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盛大的婚礼!/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44章

他的身子,同时也腾空而起。

白聿闪躲不及,腿控制不住的弯了下来,身型不稳。

陆已承一拳挥了过来,他只能勉强躲开!拳头没有砸中他的头,打在他的侧脸上!

口中的牙套被直接打飞出来,满嘴都是血腥味!

白聿抬手,擦掉唇角的血迹,将身上的护具全都拆了下来,再次朝陆已承冲了过去!

空旷的室内,不断的响起重拳砸到皮肉的声音!时不时,还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响!

两人都没有给对方留一丝余地!

一个小时后……

两人各自靠在一个角落,粗重的喘息着。

白聿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伤,简直可以用面目全非来形容。

陆已承除了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伤。

他拼命的护住这张脸。

马上就是他和诺诺的婚宴了,他不能让这张脸上,见到一点伤痕。

“我告诉你,陆已承,你就算是和她领了结婚证,她也是我的人!你要是敢碰她一下,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你后悔!”

“我说过!只要你不伤害她,我可以按你的要求去做!”

“不要举行婚宴,我要你马上和她离婚!”

“白聿,我一样有自己的底线,一但触犯,同样会失去理智!结婚,已成定局!”陆已承冷声回应。

“陆已承,你在试探我的底线吗?”

“白聿,我还要问你,是谁促成这一切的!”陆已承朝白聿反问道。

白聿无言以对。

他的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浮现出,诺儿走向那个炸弹,朝陆已承逼婚的场景。

是的,是他一手促成的!

“白聿,你敢让她看到现在的你吗?来到国内这么久了,你为什么不敢出现在她面前?”

白聿突然沉默了,缓缓站起来,走下擂台。

“陆已承,你亲口告诉她,你会和她离婚!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准备好,随时和她解除婚姻关系!”

……

老爷子把喜贴广发出去,婚宴的酒店,定在帝都最奢华的五星级皇冠酒店。

简慕晚得到婚讯,提前三天回到帝都来,陪着顾一诺。

公寓里,简慕晚和顾一诺两人,在厨房里忙碌着。简子珩开心的吃货在沙发上玩闹。

“一诺,你真的想好了,要和陆已承结婚?”

“我想好了。”顾一诺点点头。

“既然你都想好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以后,只要有什么困难,马上打电话给我。”

“我会的。”顾一诺笑着点点头。

“还有三天,你就要结婚了,怎么感觉好像还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随意的和没事人一样。”

“可能,是结习惯了吧。”顾一诺笑着回应。

简慕晚简直无言以对。

“确切的说都第三次了,其实,这一次,对于我来说有没有都可以,只要领了结婚证就行了。”

“陆家老爷子操办的非常隆重!这样也好,最起码,给了你足够的支持!要不然,还不一定外面,会传出什么样的流言蜚语!”

顾一诺一想到老爷了最忙前忙后,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简直是操碎了心,真的很心疼。

“你那个婆婆,没有再闹什么吧?”

“说来奇怪,她不来闹,我还觉得不太习惯。”

如果不是晚晚这么一提,顾一诺都忘记这一茬了。

杜明兰的确再也没有找过她。

“管她呢,像个精神病一样!她不出现最好,眼不见,心不烦。”简慕晚将炒好的菜装出来,“走了,我们去吃饭了。”

“珩珩,去洗手吃饭了!”

三个人一只狗,在这个小公寓里,幸福而又温馨的共进晚餐。

……

别墅内,老爷子命人全部都都装饰好了,楼上楼下,一片喜庆。

红红的喜字,每一个房间里都贴了一张。

还特意请人,在花园里重新装饰了,摆了很多的鲜花。

杜明兰坐在客厅里,冷着一张脸。

她的面前放着一份协议,是她专门请律师为已承和顾一诺准备的。

这份协议上,明确写明了,顾一诺虽然和陆已承是合法夫妻,但是没有任何财产的分割权。

如果,有一天离婚了,直接净身出户!

“明兰!你要不要做的这么绝情?”老父子怒声质问。

他最忌讳的就是,离婚二字!

这才刚刚结婚,就提这个,杜明兰是有多么的想要两个孩子离婚?

“我绝情?我已经退让了很多了!如果她顾一诺肯签,我就让她进陆家的门!爸,这是我所能做的,最大的让步。”

陆已承推门而入,一眼就看到坐在客厅里的杜明兰。

“已承,你回来的正好,妈妈带了一份协议过来,你刚好也过目一下。”

陆已承走过去,看一眼这份协议。

他的身上,还有一份婚前的财产公正,上面确切的列明了,顾一诺名下的财产和他名下的财产。

他将这份财产公证,拿了出来,摆放在桌子上。

“已承!”老爷子朝朝陆已承喝道。

这是什么意思?!杜明兰闹也就算了,为什么已承也这样?

协议,财产公证,还有什么,她们做不出来的?!

杜明兰看着陆已承所列的财产明细,本来心里一阵欢喜的,一看顾一诺所拥有的那些,眉宇立即拧紧。

怎么帝都的别墅,G市的别墅,还有一辆车子,千度公司,风盛游戏,锦色画室,全都归在顾一诺的名下?

G市竟然还有一幛别墅?什么时候买的?!她都不知道!

好,这些暂且先不计较。

“她怀着的孩子呢?总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就姓陆。”

“什么叫不明不白?”老爷子怒喝道。

“孩子是我的!”陆已承抬头,朝杜明兰望去。

他的眼中,没有一丝感情,隐隐的有几分冰冷和厌恶。

杜明兰突然不敢直视这道目光,“可是,她……”

“没有可是!孩子就是我的,你大可以死了这条心,而且,孩子会按她的意愿,不一定姓陆!”

杜明兰睁大眼睛看着陆已承。

她以为,已承和顾一诺之间,出了什么问题,由此一看,已承的心还是完在顾一诺那里!

“孩子姓什么,全凭一诺宝贝自己选择!”老爷子当场表态。

一个姓氏,他看得开!只要一诺宝贝开心就好。

杜明兰被睹得哑口无言!

“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干扰我的生活!”陆已承朝杜明兰说道。

他已经在打算,再缓和几个月,就将杜明兰手中的股份全都弄回来。将陆氏集团所投资进来的资金,全都连本带利的还回去!

目前,还不行。

X国的局势,还不太稳,他在那边的资金,还不能动用。

杜明兰今天的目的也达到了。

不能让顾一诺染指陆家的家业,这是她的底线!

现在结婚证都领了,她要是再闹下去,丢的是她的脸!

“已承,也许你现在觉得,我做的这一切,都显示绝情了一些,以后,你就会知道了。我都是为了你好。”

“这份协议,我会让她签好,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回去了。”陆已承东西,直接朝杜明兰下了逐客令。

杜明兰脸色一僵,起身离去。

早晚有一天,已承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只有妈妈才是最无私的爱着他的人!

陆已承收好这些东西,朝老爷子望去。

“爷爷。”

“不要叫我!我没有你这样的孙子!”

“爷爷,相信我,做这些公证是为了诺诺好,这些东西,现在名正言顺的归到她的名下!总比模棱两可的好。”

老爷子一听,勉强能接受这个说法。

“已承,你告诉我,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爷爷,我会尽力!”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

孙嫂从外面走回来,看到老爷子和大少都在,将钥匙放到桌子上,“今天,我去给一诺小姐送汤,送晚了,简小姐回来了,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吃饭了。”

“简丫头一定是回来参加婚礼的。”

“是啊,今天晚上,有人陪一诺小姐了。”

陆已承朝孙嫂放钥匙的方向望了一眼。

他知道,孙嫂有那套公寓的钥匙。

“爷爷,我上楼去洗个澡。”陆已承起身上楼。

孙嫂将东西收拾好,准备把钥匙收好,明天还要给一诺小姐送汤呢。

“孙嫂,钥匙就放那吧。”老爷子突然朝孙嫂说道。

“啊?”

“就放那,别动。”老爷子说完,也朝房间走去。

孙嫂一头雾水,还是把钥匙放下子,去忙自己的。

大概十点钟,陆已承换了一件清爽的衣服,朝楼下走去。

这个时候,老爷子和孙嫂都休息了。

他直接朝放着钥匙的方向走去。

老爷子并没有睡着,听到车子启动的声音,立即起身,朝客厅走去。

孙嫂原本放在那里的钥匙不见了。

老爷子的唇角,带着一丝满足的笑意,回房睡觉去了。

……

苏以菲这几天心情无比暴躁,至从顾一诺和陆已承领了结婚证之后,她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

没有地方可去的她,来到顾茗雪所在的酒店。

一旁的桌子上,摆着一堆洒瓶,苏以菲还拎着一个酒瓶,往自己肚子里灌。

“你今天喝了很多了。”顾茗雪朝苏以菲提醒道。

“多吗?为什么还没有醉,为什么还是清醒着的?”苏以菲说完,拿起酒瓶又灌了下去。

“你现在就这么痛苦?是没有尝试过,我曾经承受过的那种绝望和挣扎。”

“真的是顾一诺,害你染上毒瘾的?”

顾茗雪抽出一根烟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我想给她下毒,不知道怎么被她发现了,就在她十八岁的生日宴会上,反而被她陷害,差一点死了!”

苏以菲轻笑一下,顾茗雪终于说出实话来了。

“我妈才是我爸的真爱!他和顾一诺的妈妈没有感情!顾一诺真应该死在那一场车祸中!”

“你和顾一诺,差不多时间出生,要是真像你说的,你爸大可以离婚,娶了你妈,一个男人,连一个正室的身份都不愿意给,还谈什么真爱?”苏以菲直接回了一句。

顾茗雪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反正这么多年来,她妈妈是一直这么说的!

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你是不是恨她,夺走了你的一切。”苏以菲朝顾茗雪询问道。

“没错!如果没有她,我就是顾家唯一的女儿!我就是和陆已承定婚的那个人!”

“这都是命!你注定得不到这些。”苏以菲笑了笑,拎起酒瓶子,又猛灌了一口。

顾茗雪最不信命!

“你跑到我这里来,借酒浇愁,是不是最近无从下手?”

至从那天奠基仪事过后,陆已承就像疯了一样,不知派了多少人保护顾一诺!

苏以菲又发出一阵冷笑,“可以见得,在他的心里,顾一诺有多么的重要。”

“我就不明白了,你都和裴熠定婚了,还对陆已承念念不忘。”

“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包括和裴熠定婚?”

“没错!”苏以菲仰头,把瓶子里的洒,一口饮尽。

顾茗雪愣住了,苏以菲真的是什么都豁出去了,要知道,裴熠从来不是善类,这个女人,就没有想过后果吗?

苏以菲是想过的,但是,她对陆已承还抱着一丝希望,如果在最紧要的关系,彻底的打败裴熠,他是不是对她对,另眼相看?

他是不是,看得出,她这么多年,对他的付出。

反正,有了白聿的阻挠,陆已承是不可能和顾一诺在一起,就算没有白聿,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弄死顾一诺!

没有人,能抢走属于她的东西,更何况,是她爱了十多年的男人!

“我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举行婚宴。”

“结婚证都领了,还在乎这一个婚宴吗?”苏以菲站起来,突然感觉头一阵眩晕,又瘫软在沙发上。

今天,她实在是太伤心了,才和顾茗雪说了那么多。

除了顾茗雪,她也没有别的人,可以倾诉。

“你知道,去参加你最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的婚礼,心有多痛吗!”苏以菲说完,直接将酒瓶摔在地上。

顾茗雪看着苏以菲,心中微寒,这个女人可真够能隐忍的!

……

陆已承来到公寓楼下,手里紧紧的握着那把钥匙。

过了许久,终于忍不住,拿起手机,给靳司南打了个电话。

“陆大少,这么晚了,竟然会打电话给我。”

“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把你的女人和孩子从诺诺的公寓里弄走。”

“我的女人和孩子是在替你陪老婆啊!你还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二十分钟!”

“好!好!”靳司南立即答应道。

他正觉得长夜寂寞呢!

放下电话,立即朝外走去。

简慕晚和珩珩都已经铺好小房间的床了,准备休息了。靳司南突然出现在公寓里。

这还是靳司南第一次来到顾一诺的这个公寓。

这一套公寓比起晚晚那套还要小,对于他们这种住习惯了大房子的大少们来说,这里,就是比浴室大点。

嫂子住在这里,陆少的心里,不得心疼死!

“你来干什么?”简慕晚一看靳司南,就没有什么好心情。

“接你们回家啊!这么晚了,还不回去?”靳司南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是说好了,今天不回去吗?”

“是啊,今天要在这里陪姐姐。”

靳司南突然朝简慕晚凑了过去,用仅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朝她说道:“你们在这里,人家陆少,晚上想来看一看心上人都不行。”

说完,他趁机含着简慕晚的耳垂,轻轻的咬了一下。

简慕晚立即将他推开,脸已经红到脖子根。

顾一诺看着这两人,伸出一只手捂着珩珩的眼,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吃货,趴下,不许看。”

“对!你们不要教坏小孩子!”珩珩也跟着说道。

简慕晚更加无地自容,朝靳司南的腰上狠狠的拧了一下。

“你们要打情骂俏,回家里关上门,想怎么要都可以!”顾一诺朝两人提醒道。

“一诺,什么打情骂俏,我们……”

“嫂子,她在向我求爱。”

“你闭嘴!”

靳司南突然起身,一把将简慕晚抱了起来,“儿子,你也走!”

“不!你陪你的女人,我陪我的女人!”简子珩立即将手,放在顾一诺的肚子上,那模样别提有多得意。

顾一诺看着珩珩,这才六岁的小家伙,竟然都这么早熟了?

“要不,把珩珩留下来?”顾一诺朝面前的两人提议道。

“我记得,你最近要参加一个航模比赛是吧?不是说要亲手制作吗?明天我带你去买材料。”靳司南朝珩珩说道。

珩珩一听到航模比赛,两眼放光,又不舍的朝顾一诺望了一眼。

“可是,我走了就没有人陪姐姐了。”

“和爸爸回去吧,以后周未都可以过来找姐姐。”顾一诺摸了摸珩珩的头。

他们一家三口,聚少离多,靳司南都来接她们母子了,她也不好意思再强留。

“好吧。”珩珩很不舍的点点头。跟着爸爸妈妈,离开顾一诺的公寓。

简慕晚和珩珩走后,顾一诺一个人靠在沙发上,吃货紧紧的依偎在她的身旁。

“还是我们家吃货最贴心。”顾一诺轻轻的摸了摸吃货的头。

吃货兴奋的往她的身上蹭了蹭。

时间已经很晚了,顾一诺就这么靠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她不想睡床,反而觉得,睡沙发特别容易入睡,可能是因为沙发很小,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半个小时过后,吃货的头突然抬了起来,跳下沙发朝门口跑去。

接着,响起开门的声音。

轻轻地推开门,陆已承就看吃货的身影在门前守着!

“嘘!”陆已承立即示意吃货不要发出声音。

那段时间,他们在一起生活过,也多少培养出了一些感情,一人一狗,想着同一人,经常暗自伤怀。

屋里的灯都开着,那道小小的身影,还是睡在沙发上。

看到她的一瞬间,陆已承的眉宇紧紧拧在一起,沙发上舒服吗?怎么老是睡在沙发上?

吃货突然朝沙发上跳去,好像要叫醒顾一诺的样子。

陆已承立即朝吃货挥挥手,吃货乖乖的卧到一边,眼睛盯着陆已承的身影。

他走到卧室,拿了一个毯子出来,轻轻的盖在顾一诺的身上,又将客厅的灯关掉,只保留了一盏小灯。

他直接坐在地上,看着顾一诺甜美的睡颜。

她不知道,那天,她看到顾茗雪的出现,是不是以为,他和顾茗雪一起去的,他也没有发现,顾茗雪竟然跟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她比以前更坚强了。

这种坚强,让他心疼。

她的一只手,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让他想起,那天,炸弹飞速倒计时的那一瞬间。

她也是像这样,把手护在肚子上。

他不知道,那一刻她是怎么想的,但是,他的心像是被撕裂一般!他好想,把她搂在怀里,好想抱着她,驱散她心中的恐惧。

她却一个人,默默的离开了。

所有的一切,她都选择一个人,默默的承受。

诺诺,你知道,这个样的你,让我多心疼吗?陆已承在心里,暗暗的朝她询问。

他缓缓抬起手,轻轻的覆在她的手背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夜越渐深了……

陆已承轻轻的将她抱起来,放到卧室的床上。

这间房子太小了,一转身,他的膝盖直接撞到一旁的柜子上。

安静的夜色里,发出一声响动。陆已承顾不得膝盖的疼痛,转身朝床上的人儿望去,生怕吵醒她。

顾一诺并没有什么动静,依然睡得香甜。

陆已承暗暗松了一口气,揉了揉膝盖。

前几天,和白聿在搏击馆,两人大打出手,他的身上有很多伤,只是在孔一凡那里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刚刚那一撞,刚好撞到他的伤处!

昏暗的夜色中,他却笑了。

他们受伤的地方,竟然都是一样的。

他缓缓挪到床边,睡在她的身旁,就在躺下一瞬间,原本背对着她的小身子,突然转过来,钻到他的怀里。

陆已承吓得不敢乱动,还以为她醒了。

她只是蹭了一会,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沉沉睡去。

还有三天了,没有人知道,他对这个日子有多么的期待!虽然这个婚宴,不是他曾经预想的样子。

凌晨四点,陆已承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清晨。顾一诺是被吃货叫醒的,伸了个懒腰后,朝一旁翻了个身。

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昨天晚上,明明是在沙发上睡的,怎么又跑到床上来了?

上一次,在晚晚的公寓也是这样的情况。

她的心,猛一紧,突然起身朝外走去。

客厅里的灯也被关掉了,只有一盏小灯亮着,屋内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陆已承,是你吗?

为什么,要偷偷的来?来了,却又不让我知道。

突然,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顾一诺快步上前,将门拉开。

老爷子和孙嫂愣住了,钥匙还在门上插着,门就已经从里面打开。

一看到来人是爷爷和孙嫂,顾一诺的心里,涌上一抹失落。她竟然还期待,是他去而复返。

她回来这么久,陆已承从来不曾主动出现在她面前。

除了,那一次,和顾茗雪一起的除外。

“一诺宝贝,你怎么这么早就醒来了?”老爷子朝顾一诺询问道。

“我也是刚醒。”顾一诺有些尴尬的回应。

老爷子确定,昨天晚上已承一定过来这边了,他来的这么早,屋里却只有一诺宝贝的身影。

“一诺小姐,老爷子想过来陪你一起吃早餐,我们去了一下市场,买了些菜,过来这边煮。”孙嫂说了一下,去厨房忙碌去了。

“爷爷,还有几天,就回去了,你不用这么辛苦的跑来跑去。”

“过来看看你,我心里才不踏实。”

老爷子还不是担心,他的心情,七上八下。即期待已承来见一诺,又害怕两人又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来,一诺宝贝,坐到爷爷身边来。”

顾一诺朝老爷子走了过去。

“我和你讲一件,已承小时候的事情。”

顾一诺曾经问过陆已承,但是,他没有细说。

“他十二岁过后,就正式和我生活在军区,每天上学回来,还要完成我的训练目标。有一次放学回来,他突然告诉我说,今天的任务想要减半。我为了不让他有惰性心理,不但没有同意,反而又给他加了三公里的负重跑!平常十点前,就可以完成的任务,那天却到十二点。”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他不是那么没有自制力的人。”顾一诺脱口而出。

老爷子的心一酸,点点头,“十二点整,他跑到终点,突然就晕了过去。当时,我也吓坏了,立即送到军区医院,才知道,他前几天,在训练的时候,就已经受伤了,他一直忍着那么多天,都没有出声。”

那个时候,他才十二岁,就能有这样的毅力。

“他从小,就是那种隐忍的性子,我觉得很欣慰,直到,他长大了,穿上了军装,看着他的军功,越来越多,军衔,越来越高,我的心里,又开始后悔了,每一次,他出行任务,我都提心吊胆!我希望,他平凡一点,普通一点,或许,他肩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重任。”

顾一诺抬起手,握着老爷子的手,“爷爷,你不用担心了,他现在,已经离开军区,以后,不会再有什么危险的任务让他去执行了。”

老爷子张了张嘴,突然又忍了下来。

有一些事情,还是不要让一诺宝贝知道。

他总感觉,这一次,已承并不是真正的离开军区,或许,还有别的任务。可能比以往,都要困难艰险。

顾一诺听得出来,老爷子和她说这些目的。

“爷爷,我相信他。”顾一诺轻声回应。

这一句话,让老父子彻底的安心了!轻轻的拍了拍顾一诺的手,“一诺宝贝,爷爷知道,你受委屈了。”

“爷爷,这也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

“老爷子,一诺小姐,准备吃早餐了。”孙嫂从厨房走出来。

才这一会时间,她就已经做了丰盛美味的早餐。

“谢谢孙嫂,我先去洗漱。”

老爷子看着顾一诺走进洗手间的背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老爷子,您别急,大少和一诺小姐,证也领了,婚宴也摆了,而且他们又这么爱着彼此,早晚有一天会解决所有的矛盾,幸福美满的在一起的。”孙嫂朝老爷子安慰道。

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

他可是,殷切的盼着这一天呢。

……

皇冠酒店

位于顶楼的液晶显示屏上,打着陆已承顾一诺新婚之喜八个大字。在霓虹闪烁的夜景中,显得尤为醒目。

酒店的正门口,摆着漂亮的鲜花,长长的红毯直通前方的主席台。两边也同样摆满了鲜花,主席台上,放着两人的婚纱照。整个宴会厅,都是甜蜜的味道。

酒店前面的迎贵台前,杜明兰和陆禀琛站在左边,顾松博站在右边。他们是双方的父母亲,早所有人一步,来到这里。

顾松博是在前几天,才接到的消息,他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虽然他已经一无所有,只要小诺能嫁入陆家,他就不愁不能东山再起。

老爷子穿着一身西装,精神抖擞在酒店的大堂里,亲自己安排好每一个细节。终于,所有的事情,都达到他满意的状态。

一诺宝贝曾经说过,他欠她一场婚礼,不知道,这样的婚礼,她满不满意。

顾一诺早上,就被老爷子派来的人接走,做了造型,化妆,穿上婚纱等着迎亲的车队。

简慕晚和傅清笺陪在她的身边。

按照她的意思,一切礼仪从简,能省略的,就尽量省略了。

简慕晚看着面前的顾一诺,握着顾一诺的手,“美丽的新娘子,祝你美满幸福。”

顾一诺笑了笑,“干嘛突然这么正式?”

“也许,是被气氛感染了。让我暂时忘记了陆少之前的所作所为。”简慕晚很不客气的说道。

“新郎来了!”

陆已承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系着一个红色的领结。

他的出现,立即吸引了所有的人的目光,如同王者将临,他身边的一切,都被夺去了光华。

顾一诺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一步一步朝她走近。

在她站起来的时候,陆已承的眉宇微紧了一下,她竟然穿着那么高的高跟鞋。

“还有别的鞋子吗?”

“这双可以。”

陆已承突然蹲一下来,直接将她的脚拽了出来,将鞋子脱掉。

“重新给她拿一双鞋子。”

一旁的工作人员,将顾一诺来时穿的休闲鞋拿了出来。

“陆先生,你见过穿婚纱配休闲鞋的吗?”

“你不知道,等一下,你要站在酒店外迎宾吗?”陆已承朝她反问。

顾一诺突然想到这一碴。

她的脚,被他握着,穿上那双休闲鞋。

“婚纱遮得住,不会有人看到影响美观。”陆已承站起来,将她扶起来。

顾一诺原本准备到了酒店就换,从这里到外面,也走不了几步路就上了婚车。

他竟然在这里,就把鞋子给她换掉了。

“你还怀着身孕,穿高跟鞋是很危险的。”

“陆先生,我知道我还怀着身孕,用不着你提醒。”顾一诺抬头,朝他呛了一句。

说完,提着婚纱,朝外走去。

陆已承看着她的背影,抬步追了上去。

婚车,缓缓朝酒店的方向驶来。

“老爷子,新人来了。”

老爷子立即朝外走去。

顾松博也快步走上前去,守在婚车边上等着。

“小诺。”顾松博兴奋的唤了一声。

“爸?”顾一诺有些吃惊,他怎么来了?

她还看到一旁站着的杜明兰夫妇。

一定是老爷子安排的。

她真的没有想到,杜明兰会甘愿站在这里。

“小诺,小心台阶。”

顾一诺从车子上下来,提起婚纱,陆已承已经走到一旁的迎宾位上。她一步一步走过去,站在他的身旁。

“已承一诺,让爷爷好好看看。”老爷子笑眯眯的走过来,“一诺宝贝,真漂亮。”

看到两人,各自己站着,老爷子将陆已承插在裤子口袋的手拉了出来,又把顾一诺的手拉起来放到陆已承的手里。

“这样才好!”老爷子很满意的点点头。

陆已承感觉到,她的指尖有些凉,微微加重了一些力道,将她的整只手,都包在掌心里。

顾一诺的身子,控制不住一僵,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

刚好老爷子转过身去,没有看到这一幕。

杜明兰站在一旁,虽然穿得一身喜庆,脸上看不出多少喜色。她站在这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怕惹人非议,省得她自己没面子。

宾客已经陆陆续续的到场。

这一场婚礼,光是宴席都准备了一百多桌,可以见得,有多么的隆重!

前来参加宴席的人,绵延不绝。

蓝馨和蓝夫人从车子上走下来,看到酒店前这么隆重的场面,心里的嫉妒就像是滚水一样沸腾!

偏偏,顾一诺就有这么好的命!

走到顾一诺和陆已承面前,像其她人一样,送上祝福:“陆少,小诺,祝你们新婚愉快。”

“谢谢。”顾一诺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蓝馨的目光,朝陆已承打量了一眼,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倾慕。

后面的人,已经涌了上来,她才站了一下,就有些拥堵了,这才抬步朝酒店内走去。

许瑞和小唯他们,一起过来,一见到顾一诺,小唯就跑上前来。

“诺姐,你好漂亮!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新娘子!”

“恭喜陆先生,恭喜诺姐!”

许瑞走这一群人的最后面,他想多看顾一诺几眼。

他曾经,无数次的幻想着,小诺穿着婚纱,会美成什么样子,这一天,来了。

但是,站在她身边的人,不是他。

也永远不可能是他。

她是那么的爱陆先生,爱到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他也只能,默默的祝福她,希望她能幸福美满。

“快进去坐吧。”顾一诺拍了拍小唯的肩膀催促道,抬起头,与许瑞对视了一眼。

“许瑞,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你的婚礼,我怎么可能缺席?”许瑞淡淡一笑。

前几天,他国出差,谈一个很重要的合作,也正是他出差的时候,奠基仪事上发生了那惊险的事情。

他知道后,就匆匆赶了回来!

虽然知道,惊险已经过了,她也没事了,他赶回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哪怕,回来,远远的看她一眼,也是好的。

远处,又驶来一辆豪车,苏以菲今天今天一身艳色,从车子上走下来,挽着裴熠的胳膊,朝酒店走去。

“你今天,为什么穿这么艳的衣服?也不怕抢了新娘的风头。”

“我穿成这样,好看吗?”

“好看。”

“我不管是什么颜色的,好看就行。”苏以菲拢了拢长长的发丝,万种风情。

裴熠的手,从她的腰迹滑下去,朝她的俏臀上,捏了一下。

“和顾一诺比,我漂亮,还是她漂亮?”苏以菲突然朝裴熠询问道。

“在我的眼里,你最漂亮,同样,在陆已承的眼里,肯定是顾一诺。”裴熠说完,继续朝前方走去。

苏以菲看着前方那道穿着婚纱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陆少,顾小姐,恭喜,恭喜。”裴熠走上前去,朝两人贺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