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杜芊芊,这是你自找的!/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40章

蓝夫人连忙上前,朝顾一诺赔礼道歉:“陆太太,蓝馨这孩子,心直口快,一定是听到什么闲言碎语的,才口无遮拦,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不会的,流言止于智者,有什么好计较的。”顾一诺淡声回应。

蓝夫人的脸,一阵火烧。

“这也亏得陆太太大度,不计较。”

“是啊,没想到,蓝家就是这种家教!”

一旁的贵妇们,一人一句,让蓝馨差一点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顾一诺看了蓝馨一眼,怎么?已经开始存不住气了?

“夫人,文先生来了。”一个佣人,走进来,朝刘夫人说道。

“快请。”刘夫人正愁,怎么化解眼前的尴尬呢,还好文先生及时赶到了。

一个穿着西装的花甲老人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的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箱子。

顾一诺知道,这个箱子里,装的十二幅画,将来每一幅都是价值连城!

前世的时候,她只是听到杜明兰提起,刘夫人和几个夫人,买了一些古画,本来就是图个兴趣的,没想到,竟然买到了真迹。

后来,光是刘夫人手里的那一幅画,就拍出了六点九亿的高价!

她今天,就是冲着这些画来的!

“文先生,你可算是来了。”

“刘夫人,各位夫人,让你们久等了。”

“文先生,请坐。”

“多谢刘夫人关照,实不相瞒,近年来,古画市场不景气,我这么在年纪了,也想出国养老,这一次的画,是我祖父传下来的,压箱底的,是十二副山河图,落款也不清晰,但是古画就一定是古画,不知道年代罢了。”

文先生一来,就直接言归正传。

“文先生的古画,我们还是信得过的。”

“那就先看看货吧。”

箱子打开,里面放着十二个画卷,看样子,很陈旧了。

刘夫人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一副,果然没有看到落款什么的,但是这画风,真有传世大师的风范。

不过,市场上的假货,真的是太多了。

文先生拿来前,一定先去做过鉴定了。这要真的是真迹,那可是有市无价的珍宝啊!

顾一诺也走上前去,打开了幅画,如果,不是前世知道,这些画是真迹,眼前摆在自己面前,什么也看不出来。

“这十二副,是一整套吗?”顾一诺朝文先生询问道。

“是的,是一整套。”文先生打量着顾一诺,觉得有些面生,这小姑娘,年纪轻轻的,竟然会喜欢这些东西,真是稀奇。

“哦,我都忘记介绍了,这位是陆太太,还是伊丽莎白美术学院的学生,小小年纪,就已经小有名气了。”

“真是后生可畏啊。”文先生赞赏的点点头。

“谢谢。”顾一诺有礼的道谢。

一旁的几位夫人,也都纷纷拿着画,看了起来。

她们然收藏界,也算是老手,也没有能分辨出什么来。现在要不要买这些画,还得看文先生价位。

“文先生,你这画,是什么价位?”一位夫人直接询问道。

“承蒙各位夫人多年来照顾我的生意,实不相瞒,这些画,我是想一次性出手,刚好是一套,就冲着这个十二幅,将来,也不会让各位夫人亏损的。”

“这倒是。”刘夫人点点头。

顾一诺已经做好准备,无论如何,她要买一副。

“文先生,你开个价吧。”刘夫人直接说道。

“一亿!”文先生伸出一只手,报出价位。

一旁的几个贵妇,直接倒抽了一口气。

“一亿平均下来,一幅画还不到一千万,这已经是白菜价了!”文先生一看她们的反应,有些着急了。

顾一诺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目光落到刘夫人的身上,只见刘夫人都是一脸难色,一副不想要的模样。

“买一幅珍藏,倒也没什么,我们都是出于喜好,收藏罢了,并不是拿这行来做投资。”刘夫人朝文先生说道。

“这个,我知道。”文先生点点头。

“文先生,也是一位画家吧?”顾一诺朝文先生询问道。

“是啊!是啊!我是专学国画的,悠悠半生,平平无奇,到现在,也只是凭着几分爱好罢了。”

“不知道,文先生,能不能与我结下忘年之交。”

“承蒙不弃,我当然愿意交下陆太太这个朋友!”文先生立即站起来,朝顾一诺的伸出手。

顾一诺抬手握了一下。又朝面前的几位夫人望去,“各位夫人,你们有没有有意想买的?”

“不,我不要了!刘夫人呢?你可是文先生的老顾客。”

“这是文先生出国的最后一次生意,而且又是他的祖父传下来的,我本想着,冲着与文先生的交情,买个一幅来。不过陆太太好像挺喜欢的,我就不夺人所爱了。”刘夫人立即推脱道。

“对啊,对啊,陆太太是学美术的,又刚刚与文先生结下忘年之交,也算是缘分。”

顾一诺看着众人,前世的时候,不是刘夫人和这几位夫人,把这十二幅画给分别买下来了吗?

怎么现在,都一副不想要的样子。

“陆太太,你觉得怎么样?”文先生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顾一诺身上了。

顾一诺当然愿意!

“要不这样吧,请陆太太送一副自己的作品给我,我这些画再折一下,八千万八百,全都卖给陆太太。”

顾一诺心里一喜,她手上所有的钱加起来,也就九千万左右,她刚刚还在想办法,看怎么才弄一千万出来。

没想到,文先生竟然自己降价了。

顾一诺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文先生:“这是我的画室地址,文先生可以到画室里随便挑一副。”

文先生欣喜的接过,“一定,一定!”

顾一诺直接从包包里,掏出支票。

一旁的贵妇直接看呆了,不愧是陆太太啊,这么爽快!

要是她们谁花八千八百万,怎么也得和家里的那位报备一下,能三天把钱结给文先生,就已经是最快的了。

文先生接过支票,开心的收好。

顾一诺现在小有名气,她的画,在市场上,也具备一定的价值。

文先生现在收藏起来,说不定将来有一天,顾一诺更加有名气,他收藏的画,也会水涨船高。一样有利可图。

所以,他觉得,折出一千多万来,不亏!

毕竟,他这些画,是一次性出手的,省了他许多麻烦。

况且,还与陆太太这样的人物,交了一忘年之交。

蓝馨在一旁看着,心里的嫉妒又忍不住翻腾起来,顾一诺可真是够败家的,竟然眼都不眨一下,花了八千八百万,买这么一堆破画!

文先生立即将画一幅幅整理好,重新装回箱子里。

“刘夫人,我还有事,告辞了。”顾一诺转身,朝刘夫人告辞。

“我让人,帮你把这些画抬出去。”刘夫人叫了两个佣人过来。

“谢谢。”

小刘在外面等着,看到那个箱子的时候,立即走上前接住。

还挺沉的,不知道一诺小姐买了什么东西回去。

顾一诺直接回了画室,将这十二副画,全都挂了起来,拼成了一副壮丽的山河图。

不愧是传世大师的作品,画风磅礴大气,震撼人心!

她拿起一旁的放大镜,仔细的看了一下细节之处。

在一个小小的山峰上,有一个亭子,亭子里,竟然还坐着两个人,用放大镜望去,那两个人,栩栩如生!

甚至还能感觉到,醉意微熏的意境来。

重新收拾好这些画,直接带到银行,租了个保险箱储存,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哪里,她都觉得不太安全。

……

杜明兰很快就收到消息,知道顾一诺在刘夫人那里,花了八千八百万,买了一堆破画!

顾氏集团,就早破产了!

顾一诺哪来的那么多钱?

还不是花的已承的钱!

不管是她现在的画室,还是那个什么千度公司,都是已承!顾一诺现在,却这么挥金如土!

八千八万啊!

杜明兰想想就觉得肉疼!

她要怎么样,才老让顾一诺,把那些属于已承的东西全都拿回来呢?!她绝不可能,让顾一诺坐享其成,享受着不该顾一诺享受的一切!

……

不止杜明兰知道了,这件事很快就在这个圈子里传开了,杜芊芊听着自己妈妈和别的八卦,不屑的撇撇嘴,拿着钥匙朝外走去。

她今天准备约一给苏以菲,看能不能找到机会,去苏家拜访一下苏母。

她将车子开到商场的地下室,刚走下车子,两个陌生的男人,朝她靠近。

她停的这个区域,没有什么车,这两个人,直直的朝她走来,让她感觉有些不妙!

她迅速朝前方跑去,身后的两个男人,突然也跑了起来,朝她追去。

“救命!救命啊!”她才喊了出来,其中一个男人,就已经把她控制住一旁的暗处拖去!

“再敢叫,我现在就杀了你!”

“不要杀我!我给你们钱!”

“钱?你能给多少?比雇我们的钱,给的还多?”

“雇你们的人是谁?我付给你们双倍!”杜芊芊立即说道。

“雇我们的人说,不能让你死的那么轻松,这样就太便宜你了,曾经她被打得遍体鳞伤,也要你尝一尝这个滋味!”

那人说完,朝杜芊芊的身上划了一刀!

杜芊芊疼的快要晕过去了!她的嘴巴被唔住,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是顾一诺要她死!是顾一诺!

顾一诺一定是知道,顾茗雪当初给她打电话了!

才想到,雇人这么报复她!

前方,突然出现一道穿着制服的身影,杜芊芊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脚朝面前的人踹去,直接朝前方狂奔。

“救命,有人要杀我!”

她一回头,那两道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因为害怕,她直接瘫软在地上,昏了过去。

暗处,那两人走了出来,朝穿着制服的人说道:“这个女人,也太没用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杜芊芊醒过来,已经是几个小时后的事情。

医院里,没有别人,只有苏以菲。

“以菲!有人要杀我!”

“嘘!”苏以菲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别怕,这里是医院,没事了。”

杜芊芊看着自己胳膊上的伤,一想起来之前的遭遇,就心有余悸,她从死神的手里逃出来的啊!

“我已经报警了,你放心,很快就能把那些人抓住。”

杜芊芊的心里,怎么能放松得下来,既然顾一诺有心要报复她,她躲得过一次,还能躲得过第二次吗?

就算是这两个人抓住了,顾一诺还会雇别的人来!

“以菲,是顾一诺,是顾一诺要杀我!”杜芊芊拉着苏以菲的手,激动的说道。

“顾一诺?你是不是有什么证据?”

“没有!”杜芊芊摇摇头,紧紧的拉着苏以的手,“以菲,你要相信我!真的是顾一诺,就是她!”

“我相信你,可是你没有证据证明就是她。”

“之前,顾茗雪就提醒过我。”杜芊芊好像自言自语的说道。

苏以菲一听到顾茗雪这个名字,目光微暗,马上她就明白了。

杜芊芊所承受的这一切,应该是顾茗雪安排的!顾茗雪不方便出面,就把杜芊芊这个蠢货当枪使!

她不过顾茗雪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顾一诺。

她只要结果!

不过,她很怀疑杜芊芊有没有这个本事,对付顾一诺!

这件事情,她暂时不想插手,有杜芊芊和顾茗雪,说不定就成功了呢!就算是没有成功,她也没有损失什么。

“芊芊,你受伤的事情,我还没有告诉你爸妈,你看要不要告诉他们?”

“不要!”杜芊芊立即摇头。

要是让他爸妈知道她的事情,她一定会被软禁在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门。

“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你真的很危险。”苏以菲轻声提醒。

杜芊芊紧紧的握着被子,在掌心里拧成一团。

既然她知道是顾一诺的做的了,她绝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顾一诺!

“既然你不愿意告诉你爸妈,这几天,我在这里照顾你吧,还好伤的不重。”苏以菲留下来,也好知道杜芊芊究竟要怎么做。

有必要的时候,她还可以再加把火。

……

小刘是第二天,才知道顾一诺花了八千八百万,买了几幅画。

就是昨天,他提回来的那一箱。

陆已承陪着老爷子吃饭,小刘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他。

“买就买了,她喜欢就好。”陆已承淡淡的回应一句,说得好风轻云淡。

小刘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老爷子听到,也没有什么表情,不就是买了几幅画嘛,现在狠花已承的钱,才解气!要不然,能拿什么解气!

“奠基仪式,你怎么没有请我?”老爷子也没将那些画的事放在心上。

“爷爷,到时候,我很忙,没有时间照顾你,那么乱,你还是别去了。”陆已承放下筷子,才吃了一几口,就已经觉得饱了。

“我还要你照顾!给我两张邀请函!”

“爷爷,你要是觉得没事做,就去诺诺的画室陪着她吧。”

“给我两张邀请函!”老爷子固执的说道。

“爷爷,我吃好了,公司还有事情。”陆已承起身,朝外走去。

“站住!”老爷子怒吼一声,“你现在,是越来越不把我当回事了是吗?”

陆已承转过身,看着老爷子怒气冲冲的样子,朝一旁的小刘吩咐道:“明天有空的时候,去公司里拿两张邀请函。”

“好的。”

老爷子立即松了一口气。

陆已承转身朝外走去,去公司只是一个借口,他发现,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工作,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好事。最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心里好像被人掏空了一样。

开着车子,不知不觉,来到那幛公寓。

停在路边,靠在车子旁,点了一根烟。

路灯下,那道身影,摄人心魄。

顾茗雪远远的看着那道身影,目光中带着几分痴迷,她好像中了他的毒,无法戒掉。

哪怕明明知道,他的心里没有她,她还是想要得到他!

抬起头,朝那个公寓望去,唇角带着一丝冷笑。

在白聿下手前,她必须得先想办法先除掉顾一诺!或许,这也是能救陆已承的方法!

白聿给了顾茗雪一些人,也让顾茗雪明白,白聿在国内,有多强的势力!而且,她所知道的,很有可能就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白聿已经准备要向陆已承下手了!

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因顾一诺而起的,只要顾一诺死了,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

陆家

“这个顾一诺,还要不要脸!”杜明兰怒喝一声,将手里咖啡杯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我就是觉得很奇怪,最近顾一诺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借着刘夫人,在这个圈子里,活动的越来越频繁!”蓝馨看着杜明兰的反应。

就知道,这一趟她来对了。

杜明兰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是一肚子的火。

以前,顾一诺还算老实,最近这是怎么了?

怕嫁不进陆家,怕已承不娶她,拼了命的想要往贵族的圈子里挤?

“三天后,是刘夫人的生日,听说刘先生,想给刘夫人大办一场,邀请了很多人,一向都不怎么出来的苏夫人,都会参加呢。”

“是的,我收到邀请了。”

“到时候,顾一诺也会去呢。”

“这个女人太有心机了!我们家已承啊,就是太听老爷子的话,被顾一诺灌了迷魂汤!你说有一个你这样,又有能力又漂亮的大美女在他面前,他怎么就无动于衷呢?”

蓝馨的脸突然一红,“伯母,你不要误会,我对陆少……”

“蓝馨啊,你哪一方面都优秀的无可挑剔,可是,就是大家闺秀养的太矜持了,放不开!伯母告诉你,男人没有一个喜欢矜持的,顾一诺不就是靠这一点,把已承迷住了。”

蓝馨一听,两眼放光!

她和陆少在一起,真的是太含蓄了,怪不得,陆少一直都对她这么冷淡。她更想不到,自己的心思,陆夫人已经看出来了。

陆夫人这么说,就变相的支持她吗?

有了陆夫人的支持,她顿时更加有底气和信心了!

“伯母,我,我是很喜欢陆少,但是以前,他有顾一诺,所以,我只能把这一份爱藏在心里,顾一诺竟然做出这种水性杨花的事情,我真的是替陆少感觉到不值!”

“你心疼他,也得让他知道,放开一点。现在是个好机会。”

“嗯!”蓝馨立即点点头,心里乐开了花。

……

刘夫人的寿宴,操办的很隆重,顾一诺出盛装打扮出席这一次的宴会。

杜明兰没有进去,确定顾一诺还没有来,她直接在外面等着顾一诺。

别想在这种场合,给她和陆家丢人现眼!

蓝馨自然是亲昵的跟在杜明兰的身边,俨然已经把杜明兰当成了未来的婆婆一样讨好着。

顾一诺穿着一身粉色的一字肩小礼服,腰间镶嵌着一排闪钻,看起来甜美可人,头发高高的挽起来,露出漂亮的天鹅颈。

她的头上,带着陆已承以前送的那个皇冠,富贵逼人!

因为怀孕,她没有有化妆,完全素颜,肤色白的依然比那些涂了一层又层粉的人,要白嫩许多。

眉宇间,有几分疲惫之态,看起来,更加惹人怜惜。

哪怕处处挑剔的杜明兰,看到顾一诺出现,也被惊艳了,再看身边站着的蓝馨,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就连顾茗雪整了一张极为相似的脸,也还是完全不及顾一诺千分之一!

顾一诺拿着手里包包,刻意的遮了一下肚子。

站在酒店前的她,就像一个尊贵的公主降临。

正在她要往酒店里走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呼唤。

“小诺!伯母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顾一诺过身,朝这边款款走来,唇角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

“陆夫人,找我有事吗?”

陆夫人?蓝馨听着这个称呼,睁大双眼,这个顾一诺,竟然这么称呼陆夫人!

杜明兰更是要气炸了。

“你马上给我回去!不要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杜明兰直接命令道。

顾一诺轻笑一下,抬手拨了一下发丝,“我觉得,陆夫人抽空,还是去看一下医生。”

“你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应该病,而且还病得不轻!”顾一诺说完,转身离去。

有病?!这个顾一诺竟然说她有病!

杜明兰气得差一点喘不过气来。看着顾一诺的身影,已经走进酒店,她立即跟了上去!

在她的眼里,顾一诺就是上不得台面,空长着一张漂亮的脸!

顾家养出来的,能有什么好货色!

在这种贵族圈子里,也就是惹人笑话罢了!

当她跟着走进酒店的时候,只见顾一诺已经站在人群中,谈笑风声,气度安然!她的气质,竟然将那些贵妇们,全都比了下去。

虽然小小年纪,却显得端庄大气!

刘夫人更是亲昵的拉着顾一诺的手,什么时候,她们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程度了!

“陆太太,今天真的是太漂亮了!”

“是啊!陆少和陆太太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还是陆家老爷子有眼光!”

顾一诺在一堆奉承声中,淡淡点头,微笑着回应。

她以为,自己做不到,其实,她可以。

人与人之间,哪怕再纸醉金迷再多的利益驱使,都怀有几分真诚,还是能得到一些回应,这就是她现在的心态。

杜明兰发现,以前,只要是她出现在这种场合,一定有很多的人,上来给她打招呼,现在,她的风头,完全被顾一诺给抢去了。

尤其是听到别人一口一个陆太太陆太太的叫着,她就觉得窝火。

“陆太太可不能喝酒,你们别灌酒啊。”刘夫人朝面前的几个夫人交待一声,就忙着去招待其她人。

顾一诺的手里,端着的,是一杯白开水,她不像以前那样,在这种场合总是找一个角落里待着,看着陆已承去各种应酬。

今天的她,站在宴会的最中央,足以让整个宴会上的所有女性,都黯然失色。

苏以菲扶着苏母走进来,刘夫人立即迎了上去。

杜明兰刚刚找到一点存在感,马上又被苏夫人抢去了风头!

简直气得磨牙!

杜芊芊不顾胳膊上还没有好的伤,也追着来了,主要是她听说,苏母会来。想在这种场合,在苏母面前刷刷存在感。

她来的比较晚,一走进来,就看到站在人群正中央的顾一诺。

看着那道光鲜靓丽的身影,暗暗捏紧了手中包包。

顾一诺朝四周望去,目光定格在杜芊芊的身上,她发现,杜芊芊看她的眼神,就像是一条毒蛇!

宴席开始,众人都落坐。

顾一诺被刘夫人安排,就坐在刘夫人的身边,看得出,她的地位。

杜明兰都没能坐一这边来,而是安排到了一旁的席位上。

宴席进行了一半,顾一诺起身去洗手间。

杜芊芊一看顾一诺起身,马上跟了上去。苏以菲看着杜芊芊的背影,心里已经算到,杜芊芊要做什么。

蠢货就是蠢货,一点也存不住气!

不过,她恰恰也就是看中了杜芊芊的蠢!也只有这样的蠢货,被人利用了,还一点都没发觉。

杜芊芊的心里想着,她平常是没有机会接近顾一诺的!

她也试着找人暗着来。但是那些人说,顾一诺身边,有人暗中保护着,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手!

杜芊芊走进来,发现这个时候,洗手间里没有人,她将一旁的洗水液拿出来,朝地上挤去!

估完这些,她并没有走远。而是等着结果。

顾一诺从侧所走出来,准备去洗手台前洗手,突然,她停下脚步,一步也不再往前走了。

她闻到一股味道,是很浓的洗手液的味道。

虽然刚刚走进来的时候也有,但是没有那么重!

因为怀孕,她对气味特别敏感。

蹲下来,朝地上看去,这才发现,地上,被人挤了洗手液!

如果,她再往着走一步,一定会被滑倒!

她怀着宝宝,这样摔下去……后果可想而知!

究竟是谁做的?杜芊芊吗?

杜芊芊站在不远处,盯着这个洗水间,怎么这么久过去了,还没有动静!

顾一诺只要在洗水间里摔一跤,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说不定,还能因为这一跤,一尸两命!

正在她心里暗自欣喜的时候,两个贵女妇走了过来,看样子是要上洗手间。

“等一下!”杜芊芊连忙叫住两人。

“怎么了?”

“这个洗手间,坏,坏了!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我只是手脏了,去洗个手。”

“是啊。”

两个贵妇直接推门而入,就在踏进洗水间的一瞬间,两人脚下一滑,齐齐的摔倒在洗手间里!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陆太太,你怎么在这里?”两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看到顾一诺,吃惊的询问道。

“我从洗手间出来,就觉得不对劲,地上被人酒满了洗手液,我就不敢乱动。”

“这是谁啊!这么阴毒!”其中一人怒声说道,一不小心,又摔一跤!

被她这和一扯,一旁的贵妇也跟着摔了下去,地上现在更加湿滑,站都站不起来了。

“陆太太,你站在那里别动啊,这地面这么滑,你还怀着身孕呢!”一个贵妇立即朝顾一诺交待道。

顾一诺点点头。

其中一个贵妇几乎是爬着出去,叫工作人员过来清理。

工作人员立即拿来一个防滑地毯,扶着顾一诺,小心翼翼的朝外走去。

顾一诺走出来,在不远处看到杜芊芊的身影,她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握住杜芊芊的手!

杜芊芊闪躲不及,心慌的朝顾一诺质问道:“顾一诺,你要干什么?”

顾一诺抬起手,看着杜芊芊的手,只见杜芊芊的指尖,有一点点粘粘的感觉,还有一些洗手液的味道!

杜芊芊知道,顾一诺发现了,心里更加慌乱。

“杜芊芊,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一次,又一次的想要置我与死地,究竟是为什么?”

“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顾一诺,你放开我!”

“听不懂是吗?杜芊芊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顾一诺,你别以为,你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告诉你,我不怕你!”杜芊芊突然反驳道,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顾一诺猛得松开杜芊芊的手,朝宴会厅走去。

杜芊芊靠在墙壁上,感觉心里发虚,刚刚顾一诺看着她的眼神,简直是太可怕了!她还从来没有见过,顾一诺像现在这样。

那又怎么样!她一样不会害怕她!有种就看看,谁先弄死谁!

洗手间的事情,惊动了刘夫人,一想着刚刚的事情,是冲着顾一诺来的,她的心里就一阵后怕。

暗暗压了下来,让人调查清楚。又安抚了两个在洗手间摔倒的贵妇。这件事情,才没有闹大。

顾一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没过多久,杜芊芊也走了过来,坐回她的席位。

杜芊芊朝顾一诺打量了一眼,只见顾一诺没有要折穿她的意思,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她今天来的目的,可是趁机接近苏母的。苏母和她,并不在一张桌子上,她这样走过去,也显得太过突兀了。

主要是,她苏母不给她好脸色看,在这种场合丢脸。

她朝苏以菲望去,希望苏以菲能帮帮她,但是苏以菲至从走进来宴会,就在跟在苏母身后,和她好像不熟悉的样子。

平常苏以菲,也不是这样的啊?

难道是因为苏母身体不好,所以只顾着照顾苏母了?

又等了几分钟,杜芊芊实在是忍不住了,端起酒杯,朝苏母所在的桌子走了过去。

“苏伯母,你好,好久都没见了,你身体还好吧?”杜芊芊讨好的看着苏母。

苏母一见杜芊芊走过来,就冷下脸来,她巴不得与杜家早一点撇清关系,也对杜芊芊厌恶到了极点。

光是上一次的事情,就足以看得出来,这个杜芊芊是个麻烦!

“这不是杜家的小姐吗?”

“是啊,还是苏夫人没过门的儿媳呢。”

“是吗?是苏家三少的未婚妻。”

“杜小姐,我的位置让给你坐。”

杜芊芊的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一提起苏家,她也跟着受别人讨好,以溟现在的地位,而她又是他未过门的妻子,谁敢不给她几分面子!

一脸笑意的坐在一旁的贵妇让出来的位置,还在想着怎么讨好苏母。

她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苏以菲眼底一闪而过的鄙夷!

苏母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

要不是怕退婚会影响到以溟现在的仕途,她们早就退了!

苏以菲,也就是在和杜芊芊独处的时候,为了哄杜芊芊才把杜芊芊当成嫂子,在外面,她巴不得和杜芊芊装作互不相识!

“伯母,上一次,听以菲说,你身体不舒服,我也跟着担心好久,今天眼看到你,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一旁的贵妇们一个个笑的别有深意。

这么讨好婆婆的,还真是少见!

不过,以苏家和杜家的地位,杜芊芊就算是像古代的媳妇一样,天天晨昏定醒的,也不过份。

以前嘛,有着陆家撑着,杜家也算是有头有脸,但是陆已承出事那段时间,杜家火速的苏家定婚,这事,的确做的不够厚道。

也难怪,到现在陆家和杜家都相往来了。

所以,杜芊芊怎么不巴心巴肝的,好好的讨好未来夫家呢!

“我很好,多谢你惦记。”苏母是何等精明的人,她早就看出来,身边的人,是看笑话的居多。

这种时候,这个杜芊芊竟然一点眼色都没有!

还害得她,一起被人围观!

杜芊芊好不容易挤过这边,有了一席之地,她哪里肯轻易走。

“伯母,你尝尝这个糯米莲藕,很好吃的。”杜芊芊拿起勺子,给苏母夹了一块。

“芊芊,我妈不吃甜食。”苏以菲轻声提醒。她只希望,杜芊芊能有多远滚多远!

没瞧见,他们这一桌子的气氛都一样了吗?

“伯母,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吃甜的,试试这个鱼吧,海鱼刺少,而且又有景养。”

“芊芊,我妈也不吃鱼类。”

杜芊芊终于感觉到一丝尴尬。

一旁的人,已经有不少人,掩着嘴偷笑。

“苏夫人,你看你家的儿媳妇多乖巧孝顺,现在的孩子啊,能做到这份上,实属不易了。”

“是啊,是啊!你也得给人家一点机会,多多的尽尽孝心。”

“这样的话,她也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也不至于,这马屁拍到马腿上。”

一旁的人,纷纷忍不住笑了起来。

苏以菲的脸色都挂不住了!

杜芊芊还没有听出来,这些话里的讽刺,还在这里死皮赖脸的不走,看样子,是想侍候苏母吃完这顿饭!

突然,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盘子里,放着一个厚厚的信封。

“苏夫人,外面有一个人,委托我们把这份东西交给您,说是很重要,重要到,影响苏家的名誉,请您一定要过目。”

------题外话------

渣渣一个一个开始收拾了~第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