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顾一诺和别的男人跑了!/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刘一时语塞。

一向温婉的一诺小姐,现在怎么这么凌厉?

这……这究竟是怎么了?

大少不是和一诺小姐去度蜜月去了吗?怎么让人感觉,大少和一诺小姐之间又出什么问题了!

而且看起来,还蛮严重的!

顾一诺正在气头上,小刘也不敢再劝。

还好,一诺小姐是和简小姐在一起。

他想了想,一诺小姐怀着身孕的事情,现在一定不能告诉老爷子。

老爷子心脏不好,要是知道一诺小姐怀孕了,和大少正在闹矛盾,还指不定给刺激成什么样子!

席文越见顾一诺如此坚决,没有阻拦,他已经把顾一诺平安的带回来,也算是完成了陆已承的委托。

他现在,完全不用再听从陆已承的吩咐。

至于小米粒,当然是随便她就好,不过,他还有些担心,并不准备马上离去。

许瑞也有几分心急,跟着顾一诺离开码头。

简慕晚把顾一诺带回她现在的公寓,收拾好房间,让顾一诺休息。

“一诺,你去睡会吧,对了,你饿不饿?要不我给我煮碗面,先吃了再休息。”

“我不饿。”顾一诺摇摇头,“晚晚,你坐下来陪陪我。”

“好。”简慕晚坐到沙发上,轻轻的握着顾一诺的手,“一诺,你现在也是个母亲了,我相信,你的心境,一定有很大的变化,曾经我无法体会什么叫为母之则钢,我们相信有了孩子,你也会和我一样,能够明白这几个字的含义。”

顾一诺点点头,抬起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是一个人了,有一个小生命,他是那么的脆弱,等着你去呵护。”

“晚晚,你明白,你不用担心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照顾好我自己,照顾好孩子。”

听到顾一诺这么说,简慕晚松了一口气。

“不怕,不有我呢!我绝不让陆少欺负你!”

顾一诺看着简慕晚彪悍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渐渐的,眼中笑意一点一点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那种让人心疼的彷徨。

“休息吧,别想其它的,好好的睡一觉。”

“嗯。”

没过多久,顾一诺在沙发上靠着睡着了。

简慕晚心疼的看着她,拿了个毛毯给顾一诺盖好。

拿起一旁的手机,发了个消息出去,推掉了这几天的工作。

她要好好的陪一陪顾一诺。

……

许瑞和席文越在这个公寓下的咖啡馆里,对视而坐。

“陆先生,真的告诉你让小诺回G市去?”许瑞到现在,还不敢相信,陆先生竟然做出这样的决定。

最想见到小诺的人,不就是陆先生吗?

“或许,还有一些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从陆少这一次去L国海岛的安排来看,他小对小米粒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漠不关心。”

“现在怎么办?小诺究竟是回G市,还是回帝都?”

“这个,就让小米粒自己决定吧。”

许瑞点点头,他们的确没有权力为小诺安排什么。

……

小刘一路跟着顾一诺,直到顾一诺和简慕晚回到公寓后,才拨通陆已承的电话。

陆已承此时,已经没有心思工作,在办公室里不停的走来走去。

半个小时前,诺诺就已经到了码头了。他的心里,满是牵挂,想她快要想的发疯了!

席文越说她有点晕船,吐的很厉害。

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他立即接通。

“见到诺诺了吗?”陆已承急切的询问道。

“大少,见到了。”

“她怎么样?”

小刘想到,他看到一诺小姐的第一眼,真不知道怎么和大少形容。

“她病了?有没有送医院?”陆已承这边,已经慌到失去分寸。

“没!没有生病,就是看起来,很憔悴!”小刘立即解释。

陆已承的心,一阵刺痛。这一段时间,他的诺诺究竟受了多少苦?!

“大少,一诺小姐不愿意回G市,现在简小姐把一诺小姐带到她的公寓去了,我劝不动一诺小姐。”

“你有没有和她说,爷爷已经回去了。”陆已承想过,她不会听从他的安排。

“我说了,可是是一诺小姐看起来非常生气!”

陆已承,沉默了。

她又怎么可能不生气!

他好想,给她打个电话!

好想听一听,她的声音。

可是,他必须控制自己,在不能完完全全保护她的安全,让白聿不再有机会伤害她之前!他不敢轻易冒险!

现在,他还不知道,白聿所说的名正言顺,究竟是什么意思!

白聿在国内很多年,不知道,在这里安插了多少眼线。他也是最近才知道,白聿的手下有一个组织,分布在好多个国家。

或许,在诺诺一下船,白聿就掌握了诺诺的踪迹。

还有苏以溟和裴熠,和顾茗雪,都和白聿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大少,怎么办啊?老爷子那边还等着呢。”小刘朝陆已承请示道。

“你先不要告诉爷爷真实情况,就说诺诺身体有些不舒服,不能马上回去,要在那边修养几天,我会让她和你们一起回去。”

“好!我知道了,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一诺小姐。”

陆已承挂了电话,将手上事情处理完,拿起椅子上的衣服,快步朝外走去!

蓝馨正朝这边走过来,差一点撞到陆已承。

今天好不容易那个守门狗没有来,她正想着趁送文件的机会,去办公室见陆少呢。

陆已承看着挡身前的女人,冷冷的扫了一眼。

蓝馨被吓到了,立即退后一步。

“陆少,我,我这里有一份文件,要你过目。”

“拿给程助理!”陆已承说完,转身离去。

……

白聿回到F国,直接去了皇宫。

戴莎女王的办公室里已经有几个议员大人,恭敬的站在两旁。

白聿一走进去,几人的目光齐齐的盯着他。

“好了,这件事情,就按我的吩咐处理,这只是一次意外事故,相信L国,也不会纠缠不放,如果这件事情,还摆不平,我会怀疑,外交部有没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

女王威严尽现,一旁的几人立即点头,恭敬的告退。

会议室里,就只剩下女王和白聿两人。

女王缓缓站起来,朝白聿走了过去,伸出手挑起白聿的下巴:“我的小亚斯公爵,欢迎回家。”

白聿握着这只手,一把将人带入怀中。目光沉沉的盯着女王。

“你弄出这样的事情,我不发话,光是议员们就足够有证据弹劾你,剥夺你的军事指挥权。”女王笑着说道。

白聿抬起手,搂着女王纤细的腰。

女王的眼中,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从今天起,就住在皇宫里,就像以前一样。”

“好。”白聿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

“你让我满意,我也会让你满意。”

白聿直接将她按在身后的办公桌上!

既然,已经承受过这种屈辱,一次,一百次,一千次,又有什么区别!

什么羞耻,统统都抛诸脑后!

他要的,就是权力!

将来,他也会获得F国,至高无上的权力!

……

杜明兰来到预约好的地方,一个股务员立即将她迎到酒店里的豪华包房里。

顾茗雪已经在里面候着了。

杜明兰走进来,看着眼前的女人,直接呆住了。

“小诺!是你?”

“陆伯母,你认错人了吧?”顾茗雪笑着回应了一句。

杜明兰仔细看了一下,眼前的人和顾一诺还是有些不像,可是这个人究竟是谁啊?怎么和顾一诺长得这么像?

“陆伯母,我是小雪啊?”

杜明兰终于知道,是哪个小雪了!

她将包包往一旁的凳子上了放,颇有气势的坐了下来。

“就是那个吸毒坐台的顾家小女儿?”

一听杜明兰直接这么揭开她的过往,顾茗雪的脸色,一下子僵硬了!暗暗握紧双手。

“陆伯母,我之所以变成那样,都是顾一诺害的!是她给我下毒,让我染上毒瘾。”

杜明兰微愣了一下,直接说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管她怎么讨厌顾一诺,但是乍一看,顾茗雪这张整出来的脸,她还是觉得恶心之极!

她现在,有点担心顾茗雪顶着顾一诺的这张脸,招摇过市!万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让她的老脸往哪放?还会影响到陆家的声誉!

别人可不像她这样,还分得出来谁是谁。

那些没有怎么见过小诺的,肯定会认错!

顾茗雪并没有发怒,而是无所谓的笑了笑。现在,陆夫人应该还不知道,她的另一层身份。

“你找我有什么事?”杜明兰直接询问道。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想见一见陆伯母,和陆伯母叙叙旧。”顾茗雪笑着回应。

杜明兰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直接打开包包,从里面抽出一叠钱,还有一张卡,朝顾茗雪摔了过去!

“拿着这些钱,把你这张脸给我重新整一整!”

顾茗雪的脸,被钱摔得一阵辣痛,钱散落了一地,她看都没看一眼,暗暗握紧双手,强忍着心中的怒气。

“顾茗雪,我告诉你,你不要打什么主意!我不管你整成这样,是何居心!但是,你要是敢给我惹出什么诋毁陆家名誉的事情,我绝不轻饶你!”杜明兰说完,提着包包准备离去。

“慢着!”

“你还想怎么样?”杜明兰转过身,一脸鄙夷的看着顾茗雪。

如果不是老爷子,非要顾家的女儿给已承做妻子,她们陆家,犯得着和顾家的人,牵扯不清吗?!

“陆伯母,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的另一个身份,我只要说出来,你一定不会陌生。”

“你?另一个身份?”杜明兰的唇角还带着几分不屑的笑容,“好,你说说,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身份。”

“顾茗雪只是我以前的名字,我现在的名字叫:温蒂?威尔斯。”

杜明兰的笑容顿时僵在唇角,这个名字,她怎么可能会陌生!就是现在占据着一诺股分百分之五十一的最大股东!

只是她不相信,顾茗雪就是那个威尔斯的养女。

“陆伯母,你要是不相信,可以看看我的证件,也可以问陆已承或者裴熠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

既然顾茗雪敢这么说,这个身份又怎么可能是假的!

像顾茗雪这样的,竟然还能得到威尔斯家族的青睐,收为养女,还给顾茗雪这样的权力!

简直……

杜明兰的心塞的难以形容。

“陆伯母,回来这么多天了,我还没有正式拜见,是我的错。今天还望陆伯母赏脸,能够让我有机会,请陆伯母一起吃个饭。”

杜明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顾茗雪并不因为之前杜明兰对她的羞辱而生气,反而将散在地上的钱,捡了起来,摆的整整齐齐的放在杜明兰的面前。

杜明兰有些尴尬,刚刚她还以为,顾茗雪顶着这张脸是来威胁她的。以顾茗雪现在的身份,绝不可能缺钱用。

她也想知道,顾茗雪来找她,究竟是为了什么。

“陆伯母,我知道,你看到我这张脸的时候,一定很震惊,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其实,我也有我的难处,你还记得,在顾一诺十八岁的生日宴会上,我突然被警察带走的事情吗?”

杜明兰当然记得,而且记忆深刻!

“那药,是顾一诺给我下的!我逃过一劫之后,她还每天在我喝的汤里,给我下药!让我染上了毒瘾!”

杜明兰看着顾茗雪眼中的恨意,对这件事情,半信半疑。

如果,真如顾茗雪所说,可能这件事情,也不止是顾一诺对顾茗雪下毒手这么简单。

顾茗雪也不是省油的灯!还有那个程诗丽!

“陆伯母其实误会我了,我没有坐台,我只是纸醉金迷了一段时间。我这张脸,也是被顾一诺给毁的!所以,我整成她的样子!”

杜明兰的心里,一阵冷笑。

反正,顾家的女儿,没有一个好东西!

“陆伯母,你不要被顾一诺的外表给骗了,她就是端着一副清纯无害的样子,暗中的手段,不知道有多阴毒!”

“我从来没有被她的外表欺骗过!”杜明兰回应了一句。

说了这么多,其实,她最想知道的,是顾茗雪找她来的真正用意!

不会就是来找她,揭开顾一诺的真面目,找她来诉苦的吧?

“你今天找我来,就是要和我说这些?”杜明兰直接询问道。

“当然不是。”顾茗雪摇摇头。

“我今天是来,和陆伯母谈关于当年,顾家和陆家婚约的事情,伯母或许还不知道,顾一诺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她和别的男人私奔了!给已承哥哥戴了绿帽子!”

“什么?!”杜明兰的声音都提高了几度,“和谁私奔了?”

“白聿。”

“就是那个画家?”杜明兰想着,年前的时候,顾一诺在伊丽莎白美术学院和白聿一起做公益的事情。

她看了几眼那个视频,总感觉顾一诺和那个白聿,眉来眼去的!

果然是有问题!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配得上已承哥哥!”

杜明兰抬头朝顾茗雪望去,冷笑一声:“那你说,什么样的女人,能够配得上我儿子?”

“当然是,在事业上能够给他最大的帮助,又能完成当年陆家老爷子对顾家的承诺,两全其美。”

杜明兰的心里,又是一阵冷笑,原来,今天顾茗雪的她来,就是毛遂自荐来了!

想做他们陆家的儿媳妇,想嫁给他们已承!

“这么说来,也就只有你,才是不二人选了?”杜明兰反问道。

“我对已承哥哥,一直倾心仰慕,如果能嫁给已承哥哥,我手中握着的一百分之五十一的一诺公司的股份,就是已承哥哥的!我的身后,还有威尔斯家族的支撑,别说裴熠,加算是加上整个苏家,又算什么?他们又能拿什么来和已承哥哥抗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