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没有最贱,只有更贱/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明兰有些心动,不过一想到,眼前的女人曾经的种种种种,她立即就否决了!

他们陆家,还不至于要到这种地步!

即使没有顾茗雪,没有什么威尔斯家族,就凭已承的能力,他们一样,不把什么裴熠的苏家看在眼里!

让顾茗雪嫁进陆家,那不是引狼如室吗?

顾家的女儿,她没有一个是看得上的!

那个顾一诺不是跑了吗?刚好,他们的已承可以找一个更好的!

这一回,看老爷子还有什么话说!看他给已承找的,都是什么样的女人!简直就是败坏门风!

见陆夫人没有回答,顾茗雪也不急着要一个答复,反正,现在威尔斯先生的米卿人在F国的皇家医院疗养,她还能在国内,再待一段时间。

不急于这一时。

“顾茗雪,你把我们已承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随便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当我们家的陆少奶奶?再说了,我们已承的能力,是有目过睹的,用不着,一个女人来,锦上添花。”杜明兰端起一旁的茶水,喝了一口。

“是吗?已承哥哥如果不需要我这个女人,又大老远的,跑到威尔斯领地去做什么?”

杜明兰一下子被堵的哑口无言。

“这件事情,刚好证明了,已承哥哥在谁的心里更占份量!在他受困之际,顾一诺跟白聿跑了!而我,拼尽全力的说服威尔斯先生,促成这一次的合作,让已承哥哥,得以保住一诺股份。相信,我不用多说,陆伯母也能想通,这其中的前因后果。”

杜明兰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当初,要是已承肯听她们的,早早的就把一诺股份并入陆氏集团,也不至于被裴熠这只狼,给叼走那么一大块肉去!

已承也不至于把自己弄成现在这样,身陷困境!

这一切,都是那个顾一诺害的!结果,在他们的已承受困之时,竟然和别的男人跑了!

杜明兰恨不得现在就出现在顾一诺的面前,狠狠的扇顾一诺几巴掌也不解气!

“陆伯母,我嫁给已承哥哥,我的心能更向着他了,我也像对我亲生母亲一样,对您。”

杜明兰心里,一阵恶心!

她是怎么也不愿意,再让姓顾的,踏进她们陆家的门。

“这件事情,我说了不算,我们家的婚事,一向都是由我们家老爷子作主,还有已承他自己的意思,你找我也没有用。”

顾茗雪见杜明兰始终都不松口,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这顿饭,不吃也罢,我还有事,先走了。”杜明兰说完,转身离去。

顾茗雪站起来,直接将面前的桌子掀了!

她就不信,她进不了陆家的门!

……

苏以菲抱着一束鲜花,走进苏家。

发现院子里,多了一辆车子,是裴熠的。

她的心里,立即涌上一抹屈辱!

裴熠最近,对她特别粘,而且他们之间,除了没有突破那个障碍,该做的,都做了!

“以菲啊,你快看,是谁来了!”苏母热情的唤了一声。

苏以菲走到客厅,把手放到裴熠朝她伸过来的手中。

“去买花了?”

“路过见到这些花很漂亮,就买了一些回来。”

“很漂亮,你卧室里,有一个花瓶,刚好配这束花,我陪你,去把花插了。”

“我买的,是送给妈妈的,准备插在她和爸爸的房间。”苏以菲立即拒绝。

“我们老了,还插什么花,去插在你的卧室吧,今天妈妈留了裴熠在这里,一起吃饭,等下你哥哥们都回来,你们先上楼去休息一下,等吃饭了再下来。”苏母朝面前的两人说道。

“伯母都这么说了,我们上去吧。”裴熠直接拉着苏以菲,朝楼上走去。

苏母看着这两人,朝一旁的苏父望去。

“以溟说,以菲和裴熠已经有夫妻之实了,我们什么时候,张罗着把她们的婚礼办了。”

“急什么!”

“急什么?怎么不急?!裴熠那边无父无母,这事。肯定得我们来操心,何况,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难道……”苏母抬头,朝二楼方向望了一眼,走到苏父面前,刻意压低声音又道:“难道,你还想她一直惦记着陆已承吗?!”

“可我见这个裴熠也不是良人。”

苏母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情,再等等吧。”苏父现在,最关心的,是苏家今后的地位。

苏以菲跟着裴熠上了楼上的卧室,才把门关上,裴熠直接从背后把她搂住,直接将她压在床上。

“裴熠,不要~”

“你不知道,你对我说不要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什么?”

“强X你。”

苏以菲吓得不敢乱动,手里的花,落在地上,散了一地。

裴熠拉开她背上拉锁,吻着她的背。

“白聿那边,出了一些麻烦的事情,顾一诺回国了。”

“什么?!”

“你怎么这么大反应?”

“我……我只是觉得好奇,以白聿的身份和手段,怎么可能让顾一诺逃了?”

“所以啊,那个女人……”裴熠突然不出声了,省略下来的内容,也让人觉得,意味深长!

“难道,连你也看上那个女人了?”

“小心肝,你吃醋了?”

苏以菲脸色微僵,推开他放在她背上的手,翻了个身,逃离他的掌控。

裴熠侧着身子,躺在床上,“小心肝,我所有女人之中,只有对你,是最认真的,包括我那个前妻!我从来不要别人上过的女人。”

是的,裴熠只要处女,而且外面的女人,很少有让他上过第二次的!

苏以菲走到梳妆台前,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但是心里却已经翻起了狂澜!

顾一诺回国了?!

陆已承和顾一诺,难道又要重修旧好?

这件事情,顾茗雪知道吗?

她现在,还没有正式和顾茗雪见面,通过裴熠,她知道这一次,白聿带走顾一诺,是顾茗雪和白聿,一手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从秦楚楚的事情过后,她就再也没有小瞧过顾一诺。

这一次,能从白聿那里逃出来,这个顾一诺,还真是有能耐!

裴熠抱起苏以菲,将她扔到床上。

“裴熠,你做什么!”

“用手,还是用你的樱桃小嘴,你自己选择!”

“我不要!”

“我喜欢用你这张小嘴!”

“唔,我放开!唔……”

所有的声音,都被堵住,她刚她反抗,双手被裴熠用领带直接绑住,她以最屈辱的跪姿,呈现在他的面前。

裴熠,还有轻微的虐待倾向!

她的下巴,被他捏住,尽最大的程度的,迎合!

为了保住她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她已经被裴熠,无所不用其极的玩弄了一次又一次!

她可以忍受,只要,他不突破最扣一道防线。

她爱的人是陆已承,她希望,有一天,她能够,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他!

……

顾一诺睡了一觉,感觉精神好了许多,一醒来,就见到简慕晚端着一大碗面,从厨房里走出来。

“来,一诺,吃饭了!”

顾一诺这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她还没有倒过时差,这些天,也没能睡一个安稳觉,这一觉,算是这一段时间,睡得最舒服的。

“吃点东西,你想继续休息,我就在家里陪你,要是想出去,我们就去散散步。”

“嗯。”顾一诺点点头,接过简慕晚递过来的筷子。

尝了一口后,突然食欲大开。

看着顾一诺能吃得下去,简慕晚的心里,也好了一些。

她虽然很担心一诺和陆少之间发生的事情,却一个字也没有问,等一诺想要告诉她的时候,一定会说的。

有时候,心里的伤,就想自己一个人偷偷的藏好。每说一次,就像是扒一次伤口,太痛。

顾一诺吃下了一大碗,虽然她的心情还是很差,还是回国了,多多少少都踏实了许多。

“晚晚,我们出去逛逛吧,我什么行李都没有,也要去买一些日用品。”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除了可以买日用品,绝对可以减压!”

半个小时后,简慕晚顾一诺,来到附近商场。

知道她们出门,许瑞和席文越也跟着来了,小刘更是不用说,带着人紧跟着,绝不让顾一诺,离开他们的视线。

顾一诺跟简慕晚在前在逛着,对于身后跟着的一堆大男人,充耳不闻!

跑了几个专柜,挑了一些日常要用的,几套换洗的衣服,简慕晚立即准备去结帐。

谁知,许瑞和小刘同时走上前。

“一诺小姐要用的,我来结帐!”

“小诺是我的老板,花的钱,自然是我出。”

“公是公,私是私,不可混为一谈,我来结。”小刘坚持。

“刷卡!谢谢。”许瑞直接把卡掏了出来。

收银员看着两人,都懵了。

“让许瑞结!”顾一诺直接发话。

小刘退后一步,不再和许瑞争了。

结了帐,许瑞充当搬运工,拎着大袋小袋跟在后面。小刘突然有点羡慕许瑞。

大少和一诺小姐,这关系,什么时候能缓和啊!

“我现在带你去我说的,那个超级减压的地方。”简慕晚拉着顾一诺的手,上了电梯。

一上到三楼,面前就出现,一大堆的婴幼儿用品。

顾一诺走上前,看着这些婴儿用品,还有帽子,鞋子,小小的很精致,拿在手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喜。

“我是怀着珩珩三个月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怀孕了,我明明吃了药,当时,我知道的时候整个人都懵掉了,我甚至,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简慕晚拿起一个小袜子,眼中充满爱意。

顾一诺在一旁,一言不发,静静的聆听着。

“那一天,我预约了手术,提前了三个小时就在医院里等着,后来我实在是受不了医院的气氛,胡乱的走到医院附近的商场,看到了这些小婴儿的用品。”

“一诺,你猜,我做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

“我买了很多婴儿用品回家,几个月后,珩珩出生了。”简慕晚笑了笑,将小袜子放到顾一诺的手里。

顾一诺拿着这个小袜子,眼中浮现出一抹笑意。

这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笑得如此开心,那抹笑意,是由心底深处发出来的,在她的眼底,久久不曾散去。

陆已承远远的看着那道身影,心一阵绞痛!

他的诺诺,好美!

久久之后,他的目光往她的肚子上移去,虽然还不能明显的看出肚子,但是已经有了很浓的孕味。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我,将来,她有了属于他们的孩子,他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她,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现在……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她,目光里的宠溺与柔情,交织在一起!心里的浓烈爱意,不断的翻涌着。

他想不顾一切的,朝那道身影,飞奔而去。

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

不放手!

简慕晚去一旁提了一个购物篮。

“买吧!想买什么买什么!这样,你才能真正相信,自己是个妈妈了!”

这一句话,正合顾一诺的心意,她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

“这个小袜子我要买,还有小鞋子,晚晚,你看,还有连体衫,好可爱啊!这个是什么?算了,先买回去,不用会上网查一查。”

顾一诺一边说着,一边朝篮子里放选中的东西。

一会就装满了一篮子。

小刘有眼色的上前,朝简慕晚说道:“简小姐,您陪我们家一诺上姐逛街,这些东西,我来提吧。”

简慕晚看了小刘一眼,才将手里篮子放到小刘手里。

这才眨眼的功夫,顾一诺就到了另一个货架上去了,小刘立即朝身后的两人示意了一下。

两人提着篮子走上前,跟着顾一诺身后准备拿东西。

简慕晚发现,买起这些东西来,顾一诺比她还在行,挑的有模有样的!

她不知道,顾一诺前世的时候,就做过这样的事情,而且不止一次。

的确,挺减压的。

买完之后,顾一诺依然要许瑞去结帐,她执意的认为,这样是在花自己的钱!

小刘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陆已承看着远处的一幕,唇角微微上扬。

诺诺这是在和他闹别扭。她生气了。连带着连小刘都不怎么理会。

两人逛了一会,简慕晚找了个地方,叫了一些吃的,恢复休力。

也许是心情放松了,顾一诺感觉什么都能吃得下去。

“一诺,等吃完了,回去睡一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要是你明天有精神的话,我带你去片场看看。”

“好啊!”顾一诺突然想到,年前答应简慕晚的事情:“我之前答应你,要客窜一个角色,结果,一出去现在才回来,没有耽误你的时间吧?”

“没有,因为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档期整体推后了,你现在回来,刚好赶上,镜头很少,几场就拍完了。”

“那就好!”顾一诺松了一口气。

简慕晚帮了她那么大的忙,她也不想,失信于人。

“你看!”简慕晚突然抢指着窗外的大屏幕,那是对面一个广场上的显示屏。

播放的正好是千度公司的广告。

“美,不止于一见,而一见倾心。”

这应该是最后段广告,结束的时候,四位小花旦,一起上场。

这个广告不但做的那么唯美,而且精致高档,很附和千度现在的定位。这一次的国外之行,打乱了原有的计划,还好,没有影响千度。广告效应,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好!

“后面广告拍出来之后,我一直联系不上你,就按照我的经验给我做了投放,效果反响都不错。”

“谢谢你,晚晚。”顾一诺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再说谢谢,我可要生气了!”

“好,不说了,不说了。”顾一诺立即拉着简慕晚的手,安抚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