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我要回国!/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25章

陆已承开着车,来到公司。

见他的身后,跟着这么一条体型硕大的狗狗,大家都震惊了!

没想到,BOSS还养狗啊!

吃货走了一路,都在闻着味道。真是没有它熟悉的味道。

它能在家里,闻到属于顾一诺的味道,有时候,一只狗在家,它就喜欢跑到卧室里去。

蓝馨从前几天就调职了,现在,成了总裁办公室里的唯一的女性员工。

职位也是特助,不过,是协助程助理。

这是杜明兰的安排,她现在持有公司的股份,自然得有一个人,能够让她轻易的就能了解到公司的各种状况。

蓝馨更像是她在公司安插的一个眼线。

有了能近距离接触陆已承的机会,蓝馨不知道有多兴奋,每天早上,要提前一个小时起来,收拾自己。

“蓝助理,会议室准备好了吗?温蒂小姐和裴总马上就要到了。”

“准备好了!”蓝馨打开小镜子,又看了一遍自己的妆容,才自信的朝会议室走去。

顾茗雪与裴熠已经从专用的电梯走了上来,被直接迎到会议室。

蓝馨是这一层唯一的女性员工,虽然职位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还是少不了,做这种端茶倒水的工作。

不过,她很得意,因为她现在服务的都是公司的各个股东,还有陆已承。完全是不一样的心情。

蓝馨泡好茶,婀娜多姿的走了进去。

作为这一层,唯一的女员工,她有一种无比的优越感。

顾茗雪来到会议室,直接将墨镜摘了,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蓝馨刚好端着茶水走进来,一看到坐在主位上的身影,整个人都愣住了。

“小诺,你回来了?”

顾茗雪朝面前这个妖艳的女人望去,目光微冷。

“不是说,一诺股份,但凡能接触到陆已承的高层不用女员工吗?这个女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蓝馨这才发现,她认错人了!

这个女人不是顾一诺!说话的声音和口气一点都不像!

可是也长得太像了,她没有听说,顾一诺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或者妹妹啊!

“这是陆夫人的人,总裁特助。”裴熠谈声回应。

顾茗雪上下打量了一眼蓝馨,“知道的,你是已承哥哥的助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个夜店里跑出来的。”

蓝馨被这么羞辱,脸色当场就白了。

她也算是出身富贵,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

碍于这种场合,她只能先默默的承受了!这个女人,应该是程助理和她说的,那个温蒂小姐小姐。

可是怎么和顾一诺长得这么像?

“你好,温蒂小姐,我叫蓝馨。”蓝馨立即自己我介绍。一边将手中茶,放到顾茗雪面前,“温蒂小姐,请喝茶。”

顾茗雪端起来,闻了一下茶香,抬手朝蓝馨泼了过去!

茶水很烫,原本雪白的呼之欲出的胸,立即被红了一大片。疼得蓝馨表情都扭曲了。

“你!”

“我怎么了?”顾茗雪笑着询问。

蓝馨还想说话,突然听到一道声音:“你先出去。”

陆已承的身影,出现在会议室。

“是。”蓝馨胸前,火辣辣的疼,捂着胸口朝外走去。

“已承哥哥,这个女人真是一点用都没有,这么滚烫的茶就给我端上来。”顾茗雪娇声朝陆已承说道。

蓝馨听到这一道声,突然停下脚步。简直想回去撕了这个温蒂小姐!恶人还先告状,真的是刷新了她对贱人的认识!

就听陆已承道:“茶不滚烫,难道还当冷饮一样喝吗?”

顾茗雪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蓝馨的唇角微微上扬,心里泛起一丝甜意。陆少是不是在维护了她啊?

就算是,这个女人长得像顾一诺,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不被陆已承待见。

她有些奇怪,顾一诺去哪了?

好久都没有顾一诺的消息了。

她正欲抬脚,发现陆已承的办公室门口卧着一只体型庞大的阿拉斯加。

这是陆已承的狗吗?

看起来,挺温顺的!缓上走上前,准备摸一摸。

突然,吃货朝着这个不断朝它走进的女人,一阵狂叫!

蓝馨吓得直接坐在地上。

吃货好像来劲了,直接站起来,竟然比蓝馨还高!

一脸凶相的朝着这个女人吡牙!

陆已承刚刚准备开会,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狗叫声,他立即起身朝外走去。

吃货一看到他的身影,立即老实下来,绕过蓝馨跑了过来。

“去办公室,不准往外跑。”

吃货不但不去办公室,反而朝会议室走了进来。

它才不要一只狗待着!

就在吃货走进来的一瞬间,庞大的身躯,突然朝前方飞速的窜了过去!

直接跃到会议桌上!

陆已承看到,吃货的毛发,都随着风飞扬起来!它扑去的地方,是顾茗雪的方向!

难道,是吃货认错人了?!

“啊!哪里来的畜生!”顾茗雪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躲开,就被吃货直接扑倒!

吃货一改温顺的样子,露出凶狠的一面!张开大口,朝顾茗雪咬了下去!

“陆已承!看好你的狗!”裴熠失声喊道。

陆已承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要喝止的意思。

“救命!救命!”顾茗雪吃力的抵挡着,这只狗,怎么冲着她的脸来的!她可不想再次被毁容!

连忙伸胳膊,挡住这只狗。

吃货对着顾茗雪的手腕,一口咬了下去。

锋利的狗牙,差一点穿透顾茗雪的手腕!

“啊!”顾茗雪惨叫一声,差一点痛晕过去!

裴熠拿起一旁的椅子,朝吃货砸了过去!

陆已承一把抓着裴熠的手腕,将那把椅子抢了过来,摔到一旁的办公桌上!

会议室里的声音,让在外面的心,都是一紧!

不会,打起来了吧?!

程助理站在外面,也不敢贸然进去。

不过,以陆少的身手,应该不会吃亏,更何况,还有一条狗呢!

吃货死不松口,好像非得从顾茗雪的身上,扯到一下血肉来!

陆已承也不知道,吃货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没把这个女人认错,还狠狠咬了一口,看来,这段时间,没有白养!

“陆已承!你想出人命吗?”裴熠通过刚刚的交手,已经看得出,他自己不是陆已承的对手。

但是看着这么一只狗,扑着人咬,稍不慎,咬死都有可能!

“吃货!”陆已承喝了一声。

吃货扯着顾茗雪的胳膊,狗头一甩。

“啊!”顾茗雪又是一声惨叫,被狗的力量,甩到撞在后面墙壁上!

这只狗,是松开了她的胳膊,但是她感觉自己的胳膊疼的快不是她的了,满的手的血,也不知道,有没有被这只狗,撕下块肉来!

“我要杀了这只畜生!”顾茗雪咬牙说道。

裴熠上前,将顾茗雪拉了起来,看向陆已承,等着陆已承表态!

虽然是一只畜生,怎么也要给一个交待!

“既然是只畜生,就不要和它计较了,否则连畜生都不如。”陆已承淡声回应。转身朝外面吩咐道:“阿程,叫救护车!”

顾茗雪被这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

什么叫畜生都不如?这明摆的是在骂她!

“陆已承,狗是你的,你要你陪我一起去医院!”顾茗雪捂着疼好像断掉的胳膊,朝陆已承怒吼道。

“我看裴总刚好有空,不如就让裴总和你一起去,在公司发生的事情,裴总也有责任和义务处理一下。”

裴熠怒视着陆已承,怎么转眼间,就把这件事推给他了?

狗又不是他养的!

“我们家吃货弄脏了,我要带它去洗澡。”陆已承说完,牵着吃货朝外走去。

“陆已承!”顾茗雪失声喊道。

眼睁睁的看着陆已承的身影,消失在她眼前!她想追上去,可是手上的血还没有止住,不断的往外冒。

她这一身狼狈,都没有被陆已承看在眼里,他竟然还管那条狗!

这是不是在告诉她,她连那条狗都不如!

她的心里,涌上一股强烈的恨意!

陆已承你既然敢对我如此无情,就别怪我无义!

救护车停在公司楼下,裴熠扶着被咬伤的顾茗雪上了救护车。

处理了伤口之后,才发现,真的被那只狗撕下了块肉!钻心的疼痛让顾茗雪无法承受。打了点麻药后,疼痛感才降到能接受的范围。

顾茗雪知道,她的所作所为,触怒了陆已承!今天,是她第一天来一诺股份,他竟然放任他的狗,把她咬成这样!

她伤的有多重,就证明他的心里有多恨她!

恨她又怎么样?

他还不得眼睁睁的看着白聿把顾一诺领走!

他却只能在这里,对着她出一口恶气!

有本事,把顾一诺抢回来啊?!

恐怕,他还没有这个能耐吧!

她现在一点也不惧怕他,她有着威尔斯家族做后盾,既然已经拿下一诺股份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她就不怕,陆已承没有对她低头的一天!

……

陆已承带着吃货,去了宠物店,让人好好的给吃货洗了个澡。

吃货的身上,沾着顾茗雪的血,他是真的嫌脏。

从宠物店出来,陆已承带着吃货朝回家的路上开去,这条路上,有一家卖烧鸡的店。他特意停车,买了两只烧鸡,让人把骨头撕出来,装了满满的两大盒。

吃货在车子上趴着,一闻到烧鸡的香味,顿时直起头,眼睛直放光。

“今天干的不错,奖励给你的。”

吃货拿头顶了顶陆已承,卖了个萌。

将吃货送回家,陆已承又去了公司,今天的会议没有开成,他也还有其它的工作要处理。

刚刚启动车子,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号码,他将车子停了下来,接通电话。

电话里,传来一道老者的声音,充满威严。

“已承,X国的情况会在一个月内有所缓解,这一仗你打得着实辛苦。不过,总算是迈出了第一步,我没有看错你,不管把你放到什么地方,你都能让我满意。”

陆已承握着电话,没有出声。

“目前,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等X的情况稳定下来,公司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我想要一支外交团,以出使访问的名义,能见到F国的女王。”

“好。”

挂了电话,陆已承目光微沉,所有情绪,都隐忍在那一双波澜不惊的双眸中,开着车子,朝前方驶去。

……

白聿回来,已经很晚了,他像平常一样,询问一下佣人,顾一诺这一天的情况。

得知她这一天,与平常没有什么区别之后,朝顾一诺的房间走去。

轻轻的推了一下门,还是锁着的。

顾一诺并没有睡熟,听到门锁响了一下,她就醒了过来,竖着耳朵聆听着外面的动静。

外面,静悄悄,一直到一分钟过后,她才听到白聿离去的脚步声。

她这放松下来,拉紧被褥,盖在自己的身上。

究竟要怎么样,她才能离开这里?

白聿来到书房,助理立即跟着走了进来。

“小姐今天有没有和谁联络?”白聿朝助理询问道。

“顾小姐今天只用了电脑,并没有用到手机,我查过顾小姐的电脑,除了下了一个聊天软件之外,就是浏览了一些普通的网站。聊天软件里的记录,我也查了,是和她以前的一个同学联络的,只是随便聊了几句。”

“同学?叫什么名字?”

“叫许瑞。”

白聿认识许瑞,诺儿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他们还一起开了游戏公司,现在也做得有模有样。

他看得出来,许瑞也和他一样,对诺儿心生爱慕。

不过,许瑞从未表露过。

白聿忍不住回想起,他当初向诺儿表露自己的感情之后,她一下子疏远的样子。

那一刻,他真的觉得,伤透了心!

但是,他不后悔,他不愿意像许瑞那样,永远将这一份感情深深的隐藏起来,永远都藏在心底,阴暗的角落,好像见不得光一样。

查过了这些,白聿彻底放心了。

看来,诺儿是真的有些牵挂。并没发觉什么。

可是,他不能让她回去,他们正式结婚前,他都不会让她回去!

“好了,你下去吧。”

“是。”助理走了出去,把门带上。

突然,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白聿看了一眼号码,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公爵大人。”顾茗雪朝白聿打了一声招呼。

“有事吗?”白聿冷声询问。

“这一次,我们合作的这么默契,本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可是我还有事,没能与公爵大人见面,想想真是有些可惜。我还没有恭喜公爵大人,心想事成。”

“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不需要你的恭维。”

顾茗雪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将受伤的手换了一个姿势,才正色的朝白聿说道:“我今天打电话给你,的确是有另外的事情。”

“说。”

“威尔斯夫人的病情怎么样?”

白聿没有在顾茗雪的声音里,听出一丝关怀的意思。他还不知道,顾茗雪究竟在打着什么样的主意。

“恢复的很好,病情也已经得到控制。”

顾茗雪要的,可不是这样的结果!

“我在威尔斯领地的时候,威尔斯先生,准备让我签一个文件,那份文件,可以给我合法继承人的身份,但是,被威尔斯夫人给阻拦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白聿冷声反问。

他的心里,暗自庆幸,那份文件没有签!

要不然,以后还要再费一些周折!顾茗雪今天所夺走的,属于诺儿的一切,他日,一定原封不动的还回来!

“我想说的是,如果,我能顺利的得到法律认可的继承人身份,将来,可以为公爵大人,无条件的提供任何帮助,不知道,公爵大人觉得,这一笔交易怎么样?”

“你想怎么做?”

“我相信,公爵大人已经明白了,目前谁是我最大的阻力,只要除去这个阻力,我就能威尔斯先生,重新给签下那份文件!将来,只要公爵大人,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帮助公爵大人!”

白聿听完顾茗雪的话,目光变得更加清冷。

顾茗雪打算的真好,竟然主意打到威尔斯夫的身上,还想借他的手,除去威尔斯夫人!

“据我所知,威尔斯夫人是你母亲吧?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威尔斯先生,才认你做养女。”白聿突然说道。

顾茗雪脸色一僵,语气有些急切的询问道:“你怎么知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威尔斯先生认她当养女的事情,外界是没有人知道,是因为米卿人的原因。还以为,只是她得到了威尔斯先生的青睐。

白聿是怎么知道的?!

这一句话,透露的信息太多了!

他见过威尔斯夫人了?那白聿也一定知道,她顶替顾一诺的事情。

即使白聿知道,他敢折穿吗?

一但拆穿了,他还能得到顾一诺吗?!威尔斯先生和米卿人一但认回顾一诺,陆已承的困境,恐怕也会跟着迎刃而解吧!

“既然,你都知道了,所以,更应该帮我了,对不对?现在,帮我,也是在帮你自己。”

白聿冷冷一笑,没有回应。

顾茗雪听到那阵笑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然后,电话就切断了!

她还不知道,白聿是什么意思呢?不过,她有十足的把握,白聿不敢揭穿她的身份!

她也相信,白聿一定会接受她的提议,毕竟这件事情,对他有利无害。

以他在F国的身份和地位,想让一个得了癌症的米卿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去,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她才不相信,白聿是什么纯善之辈!

……

白聿从书房,走到顾一诺的房间,这几个晚上,他都没有听到房间里,再有什么声音传来。

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能,一夜安寝。

在白聿之前来过后,顾一诺一直都没有入睡,听到门外又响起脚步声,她立即紧张起来。

白聿的衣服口袋里,就装着这间房的钥匙。

他在犹豫,要不要进去。

最终,还是转身离去。

顾一诺听着白聿再次离去的脚步声,松了一口气。缓缓起身,将窗帘拉开了一些。

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

坐在窗边看着明亮的月色,再无睡意。

……

第二天一早,顾一诺收拾好自己,走出房门。

一转身,发现外面的走廊里摆满了鲜花,她朝外走去,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些花摆在不同的位置,好像是特意摆放的。

她又朝外走了一些才看清楚,这些花,拼成了一个个字母,中间有一束,摆成了心型。

她立即转身,朝屋内走去。她已经知道,这些突然出现的鲜花,是什么用间了。

她不想面对!

“诺儿!”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顾一诺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

白聿站在几步远的地方,手中也捧着一束鲜花,他的身后是喷泉水池,水池一旁,放着一架钢琴。

钢琴的一旁,也摆着很多鲜花,很梦幻的样子。

他记得,她曾经说过,他弹钢琴的样子,足以迷倒众生。

他至始至终,想迷倒的人,不过她一个罢了。

全世界,就只有她一个。

白聿走上前,将花递到顾一诺面前。

顾一诺捧着这束鲜花,被他牵着,朝那架钢琴走去。

白聿在琴前坐了下来,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的琴键上弹奏起来。

正是她喜欢的那首《月光》。

顾一诺捧着花,看着白聿,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他是F国位高权重的公爵只是她的错觉。

他是她熟悉的,那个曾经满世界流浪的画家。

他的人生经历,让她充满憧憬。

她喜欢他的气质,他的才华。

他在她的心里,就像是一个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偶像。

这一切,都是假象!

他是那个可以为了一己之私,挑起战争的亚斯公爵!

她以前,只看到他如云端月,一般风华无度,清贵无尘,却不知,那轮明月之后,还有无尽的暗夜。

琴音停了下来,白聿抬眸,看着沉浸在思绪中的顾一诺。

他不知道,她刚刚有没有听他弹奏的这一曲。更不知道,她此时此刻,究竟在想什么。

“诺儿?”他轻轻的唤了一声。

顾一诺立即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刚刚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

“没,没有想什么!”顾一诺摇摇头。

“诺儿,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白聿突然朝她询问道。

顾一诺又摇了摇头。

“今天,对我来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因为,我要向我心爱的女孩,正式求婚!”

白聿说完,走到顾一诺面前,单膝跪了下来,从身上掏出一枚戒指,“诺儿,嫁给我好吗?以后的日子,让我陪伴在你的左右。”

顾一诺有一种感觉,白聿现在,把她逼得越来越紧了。

他之前还说,会给她时间考虑,但是,他却一步一步的紧逼上来,丝毫不给她考虑的时间。

“白聿,如果,我现在答应你的求婚,对你来说是不公平的,因为,我的确没有从那份感情给我带来的伤害中,走出来,而且,我还怀着别人的孩子。”

白聿立即站起来,扶着顾一诺的肩膀:“诺儿,没关系,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顾一诺推开白聿的手,朝后退了几步:“我现在,只想静一静,白聿,麻烦你,给我订一张机票,送我回国吧。”

白聿一听,她又有回去的念头,心里有些慌了。他知道,是他把她逼得太紧了!

“诺儿,对不起,我上一次和你说过,给你足够的时间去考虑,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白聿,我要回国!”

“诺儿,你要是不喜欢这里,我可以带你去别的地方。”

“你这是在软禁我吗?还是想要控制我的自由?”顾一诺直接朝白聿质问道。

白聿看着顾一诺。

他不知道她究竟是知道了什么,还是因为他刚刚的举动,才提出这么坚决的要求。

顾一诺看白聿没有反应,转身朝前方走去。

“诺儿!”白聿抬步追了上去。

顾一诺没有理会他的呼唤,回到房间,将自己紧紧的锁在屋里。

白聿试着推了一下房门,又被锁上了。

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一个顾一诺,能让他做到这个份上!

舍不得伤她,对她倾尽所有的柔情。

哪怕在她面前,带了一层又一屋的伪装!

他现在,甚至害怕,她知道,那个真实的自己!

她喜欢的,一直都是那个带着一个面具,顶着一个假身份的画家!

白聿转身,朝书房走去。

他想过,他今天的求婚,可能不会成功,但是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中午,佣人准备好了午餐,顾一诺依然没有从房间里出来。

白聿来到门口,轻轻的敲了一下门:“诺儿,出来吃饭了。”

“我不想吃!”

“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顾一诺起身,把门打开,白聿直接冲了进来,握着她的手腕,将她按在墙壁上。

她吓得脸色苍白,愣愣的盯着他。

白聿的目光,也在沉沉的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看穿。

“你放开我!白聿,你松手!”

白聿突然俯身,朝她靠近了几分,他的唇,就要碰到她的唇。

“白聿,你别让我恨你!”

白聿的身子,突然僵住了。

“我不喜欢这里,在这里我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话,我想回到我熟悉的地方。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想让我受伤害,可是,我有我自己的选择。”顾一诺继续朝他说道。

“诺儿,你跟本就没有考虑过,对不对?”

白聿的目光,沉沉的望着她,顾一诺的心情,一下子紧张起来,错开目光,不与他对视。

“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接受我!”白聿又质问了一句。

顾一诺无法反驳,她的沉默,就像是一把利刃,刺入白聿的心。

“诺儿,看着我!陆已承究竟有多好,值得你这么爱他,放不下他?”

“白聿,你冷静一点!你先把我放开,我的手都被你握疼了!”顾一诺试着挣扎了一下。

“诺儿,你舍不得放开,我爱你!”白聿说完,朝她吻了过去。

顾一诺立即错开,他的唇扫着她的脸颊滑过。她使出全身的力气,将白聿推开,“白聿!你冷静一点!”

“我不想冷静!诺儿,我爱你!我要得到你!”

“不!不要!”顾一诺惊恐的摇了摇头,正准往外逃去,白聿快一步挡在她面前。

“诺儿,你能逃到哪去?”

顾一诺不断的后退,白聿一步一步紧逼。

“白聿!不要这么对我!”顾一诺退无可退,跌坐在床上,“白聿,你不要过来!”

白聿大步上前,握着她的手,将她压在床上。

如果,不能得到她的心,他宁愿,只要她的人!

“白聿!你放开我!放开我!”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先生!先生!”

白聿被这道急促的声音打断,一脸愤怒的起身,朝门外怒吼一声:“什么事!”

“先生,你还是出来看一看!”外面的那道声音,带着一丝为难。

白聿看了顾一诺一眼,转身朝外走去。

顾一诺猛然松了一口气,迅速朝床上爬起来,刚想往外走,两个仆人把她拦了下来。

“小姐,先生吩咐,您在房间里休息。”

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是心里,还是好害怕,更怕白聿会去而复反!

可是,面对这两人的阻拦,她又出不去!

白聿走到外面,看到停在城堡外面车队,警卫队,女王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公爵大人!女王突然驾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助理紧跟在白聿身后,朝前方快步走去。

F国的王宫,离白聿的公馆也不过两个多小时的路程。

女王坐在被警卫队包围的豪车中,车窗已经放了下来。看着面前这幢建筑,女王的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一旁的人,恭敬的低着头,不敢直视女王。

白聿看着眼前的阵势,脚步放慢了一些,拉开女王所在的那辆豪车的车门,直接坐了上去。

女王看起来不过三十四岁的样子,有着非同一般的气势。举手投足,带着浑然天成的尊贵优雅。

她的身上,穿着皇室定制礼服,丝滑的衣料不断一丝皱褶,手上带着一双手套,修长的手指上,是一枚像征着身份权力的指环。

“我都来到你的公馆了,竟然把我拦到门外?”女王说完,倾身朝白聿靠去,抬起手,捏着白聿的下巴。

“女王不是厌恶这个地方?不愿意走进来吗?”白聿反问道。

女王有着皇室纯贵的血统,十七岁的时候就嫁给了F国的一支皇室旁系的公爵。

婚后,她与公爵,居住在皇宫。

这是一场政治联姻,为了巩固皇室的权力。

纵然像女王这样的身份地位,而且又有着如此的美貌,依然没有让公爵倾心!结婚不到一年,公爵就回到自己公馆。

就是现在,白聿所住的地方!就是面前,这一幛城堡!

不久后,女王就得到消息,公爵和别的女人生了一个儿子,然后,公爵就再也没有回过皇宫!

堂堂皇室嫡出血脉,堂堂一国女王,竟然沦为了一个弃妇!

这是一桩皇室丑闻,更是女王羞于启齿提及的过去。

公爵和他爱的女人,死于一场空难。

女王就收留了这个孩子,将他带到了皇宫抚养。

如今,这个孩子长大了,也变得不再受她撑控!

她给了他世袭的爵位,让他有着无比尊贵的身份!

她给了他自由,让他满世界的去流浪!

她给他权力,让他为了一个女人,去发疯的挑起战乱!

怎么觉得,这个孩子,已经越来越不听话了!

是长大了吗?从一个稚嫩小男孩,长成了一个成熟有魅力的男人,所以,就更加不受她的掌控了?

女王没有松手,依然捏着白聿的下巴,朝他不断的靠近,“白聿,你玩够了没有?”

白聿握着女王的手,拉开两人的距离。

“送女王回去!”

他并没有下车,就这么坐在车子里,随着车队,一同前往F的皇宫。

……

顾一诺一个人在屋子里,等了许久都不见有什么动静,再次拉开门,朝外走去。刚刚还阻拦她的佣人,不再限制她的自由。

她看到,大门口,还有一些人,远处,有一条长长的车队,还有一些特殊的摩托车。

远远望去,浩浩荡荡!

那些人,都穿着制服,帽子上,插着一根彩色的羽毛,看起来十分扎眼。手里还带着武器!

能用这样的阵势出行的人,除了F国的女王,没有第二人。

“白聿呢?”顾一诺朝一旁的仆人询问道。

“小姐,先生有事出去了。”

顾一诺猛得松了一口气,想起刚刚白聿对她所做的事情,就一阵后怕。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下一次,她还能逃得过吗?

究竟白聿是拿什么来威胁陆已承,让陆已承竟然对她说出那么绝情的话来?甚至是放弃她,自己一个人回国了?

回到屋内,顾一诺紧紧的握着手机,按出那一窜熟悉的号码,最终,还是放弃了。

……

白聿陪着戴莎女王回到皇宫。

他已经有几年,都没有来过这里,从走进这幛宫殿后,他的手就紧紧的握成拳头,再也没有看到他的眼中,有一丝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