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污秽不堪的关系/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那些不堪的回忆!那种屈辱和羞耻,撕扯着他和每一寸神经!

戴莎女王走到卧室,白聿突然停下脚步,不再往前走一步。

“白聿,进来。”

“女王,我还是在站门外等着。”

“我的房间,你又不是没有进来过?”

白聿的目光,又暗了几分,依然没有朝前走一步。

“连你也要背叛我吗?还是说,你在试探我的耐性?”戴莎女王坐在梳妆台前,刚好能从镜子中的倒影,看到白聿的神情。

见他不动,戴莎女王冷冷一笑:“还是,你觉得,你现在能力挑战我的权威?白聿,在F国,我是女王,而你权力再大,也不过是一个公爵,你的爵位是我给的。”

白聿抬步走了进去。

这间卧室里的一切,没有任何变化。

看着这些熟悉的摆设,让他的脑海中,迅速的闪过过往的不堪画面。

“去帮我挑一件衣服,晚上,我们一起共进晚餐,我邀请了贵族的名媛,特意举办了一个舞会,你也是时候挑一位公爵夫人了。”

白聿没有出声,不知道是不是女王得到什么风声,竟然开始干涉他的事情。

一但女王知道诺儿的存在,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女王站起来,朝白聿走了过去,摸着白聿的脸颊。

“你长大了,也和他越来越像,特别这这深邃的目光,会让人不知不觉的沦陷其中!”戴莎的手,缓缓朝白聿的胸前滑去。

白聿的身子,一阵紧绷,强忍着想要拿开这只手的冲动。从他逃离之后,就再也没有与女王发生任何关系,他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女王,修长的手指,在他的胸前游移。

突然,她凑上前去,主动吻上他。

白聿把脸错开,眉宇紧紧的拧在一起,紧紧握成拳头的手止不住的颤抖着。

“够了!我们不能再继续这种关系!”他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

“不能?为什么不能?”戴莎女王带着几分轻笑,不等白聿回答,她又道:“白聿,如果不是我,你早已经落魄的死在哪个街头,还能享受这样的荣华富贵?还能拥有这样的身份和权力?这场交易,不是很划算吗?”

“你不就怕我们的事情传出去,成为你人生的污点吗?你是女王!拥有着尊贵无比身份,何必要做这种下作的事情!”

“白聿,比起那些,我只想要你。就像以前那样,你不是也为了我,一次一次的疯狂吗?”

白聿痛苦的闭上双眼,他不想再回想!

戴莎女王搂着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前,“白聿,我还是喜欢你以的样子,你会主动往我怀里钻。”

白聿的身子都在颤抖。

是她给他吃药那一次!然后,每天晚上……

他立即深吸了一口气,不愿意再回想这些痛苦的过去。没有人知道,他清醒过后,回想着失去理智所作的事情,是多么的难以接受!

让他觉得,生不如死!

“我对你放纵了够久的了,别逼我做一些让你不开心的事情。”戴莎女王说完,松开白聿的身子。

朝床边走去,慵懒的侧卧在床上,看着白聿。

她的实际年龄,已经四十多岁了,但是看起来,还像是三十来岁的样子,保养的也极好。这样的身材,足够让一个男人,为之疯狂!

白聿的脚步,无比沉痛,一步一步朝床边走去。

这样的关系,像是让他陷入一个肮脏的泥潭,怎么也无法爬出来!

“白聿,还记得,你的第一次吗?”

白聿俯身,封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再说下去。

名贵的礼服,被他撕烂,他像一只失去理智的野兽一样,疯狂的发泄着。

他的第一次……甚至,对这种事情,还是懵懂的。

那一晚,他上了这张床!

这段关系,一直维持了三年之久!

他知道,戴莎是恨他的父母,恨之入骨!所以,她要用这种方法,来报复他已经死去的父母。

他是来替父母还债的!

……

转眼间,三天时间过去了。

白聿一直没有出现。

顾一诺试了无数次办法都无法离开这里,她已经被白聿软禁起来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顾一诺在走廊里散步,突然,一道刺眼的光芒从远处射了过来。

是白聿的车子。直接开到了城堡前,才停下来。

顾一诺一看到白聿从车子上走下来,转身朝屋内快步走去。

白聿抬步追了上去!

“诺儿!”

他唤了一声,那道身影却跑得更快,回到房间,把门锁上。

他之前的行为,吓到她了!

白聿看着紧闭的房门,粗鲁的将领带解开,摔到地上!

走到一旁的酒柜里,拿了一瓶酒,就这么坐在台阶上,一口接一口的喝着。

屋里,寂静的可怕,顾一诺紧紧的抓着胸前的衣服,她怕白聿会闯进来,社一道门,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外面,没有任何动静。

她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白聿的心里有些自责。回想起,这三天,在皇宫里发生的事情,他更加没有脸见她。

他缓缓起身,走到顾一诺的房间外。

“诺儿,对不起,你不要害怕,我不会再像之前那样。”

顾一诺暗暗握紧藏在枕头下的水果刀,她是不会再轻易的相信白聿说的话。他已经不是她所认识的白聿了!

“诺儿,你如果不喜欢这里,我带你去别的地方散散心好不好?”白聿突然朝她说道。

顾一诺一听,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们可以去度假,你不喜欢这里,我们就去你喜欢的地方,好不好?”白聿的声音,又在门外响起。

“你真的要带我去度假?”顾一诺突然询问道。

听到她的回应,白聿心中一喜!

他还以为,她不愿意再见他,也不愿意原谅他,她竟然回应他了!

“诺儿,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只要你喜欢,我都陪你去。”

“我要好好的想一想,等我想好了,再答复你。”

“诺儿,你能不能打开门,让我看看你?”

“不!”顾一诺直接拒绝。

白聿握着门锁的手,一点点松开,“好,好,我不勉强你,你好好的想一想,等你想好了,告诉我。”

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顾一诺握着水果刀的手,缓缓松开。

白聿竟然提出,要带她去度假?她到现在,还觉得有些奇怪。

不管白聿是出于什么原因,要带她出去,这对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她的心里,一阵激动,只要离开F国,她就有办法回去了!

她相信,只要她不再被白聿控制,陆已承就不会再受白聿的威胁!

她立即打开电脑,搜索着。

最后,锁定了一个景点!位于L国的一个海岛!这里离国内的亚湾港,只有十个小时的航行,来往船只非常频繁。

确定之后,她立即打开邮件。

许瑞自从得到顾一诺的消息之后,每天不管什么时候,都带着电脑,随时都等着顾一诺的消息。

突然,对话框里显示出一条消息。

他立即坐起来,看着这条消息。

小诺让他找一个人?

席文越?他以前,从来没有听小诺提起过这个名字。

许瑞立即按着上面发来的联系方式,联络了席文越。

这个时间,席文越还在睡觉,他们这种工作基本是黑白颠倒的。

“喂,你哪位?”

“请问,是席先生吗?我是米小姐的朋友。”

“小米粒?”席文越顿时清醒了,拿起桌边的眼镜戴上,起床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她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你能不能过来,我们见个面。”

“好,你告诉我地址,我马上过去。”

席文越挂了电话,套上外衣,朝外走去。

许瑞看到席文越的时候,感觉眼前的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

长长的风衣,黑边框的眼睛,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你就是许瑞?”

“是的。”许瑞点点头,立即将电脑转到席文越面前,“你自己和小诺聊吧。”

席文越看着面前的电脑,一头雾水。

顾一诺看了一下时间,一个小时过去了,也不知道许瑞联系上席文越没有。

正在她着急的时候,对话框里,弹出一条消息。

【小米粒,我是席文越。】

顾一诺看着这条消息猛得松了一口气,立即发了一条消息发了过去。

许瑞坐在那里,看着席文越和小诺聊了半个多小时。

他的心里,不断的猜测着席文越的身份,小诺什么时候,还认识了这样的人?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半个小时后,席文越直接关了电脑。

虽然,小米粒没有说那么清楚,他对她的处境也不多了解了。

“怎么样?小诺她和你说了什么?”

“你看看记录就知道了,我得去安排一下。”

许瑞立即打开电脑,将刚刚的聊天记录看了一遍!越看越心惊。

小诺竟然要冒险从白聿那边逃回来!

这个席文越,究竟靠不靠谱?

不行!他要赶紧把这件事情,告诉陆已承!

……

顾一诺下了线,把邮件粉碎,关了电脑靠在床上。

明天一早,她就告诉白聿,她要去的地方。

希望席文越能安排好,顺利把她送回国!

……

陆已承看着许瑞保留下来的聊天记录,目光微沉。

她在白聿那边的每一天,他都提心吊胆,这也是为什么他这么着急着,要见到F国的女王的主要原因。

他这边还没有安排好,诺诺她就已经等不及了!

看到陆已承一直沉默不语,许瑞的心里,更加着急了。

“陆先生,怎么办?”

“把席文越的联系方式给我!”

……

次日一早,白聿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在外面守着顾一诺。看到顾一诺从房间里走出来,他立即起身,朝顾一诺走了过去。

顾一诺一言不发,绕过他,朝餐厅走去。

佣人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她坐下来,默默的吃了起来。

白聿的心里已经好受许多,虽然她看起来不是很开心,可能还在生他的气,但是,最起码不再像昨天那个避着他。

“诺儿,喝杯牛奶。”

“白聿,你昨天说过的话,不是骗我的吧?”

白聿抬眸去,眼中带着一抹温柔,只要她不提出回国,他可以带她去任何地方。“当然不是骗你的,你想去哪?

“昨天,我查了一些地方,以前就挺喜欢海岛,看了看,也就只有几个地方比较感兴趣。”顾一诺语气轻松,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平常一样。

白聿起身,走到她身旁坐下,他能感觉到,顾一诺突然紧张起来。

“诺儿,那天的事情,我很抱歉,你能接受我的道歉吗?”

“只要,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我就原谅你。”只要离开这里,她和白聿就再无瓜葛!

白聿的眼中闪过一丝欣喜。想握住顾一诺的手,却又怕她会误会什么。

“诺儿,不会了!除非你真正的开始接纳我,否则我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相信我,我也不会伤害你。”

顾一诺抬眸朝他看了一眼,他的眼神,还像以前那样真诚。

“白聿,我吃饱了,再去搜一下,确定了去哪在告诉你。”

“好。”白聿点点头,看着她离去的身影。

她还愿意和他一起出去度假,证明她还没有那么厌恶他。

她也许真的是在这里太无聊了,经历的那样的伤痛,她是需要一个地方,好好的放松下心情。

顾一诺回到房间,打开电脑。才浏览了一会网页。白聿端着一杯新鲜的果汁走进来。

“白聿,我看了一个地方,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她竟然还会征求他的意见?白聿立即走上前,看着她选定的地方。

L国?他计划只是带她去离F国相邻的地方,L国离这里太远了。

见他不出声,顾一诺眉宇微紧。

“怎么了?”她轻声询问。她好怕白聿会拒绝。

“只是觉得太远了,怕你吃不消。”

“没事,我可以的,又不是去了马上就返程,我们多休息一断时间。白聿,带我去好不好?”

白聿听着她软软的声音,没办法拒绝。更不想让他们好不容缓和下来的气氛,再变成他不想见到的样子。

“不过,要给我一段时间安排下,我还是不太放心,到时候带上几个人和我们一起过去,还有私人医生。以免有什么意外,也能及时处理。”

顾一诺一听到他答应下来,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诺儿,你想去哪都可以,我都会陪着你,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什么事?”

“别在让自己受伤了,不管你和陆已承还有没有关系,只要你回国,都难免会受到伤害。你怀着的是他的孩子,如果,他要这个孩子,你真的会拱手相让吗?”

顾一诺抬头看着白聿,如果,不是她知道真相,她一定会被白聿的这一番话打动。

他是那么了解她,了解她的顾虑和担忧。

然后,对症下药!

“我知道你的担忧,我明白的。白聿,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发?”

白聿愣了一下,她对这一场旅行的期待,让他出乎所料。

“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好。你先休息吧,我去把手上的事情处理一下。”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

白聿走后,顾一诺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

宝宝,妈妈不能再软弱,不能再活的这么狼狈!

……

一个星期后,白聿定下出发的时间。

他已经在L国,安排好了。

他们先坐飞机过去,然后在乘船去往顾一诺选中的那个海岛。

顾一诺没有带什么东西,就只提了一台电脑,她在出发前,下载了很多素材。

白聿以为,她带上这台电脑,是为了有灵感的时候,可以创作,见她坚持要带,他也没有阻拦。

“先生,车子已经备好,可以出发了。”

顾一诺的心情,有些紧张,她已经把她要出发的消息,发给了席文越。前世虽然她也没有摸清楚席文越究竟有多强的实力。

但是,她相信,他既然答应了她,就是足够的把握。

……

“陆先生,小诺已经从F国机场登机了!”

陆已承紧握着手机,眉宇微拧。

“席文越到了没有?”

“应该还需要一个小时。”

“我知道了。”

陆已承已经查到,白聿这一次,是以亚斯公爵的身份,前往L国,因为身份特殊,所以L国很重视白聿的到来。

已经把海岛上,最豪华的酒店直接包了下来,仅供白聿使用!

而且还设了警戒,不准游客进入那片酒店所属的海域和沙滩。

陆已承已经安排了一个游船,曹洋他们就在那条游船上,现在,正在直通L国的那个海岛。

他得做两手准备,以确保万无一失。

许瑞在他的电脑上植入了和诺诺联系的软件,从现在起,诺诺发出来的消息,都会发到他这里来。

他现在,不能离开,他多想,亲自前往L国,把他的诺诺找回来!

一但他失去踪迹,白聿一定会起疑心。

所以,他现在每天,还是正常,上班,下班。

……

坐了将近十个小时的飞机,顾一诺一点精神都没有,虽然在飞机上,也好好的睡了一觉,还是觉得很疲惫。

“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时间还早,天黑之前,我们能到达那个海岛。”白聿看着顾一诺苍白的小脸,有些心疼。

已经很久都没有吐过了,下了飞机,竟然又开始干呕起来。

顾一诺不断的喝水,来缓解这种不适。

等她舒服一点之后,又吃了一点东西,就迫切的想要出发,去那个海岛。

按照席文越的行程,他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诺儿,你能承受得了吗?”白聿担忧的询问道。

看她这么难受,他其实想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出发去那个海岛。

“我没事,可以出发了。”

“好,我们现在去码头。”

顾一诺以前虽然没有怎么做过船,但是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眩晕过,一上船后,就开始吐个不停。

一个小时后,她直接倒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医生看到她这样,也是束手无策!

“怎么会这样?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她缓解一下?”白聿着急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早知道,他就不听她的,先休息一晚!

他有些想不明白,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急切的想要到那个海岛去。

“先生,孕妇本来就会有妊娠反应,加上身体的不适,吐成这样也正常,等下了船后,好好的休息一下就能缓解了。”

“白聿,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这会好多了,坚持一下就到了。”顾一诺轻声朝他说道。

白聿坐在顾一诺身旁,心疼的看着她苍白的脸色。

“你先出去吧,让我睡一会。”顾一诺已经闭上眼睛,折腾的这么惨,她感觉已经疲惫不堪。

“好。”白聿虽然不舍,为了让她好好休息,还是朝外走去。

来到外面,他立即朝助理询问道:“那边都安排好了吗?”

“公爵大人,都安排好了。”

几个小时后,白聿走进来,朝迷迷糊糊的顾一诺说道,“诺儿,我们到了。”

顾一诺抬起身子,朝窗外望去,已经能看到远处那个被湛蓝的海水包围的海岛!

船刚一停好,酒店的负责人,就带着一行人,前来迎接白聿。

“酒店还有很远吗?”顾一诺朝白聿询问道。

“不远了,就是前面那一幛。”白聿指着前方不远处说道。

“我不想坐车子,我们走一走吧。”

“好。”白聿点点头,两人一起朝前方走去。

这个海岛,不算很大,海岸以内,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城市一样,有着干净的街道,有着各式各样的商店。

顾一诺走在街边,不时的朝两边的商店望去。

怪不得,说这里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海岛,一物一景都独具一格。

白聿看着她一到这个海岛上,就恢复精神的样子,心里想着,不虚此行。

席文越坐在街头的一个咖啡馆,他一来到这里,就在这个唯一的码头旁,坐着。

他的方向,刚好可以看得到从码头上下来的人。

从顾一诺一走下那艏船,他就已经发现了。

待顾一诺走近,席文越端着手中咖啡朝外走去。

突然,前方出现一道身影,白聿眼疾手快将顾一诺拉了回来,才没有被撞上!

“对不起,对不起。”席文越立即朝面前的两人道歉。

顾一诺看到席文越的身影,心里一紧。

是巧合?还是席文越已经认出她来了?

她从来没有和他见过面,他应该不知道她是谁吧?

“没关系。”她淡淡回应了一句。

“这位漂亮的小姐,应该是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吧?能在这里遇到你,真的是缘分。”

“是的,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顾一诺点点头,回应了一句。

席文越已经认出她来了。

只是,她的心里有些好奇,他是怎么认出她来的?

“诺儿,我们走吧,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

“嗯。”顾一诺跟着白聿,朝前方走去。

席文越走到路旁的椅子上坐下来,看着离去的两人,端起怀子,把里面的咖啡喝完,一个胖胖矮矮的男人跑过来,坐到他的身旁。

“老大,是顾小姐吗?”六子还没有见过顾一诺本人,不太敢认。

“是。”

“哎呀妈呀,好漂亮啊!怪不得,上一次你为了她,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这种女孩子,我只看一眼,就能被俘虏!”六子一脸花痴的看着顾一诺消失的方。

而他所指的疯狂的事,是指,G市顾一诺落入顾茗雪的手里的那一次。

在顾一诺被顾茗雪绑架过后,席文越也第一时间来到顾一诺被绑架的地方。不过,还是比陆已承晚了一步。

他所做的这些,并不需要顾一诺知道。

他的人生低谷的时候,是顾一诺拉了他一把,这种恩情,他绝不会忘。

至于,六子所说的,什么疯狂,什么喜欢,或许吧……

席文越已经肯定,顾一诺知道,他已经认出他了。

接下来,他要安排好,只要一有机会,就带她离开这里。

……

顾一诺回到酒店,洗了个澡就去床上躺着。

也是来到这里,她才知道,她们住的这个酒店已经清空了游客,诺大的酒店,这么漂亮的海滩,安安静静的。

看到这个情况的时候,白聿给她解释了,说是为了她的安排考虑,不想让她在那么吵杂的环境中。

其实,他的心里,还是有几分戒备的吧。

睡了一会,养足了精神,顾一诺将门反锁上,打开电脑。

【许瑞,我到了】

陆已承看着电脑上,闪烁了一下,立即停下交待程助理的事情,“你先出去吧。”

“是。”程助理立即退了出去。

【你还好吗?】陆已承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心里的牵挂,像是被一根丝线,一圈圈的缠绕着,绵绵不绝!

【我很好,现在我已经酒店里,我已经见到席文越了。】

陆已承看着电脑屏幕出神,他的眼前,浮现出她的样子。

【休息好,养好身体,不要着急,知道吗?】

【知道了,谢谢你,许瑞。】顾一诺打出这几个字,就准备关电脑的,突然对方弹出了一条消息。

【你还好吗?孩子还好吗?】顾一诺愣住了。

她从来都没有和许瑞说过,她怀孕了!

难道是席文越今天看到了,告诉他的?她为了舒服,已经穿上了宽松的孕妇装。

虽然也说得通,但是她还是觉得,心里怪怪的。

【我很好,孩子也很好,很快就满三个月了。】顾一诺打完这几个字,忍不住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眼中闪过一丝充满母爱的笑意。

陆已承看着这几个字,一阵哽咽。

快三个月了,他们的孩子快三个月了。

一旁趴着的吃货抬起头,看了陆已承一眼,直起身子走了过去,用头拱了拱陆已承的胳膊。

相处了这么一段时间,陆已承也多少能明白一些狗语。

吃货这是在安慰他。

【你那边,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吧。】

【好的。】

顾一诺敲完最后两个字,处理好,把电脑关掉。

不知道为什么,她刚刚看着那一行行的回复,心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感觉。

好像,不舍。

也许,是马上要回国了,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吗?

白聿走到顾一诺的房门外,轻轻的敲了一下门。

“诺儿,我买了一些当地的小吃,你要不要尝一尝?”

顾一诺走了过来,把门打开,白聿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摆了各种各样的美食。

她让开身子,让白聿进来。

顾一诺最近喜欢上甜食,主要是甜食,能让她很快恢复体力。

拿了一个糖果,咬了一口。

“好吃吗?”

“挺好吃的!”顾一诺点点头。

白聿见她真的挺喜欢吃,心情也好了起来,“我明天查一查,看看这里都有什么美食,全都给你买来尝一尝。”

“嗯。”顾一诺点点头。

“早点休息,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有什么事情直接叫我,我就在你隔壁。”

“好。”顾一诺答应了一声。

白聿起身,朝外走去。

顾一诺看着他离去的背景,猛得松了一口气。

在那天,他失控差一点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之后,对她的态度,就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顾一诺感觉到了。

她也知道,他对她的在乎,为她的付出。

但他终究,不再是她所熟悉的白聿。

……

第二天一早,顾一诺就出了酒店,虽然白聿没有出来,但是她的身后,还是跟着两个人。

这两人,是白聿从F国带来的。

她朝离酒店外不远的街道走去,再不远处,是细软的沙滩,虽然还是早上,就有许多人,在沙滩上戏水。

走下木桥,来到沙滩上,她立即将鞋子脱了下来,细软的沙滩,踩着很舒服。

不远处的码头上,不时的有游客上落,看起来,很繁忙的样子。

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吹着海风。

白聿盯她盯的太紧了,不管什么时候,都有人跟着,她想要甩开这些人都难。

席文越就在不远处,拿了一个冲浪板,从海里爬了上来,一眼就看到,坐在沙滩上的那道身影。

也看到了她身边跟着的那两个人。

“老大,那两个人都带着枪呢。”六子朝席文越提醒道。

“看到了。”席文越抱着冲浪板,朝一旁的沙滩椅走去。

六子坐在一旁,继续吃他的冰淇淋。

席文越现在担心的是,从这个海岛离开后,回国的那十个小时的行程,他一定要计划好,最起码,拉开三个小时的行程距离。

小米粒一但失踪,那个白聿,不可能会善罢甘休。

“老大,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啊?”

“等机会。”席文越简单的回应了一句,躺在椅子上。

六子拿着手里冰淇淋,朝沙滩上的美女望去,乐开了花,拿胳膊捅了捅席文越的身子。

“老大,这一次的任务,很饱眼福!”

席文越扫了六子一眼,对于六子的兴奋,不作评价!

六子自讨没趣,看着手里快要融化的冰淇淋,全都塞到嘴里。

也就是能看一眼,妹子们,又怎么可能看上他这个土肥圆!

人坚不拆!

……

顾一诺坐了一回,沿着海边走了一圈,转身准备回去。

白聿拿着一顶帽子,朝她走了过来。

“这么大的太阳,怎么没有戴顶帽子遮一下?”

顾一诺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发丝,接过这顶帽子,“刚好,就当做个日光浴了。”

“要回去了吗?”

“嗯,有点累了,想回去躺一下。”

白聿扶着顾一诺,走到一旁的木桥。

“诺儿,我有一件事情,要去处理一下,可能要明天早上才能回来,你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要不要陪我一起去,刚好还可以看一看L国别处的风土人情,明天就回来了。”白聿朝顾一诺询问道。

顾一诺的心里,有些激动,这就是一个好机会!

“你什么时候去?”

“下午的时候。”

“要坐船出去吗?”

“要,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不,我还是不去了,来的时候坐得太难受了!”顾一诺立即摇头。

白聿一想也放弃了,他也见不得,她吐个不止的样子。

从来到这里之后,他就感觉,诺儿和他的交流也多了起来,相处的气氛,也好像回到了从前的样子,让他感觉很欣慰。

他相信,那句话。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回到酒店,顾一诺告诉白聿,她想睡个午觉,白聿将她送到房间,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顾一诺一回到屋里,立即打开电脑。

【许瑞,白聿今天要离开这个海岛,今天晚上,是个好机会。】

陆已承看到电脑屏幕突然亮了起来,立即查看发来的这条信息。漆黑的夜色中,电脑屏幕的光芒,照亮他唇角的笑意。

【我会让席文越安排好。】

【我需要准备些什么吗?】

【好好休息,今天晚上九点,席文越会来接应你。】

【好的。】

【许瑞,等等。】

陆已承看着她连发来的两条消息,没有将他的刚打的这条发出去,而是等着了她,看她会发来什么。

【你近来,有没有陆已承的消息?】

陆已承看着这条信息,笑意更深。

【你想知道,哪方面的?】敲出这几个字的时候,他能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加速了!

【算了,没事了,你那边现在应该很晚了,你快去休息吧。】

陆已承满心期待,她竟然又不问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