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陆已承,我们去领证!(一更)/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亮了,顾一诺虽然没有定闹钟,还在早早的就醒了过来。

打开窗户,看着楼下,街道上,全是来来往往忙碌的街景。

收拾好自己,才八点半,拿起手机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

老爷子这边,已经准备好了,十点的飞机,正准备去机场。

一看顾一诺打电话过来,老爷子立即接通电话。

“一诺宝贝,怎么这么早就醒了?不多睡一会。”

“我睡的很舒服,爷爷,你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很好。”

“好,听到你的声音,爷爷就放心了。”

又和老爷子随便聊了两句,顾一诺挂了电话,准备换鞋子出门,这里离锦色画室特别近,她走过去就可以了。

一打开门,许瑞刚好走了过来。

今天的他,穿着一件黑色的休闲西装,看起来,早已经没有高中时期的青涩,在帝都打拼这两年,他简直就是一场华丽蜕变。

如今,浑身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过来接你,先去吃个早餐。还好,没有来晚。”许瑞笑着说道。

“小唯她们,都知道我已经回来了?”

“还不知道,等一下,给她们一个惊喜。”

两人一边交谈着,一边朝电梯口走去。

许瑞定一个中餐厅,茶点就是家的特色,公司搬过来之后,他们的早餐,基本都是在这里解决的。

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顾一诺环视着四周,人真多。

“还好你提前订了位置。”

“小诺,你还不知道,我们的公司已经搬到这边来了,就在这一栋楼的,九楼和十楼。”

顾一诺真的是很惊讶。不过,许瑞以前租的那个地方,也的确太小了。

“等一下,吃完早餐,我先带你去公司转转,反正这么近,也不急着去画室,公寓的事情,我已经安排人去找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

……

九点钟,陆已承要出席一个项目仪式。

八点钟左右,他开车来到锦色画室,画室的门还是关着的。

刚刚,爷爷打电话过来,说诺诺早上打电话了。他为了不让爷爷担心,就没有告诉爷爷,诺诺没有回家。

她现在在哪?

陆已承的心里,很着急。

也想不到,她能去哪。

开着车子在四周转了一圈,没有看到她的身影,看了一下时间,不能再耽搁了,只能先回公司。

吃完早餐,顾一诺和许瑞来到公司。

真的好气派啊!

好有格调!

一旁的墙壁上,放着游戏人物的各种海报,顾一诺看着这些熟悉的人物,都是她一笔一笔画出来的。

“诺姐!”一道熟悉的呼唤响起。

顾一诺抬头,朝办公室里面望去。

“哇!真的是诺姐!”

“诺姐好!”

认识顾一诺的,都在朝她打招呼,不认识她的也纷纷知道她是谁了。

公司有两个老板,一个是许瑞,一个是顾一诺。

“顾总好。”

顾一诺一一点头示好。

“许瑞,都有这么多人了?”

“是啊,等独属于我们的平台搭建起来,可能还需要更多人。”许瑞点点头,将顾一诺迎进属于她的办公室。

“这是我的办公室?”

“是啊。”

“我又不过来上班,你弄这么漂亮的办公室给我干嘛?”

“偶尔也要一次的,小诺,我坐在那个被隔出来的小阁楼上的办公室的时候,就曾经对自己说过,早晚有一天,我要给你弄一个又大,又漂亮的办公室。”

顾一诺看着许瑞,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这是属于我们的公司,下一次,咱们再搬家的时候,或许就是一整幢楼!到时候,在顶层给你设办公室!”

“那我不是只等着坐享其成就行了?”

“小诺,你别忘了,风盛这个名字,还是你取的,而启动公司的资金,也是你出的,怎么叫坐享其成呢?”

参观完公司,许瑞接到电话,公寓已经找好了,是一个两居室,装修了一年多了,一直没有人租过。

找了这么多,只有这一家,最满意。

许瑞带着顾一诺,去看了一下。

顾一诺觉得很满意,关键是厨房里准备的很齐全,她只要买一些日用品,就可以入住了。

“马上要中午了,叫小唯她们,一起过来吃饭,下午让小唯陪你去买一些日用品。”

“好。”顾一诺点点头。

许瑞从身上掏出一张卡,递到顾一诺的手里。

“许瑞,我不能要!”

“你想什么呢?这是你每个月的工资,还有年底公司的分红,以为你不缺,所以帮你开了个户存着,现在你自己保管。”

“哦。”顾一诺稀里糊涂的接了下来,还是忍不住问道:“我还有工资啊?”

“当然有!和我一样!”

“谢谢许老板!”

许瑞被她的模样逗笑了,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小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能像现在这样,看到你的笑容。”

“拿工资,当然开心啦!我还得给孩子赚奶粉钱,纸尿裤钱呢!”

许瑞笑了笑,但是那笑容里,隐隐有一丝忧伤。

陆先生真的和小诺发生隔阂了吗?竟然还是在小诺怀着身孕的时候。

小唯一听到顾一诺回来了,大家要组织聚餐,连忙通知画室里的几人,朝许瑞定的酒店飞奔而去。

一行人热热闹闹的吃完午餐,许瑞回公司工作。顾一诺和小唯一起去一旁的商场买日用品。

“诺姐,人家都说,蜜月里是最容易中招的!果不其然!”小唯看着顾一诺的肚子,开心笑着。

“是啊,意外的惊喜。”顾一诺点点头。

小唯突然想到一件事情,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唇角。

她是来陪诺姐买日用品的,而且瑞哥还给诺姐租了公寓,那陆先生呢?

小唯暗暗朝自己的唇巴上拍了一下!

看着顾一诺的背影,再也不敢出声了。

……

老爷子匆匆忙忙的回到别墅,一打开门,屋里空无一人。

“一诺宝贝呢?”

“老爷子,先别着急,也许大少带一诺小姐出去了也不一定,我们先在家里等一下。”孙嫂在一旁安慰道。

“是啊,老爷子,你一路奔波劳累,也要休息一下。”小刘也在一旁劝道。

“孙嫂,你马上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多准备一点好吃的,给一诺宝贝好好的补一补。小刘,你去联系一下,看吃货到了没有,去把吃货接回来。”老爷子朝面前的两人吩咐道。

“是。”小刘拿了车钥匙,立即朝外走去。

老爷子还是不放心,坐到沙发上,拨了个电话给顾一诺。

顾一诺刚刚进屋,东西都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电话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爷爷的电话。

迟疑一下,才按了接通键。

“爷爷。”她立即甜甜的唤了一声。

“一诺宝贝,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爷爷到家了,没有看到你。”

顾一诺愣一下,爷爷所说的到家了,是回帝都的别墅了吗?

她还以为,爷爷只是那么一说,竟然这么着急的赶回来了!

“爷爷,我……”

“你在哪?是不是和已承在一起?”

“没有,我没有和他在一起。”

“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让小刘去接你,他现在去接吃货,应该也用不了多久。”

顾一诺没有听懂,谁是吃货。

她已经找好房子,安顿好了,即使小刘来接她,她也不会回去。既然爷爷都来了,她也没有办法再欺骗他。

不如,就趁这一次的机会,和爷爷说清楚。

“爷爷,你先不要着急,听我说,好吗?”

“好,一诺宝贝,你说吧,爷爷听着呢。”

“爷爷,我没有回去,我在外面租了一套公寓,离我的画室很近,住着也很方便,现在,我想好好的理一理,一个人静一静,所以,就不回去了。”

“什么?”老爷子一下子激动起来!

一诺宝贝不回来?要一个人要外面租公寓住?!

别说她现在还怀着身孕,就算是她一个人的时候,他也不会放心她一个人在外面呢!

“一诺宝贝,不管已承怎么样,还有爷爷呢!爷爷不能不管你啊!你一个人在外面,让爷爷怎么能放心啊!”

“爷爷,我没事,现在都已经安顿好了,我一个人可以的,能照顾好我自己。”

“不行!”老爷子坚决不同意!

“爷爷!对不起,这一次,我不能听你的,求求你,尊重我的选择,好不好?”

老爷子一听到顾一诺的声音,马上就心软了。

他的宝贝啊!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要这样!

“爷爷,我先挂了,我会每天都给打电话,不要担心我。”顾一诺说完,把电话挂断。

小唯在一旁,更加不敢出声。

不是吧,诺姐和陆先生这样的感情都能生变,她还急着找什么男朋友啊!她又不敢相信爱情了!

顾一诺挂了电话,深吸了一口气,她唯一担心的,是爷爷的身体。

……

老爷子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一个人生闷气。

陆已承推门走了进来,立即感觉到一股凌厉的眼神朝他射了过来。

他一愣,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老爷子。

“爷爷……”

“不要叫我爷爷!”老爷子怒吼道。

陆已承不再出声,解开领带,西装的扣子,朝屋内走去。

老爷子站起来,拿着拐杖朝陆已承打了过去!

陆已承停下脚上,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棍。

“不管你有什么原因,你做让一诺伤心的事情,就是该打!”老爷子说完,又是拐杖抽了过去!

“老爷子!你不要生气,不要打了,也许陆少有不得以的苦衷,他那么疼爱一诺小姐,怎么忍心伤一诺小姐呢!”孙嫂连忙上前劝着。

“一诺在外面,租了一套公寓,要一个人住!你去把她给我接回来!快去!”

陆已承终于听到她的消息,一直紧绷的心情,突然放松下来。

他已经接到通知,以白聿为代表的大使团,明天就要来了。

这一次,白聿代表的F国出使,所谈的是和军工用品有关的外贸事宜。

这件事情,由苏以溟全权负责。

苏家的势力,不断上升,和F国的关系,也越走越近,相信,这也是很多人,不愿意看到的画面。

陆已承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老爷子看着陆已承,见他一言不发,也不动,抬起拐杖,又用力抽了过去。

“爷爷,既然她都租好公寓,有地方住了,不用接她回来,况且,她也不愿意回来,我还有事先出去了。孙嫂,照顾好爷爷。”

“已承!你回来!你给我站住!”

陆已承的身影,一步都没有停歇,朝外走去。

孙嫂看着老爷子涨红的脸色,连忙去将药准备好,生怕老爷子再气出个什么好歹来。

“老爷子,你消消气,你要是气出病来,那一诺小姐,不是更没有依靠了吗?”

老爷子猛得吸了几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怒意。

他要控制好,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坚决不能病倒,他还要给一诺宝贝撑腰!做她的后盾!

……

顾一诺整理好公寓,感觉也挺温馨的。

摸着肚子,站在阳台上,看着傍晚的美景。

“宝宝,你喜欢这个地方吗?咱们,要在这里,暂时住一段时间。”

小唯看着顾一诺的身影,心里酸酸的。

“小唯,你晚上有空吗?”顾一诺突然转过身来,朝小唯询问道。

“有空!”

“我们去一趟画室,然后陪我吃个晚饭,好不好?”

“好啊!”

“我们走吧,我都有好久都没有去过画室了。”

……

陆已承的车子,停在路边,他特意换了另一辆公司的商用车。

这里离锦色画室,只有十几米的距离。

爷爷说,她租了一个公寓,就在锦色画室附近,这里有好几幛公寓,也不知道她租的是哪个!

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再有十多分钟,画室就到下班时间了。

他一直看着画室的门口。

他不确定,她现在在不在画室里,只能这样守着。

突然,他看到,从对面走过来两道身影。

“诺诺。”他失声唤道。

远远的看着她,感觉到她的气色很差,小脸上尽是憔悴,他的心猛然一缩,然后就是一阵剧痛,无尽的蔓延着。

“诺诺……”

顾一诺和小唯一路有说一笑,朝画室走去。

她没有发现,不远处那辆普通的车子上,一直盯着她的那道身影。

直到顾一诺走进画室,陆已承都没有抽回目光。

顾一诺来到画室,一股亲切的感觉扑面而来。

“展厅又重新布置了?”

“是啊,换上了诺姐的新作。”

顾一诺朝这个小小的展厅走去,看着自己的作品,突然想到,她在小镇里,画的那些画。

不知道,那些画,现在在什么地方。

顾一诺看了一会,转身朝二楼走去。

办公室里,没有任何变化,被打扫的一尘不染。

看着这里的一切,她都会忍不住回想着,曾经和陆已承在一起的快乐时光,这里有太多太多,属于他们的回忆。

小唯看着顾一诺陷入思绪中模样,朝顾一诺说道:“诺姐,我还有一点工作,先去完成,你等一下要出去的时候,叫我一下。”

“好。”顾一诺轻声回应。

小唯将门关上,让顾一诺一个人独处。

这个时候,诺姐应该也不想被人打扰。

她是真的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明明之前,狂撒狗粮的两人,怎么才短短的时间,就虐成这样?看着诺姐现在的样子,简直心痛!

陆已承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她已经进去有半个小时了。

这么晚了,还不去吃饭吗?也不知道,她一个人,是不是都是这样,不按时吃饭。

正在他担心之迹,顾一诺和小唯从画室里走了出来。

“诺姐,我们去哪里吃饭啊?”

“就附近吧,我听说有家铁板烧做的不错,挺想吃的。”

“我知道那家!我还有优惠券呢!”

顾一诺和小唯来到位地商场五楼的美食街,找到这家铁板烧。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诺姐,这里的菜,份量挺足的!”

“没事,我能吃得下,好饿!”顾一诺感觉,自己最近的饭量见涨了,应该是孩子在长的原因。

所以,她从不顾忌,饿了就吃!

陆已承远远的看着顾一诺,见她吃的津津有味,唇角的笑意,久久不曾散去。

一直看着顾一诺吃完饭,回到所住的公寓,他才放心。

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小古,你查一查,南溪公寓的物业管理,是属于哪个公司的。”

“好的!”

几分钟后,小古回电话过来。

“陆少,是上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好的,我知道了。”

陆已承挂了小古的电话,立即给程助理打了过去。

“陆少!”程助理一副随时待命的口气,这个时候,他还在公司加班,最近公司,一个个项目纷纷启动。简直是忙得飞起啊!

“你先把手上的工作放一放,两天之内,把上筑物业管理给买下来。”

“什么?”

陆已承那边没有出声。

“哦,是!是,我这就去准备。”程助理这才反应过来。

陆已承挂了电话,看着眼前的这一幛公寓。

“诺诺,你不愿意回去,就先在这里委屈一下,不管你在那里,我都会拼尽全力,保护你。”

……

入夜,1133酒吧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顾茗雪带着一个面具,在舞池里,尽情的扭动着。

她还不敢让太多人,看到她这张脸。

没有一个人,愿意顶着别人的脸生活。

当她因为这一张脸,而得到赞美的时候,她的心里,只会更加憎恨!

苏以溟看着顾茗雪,放下手中酒杯,还好,这个女人带着一个面具,遮着那张脸。

他不明白,为什么相差不了多少的一张脸,放在两个人的身上,竟然会有这样的反差。

一个,让人恶心!

一个,让人……

“以溟!”杜芊芊来到苏以溟的身后,甜甜的唤了一声。

“你怎么来了?”

“是以菲带我来的!你想你了,都好久没有看到你了。”杜芊芊拉着苏以溟的衣袖,小声的撒娇。

苏以溟将她的手拂开,朝一旁的苏以菲说道:“你们两个,去包房。”

“那你呢?”杜芊芊依依不舍的朝他问道。

“我等一下过去。”苏以溟随口回应了一句。

杜芊芊这才和苏以菲朝后面包间走去。

顾茗雪跳累了,朝苏以溟所在的吧台走去,突然,有一个人截住她,挡在她的面前。

“这位美女,今天晚上,约不约?保证让你满意。”

顾茗雪突然朝这个男人贴近了几分,手缓缓朝他身上伸去。

“怎么样?够不够让你爽翻天的?”

顾茗雪突然松手,把面前这个男人推开。

被她这么大胆的调戏,这个男的怎么可能轻易放她走,他已经关注她很久了,在舞池里,扭的这么浪,一定是个小骚货。

“前一秒,我还对你有欲望的,但是现在,没了。”顾茗雪继续朝前方走去。

这个男人,立即跟在后面,像是一个狗皮膏药一样。

被他乔启润看上的猎物,岂有松手的道理!

要知道,他可是这帝都,夜场一霸!就连这酒吧幕后的主人裴熠,都要给他三分薄面!

还有那个苏以溟,也不会直接与他扛上。

苏以溟看着缠在顾茗雪的人,有些头痛!这个顾茗雪,可真会招麻烦!谁见了乔启润,不是躲着走,她竟然还主动迎上去!

乔家在政坛一向低调,但是却手握大权。

却不想,出了这么个废物儿子!

一天就知道,寻欢作乐。

碍于乔家老子的地位,他们都不愿意与这个废物当成冲撞,以免闹得不愉快。

顾茗雪走到一旁的吧台上,叫了一杯威士忌。

她还是喜欢这种环境,在威尔斯领地,她只能装个乖乖女!这种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才适合她。

乔启润端着手里的酒杯,朝顾茗雪的杯子碰了一下。

“美女,我请你喝酒,你还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带着一张面具,你不知道我长得是什么样子,就想上我?”

“那就把面具摘下来,让爷好好的看一看。”

顾茗雪轻笑一下,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喝完,将面具摘了下来。

乔启润愣住了,这张脸,真漂亮!

“我是陆已承的女人,我叫顾一诺,你还想上我吗?”

乔启润天天都混迹在夜店这种场合,对于外面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关注,陆已承和顾一诺的事情,他听都没有听说过。

但是,陆已承三个字,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陌生!

光是听着这三个字,他就觉得心胆一颤。

“你是陆已承的女人?”他再次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人,漂亮是漂亮,这气质,也太浪荡了!

陆已承还好这口?

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

顾茗雪已经戴上面具,朝后面的包房走去,她今天是来找苏以菲的,想要试探一下,苏以菲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看得出来,苏以溟和裴熠,并不知道她妈妈在苏以菲手里的事情。

乔启润看着顾茗雪的身影,目光定格在她火爆的穿着上,这么短的裙子,脱都不用脱,简直是太诱人了!

不过,陆已承这个名字,还是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如果真的是陆已承的女人,他还真的不能轻易的就上了,万一和陆已承结下梁子就不好了。

苏以溟就坐在一旁,将顾茗雪刚刚和乔家这个废物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顾茗雪这个女人,心思真够歹毒的!

这样的女人,就像是一条毒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会跳起来,咬你一口!

顾茗雪已给去了包间,苏以溟也把手里的酒喝完,跟了上去。

裴熠和几人在打牌,一看到苏以溟的身影,立即朝苏以溟招手。

“就等你了!”

苏以溟走上前,加入牌局。

杜芊芊在一旁,安静的削着水果,从顾茗雪走进来后,她就刻意离顾茗雪远一点。生怕以溟会误会什么。

她不明白的是,怎么顾茗雪在这里,好像挺吃得开的?

就连裴熠对顾茗雪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

苏以菲坐在杜芊芊身旁,看起来,倒是气定神闲。

顾茗雪坐在对面杜芊芊马上拿着水果,走到苏以溟面前,把水果分到精致的碟子里,放到几个打牌的人面前。

“以溟啊,你真是好福气,有这么个贴心的未婚妻。”

苏以溟没有出声,摸了一张牌,直接将面前的牌全部推倒。

一旁的几人一看,一个字也不想说了,这一局真的输惨了。

那边顾茗雪盯着苏以菲,突然朝苏以菲说道:“苏小姐,反正坐在这里也是无聊,不如我们出去转转?”

裴熠的目光突然朝这边望来,看着苏以菲。

“外面太乱,我不想去。”苏以菲直接拒绝。

裴熠抽回目光,继续摸牌。

“既然,苏小姐不喜欢热闹的地方,那我们就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请苏小姐一起去吃个宵夜?”

苏以菲知道,顾茗雪为什么邀请她。既然顾茗雪都知道了,她也躲不过,也是该摊牌的时候了。

“好啊。乐意奉陪。”苏以菲站起来,朝裴熠望去:“我陪顾小姐去吃个宵夜,你们继续完,等一会,我不就过来了。”

“去吧。”裴熠点点头。

他有一种感觉,顾茗雪是故意想要接近以菲的,这个女人,又想玩什么花样?

顾茗雪和苏以菲两人,一前一后,走出1133酒吧。

“不知道顾小姐,想去哪里吃宵夜?”

“到了车上再想,也来得及。”顾茗雪直接朝苏以菲的车子走去。

车子才开没多远,顾茗雪就忍不住了,直接朝苏以菲说道:“这一段时间,多谢苏小姐对我妈妈的照顾,我回来都这么久了,还没有见到她,不知道苏小姐,把她安顿到哪里去了?”

“这个你放心,我给你妈妈安排的地方,比以前好一千倍。”苏以菲突然熄火,停在路边。

“苏小姐,究竟是何用意?不防直接说出来,实不相瞒,我准备给我妈妈,换一个更好环境。”

“顾茗雪,我这是在帮你。”苏以菲转过身,看向顾茗雪。

“帮我?”顾茗雪冷笑一下,“我还不知道,苏小姐,竟然有一副如此慈悲的心肠。”

“你不是就是想得到陆已承吗?只要顾一诺不存在,你就完全可以取代顾一诺。顾茗雪,虽然你现在是威尔斯先生的养女,有着不同以往的尊贵身份,但是,你要清楚,这不是威尔斯领地!”

顾茗雪没有回应,等着苏以菲继续说下去。

“在国内,恐怕你找的任何地方,都不会比我找的更可靠安全。如果,你想把你妈妈弄出国,只能靠白聿,你能完全相信白聿吗?”

不能!顾茗雪当在知道。不光是白聿,就连裴熠和苏以菲,她一个都不敢完全相信。

看来,这一次,幸亏是有苏以菲,将她的妈妈提前做了安排,要不然,落到苏以溟和裴熠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她只有妈妈一个亲人,又怎么可能,完全弃之不顾。

“看看这个吧。”苏以菲拿出手机,打开一个视频。

视频里,是一个漂亮的房子,画面里,出现一个人影,穿着舒适的睡衣,而且整理的干净清爽。

顾茗雪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她的妈妈!

她的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浮现出,曾经她的妈妈在精神康复中心的不堪的那一幕。

“妈妈!”她对着视频里的人,失声喊道。

“你也看到了,她现在过得很好。”

“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顾茗雪绝不相信,苏以菲会这么好心。一定还有其它的目的。

“顾茗雪,我只想让你做你自己想做的,你不是恨顾一诺吗?那就让她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

顾茗雪看着面前的女人,这一刻,她仿佛才看到苏以菲的真面目。

“你为什么也这么恨顾一诺?”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苏以菲冷声回应。“你如果,真的能除掉顾一诺,我立即安排人送你母亲出国,随便你要求,把你母亲送到什么地方。”

顾茗雪有些迟疑,白聿对她的威胁,她不得不小心堤防。

她亲自动手,恐怕是不行的,万一惹怒了白聿,她的身份一被白聿揭穿,就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苏以菲这边,她不能回绝。

现在她妈妈在苏以菲手里,既然和她谈了条件,一但她做不到,不一定苏以菲会做出什么事来。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得给我一点时间!”

……

下雨了。

顾一诺走到楼下,才发现她没有带伞。

从公寓走到对面的画室,大概十多分钟,她决定,每天都走路去画室上班。

正当她转身,要回去拿伞的时候,门口当值的保安,拿了一把大大的伞走到她面前。

“顾小姐,你没有带伞吗?你要去哪里,我送你过去吧?”

顾一诺回头看着迎上来的保安,好像挺面生的,不是她搬进来的时候那个保安了。

“要不,你借我一把伞吧?等我下午回来的时候,再还给你。”顾一诺看着外面还不算太大的雨,朝这个保安说道。

“好的。”保安立即把手里的伞递到顾一诺面前。

“谢谢。”

“不客气,顾小姐慢走。”

顾一诺拿着伞,走到外面,才觉得有些奇怪,这个保安她都没有见过,怎么就知道她姓什么?

这个物业公司的服务有那么好吗?

看起来,态度友好又不让人反感,关键是这个保安的气质,有几分军人的气概。

因为陆已承的原因,她特别喜欢这种军人气概。

又想到他了。

好像,不管什么事情,都能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他。

顾一诺紧紧的握着伞,在雨中前行。

她的脑海里又控制不住,浮现出在晚晚的公寓的那一幕。

想到,他的吻……

画室里,老爷子在小展厅里,欣赏着顾一诺的画,吃货兴奋的从一楼跑到二楼,又从二楼跑到一楼,到处寻找着它熟悉的味道!

“陆老爷子,您喝杯茶吧?”小唯走上前,恭敬的朝老爷子说道。

“诺诺一般都是几点过来上班?”老爷子忍不住询问道。

“今天下雨,诺姐应该会迟一些。”

突然,卧在门口的吃货,一个激灵站起来,冒着雨朝外冲去。

老爷子一转身,看到马路对面,撑着伞的女孩。

不是他的一诺宝贝,又是谁!

“小刘!快点拉着吃货!别让它撞到一诺宝贝!”

小刘连忙朝雨里冲去,可是是他的两条腿,哪里有吃货四条腿跑得快,吃货的速度,简直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

顾一诺正准备过马路,突然看到一只熟悉的身影,朝她飞奔而来!

她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在小镇的时候,在他们住的地方,蹭吃蹭喝的那只阿拉斯加!

它怎么会在这里?

一时间,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吃货跑到顾一诺面前,停了下来,仿佛不敢相信的,看着顾一诺,几秒钟后,围着顾一诺转了一圈又一圈。

最后,一屁股坐在顾一诺面前的水坑里,脏脏的爪子,朝顾一诺伸了过去。

顾一诺直接握着它的爪子,心里别提有多兴奋。

“真的是你!”

吃货开心的拿头去蹭顾一诺,兴奋的难以控制。

好像在告诉顾一诺,终于见到她了!

小刘追了上来,“吃货,你身上那么脏,还往一诺小姐的身上蹭,快来!”

“嗷!”吃货立即朝顾一诺的身边又靠近了一些,明显不愿意听小刘的话。

小刘也拿它没有办法,只能朝顾一诺说道:“一诺小姐,快去画室吧。”

顾一诺这才回过神来,拍了拍吃货的头,“我们走。”

吃货立即站起来,一步一步紧跟着顾一诺的身子,那眉飞色舞的神气样,已经好久都没有见到了。

走到画室,顾一诺看到站在门口迎接她的老爷子,看着他的慈爱的目光,心里一酸。

“来来来,快过来,让爷爷看看,有没有淋湿?”老爷子立即拉过顾一诺的身子,还好,没有被雨淋到。

不过吃货的身上又湿又脏,老想往顾一诺身边蹭。

“爷爷,你怎么来了?”顾一诺看着老爷子,脸色看起来有几分憔悴,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一个人在外面,爷爷怎么放心。”老爷子的目光朝顾一诺的肚子上望去。

虽然还不能太明显的看出来,但是也与以前,有些不太一样。

“一诺宝贝,爷爷知道,你受委屈了。”

“爷爷,我没事,你真的不用担心我,先去二楼休息一下。”顾一诺转身,看着一直仰头看着她的狗狗。

“小唯,拿个毯子来,给它擦一擦,再让它上去。”

“好的,诺姐。”

顾一诺扶着老爷子朝二楼走去,吃货一紧张,自己主动钻到小唯拿过来的毯子里滚了起来!

滚了两下,就朝二楼跑去。

------题外话------

爆更开始了~月底了,二暖再来求下月票和评价票,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