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没有什么关了灯解决不了的/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是不抱什么希望。

从今天陆少都没有出现来看,能有什么好结果?

靳司南拿着一张帕子,轻轻的给简慕晚擦头发,才朝她说道,“晚晚,你劝一劝嫂子。等她拍完戏后,直接和小刘一起回G市,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

简慕晚一听,直接火冒三丈!

“什么意思?把一诺养在顾家老宅,他却在外面逍遥自在?你们男人,永远都是一个德行!”

“什么德行?”

“难道不是陆少另有新欢了吗?”

“哪有?”

“没有?一诺股份刚开始成立的时候,对外宣称,公司高层以上员工,但凡能接触到陆少的,不用女性员工!现在呢?他还能做到?”

“这……”靳司南一时语塞。

“我知道,像你们这样的男人,有多少女人趋之若鹜!既然不爱了!给个痛快话!即使没有爸爸,孩子生下来,一个人也能养!陆少这是打什么主意呢?”

“陆少是为了保护嫂子!”

“保护?以我来看,就是专横!蛮不讲理!孩子生下来呢?孩子姓什么?姓陆?!没有参与过女人怀孕的辛苦与生产之痛,没有尽到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孩子凭什么还要跟随他的姓氏?”

靳司南哑口无言。

“我和一诺不同,我和你是意外,但是她呢?她是名正言顺的陆太太!是陆家,定下的婚约!”

意外?靳司南想要反驳,但是一看简慕晚怒气未消的模样,他立即忍了下去,现在不是较真这个的时候。

靳司南直接将人抱起来,“好了,好了,消消气。”

简慕晚除了生气之外。

她还替一诺感觉到伤心,难过!

明明,之前那么恩爱!在一诺最需要呵护的时候,却要承受这样的落差!

“晚晚,不要生气了,你不愿意去劝嫂子我不勉强你,好不好?不劝就不劝!但是,陆少和嫂子之间,绝不是你想的那样。”

简慕晚之所以发那么大的火,就是因为,靳司南竟然让她去劝一诺回G市去。

她坚决不要!

不管一诺做什么样的选择,她都会支持!

并且做一诺最坚实的后盾!

……

公寓楼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豪车。

陆已承看着楼上明亮的灯光,不确定她现在睡了没有。

靳司南把公寓的钥匙给他,就是因为,今天她一个人,独在一人留在公寓里。

每当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就算是睡了,也不会把灯关掉。

她害怕,一个人在漆黑的夜里入睡。

这是从上一次,她被卫蔚关起来,在她的心里留下的隐疾!

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敢把灯关了。

她会紧紧的缩在自己的怀里,像是粘人的小猫。每当那个时候,他觉得,她就是她的依靠,是为她遮风挡雨的港湾。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他现也控制不住,推开车门下车,朝眼前的这个公寓走去。

到了门前,他握着钥匙的手,都在颤抖。

他与她,只有有墙之隔,她就在他,伸手就能触及到的地方。

而他,却不敢把她搂在怀里,好好亲亲她,抱抱她。

门缓缓打开,电视里还放着热闹的综艺节目,沙发上,有一道身影,他的心猛然一紧,不敢再走进来。

这么晚了,她还没有睡吗?

等了一分钟,沙发上的人没有一点动静。他才敢慢慢的走进来。这才发现,躺下在沙发上的小人儿,已经睡着了。

夜里,还有一点凉,她竟然连一个毯子都不盖。

陆已承心疼的看着面前的小女人,拿起一旁的毯子,轻轻的给她盖好。

顾一诺睡的很沉,完全没有被吵醒。

可能是真的觉得冷了,小身子往毯子里缩了缩。

陆已承坐在一旁,看着她纯美的睡颜。

有多久,他没有像现在这样,尽情的看着她,守着她。

陆已承轻轻的抬起头,朝她的脸颊扶去。

在摸到她娇嫩的肌肤的那一瞬间,他的心里涌上一股强烈的暧流,紧接着,又是无尽的酸楚。

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他就将手松开,生怕吵醒她。

如果她醒了,他也该走了。

诺诺,再给我一段时间。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等太久。

诺诺,我爱你!

他现在,必须克制自己。

没有什么,比她的安危更重要。

唯一不让白聿对她做出伤害的选择,就是让她远离他。

他知道,她有多委屈,有多辛苦。

顾一诺还在沉沉的睡着,不知道是不是梦里也不踏实,眉宇都是紧紧的拧着的。

陆已承忍不住再次抬起手,轻轻的放在她的摸着肚子的小手上。

“宝宝,听话,不要折腾你妈妈,要乖乖的。”

这一刻他的心里,别提有多温暖!

墙壁上的时钟,快指向十二点了。

陆已承把电视关掉,客厅里的灯也关掉,轻轻的将顾一诺从沙发上抱了起来。

还好,她没有醒。

轻轻的朝卧室走去,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到床上。

她突然转了个身,抱着他的一只胳膊,紧紧的不松手。

陆已承的身子,就这么僵在那,一动都不敢动。

过了一会,他试着抽了一下,她还紧紧的抱着,他的心里,有着万般不舍,直接朝她背后躺去,紧紧的从身后搂着她!

将她软软的小身子搂进怀里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控制不住,一阵哽咽,如鲠在喉。

诺诺……诺诺……诺诺……

他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呼唤着她的名字。

在他用那些话伤害她的时候,她一定还是相信他的!

她一个人,困在白聿那里,却用尽办法,从白聿那里逃出来。

她的心里,是不是对他满含期待?

期待回来之后,迎接她的,就是他温暖的怀抱?

诺诺,你可知道,我多么的想告诉你,那些都是假的!

我可能会和顾茗雪有那么龌龊的关系!

她曾经做出那么多伤害的你的事情,我恨不得,把她挫骨扬灰!

诺诺,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重要过我的父母至亲。

你生下来的时候,医生说你,很有可能活不下来。当我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好好的保护你。

诺诺,你知道,我内心的煎熬与挣扎吗?

我向你保证,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将来,我一定会护你一世长安!

顾一诺睡得很沉,连眉宇都舒展了,她在他的怀里动了一下,吓得陆已承全身都僵硬了。

她就像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每一个晚上一样,往他的怀里钻了钻。

陆已承紧绷的身子,缓缓放松下来,也像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每一个晚上一样,搂着她的小身子。

灯灭了。

小刘感觉,自己脖子都要仰断了,终于可以低头休息一会了。

这是不是代表,一诺小姐和大少的关系破冰了?

夫妻之间嘛,没有什么事情,是关了灯解决不了的!

小刘再一次抬头,看着那个灭灯的房间,心里一阵暗喜。

陆已承四点整,就从公寓里走出来。

小刘还在这里守着,还没有去休息。

一看陆少这么早就出来了,一头雾水。

他还以为,陆少和一诺小姐的关系彻底的缓解了,今天早上能一起出来呢!能看到像以前,那样恩恩爱爱的画面!

陆已承开着车子,冲入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小刘看着那辆远去的车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大少和一诺小姐之间的矛盾,真的是前所未有的严重啊!

漆黑的夜色中,床上的人儿猛得颤抖了一下。

“不要!”顾一诺惊呼一声。

突然睁开双眼,四周一片漆黑。强烈的恐惧感,像是一只触手一样,侵入她的内心深处!

让她顿时感觉呼吸困难,仿佛无形中,有一手紧紧的扼住她的脖子!

她感觉,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汗笔直竖,冷汗一下子湿透全身。我

“不要怕!不要怕!”顾一诺轻声安慰自己,不断的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

过了一会,她才觉得好多了。

她已经很久,都没从噩梦中惊醒了,除了在F国的时候。

抬起手摸索着挪了挪身子,差一点从床上翻下来。稳住身子从下了床,朝前方走去,她依稀记得灯的开关在墙壁上。

“啊!好痛”顾一诺撞到一个凳子,痛得她眼泪都流出来了!

一只手护在肚子前,一点点的朝前面挪去。

终于,在墙壁上摸到一个开关。

灯亮了,屋里的黑暗被驱散。她的心里,顿时安稳了很多。

灯光下,她的小脸上布满一层细汗。

低头朝自己腿上望去,膝盖下面一片青紫,都肿起来了,她抬手轻轻的按了一下,顿时疼的她直吡牙。

这一会比刚刚碰到的时候更疼了。

她一瘸一拐的走到床边,坐下来,看着腿上的伤口。

她对这里也不熟悉,不知道有没有医药箱,环视了一下四周,也没有找到。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

她强忍着疼痛,朝客厅走去。墙上的时间,显示四点半左右。

顾一诺拿了一支水,喝了几口,情绪彻底的放松下来。

强忍着腿上的疼痛,起身把屋子里,所有的灯都打开,这样,她的心里就踏实多了。

坐在沙发上,准备再靠一会。

突然,她感觉有些不对劲。

她明明记得,自己就是在沙发上睡着的,怎么是在卧室醒来的?

一个人在这个还不太熟悉的环境,她是怎么也不可能把所有的灯都关掉!她明明记得,睡着的时候,电视也是开着的。

顾一诺越想越不明白。

难道,是她记错了吗?

她的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浮现出那个梦境。

她梦到他了,梦到陆已承。

就像平常一样,他紧紧的搂着她,和她一起休息。

他还是那么的宠她,爱她。

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

然后,她又做了一个噩梦!她是被恶梦吓醒的。她梦到,她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里,突然坠落!

其实,她自己也有点迷迷糊糊了。

究竟那是一场梦,还是,他真的出现过?

现在,才四点多钟,顾一诺却再也没有睡意,就这么靠在沙发上发呆。

两个小时后,小刘提着丰盛的早上,敲响公寓的门。

顾一诺艰难的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去开门。

小刘一眼就看出她的不适,立即询问:“一诺小姐,你怎么了?”

“不小心撞到椅子上了。”顾一诺看着还没有消种的腿,秀眉一紧,怎么一下子肿成这样了?

小刘低头一看,连忙把吃的东西放下来。

“一诺小姐,都肿成这样了,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了,你去买一点跌打损伤的药,回来涂一下就好了。”

“不行!去医院吧。”小刘扶着顾一诺坚持道。

顾一诺拿着钥匙,被小刘搀扶着下楼,每活动一下,她都感觉疼的钻心。

漆黑的夜色里,她太害怕,撞的有点重。

小刘急忙把顾一诺送到医院,因为怀孕了,做不了一些仪器的检查,请了一个老中医来诊治。

靳司南和简慕晚来到医院的时候,就见顾一诺的腿上,包着纱布,坐在轮椅上,看起来好可怜。

简慕晚狠狠瞪了靳司南一眼!

都是他,非要把她和珩珩都带走,只留一诺一个人在公寓里!如果有她在,一诺怎么可能会受伤!

“一诺,怎么样?还疼吗?”简慕晚走上前,轻声询问。

“现在感觉好多了。”顾一诺点点头。

“怎么搞的?这么不小心,把腿伤成这样!”

“晚上有点黑,我没有注意,撞到椅子上了。”

“医生怎么说?”

“先敷点药,看看效果,没有什么大事。过几天消肿了就慢慢好了。”

“那就好。”简慕晚松了一口气,“我们回去吧,回去之后好好休息。”

“晚晚,今天不是还有一场要拍吗?我这样,应该不会耽搁你那边的进度吧?”

“只有一场了,不急这一时半会,等你彻底好了再说。”简慕晚推着顾一诺,朝外走去。

小刘偷偷的给陆已承打了个电话。

陆已承一听,顾一诺受伤了,面色一寒。

“怎么受伤的?”

“一诺小姐说,夜里太黑了,没有注意,撞到椅子上。”

昨天晚上,陆已承一直待到凌晨四点才离开的,难道说,他一走,她就醒了吗?!

他以为,她睡的那么香,应该能睡到天亮!

昨天他离开的时候,没有帮她留一盏灯!

都是他的大意,让她受伤了!

“去医院了吗?医生怎么说,严不严重?”

“我们已经看完医生了,敷了药。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先休息几天看看情况,消肿了就没事了。”

陆已承的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他好想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看来,不能让她在留在这里了,得早一点把她送回去。爷爷和孙嫂一定会把她照顾的很好。

他在这里,也待了几天了,很多事情,都在等着他回去处理。

……

回到公寓,简慕晚就让顾一诺躺着,什么也不要做。

珩珩乖乖的趴在她的身边,看着缠着纱布的腿。

“姐姐,还疼吗?我帮你吹一吹,吹一吹就不疼了,好不好?”

“好啊,谢谢珩珩。”

简子珩低下身子,朝着顾一诺腿上被纱布包着的地方,轻轻的吹了几口气。然后就抬起头,一脸期待的看着顾一诺。

“姐姐,好一点了吗?”

“嗯!好多了呢!”顾一诺笑着摸了摸简子珩的头。

简子珩看向一旁的爸爸妈妈,小脸上全是祈求,“妈妈,我能不能在这里,再多待一会啊,明天再走好吗?”

“不行,明天你就要上学了,明天再走会耽搁的。”简慕晚直接拒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