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陆先生,我是个孕妇!/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一边接通手机,一边打开电脑,搜到秀场的直播。

“顾总!”电话那边,传来卫风兴奋激动的声音。

顾一诺盯着视频,一眼就看到一个模特手里,拿着卫风的作品,在这么多大牌中丝毫不逊色!

“卫风,你成功了!”

视频里,主持人正在宣布获奖的消息。

“恭喜千度公司设计总监卫风,获得这一次国际时尚秀的最佳新人奖!”

卫风放下电话,走上T台,两边立即响起热烈的掌声。

顾一诺放下电话,看着视频里的盛况!

卫风拿到奖杯,走到台前。

主持人走上前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现在,说一说你的感想。”

“非常感谢,国际时尚秀,能给世界各国的设计师,一个可以发挥自身价值的舞台!为了这一天,我准备了十年,能取得这个最佳新人奖,真的是让我很惊喜,谢谢各个评委,谢谢大家的评选!”

“可不可以谈一谈,这一次的设计灵感?”主持人笑着询问。

“这一次的设计灵感,有一部分来自己我们总经理的画,我们公司有一个《停留》的系列,上面的画全是来自我们公司的总经理的作品。”

“这一次,应该让你们总经理一起过来,说不定,还能获得更好的成就。”主持人调侃了一句。

台上也跟着笑了起来。了解千度品牌的人,甚至还知道,那些画,都是出自谁人之手。

顾一诺的画,现在还是有一些知名度的。

“的确,非常感谢她!”卫风看着镜头。

他相信,现在顾一诺一定在看着直播,这一声谢谢,是他真诚的对她说的。

“还有什么,想要对你身边的人说的,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我爱我的妻子,我爱我的女儿!谢谢大家,对千席品牌的喜欢与支持。”

“哇哦!我想此时你的妻子和女儿,一定非常幸福。”主持人笑着搂着卫风的肩膀,“接下来,请大家欣赏一下千度公司的宣传短片。”

大屏幕上,出现一个视频。

这是简慕晚特意策划的,将原来的四个广告片合成了一个。

广告片的精美程度,不亚于一个微电影。

“美,不止于一见,而一见倾心。”这是最后的广告词。

“哇!”底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每一次国际时尚秀,对于最佳新人奖,都会给足镜头!因为,这将预示着,又一个新的品牌,在国际时尚界崭露头角,未来,更是不可限量!

“美,不止于一见,而一见倾心!我们千度公司,下一个系列,叫《遇见》我们,不见不散!”卫风说完,拿着奖杯,朝台上的评委和台下的观众,一一鞠躬!

顾一诺看着视频,就知道场地有多么的燃爆!

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一诺,恭喜啊!这一次,千度公司是彻底的火了!”简慕晚的声音,带着难掩的兴奋!

她也在看那边的现场直播,国内很多家媒体都在播放!

“我现在还在看现场直播。晚晚,你的宣传短片做的太美了。”

“那也是你给我灵感啊。”

“你今天有没有空,晚上我们聚一聚,我想你了。”

“好!没时间也得挤时间!你在画室吧?我下午去接你。”

“好。”顾一诺挂了电话,继续看着视频。

已经接近尾声了,她看到,有很多人走上前去,和卫风握手交谈,因为之前的负面消息,受阻的国外市场,可能会因为这一场国际时尚秀,而打破僵局!

明天,她得去公司,最近一段时间,千度公司,一定会非常忙碌。

……

顾茗雪躺在医院里,刚刚做完手术的她,还要在医院里住上两天,她完全不敢照镜子,不敢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全都是顾一诺害的!

越想,她的就越恨!

现在,她变成了这个样子,连她妈妈都不认识她了。

甚至将她当成了最仇恨的那个人!

她唯一的亲人,却再也不能再相见。

听苏以菲说,因为她的出现,妈妈也受到了刺激,有了很强的攻击性,现在不得不靠药物控制着。

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顾一诺好过!

不光是她,就连米卿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苏以菲提着一些水果走进来,看到病床上的顾茗雪,直接朝她说道:“你看到今天刷屏的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

“关于千度公司的,真的是不能小瞧了这顾一诺,竟然让她起死回生。”

顾茗雪立即打开手机,看到这件事情的报道。看完这些,她的唇角闪过一丝冷笑。

她现在有威尔斯家族做后盾,对于顾一诺这一点成就,还不放在眼里。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安排?”苏以菲朝顾茗雪询问道。

“我自有打算。”顾茗雪并不想和苏以菲透露太多。

苏以菲和她不一样,还没有完全对陆已承死心。

现在,她只担心自己的容貌,还能不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

陆已承下班后,直接回别墅,这也是这一段时间,唯一没有加班的一天。回到家后,他才发现,顾一诺并没有回来。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老爷子奇怪的询问道。

“公司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不用加班。”

“今天一诺宝贝打电话,不回来吃饭了,她和简丫头一起出去的。”

“简慕晚最近好像挺闲!”陆已承回应了一句。

老爷子听着这一句话,怎么感觉好像有很大的怨念似的。

“和简丫头一起出去的,又不是别人,是自己对自己的女人不上心,才让她有机会别人一起出去”

“爷爷,和谁一起出去,是她的自由。”陆已承说完,朝二楼走去。

老爷子瘪了瘪嘴,明明在意的要死,还嘴硬!

九点半,简慕晚把顾一诺送了回来。

陆已承听到外面的车子声,起身朝外望去。看到顾一诺的身影,目光柔和了一些。

回来的还不算太晚!

“一个晚上心不在焉的,一诺宝贝这不是回来了!”老爷子忍不住说了一句。

“爷爷,我回来了。”顾一诺推开门走进来,一看到陆已承的的时候,笑容僵在嘴边。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诺宝贝,要吃水果吗?”老爷子指着一旁的水果接拼盘朝顾一诺说道。

“不用了,爷爷,我吃饱了,先上楼去休息了。”

“去吧。”

顾一诺朝楼上走去,从进屋的那一秒扫了陆已承一眼,然后,就彻底的忽略他的存在。

陆已承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要出去一下。”

说完,他转身朝外走去。

既然她回来了,他也就放心了。

顾一诺站在二楼的阳台,看到那辆车子朝外驶去。

一直看不到了,才走回屋子里。

老爷子朝二楼望去,叹了一口气。这两个人,要闹别扭到什么时候?……

“什么?你要在盛世皇朝包个套房?”靳司南吃惊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帮我安排好,我今天晚上就要住那里。”

“我的那间你先去住,我现在打电话让人安排,你等下直接过去就好。”

“好。”陆已承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他还以为结了婚之后,什么都解决了。完全不是这样啊。竟然还要出去外面住?有家不能归?

简慕晚从浴室里走出来,就看到靳司南一脸疑惑的坐在房间里。

“怎么了?”

“陆少搬出去住了。”

靳司南走上前,从背后搂着简慕晚,他已经忘记别的事情,眼中只有这个女人!

就是这么个尤物,让他天天欲罢不能,要多少次都不够!

“今天上午,我见了一个人。”简慕晚突然朝靳司南说道。

“谁?”靳司南将头,埋入她脖间,吸了一口气,真的好香。

“靳夫人。”

靳司南立即抬起头,转过简慕晚的身子,刚刚的陶醉也被严肃取代,“她都对你说了什么?”

“她说,给我五千万,让我离开你。”简慕晚突然将靳司南推倒在床上,慢慢的爬到他的身上。

不等靳司南开口,她又继续说道:“我和她说,你包下我,一年就是五千万,她给的价码,恐怕不够。”

靳司南握着她的手,翻身而起,将她压在身下。

“我们结婚!”

这一种,抱在怀里还不属于自己的感觉,让他厌恶到了极点。

他不知道,明明他将她和珩珩保护的那么好,为什么还是被他家里人知道了!

是不是沈天姿!?看来,一上次,他给的教训还不够!

“结婚?靳三少,别开玩笑了。”

靳司南突然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

“女人,我爱你!我这一辈子,非你不娶!”

“爱?你是不行了吗?开始动嘴上功夫?爱这个字,只说不做,就是耍流氓!”她的手,缓缓朝他身上移去。他早已经有了强烈的反应。

靳司南握着她的手,举到她的头顶。

他就告诉她,不光是嘴上功夫,更能身体力行!

“靳司南!你疯了吗!”

他的力量,让她吃不消,眉宇紧紧的皱成一团。

“是疯了!为你疯的!”

简慕晚缓缓闭上双眼!

靳司南不知道,靳夫人,是她约的!

有一天,我让你家破人亡,你还会爱我吗?恐怕,恨都来不及吧?

为什么,你会是珩珩的爸爸!为什么!

……

顾一诺来到千度公司,主持每周的例会。

今天一到公司,上上下下都忙碌的不可开交!

“顾总,我们在帝都的直营店,才短短一天的时间就断货了,之前的库存今天一天全都发了出去,还是供不应求。”

“这是这个月的生产报表,我们已经把任务量提到最大,尽量的满足市场部的订单需求。”

顾一诺看着面前的报表,点点头。

“之前停掉的那几条生产线,尽快恢复起来。”顾一诺轻声吩咐。

“是,顾总。”

“直营店面,按照之前的计划,打到二三线城市去。业务部会议结束后,把计划做出来。”

“是,顾总。”

“顾总,有不少人,打电话过来询问,要不可以加盟,这样也节约了我们的管理成本。”

“不,我们只开直营,不设加盟,所有的直营店的管理,都有总公司的人负责培训上岗,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

“我明白了。”

开完会,顾一诺回到办公室,卫风发了一个视频邀请过来。

“顾总,你在公司啊。”卫风看到四周的环境,是千度的办公室。

“我在公司,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

“我正要和你说这件事情,我可能还要再推迟几天,目前,光是和我谈合作的商家就有七家,我等一下把这七家的商家信息发给你,他们对我们的系列产品,特别感兴趣。”

“你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在国外考察一下。”

“顾总,国内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爆仓了。”

卫风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获得这样的成就。千度这个品牌,起死回生,都是因为顾总。

“顾总,你真是我的贵人!”

“我等着你回来,给你摆店庆功宴!”

“好!”卫风点点头。

两人又聊了几句,顾一诺继续看着公司最近一个星期的资料。现在,公司的内部的运作,她已经了如指掌。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都能做出决策。

一连几天,顾一诺都加班到十点多,才回家。

老爷子心疼的不行。

这几天,已承更是忙的,家都不回了!

这两个孩子,真的是让人操不完的心。

顾一诺推门而入,发现本应该睡了的老爷子,还坐在客厅里,孙嫂也没有休息,屋里一股浓郁的鸡汤味。

“爷爷,你怎么还没有睡?”

“等你啊,这都好几天了,天天都是这么晚才回来。”老爷子心疼的看着顾一诺。

“这段时间,公司的确是比较忙。”顾一诺坐在沙发上。

孙嫂立即把汤端到她面前,“一诺小姐,喝点汤。再忙以后也抽点时间,回家吃饭吧。别累坏了身子。”

“谢谢孙嫂。等忙过去这几天就好了。”顾一诺轻轻的点点头。

“一诺宝贝,公司的事情让别人去操心,你怀着身孕呢,要好好的休息。”

“爷爷,我没事,这样才觉得充实一些。”顾一诺走到老爷子背后,轻轻的给他捶背。

“看你这么忙碌,爷爷担心你累坏了。”

“不会的,爷爷不用担心,我累了,知道休息,要是吃不消的话,我也绝不硬撑。”

“好吧。”老爷子不再劝了,“很晚了,去休息吧。”

“爷爷,你也早点休息。”

顾一诺回到卧室,直接去了浴室洗澡。

这种忙碌而又充实的感觉,让她完全分不出心思再去想其它的。

她现在,只要按着自己的计划,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就可以了。

陆已承推开门,听到哗哗的水声,浴室的门,没有关,他的目光,朝那个方向望去。

他知道,这几天,她都回来的很晚。卫风还在国外,千度公司的事情,都是她在负责。

她真的很能干,超乎他的想象。

他却不想,让她这么劳累。

本来,是回来拿几件换洗的衣服的,他却一步也挪不开步伐。

洗完澡,顾一诺直接拿着一件浴巾包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突然看到陆已承的身影,吓了一跳。

她直接转身,准备朝浴室走去!

正准转身,他快她一步,抬出一只手,挡住她的去路。

她紧紧的抓着胸前的浴巾,靠在身后的墙壁上。高大的身形,对她来说,有着十足的压迫性,让她感觉透不过气来。

他的吻,突然暴风雨一样,朝她袭来。

“唔!”她的身子,一阵紧绷。

他的手掌,带来的温度,让她感觉全身都滚烫起来,她拼命的在他的怀里挣扎着,换来的,是他更加疯狂的窃取!

她被他抱起来,直接朝浴室走去。

“陆已承!你疯了!你想做什么!”

他直接将自己的衣领解开,再次朝她吻了过去!

这个样子的他,让顾一诺感觉到害怕,他就像是失去理智了一样。

舌尖一阵刺痛,让陆已承的激情稍退。血腥味在口中蔓延,他才将她松开。

顾一诺的嘴里也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突然感觉有些反胃,转过身去,一阵干呕。

陆已承看着她这个样子,脸都黑了。

她竟然对他,是这样的反应!

顾一诺走到一旁,打开水龙头,不停的漱口,这样才觉得舒服很多。

陆已承终于恢复了一丝冷静,看着她这么难受的样子,有些心疼。

“好些没有?”他关切的朝她询问道。

顾一诺突然转过来,怒视着他,“陆先生!你这是准备强X孕妇吗?!”

陆已承感觉心里一噎。

面对她的质问,他无法反驳。

刚刚,是他失控了!

顾一诺的气还没有消,伸出手,朝陆已承的胸前,狠狠的戳了过去。

“陆先生!你明明不想要我,一看到我,就一副恶狼的样子!要不要这么犯贱!”

“你又回来干什么?”

“我回来拿换洗的衣服。”

“以后,只要你回来,请至少提前半个小时告诉我!”顾一诺直接朝他要求。

顾一诺突然朝外走去,拉开身上的浴巾,直接将睡衣套上,打开衣柜,把他的衣服,全都收了出来。

“都拿走!”

陆已承看着床上地上散落的衣服,这是准备,一次性把他扫地出门啊!

“陆先生,请你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我还要睡觉。”

陆已承从床上挑了两件。

“你为什么不全都拿走?这些东西放在这里占地方!”

“两件就够!”

“没事,反正陆先生的东西,迟早都要搬出去,先从日用品搬起吧。”

陆已承拿着衣服,转身离去。

他一分一秒也不想在这里待了,再待下去,他怕他以后,连回来的机会都不给了!

陆已承走后,顾一诺坐在床上,看着到处都是他的衣服,拿了一个大箱子,全都装了进去,心里才舒服了一些!

……一个星期后,卫风从国外回来。

顾一诺专门为他,准备了一场庆功宴。

这一次,经过卫风的考察,谈成的国外订单都有十多个渠道,公司总算是又回到了鼎盛时间的状况,相信,很快还会更创新高!

这几天,顾一诺可谓是喜事连连。

刘夫人告诉她,她们这前的投资,已经获得回报。

但是,刘夫人的意思是,就像现在这样稳稳的得一些收益,并不想再冒太大的风险。

但是顾一诺知道,如果大胆的投下去,以后肯定不止这一点点回报。

最起码,两三年之内,她是稳赚不赔!

这一次,她不再像刘夫人那样,而是将手中仅有的四千多万,全都投了进去。

她的这个举动,就连陆已承都觉得太冒风险。

虽然四千万,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小数目,但是她这种投资心态,有些不太可取。

她好像,跟本就没有什么目的性,随心所欲一味的砸钱!

陆已承在想,是不是该请一个人,去好好的教一教她。

顾一诺跟着刘夫人一起投资的事情,早在圈子里传开了,原本,以为顾一诺只是跟着刘夫人学一学经验。

这一次,听到顾一诺竟然比刘夫人还要大手笔,不少人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就等着顾一诺,这四千多万,怎么赔得一干二净!

……

蓝馨已经被辞退在家,杜明兰和陆已承交涉了几次,都没能让蓝馨再回到公司去。

为了不让陆已承和她的关系,越来越僵,杜明兰暂时放弃了。

蓝馨现在,基本是每天都去陆家陪着杜明兰。

“伯母,我最近听说了很多关于小诺的传闻,说她盲目的投资,花钱如流水!我很担心,她这些钱全都挥霍出去,连一声水响都听不到。”

“她花的是她的钱,我也无权干涉!”杜明兰现在,门都很少出了。

在帝都的圈子里,因为顾一诺,她简直是颜面扫地!

婆婆级别的,看她笑话,连自己的儿媳妇都管不住,儿媳妇级别的,更没几个把她放在眼里的!

她现在的地位,别提有多尴尬!

“我听说,已承现在天天都住在盛世皇朝,要不,你去看一看,能不能到盛世皇朝去上班。”

经杜明兰这么一提醒,蓝馨两眼放光。

对啊,她怎么没有想到呢!

“我明天就让我妈找一找靳夫人!伯母,我先回去了!”

“去吧,有好消息了,告诉我。”

“好的!伯母!”蓝馨现在,恨不得马上就去靳家,最好明天就能上班!

陆少竟然没有和顾一诺住在一起,而是一个人住在盛世皇朝,这对她来说,就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

卫风一回来,顾一诺就轻松不少,看了一下日历,突然发现产检的日子,已经过了好几天了。

明天,怎么都要安排时间去医院。

差不多到下班的时间了,她收拾了一下桌上的资料,准备下往。

老爷子看她这么早就回来,有些吃惊,“今天终于不忙了吗?”

“明天,要去医院产检,所以今天就准时下班了。”顾一诺朝老爷子说道。

“明天要产检吗?”老爷子若有所思。

“嗯!”顾一诺点点头,“爷爷,我先去上楼换衣服。”

老爷子盯着顾一诺的身影,一消失在楼梯口处,立即走到一旁拿起手机,给陆已承打了个电话。

陆已承正在和Johnson视频中,突然看到老爷子的来电,和Johnson说道:“你先等一会,我接个电话。”

“已承!你今天晚上一定回来,一诺宝贝明天要去产检,你陪她一起去!”

产检?!

“好的,我知道了。”陆已承点点头,挂了电话。

Johnson抬起手,掩了一下唇角的笑意。

陆已承放下电话,一秒钟恢复到刚刚的状态,“就按我刚刚所说的,先慢慢的渗透进去,看裴熠投多少,我们再做下一步的计划!”

“好的,陆少!”

陆已承刚关掉视频,程助理抱着一叠资料走了进来。

“这些明天再处理。”

程助理发现,陆少竟然已经准备下班了!

最近不都是加班到十二点左右吗?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先放我办公室,我明天有事不一定过来。”

程助理更加吃惊!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能让陆少休假一天?!

陆已承已经走了出去,特意开着车子,去了顾一诺最爱吃的那家蛋糕店,买完蛋糕,他想了想,又开去那家烧鸡店,买了吃货爱吃的烧鸡。然后又转到另一条街,买了老爷子爱吃的水晶肘子。

这才开着车回家。

老爷子听到外面车子声,心里一喜。

孙嫂刚好准备晚餐,顾一诺正在餐厅里,帮忙拿碗筷。

门开了,陆已承提着东西走了进来。

顾一诺抬头朝他望了一眼,继续摆碗筷。孙嫂是知道他要回来?今天煮的饭都比平常多。

吃货老远就闻到烧鸡的味道,一路朝陆已承的方向狂奔而来。

“爷爷,你爱吃的水晶肘子。”陆已承把东西放到餐桌上。

吃货跟在他的身后,不停的转着。

陆已承将烧鸡,放到吃货的餐具里,这才把给顾一诺买的蛋糕,提到她面前。

“路过,顺便带回来的。”

“谢谢。”顾一诺淡声道谢,转身朝厨房走去。

“一诺小姐,你坐着休息,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孙嫂把顾一诺从厨房里推了出来,坚决不让她再进去帮忙。

老爷子看着别扭的两人,这都十多天没见面了,怎么一见面,还是这个样子?

“今天难得一诺也不加班,你也不加班,今天晚上,可以在一起吃顿晚饭。”老爷子走到餐厅里,坐了下来。

“明天,一诺宝贝要去医院产检,已承,你抽一天时间,陪一诺宝贝一起去。”

“不用了,爷爷,让小刘送我就行!”

“我明天和一个老友约好,要见个面,小刘要送我。”老爷子立即说道。

“那我自己打车过去,只是一个产检而已,不用让他特别抽出一天时间来陪我。”

“我明天公司还有事,也一定有时间。”陆已承酷酷的说道。

还在硬撑?明天不一定有空,怎么今天晚上就回来这么早?心里指不定有多想陪着呢,嘴还这么硬!

老爷子抬手拍了一下桌子,一脸怒容。

“明天,你什么事情都不许做!陪着一诺宝贝去产检!还有,今天晚上,哪也不许去,敢出这个门,我打断你的腿!”

顾一诺看着老爷子发怒,“爷爷,你别生气,他公司那么多事情要去处理,不要耽搁他的时间。”说完,她又朝老爷子晃了晃,撒撒娇。

陆已承突然感觉脚背一痛!一只小脚狠狠的踩在他的脚上。

顾一诺转过身,朝他使了个眼色。

产检都不让他陪?

“爷爷,你别生气,我今天哪也不去,明天休息一天,一定陪诺诺去产检,来,吃饭了。”

她的脚,还在他的脚上,又加重了力道,“你真的抽得出时间来吗?”

“抽得出来!”

“抽不出来也得抽!你看看你,从结婚过后有几天是在家里的?太不像话!”老爷子佯装怒气的训斥。

“爷爷,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

顾一诺将脚收了回来。以最快的速度,把饭吃完。朝老爷子说道,“爷爷,我吃完了,先上楼了。”

“好,去吧。”老爷子笑咪咪的点点头。

陆已承提起一旁的蛋糕,也朝二楼走去。

来到卧室,没有发现顾一诺的身影,他立即朝三楼走去,只见她抱了一个被褥,在整理一旁的榻榻米。

“为了不让爷爷生气,你今天晚上,肯定是要住在这里。所以,我睡在这里,你睡楼下。”

“不用,我睡这里,你睡卧室。”

“好。”顾一诺立即答应了下来。

陆已承的心里,又是一噎。

就在她要走出去的时候,陆已承突然拉住她的胳膊,“现在还早,也不急着睡觉,吃点蛋糕,我看你刚刚都没有吃多少饭。”

“我刚刚已经吃饱了,吃不下。我还有些事情在处理,如果陆先生没有什么事的话,请不要打扰我。”

顾一诺说完,松开他的手,朝楼下走去。

“你最近在投资?你从来没有了解过股市,有没有什么不明白?”陆已承突然朝她询问道。

“这些东西,还需要怎么了解吗?低价买,高价卖,不就是如此吗?”

“你这样盲目的投资,风险很大。”

“我知道啊!”

陆已承感觉,心更塞。

“你都买了哪些?我可以帮你分析分析。”

“不用了,陆先生那么忙,我自己能处理好我自己的事情。”

“我今天不忙,可以抽一点时间出来。”

“陆先生,我花你的钱了?”

“没有。”

“既然没有花你的钱!你管那么宽干什么?赔也是我的,赚也是我的,和你有一毛钱的关系?”

“没有!”

顾一诺点点头,突然朝他绽放一抹如花般的笑容,“既然如此,陆先生,晚安。”

陆已承揉了揉胸口,从结婚后,每一次都被怼到怀疑人生!

回到房间,顾一诺直接将房门反锁上。

老爷子偷偷的走到楼上,看着两人的动静,结果就看到陆已承从阁楼上走下来。

“你怎么在上面?”

“不在上面,能在哪?”

老爷了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一脸怒气的转身下楼。他都制造了这样的机会了,竟然还被赶出房门,还能怎么样!

陆已承看着紧锁的房门,小女人,脾气也见涨了!

……

1133酒吧。

裴熠看着电脑上的交易额,缓缓将手中烟掐灭!整个屋内的气氛,突然变得压抑起来!

“裴总!短短的一个小时,我们就蒸发了六亿!”

裴熠的目光,始终盯着电脑上的数据。

他不知道,这究竟是商场的原因,还是有人幕后操作。

最近,他在国内市场的投入太多,国外市场上,一直都是保持稳定,他也知道,陆已承也在抢占国外的市场。

如今,X国的困境一解除,陆已承就会拥有大量的资金。

现在一诺集团的危机也暂时解除,陆已承一定会在国外的市场上与他明争暗斗!这也是他急于投资的主要原因。

不能在国内没有占尽赢面,在国外,再被陆已承暗插一刀。

“裴总,要不要,我们先等一等。”

“不,不能等,按计划进行。”裴熠深知,越是这个时候,就忌讳瞻前顾后。

“是!”

……

凌晨三点Johnson发了一条信息过来,陆已承拿起手机,看着上面信息。

“陆少,鱼儿上钩了!”

“很好。”

今天晚上,有人注定,一夜无眠!

清晨,顾一诺伸了个懒腰,起身下床,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顾一诺走上前,把门打开。

陆已承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只见她穿着一身纯棉的居家服,胸前有一只可爱的小熊,应该是刚刚睡醒,发丝蓬松凌乱,有几分慵懒。

“陆先生,早上好。”她朝他打了个招呼,转身朝屋内走去。

“洗漱完,下楼吃早餐,我送你去医院。”

“今天,好像有一个抽血的项目,不能吃早餐。”

“那就先去医院,再去吃早餐。”陆已承朝前方走去,发现衣柜里一件他的衣服都没有。

顾一诺转身,看着他,突然想起来,指了指角落里的一个箱子。

“你的东西,都在那里。”

陆已承看着一箱子皱巴巴的衣服,挑了一件让孙嫂拿去熨一下。他感觉,在她面前,他的地位,一落千丈!

这都是他应该承受的。

两人一起出门,老爷子不放心的朝陆已承交待道:“已承!照顾好一诺!”

“我知道了。”陆已承回应一声,开着车子驶出别墅的院子。

顾一诺一人坐在后坐,检查一下要带的东西都带齐了没有。十多分钟后,她发现,他开的方向,不是去医院的方向。

“陆先生,不是去医院吗?”

“去孔一凡那里。”

“为什么要去孔军医那里?”顾一诺反问道。

“以后,就在孔一凡那里生。”

“陆先生,你也太专制了,我不喜欢你这样的安排!”

“不喜欢是吗?”

“对!”

“不喜欢就先忍着,习惯就好了!”

顾一诺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陆已承的车子,已经停到孔一凡的私人医院前,这里的设备,有一半都是陆已承的投资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他还会让孔一凡聘请一位专业妇产科医生,为顾一诺将来的生产做准备。

“下车。”

顾一诺这才挪着身子,双腿才一挨着地面,就被他直接抱了起来。

“陆先生!你放我下来!”

陆已承不理会她的抗议,直接将她抱到医院里。

这种找回主场的感觉,真好!

孔一凡早就在门口等着,看到这一幕,一脸暧昧不明的笑意。

“嫂子好。”

“孔军医,你好。”顾一诺有礼貌的回应了一句。

“嫂子,我现在已经不是军医了,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叫我一凡就好。”

“叫孔大夫!”

“一凡。”顾一诺亲切的叫了一声。

陆已承的脸,当场黑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