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杜芊芊死了!/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41章

苏母接过来,心里一阵狐疑!

这个信封里,究竟装的是什么东西?竟然说得这么严重!

竟然还能影响到苏家声誉!

苏以菲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正当她准备阻止苏母,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开的时候。苏母已经拆开信封,一叠照片从信封里滑了出来,落在桌子上。

一旁的人,本来就很好奇,这封信里装的是什么。一见有东西掉出来,一个个都伸长了脖了,想要看清楚。

“这照片,哎呀!”一个贵妇叫了起来。

这一道叫声,马上把人的好奇心都吸引了出来,本来不想看的人,都把目光转了过来。

苏母也看清楚了,这照片上的人,就是杜芊芊!

照片上的画面,更是不堪入目,一张张清晰可见!

关键,这照片上的男人,竟然还不是同一个!

最最关键的是,这上面那么多男人,竟然没有一个是苏家的三少!

杜芊芊睁大双眼,看着这些照片,脑了一懵,她竟然是最后一个才反应过来,这上面的人是她自己!

她立即起身,把照片抢了回来:“不要看,不许看!”

“我刚刚看到了什么?是杜小姐没错吧?”一个贵妇惊叫一声。

“好像是呢!”另一个,也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苏以菲一看事情不妙,立即帮着杜芊芊收拾这些照片!

苏母看着桌子上的狼藉,气得血气上涌!扶着桌子站起来,突然感觉一阵眩晕,一头裁到在地上!

“妈!妈!”苏以菲转身扶着苏母。

现在哪还有心思,去管杜芊芊的照片!

“妈,你怎么样?你没事吧?”她立即掏出手机,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

苏母的身子不断的颤抖着,想要说话,却发现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身子也在一点一点的变得僵硬。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

杜芊芊一看苏母倒下了,也下了一跳,“伯母,伯母!”

“苏夫人这是怎么了?”刘夫人也走过来,一看这样的情况,一阵紧张!

一旁的人,顿时围了过来。地上散落的照片,被人捡起来,一会就传遍了整个宴会厅!

“妈,妈,你撑住,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苏以菲紧紧的握着苏母的手。

苏母的身体,一向都不是很好,这样一倒下去,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杜芊芊直接懵掉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她现在都顾不得那些照片了,一心关注着苏夫人的情况。

如果苏夫人有什么意外,她永远也别想嫁进苏家!

“以菲,你冷静一点,伯母一定会没事的!”她朝苏以菲轻声劝道。

“杜芊芊,请你从现在,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苏以菲朝杜芊芊吼道。

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她早就起来狠狠的教训杜芊芊,可是她依然要保持她大家闺秀的气度。

“快,快,救护车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两旁的人立即让开一条路来,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走了过来。

“医生,我妈妈的情况怎么样?”

“初步诊断,是中风!还要到医院帮进一步的检查!”

苏以菲一听,脸色一阵苍白。朝杜芊芊狠狠扫了一眼,跟着医生的护士上了救护车!

刘夫人亲自站在酒店前,看着救护车驶远。

本来,宴会都已经差不多结束了,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突发情况!

杜芊芊站在人群中,这才想起来,她四处散落的照片,“我的照片!我的照片!”

刚刚的混乱,让照片全都散落在地上,被不少人欣赏完后,直接踩在脚下!

杜芊芊不顾自己的狼狈,趴在地上开始捡那些照片。

她以前,是滥交,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而且也爱拍这些,寻找刺激,她以为,那些男的手里不会再有这种照片了。

不是一个一个都删除了吗?怎么还会有?

而且还有这么多!

究竟这些照片,是怎么得来的?又是谁送到这里,故意拿给苏母看的?

杜芊芊的脑子里,一阵混乱,只想着,赶紧把这些照片都捡回来!不要再让人看到!

一旁的人看着她在地上爬来爬去,纷纷后退。

刘夫人嫌恶的看了一眼杜芊芊。

闹出这样的事情,她也不得已,提前清场。

宾客们一个一个离去。

杜明兰看着杜芊芊的惨状,难免有些心疼,不管杜家和陆家现在怎么样了,杜芊芊还是她曾经宠爱的侄女。多少都是倾注了感情的。

她并没有跟着众人离去,蓝馨也紧跟着杜明兰身边。

顾一诺淡淡的扫了杜芊芊一眼,缓缓起身,朝刘夫人走去。

“刘夫人,我也先告辞了。”

“陆太太,你先等一下。”刘夫人示意顾一诺坐下来。

宴会厅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碍于杜芊芊和杜明兰的关系,刘夫人也不好直接赶人。

杜芊芊此时,还坐在地上,怀里紧紧的抱着那些照片。

她到现在,还是懵的,脑子里纷乱如麻,也理不出一个清晰的思绪来!

这是要把她,往死里整啊!

她终于忍不住,崩溃的大哭起来。

完了!她真的完了!

以溟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不会再要她了!

她和以溟定婚之前,真的没有再儿任何男人发生关系!

她是爱他的!

怎么办啊,她现在还能怎么办?

看着杜芊芊哭成那样,杜明兰的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

“你自己做的事情,还有什么脸在这里哭!马上收拾一下,回家去!”杜明兰想给杜芊芊找一个台阶下。

这不是酒店,还是刘夫人的生日宴,虽然人都走光了,但是刘夫还在!

再怎么说,都是刘夫人的生日宴,杜芊芊在这里一哭,简直就是晦气!

现在刘夫人的表情,已经不是难看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谁要你管!”杜芊芊已经失控了,直接对着杜明兰怼了回去。

杜明兰差一点没气到吐血。

上一次,杜明兰不愿意帮她,杜芊芊已经把杜明兰给恨上了!

顾一诺看着杜芊芊的样子,唇角挂着一丝冷笑。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杜芊芊没有。

杜明兰暗自磨牙,本想着不要再管杜芊芊了,但是发现,在刘夫的那桌上,还有几个人没有走,就连顾一诺也其中。

这又是怎么回事?杜明兰直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突然,两道穿着制服的人出现在杜芊芊的面前,杜芊芊瘫坐在地上,抬头看着面前的两人。

“你就是杜芊芊?”

“是。”杜芊芊点点头。

“酒店洗手间的洗手液,是不是你故意撒的?”其中一人问道。

“不!不是我!”杜芊芊立即否认。

“刚刚,我们调了酒店的视频监控,你有作案的嫌疑,而且在这两位夫人进去洗手间的时候,你还曾阻拦过。”

“我,我只是发现,洗手间的设备坏,坏了!”杜芊芊还在硬撑。

“但是,据我们调查的,不管是时间还是地点,你都有嫌疑,现在,请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

“不!不是!真的不是我!我是冤枉的!谁知道,是不顾一诺她自己撒了一地洗手液,故意陷害我呢!”

“当时,陆太太所站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办法够得到洗手池,要不是她及昨发现,当场滑倒,后果不堪设想!”

杜芊芊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杜明兰此时,也无话可说,抬头朝顾一诺望去,刚刚的那些照片,又结合现在发生的事情,她已经确定,和顾一诺脱不了干系。

“杜芊芊,请跟我们走一趟。”一个工作人员,再次说道。

杜芊芊吃力的站起来,跟着工作人员朝外走去。

杜芊芊被带走后。刘夫人再次向顾一诺和受伤的两个贵妇赔礼。

“杜家的这个女儿,真是没有教养,我以前就听过说过,还以为,就是谣传,今日一看,都是真的。”

“是啊,现在的女孩子啊,一个个都不得了!”

“就是可怜了苏少,白白的带了这么一顶绿帽子。”

“你确定是一顶?”

一旁的人,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陆太太,我让人送你回去吧?”刘夫人还是不太放心,还好,今天在她这里出事的,不是顾一诺!

“不用了,刘夫人不用送了,今天都忙碌了一天,早点休息,我们改天再约。”顾一诺浅浅一笑,回应道。

“好,改天再约。”刘夫人还是把顾一诺送到酒店门口。

小刘立即走上前,过来迎接顾一诺。

刚刚酒店里发生了什么,他才刚刚打听清楚,正担心顾一诺呢。

“顾一诺!你给我站住。”杜明兰的声音在顾一诺的背后响起。

顾一诺转过身,眸中染霜。

“你要怎么样,才肯不再纠缠我儿子!你花八千八百万,去买那么一堆破画,花的可是我儿子的钱!还有,今天这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杜明兰对着顾一诺,就是一顿噼里啪啦的质问。

“我花钱买画的事,和陆夫人,有关系吗?”顾一诺反问道。

“当然有关系!顾一诺你不要死皮赖脸的缠着已承不放!已承他都不愿意娶你,你以为,有老爷子给你撑腰,你就能顺利的嫁给已承,你作梦!”

他不愿意娶她?

顾一诺的心里,一阵难受。

“娶与不娶,是陆已承的事,嫁与不嫁,是我的事,杜夫人不时的在这刷存在感,有间思吗?!”顾一诺冷声回应。

“我见过贱的!没有见过你这么贱的!”

顾一诺再也忍不住,走上前去,一把抓着杜明兰的手腕!

杜明兰直接被她逼到身后的墙壁上!

“小诺!”蓝馨吓了一跳,想去拉顾一诺。

小刘立即上前,把蓝馨拦了下来。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万一趁机伤害一诺小姐就麻烦了。

一旁马上出现两个高大的身影,护在顾一诺的身侧。

蓝馨看着这样的阵势,吓了一跳。

“顾一诺,你给我松手!”杜明兰朝顾一诺怒喝道。

她还不知,顾一诺竟然有这样的力气,抓得她的手腕都要断了!

顾一诺盯着杜明兰看了几秒,才把手松开。

见她松手,小刘也松了一口气。

他是真怕,一诺小姐和夫人冲突起来!

“陆夫人,积点口德吧。”顾一诺说完,转身离去。

杜明兰气得胸口一阵闷痛,这个顾一诺简直是要上天啊!竟然敢对她动手!她忍不下这口气,绝对忍不下!

……

苏母被送进医院后,苏家的人全都到齐了。

听到苏以菲说完前因后果,苏以溟暗暗握紧双手。

“老三,你看你这定得是什么亲,妈都被气成这样!”

“大哥放心,我会处理好。”

苏以菲担忧的看着手术室,手术都已经进行四个小时了,还没有做完!医生之前也说了,不排除手术过程中会出现什么意外。

苏以溟得到这个消息后,在来医院的路上,就已经联系了杜芊芊。

杜芊芊竟然涉嫌故意伤人罪,被拘留了!

他准备先来医院,看一看情况,再去找杜芊芊!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以菲,你在医院守着,我有事先去处理一下。”

苏以菲转过身,看着苏以溟的背影,她知道,这一次杜芊芊是在劫难逃!

没用的东西!不但对顾一诺没有造成一点伤害,还害得她妈妈中风,现在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杜芊芊,该死!

……

杜芊芊被暂时关押,现在已经证据确凿。

但是因为这件事情,造成的伤害不大,两位滑倒的夫人去医院检查过后,就是有些淤青,所以杜芊芊只是拘留几天,以示惩戒。

而且杜芊芊一来到这里,态度良好,咬紧牙关不承认,她有谋害顾一诺的心思,只是一个恶作剧。

这件案子,就草草的结了。

看守所里,杜芊芊一人缩在墙角。

“杜芊芊,你被保释了!出来吧!”

杜芊芊立即抬起头,一脸惊诧,保释?谁来保释她?是她爸爸吗?哪怕回去,被爸爸打死,或者软禁半年,她都不愿意待在这里!

她急切的朝外走去。看到保释她的人之后,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她万万也想不到,保释她的人,竟然是以溟!

“以溟!”她唤了一声。

苏以溟冷冷的扫了一她一眼,转身朝外走去。

杜芊芊立即小跑着跟了上去,苏以溟直接上了车子,她也跟着上车。

以溟还来接她,就证明她还有机会,他一定会原谅她吧?

这一路上,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因为苏以溟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寒冽的气息,让她的心里一阵阵发颤。

车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停了下来。

苏以溟下了车,杜芊芊也跟着走上前去。

她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直觉有一股危险的气息,让她想要退缩,前面走着的苏以溟突然回过头来,看了杜芊芊一眼。

杜芊芊立即跟了上去。跟着苏以溟来到一个办公室的地方。

苏以溟突然拿起桌子上的一叠照片,狠狠的摔在杜芊芊的脸上。

杜芊芊一看,正是那些她与别人的那些照片,她被带走的时候,这些照片竟然也忘记拿了,就散落在酒店里!

竟然到了以溟的手里!

她的心里一阵慌乱。

“以溟,你听我解释!这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我和你定婚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任何男人来往过!你要相信我!”

“我的心里,只有你,以前的事情,是我不懂事,我以后一定不会了,你就相信我这一次好吗?”

“脱!”苏以溟冷冷的说了一个字。

杜芊芊吓了一跳。

脱?他是要她脱衣服吗?

她一件一件的把衣服脱下来,在苏以溟面前,楚楚可怜的看着苏以溟。

和他定婚这么久,他从来都没有碰过她。

难道,现在……

苏以溟突然走上前去,将杜芊芊逼到墙角。

杜芊芊伸出手,想要放到他的肩膀上,“以溟,我的人,我的心,都是属于你的。”

苏以溟拉着她的手腕,将她甩到一旁的桌子上。

杜芊芊痛的眉头直皱。

突然,一股强烈的痛楚,仿佛要将她刺穿!

“杜芊芊,你这膜是补给谁看的?”

杜芊芊痛的脸色苍白,她甚至都不短道,他用的是什么东西!

一股温热的液体,缓缓流了出来,染红了她双腿。

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杜芊芊,你以为,我是个傻子,我早就告诉你,老实一点,你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惹麻烦!非得逼得我,亲手解决你!”

“以溟,对不起,求你放了我,再原谅我这一次,我保证,再也不给你惹麻烦了!”

“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如果我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不止是你,你爸妈都等着陪葬吧!”

杜芊芊的意识,一点一点的涣散,血,还在不断的流着。

被苏以溟塞进去的东西,还没有拔出来。

那是一个铁制的,有五十厘米的长度,上面,有一些锋利的刺,现在,没入杜芊芊的体内,都看不到。

“杜芊芊,你有那么多个男人,还没有尝过这样爽感吧?”

杜芊芊看着苏以溟,她的意思都有些涣散了,眼中还是带着一丝爱意,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朝苏以溟说道:

“以溟,我真错了……我真的,好爱,爱你……”

“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抬出去,送回杜家!”

杜芊芊就这么被一块布裹住,抬上了一辆面包车。

这一路上,她一直在流血,车子上染红了一大片!

送到杜家的时候,杜芊芊已经奄奄一息。

杜明峰和夫人知道女儿被抓走后,就通过各种关系,打探情况,他们准备去保释的时候,听说已经被苏以溟保释了。

这都几个小时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应该不会有事的,既然是苏以溟把她带走了,也是担心这件事情,越闹越大,影响他。”

杜明峰看了身边的女人一眼,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可没有这么乐观。

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他就一直有一种隐隐的担忧。

现在,苏夫人还在医院里抢救,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看到那些照片,刺激生病的!

“你是怎么教育的,养出个这么败坏门风的女儿!”

“我是怎么教育的?你呢?你自己一天在外面花天酒地,这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正在两人争吵之迹,外面传来一阵车子的声音。

两人立即朝外走去,只听车子停了一下,又开走了。

她们立即把门打开,就看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倒在门前。

“啊!”杜夫人吓了一跳,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芊芊!”杜明峰立即上前,把杜芊芊抱了起来。

杜芊芊已经失去意识,全身都冰凉了!

“快,快打电话,送芊芊去医院!”

送到医院后,医生仔细看了一下杜芊芊的瞳孔,又做了一些检查。

十五分钟后,确定,杜芊芊已经死亡。

“不!不会的,我的女儿不会死!”杜夫人当场崩溃,“芊芊!芊芊!”

“死者是因为腹腔大量积血,造成死亡,她的下体,有一样东西,你们看,要不要取出来。”

“取出来!”杜夫人大声喊道。

她绝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如此屈辱的死去!

当那个东西,取出来的时候,杜夫人直接傻眼了,竟然有那么长!而且竟是这么个东西!

她捂着脸,失声痛苦。

“死者的情况,很有可能是他杀,杜先生,要报案吗?”

“不,不用报案。”杜明峰也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

他明明知道是苏以溟做的,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让苏以溟来偿命?更何况,他现在的仕途都与苏以溟息息相关。

他现在,更怕苏以溟还不满足,再来报复他!

“为什么不报案?就是苏以溟,是他害死了我的女儿!我要报案,我要让他尝命!”杜夫人失控的吼道。

杜明峰一巴掌挥了过去,“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她自己有这样的下场,也是活该!你现在,应该想一想,我们的处境!”

杜夫人被打懵了,她接受不了女儿这样惨死的结果,伤心欲绝,再也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医院的负责人,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既然杜明峰不愿意公开这种事情,他们自然也不会去多管闲事。

苏以溟已经准备好,杜明峰夫妇来找他的麻烦。

但是等来等去,也没有等到。

原来,杜明峰竟然这么窝囊废!

三天后,他接到葬礼的邀请,作为未婚夫,他应该去送一送!

……

顾一诺是在杜芊芊出殡这一日,才知道杜芊芊死了,对外只是宣称出了车祸。

杜芊芊不是被带走了吗?

这个时候,应该还有拘留啊?

竟然,会传出这样的噩耗。

吃货见她一直在发呆,拿头拱了拱她的手。

顾一诺轻轻的揉了揉吃货的头,对它微微一笑。

“吃货,还是你好。”

吃货立即在她她的手心里蹭了蹭。

……

苏母在杜芊芊出殡这一天,苏醒过来,虽然命是抢求回来了,但是却半身瘫痪,可能以后都无法恢复。

苏以菲趴在床前,守着苏母。

现在苏母的情况,还很虚弱,还不能正常说话,看到几个孩子都在,心里踏实很多。

“妈妈,你好好的养好身子,其它的事情,一概不需要操心,我哥绝不可能娶杜芊芊那样的女人。”

苏母听完,缓缓点点头。

苏以溟从外面走进来,一看苏母醒了,立即走上前去,握住苏母的手。

“妈妈,以菲说的对,我不会娶那种女人,你好好的养好身体。”

苏母彻底的放心了,疲惫的闭上双眼。

苏以菲和苏以溟走出病房,刚关上病房的门,苏以菲就急切的询问道。

“你真的把杜芊芊给弄死了?”

“从我那里出去的时候,她还有一口气。”

“杜家的人,没有闹吗?一但这件事情闹出去,对你影响不好!”

“杜家的人养出这样放荡的女儿,自己玩死自己的,他们有什么脸来找我?如今,妈成了这样,他们杜家还没有偿还清呢!”

“哥,其实你错了,真正害妈成这样的不止是杜芊芊,你想过没有,那个送照片给妈的人,才是始作俑者!”

“我查了,没有查出什么结果,酒店的服务员,甚至连那人长什么样都没有看清楚。”

“我知道是谁。”

“谁?”

“顾一诺!”苏以菲暗暗握紧双手。

“她?”苏以溟从心底深处,是不信的。

“杜芊芊与了她积怨以久,她报复杜芊芊。”苏以菲的口气,十分肯定。

苏以溟沉默了,过了一阵才说:“杜芊芊已经死了,有人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就可以了!”

“哥,你的意思是,就这么放过那个始作俑者?”

“我最近太忙了,不想再分心处理别的事情。”苏以溟说完,又朝病房里看了一眼:“这些天,辛苦你照顾妈妈,我去忙了。”

苏以菲看着苏以溟的背影,觉得这样轻易的就把这事揭过去了,一点都不像是他的性格!

不过,她是不会放过顾一诺的!

……

杜芊芊死了!?

顾茗雪简直不敢相信,这才几天时间,就传出杜芊芊的死讯来?

这个杜芊芊,真的不是一般的存啊!

就这么死了!简直是白费她一番苦心去安排那些。

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顾茗雪立即起身去开门。

白聿一身休闲装,从外面走了进来。

“什么风把公爵大人给吹来了?”顾茗雪走到一旁,惬意的坐了下来。

“我让你除去陆已承的计划,你进行的怎么样了?”

“你也知道,陆已承防滴水不漏,普通的暗杀跟本就拿他没有办法,而且还很容易暴露。”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奠基仪事。”

“奠基仪事?”顾茗雪没有听明白,但是,她的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白聿不会是想……

有一种武器,杀伤力极大,埋在地下,一但触发,周围十米之内,非死即伤。”白聿淡淡的说道。

果然,像顾茗雪想的那样。

“白聿,你疯了!你知道制造这样的混乱会有多大的影响吗?”

“是怕影响大,还是舍不得?”白聿笑着询问。

那抹笑容里,带着几分邪魅,让人心悸。

“我既然做了,就会做的神不知鬼不觉,顾茗雪,你不要忘记的,你的生死荣辱,都掌握在我的手里。”

顾茗雪的心里,一阵纷乱。

“比起陆已承来,你觉得我怎么样?”白聿突然朝顾茗雪询问道。

“你是什么意思?”

“我来之前,见过威尔斯先生,他倒是很乐意,把我们促成一对,可以让你,有一个依靠,而我,也需要威尔斯领地的势力及财富,两全其美。”

“威尔斯要把我嫁给你?”顾茗雪吃惊的说道。

白聿只笑不答。

他答应威尔斯先生的是,愿意与威尔斯夫人真正的女儿,结为夫妻。

这种咬文嚼字的含意,威尔斯先生并没有听懂。

现在,威尔斯先生,只顾着威尔斯夫人的病情。没有心思顾及其它的事情。

顾茗雪从内心里排斥这一场婚事,虽然白聿拥有着高贵的身份,又有这样迷人的气质与外貌,但是,至从她见陆已承第一眼,就认定了陆已承。

要是能够这么轻易放手,在她经历了这么多,漫天过海成了威尔斯先生的养女后,她可以有别的选择。

她不愿意!

她就要陆已承!

这就像是她心里,永远也无法抹灭的执念。

“白聿,你所向你提出的条件,你考虑过没有?”

“威尔斯夫人,正常的寿命也只有三年左右,你又何必去冒这个风险?你看到的,只是威尔斯先生慈祥的一面,一个领地的领主,一个在国际上有这样地位的人,你以为,他会是你表面上看到的,那么随和吗?”

顾茗雪被这话说的,一阵后怕。

她也知道,她顶替顾一诺,如履薄冰!她很害怕,哪一天米卿人和威尔斯会怀疑她,还好,他们并没有怀疑。

她看得出来,米卿人很不愿意提及过往,威尔斯先生,比米卿人更想抹杀过去的那些。

所以,才让她一直走到今天这一步。

正是因为她怕,所以才想尽快动手,除去米卿人,然后进一步的拿到威尔斯领地合法继承权!

“顾茗雪,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奠基一仪事,如果由你来安排,我一定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只要有我在,威尔斯先生,绝不会怀疑你身份,而你所说的,关于威尔斯夫人的事情,我也会考虑。”

顾茗雪并不是那种,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更何况,陆已承还不爱她!

“你给我一天时间考虑。”

“好!顾茗雪,你好好的考虑,是终身的荣华富贵,还是要一个心里根本就没有你的陆已承。”

白聿说完,起身离去。

顾茗雪坐在屋子里,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心里,真的好纠结。

……

已经到下班时间,陆已承将最后一点工作做完,朝外走去。

车子停在锦色画室不远的地方,刚到不久,顾一诺和小唯几人,也走了出来。

“诺姐,我们今天去哪里吃饭?”

“最近口味偏重,不如去吃火锅吧?”

“会不会太辣了?诺姐还是忍忍吧,不能吃太辣。”

“可以吃鸳鸯锅。”顾一诺是真的很想吃火锅。

“这个主意好!”

“我们先把吃货送到宠物店里去洗个澡。”

陆已承看着那道身影,已经三个多月了,微微的显出一些肚子,她整个人看起来却越来越瘦。

怀着身孕的她,一定很辛苦。

顾一诺和小唯她们,一起去商场的美食街去吃了一顿火锅,感觉特别舒服。

与大家告别之后,去宠物店里,把吃货接走。

一人一狗,走在广场上,吃货一点也不像其它的狗狗,一出来就疯跑,完全跟着顾一诺的速度。

“吃货,现在不早,那边有一个凳子,咱们去休息一会。”

吃货跟着顾一诺走过去,安静的依偎在顾一诺的身旁。

顾一诺抬头,看着头顶的夜空,伴着霓虹,星光点点,好美。

“汪!”突然,吃货叫了起来。

顾一诺朝吃货望去的方向,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的身子都僵硬了,直直的盯着那个方向。

是陆已承!

他站在远处,神情竟然少有的狼狈。

是吃货发现他了,他并不想出现。有时候,真的对这只狗,又爱又恨!

吃货站起来,准备朝陆已承跑去,一抬头看了一眼自家主子,连动一动的意思都没,直接趴了回去。

顾一诺就这么远远的看着那一道身影。

从那一天,在晚晚的公寓分别后,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他了吧。

陆已承几乎天天都见她,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就在顾一诺,犹豫要不要朝他的方向走去的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从另一个方向走来。

顾茗雪!

吃货顿时站了起来,一副凶悍的样子。

“已承哥哥。”顾茗雪亲昵的朝陆已承唤了一声。

陆已承冷若冰霜,转身离开。

“陆已承,你忘记白聿的威胁了?我现在,是在帮你啊!你一定很好奇吧,白聿来到国内那么多天了,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或许,他在等着奠基仪事,好给你一个惊喜。”

陆已承立即停下脚步。

的确,是这是他最近,最担心的事情!

白聿太平静了,他不相信,白聿来到国内,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也更怕,白聿会在奠基仪事上做什么手脚!

见他停下脚步,顾茗雪立即上前,挽着陆已承的胳膊。

顾一诺看到这一幕,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凉了!

她还以为,他是来找她的。

原来,是她自己自己作多情了。

顾茗雪挽着陆已承的胳膊,转身朝顾一诺这边走了过来,笑意盈盈的看着顾一诺。

吃货突然站起来,就要朝前方冲去。

顾茗雪被咬过,心里一阵忌惮,往陆已承的身后躲了躲。

顾一诺看到这一幕,心里又是一阵刺痛!

“吃货!”她朝暴燥的吃货喝了一声。

吃货立即坐了下来,还是目露凶光的看着顾茗雪!仿佛随时都会冲上去,把顾茗雪给撕了!

“姐姐,真的是好巧啊。我和已承哥哥,在这里四处逛逛,竟然也能遇到你。”

顾一诺缓缓站起身来。

吃货又差一点控制不住冲了上去。

“顾茗雪,可不可,走过来一点?”

顾茗雪松开陆已承的胳膊,朝顾一诺走了过去,“姐姐,你是想看清我张脸吗?是不是觉得,和你越来越相似?每一次我照镜子的时候,也是这么觉得的。”

“把脸再伸过来一点。”

顾茗雪得意的朝顾一诺靠去。

“啪!”一声轻脆的巴掌声响起。

顾茗雪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愤怒的看着顾一诺:“你!”

“你把脸伸上来,不就是找打吗?”

------题外话------

四更~大家记得出来冒个泡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