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她竟然调戏他/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多谢裴总!”陆已承回了一句。

苏以菲的目光,落在顾一诺的身上打量着,最后目光定格在顾一诺微微隆起的肚子上。

顾一诺感觉到苏以菲的目光,拿着捧花朝自己的肚子上遮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苏以菲的这道目光,就像是一条隐藏在暗处的毒蛇一样!被盯的后背发凉。

前世的时候,她只是听说过苏家有一个很了不起的大小姐,杜明兰时不时的就拿苏以菲和她作比较。

苏以菲出身好,样貌好,能力好,哪哪都好,她更显得一无事处。

但是,前世,到她死的那天,她都没有和苏以菲打过交道。

不知道,苏以菲对她的恨意,究竟是从何而来。

一旁的服务员,已经引着两人走了进去。

裴熠看着苏以菲,突然说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嫁给我?我一定给我一个,比眼前这个还要盛大的婚礼。”

“我妈现在还在医院里,我没有心思想这个。”

裴熠被她这个理由堵的,无法反驳。

他现在,已经开始有些怀疑苏以菲,他们之间,什么都做了,可是,她就是不让他,突破最后一道防线!

他的耐性,已经一点一点的被磨光了。

但是碍于苏家的势力,他还是宠着她,顺着她。

最好,她只是因为没有结婚,才要守着这层膜。

否则……

……

宾客都到齐了,陆已承和顾一诺被请到主席台上。

本来,她们两个的意思,是跳过这一个环节,但是老爷子要亲自己主婚,所以只能听从老爷子的安排。

“感谢大家,来参加今天的婚宴,见证这一对新人,步入婚姻的殿堂,这一刻,我的心里最激动,最开心的。”

“相信在坐的都知道,我们家已承和一诺,早就被我定下婚事,一诺出生的时候,已承刚好十二周岁,我还记得,一诺在医院的时候,已承每天隔着玻璃窗,一看就是两三个小时的样子。”

“爷爷,说重点!”陆已承在一边提醒道。

“你闭嘴!我说的就是重点!”老爷子忍不住轻声呵斥。

台下,响起一阵笑声。

原来陆大少也有这么难为情的时候!

“那个时候,一诺还是个襁褓中的小婴儿,就已经是我们家已承的媳妇了,今天,终于正式的嫁给已承,成为我的孙媳妇,我等了二十多年,我相信,已承也等了二十多年。”

老爷子说完,看着眼前的这一对新人,将话筒递了过去。

“你们两个,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彼此说的?今天可是个好机会。”

顾一诺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时御霆和笺笺的婚礼,仪事那么简单,站在这里,和坐在下面,完全是两种心情。

尤其是面对这么多亲朋好友,说什么都觉得尴尬。

如果,不是这样的情况下,陆已承一定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现在,他甚至都没有抬手,去接这个话筒。

如果,再推迟几个月,这个场婚礼,绝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你们不说,那就让我继续说。”老爷子把话筒拿了回来。

陆已承突然,抢过话筒,对着台下的人说道:“开宴吧。”

老爷子愣了一下,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不过,陆已承都这么说了,老爷子也不好,一直站在台上,更何况,他的一诺宝贝,也站了很久了,需要休息。

宴席开始。

顾一诺和陆已承坐在主位上。

靳司南转身,朝时御霆望去,“这一场婚礼,怎么比你们两个的婚礼,还要别扭?”

“我怎么知道?”时御霆回了一句。

觉得靳司南真是没趣,哪壶不开提哪壶!

“阿南,我们等着你的婚礼,看你的婚礼,会是什么样子。”

“你放心,我的婚礼,一定不会像你们两个的一样!”靳司南信心满满的说道。

时御霆没好意思打击他,有时候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靳司南可能自己也想不到,他的婚礼,简直更坑!坑到怀疑人生!

主位上,顾一诺和陆已承挨着,另一边是杜明兰和陆禀琛,这边是顾松博,陆子睿坐在对面。

“小诺,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爸爸真的很替你高兴。”顾松博端酒杯,朝顾一诺和陆已承望去。

这一桌子上,也真的就只有他最兴奋。

陆已承端起酒杯,主动敬了顾松博一杯。

“诺诺,不会喝酒,敬酒这个环节就免了。”

“免了就免了,小诺也怀着身孕,能轻松一点就轻松一点。”顾松博立即说道。

婚宴结束,送走了宾客,杜明兰朝顾一诺和陆已承走了过来。

“今天是你们的新婚之喜,回陆家住。”

“不用了,婚房我早就准备好了,回他们自己的家。”老爷子走上来,打断杜明兰的话。

“已承。”杜明兰朝陆已承唤了一声,征求陆已承的意见。

“我们先回去了。”陆已承直接朝顾一诺说道。

“我们一起?”顾一诺愣了一下。

“你坐我的车,小刘等一会要送爷爷和孙嫂一起回去。”陆已承说完,直接朝外走去。

顾一诺直接跟了上去。

两人走后,杜明兰的心里,一阵气愤。

那套别墅,现在已经在顾一诺的名下,已承在帝都,都没有别的住处,她提出来,让他们回陆家,完全是在为已承考虑。

“我劝你,以后省省心,多安排好你自己的生活,少插手已承和小诺的生活。”陆禀琛说了一句,朝外走去。

现在,婚也结了,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什么事发生了吧!

……

回去的路上,顾一诺坐在车子上,一言不发。

陆已承时不时的朝她望去。

两旁的路灯照在车子里,光线忽明忽暗。

顾一诺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心情很复杂。

前世的婚礼,草草的办的,这一世,如此隆重。

她也想不到这一生,他和她结为合法夫妻,竟然是自己以死相逼的结果。

车子缓缓在别墅前停了下来。顾一诺推开车门下车。

两人来到客厅,陆已承转身朝她说道:“你去换件衣服吧,我有事情要和你谈。”

顾一诺没有上楼,而是走到沙发上坐下来。

“陆先生有什么要谈的,直接说吧。”

陆已承走到一旁,将之前准备好的协议放到桌面上。

顾一诺拿起来看了一眼。

是一份婚前财产公证,还有一份协议。

她看到协议下面的条款,眼中闪过一丝轻笑,她没有任何财产的分割权?她什么时候,想过去分割他的财产?

而且,只有离婚了,才会牵扯到财产的分割吧?

陆已承看到她的神情,心中一痛,还是朝她说道,“你只是名义上的陆太太,别有任何痴心妄想!爷爷百年之后,我们就离婚。”

纵然,顾一诺再怎么给自己打了强心针,看到这些协议,听到他这一句话,她的心里,还是那么痛!

屋里,陷入沉寂,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到。

此时,白聿带着耳机,听着里面的对话。

这是他对陆已承的要求,他要亲耳听到,陆已承对诺儿说出离婚二字!他事先并不知道,陆已承还准备了一份协议!

陆已承始终看着顾一诺的反应,这一份协议,只是不想让她卷入一些不必要的纷争。以后,她会明白的。

顾一诺拿起一旁的笔,签下自己的名字,按下自己的手印。没有一点迟疑和犹豫。

签完后,她抬眸一笑,朝他说道,“陆先生,这一场婚约,牵绊了我二十多年,既然已经签了那份协议,你总要给我一些补偿。”

“你想要什么补偿?”

“一千万!”

陆已承从身上拿出一张金卡。

他早就准备好,她不提出来,他也会找一个理由,让她收下这些钱,据他所知,她的手里,已经没有多少可以活动的资金了。

“陆先生,是一年一千万,不足一年按一年收取。另外,我也有一份东西,要你签一下!”

顾一诺转身,从包包里掏出一份协议,放到面前的桌子上。

《离婚协议》

这四个字,刺痛了陆已承的双眼。

白聿认真的听着耳机里传来声音,听到顾一诺有一份东西,要给陆已承签的时候,他更是直接坐直了身子。

“请陆先生,把这一份离婚协议签了,等爷爷百年之后,咱们就可以结束这段婚姻关系,从此,互不相干。”

陆已承看着这份离婚协议,心在滴血。

她竟然比他还想离婚?!

这一份离婚协议,究竟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顾一诺真的很庆幸,自己之前让何律师准备了这一份协议,让她在这样的时刻,还能找回自己的立场。挽回了自己的自尊。

陆已承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

“这份协议,一式三份,请陆先生保存好属于自己的这一份。”顾一诺淡定的将这份协议收好。

白聿万万没有想到,顾一诺竟然准备了离婚协议,而且陆已承已经签了!

既然是这样,诺儿为什么,又非要逼着陆已承结婚呢?

不管是为什么,他的心里,升起一抹暗喜。

他放下耳边,靠在椅背上。

那天,她竟然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去逼陆已承的结婚,他真的尝到了,什么是绝望的滋味。

现在,他的心里,又缓缓升起一抹希望。

顾一诺收拾好面前几份文件,把财产公证的那一份放在最上面。

“也就是说,这幛房子现在是我的,我可以对陆先生提一些要求对吧?”

“你想提什么要求?”

“既然,我们是协议结婚,为了不给陆先生的生活,造成什么不必要的困扰,陆已承先生可以考虑,出去另外找个住的地方。”

陆已承眉宇微紧,看着顾一诺。

她的意思,是要把他从这里赶出去?

“虽然是协议结婚,我们还没有离呢!”陆已承原本也是打算,暂时不住在这里。为了她的安全考虑,他还要和白聿再周旋一段时间。

可是被她赶出去,又是另一回事!

“陆先生难道不是这么想的吗?我想你应该也不愿意住在这里,不如你搬出去,我们各自安好。”顾一诺淡声说道。

陆已承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不再像以前小女人的样子,微微抬着下巴看着她,有几分清傲,更有几分逼人的气势。

真的很想把她按在沙发里!

狠狠的亲上她的樱唇!

更想,把她吃了!

就在此时,老爷子和孙嫂回来了,推门而入,看着客厅里的两人。

“这么晚了,你们还没有休息?”

“马上就去了,爷爷。”顾一诺立即说道,“爷爷,你也早点休息,我先上楼了。”

陆已承正准备跟上去,老爷子突然唤住他。

“这是今天的礼金,你等一下拿上去给一诺宝贝,还有我给她的新婚红包,一起给她。”

“爷爷,这些钱你留着用吧,诺诺那边,我会安排的。”

“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不一样。”老爷子说完,又朝陆已承说道:“你等一下,还有一份东西你先保管着。”

老爷子去了房间,拿出一个文件袋。

“这是什么?”陆已承接在手里,心里有些疑惑。

“遗嘱!”老爷子轻声回应。

“爷爷,你的身子这么硬朗,立什么遗嘱?”

“我的身子我知道,虽然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一但发生什么,也可能突然就走了,所以有些事情,还是提早的安排好,也好有个防备。”

陆已承将这份东西拿了出来,遗嘱里写得清清楚楚,老爷子走后,所有的遗产,只有诺诺一个人继承。

“这份东西,你先不要给一诺宝贝看到,女孩子家心思敏感,看到这些,容易伤怀,以后等我走了,再拿出来也不迟。”

“好。”陆已承点点头。

“去休息吧。”老爷子挥了挥手。

陆已承将这份东西收好,朝二楼走去。想着,刚刚她想把他扫地出门的那一幕,站在门口。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他的眉于紧紧拧在一起。

“白聿,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也听得清清楚楚。”

“是啊,听得清清楚楚。”

“你还有什么事?”

“我就是想提醒一下陆先生,别忘记了,你们之间,有一份离婚协议。”

陆已承冷笑一下,“白聿,你最好遵守好你和我的约定。”

“当然。”

顾一诺回到楼上,洗了个澡,换上平常穿的睡衣。

也许是住习惯了小小的公寓,面对这么大的房间,她反而不太习惯了。走到窗前,将窗帘拉开,明亮月光透过窗子洒了下来。

走到一旁的沙发上,躺在那里,看着窗外的月色。

门被推开,很轻。

陆已承抬步走了进来,发现她又一个人靠在沙发上,好像睡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这种睡沙发的习惯。

他轻轻的走上前,看着她的睡颜。

缓缓伸出手,准备将她抱到床上去,突然,他以为已经睡着的人儿,睁开眼看着她。

四目相对,他的心,好像要跳出来一样。

顾一诺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他震动的心脏,陆已承就保持这个姿势,不动。

她的小手,又缓缓朝他的脸上移去。

指尖扫过,带来一阵异样的感觉,痒痒的,像是,引诱。

最后,她的指腹,按在他的唇上。

“陆先生,刚刚不是说的很清楚吗?你还有别的意见吗?”她突然笑着问道。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你不顾及一下爷爷的感受?”

顾一诺轻轻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你睡床,我睡沙发。”陆已承抱起她,将她放到床上,再保持这个姿势,他很怕,会把持不住!

正要起身,顾一诺突然扯住他的领带。他的身子,控制不住朝她扑了过去。立即撑住双手,才没有直接压在她的身上。

顾一诺突然抬起小脚,脚尖朝他踢了踢。

他猛得倒抽了一口气,直接握住她的脚,直起身子。当个直起身子的时候,才发现,某些地方,更加掩饰不住。

而她刚刚踢的地方,就是他无法掩饰的地方。

顾一诺突然侧着身子,用手支着头,朝陆已承望去。

这样的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妖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因素,现在的她,看起来褪去了曾经的青涩,多了几分女人的妩媚。对陆已承,有着致命的吸引。

她笑了笑,突然朝他问道:“陆先生,嘴上说不要,身体确很诚实。”

陆已承感觉,他被调戏了!

他还没有办法调戏回来!

他一直都很诚实!

“很晚了,我要睡了,请陆先生安静一点。”顾一诺说完,挪了挪身子,转过身,背对着他。

陆已承看着她的背影,身子绷得紧紧的,又胀又疼。转身朝浴到走去。

顾一诺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变得好起来。

前世的时候,新婚夜,他独留她一个人独守空房。

这一世,主动权回到她的手里了。

看着他隐忍的样子,她就觉得好解气!

陆已承这个冷水澡,足足充了半个小时,走出来的时候,顾一诺已经睡着了。

这一次,是真的睡着了。

她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他坐在床边许久,她都没有什么动静,均匀的呼吸声,让他情绪,渐渐的平复下来。

看了一眼一旁的沙发,他直接挨着她的身子,躺了下来。

鬼才去睡沙发!

但是,抱着怀中软软的小身子,他顿时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是滚烫的!刚刚冲的冷水澡,一点作用都起不到!

他立即起身,又朝浴室走去。

这一次出来,他乖乖的去了沙发。

终于平静了一些,才躺下,床上的小女人翻了一下身,身上被褥全都被她踢开了。

他立即起身,准备给她盖好,突然看到,她修长的美腿。

在一盏小夜灯的照耀下,呈诱人蜜色,如凝脂润玉一样,光滑细腻。

给她盖好,他转身又去了浴室。

再出来时,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四点了。

他躺在沙发上,突然感觉好空虚!

又翻了一下身,朝床上睡得香甜的小女人望去。

自从三个月过后,顾一诺基本就没有太重的妊娠反应,晚上睡的比较沉,所以昨天晚上,陆已承那样折腾来折腾去,她一点都没听到。

早上醒来,伸了个懒腰,拉开窗帘。

她的睡衣都是陆已承之前给她买的,性感自然不用说,就是一层轻纱,晚上看不出来,一到白天,就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透视感。

陆已承从沙发上坐起来,一眼就看到沐浴在晨曦中的那道身影。

顾一诺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身朝他望去。

陆已承的眼中,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披着一层轻纱的精灵,轮廓全都能清晰的看到。

本来就没有熄灭的火气,蹭的一下窜了上来!

顾一诺看着他,突然睁大双眼,拉起一旁的被褥,把自己遮住。

陆已承也感觉到异样,抬手抹了一下鼻子。低头一看,手背全是血!

他立即起身,朝洗手间走去。

顾一诺看着洗手间没有关严的门,还愣在那里。

陆已承刚刚是流鼻血了吗?

她还以为,他早上起来,还和以前一样,去楼下健身去了,没有注意,他还在。

正在她考虑,要不要换一件衣服的时候,陆已承突然从浴室走出来。直接朝她走了过去。

顾一诺不断的后退,身子倒在床上。

“陆先生,离婚协议上说的很清楚,我只是你名义上的陆太太,没有为你解决生理需要的义务!”顾一诺朝他提醒道。

陆已承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她还真会拿他的话来睹他!

他抽身离去,转身朝一旁的衣柜走去,取了两件衣服再次朝浴室走去。

顾一诺趁他在浴室,也去衣柜里找了一件衣服换好,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出来,再去洗漱。

陆已承再次走出来,已经整理好自己,看起来,完全没有刚刚狼狈的模样,一身西装,显得身资挺拔,气宇轩昂。

他的身材有多好,顾一诺知道的清清楚楚。

浑身上下,都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陆已承系好领带,整理好衣服,转身朝顾一诺走去,“这是昨天婚宴的礼金,爷爷说,这些钱全都交给你。”

“交给我?”顾一诺愣了一下。

“这个卡里,是爷爷给的红包,也是给你的新婚贺礼。”

顾一诺接过那张卡,心里一酸,爷爷总是会为她考虑。

“这些钱,不要觉得有负担,你收下爷爷才能开心,我等你,一起去给爷爷敬茶。”

“好!”顾一诺立即去洗漱,跟着陆已承朝楼下走去。

孙嫂早就起来,准备早餐。

老爷子最近太累了,早上都没有出去散步,虽然也早早的起来了,就在家里休息。

一看到陆已承和顾一诺从楼上走下来,顿时眉开眼笑,“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也不多睡会。”

“还要去公司。”

“还要去画室。”

两人同时说道,然后又朝对方望了一眼。

老爷子看着两人,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两个人肯定不知道,他们这个样子,有多么的默契!

“你们新婚第二天,就应该在家好好的休息,明天再忙工作的事情。”老爷子朝两人说道,“再说了,昨天晚上,累坏了吧。”

顾一诺的脸顿时红了,“爷爷,我们很早就睡了。”

“哦。”老爷子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顾一诺更加尴尬了,直接朝餐厅走去。

老爷子立即朝陆已承走去,压低声音说道:“昨天,你没有把握机会?”

陆已承简直拿老爷子没办法,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八卦?连这种私事都管起来了。

“爷爷,诺诺怀着身孕呢。”陆已承找了个充分的理由。

“一看你就是没有经验,这都三个多月了!”

老爷子认为,夫妻之间,最好的感情交流,就是一些亲密活动。

而已承一诺现在,最缺少的就是这些亲密活动。

“爷爷,你能不能关注一点正经的事情?”

“什么正经的事情?”

“比如,给你敬杯茶。”陆已承提醒道。

“对!对,我还没有喝一诺宝贝给我敬的茶呢!”老爷子立即朝餐厅走去。

孙嫂特意准备了一壶老爷子平常喜欢喝的茶。

顾一诺端起茶,走到老爷子面前,跪了下来,陆已承也走过去,跪在老爷子面前。

“爷爷,孙媳妇给您敬茶。”

“好,好!”老爷子连连点头,接过茶,喝了一口。茶特有的苦涩甘甜,弥漫在心扉。

就像是,渡过的这漫漫一生。

此时此刻,老爷子的心里无比欣慰。

“看到你们能结为夫妻,爷爷就算是哪一天去了,也会含笑九泉。”

“爷爷,你一定会长命百岁!不许再说这些话。”顾一诺马上就红了眼,她就爷爷这么一个亲人,一想到这些,她就控制不住的难过。

“好,不说了,快起来,吃完早餐,你们各自去忙吧。”老爷子立即将顾一诺扶了起来。

“嗯。”顾一诺点点头。

吃完早上餐,陆已承独自一人开车去了公司,小刘送顾一诺去画室。

程助理在公司里等着,平常陆少是绝对不会迟到的,今天竟然迟了快一个小时了。也不知道今天上午,陆少会不会来公司,毕竟昨天是新婚夜嘛。

正想着,陆已承的身影出现在电梯口。

程助理立即迎了上去。

“陆少,这些资料需要你签名确认。”

陆已承朝办公室走去,一一翻看着这些文件。

“腾乘那个项目进行的怎么样?”

“很顺利,完全按计划进行。”

“你去召集股东,今天下午开三点开会。”

“是!”

陆已承签完资料,打开电脑,看到Johnson发来的邮件。他直接发了个视频邀请过去。

“陆少,新婚愉快!”

“说正事。”陆已承直接说道。

但是,唇角还是隐隐的挂着一丝笑意。

“最近,我盯紧国外的商场,感觉裴熠一定会有大动作。”

“你预估一下,需要多少资金才能和他抗衡。”

“陆少,你的意思是,正式和裴熠开战?”

“有什么问题吗?”

“我这边,倒是准备的很充分,就是怕这样做太突然,毕竟,在国外的市场上,我们没有裴熠有经验。”

“还没有开始,就有畏惧的心理,怎么打得赢这场战争?只要裴熠有什么动静,随时和我联络。”

“好的!”Johnson立即点点头。

看来,陆少是准备好反击了!

陆已承关了视频。打开网页。

今天,新闻的头条就是,F国的最后一批驻军,从X国的领土全部撤离,X国总统恢复领土的军事政事控制权。

X国也恢复经济贸易往来。

同样的消息,对于裴熠和苏以溟来说,就不那么乐观了。

这一次,他们能够控制陆已承,轻易拿到一诺股份那么多的股份,可以说白聿的军事行动,是至关重要一部分。

“我早就说过,只要让陆已承有一丝喘息的机会!他就能活过来!”

裴熠朝一旁一声不吭的白聿望去,不理会苏以溟的暴躁。

“白聿,X国的事情你比我们都清楚,我感觉这一次的事情,好像有人背后操纵,如果不是X国内部不再内讧,绝不会这么快就结束。”

“X国的内讧这么快解决并且一致对外,的确是我没有想到的。”白聿淡声回应。

这只能说,有人给了他们,天大的利益!

“接下来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陆已承把开发区那块,打造成堪比帝都的商业王国?是不是不出三年,国内的经济命脉,就握在陆已承的手里了?”

“我绝不可能,让他发展到这种地步!”裴熠冷声说道。

“我还有事,先走了。”白聿起身,朝外走去。

对于这些事情,他不太感兴趣,刚刚裴熠所说的话,让他想到一些事情。可能,裴熠也有些怀疑了。

陆已承只是废了一只手,能力还在,就这么轻易的离开军区。

这一点,的确是值得人深思!

……

顾茗雪坐在苏以菲的车子上,从她们进入这个盘山公路,走了一个多小时了,七拐八绕,终于,在一幛三层楼的建筑前停了下来。

这里很荒凉,四周什么都没有,就这么一幛孤零零的楼房。

人外面看,像是废弃了一样。

“你就把我妈妈关在这里?”

“这里空气好,贴进大自然,比起以前那个精神康复中心,好太多了吧?”苏以菲反问一句。

顾茗雪听到康复中心几人字,就一阵反胃。

两人下了车,朝前方的这幢建筑走去。

屋里的装修,看起来挺温馨,刷着米黄色的漆,家具也都是暖系风格的。

“精神医生说,这样有助于病人的精神放松,我请的精神科的医生,每个星期会过来一次给你妈妈做检查,她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强的攻击性,也可以自由的在这个屋子里活动,与照顾她的人,也能相处得下来。”

听着苏以菲的话,顾茗雪的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看到,这里有几个男的在外面看守,屋里也到处都装了摄像头,还有两上护工和几个保姆。

应该有十多个人,在这里照顾她妈妈一个。

这里的环境,的确比那个精神康复中心,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顾茗雪发现,外面的阳台上坐着一道身影,正背对着她们,她一眼就认出来,那道身影,就是她的妈妈!

她立即朝那个方向走去。

听到脚步声,程诗丽马上站起来,戒备的转过身,当她看到顾茗雪的时候,原本呆滞平静的眼神,突然变得凶狠起来。

顾茗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程诗丽突然朝她扑了过来!

她的身子控制不住,朝后倒去,头撞在硬硬的地板上!

程诗丽骑在顾茗雪的身上,疯狂的朝顾茗雪扇去!

“啪啪”的巴掌声,一声连着一声的在屋里响起!

顾茗雪直接被打蒙了!

她的脸,本来就是整出来的,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殴打,几巴掌下去,鼻就已经塌陷了下去,而且歪到一边!

两个护工见状,连忙上前,把程诗丽拉了起来。

“打死你这个贱人!顾一诺,贱人!”程诗丽在两个护工手里,不断的挣扎着,口中还不断的重复着这几个字。

“先把她带下去!”苏以菲朝两个护工吩咐道。

“是,小姐。”

两个护工把程诗丽带上二楼。

顾茗雪还狼狈的躺在地上,脸上火辣辣的疼,鼻腔里,更是一阵呛辣,痛的她眼泪哗啦啦的往外流。

苏以菲走上前,将顾茗雪扶了起来,“你妈妈的精神错乱后,什么也记一清,却唯独记得顾一诺,刚刚见到你的模样,一定是把你认成顾一诺了。”

顾茗雪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此时她,看起来又滑稽又恐怖,鼻子一塌下来,整张脸都像是一张人皮面具贴上去的一样。

苏以菲将脸转身一边,不想直视。

“我先送你去医院吧。”

顾茗雪想要擦一下泪,突然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些异样,她立即从包包里拿出镜子看了一眼!

“啊!”她直接将手里的镜子扔掉。

那张脸,就像是画皮里的场景一样,鼻子又塌又歪,好恐怖!

“医院!我要去医院!”她现在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想去医院,拯救她的这张脸!

苏以菲开着车子,把顾茗雪送到一家私人整形医院。

医生检查完顾茗雪的情况,摇了摇头。

“之前,整的太狠了,鼻子的软组织受损严重,现在又整个坏掉了,得先把假体取了来,等鼻子康复一段时间,再看看效果。”

“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一点!如果假体取出来,我的鼻子怎么办?”顾茗雪急切的询问道。

“先恢复一下,看看能不能再适当的做个假体进去。”医生轻声解释。

这个女人,是整容整的不要命了吗?

这张脸,动了那么多刀,而且有好几处,都相当危险!

“没有假体,我的鼻子会怎么样?”

“我们会让你保持正常呼吸,但是,你想要漂亮是不可能的。”

“不!不能取!”顾茗雪失声叫道。

“如果不取,整个鼻腔感染了,你的鼻子都保不住,到时候,整个脸上,就只剩下两个孔出可以呼吸!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顾茗雪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如果,假体取出来,以后再装一个进去,能不能达到以前的效果?”

顾茗最羡慕的,就是顾一诺娇俏笔挺的鼻子,鼻子的立挺让顾一诺的侧颜看上去那么迷人!

“不能!你的软组织受伤的太严重了,只能结合你的恢复情况,再做手术安排,或许,不对再放是假体。”

“不!我不要!”顾茗雪失声喊道。

苏以菲在一旁都看不过去了,“顾茗雪!是你这张脸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

顾茗雪快要崩溃了,如果是别人毁了她这张脸,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那个人!

可是,竟然是她妈妈打的!

把她当成顾一诺,打成了这样!

苏以菲事先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没想到程诗丽对顾一诺的怨念竟然这么深。

“而且,取假体,得去正规的医院,一但发生什么意外,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医生提醒了一句。

“你不早说!”顾茗雪朝医生吼道。

现在的她,糟透了!

苏以菲带着顾茗雪,朝外走去。

……

顾一诺审了一个上午的画稿,确定无误后,交给小唯。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中午了。

“诺姐,该吃饭了!”小唯朝她提醒道。

“你先订个位,等下一起去。”

“好的。”小唯立即点点头。

顾一诺站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走着,活动一下。

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顾一诺走过去,一看到卫风的号码。她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国际时尚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