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最强逼婚/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茗雪正要抬手还回来,陆已承突然上前一步准备拦住她。

吃货却比他更快,抬起前腿,直接朝顾茗雪扑了过去!

顾茗雪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冲力,直接摔倒在地上!

吃货的两只爪子,直接朝顾茗雪撕去!轻薄的衣衫,顿时被爪子撕碎!

“吃货!”顾一诺看到,吃货露出尖牙,这要是一口咬下去,能把顾茗雪的脖子都咬断!

吃货松开嘴,腿一翘,直接在顾茗雪的身上尿了一泡尿。

“啊!你这只畜生!我要杀了你!”顾茗雪崩溃的大喊!

吃货听着这一声惨叫,表情巨凶!要不是顾一诺拦着,它上去就是一口!

“吃货,我们走。”顾一诺拉着吃货,朝前方走去。

她一分一秒也不想再待在这里。

顾茗雪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尿骚味让她一阵恶心,衣服也被撕烂了,狗爪子的锋利,在她的身上,留下了几条伤痕!

陆已承的目光,看向顾一诺离去的方向。

“陆已承,你如果想知道,白聿在奠基仪事上准备做什么,就送我回酒店。”

顾一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视线所及处。陆已承这才收回目光。抬步朝前方走去。

顾茗雪心中一喜,顿时跟上了去。

陆已承却先她一步上车,她拉了一下车门,竟然是锁着的。然后,又走到后面,拉了一下后面的车门,还是锁着的。

这个时候,车窗摇了下来。

“陆已承!我没有开车来!”顾茗雪立即说道。

“你一身狗尿味,别脏了我的车。”陆已承冷冷回应一声。

车窗又升了上去,顾茗雪猛得拍了一下玻璃。

“陆已承!你就让我这个样子去打车吗?”

陆已承已经打开音乐,压住顾茗雪的声音。车子启动,直接朝前方冲了出去!

“陆已承!你给我回来!”顾茗雪朝着扬长而去的车子,失声吼道。

走过的行人,纷纷朝她望去,顾茗雪整理了一下衣服,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回酒店的路上,司机的眼神,一直在她的身上打量着,简直让她火冒三丈!

到了酒店,在酒店的大堂看到陆已承的身影,正坐在休息区等着她。

“已承哥哥,这可不是一个谈事情的好地方。”

陆已承整理了一下西装,缓缓站起来,看着顾茗雪的这张脸。等到那一天,他一定会亲手剥了这张脸!

两人走进电梯,顾茗雪看着身边的男人,他再怎么讨厌她,还不是要和她一起回来。

走到顾茗雪的房间,陆已承停下脚步。

“我已经把你送回来。”

“既然都送到这里来了,哪有不进来的道理。”

顾茗雪打开门。

陆已承一边走进去,一边将衣服的扣子全都扣好,直接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已承哥哥,我去洗个澡。”

顾茗雪直接走进浴室。

半个小时后,她只披着一个浴巾走出来,缓缓来到陆已承身后,手朝陆已承的肩膀上伸去。

陆已承突然起身,拉开两人的距离。

顾茗雪连衣角都没有碰到,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有话就说,我不想听一句废话!”陆已承说完,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

“已承哥哥,我对你的感情,你就这么视若无睹?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我我又不一定非你不可!”

顾茗雪走到陆已承面前,又道:“如果,我全力支持裴熠,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的下场吗?”

她的意思是,还要他知恩图报?

陆已承,无动于衷。

“你真的是够冷血无情!陆已承,我们现在不谈感情,只谈交易!我得不到你的心,得到你的人也一样,只要你今天晚上留下来,白聿要对你做的一切,我都会告诉你!”

顾茗雪将浴巾松开。

陆已承转身,背对着她,目光一片清冷。

“陆已承!”她忍不住怒喝一声。

他的反应,让她受到了无尽的屈辱!

陆已承转身,朝外走去。顾茗雪这种女人,出尔反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不必再她的身上,多耗费时间!

“陆已承!你会后悔的!”顾茗雪朝他的背影喊道。

陆已承头也不回的离去。

顾茗雪紧紧的握着双手,肩膀都在颤抖,这是她对陆已承,最后的试探!也让她,彻底的放弃了,心里仅存的一丝希望!

走到一旁,拿起电话,拨通白聿的电话。

“白聿,我考虑好了。”

……

陆已承走出酒店,看着眼前的夜空。

拿出手机,翻出顾一诺的电话号码,凝视了许久,没有拨出去。不知道,她有没有把他的电话号码解除拉黑。

可能就算是解除了,她也不一定会接他的电话。

顾一诺回到家里,心情很不好,无精打采的靠在沙发上。

吃货依偎在她的身边,好像感觉到主人的不开心,不时的去舔顾一诺的手,还把毛球叼到她的手里。

顾一诺将毛球往一边弹了一下。

吃货立即跳下沙发,稳稳的接住,放到顾一诺的手中。

“有你陪着我真好。”

突然,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条微信。

【一诺宝贝,睡了吗?】

爷爷?顾一诺看着这条消息,不想打字,直接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还没有呢,在和吃货玩。”

陆已承听到她的声音,唇角微微上扬,霓虹落在他的眼底,镀了一丝柔光。从什么时候开始,偷偷的听着她的声音,已经是一种奢望。

【你还好吗?】

“我很好,爷爷,你不用担心我。”

【晚上早一点休息,一定要盖好被子,不要着凉。】

“我知道了,爷爷。”

顾一诺看着这几条信息,觉得有些奇怪,爷爷有事找她,一般都会打电话,怎么突然玩起微信来?

而且爷爷用微信,从来都是直接甩个视频邀请过来。不会这么麻烦的打字。

她想了想,直接发了个视频邀请过去。

陆已承一看视频邀请,差一点吓掉手机。

他的心里,一阵慌乱。

怎么办?怎么办?

顾一诺等了一会没有接,心里更加狐疑。直接打了个电话给老爷子。

老爷子刚刚洗完澡出来,正准备给顾一诺打个电话。

“一诺宝贝,我们这是心有灵犀吗?我正准备,洗完澡就给你打电话的,你就打过来了。”

“爷爷,你刚刚在洗澡?”

“是啊,刚洗完。”

顾一诺的心里,有些紧张。爷爷刚刚在洗澡,根本不可能拿着手机,那给她发微信的人……

“一诺宝贝,明天咱们休息一天,去看看结婚的首饰好不好?”

“好。”顾一诺点点头。

“明天一早,我就过去接你,咱们顺便出去吃早餐。”

“好的,爷爷就这么约好了,我先睡了,明天见。”顾一诺匆忙挂了电话。

打开微信,看着上面,那几条信息。

爷爷的微信密码,只有她和陆已承知道。

陆已承此时,也在盯着手机,从那个视频邀请过后,她再也没有发消息过来。

他现在心情,简直复杂的难以形容。

是不是她发现了什么?

顾一诺等了五分钟,手机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拿起来,打了几个字过去。

【爷爷,陪我聊会天吧?】

陆已承一看到信息,立即回了过去:【好,你想聊什么】

【聊什么都可以。】

陆已承看着回复,猛得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没有发现是他登录了爷爷的号码。

顾一诺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我是不是已承的负担?】

陆已承看着这条信息,一阵心疼,立即回了一条信息:【不是!你绝对不是他的负担。】

【我觉得我就是他的负担。他对我来说是那么遥远,或许,是我太没用了,我感觉,我们的这份感情,有着太大落差。他是那么优秀,而我,只是平凡无奇的一个普通人。我们之间,隔着无数个阶梯,我就算是拼命的爬,也不能与他并肩而立。】

陆已承看着这条信息,心中一阵苦涩。

她不应该恨他吗?一个小时前,他才与顾茗雪一起出现在她面前。为什么还会这么感慨。

什么优秀?他只想在她的身边,守着她一辈子!

诺诺,不要这么想,早晚有一天,我会站在你的身边,与你并肩而立。

【你在他的心里,比任何人都重要,不要多想,知道吗?】陆已承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顾一诺看着这一句话,眼中不由自主的湿润了。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很晚了。

【很晚了,早点休息。】

【好,晚安。】

顾一诺把手机放到一旁,泪水不断的滑落。

吃货叼起一旁的纸巾盒,放到顾一诺面前,看着主子这么伤心的样子,急的直叫。

顾一诺抬手摸了摸吃货的头,“我没事。”

吃货就这么安安静静的陪在顾一诺的身旁。

“吃货,哪怕我们隔的距离再遥远,只要我努力朝他靠近,我们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小,对不对?”

“如果,我不让自己变强,重生一世还有什么意义?”

“我不想,永远都活在他的羽翼之下!哪怕,我没有能力与他势均力敌,我也不要太差!”

顾一诺擦干眼泪,朝吃货望去,“好了,我们去收拾一下休息了。”

吃货立即跳下沙发,一脸兴奋的看着顾一诺,不断的朝她摇着尾巴。

……

次日一早,老爷子来到顾一诺的住处。

看到顾一诺一个人住在这么小的地方,又是心酸,又是心疼。还好,被一诺宝贝收拾的很温馨。

“爷爷,你看我穿这两件衣服,哪一件好看?”

“都好看。”

“我穿这个红色的,显气色!”

“好。”老爷子立即点点头,“马上要结婚了,是要选一点喜庆的颜色。”

顾一诺愣了一下。陆已承不是不愿意结婚吗?爷爷能用什么办法,让他娶她?以陆已承的性子,他不愿意的事情,恐怕不会勉强。

她现在只能等着,看爷爷这边,有没有什么突破。

“那我去换衣服了!”顾一诺转身走进房间。

再出来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娇俏可人的大美人。

“我们走吧!”老爷子走上前,将胳膊抬了起来,示意他的一诺宝贝挽着他的胳膊。

“一诺宝贝,由爷爷来给你操持婚礼,你不会觉得委屈吧?”老爷子现在,已经完全不在乎,杜明兰是什么样的态度了。

“我和已承的婚事,都是爷爷定的,由爷爷来操持,再合适不过。”

老爷子听到她这么说,终于安心了。

顾一诺跟着老爷子,去逛了几家中式的结婚礼服,挑了两套。婚纱她不愿意再重新定了,就穿上一次在国外举行婚礼的那一套。

首饰之类的,她也没有让老爷子多添置。

老爷子怕她太劳累,除了这些比较重要的,让她决定,剩下的他,他就全权负责了。

两人一直逛到了晚上,车子停在公寓楼下。

“一诺宝贝,结了婚,就回去住,不可以一个人在外面了。”

“好。”顾一诺点点头。

“你放心,爷爷一定会让你,风光大嫁!”

“谢谢爷爷。”

“过几天,开发区的那块地,举行奠基仪式,你和爷爷一起去。”

“好。”顾一诺乖巧的点点头。

“小刘,把一诺宝贝送上去。”

“是,老爷子。”

……

奠基仪式的安保,再一次升级,由陆已承亲自监督着,各方面的进展。

不用顾茗雪提醒,陆已承也猜测到,白聿会在奠基仪式上动手脚。

这么重大的仪事,当地有关部门也特别重视,还请示了上级,派出特警维护秩序。为的就是,这一次的奠基仪式,顺利进行。

从入场到主会场,全都是特警的身影。

陆已承作为一诺公司的执行总栽,第一批到达现场。

今天,这里还有很多原第四军区的人,穿着便衣,化妆成工作人员。

参加奠基仪式的代表,除了一诺股份的几个大股东之外,还有一些商界,政界的重要人物。

作为一诺股分最大的股东,温蒂小姐并不出席。

老爷子牵着顾一诺的手朝入口处走来,一旁的迎宾小姐,看到邀请函,带着两人,朝主会场走去。

今天的顾一诺,穿着一件长长的鱼尾裙,腹部有一些流苏的设计,刚好可以很好的遮住她的肚子,又能将她的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

陆已承站主会场前,接受媒体采访,眼角的余光,突然朝那道身影望去!

老爷子竟然带着她来到这里!

杜明兰也在主会场,一看到那两道身影,眼底闪过一丝愤怒。

人群中,那道身影,轻易的夺去所有人的目光,此时,不少报影师的镜头,纷纷转向顾一诺。

陆已承转身,按了一下蓝牙耳机。

“曹洋,从现在起,你们的任务,是保护好老爷子和诺诺。”

“是,陆少。”

前来参加奠基仪式的人,还在不断的往主会场走来。

这一场奠基仪事,声势浩荡,前所未有。

裴熠挽着苏以菲,缓缓走了过来,在后面的幕布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一堆记者立即朝前方涌了过去。对着两人,一阵猛拍。

“奇怪啊,今天陆少和陆太太,竟然隔的这么远。”

“是啊,拍一个两人的同框照真难!”

顾一诺始终跟着老爷子,今天来之前,老爷子特意交待她,一定要打扮的隆重一点!

其实,她今天的打扮,在这么多女性当中,已经算是比较低调的了。

但是,她依旧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欢迎各位来宾,来参加今天的奠基仪式,现在有请一诺股份有些公司总裁陆已承先生,为大家致词。”

陆已承走到台前,接过主持人话筒。

“感谢大家,今天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这一次的奠基仪式,由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今天嘉宾。”

“益思控股有限公司,秦董事;裴总,陆氏集团杜明兰女士……”

杜明兰听到这个介绍,脸色一下寒了下来。

陆已承介绍完公司的重要股东,朝台下望去,“现在,我宣布,奠基仪式,正式开始。”

台下立即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一旁播放着欢庆的音乐,礼仪小姐一人捧着一个红布衬着的托盘,上面放着一把铁铲。

陆已承握在手里,第一个走下主会场。

剩下的人,也一字排开。

主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接下来,奏响我们的国歌,全体起立,请脱帽。”

国歌响起,国旗随之升起。

这一刻,庄严肃穆。

国歌毕。

陆已承和众人,围成一个圆,将奠基的石碑旁,填满黄土。

“热烈祝贺,一诺股份有限公司奠基仪式,圆满成功,现在请陆已承先生上台。”

一旁的礼仪小姐,已经准备好,台上放着一个被红布盖着的圆形的东西。

“今天除了是一诺股份的奠基仪式,同时还是一诺股分的腾乘项目的启动仪事。陆少,我想现在,你一定有很多话想说。”

主诗人朝陆已承望去。

“首先……”

“慢着!”一道声音,从人群中响起。

谁敢在这么重要的场合打断?

众人纷纷朝声音的来源处望去,竟然是陆家老爷子。

陆已承看着老爷子朝这边走来,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杜明兰也站起来,朝老爷子望去!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这个老东西,究竟要做什么?

顾一诺也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打断陆已承的讲话。

老爷子走上前,直接从陆已承的手里,把话筒抢了过去。

“今天,借此机会,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那就是,我的孙子陆已承和顾一诺小姐,要正式举行婚礼了!”

“爷爷!”陆已承立即走上前,想要把话筒抢过来。

老爷子一把握住陆已承的手腕,祖孙两个,就这样在台上对视着。

“一诺宝贝,过来。”老爷子朝顾一诺喊道。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朝顾一诺的方向望去。

顾一诺已经回过神来,挺直了背,落落大方的朝主席台走去。

苏以菲的心猛然一沉,陆已承和顾一诺,真的要结婚了吗?

不,不可能!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白聿正在看着现场直播视频,一看到顾一诺走上主席台,他的脸色顿时一寒!

“今天是奠基仪式和腾乘项目的启动仪事,其它的事情,一律不谈。”陆已承抢过话筒,朝台下的众人说道。

顾一诺刚刚好走到主席台,身子僵在原地。

“现在,继续启动腾乘项目仪事,谢谢大家。”陆已承面无表情的说道。

刚刚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安排好的一个环节,毕竟陆少与顾一诺的事情,不少人都是了解的。

今天由陆家老爷子在这样场合说出来,也足以见得,对这场婚事的重视!

陆少的反应,却让大家觉得奇怪。

没有一丝喜色不说,竟然还阻止了陆家老爷子!

一看就是不想结婚的样子。

“事业重要,婚姻大事同样重要,婚期定在下月初九,还请大家届时来参加婚宴。”老爷子直接把话丢了出去。

这婚,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

杜明兰气得脸色铁青!

这不是逼婚吗?!

“这件事情,我向大家澄清一下,我并没有打算,在下月初九举行婚礼。来人,把老爷子请下去。”

曹洋立即走上台,扶着老爷子。

“没错,请大家不要在意,我们家老爷子,是太想看到孙子早日成家,但是具体什么时间结婚,和谁结婚,都还没有确定,请大家多多包涵。”杜明兰也走上台,朝台下的众人说道。

顾一诺朝陆已承望去,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朝她这个方向望一眼。

老爷子不愿下台,曹洋也不敢直接哄人,再看台上的一角,站着的那道身影,他更是一万个不愿意。

但是陆少的命令,他又不敢违背。

台下,不断的响起议论。

杜明兰的话,已经足够引人无限遐想了。

难道,陆少还不一定和顾一诺结婚吗?

以前两人爱的那么高调,而顾一诺也早已经被人称呼为陆太太了!

竟然有这样的转折?

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苏以菲暗暗松了一口气。朝顾一诺望去,看着顾一诺没有血色的脸色,心里一阵痛快。

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陆已承和顾一诺的感情破裂了!

陆家老爷子都这样宣布,陆已承还是拒绝了。

相想而知,顾一诺以后的日子,会有多难过!

白聿的目光,沉沉的盯着视频中的那道身影,因为她是这件事情的当事人,所以镜头打得很近。

他能清晰的看到,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她可能,也不知道,陆家老爷子会在这种场合,宣布婚讯。这样也好,被陆已承这么拒绝,她一定会死心了吧。

看着她一个人站在那里,无助的模样,就像是一朵被风雨摧残的娇花,让他好心疼。

诺儿,放弃吧!彻底的放弃陆已承!

主持人立即走上台前,“现在,有请陆少,启动腾乘项目。”

陆已承也不管老爷子和顾一诺是不是还在台上,朝一旁走去。

礼仪小姐,把盖在上面的红布取了一来,陆已承将手,缓缓朝那个圆形的水晶球放去。

原本,他的手一放上去,马上就会出现一诺股分和腾乘项目这八个字,彩灯闪烁过后,最后会有启动二字,来回滚动。

但是,现在上面却显示出,一个秒表的形状。

倒计时,十分钟。

他的心,猛然一沉!

突然,音响里,出现钟表跳动的声音!

一下一下,像是一记重捶,敲着陆已承的心。

一旁的人也愣住了,怎么会这样?这个水晶球那么重要,竟然会出这样的纰漏?

这种声音,听起来,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怎么感觉,有一点像是炸弹的倒计时?

陆已承的手,始终放在上面,别人或许不知道,他却对这个东西了如指掌!

这个炸弹,用指纹启动!被称为游戏炸弹。是自由组合型的,折弹毫无规律可寻,而且杀伤力极强!

曹洋也听出来了,脸色一寒,立即转过身,看着陆已承:“陆少!”

顾一诺听着这个声音,心里一惊,朝陆已承望去。

她快步朝他走了过去。

“诺诺,不要过来!”陆已承失声喊道。

她在他的声音里,听出了前所未有的慌乱,更加证实了,她心中猜测。

这个东西,真的是一个炸弹!

“陆已承!我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娶我!”她朝陆已承吼道。

台下的人,还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突然听顾一诺这么一喊,全都是一副看热闹的神态。

刚刚陆少不是都表态了吗,顾小姐还不死心啊!

陆已承没有回答她,而是对着蓝牙吩咐道:“组织特警,立即清场!小古,立即带着设备过来!”

顾一诺又朝前走了一步,“陆已承,我们的孩子三个多月了!你却不愿意我娶我!”

台下顿时响起一片倒抽气的声音。

怀孕了?!

这陆少,不是始乱终弃?

“曹洋!把她带走!”陆已承的声音都变了,喊的撕心裂肺!

顾一诺却抢先一步,抬起一只手,按在那个水晶球上。

“不,不!”陆已承失声喊道。

白聿突然站了起来,看着那道身影,飞速转身,消失在这间屋子里!

在顾一诺的手,放上去的一瞬间,水晶球发出一道漂亮的光芒,已经自动读取了顾一诺的指纹。

倒计时,增加了三分钟。

陆已承看着她,这一刻,真的是撕心裂肺!

这个东西,就是因为这样,才被称之为游戏炸弹!

为了争取折弹的时间,炸弹触发过后,还能有人的指纹再被读取,就会增加时间。

这是为了吸引触发炸弹的人,最重要的人,一起死去的设计。让触发炸弹的人,在人生的最后一刻,还要承受这种心理上的煎熬!

只有最在乎他的人,才会在这个时候,用命去为他争取三分钟的时间!

诺诺!你为什么那么傻!

她竟然知道,这一种炸弹,现在,一但两个人有一个人把手拿开,就会立即爆炸!

“我用三分钟的时间,换你一个答案。”

“诺诺……”

“陆已承,你究竟愿不愿意娶我!”

老爷子也发现不对劲,正要走过去,曹洋一把他拦住。

“顾一诺,你还要不要脸!你自己怀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还想让我的儿子娶你!”杜明兰怒声说道。

台上的人,又是一惊!

什么,怀着的孩子,不是陆少的?

简直是越来越精采!

突然,一队特警冲了过来,立即组织人员解散,又是一队特警,在主席台上,拉了一条境界线!

老爷子和杜明兰同时被全副武装的特警拉下主席台。

众人这才知道,出事了!那个启动项目的水晶球,竟然是个炸弹!

这个顾一诺,简直就是用生命在逼婚啊!

“一诺宝贝,已承!”老爷子看着台上仅剩的两人,只觉得呼吸困难。

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老爷子,请您先撤离吧,这里就交给我们处理。”

“不!我不撤离!你们不用管我,快去拆弹!”

特警见老爷子态度强硬,立即朝一旁的人吩咐道:“你们几个,保护好老爷子!”

三分钟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顾一诺低头,看了一下倒计时的时间。

此时,航拍的摄像机,还在对准两人,直播画面显示的也是这样的一幕。

“三分钟之后,如果,你没有给我满意的答案,我就把手松开。”

此时,所有关于现场的画面,被切断了,外界的没有办法再了解到现场的情况。

一些看着直播的人,简直想把面前的设备给砸了!

竟然在这么紧要的关头,切断了信号!

“我娶!我娶你!”陆已承用另一只手,按在她的手背上,紧紧的按着!

“我娶你!”

顾一诺终于听到这三个字,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今天就去领证!”

“好!今天就去领证!”

“下月初九,举行婚宴!”

“好,下月初九,举行婚宴!”

老爷子听着两人的谈话,眼中都湿润了,两人现在生死未卜,心也不会再受任何东西控制。这三分钟,就是对他们的爱情,最好的见证!

顾一诺主动上前,掂起脚尖,吻上她的唇。

陆已承愣了一下,缓缓闭上双眼。

小古带着第四军区曾经的拆弹专家,赶到现场。

倒计时,还有五分十七秒。

不顾一旁亲在一起的两人,立即将水晶球拆开,映入眼帘的,是复杂的线路,交缠在一起,如一团乱麻!

他搂着她的身子,疯狂的回应着,找回主动权!

两分钟后,顾一诺感觉到肺叶里的最后一丝空气,被他榨干!

陆已承松开她,抬起手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诺诺,你怎么那么傻?”陆已承看着她的模样,只是心疼,不忍心苛责,说完这句话,狠狠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我才是陆太太,没有人能抢得走这个身份。”顾一诺轻声回应。

陆已承简直是欲哭无泪。

“永远也不可能有人抢得走。”

顾一诺瘪了鳖嘴!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相信我?”

“陆先生,你很可靠吗?”顾一诺立即反驳。

陆已承哑口无言。

“陆少,找到了!”

“你确定是这个?”小古忍不住询问道。

“是的!你们可以退下了,这里留我一个人就可以。”林强拆过的炸弹,已经多到数不清,他正时对炸弹也很有研究。

这种炸弹并不是最难的一种,他还是挺有自信。

“其他人都退下。”陆已承朝一旁的人,吩咐一声。

四周静悄悄的,倒计时的声音,“咔咔”的响着,牵动着最敏感的那道神经!

咔嚓一声!

红色的线,被剪断!

咔咔的声音,并没有结束!

刚刚还有两分多种的时间,突然加快起来,照这样的速度,两分钟的时间,不到三十秒就能结束!

“控制仪!这里面还有一个控制仪!”林强完全懵了。

一打开之后,全都一目了然,就这么多东西,哪里还能装着一个控制仪?

“诺诺,把这个球体抬起来!”

顾一诺点点头,两人默契的将手抬起来,在这个水晶球的下面,有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

这就是触发炸弹的关键!

可是,完全看不到任何线路!

时间,还在飞速的跳动着!

已经进入倒计时!

林强直接抬手,按在上面的触摸屏上!

小古也将手放了上去!

然而,并不能阻止时间的跳动,也没有增长任何一秒的时间。

“已经没用了!”小古已经绝望了。

“线路还在上面!”陆已承说完,迅速按照林强刚刚排除过的,寻找的那条线路旁边的几条,扯着其中一根。

“诺诺,怕不怕?”

顾一诺轻轻摇了摇头,伸出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肚子。

陆已承看到这一幕,强忍着心里的痛楚,用力将那根线扯断!

顾一诺的心,猛然一颤,紧紧的闭上双眼!

陆已承将她搂在怀里!就算是要死,他也要用生命的最后一秒,保护她!

时间在最后的0。10秒静止!

“陆少!停了!停下了!”

一旁的人,一阵欢呼,刚刚简直就是生死一线!

林强和小古立即把这个炸弹取走,妥善安置。

陆已承紧紧的抱着顾一诺,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怕死!害怕的肝胆俱裂!因为有她,他竟然变得这么的懦弱!

他的后背,全都是汗,她也是。

顾一诺吃力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

她其实,早就已经腿软了,如果不是他刚刚紧紧的抱住她,她一定会瘫软在地上!

“去领证!”

说完,她朝前方走去,只是才迈开步伐,就感觉腿一软,还是没力气往前走。

陆已承立即走上去,扶着她。

顾一诺一把将他推开,直接把脚上的鞋子甩掉,一步一步朝前方走去。

“我在民政局等你!”

陆已承看着她的身影,心里是浓浓的爱意,她刚刚一定很害怕,他好像把她搂在怀里,好好的安慰她。

顾一诺已经走到老爷子面前。

老爷子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抚着。

陆已承回头看了一眼刚刚他们历经生死的地方,仍然心有余悸!

他将这里,里里外外检查过,任何一个环节,都没有放过。

竟然还是让白聿,有机可乘!可以见得,白聿在国内的势力,已经渗透到这种地步。

他只有,将之连根拔起!否则,后患无穷!

顾一诺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从老爷子的怀里,直起身子。

老爷子朝一旁的特警总队的负责人走了过去。那人立即向老爷子敬礼:“老首长好!”

老爷子回敬了一个军礼。

“能不能,有一个不情之请?”

“首长请说!”

“把这个小子,给我押到民政局去!”老爷子指了指不远处的陆已承。

------题外话------

五更~看到这里,别把票票藏起来了,给陆少和诺诺吧,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