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离婚协议/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现在,保护陆先生也是我们的工作职责,在没有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我们有义务护送陆先生!”

“有劳了!”老爷子搂着顾一诺的肩膀,朝前方走去。

白聿的车子来到现场,就只看到,特警的警车跟着一辆豪车,朝前方驶去。他立即朝前方的主会场望去。

这里,已经没有一个人。

也没有他预想的画面!

平静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一刻,他也松了一口气。

看到顾一诺也将手放到炸弹上的时候,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将他包围!他不能失去她,绝不能!

什么时候,她在他的心里,已经占据着这么重要的位置!

他可以失去一切,唯独不能失去她!

他也分不清,这种感情,究竟是爱,还是那种惺惺相惜。

从看到她的画的时候,看到她画中,那么的绝望,就触动了他的心灵!他曾经,也有那么绝望的过去!

他感觉,她与他,是同一个世界的!

所以,他萌生了想要见一见她的冲动!

在见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心里,热切的渴望,他就是白聿,一个画家!而不是什么亚斯公爵!

白聿转身,看着刚刚那些人消失的方向,暗暗握紧双手。

……

民政局

几辆特警的车子,停在门口,一旁的人吓了跳,纷纷避让。

顾一诺率先下了车子。

陆已承也从特警的车子上走下来。

一旁的人,立即认出两人,拿起手机拍照。

今天的奠基仪式上发生的事情,差不多已经全民皆知!

刚刚还在报道,危险已经解除,就在民政局看到两人。

看来,顾一诺逼婚成功了!

顾一诺完全不在乎一旁的人是什么样的目光,直接朝民政局里走去。

老爷子回头,朝陆已承望了一眼,上前就是一脚!

“进去!”

一旁的人看到这一幕,连忙抓拍!

看陆少这样子,完全就是不愿意啊!

陆已承这才抬步,朝民政局里走去。

顾一诺早就询问过,需要什么证件,把所有的资料都交给面前的工作人员,不到五分钟,两本红红的结婚证,放到她的面前。

“恭喜陆先生和顾小姐喜结连理。”

“谢谢。”顾一诺拿好自己的那张结婚证,将另一张,递到陆已承面前。

“陆先生,拿好你的这一份。”

小刘将事先准备好的喜糖,四处派发了一下。

气氛竟然被渲染出一丝甜蜜来。

陆已承一抬头,那一道身影已经朝外走去。

“诺诺!”

顾一诺转过身来,朝陆已承望了一眼。一句话都没说,抬步朝外走去。

陆已承的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喊出她的名字的那一瞬间,他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或许,只是想抱紧她,心里才踏实!

他却只能看着她的身影,越走越远。

终于,已承和一诺,登记结婚,老爷子暗暗松了一口气,朝一旁的几位特警笑着邀请道:“下月初九,来加喝喜酒。”

“一定,一定。”

老爷子说完,抬步朝外走去,他现在要把一诺宝贝的东西都收拾回去,把她和吃货接回家。

顾一诺坐在车子上,安安静静的等着老爷子。

“一诺宝贝,走,去收拾东西,和爷爷回家。”

“爷爷,等我们摆完婚宴,再搬回去,好不好?”

老爷子一想,也觉得有道理,毕竟是结婚这样的大事,诺诺现在就搬回去也不太好,一些习俗,还是要遵守的。

“好!也不急于这一两天。”

见老爷子答应下来,顾一诺笑着靠在老爷子的肩膀上撒娇:“爷爷,你是这天下底,最疼我的人。”

“我的一诺宝贝这么惹人疼爱,爷爷不疼你,还能疼谁?”

顾一诺笑着点点头。

车子稳稳的开到公寓楼下,老爷子亲自把顾一诺送到楼上。

“一诺宝贝,你把公寓的钥匙给我一把,我来的时候也方便。”

“爷爷,你每天跑来跑去太折腾了,还是不要了,我能自己照顾自己,放心吧。”

“我不跑也可以,孙嫂做了好吃的也好随时送过来给你,帮你收拾一下屋子。”

顾一诺是真的很想念孙嫂做的饭菜,特别是孙嫂煲的汤,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一把钥匙放到老爷子的手里。

“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爷爷就不打扰你了,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及时给我打电话。”老爷子不放心交待道。

“我知道了。”顾一诺送走了老爷子,直接走到卧室里躺在床上。

吃货立即跳过来,主动的依偎在顾一诺身旁,给她当抱枕。

“吃货,我和他领证了。”

“我现在,是他的合法妻子,是他名正言顺的陆太太……”顾一诺轻轻叹了一口气,剩下的思绪,就连她自己都组织不了语言,怎么能表达得出来。

吃货抬起头,认真的看着顾一诺,安静的听着她的声音。

它最喜欢的,就是她的声音,听着她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的就会舒服的眯着双眼。

顾一诺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她的手里,还紧紧的握着那张结婚证。

……

陆已承从民政局出来,去了一趟特警大队。

关于奠基现场的炸弹一事,已经成了一支专案组,还有小古林强等人,协助破案。

现在,调查还在进行中,还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陆已承明明知道,是白聿做的,但是却无可奈何!

从特警大队回到公司,上上下下还在议论着今天的事情。

看到陆已承的身影,全都惊讶的看着他。

“陆少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我们陆少以前可是第四军区的,区区一个炸弹,怎么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你说,后来,陆少和那个顾一诺结婚了没有?”

“你们没有看新闻啊!”

“什么新闻?”

“有人在民政局看到陆少和顾一诺了!听说,是陆家的老爷子,让特警押着陆少去领的结婚证!”

“天呐!这个顾一诺真的是好命啊!”

“是啊,陆家老爷子简直是太疼爱她了!”

“哎!你们说,顾一诺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陆少的?”

“我想应该不是吧,连陆夫人都那么说了!”

“我觉得也有可能还是,毕竟无风不起浪啊!”

“这个顾一诺也真够贱的,有了陆少这样的男人做老公,她还去找别的男人私混?还怀了孩子,简直是想不通啊!”

蓝馨听着这些议论声,站在远处。她的心里,简直像是有一团火在烧!

顾一诺和陆已承,的确已经领了结婚证!

他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了!

她还想着,怎么从陆少这里,突破防线让陆少的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身上,却被顾一诺这么强插一脚!

顾一诺竟然在那种场合,逼陆少答应结婚!简直太不要脸!

“你们的工作都做完了!”她朝聚在一堆的女员工呵斥一声。

这一堆女人,吓得面色一寒,立即走到自己的位置开始忙碌。

蓝馨将一份文件,摔到一女员工面前:“各部门传阅!”

“是。”

蓝馨扫过面前的众人,这才转身离去。

“神气什么啊!”

“嘘!小声点!”

“你们发现了没有,今天她的衣领好低!刚刚站在我面前,简直呼之欲出!”

“哈哈哈,你想出,你有吗?人家的大!”

蓝馨回到顶层,发现陆已承的身影,坐在办公室里。

她立即去茶水间,泡了一壶好茶。

陆已承会在椅子上,看着手中的这张结婚证,这是他们几个月前照的,那个时候,他还在催她先把婚宴给办了,着急的,想把他娶回来。

她那天为了安抚他,突然兴起说,可以把结婚证件照先拍了。

然后,就有了这张照片。

他的诺诺笑的真甜啊。

那一刻,让他觉得,他会让她一辈子这么笑着,这么幸福……

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陆已承将手中的结婚证,压在一个合同下面,抬头一看来人,目光顿时寒了几分。

“陆少,我泡了一壶茶。”

蓝馨走上前,将茶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她刻意弯了一下身子,完全呈现在陆已承面前。

陆已承突然伸出手,一把扯住蓝馨的手腕。

蓝馨心中一喜,连羞带怯的朝陆已承唤了一声:“陆少~~”

陆已承直接拉着蓝馨朝外走去。

办公室里的人,都被惊动了。

程助理看着蓝馨,无语的摇了摇头。

这个女人,也太不了解男人了!

也不想想,陆少今天经历了什么!差一点,一家三口的性命都丢在那枚炸弹上!这个蓝馨,现在还敢去勾引陆少!

“阿程,叫HR经理过来一趟!”

“是!”

蓝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将手从陆已承的手里抽出来,奈何怎么也没有办法逃开他的控制。

她的手腕,都快被陆已承捏碎了!

HR经理立即跑了上来,看到这一幕,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陆少,请问有何吩咐?”

“公司有明确的规定,要正规着装,你看一看这个女人穿成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一诺股份还养坐台小姐!”

蓝馨的脸色,一瞬间惨白下来。

她也算是被千娇百宠长大的,哪里听过这么难听话,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蓝特助,你的衣着,的确不符合公司的管理规章制度,按照管理规章制度的相关条款,你这样,是要被公司开除的。”

“不!我不要被开除!就算是要开除我,也要问过陆夫人!”蓝馨立即将杜明兰搬了出来。

“那就去过问陆夫人!”陆已承说完,松开蓝馨的手,朝办公室走去。

HR经理一脸为难,陆少这是要解雇蓝馨的意思?

可是陆夫人那边,怎么办?

HR经理一脸为难的看着程助理,“程助理,你帮帮我。”

“公司是谁说了算,你就听谁的!”程助理说完,转身回到坐位上。

HR经理看了蓝馨一眼,明白怎么做了。

“还请蓝助理,跟我去一趟办公室。”

……

杜明兰今天先是被惊吓了一场,又被气了一回,直接送去医院。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的她,一副愁容。

陆禀琛和陆子睿在一旁陪着。

“既然他们已经领了证,爸也把喜讯公布出了,不如就按照爸的意思,把婚礼给操办了!”

“是啊,妈,小嫂子怀的怎么可能是别人的孩子,这可是我们陆家骨肉,是你的亲孙子!”

“我才不要这样的儿媳妇,我也不要她顾一诺怀着的孙子!”杜明兰现在,已经是什么也听不进去。

“你们没有看到现场吗?她在用命来威胁已承!如果已承不答应她,她就立即把手拿开,要引爆那个炸弹!她想和已承同归于尽!这个女人,心思这么歹毒,能让她进我们陆家吗?”

“妈,你怎么不想一想,小嫂子也争取了三分钟的时间呢!”

“如果不是她!炸弹早拆了!”杜明兰朝陆子睿怒吼道。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养的儿子,怎么到头来,却和别人亲,现在处处和她作对!?

“你在医院里,好好的养身子吧。”陆禀琛说完,转身离去。

杜明兰看着那道背景,心里全是恨意!

以前,已承愿意的时候,她都在阻止,更别提,现在已承不愿意娶那个顾一诺!

她立即起身,掀开被褥,朝外走去。

“妈,你去哪!”

“我身体好的很,不用住院。”

……

休息了一天,顾一诺就已经恢复精神,安排了画室的事情,就让小刘送她到了千度公司。

昨天的事情,千度公司员工都知道了。

看到顾一诺出现在公司的时候,全都齐刷刷的盯着她。

顾一诺淡然的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卫风正在给几个部门主管安排工作,一听到顾一诺来了,立即打断工作安排,朝顾一诺的办公室走去。

看到她完好无损的坐在办公桌前,暗暗松了一口气。

直接走到顾一诺面前的办公桌上,坐在桌子上,“不愧是我们的顾总!连结个婚,都这么霸气!”

“确切的来说,是逼婚吧?”顾一诺淡漠的澄清道。

“对,逼婚都这么霸气,那些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啊,那些跳河跳桃喝农药什么的,都弱爆了!”

“少废话!我让你请何律师过来,你请了没有。”

卫风看了一下时间,点点头,“应该快到了。”

顾一诺没有出声,整理着桌面上的资料。

“顾总,你和陆先生,究竟是怎么了?”

“有些事情,是没有办法说清楚的。卫风,你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顾一诺抬头,朝卫风淡淡一笑。

“好,我也不问了!我相信,你能处理好。我下月底要出国了,这一去,至少都是半个多月,公司的事情要麻烦你了。”

“你走的时候,我为你饯行,预祝你旗开得胜!在国际时尚秀上,一炮而响!”

“谢谢顾总抬举!”

何律师推门而入,就见到两个老总相谈甚欢的模样。

“顾总,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我想请你,帮我准备一份离婚协议。”

卫风差一点没有被口水呛死!他听到了什么?

离婚协议?!

“顾总,你有朋友要离婚吗?”卫风忍不住问道。

“是我的离婚协议。”

“不是!这……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卫风直接站起来,一脸吃惊惊的看着顾一诺。

“卫风,请你先出去一下,我与何律师好好的谈一谈。”

“好,好吧。”卫风朝外走去,将办公室的门拉上。

既然要离婚,为什么还要用生命去逼婚?他是真的想不通啊!

办公室时,何律师也是一脸疑惑。

“何律师,请坐。”

“谢谢顾总。顾总,你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告诉我。”

“好。”顾一诺点点头。

向何律师列出自己的要求。

何律师已经在电脑上打出一份协议,拿到顾一诺的面前。

顾一诺看了一遍,点点头。

“这上面的约定,似乎对顾总没有什么好处。”

“我和他结婚,也从来不是冲着好处去的。”

“恕我冒昧的问一句,顾总这又是何苦呢?”

“我只是,给我自己留一条后路罢了。”

何律师明白了,如果顾总没有别的要求,我回去事务所,就把这份协议整理好,一式三份,到时候你与陆先生签了名之后,各执一份,还有一分保留在事务所。”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谢谢你,何律师。”

“顾总太客气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告辞了。”

“慢走。”

送走何律师,顾一诺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打开日历,看着下月初九这个日子。

黄道吉日,宜嫁娶。

……

苏以菲怒气冲冲的走进顾茗雪的所在的酒店,直接朝顾茗雪质问道:“顾茗雪,顾一诺现在已经和陆已承领证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顾茗雪冷声反驳。

“我给你这么长时间,你还对付不了一个顾一诺?”苏以菲现在,已经失去理智了!

顾一诺不但怀着陆已承的孩子,现在连婚都结了。

她还有什么机会?她等待了这么久,谋划了这么久,又有什么意义!

“陆已承防的像个铁桶一般,还有白聿!你以为,能是这么容易的!杜芊芊个蠢货,简直太没用了!死有余辜!”顾茗雪现在,选择明哲保身!

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得来的太不容易了,她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不顾后果!哪怕与顾一诺,同归于尽都可以!

现在,她得好好的珍惜眼前的一切,忍一时这气又怎么了?日子还长着呢!

苏以菲紧紧的握紧双手,抬头朝顾茗雪望去。

这张一模一样的脸,激发了她心中所有的恨意!

她突然上前去,掐着顾茗雪的脖了!

顾茗雪哪里可能是苏以菲的对手,“苏以菲,你疯了!快……松开!”

“顾一诺,我不会放过你!我苏以菲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人能抢得走!”苏以菲冷声说道。

顾茗雪快被她给掐死了,还好苏以菲冷静下来,松开双手。

“我又不是顾一诺!”顾茗雪捂着脖子,吃力的朝苏以菲吼道。

她突然有一种感觉,苏以菲不是冲着顾一诺来的,而是冲着陆已承去的。

“杜芊芊死了,不是还有你吗?你不是很喜欢陆已承吗?想要取代顾一诺吗?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顾一诺,嫁给陆已承?”

“苏大小姐,我们不妨都诚实一点,喜欢陆已承的人是你吧?你比我更想嫁给陆已承吧?”

苏以菲的心思,突然被拆穿,一时语塞。

她隐藏的太累了。这种爱而不得的痛苦,每天就像是毒药一样,侵蚀着她的心!

“顾茗雪,你别忘记了,你妈妈还在我手里。”

顾茗雪脸色微变,忍不住干咳了两声。

她的嗓子还是有些不舒服,差一点就被这个疯女人掐死了!

“我要见我妈妈。”她直接朝苏以菲提出要求。

“我可以让你见一面,但是你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好!一言为定。”

送走苏以菲,顾茗雪立即给白聿打了个电话:“苏以菲答应让我见我的妈妈了。”

“只要知道,她把你妈妈关在什么地方,我就能把人带走。”白聿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好。”

顾茗雪考虑过了,她本能的选择和强者合作。

保住她的荣华富贵,拿到威尔斯领地的合法继承权,才是她要做的!

……

何律师当天下午,就把盖着律师事务所公章的离婚协议给顾一诺送了过来,看着这一份离婚协议,放到一旁的资料柜里。

突然,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是刘夫人打来的。

“陆太太,今天晚上,有一个小小的聚会,你有没有空过来参加?”

顾一诺看了一下时间,“几点钟?”

“晚上八点,我们在锦园酒店见。”

“好的。”

挂了电话,顾一诺回了一趟公寓,孙嫂正在屋里,给她收拾东西,一看到孙嫂亲切的背影,她觉得心里一暖。

“一诺小姐,你回来了,来快尝尝我特意给你煲的汤。”

顾一诺一进屋就闻到汤香浓的味道了,立即端起来尝了一口。

“好好喝,好想念孙嫂煲的汤。”

孙嫂走过来,心疼的看着顾一诺,“搬回去之后,你想喝什么样的汤,我都可以给你煲,想吃什么,都给你做。”

“谢谢孙嫂。”顾一诺乖巧的笑了笑。

“我现在就想着,早一点到下月初九。”孙嫂说完,就去厨房收拾去了。

顾一诺愣了一下,没有回应。

即使,到了下月初九,他们也不过,就是彼此多了一个合法的身份。

顾一诺喝完汤,去屋里换了一件衣服。

孙嫂看着顾一诺,立即询问道:“一诺小姐,你这是要出去吗?”

“是啊,刘夫人约我去参加一个小型的聚会。”

“一诺小姐,咱们不要去了,好不好?”孙嫂走过来,朝顾一诺劝道。

这几天,因为大少和一诺小姐的婚事,闹得沸沸扬扬的,不少人不知道情况,还真以为,大少不愿意要一诺小姐了,是一诺小姐以死逼婚!

而且也有不少的闲言碎语!特别是在那些贵妇的圈子里,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传得最快,最八卦!

顾一诺知道,孙嫂是担心她。

“孙嫂,你不用担心,我已经答应去赴约了,很快就会回来。”

“一诺小姐,那种圈子,咱不去也罢,省得给自己找不痛快。”孙嫂忍不住,直接说了出来,最怕的就是,顾一诺出去外面受什么委屈。

“孙嫂放心,不会有事的,而且,我也不是温室里,经不起风吹雨打的小花朵。”顾一诺朝孙嫂说道。

孙嫂见她执意要去,不再阻拦。

“早点回来。”

“我知道啦!孙嫂拜拜!”顾一诺走到门前换鞋子,吃货立即眼巴巴的看着她。

“乖,在家里等着麻麻回来。”

她现在,在和刘夫人一起学着投资,虽然她现在手里,没有什么资金,但是可以先拿个三五百万出来,学一学。

前世,她在H大,那么努力的学了两年,也不是白学的。

只可惜,一嫁给陆已承,她就被关在陆家那一方天地,什么用武之地都没有。

顾一诺来到和刘夫人约好的地方,有一些熟悉的面孔,也有一些陌生的,透过刘夫人,她在这个社交圈子里,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

刘夫人一看到她的身影,立即迎了上来。

“陆太太,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

“还用介绍吗?”一道声音插了进来,听着都带着几分妖媚。

顾一诺朝声音的来源处望去,发现一个穿着艳丽,年纪看起来,差不多二十多岁的女人。

正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指甲。脸上表情,颇有几分不屑。

“这位顾小姐,现在谁不认识?”

顾一诺我看着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正室出身,一身风尘味就不说了,光是这年纪,都和这些正室差了一大截。

在这个圈子里,像顾一诺这样年纪的本来就少,单独行事的就更少了。要么就是有长辈带着,要么就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圈。

“陆太太,我们去那边坐坐。”刘夫人立即将顾一诺领到一边。

“她是?”顾一诺忍不住问道。

“梁局长的人。”刘夫人提起这个女人,表情也带着几分不屑,“对外说是顾问,就是个小三!”

顾一诺仔细回想着,那个梁局长,不是快六十了吗?

不久前,她还见过梁夫人呢。

“不用管她。”刘夫人拉着顾一诺,朝一旁走去。

“同样的人,怎么差别待遇这么大?你们一个个都不把我放在眼里,这位顾小姐,又能清高到哪里去?”

谢美烟站起来,朝顾一诺走了过去,主动朝顾一诺伸出手,“陆太太,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顾一诺淡淡的看着这个女人,没有伸出手。

“怀着来路不明的野种,都能嫁进陆家,我真的是挺佩服你的。”

“谢小姐,话不可乱说,你这么诋毁别人,是要犯诽谤罪的。”刘夫人立即回了一句。

“犯罪?你别吓唬我,外面不都传遍了吗,人家不愿意娶她,她以命相逼,才能嫁给陆家大少,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室,不也一样与这种女人为伍?还搞得多清高似的,瞧不起我?”

谢美烟说完,翻了一个销魂的小白眼。

什么正牌夫人?她都不屑!

顾一诺总算是听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因为在这里受了冷落,所以刚好借着她的事情,来出一口气。

“谢美烟,你能和陆太太相比吗?人家有陆老爷子亲自主婚,早就定下婚约,是名正言顺的进陆家的门!”

“就是!你算个什么东西?”一旁的贵妇们,竟然在这件事情上,统一了战线。

谢美烟被说的脸上挂不住,“还名正言顺?要是名正言顺,用得着逼婚吗?”

“其实,你出现在这里,就是自取其辱!我要澄清一下,我和你完全不一样,我没有破坏别人的是家庭,我嫁的,是从小和我定婚的男人,我是他合法的妻子!哪怕,有一些误会,但是,我始终都是陆太太!”顾一诺走上前,朝谢美烟说道。

一旁的夫人们立即点点头。

谢美烟更加无话可说。她的心里,更加气愤,从一来到这里,她就被这些所谓的正室夫人,排挤的无立足之地!

“小三就是小三,就像一只偷盗别人粮仓的老鼠,难道光明正大的出现,不被人人喊打,还要对你笑脸相迎吗?”顾一诺又朝谢美烟询问道。

“你!”谢美烟气得说不出话来,拿起一旁的包包,转身离去。

“陆太太说的好!”

“是啊,像她这种女人,也不知怎么有脸出现在这里。”

“走了也好,走,我们去那边坐。”刘夫人对着顾一诺,做了个请的手势。

顾一诺发现,这里有一台麻将机,这些贵妇们,闲来无事搓麻将,谈着正事还是搓麻将,麻将简直就是她们不可或缺的消遣娱乐项目。

“陆太太,会不会玩?”

“会一点点。”

“这个要学起来!要不然人生多无趣。”

“来来,今天就带着你,一边打,一边学。”

顾一诺坐了下来,看得出来,她的技术,并不熟练。

前世的时候,她天天侍候着杜明兰,陆家几乎每天都有这样的消遣活动,她早就懂了规则,就是一次也没有打过。

“碰!陆太太,你要小心了。”

顾一诺对规则是了如指掌,可是一但操作起来,还是手忙脚乱。

刚扔出去一张牌,就见对面的李夫人,眉开眼笑的说道:“胡了!”

几局下去,顾一诺没赢过一次,现在三家赢她一个。

“陆太太,我昨天看了一个项目,金融业的,你有没有兴奋,投资一点。”刘夫人摸了一张牌,朝顾一诺询问道。

顾一诺现在码牌还顾不过来,哪里像这些牌场场老手一样,一边顾着自己的,一边不能看着别人打出来的,还能一心二用的,去谈投资。

还好,她来之前,就知道刘夫人找她的用意,直接点点头,“好啊。”

刘夫人所说的项目,属于金融类的,记得前世的时候,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国内的金融业开始迅猛发展,是投资的最佳选择!

她现在,就要抓住这种机遇。

“陆太太,陆少是不是被外面的狐狸精给勾引了?”

顾一诺手里的牌都惊掉了,这话题,跳跃的也太快了。怎么前一句,还在讲投资呢,一下子就转到她和陆已承的私事上来。

“男人啊!就是管不住脐下三寸这地!”

“对!绑了十多年的婚事,该结就结!”

“是啊,从小就认定了,十八岁定婚,现在到年龄,立即领结婚证!陆太太的作法,我是很钦佩的!”

“陆太太,你就得把正室的范给端起来!”

“让外面的那些女人,好好一看一看!就算想要来偷,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重!”

顾一诺被面前的几人,说得一愣一愣的。

顾一诺看着一旁的几位夫人,她来之前,也有孙嫂的担忧,也早已经做好了,面对流言蜚语的打算。

没想到,并没有。

更没有想到,这些夫人竟然是这么想的!

顾一诺知道,她现在,在这个圈子里,也算是慢慢的站稳脚了。

“谢谢大家关心,以后,还需要你们,多带带我。”顾一诺朝面前的几人说道。

“放心!也不用谢我们了,今天晚上,多点几个炮,新婚嘛,多散点财,让我们也跟着沾沾喜庆!”

顾一诺,果然如刘夫人所说,一直在放炮!

……

经常和刘夫人等一干贵妇们聚会,还学会搓麻将?

一个星期,就输掉了几十万?

又拿五百万,跟着刘夫人一起投资金融业?

陆已承靠在椅背上,眉宇紧紧的拧在一起。

这还是他的诺诺吗?

国内的金融业投资还不太成熟,他还特意和Johnson研究过。

Johnson目前对国内的市场也挺看好。

而他们要想在国外牵制住裴熠,就不得不做出取舍。现在,只能以国外的投资为主,国内的,就暂时不考虑了。

最近,诺诺的变化真的很大。

先是买画,现在又开始做起投资,陆已承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但是一直都在默默的支持着她。

突然,电话闪了一下,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世贸博击中心。”

陆已承看了一眼这四个字,拿起钥匙朝外走去。

位于帝都世贸大厦三十九楼的博击中心,平常都聚集着很多的搏击爱好者,今天这里场地全都空了,一个人都没有。

一道灯光,照在正中央的搏击擂台上。白聿缓步走上台,把身上的外衫脱了下来。

陆已承来到这里,就看到擂台上的那道身影。

他缓缓将衣服解开,朝擂台上走去。他已经等白聿,等了很久了!

“你确定,就这么上场?”白聿看着陆已承,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他精心策划的炸弹,都没能要了陆已承的命!而且,还让诺儿和陆已承领了结婚证,成了合法夫妻。

每每想到这些,他就亲手解决了陆已承!

“和你,还用不到护具。”陆已承淡声回应。

“陆已承,这是我第二次警告你!绝不会再有第三次!”白聿说完,突然朝陆已承挥了一拳。

陆已承只感觉,一阵风声从他的面前扫过,他立即朝后退了一步,白聿上前,乘胜追击。

一拳一拳,让陆已承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

上一次,陆已承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和白聿过招,完全处于下风,这一次和上一次比起来,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状态!

陆已承已经被白聿逼到角落,退无可退!

白聿再次挥了一拳,凝具着他全部的力量!

陆已承不再闪躲,直接朝白聿的拳头迎了过去,手腕一错,接着白聿的手关节,另一只手,迅速的朝白聿的腰部袭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