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折磨人的小肋骨/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已经打出来的那条信息,卡在那里,没有发出去。

她的心里,还是很牵挂他的,他又何尝不是!?

诺诺,你为什么,不问问?

他的心,被勾着,这漫漫长夜,再也没有睡意。

他的这根小肋骨啊,就算是一句话,都能把他折磨成这个样子!抬手,揉了揉塞塞的心。

顾一诺关了电脑,靠在床边,她是要好好的睡觉,养足精神。

入睡前,她轻轻的抬起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宝宝,我们就要回去了,不管回去后,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妈妈都会保护好你,都会坚强起来。”

许久后,屋里,又响起一道柔软温婉的声音。

“还有,妈妈,好想爸爸……”

……

下午三点,白聿离开这个海岛。

他是以公爵的身份来到这里的,L国一些无法避免的会见,还是要去参加。

不过,仅仅此一次。

他会趁这一次机会,说清楚他的来意。

他只是来度假的,不谈公务。

虽然他不在这个海岛上,但是顾一诺都做了什么,他还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今天,她睡午觉的时间,格外长一些。比平常多了将近两个小时。

下午,没有出去,一直待在房间里。

晚餐,也是在酒店里叫了一份餐点,没有出去吃饭。

八点多,正是这一次的会见的酒宴,白聿不便一直拿着电话,专心的参加酒会。

顾一诺在八点半出门,特意换了一件舒适柔软的背带裤,配上一双小白鞋,走出酒店。

她的身后,依然跟着两人。

晚上,人们都去了海边,街道上反而没有什么人,顾一诺走到见到席文越的那家咖啡馆前,停了下来。

“这位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席文越笑着朝顾一诺走了过来,“不如,一起到里面坐坐,我请你喝杯咖啡。”

“不好意思,我不爱喝咖啡。”顾一诺回头,朝身后的两人望去。

只见他们,已经紧张起来,戒备的看着席文越。

“里面很有情调,进去坐坐也是可以的。”席文越继续邀请。

“好啊。”顾一诺没再拒绝,跟着席文越走进这个咖啡厅。

那两个人,也跟着走了进去,几乎是寸步都不离的跟着顾一诺。

咖啡厅装饰的很有大自然的风格,到处都是绿色的植物,还种了一棵树,为了能让这棵树继续生长,房顶上都开了窗子,树上挂着一些许愿牌。

看了一会,顾一诺不经意的朝身后的两人望去。

她得想办法,离开这两人的视线。

“这里,有洗手间吗?”顾一诺朝咖啡厅的服务员询问道。

“有的,在后面,绕过去这里就是。”服务员立即指引了一下方向。

顾一诺按着服务员的指引,朝前方走去。

那两人,立即跟了上来。

就在走到后面的走廊的时候,一个两个人影突然从黑暗中走出来,同时将这两人制服!

顾一诺一回头,就见席文越快步走了过来。

“走!”

顾一诺才发现,这里还有一个后门。

两人走出后门,就见六子开着一辆电动的观光车朝她们驶来。

“老大,顾小姐,快上车!”

“不行,这里到处都是白聿的眼线!”顾一诺提醒道。生怕两人太过冒险,而被白聿的人发现!

白聿这一次,所来带的人,有很多都是配着枪的!

“有人负责摆平这些眼线!我们只管上船!”席文越说完,拿出车子上放着大围巾将顾一诺抱住。

这样,能尽量的躲过那些眼线,最起码,不会从衣服就认出她来。

就在顾一诺和席文越离开街道,朝码头的方向而去的时候,曹洋带着人,从他们相反的方向走来。

他们就是负责处理这些眼线的!

上一次,他们竟然让白聿抢走了嫂子,这一次就让白聿瞧一瞧,他们真正的实力!

十分钟后,观光车停了下来。

前面就是码头了,车子开不过去。

六子将车子停了下来,扶着顾一诺下车。

一艏船,就在码头上停着,是个小型的游轮。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哨响,顾一诺心中一紧,席文越直接扶着她的肩膀,头也不回的朝前方走去。

才这么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被白聿的人发现了!

曹洋带着人立即散开,朝这些往码头追去的人迎面而去!

一但发现,有任何异常的情况,第一时间封锁码头!这是白聿的命令!

跑在最前的人,突然撞了迎面走来的一个男人!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拽住手腕,直接被摔倒在地!

他立即去怀里摸枪,却被人抢先一步。

曹洋直接将枪夺了过来,三下五除二,拆成了一堆废铁,拿走弹匣,一拳朝此人的头部挥去!

席文越扶着顾一诺上了船,船立即朝海面上浮去,丝毫不耽搁一秒钟的时间,以最快的速度驶离这个码头!

上了船之后席文越才猛然松了一口气!

如果,不是陆少安排的那一批人,他们可能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这个海岛!

这一路,顾一诺也是心跳加速,精神紧绷,看着离她们越来越远的海岛,才渐渐的调调匀了气息。

但是,她并没有彻底的放松下来,从这里,到国内,还有十个小时!

“小米粒,喝口水,放松一下。”席文越递了一杯温水给顾一诺。

顾一诺接过水杯,喝了一小口。

“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她好奇的询问道。

“其实,从你调查顾茗雪开始,就猜测过你的身份,后来,又调查了杜芊芊,才彻底的确定。”

“原来,你那么早就知道了。”

“干我们这一行的,就算是知道了你的身份,只要你不愿意暴露,我们也会守口如瓶,绝不会干扰你的正常生活。”

顾一诺点点头,这一点,她相信。

“这一次,真的太谢谢你。”

“其实,这一次的雇主是陆先生。”

“陆已承?”顾一诺吃惊的看着席文越。

她就知道,他一定是有苦衷的!她不相信,他可以在短短的一夜时间,就变得那么绝情!

“是陆先生。”席文越又郑重的重复了一次。

顾一诺的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突然觉得眼睛发酸,泪水不由自主的,就涌了上来。

她现在,好想听一听他的声音。

“目前,我们所在的这片海域没有办法联络上陆少,几个小时后,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顾一诺回了一句,转身朝为她安排的船舱走去。

还有几个小时,就要见到他了,她的心里,即兴奋又紧张,更充满期待。

一上了船,她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头有点晕还有点恶心想吐,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躺在床上。

“宝宝,对不起,让你也跟着妈妈辛苦了,等我们回去了,见到你爸爸就好了。再忍一忍。”

……

席文越安顿好顾一诺,开始担心曹洋他们。突然远处传一阵枪声,他立即走到栏杆前,看着海岛码头的方向!

白聿所带来的人,全都持枪,一但冲突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伴随着一声枪响!整个海岛都陷入恐慌之中!

曹洋看了一下时间,那艏船,已经驶离了半个多小时,他们也该撤了!

“曹洋!白聿的人,已经冲到码头去了!咱们的船,也被封着,不准离开!”

“既然这样,我们只能硬闯了!”

本来,有很多人要离开这个海岛,结束这一次的旅行。却突然发生了冲突,还响起了枪声!

场面一片混乱!

目前,不但封了所有的船,海岛上的警署也惊动了!

码头上那边,更是乱成一团。

曹洋等人,渐渐的朝他们的那艏船靠近,因为游客的情绪非常激动,有一些,已经上了船,还要被全部赶下来。

来来往往都是人!

“怎么办?现在都在下船,我们上船太扎眼了!”

“以最快的速度上船!否则,我们就走不了了!”曹洋立即下令。

他赌,白聿的人不敢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胡乱的开枪!

只要枪声一向,场面会更加难控制!

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在人群中逆行,终于来到他们这艏船前,几人直接一跃上了甲板!

“拦住他们!”

“不许开枪!不能开枪!”海岛上的警察立即朝这些人喊道。

万一,发生枪战,伤了游客,对他们这个海岛,乃至这个国家,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绝不可以,发生流血事件!

但是,这突然响起的大喊,也足以让人心里发慌!

游客突然尖叫着,四处逃去!

“追!”

最后一个人跳上甲板,曹洋立即走到前面开船!

突然,一声枪响!

一道身影重重的倒在甲板上!

“快开船!”

曹洋加快速度,朝前方跑去。

接着,密集的枪声,朝他们这边一阵扫射!

还站在甲板上的人,全都趴了下来。

码头上,更是一片慌乱,互相冲撞的人群,充满惊恐,哪怕听到枪声,全都爬在地上,也还是有很多人,受到波及,有的中了枪,有的被撞入海中!

船一点一点的驶离码头,朝大海驶去,越来越远。

“上船!追上他们!”

枪声响起的时候,席文越和顾一诺所在的船,已经使出好远。

不知道,陆少的人,现在怎么样了,海面上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但愿,他们能够顺利的逃脱!

听到枪声的时候,席文越的心里,控制不住的发紧。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但是如果,不是陆已承的人,他都不可能保证,能在那种情况下,能够逃脱。

更何况,还带着小米粒。

……

酒会还不没有结束,L国负责接见白聿的外交官员,还在与白聿举杯相谈。

突然,一个人匆匆跑了过来,朝那个官员耳语了一阵。

此时,白聿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公爵大人!顾小姐不见了!”

“什么?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小姐被人劫持了!我们与对方发生冲突,在码头开了枪,还是让那些人逃掉了!”

白聿握着手机,眼中一片阴冷。

他才出来几个小时,就出现这种事情!

刚刚的那个官员,朝白聿走了过来,“公爵大人!你是不是也知道海岛上出事了?总统先生非常气愤,想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聿现在,哪还有心思,理会这样的质问!

“公爵大人!我们这个海岛上,可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目前这些事情,已经传出去!对我们的损失,是无法估计的!公爵大人,总统先生要求您,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并且承担应有的责任!”

白聿懒得废话,转身朝外走去。

是不是陆已承的人?劫持?他绝不相信,这是一次劫持事件!

他布下了那么多眼线,明里暗里的将整个海岛都快包围了,怎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坐在车子上,他又翻开手机,看了一眼上面发来的信息。

诺儿接受一个人的邀请,走进咖啡馆,然后,就失去消息了!

白聿的心中,突然一寒!

心中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他甚至都不敢深想!

回到海岛,白聿站在这个咖啡馆前。这不就是他们来的那天,在这里偶遇了一个人,聊了一两句的咖啡馆吗?

白聿听完属下的描述,已经基本能确定,带走诺儿的,就是那天搭讪的那个男人!

他暗暗握紧双手,转身看面前的属下。

“一群废物!”

“公爵息怒!”

“追上了?”白聿怒声质问。

“没,没有,那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船的航行速度,比我们随便找的客轮,要快一倍多!”

白聿朝面前的人,猛得挥了一拳!

“我养你们有什么用?”

“公爵大人!这不像是劫持,这……”

白聿直接一脚踹了过去,那人痛的倒在地上,再也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当然不是劫持!

这正是白聿最不愿意听到的!也不想接受的事实!

他带着诺儿来到这里,是不可能走露风声,唯一的可能,就是诺儿来之前,就和外界联络上了。

从她给他要电脑和手机的时候!

回到酒店,白聿立即将电脑交给手下去查,手机她没有用过,主要就是电脑用的比较多!

她执意要带着这台电脑出门的时候,他就应该怀疑了!

可是,他没有!

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与他周旋?

这些问题,让白聿的头一阵刺痛!

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要不然,她怎么会想到,用这样方法逃离他?

查了近半个小时,此人拿着电脑朝白聿走了过去,依然一无所获!

唯一可以知道的是,这台电脑,用的最多的就是那个邮箱。

他破解了邮箱,进去之后,也没有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重要的邮件已经被直接粉碎了!

白聿看着这台电脑,想着今天上午,他离开的时候,她还一点破绽都看不出来!

怪不得,她要睡好久的午觉。

怪不得,平常都要出去散步的她,今天一直没有出去!就连晚餐,都在在酒店里解决的!

她早就已经背着他,计划好了一切?

诺儿!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残忍!

我对你的爱,就不能得到你的一丝留恋吗?

你竟然,走得这般,绝然!

“公爵大人,要不要让L国帮我们派船去追?军用的船速度一定能达得到,或许还能追得上。”一旁的人,小声提议。

白聿更愤怒的是,怎么处理F国与L国的关系!

是他的人,在这里制造了骚乱,开了枪!

现在,消息已经传出去了,现在L国不因为这件事情,找他的麻烦就足够给他面子了!

还会派船,去给他追人?

简直做梦吧!

就算是L国不因为这件事情对F国的外交方面施加什么压力,光是国际上的舆论,也足够让这件事情,无法简简单单的收场!

他已经想到,女王和议员们的反应。

他是F国的公爵,在别的国家,就是代表着F国。

这一件事情,女王一定会介入!

本来,议员对他的态度来看,就大不如从前。一定是,女王朝这些议员示意了什么。

现在,又发生了这样事情,女王要想收回他的权力,就是最好的机会!

一想到,他要回去,面对戴莎女王,他的心中,就一阵发寒!

现在,能保住他手中的权力,只能讨好女王!

想着那些不堪的事情,他的心里,涌上一抹苦涩!他用了这么多年时间,还没有办法与女王对抗!

“给我备船!”

……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陆已承立即抓起一旁的手机。

“陆先生,恭喜你。”白聿的声音带着一丝阴冷,“再过几个小时,你就要见到诺儿了吧?”

陆已承的心,控制不住一紧!

“白聿,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在想,陆先生的处境。”

陆已承暗暗握紧双手,“我的事情,不劳烦公爵大人操心,公爵大人,还是想一想,你现在要怎么处理,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

“陆已承!我以前说过话,依然算数!你如果想让她平平安安的,就离她远一点!否则,你会后悔的!”

“白聿!”陆已承突然站了起来,眼中像是要喷出火来!

“不信,你可以试试!陆已承,我得不到的东西,我宁愿毁了!”

陆已承强忍着心中怒意,“白聿,这就是你的爱?你就是用这样的方法爱她的?”

“我既然得不到,还算什么爱?得到了,才能好好的爱她。”白聿反驳了一句,“陆先生,我郑重的告诉你!她是我的,而且比你还要名、正、言、顺!”

“白聿,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白聿已经挂了电话。

陆已承看着手机,一拳挥在桌子上!

他的手背上,立即冒出一丝鲜血,他丝毫感觉不到痛意。

名正言顺?!

白聿竟然告诉他,这四个字?!简直是可笑之极!

陆已承坐回椅子上,抬起手揉了揉紧蹙的眉宇。

白聿的威胁,恰好掐着他的死穴。

……

曹洋此次,一共带了二十几个人,有三人牺牲,还有七人受伤,四个重伤!

这一次,能逃出来,已经算他们命大!

还好受伤的几个兄弟,都脱离的生命危险,

他们的身上,没有武器,面对敌人的扫射,只能当人肉靶子!

回想起当时的情况,他们就觉得一阵后怕!

陆已承听着曹洋的汇报,眉宇紧紧的拧在一起。

“你回国之后,给三个兄弟的家属,一家带一千万过去!好好照顾他们的家属。重伤的兄弟,我会安排孔一凡前去接应你们。”

“好的!陆少!”

陆已承挂了电话,看了一下时间,还有三个小时,诺诺和席文越乘坐的船,就要靠岸了。

他拿起衣服,朝外走去。

陆家

老爷子拿着洒水壶,一脸疑惑的看着陆已承。

“回G市?”

“是的,爷爷。”陆已承点点头。

“怎么这么突然?我开始的时候提出来要回去,你不是一直反对吗?”老爷子放下手中的水壶,朝陆已承走了过去。

陆已承走上前,扶着老爷子。

“诺诺回来了,我想把她安排在G市,只有爷爷照顾着她,陪着她,我才能放心。”

老爷子一听一诺宝贝回来了,心情又激动又兴奋。

“既然,我已经给她办了休学,就让她在G市休息一段时间。”陆已承又补充道,不想让老爷子有过多的担忧。

“好!好!”老爷子连声应道。

看着老爷子开心的样子,陆已承都不敢再告诉老爷子,诺诺怀孕了。怕老爷子的心脏承受不住!

“回!马上回!一诺宝贝现在在哪?你要不要回去?一诺宝贝什么时候到?也是直接回G市吗?”

“是的,她也是直接回G市。”

“快,去收拾东西!”老爷子已经等不急了!

“爷爷!”陆已承唤了一声,“我都安排好了,现在就送你去机场,不用收拾了。”

“是不是一诺宝贝就要到了?走走走,不要耽搁了!”老爷子,已经归心似箭!

小刘和孙嫂在半个小时前,就接到大少的电话,突然通知他们,陪老爷子回G市。

他们两个,已经提前来到机场,先把手续办好。

陆已承扶着老爷子,来到机场,小刘和孙嫂立即迎了上去。

“爷爷,我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不能安心的照顾诺诺,想来想去,只能把她托付给你,一定要照顾好她。”陆已承又郑重的交待了一遍。

“好!”老爷子知道,大孙子现在的艰难,他无比光荣的,接下这么个艰巨的任务。

“爷爷,还有一个惊喜,等你回去见到诺诺就知道了。”陆已承还是没有忍住,提前和老爷子提醒了一下。

老爷子的好奇心,已经被勾了起来。

陆已承转身,朝小刘望去,“小刘,吃货的托运手续,办好了吗?”

“办好了!”小刘点点头。

等诺诺回去的时候,见到吃货,一定会很开心吧?这段时间,就让吃货在G市好好的陪着她。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准备过安检吧。”

陆已承站在机场,目送着几人汇入人流,暗暗握紧双手。

……

船还在海上航行着,一望无迹的大海,让人分不清方向,只有时间悄然的流逝,让顾一诺知道,她离他,越来越近了。

但是,她的心情,从刚开始的激动兴奋,到现在,一点一点的下沉。

席文越不是告诉她,这一次,真正的委托人是陆已承吗?

她满心欢喜的,以为马上就能见到他,他会告诉她,以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过去了……

两个小时前,她们就能联系了。

她一直在等,等着他的消息。

可是,她没有等到……

她坐在床边,手紧紧的握着衣服的一角,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单无助,让人心疼。

席文越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份早餐。朝顾一诺望了一眼,拉了一旁的椅子坐下来。

把他端来食物,放在面前的小桌子上。

他知道,她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陆已承得到他的消息的时候,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声,甚至,都没有和小米粒说话。

看小米粒这么伤心的样子,他想要安慰一下,但是,有些话,他不便开口。

因为,他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别人曾经经历了什么。没有切身体会,都没有资格去做任何的评价。

“小米粒,好点了吗?吃点东西吧?”

顾一诺的脸色,还有几分苍白,昨天几乎一夜没睡。现在虽然饿,还是没有什么食欲,她真的是吐怕了,怕一吃点东西,又开始吐起来。

在船上,她也不是很舒服,夜里不断的起来吐了几次。

她一直在告诉自己,坚持住,她多想听到他关切的声音,只要能听一听他的声音,这一切,都不算什么!

“你和他联络了吗?”顾一诺终于忍不住,朝席文越询问道。

“联络了,他知道我们快要回去了,说是派了人在亚湾港接我们。”

“他,有没有问问我?”顾一诺的心里,涌上一股浓浓的委屈。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是这样的态度?

“小米粒,先吃点东西吧。吃完东西,我带你去外面走走,吹吹海风,外面的景色很美。”席文越立即转移话题。

顾一诺感觉,舌尖都是一阵苦涩。

竟然没有问吗?连问都没有问!

那他把她接回来,还要委托席文越,又是为了什么?只要孩子吗?她已经在他的心里,没有一点价值了吗?!

就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顾茗雪!

她深吸了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她不想胡思乱想的,她给他找了无数个理由。

可是,她连自己都骗下去了!

席文越见她没有一丝反应,反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又朝她说道:“小米粒,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你这样会把自己憋坏的,先吃点饭,保持体力。”

“嗯。”顾一诺点点头,拿起勺子默默的吃饭。

陆已承!你要是再这样,我真的要生气了!她在心里,暗暗说了一句。

席文越发现,她的眼睛已经红了。

不知道,她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吃完这一点食物!

吃完饭,顾一诺随着席文越来到外面,一股海风迎面吹来,带着大海独有的清新,让她的心里一阵轻松。

“我们还有多久能到?”

“大概一个小时吧。”席文越看了一下时间。

“小米粒,回去之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就像这一次一样,一定要联系我,也让我能在你面前,发挥一下专业价值。”

席文越的这一句话,把顾一诺逗笑了,抬头看着他,郑重的点点头,“我会的。”

“你需要人陪着聊聊天吗?还是想要一个人静一静?”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一个人静一静也好。”席文越立即转身,把空间留给她自己。

顾一诺坐在外面,趴在栏杆上,看着眼前的海景。她本应该对这片大海,充满恐惧!

前世的时候,她就是被顾茗雪推入海中,才丧命的。

现在,因为心里窝着的气,竟然一点都不感觉到恐惧。

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不能面对的!

不管陆已承对她什么态度,她有她自己的打算!

……

船缓缓靠岸,许瑞的身影,着急的往船靠岸的方向望去,这十个小时的等待,已经让他的心都提到噪子眼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陆先生不来接小诺,这个时候,小诺最想见到的人,应该是陆先生吧。

席文越扶着顾一诺,从远处走来。

许瑞立即飞奔着朝顾一诺跑了过去。

当他看到顾一诺穿着宽松的孕妇装,孕味十足的样子,整个人都呆住了。

“小诺,你……你……”

许瑞的反应,让顾一诺也是一头雾水。

之前许瑞不还在问她,孩子怎么样吗?

怎么现在又好像一副不知道她怀着身孕的样子!

“一诺!”简慕晚唤了一声,朝这边跑了过来。

顾一诺朝前方望去,看到简慕晚的身影,刚刚的疑惑也被打断了。

“晚晚!”

简慕晚直接伸出手,给顾一诺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听靳司南说你回来了,刚好我就在这附近拍戏,就过来接你,一诺,你这是,怀孕了吗?”

“嗯,快三个月了。”顾一诺点点头。

简慕晚拉着顾一诺的手,看着顾一诺的苍白虚弱的脸色,担忧的询问道:“是不是不舒服?脸色怎么这么差?”

“可能是没有休息好,有些劳累了。”

顾一诺看着围在她身边的几人,心里涌上一股暖流,虽然没有陆已承,她也有别人来接。

心里的委屈,快要把她淹没。

陆已承!你这个混蛋!

回想着,她从知道白聿的真实身份后,计划从F国逃回来,这些天,她经历的一切,没有人能体会。

才短短的几天时间,她整个人又清瘦了一圈。

因为怀着宝宝,看起来无比憔悴。

简慕晚都觉得心疼!她也不明白,陆少最近都是怎么了,遇上几次,也是冷着一张脸!

现在倒好!竟然不来接自己的老婆!

她也像别人一样,只以为顾一诺是在国外,突然回国来而已。

“一诺,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好,要不就在我这里先休息休息好不好?不急着回去了。”简慕晚提议道。

“这里离帝都也就是三四个小时的车程,没事的,我能坚持。”顾一诺拒绝。

她要见陆已承!

必须得见到他!

“小米粒!”席文越的声音突然从她身后响起:“陆少的意思是,送你回G市,他派来接你的人应该已经快到了。”

他的话音刚落下,就见小刘带着两个人,匆匆朝这边走来。

小刘把老爷子和孙嫂送回G市,又匆匆赶来这里。

顾一诺的心,又是一凉。

他竟然直接让她回G市?难道是不想看到她吗?

他就不想她们的孩子吗?

不想看看,他曾经期待的这个小生命吗?

眼前,她所面临的一切,就像前世那样,她一确定怀上孩子,就被爷爷接走,回了G市。

这算什么?要把她打入冷宫吗?!

小刘看着顾一诺冷如冰霜的神情,忐忑的走上前,想要替大少解释两句,谁知,还没有开口,就听到顾一诺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响起。

“我不回G市!”顾一诺冷声说道,转身看着简慕晚:“晚晚,先让我去你那里休息一下。”

她现在,已经无力再去想 其它的事情,她只想静一静。

简慕晚也有些生气!一诺都怀着身孕呢,送回陆家老宅?这是几个意思?

“走,去我那里!”她立即挽着顾一诺的手,朝前方走去。

“一诺小姐!老爷子在G市等着你呢!”小刘立即追了上去。

他要是不把一诺小姐接回去,怎么向大少交待,怎么向老爷子交待啊!

“一诺小姐,大少亲自交待,让老爷子好好的照顾你,他最近,一定是太忙了。老爷子,现在还不知道你怀着身孕,要是老爷子知道了,不一定会担心成什么样,一诺小姐……”小刘追上顾一诺,不断的劝着。

顾一诺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小刘:“爷爷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至于要怎么和爷爷说,是你的事情!”

------题外话------

二暖爬上来求个票~评价票,月票,不要忘记投了哈~比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