈也做了很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妈妈并不想活在那些仇恨之中。妈妈真的好累。

这一生,妈妈要好好的爱自己,爱你。

顾一诺缓缓闭上双眼,将眼底的苦涩掩藏起来。

终究,还是放不下!

如果,她能放得下,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犹豫,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

……

顾茗雪安排人,给她定了一张回国的机票,趁威尔斯先生和米卿人还在F国没有回来,她得回去,把这件事情确定好!

除了这件事,她还要安顿好她的妈妈。

她现在,也很想回去看一看。

今时,不同往日。

既然她想要取代顾一诺,这一步,迟早都要要走的!

她已经无惧,顶着这张脸,见到任何一个人!

……

“难道就只差这百分之三,要让陆已承继续主宰一诺股份吗?”苏以溟气愤的将领带摔在桌子上。

苏以菲坐在一旁,面色微动,起身去倒了一杯水。

裴熠没有出声,他这几天,打得是益思的主意。

秦董事那把老骨头又臭又硬,一坏冷茶,就把他打发了。

如果,这一次,再不成功,他就要在苏以菲面前,食言两次!

出于一个男人自尊,这是绝不允许的!

“裴总!”助理急切的推门而入,“温蒂小姐回国了,刚下飞机。”

“先派人去接!安顿好!”裴熠立即吩咐道。

既然他人的得到消息,顾茗雪已经回国了,陆已承的人也一定得到消息了,未成定局之前,他还是要想办法争取一下。

他在商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这么捏在手里过!

顾茗雪,还是第一个!

“要不,现给白聿打个电话,让白聿想想办法。”苏以溟突然想到白聿。

至从白聿截走了顾一诺以后,就直接回了F国。

“你可以试试。”裴熠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听他的口气,好像对白聿那边,不报一丝希望。

苏以菲坐在沙发上,看着犹豫要不要给白聿打电话的苏以溟,“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打了。”

苏以溟将手机扔到一旁。

顾茗雪这一次,做事丝毫不留一丝回旋的余地!这个女人,之前还真是小瞧了她!

“只是差这百分三的股份,其实,等顾茗雪的资金注入之后,我们与陆已承的差距,并不是很大。”苏以菲又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