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这就是好闺蜜啊(二更)/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唯愣愣的看着这只狗狗,也太听诺姐的话了!鬼精鬼精的!

顾一诺刚扶着老爷子坐下,吃货就追了上来,围着她转来转去,像是一个粘人的孩子。

她在看到吃货的那一瞬间,真的很震惊。

一定是陆已承,把狗狗从小镇上带回来的。

他不是很不喜欢这只狗狗,天天想着,把它送回主人身边,还有好几次,偷偷的把吃货赶出去了。

他竟然会把这只狗狗从小镇里带回来。

摸着吃货的头,她的心里五味杂陈。

“一诺宝贝,爷爷今天,是来接你回家的,你一个人在外面,爷爷真的不放心。”

“爷爷,你定下的婚约,还算不算数?”顾一诺突然朝老爷子问道。

“算数!当然算!”老爷子立即回答道。

“我现在,已经到了年龄了,我要和他领证结婚!”

老爷子愣了一下,他还以为,一诺宝贝会生生已承的气,和已承的关系还会变得越来越糟糕呢!

她竟然说,要和已承领证结婚?!

他差一点抑制不信内心的激动!

“好!当然要领证结婚!”

“爷爷,我要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他陆已承的妻子!他要把我名正言顺的娶回去!”

“好!”老爷子一口应了下来。

“一诺宝贝,今天就了搬回去住,爷爷和孙嫂,也方便照顾你。”

“不,我一个人可以照顾自己,爷爷,你放心。”顾一诺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老爷子看她如此坚决,不再劝了,他只要早一点把日子定下来,让她们赶紧完婚,就可以把一诺宝贝接回去了!

老爷子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给他的一诺宝贝一场盛大的婚礼!

他决定,婚礼的事情,就由他全部负责。

“你还要工作,爷爷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给爷爷打电话。”

“我会的。”顾一诺点点头。

“吃货……”老爷子看着卧在顾一诺身边的狗狗,他是没有办法将吃货带走了。看它的样子,恨不得粘在一诺宝贝的身上。

“吃货?”顾一诺低头朝吃货望去。

它竟然叫这个名字?

看到顾一诺的表情,吃货耷拉着头,对于这个名字,它也不满意!

“是啊,吃货不是它的名字吗?”老爷子反问道。

“对,它就是个吃货!叫吃货再合适不过了。”顾一诺笑着说道。

送走老爷子,顾一诺坐在办公桌前与吃货四目相对。

吃货低头,舔了一下顾一诺的手心,讨好的看着顾一诺。

顾一诺抬手,轻轻的摸着吃货头,“我要工作了,你乖乖的,等我忙完,就带你回家。”

吃货立即安安静静的趴在一旁。

顾一诺打开电脑,看着许瑞给她发来的合约。

这是最近替她接下的单子,在接单前,许瑞就已经帮她过目,不会有什么问题。

直接吩咐小唯把合约打出来。签好了之后,拿去交给许瑞。

在电脑上做了一个工作计划,经过这么久的磨合,小唯她们,也可以完成一些要求不是太高的单子。

所以,接下来,她还是挺轻松的。

许瑞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她发公司的各项财务报告,她从来没有看过,今天点开一看,被上面的的数字吓到了。

她立即查了一下许瑞给她的这张卡,里面竟然有三千多万!

她以为,就是几十万供她开销而已!

看来,这一两年,许瑞真的是赚了不少。

忙了一个小时,顾一诺起身活动活动,小唯煮了一杯热牛奶拿着一碟点心,给顾一诺加餐。

“诺姐,吃点东西吧,休息一会,别太累了。”

“好的。”顾一诺刚好也饿了。

吃货一闻到吃的,直接站起来,可怜兮兮的看着顾一诺。

顾一诺撕了一片面包,递到它的嘴边,吃货开心咬住,直接吞了下去。

“下午就去给你买狗粮!”顾一诺拍了拍它的头,不再喂了。

在小镇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喂吃货的,她吃什么,吃货都有得吃,后来被陆已承说了。

他说,狗和人不一样,有很多食物不能吃,她这么喂,会把狗狗喂出病来。

见她坚持不给,吃货知道没戏了,委屈的趴在一边。

“真的是受不了!小唯,外在还下雨吗?”

“不下了,天晴了。”

“我们带着吃货去宠物商店买点东西。”

“好啊!”

顾一诺记得,马路对面的商场里,就有一家宠物商店。

两人牵着吃货,朝对面的商场走去,宠物商店,就在一楼,里面的东西琳琅满目。

顾一诺走进去的时候,有不少人牵着自家的狗狗,在里面挑东西。

当她牵着吃货走进去的时候,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她和吃货的身上。

“这是只阿拉斯加吧!”

“天呐,怎么比我们的大那以多?”

“这种才是血统最纯的地一种吧!”

“对对!我看过有一个宠物频道上有讲过!但是这种好稀有的!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

顾一诺听着一旁的议论声,轻轻的拍了拍吃货的头。

看来,吃货的颜值还是回头率超高的。

商场外面的停车位上,停着一辆跑车,白聿坐在车子里,看着正拉着一条狗挑东西的那道身影。

他不敢直接出现在她面前,更怕,以亚斯公爵的身份面对她。

她为什么,要执意回到帝都来?

难道,她还不愿意放弃吗?

还是,另有别的原因?

白聿看着那道身影,眼中是浓浓的化不开的柔情。

顾一诺每挑一样东西,都会给吃货自己闻一下,它要是喜欢,就直接叼着放到小唯提着的篮子里。

它要是不喜欢,就把头扭到一边。

这一幕,简直让一旁的人傻眼了!

这狗狗的智商也太高了,竟然还会自己选东西,再看看自己手里牵着的狗狗,一瞬间感觉自己养了个假狗!

“这里还有宠物美容中心呢!吃货,你要不要去洗个澡啊,你看你这身脏的,还淋了雨。”

吃货蹭蹭顾一诺的手,她明白,这是愿意的意思。

把吃货的狗绳交给工作人员,和小唯去收银台结帐。

看着吃货乖乖的让工作人员清洗,一脸泡泡的样子,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的吃货,外表其实是蠢萌蠢萌的!

也正是因为看到吃货,那一瞬间,才让她鼓足勇气!

她要和陆已承结婚!

她一定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之间,一直都是他主动,她被动,这一次,她要找回主动权!

……

陆家

杜明兰一脸惊讶的看着老爷子,老爷子不是才回G市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有一种感觉,老爷子一定是为了顾一诺的事情而来的!

“明兰,我这一次来,是想和你谈一谈一诺和已承的婚事,一诺现在也到了法定的年龄,而且一诺已经怀上已承的孩子,虽然一诺还在上学,让他们先把婚结了。”

杜明兰一听,老爷子的来意,竟然是来谈婚事的,心里窝着一团火。

“爸,我最近听到一些不好的话,本来,顾忌着你的身体,就一直没有告诉你,既然今天你说起此事了,我也只好都告诉你了。”

“什么事?”老爷子轻声询问。

“前一段时间,已承他们两人出国,说是要在国外办一场婚礼,我是没有任何意见的,但是事情就出现在办婚礼的这段时间。”

“一诺股份,突然遭遇危机,这个顾一诺可好,竟然和那个画家白聿一起跑了!”

老爷子气得青筋直跳,“你是听谁在闲言碎语?”

“好,就当是闲言碎语吧,白聿你应该不陌生,顾一诺的他的关系不正常!就拿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校庆来说,他们两人,公开场合,都是眉来眼去的!弄得人家主持人都怀疑,他们是不是那种关系!”

“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想怎么说怎么说,你怎么也跟着那些,人云亦云!”老爷子带着几分怒气质问道。

“爸,你可真是偏疼那个顾一诺,连自己的亲孙子都可以坑害是吗?”杜明兰朝老爷子质问道。

“坑害?”老爷子听着这两个字,气息都不稳了!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要这帝都生活了那么多年,我这个陆太太的身份,还没有容别人诋毁过!”杜明兰现在,是铁了心不要顾一诺进她们陆家的门!

老爷子被杜明兰的话气得心里发堵,他不是一定要征求杜明兰的同意!

他怕一诺宝贝受委屈!所以希望能得到杜明兰的支持,最好是能和他一起操办这场婚事!

要嫁,就风风光光在大嫁!

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陆家的长孙媳!陆家的少奶奶!

“你究竟怎么样,才肯操办这场婚事?”老爷子直接质问道。

“爸,你先让顾一诺去医院做个检查,先确定这个孩子是我们已承的血脉,再来谈结婚的事情也不迟。”

“还用查吗?明兰,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太过分了吗?!”

“我也是为了已承好啊!”杜明兰回答得理直气壮。

老爷子正想开口反驳,突然听到一道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

“不用去查了。”

陆已承抬步走进来,来到老爷子身侧。

“已承!你来得正好!我刚好要找你,和你说一说你和一诺宝贝的婚事。”

杜明兰看着陆已承,心里一慌,她还真怕儿子还固执的,要和顾一诺结婚!

“爷爷,我们现在不会结婚。”陆已承朝老爷子说道。

杜明兰一听这句话,心里一阵暗喜,已承竟然亲口说,不结婚!这是不愿意娶顾一诺的意思!

看来,已承还是看清顾一诺的真面目了!

“你给我闭嘴!”老爷子朝陆已承喝道。

杜明兰阻止也就罢了!怎么连这个混账小子也这样的态度!

已承是不是以为,一诺宝贝还在生气,这个婚礼,是他作主要办的?

“爷爷,你送你回去。”陆已承直接拉着老爷子,朝外走去。

上了车,老爷子还在生气。

“你以为,是我私下作主,要你们结婚?”

陆已承握着方向盘的手,猛得一紧,“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老爷子看着陆已承,他可是很期待,已承听到他后面的话后,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清了清噪子,缓缓道:“是一诺说的,她要和你结婚。”

“不!”陆已承立即拒绝,“不能结婚!”

老爷子的火气再也控制不住,捂着胸口,一阵急喘。

“爷爷,你没事吧?不要着急!”陆已承立即将车子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让老爷子透透气。

老爷子一把将陆已承的手推开,“不用你管我!我没事!”

他现在,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放松心情。

几分钟后,老爷子才平静下来。

“为什么?”

“现在不行,爷爷,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完所有的事情!”

“已承,你不是已经离开军区了吗?你告诉我,你究竟为什么不和一诺宝贝结婚!她都怀着你的孩子了,你这么伤害她,她都还愿意和你结婚!你竟然还在拒绝?”

老爷子是真的想不明白!

“爷爷,我是已经离开军区了,至于我的诺诺的婚事,你就让我自己来处理,好不好?”陆已承朝老爷子说道。

“好,好。”老爷子知道,已承是铁了心,什么也不愿意告诉他。

可是,一诺宝贝怎么办?月份越来越大了,就让她一个人在外面?他怎么能放心!

到时候,别人又是怎么看她!

她得受多少委屈!

一想到这里,老爷子的就万分心疼。

“爷爷,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不要你送!我打电话让小刘过来接我。”老爷子坚持不再上陆已承车子。

他心里发闷,想透透气。

陆已承拗不过老爷子,拨通了小刘的电话。

直到小刘把老爷子接走,陆已承才开着车子,缓缓离去。

这一路上,他的心情,再也不能平复,结婚的事情,真的是诺诺提出来的吗?

她还愿意嫁给他?

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态,他的心里,都有一种控制不住的暗喜。

她要和他结婚,是她的意思!

暗喜过后,又是一阵酸涩。

诺诺,等我!

……

晚上有了吃货的陪伴,顾一诺的心里踏实多了,她自己做了一份炒面,给吃货准备了一些狗粮拌饭,就这么坐在地毯上,陪着吃货一起吃。

“以后,我可得好好的照顾你。”

吃货抬起头,朝顾一诺蹭了蹭。

“虽然,我以前从来都没有养过狗狗,但是我会好好养你,照顾你一辈子!所以,余生,请多多指教。”

顾一诺说完,朝吃货伸出手。

吃货立即抬起爪子,放到她的手心里。

顾一诺看着吃货,这一刻好像回到了小镇的时候那段时光。

可惜,这里只有吃货,没有陆已承。

“好了,吃饭吧,吃完饭,咱们看一会电视,然后上床睡觉。”

吃完饭,顾一诺再也不用看单调的综艺节目,而是找了一个电视剧看。

“吃货,这可是我的好朋友,晚晚拍的,好看吧?”

吃货看了一眼电视,立即将目光转到顾一诺的身上,那眼神,分明是在告诉顾一诺,什么都没有她好看。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顾一诺发现她的手机还在包包里。还没等她起身,吃货就跳下沙发,把包包叼了过来,放到顾一诺面前。

“真乖!”

电话接通,老爷子的声音从电话里响起:“一诺宝贝啊,你在干嘛呢?吃饭了吗?”

“爷爷,我吃过了,你呢?”

“我也吃过了,爷爷是有一件事情,想要问问你。”

“什么事?”

“是关于你和已承的婚事。一诺宝贝,爷爷问你,你嫁给已承,会不会后悔?”

顾一诺摸着吃货的手,停下动作。

“爷爷,我不会后悔。”

“好!有你这一句话,爷爷就放心了!很晚了,早点休息。明天爷爷去你的画室陪你。”

“好。”顾一诺点点头。

她知道,不让爷爷来也是不可能的,反正,他在家里也没事,去公司还可以打发下时间。

每天看到她,爷爷也能放心。

只是,这么晚了,爷爷怎么会突然打这个电话过来,问了她一个这样的问题?

她的心里,一阵疑惑。

……

杜芊芊刚从杜家出来不久,就发现有一辆车子跟在她的身后。

她认出来了,那是顾茗雪的人!

她不是已经告诉她,她妈妈在苏以菲那里吗?怎么这个顾茗雪还不放过她!

杜芊芊干脆把车子停下来,朝后倒去。

两辆车子,平行行驶,杜芊芊发现,顾茗雪竟然在车子里坐着。

“顾茗雪,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你怎么知道,我跟踪你?”顾茗雪笑着反问。

“你!”杜芊芊气得说不出话来。

反正,她现在是铁了心了,要离顾茗雪远一点!她现在,只想着,顺顺利利的,成为苏太太!

“我是在保护你啊!”顾茗雪突然朝她说道。

“我保护我?”杜芊芊冷冷一笑,鬼才相信,顾茗雪会这么好心,还来保护她!

“你是苏少的女人,我和苏少现在是亲密的合作关系,你说,我们算不算,是同一条船上的?哦!不对!我们本来就是一条船上的!很早以前,就是了。”

“才不是!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是你,我是我!不要相提并论!”杜芊芊连忙撇清自己。

“以前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不知道,顾一诺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呢!”

“你什么意思?”杜芊芊直接质问道。

“没什么意思!”顾茗雪的车子,突然朝前方开去。

“顾茗雪!你给我站住!”杜芊芊朝那辆急驶的车子喊道,那辆车子,越开越远,消失在路的尽头。

杜芊芊猛得拍了一下方向盘,气得肺疼!

这个顾茗雪,是什么意思啊?

她是和顾一诺,结了很大的梁子不错,但是她也被顾一诺坑得很惨啊!到现在,她还活在那一个亿的阴影里!

怎么刚刚被顾茗雪一提,她觉得心里毛毛的!

上一次,顾茗雪差一点弄死顾一诺,她也不过就是看了个热闹而已啊!而且这件事情,没有除了她和莜珂和顾茗雪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知道了吧?

一定是这个顾茗雪,在装神弄鬼!

……

“你好,刘夫人,对,我是顾一诺。”顾一诺拿着手机,靠在办公椅上。

“陆太太,真是好久不见了。”

“刘夫人,不知道有没有空,我想去拜访你。”

“有空,当然有空啊!陆太太,你要是方便的话,今天下午就可以过来,我在酒庄等你,你知道我的地址吧?”

“我知道的,我下午三点过去。”

“好,好的,那我就在酒庄恭候陆太太。”

顾一诺挂了电话,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出去吃个饭,再回去收拾一下,差不多就要过去刘夫人那里。

“小唯,我下午有事要出去一下,有事打我电话。”

“好的,诺姐。”

小刘在画室外面随时恭候着,一看顾一诺和吃货从画室走了来,立即迎了上去。

“一诺小姐,你是要去吃饭吗?我送你过去。”

顾一诺拉开车门,坐在车子上。

“就去前面的面馆。”

“好。”

吃完饭,顾一诺牵着吃货朝公寓走去,小刘紧跟着她,一定要把她送到电梯前,才放心。

“小刘,今天下午三点,我要去一趟刘夫的洒庄,你送我过去吧。”

“好!好的!”小刘简直受宠若惊,连连点头。

回到公寓,顾一诺去衣柜里选了一件衣服,平常她不怎么爱穿这种正式的衣服。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她的气色,看起来比前两天好多了。

“吃货,下午你就在家里待着,乖乖的等等麻麻回来。”

顾一诺重新给吃货换了水,又奖励给它两个鸡腿肉的零食,换一只微带一点跟的鞋子,拎着包包出门。

她还要去挑一些礼物人刘夫人带过去。

刚好三点整,准时来到刘夫的酒庄。

这是一个别具一格的中式园林式的建筑,里面是古色古香的庭院,刘夫人平常生活,极有格调,过得诗情画意。

“陆太太,快情。”刘夫人客气的把顾一诺领到茶室。

整个茶室,都是红木家具,又挺具现代感,满室的木香与茶香交汇在一起,沁人心脾。

顾一诺把礼物送上,“今天突然来拜访刘夫人,会不会太唐突了。”

“怎么会唐突呢?以后,陆太太还要常常来走动。”刘夫人接下礼物,扶着顾一诺落坐。

“上一次,在酒会上,也没能和你说上几句话,后来,本想再约你见一见,又怕打扰你的学业,所以一直就耽搁了。”刘夫人,亲自给顾一诺斟茶。

“谢谢。其实,我也是一直没有抽出时间来。”顾一诺有礼貌的道谢。

对于上一次的事情,刘夫人还是觉得有些欠意,现在顾一诺竟然主动来约她,她当然是趁机,拉好关系。

外人说,这个陆太太还是个学生,娘家以前又是靠着陆家生存的,现在又破产了!在贵族圈子里,跟本就没有存在感。

但是那个杜明兰,她又合不来,所以和陆家的关系就是不冷不热。

“陆太太,有空的时候,你也要多出来走一走,大家多见几次面,就相互熟悉了,帝都说来说去,也就是这么个圈子,不出一两年,你就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顾一诺笑着点点头,“以后,还请刘夫人,多多关照。”

“陆太太,你太客气了。”刘夫人看着顾一诺,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眼。

私下,她们也经常会议论这个陆太太。

都以为,这个陆太太,在杜明兰的面前就是个软柿子,也不可能,在陆家有什么地位。

但是今天,陆太太竟然主动来找她。

她的目光,定格在顾一诺的肚子上,虽然还没有显怀,但是,多少还是有些孕味了。

“陆太太,这是有身孕了吗?”

“是啊,三个月了。”顾一诺笑着点点头。

“恭喜恭喜!”刘夫人一脸吃惊,立即朝顾一诺道喜,“都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应该也快要结婚了吧?”

顾一诺摸了摸肚子,淡笑道:“快了,日子定下来后,一定通知刘夫人。”

“好,好啊,真的是双喜临门。”

顾一诺的目光朝四周望去,看到墙上挂着的一副古画,站起来,朝那副画望去。

“听说刘夫人,很喜欢收藏古字画。”

“是啊,现在的市场上,真迹越来越少了,这一副是个高防的,都拍出一千多万的价格。”刘夫人有几分无奈的说道。

“陆太太,你好像也是学美术专业的吧?不知道对这些古画,有没有什么研究。”

“研究倒是没有,就是也很喜欢。”

“下周,我有一个朋友要过来我这里,他的手里,有一批古画,要不下周,他过来的时候,你也一起来看看,要是挑得到喜欢的,收藏起来。”

“好啊!”顾一诺立即点点头。

这就是她今天来找刘夫的目的。

“那好,就这么约好了,具体时间,我下周再给电话你。”

“谢谢刘夫人,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们下周见。”

“好的。”

从刘夫人的洒庄出来,顾一诺直接上车,让小刘带她去银行,千度公司虽然现在已经慢慢有了起色,但是上一次的亏损,还让他们在走这一段时间的平稳。

公司的业绩虽然直线上升,其实,还是没有什么盈利的。

她得看一看,她现在能动用的资金,具体有多少。

顾一诺坐在银行的VIP贵宾室里,办理支票等业务。

她要把这些事情,都准备好,这样,她才能是名副其实的顾总!

……

陆已承听着小刘的汇报,顾一诺这一天的行程,他都了如指掌,他有些猜不透,她怎么会突然去见刘夫人。

去银行这件事情,还说得过去。

她名下,现在可以用的资金,应该都有八九千万。

等到千度彻底的度过这次难关,应该会更好。

她平常,从来都不关心这些,怎么突然开始在意起来?

陆已承靠在椅子上,抽了一根烟点上。

程助理走了进来,眉宇微蹙眉,他以为,陆少是不抽烟的,而办公室的酒柜,也只是摆着好看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酒柜里的酒一瓶一瓶消失了。

“陆少,开发区的那块地,下个月举行奠基仪事,这是前来参加奠基仪事的名单。”程助理把一份长长的名单,递给陆已承看。

这上面,几乎涵盖了帝都大大小小能叫得出名字来的人物。

可想而知,场面会有多么恢弘。

陆已承接过名单,过目。

“可以了。”陆已承将名单还给程助理,将手中烟按灭。

他的电脑上,打开的网页,是有关于X国的消息,不出十日,F国就得将驻军人X国的领土上撤离,政权将回到现任的X国总统手中。

他知道,白聿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

1133酒吧

裴熠从一旁的洒柜里,拿出一瓶洒放到桌子上,对面的沙发上,坐着白聿的身影,另一边是苏以溟。

“如果,不是顾茗雪,拿出一份那样的合约,直接与我们合作的话,陆已承现在说不定是什么样的下场。”苏以溟端着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下个月,开发区那块地的奠基仪事,陆已承的风头要出尽了!”

“一诺公司的股份说起来,大头还在顾茗雪的手里,你急什么?”裴熠安慰道。

苏以菲直接扯开领带,“我和陆已承打了十几年的交道,我太明白了,只要不将他置于死地,他便能扭转局面,也还好,上一次废了他一只手,解散了第四军区,要不然,你以为,现在这个位置,会落到我的头上?”

“不管怎么说,这个位置,始终还是落到你头上了。”

“裴熠,你不要太轻敌了!陆已承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

白聿端起酒杯,浅浅的品一口,眉宇轻蹙,“那就将他,置于死地!”

裴熠和苏以溟,齐齐朝白聿望去。

屋内,一片寂静。

……

刘夫人,如约给顾一诺打了个电话。

顾一诺来到刘夫人的洒庄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已经到了。

这是一个小小的宴会,刘夫人还请了一些人,都是一些志同道合的藏友。

“小诺!”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顾一诺抬头,朝前方望去。

没想到,蓝夫人也喜欢收藏,今天也在刘夫人的受邀之列。

蓝馨就是陪着蓝夫人一起来的。

看到着顾一诺淡淡的模样,蓝馨走上前,亲切的拉着顾一诺的手,“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你不知道,一诺股份的那个温蒂小姐和你长得有多相似!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她整的。”顾一诺淡声回应。

蓝馨在陆已承的公司上班,现在顾茗雪是一诺股份的大股东,蓝馨应该是见过顾茗雪了。

“啊!我说呢,原来是这样!”蓝馨吃惊的说道。

“陆太太,我们认识啊?那我就不介绍了。”

“伯母,我和小诺是好朋友!”

顾一诺将手从蓝馨手里抽出来,朝刘夫人淡淡一笑,“今天,刘夫人这里,真的好热闹。”

“是啊,大家都有着相同的爱好,所以常聚在一起。”

“陆太太,好久不见!”

“杨夫人,你好。”

蓝馨看着顾一诺被一群贵妇围着,心里一阵嫉妒!

陆太太?顾一诺可真够不要脸的!

陆夫人都没有承认她这个儿媳妇,肚子里怀着还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呢!顾一诺竟然在外面,就以陆太太自居了!

“听说,陆太太和陆少的婚期也近了,现在又怀着身孕,可谓是双喜临门。”刘夫人朝一旁的几个贵妇介绍道。

“哇!真是天大的喜事啊!陆太太和陆少的婚事,将来一定会轰动全城!”

“那是,人家陆少,可是把小娇妻疼上天的主!”

蓝馨听着这些话,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陆夫人那天不是说了吗,坚决不会让顾一诺进陆家的门!而且还说,让顾一诺去验这个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还是陆少的!

怎么就传出婚讯来了?

她不是听陆夫人说,就连陆少也不愿意结婚吗?

看来,顾一诺怀着的,真的是个野种啊!

她站起身来,朝那一群人走了过去,走到顾一诺的身旁,佯装欢喜的看着顾一诺,“小诺,太好了!你是不是去检查过了?孩子是陆少的,对不对?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现在好了,误会解除了,祝你和陆少,白头偕老!”

顾一诺的目光,染了一层寒霜。

“蓝馨,你说什么呢!”蓝夫人连忙制止。

“我……我……”蓝馨立即吱吱唔唔的,好像是后知后觉自己说错话了一样,然后满含歉意的看着顾一诺:“小诺,对不起,我口无遮拦的……”

“什么检查?蓝馨,你在说什么啊?”顾一诺一脸不解,朝蓝馨反问道。

那模样,反而比一旁的贵妇们,还要懵。

“我……”蓝馨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她怎么也没有料到,顾一诺会是这样的反应。

一旁的贵妇们,看蓝馨的目光都不一样了。这个蓝馨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人是脾气不好的,当场一巴掌挥过去了!

以前,陆已承与顾一诺有多恩爱,这些贵妇们,可是有目共睹的!

蓝夫人也觉得,脸上无光,这种场合,说这种话,简直是丢她的人。

“你是在哪听到的闲言碎语!简直丢人现眼!”蓝夫人朝蓝馨小声呵斥,别人还以为,她没有教养呢。

“你刚刚说的,去验验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已承的?我还不知道,竟然有这样传言呢。”顾一诺风轻云淡,还带着一丝笑意。

这样的她,完全一副当家主母的风范。

蓝馨更是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的头皮发麻,她明明是想让顾一诺被人鄙夷的,然后再借机说出,跟本就不可能结婚这回事!她想揭穿顾一诺!

没有陆夫人的同意,顾一诺能顺利嫁进陆家!?

明明受鄙夷的人,应该是顾一诺不是吗?怎么结果会变成这样?

“蓝馨,你可是我的好朋友。”顾一诺又说了一句。

一旁的人,看着蓝馨的目光,更多了几分鄙夷。

是啊,从一开始,人家陆太太一进来,蓝馨就粘上去,那叫一个亲昵,结果,转脸就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这种心思,简直就是小人行径!

“陆太太,防火防盗,防闺蜜。”一旁的个夫人忍不住说了一句。

“是啊,是啊!你看,这叫什么来着,当面与你微笑拥抱,还没有转身呢,就准备背后插刀了!”

蓝馨听到这些话,真的是肠子都毁青了!

她竟然忘记这是什么场合了,这样说出来,对她又会造成什么不好影响!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屋里的气氛,简直无法形容的尴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