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真相!/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裴熠朝苏以菲望去,“你接着说。”

“现在,我们的手里已经握着,那么多一诺公司的股份。这些股份对我们来说,占不了总资产的多少。但是,对陆已承乃至陆氏集团来说,为了赢我们这百分之三,等于把身家都差不多搭进来了。”

她说的一点没错,其实,陆已承现在,已经是孤注一掷!

虽然保住了一诺股份的执行权,已经元气大伤!

苏以菲端起烧开的水,帮两人泡茶,又继续说道:“一个执行权,不过是让陆已承在一诺股份,比我们多了那么一点权力罢了。输赢并不在这一时,要往后看。”

裴熠赞赏的点点头,这样的女人,才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不愧是从苏家的女儿,不是一般富家小姐能比的。

苏以溟还觉得有些不甘。

他要的,是直接将陆已承踩在脚下,让陆已承再无翻身的余地!

这一仗,他们打得也不轻松,集了苏家的势力,裴熠的财力,和白聿对X国的军事压制,才达到现在的局面。

还是让陆已承,领先了百分之三的股分,占着赢面!

如果,这一次,再让陆已承得到一丝喘息的机会,他怎么知道,陆已承会不会还像以前那样,再一次让他输的一败涂地!

“以菲说的有道理,经商最忌讳的就是意气之争。”裴熠朝苏以溟望去。

这一次,已经让他打破了很多原则,他投入这么多钱,在一个不属于他经营执权的公司,其实也占着很大的风险。

“你们的意思是,还继续与陆已承打拉锯战?”苏以溟看着面前的两人。

他的内心深处,还是不愿意妥协!

如果,不是这个顾茗雪,弄这么一出来,现在陆已承已经把一诺股份拱手相让!

接下来,就是陆家!

他的计划,全都被顾茗雪这个女人给打乱了!

“哥,你想一想,现在的一诺股份才刚刚起步,时间还长着呢!”苏以菲又说了一句。

苏以溟想了想,终于点点头。

“准备一下,晚上约一约顾茗雪,只要她愿意,将来她手中持有的股份,也能为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裴熠朝面前的两人,淡声说道。

……

吃完晚餐,顾一诺在长长的走廊里,来回的散步。

白聿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她的身体恢复的很好。

在这里,她的生活,除了吃就是睡。

从白聿那天回来后,好像非常忙碌。

她每天都能见到,形形色色的人,从他这里,来来往往的出入着。

而且这些人看起来,都不像是和画室有关的,更不像来谈生意的,她的心里,有些好奇。

还有一点,她也想不明白,就算白聿很有钱,他聘请的佣人也太多了。

这些佣人对他,很恭敬,不像是普通的雇佣关系。

上一次来,只是短短的两天,她也没有心情,关注这里的情况,住在这里这么多天,渐渐的就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来。

在外面走了一会,有些累了,她转身,朝屋内走去。

书房的门没有关,有一盏灯亮着,顾一诺抬缓缓朝前方走去,来到书房,一个人都没有。

白聿这个时候,没在书房吗?

“小姐在哪?”外面,突然传来白聿的声音。

“公爵,小姐在外面散步。”助理朝白聿回复道。

顾一诺心里一紧。

公爵?

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立即退到窗帘后面,宽大的窗帘将她的身子牢牢的遮住。

白聿和助理走了进来。

顾一诺虽然看不到书房里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但是她能感觉到,屋里凝重的气氛!

“公爵大人,因为F国的军事压制,X国总统已经和国内的分裂的势力达成一致,这是要合力一起抵抗我们!这是今天早上发来的传来的消息,昨天晚上,X国时间凌辰四点,发生了小规模的激战!”

白聿握紧双手,没有出声。

只是目光阴沉的可怕。

X国的能集中起来,对抗他们,一定有人,在背后支撑!

他听苏以溟说,最近和X国交涉的另有他人。

以苏以溟现在的地位,这件事情,竟然没有落到他的头上!

白聿隐隐有一种感觉,陆已承离开军区,并不像苏以溟想象中的那样,失去所有的权力!

隐隐中,好像还有一股力量,在支撑着陆已承!

“公爵大人,议员们已经纷纷向女王上表,停止这一次的军事压制,这件事情,在国际上的引起太大的轰动,舆论也成一边倒的局势!对我们,极为不力!”

“停止?”白聿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就苏以溟和裴熠那两个没用的东西!联起手来还输给了陆已承!连一诺股份的执行权都没有拿到!你让我停止对X国的军事压制!这不是等于,再给陆已承如虎添翼?”

顾一诺紧紧的握着手。

白聿说的话,让她神情一紧!

她已经无法消化,她听到的这些。

公爵?军事压制?

苏以溟和裴熠和白聿又是什么关系?

他们为什么,要联起手来,对付陆已承!?

“公爵,为了一个女人,挑起战争,这真的不是明智之举!”

“你告诉我!什么才是明智之举?”白聿冷声反问。

“属下不敢,请公爵大人息怒。”

“出去吧!”白聿冷声喝道。

屋里,只剩他一个人,挥起拳头,狠狠的打在桌子上。

“陆已承!看来,只能不惜一切代价,把你置于死地!”白聿冷声说完,抬步朝外走去。

听到关门声,顾一诺感觉双腿一软,身子顺着墙壁缓缓滑落下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她的心里,一阵慌乱。

刚刚的白聿好陌生,他竟然是F国的公爵!他还要置陆已承于死地!

她的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白聿刚刚那一道阴狠的声音!

她深吸了几口气,从地上站起来,快步朝外走去。

才离开书房没几步,就见白聿的身影匆匆朝这边走来。

白聿看着顾一诺从书房走出来,目光微暗,一道情绪从他的眼底,一闪而过。

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书房的?

顾一诺看着白聿的目光,心跳仿佛都要跳出来了。

镇静!一定要镇静!她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

白聿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隐瞒着她了。可能他所呈现在自己面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我以为你在书房。”她轻轻的说了一句。

白聿的眼中闪过一丝柔情,抬步走上前,朝她柔柔一笑:“我去花园找你了。”

“哦,我刚刚回来。”

白聿见她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反应,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送你回房吧,天色不早了,可以休息了。”白聿上前,扶着顾一诺,朝房间走去。

“嗯。”顾一诺压下心中的紧张与纷乱,跟着他一起朝房间走去。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一样,被人蒙蔽着双眼。

回到房间,白聿打开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诺儿,你最近感觉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我最近太忙了,没有好好的陪着你。”

“我很好。”顾一诺轻声回应,“只是……”

“只是什么?”白聿立即紧张起来,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只是,有点无聊。也很想念伊丽莎白美术学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上课。”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在F国的美术学院给你报名。诺儿,如果,你想要开启一段新生活,以前的一切都忘了吧。好不好?”

“现在,我的情况应该也不适合每天去学校。”顾一诺将话题岔开。

“现在当然不能去,你的身子那么弱,怀着身孕就已经那么辛苦了。”

“白聿,你能不能给我准备一个手机和一台电脑?我无聊的时候,也可以打发时间。”

“好,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谢谢你。天色这么晚了,你也去休息吧。”顾一诺站起来,准备送他出去。

白聿起身,突然将她搂在怀里,“诺儿,我昨天晚上,听到你在梦里的呼唤,听到你无助的声音,好想来陪陪你。你知道,我站在门外,是什么样的心情吗?”

“白聿,你不要这样。”顾一诺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

“诺儿,今天晚就让我留下来!我就在这里陪着你,绝不对你做任何过份的事情,相信我,好不好?”

“不!”顾一诺连连摇头,“我只是做恶梦了,没事的。”

“诺儿,你还是不肯接受我吗?哪怕试一试,都不愿意?”

“白聿,你说过会给我时间,让我想清楚。”顾一诺往后退了几步。

她很害怕,因为在这种情况下,白聿真的要对她做什么,她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至从,听到白聿和他的助理的谈话后,她对他,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

尽管,他在她的面前,还是像以前那样温柔,看似一点变化都没有,但是她知道,他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白聿了!

白聿看着她的神情,还是妥协了,

“好吧,但是,我要是再听到,你的房间里有什么动静,我一定会破门而入,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我都会守在你身边,绝不让你一个人独自承受。”

顾一诺咬着下唇点点头。

白聿这才转身离去。

顾一诺缓缓将门关上,反锁。

她感觉脚下一软,差一点倒在地上。

这一道锁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她的人,都在白聿手里!

她当时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看到白聿的身影,真的很吃惊。怎么可能那么巧合,在那人机场,遇上白聿!

现在想来,疑点太多太多了!

白聿有没有,拿她威胁陆已承?

想到这里,她的心,一阵揪紧!

她现在,应该怎么办?

一步一步挪到床边,无力的坐在床上,抬起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渐渐的,她的心情平复下来。

她现在,不能慌。

等她能和外界联系了之后,再想办法弄清一切!

……

第二天一早,佣人就拿来一台电脑和一部手机放到顾一诺面前。

“白聿呢?”顾一诺看着眼前的东西,朝佣人询问道。

“先生出去参加一个会议,应该要很晚才能回来。”

“好的,我知道了。”顾一诺抱着电脑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打开电脑,下载了国内最常用的聊天软件,登录之后,立即点开许瑞的头像。

许瑞刚刚审核完一组数据,靠在办公桌前。

窗外的夜色正浓,他起身去泡了一杯咖啡。

小诺已经离开这么久了,还没有任何消息,他的心里越来越牵挂,越来越担忧。

不管有多忙,发一个信息的时间都没有吗?

端着水杯走回来,往电脑上扫了一眼,突然发现,右下角闪动着一个信息,他立即将手中杯子放下,点开那条信息。

是小诺发来的!

她终于和他联系了!

【小诺,你在哪?怎么这么久都没有消息,我们都很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还习惯吗?】

顾一诺看到许瑞的回复,心里突然就安定下来。她斟酌了一下,要怎么和许瑞说。

电脑是白聿给她提供的,她很担心白聿会查她的浏览和消息记录。她现在,还不能在白聿面前,露出任何的破绽。

【小诺,在吗?你怎么不说话?】

【许瑞,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不好意思,这么久没有和你联络。】

【没事,只要听到你还好,知道你的消息,我就放心了。】

【许瑞,你还记得,我们上学的时候吗?高二的时候。】

许瑞的脑海里,回想起高中一起渡过的时光。

有太多太多,美好的回忆了。

【小诺,你怎么了?】他的心里,有些疑惑,怎么会小诺会突然问起这些?

【没事,只是有些感慨罢了,突然想起,你那个时候的小恶作剧。】

许瑞也想起来了,他编写了一个程序,他们可以直接通过一个植入在邮箱的小软件,偷偷的聊天。

他开心的发给小诺,结果发错邮件了,传到了老师那里。

后果,可想而知。更作死的是,他竟然还没有发现,以为是小诺在和他聊天,狠狠的吐槽老师。

【小诺,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许再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顾一诺没有回应,看着电脑屏幕。

等了一分多钟,再也没有等到回复的消息。许瑞突然坐直身子,看着这些信息,他觉得这件事情,不太正常。

立即调出电脑上的一个小程序,几分钟后,追踪到小诺这台电脑的所在地。

她不是去了巴伦艺术学院吗?怎么会在F国?

他再深入的追踪了一下,无法查到,她的确切的地址!

一瞬间,他的心紧紧的揪起。

他立即打开邮箱,找到两年之前的邮件,把那个发错的邮件转发给了顾一诺。

顾一诺看到邮件提示,唇角露出一丝笑意,立即点开,

电脑上,弹出一个坚毅的聊天框。

【小诺,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在F国?你没有去巴伦艺术学院吗?】许顼的信息,立即弹了过来。

【我没有去,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详细的,我就不告诉你了,你这个东西,安全吗?会不会被人查到记录?】

【不会,你用完,就把这一封邮件粉碎,需要联络你的时候,我再发一封过来。】

顾一诺紧绷的情绪,放松下来。

许瑞坐在电脑前,很担心顾一诺,她究竟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和他联系的?怎么让他感觉,好像被人控制了一样。

【小诺,你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许瑞,你不要担心我。你知道,现在一诺股份是什么情况吗?】

【好像陆先生遇到一些问题,听说,就连陆氏集团都停止了一切正在运营的项目,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到一诺股份。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了解。】

顾一诺的心里,基本可以确定了。

她是那么的了解陆已承,以前杜明兰不止一次的,希望他将一诺股份和陆氏集团合并在一起,他都不同意。

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是不会考虑陆氏集团的!

当初,他拿下那块地的时候,都没有向陆家拿一分钱!

情况可能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许瑞,你听过,X国的事情吗?】

【这几天,国内的新闻也有报道,那边发生战乱了,不过你也知道,那边一向都不太平,天天听到什么内讧的。】

许瑞的心里,更加疑惑了。

怎么小诺会问到这些?话题跳跃的也太快了。

【许瑞,我们保持联络。】顾一诺说完,立即关闭邮件。

许瑞还想了解一下,她那边的情况,但是小诺那边已经关掉了,他的消息都没有办法再发出去。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小诺的消息的时候,他的心里全是牵挂。

得到小诺的消息后,他反而觉得,更加担忧了!

不行!他得去找一找陆先生,问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诺一人在F国,陆先生就那么放心吗!

……

顾一诺立即打开网页,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输入:亚斯公爵。

网页上,很快弹出一些消息。

每一条,都跟最近的X国战乱有关!

她以前,也听说过,F国现在还是皇室执政,有女王,公爵,议员掌握着大权。

白聿,真的是F国位高权重的公爵吗?

F国虽然在国际上,一直都保持着很强势的姿态,但是很多年,都不曾用这种手段,去压制一个几乎天天内乱的国家。

虽然,是以拯救X国的名义,但是也有着侵略的嫌疑。

顾一诺看着这些信息,心里一阵阵发紧。

白聿这么做,竟然是为了对抗陆已承?!

她已经确定了,白聿在书房里所说的那些话才是真实的,而她看到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陆已承,你对我的绝情,也是假的,是不是?

你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想到这里,顾一诺突然喜极而泣。

抬起手摸着肚子,又是哭又是笑的和孩子说道:“宝宝,爸爸他没有不要我们,他只是现在遇到一点困难。”

所有的心结,都在这一刻解开了,她的心中,豁然开朗!

她用许瑞曾经教过她的方法,清除了浏览记录,转而打开几个素材网站。

将电脑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朝外望去。

来到这里这么多天了,她的活动范围,就是这幛城堡和后面的小花园,再远的地方,就没有去过了。

穿过前面的喷泉池,朝前方的大门口走去。

这里真的好大,好气派。

站在她现在的方向,朝面前的城堡望去,她才发现,这里真的不像是一个私人的住宅!

一个穿着燕尾服的佣人朝她走了过来,恭敬的向她行礼。

“顾小姐,您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我只是想好好的看一看这个地方。”顾一诺淡声回应,抬手朝前面的那一排建筑指去:“那是什么地方?”

“那,那是……”

顾一诺已经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那是警卫室!保卫公爵大人的皇家御用警卫队!眼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建筑,但是在这幢建筑后面,就是一个训练用的操场!

至从公爵大人带回来这位顾小姐之后,就再也没有操练过。

他们这些警卫队,也都换了上便服。

“顾小姐,您不能去那里!”这人才反应过来,朝顾一诺阻拦道。

“我不能去吗?白聿没有说,这里哪个地方是我不能去的!”顾一诺的小脸上,带着几分怒气。

“顾小姐,这里没有什么,太阳这么大,您还是回去吧,万一有什么闪失,我真的无法和先生交待。”

顾一诺不再理会他,继续朝前方走去。

“顾小姐!顾小姐!”那人立即挡在顾一诺的面前。

顾一诺抓着他的手,吃力的想要推开。

白聿一回来,就看到眼前的一幕,快步上前,来到顾一诺身旁。

“小诺,你怎么来到这儿了?”白聿朝那个警卫使了个眼神。

警卫立即退了下去。

“憋得不舒服,就四处走走。”

“你的身子还很弱,又怀着身孕,应该要好好的静养。”白聿柔声朝她劝道。

“我刚好走到这里,很好奇这一排建筑是做什么用的。”

“可能,当时为了让这个古堡,看起来,更加的气派美观而修建的。现在,除了给佣人住之外,都空置了。”白聿轻声回应。

“原来是这样。”顾一诺点点头,暂时放弃了,走进前面这幛建筑的打算。

她四周走走,也只是想好好的观察一下这里的地型,不看不知道,原来这里的警戒这么高。完全符合白聿,公爵的尊贵身份。

以她的能力,是怎么也没办法逃出去的。

逃出去又能怎么样?

可能还没有跑到机场,就被白聿给找回来。

不,她没有办法订到机票,她现在身上,连能证明自己的身份信息都没有!

“太阳这么大,我送你回去吧。”

“好。”顾一诺先一步,朝城堡的方向走去。

白聿是回来,陪她吃饭的。

回到城堡,佣人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顾一诺不出声,自顾的吃着面前的食物。

白聿发现,她今天的食欲比平常好一些。

“诺儿,吃完饭,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看了你就知道了。”白聿没有立即告诉她。

吃完饭,白聿将她领到她自己的房间,只见原本摆着沙发的地方,放着一张很漂亮的婴儿床。

屋子里除了她的床,和一个梳妆台以外,所有的家具都被搬了出去,摆上了一些婴儿的用品,还有很多很多的玩具。

这都是他刚刚趁他们吃饭的时候,让人准备的吗?

顾一诺缓步走上前,摸着这张婴儿床。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陆已承给她在G市准备的婚房,她还是喜欢那里,那个一个小小的房间,真的好温馨。

“诺儿,喜欢吗?”

“很漂亮。”顾一诺点点头。

看着这些东西,只会让她更加触情伤情。

“白聿,我想回国。”她突然转过身,朝白聿说道。

白聿愣了一下,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怎么会突然提出,要回国。

“诺儿,你还不死心,要回去找陆已承吗?”

“白聿,我的世界不止一个陆已承!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我在国内却有别的牵挂,我的学业,我的画室,还有我的朋友,这些都是我的牵挂。”

白聿听着她的话,知道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合理的理由再阻止她。

如果他再坚持的话,一定会让她产生怀疑。

“诺儿,医生说,前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时期,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我们再等一个月再回去,好不好?”

白聿是根本就不想让她回去吧?

顾一诺还是点点头,“好,我听你的。”

看她答应下来,白聿的眼中缓缓涌上一抹笑意,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有点累了,你不用陪我了去忙吧。”

“好,你好好休息,晚上我回来后,带你去附近走走,散散心。”白聿柔声朝她说道。

“好的。”

……

许瑞一夜都没有睡好,一直担心顾一诺的安危,一大早就起身,准备去找陆已承。

在路上的时候,他先给陆已承打了个电话。

“陆先生,我有事,想和你见一面。”

陆已承刚从训练室走出来,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许瑞打电话过来,说要见他,一定不是普通的事情。

“我在家,你直接过来吧。”

许瑞放下手机,加快速度朝陆已承住的别墅开去。

陆已承上楼洗澡,换了一件衣服,走到厨房准备早餐。

吃货趴在门前,望穿秋水的盯着大门口。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适应,吃货的体型是保住了,但是精神状态却大不如从前,无精打采。

许瑞车子停在别墅外,门没有门,他直接走了进去。

吃货兴奋的冲了出来,一看又不是它要等的人,一脸失落。

许瑞被突然冲出来的这么一只大狗狗吓了一跳,见狗狗很温顺,他才朝屋里走去。

什么时候陆已承竟然养起狗来了?

许瑞走进去,陆已承一个人在餐厅里坐着,正在吃早餐。

“坐吧。”陆已承朝许瑞说道。

“陆先生,我这一次来找你,是为了小诺的事情,她为什么没有去巴伦艺术学院?反而在F国?”许瑞直接询问道。

这一句话,让陆已承的神情凝重起来,目光沉沉的盯着许瑞。

“你怎么知道,她在F国?”

“小诺和我联络了。”许瑞也不管什么礼数了,直接拉了陆已承对面的凳子坐了下来。

“她和你联络了?”陆已承的眼中有一丝震惊,立即朝许瑞询问道:“她都和你说了什么?”

“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不是趁寒假的时候,出去度蜜月吗?你怎么能把小诺一个人,扔在F国!”许瑞忍不住朝陆已承质问道。

“诺诺都和你说了什么!一字不漏的告诉我!”陆已承一字一句道。

“她……她也没有说什么,奇怪的是,她问了我X国的事情,她一向从来不关注这些。!”

陆已承的心,猛然一缩。

她怎么会突然问起X国的事情?是不是她发现了什么?

“而且,她用我植入邮箱的程序和我联络的,看起来,好像不太方便的样子,在躲避着什么。”许瑞又补充了一句。

陆已承呼吸一滞,心里被浓浓的担忧充斥着。

比起让她伤心,让她恨他,他更害怕,她在白聿那里受什么伤害!

他一直庆幸,她什么都不知道,最起码,在她的心里,白聿是她可以信任的人!只要他所做的一切,让白聿满意,她都是安全的!

诺诺怎么可能,是白聿的对手!

这些天,他控制不住的想着,她在那边的情况。

或许,她会因为他的绝情,而更加依赖白聿也说不定。

可是,她竟然发现了!

“陆先生!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小诺是不是有危险?”许瑞看着陆已承的反应,心也高高的悬起!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陆已承像现在这么失态的时候!

陆已承看着许瑞,郑重的说道:“她现在在F国,在白聿那里。”

白聿?许瑞突然松了一口气。

白聿于小诺来说,亦师亦友。有个人在那里陪着她,也好过她独身一人。

“白聿的真正身份,是F国的亚斯公爵。”

“亚斯公爵?”许瑞的心情,没有刚刚那么放松了。

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

突然,他想到了,国际新闻上最近好像经常提起一个F国的公爵。而对X采取军事行动的,就是这个F国的公爵!

“白聿不是个画家吗?”许瑞一时消化不了这个事实,“陆先生,不是你把小诺留在F国的!?”

“我计划,送诺诺去巴伦艺术学院,中途出了一些意外,让白聿在国外的机场,把她带去了F国。”

“白聿带小诺走,究竟是什么意思?”

“白聿喜欢她,想要和她在一起。”

“可是小诺不喜欢白聿啊!”

“所以,白聿就采取一些手段。”

“陆先生!你想想办法啊!不能让小诺置身于危险之中!白聿既然能轻易的挑起战争,可见他这个人,绝不像是表面上看的那么温润无害!”

陆已承现在,已经冷静下来,“许瑞,我需要你的帮助。”

“陆先生,请说!”

“你继续和诺诺保持联络,但是,每一次你们联络的内容,我要一字不差的知道,这样,我才能了解诺诺在那边的情况,才能及时做好安排。”

“好!”

“还需要我做些什么吗?就这样?”

“目前就是这些,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诺诺,不要告诉她你来找过我,以免,发生不必要的意外。”

“好。”许瑞郑重的点点头。

许瑞走后,陆已承已经没有心情吃东西了。

他的脑中,想的念的,全是顾一诺。

说那些伤害的她的话的时候,他的心里是那么的矛盾。

他即想她能够知道,他是迫于无奈,又想让她,什么也不要知道。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来扛。

她竟然,还是发现了!

他不知道,她接下来有什么安排,他只希望,她不要轻举妄动,她不了解,白聿的手段。

白聿一但狠下心来,什么都做得出来!

诺诺,再给我一段时间,等局势稳定了,你一定会把你带回身边,好好爱你!

就在陆已承失神的时候,电话打破了屋内的宁静。

是程助理打过来的。

他才发现,已经这么晚了。

今天,他还要去公司,开个重要的股东会议。顾茗雪和裴熠,都会参加。

他缓缓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朝外走去。

吃货突然追了上去,紧紧的跟着他。

“你不能去,回屋里去。”陆已承指着门口。

吃货就是不回去,明显想跟着他一起出去。

“我不是出去找她,她现不在,你跟着我一起出去,也见不到了她。”陆已承很有耐性的摸了摸狗头。

他才拉开车门,吃货立即挤到车子上,爬到副驾驶的位置,反正,今天这狗大爷就是要出去。

陆已承看了下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每天把吃货放家里也挺不忍心,干脆带上吃货一起去公司。

“我提前和你说,见不到诺诺。你别到时候,又给我伤心欲绝的样子,我心里比你难受多了,我都忍着呢!”

吃货一脸不开心,还是趴在椅子上,坚持要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