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全靠嘴上功夫(十更!)/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她软软糯糯的声音,亲切的喊着别人的名字,陆已承就觉得浑身难受!

顾一诺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朝孔一凡走了过去。

“今天除了常规的检查之外,要抽血做一些筛查,还有一个B超检查。”孔一凡看了看顾一诺以前的资料,就去安排要检查的项目。

到了注射室,顾一诺的小脸都有些白了,她怕疼!

陆已承想起,有一次她生病了,打针的样子,要安慰,要亲亲,要抱抱,还要好好的哄一哄才行。

“诺诺……”

“陆先生,你在外面等着就行。”顾一诺头也没回的朝他说道。

陆已承:……

他正想安慰她一下,只见她已经挽起袖子,坐在护士的面前。原本,准备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僵在半空!

就连针头扎进皮肤,她吓得肩膀一颤,咬牙闭着眼睛忍着。

还是很害怕,瞧瞧都吓成了这样!

陆已承走上前,按着她的肩膀,将她搂在怀里。

“别怕,很快就好了。”

顾一诺真的觉得,自己很没有出息,竟然贪恋起他的温暖,想往他的怀里靠。

听着他的声音,她的心里渐渐的放松下来。

这一针扎的,全身都冒出了一层细汗。

陆已承抬手,捂住她的眼睛,“不要看了,马上就好。”

“好了,顾小姐,按压住这里,五分钟后再松开。”

陆已承直接按住,扶着顾一诺肩膀朝外走去,“怎么样?好点了没有,还疼吗?”

“我有点头晕,先坐一会。”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坐在一旁的凳子上,虽然她都怀着几个月的身孕了,他抱着她,还是以前那么轻松,就像大人抱孩子一样。

“怎么会头晕呢?还有没有哪里舒服?”

顾一诺软绵无力,就这么被他抱着,没有再挣扎。

陆已承突然想起,她怀孕初期的时候,因为低血糖晕倒在国外的机场。看着她憔悴的小脸,他的心高高的悬起。

抱着顾一诺,朝孔一凡的办公室走去。

孔一凡看着陆已承火急火燎的样子,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了呢!

“陆少,嫂子怎么了?”

“头晕!孔一凡,你快看看!”

顾一诺还没有恢复过来,有气无力朝两人说道:“因为没有吃早餐,加上刚刚被吓到,有一点点心慌头晕,休息一会就好。”

“我先准备个房间,让嫂子休息一下。”

“好。”陆已承点点头,抱着顾一诺跟着护士朝楼上的病房走去。

将她放在病床上,看着她小小的身子只占了床的一角,雪白的床单的映衬下,更显得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他的心就是一阵刺痛。

“诺诺,好一些了没有?”

“本来也没有什么事。”

在陆已承的眼里这就是天大的事情!她哪怕蹙一下眉宇,都让他那么揪心!

护士拿了一支葡萄糖过来,递到陆已承的面前。

“可以先喝一只葡萄糖,能暂时缓解顾小姐的头晕症状,如果觉得没有什么太恶心的感觉,先吃一点东西,等结果出来,孔大夫会根据顾小姐的情况,给她好好的调理调理。”

陆已承点点头,回来这么久了,他竟然都没有想过,带她来医院看看,都是他太大意了!

顾一诺其实也不太懂,上一世怀着孩子,都是家庭医生。一直到她生产,都没有去过医院。

这一世,她也是通过晚晚才知道,要在医院建个产检的档案,就按着上面这的日子,去医院产检。

平常,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没想到,今天竟然这么虚弱。

陆已承将葡萄糖打开,递到顾一诺面前,“先喝一点,想吃什么?我马上去买。”

“想吃粥。”

“好,等我一会,我马上回来。”陆已承转身,朝外走去。

十多分钟后,提着一大堆吃的,回到病房。

“你怎么买那么多?”

“每样都买一点,你看着喜欢吃什么,就吃一点。”陆已承将她扶了起来,把吃的摆在面前的小桌板上。

顾一诺刚刚喝了一点葡萄糖,没有那么虚弱了。

陆已承将她抱了起来,直接朝洗手间走去,放下她的身子,拧开水龙头,将她的小手,握在掌心里,轻轻的给她搓洗着。

将她抱回床上,陆已承守在床边,将吃的,一盒一盒全都打开。

顾一诺一阵哽咽,一直低着头没有看他。

有多长时间,没有被他像现在这般温柔相对,让她有一种错觉,仿佛最近,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一样。

陆已承端起一碗粥,轻轻吹了一下,朝顾一诺喂去。

她抬手,准备接过来,却被他躲开了。

“乖,我喂你。”

顾一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安静的吃着。每看她吃一口,陆已承的心里就好受一些。

突然,顾一诺的身子僵直了!

缓缓抬起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看着她的神情,陆已承手里的碗差一点下掉!

“诺诺,你怎么了?”

顾一诺只是隐隐的感觉,肚子里好像动了一下,但是她又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像是她的肚子里装了一只蝴蝶轻轻的颤动了一下翅膀,又像是一条小鱼轻轻的摆了一下尾巴。

陆已承看着她的样子,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诺诺,你怎么样?孔一凡!”

顾一诺突然伸手,按着他的手腕,“我没事。”

陆已承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现在的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是怎么了?”他再次朝她询问道。

“我刚刚,好像感觉到胎动了。”顾一诺的手,一直抚摸着刚刚有动静的地方,想要再感觉到那样的动静,确定是不是真的胎动。

等了这么久,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这还是怀着身孕后,第一次感觉到胎动。

孔一凡听到陆已承的声音,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怎么了?嫂子怎么了?”

陆已承突然起身,扶着孔一凡的肩膀,兴奋的说道:“孔一凡,诺诺她刚刚感觉到胎动了!”

孔一凡愣住了!

就是因为这事,叫的好像天要塌了一样?

陆少!你的冷静呢?你得自持呢?你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定呢?

一个胎动,都能把你刺激成这样!

“四个月了,是能感觉到胎动了,陆少,这是正常现象。”孔一凡淡声解释。

顾一诺也觉得刚刚陆已承反应实在是太激动了。

“不好意思,一凡,我没有和他说清楚,他还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

“没事的,嫂子,陆少这一是第一次当爸爸,激动也是在所难免的,等你休息一下,就去做个B超,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先回去了,等检查的结果出来,我再电话通知你。”

“好的。”顾一诺轻轻的点点头。

孔一凡抬步朝外走去,将病房的门顺手关上。

陆已承的目光,定格在顾一诺的肚子上,抬起手摸了一下。

顾一诺将他的手推开,继续吃饭。

“诺诺,刚刚是什么感觉?”陆已承忍不住询问道。

“说了你也体会不到。”

“可是,我想知道。”

陆已承又将手放到她的肚子上,轻轻的抚摸着。

“现在,还感觉不到,应该到六个月以后,你也能摸到他在动了。”顾一诺没有再将他的手推走。

陆已承像是得到了天大的特赦,缓缓俯身,朝她隆起的肚子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顾一诺看着他,心情复杂的难以言喻。

他的唇带着一丝炽热,隔着一层衣服,烙在她的皮肤上,就在这个时候,她再一次感觉到,宝宝在她的肚子里,又动了一下。

“又动了!”

“在哪里?”

“在这边。”顾一诺朝左边指去。

陆已承抬手抚摸着她指的地方,他却什么也感觉不到。

“还在动吗?”

顾一诺轻轻摇了摇头。

陆已承的手轻轻的抬起来,搂着她的肩膀,身子一点一点的朝她倾了过去。

顾一诺看着他,越来越近的俊颜,完全无法思考。

他的唇,在她红唇上,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才温柔的覆了上去……

缠绵的吻,包含着不尽的柔情,仿佛化成一根情丝,一圈一圈将她紧紧的与他缠绕在一起。

他忘情的吻着她,想要天荒地老!

产检完,陆已承一顾一诺一起回去,回来的路上,她在车子上睡着了。

车子缓缓停稳,陆已承打开车门,轻轻的将她从车子上抱了下来。

顾一诺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

“到家了吗?”

“到家了,继续睡吧。”陆已承抱着她,朝屋内走去。

顾一诺没有一点力气,软绵绵的靠在他的身上。

老爷子看着眼前的一幕,眼底浮现出一抹笑意,看来,他们两个今天相处的不错。

陆已承将顾一诺放到床上,拉起被褥给她盖好。

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就要中午十二点了。

这里和Johnson所在的城市,时差刚好隔了十二个小时。

他立即将电脑打开,看着电脑是密密麻麻的数据。照这样的情况下去,截止到凌晨,裴熠的资金,将直接蒸发到至少十五亿!

这还不算,凌晨过后到明天早上的这段时间。

Johnson已经成功的把裴熠拖下水!

接下来,只要纠缠着裴熠不放,裴熠在国外的资产,就会控制不住的不断缩水!

一直逼到裴熠不得不断尾求生!

先是裴熠,接下来,就是白聿!

……

1133酒吧。

裴熠看着面前的数据,和助理发来的报告,直接将面前一瓶价值几十万的红洒摔碎!

他这一辈子,都没有输成这样!

陆已承,你够有种!

“裴总,现在只能挪用国内的资产,才能保住国外的市场。之前,我们就做过评估,国内不宜投入太大,光是我们在一诺股份投入的资金,就已经超到我们预估的三倍还要多!”

“不要说了!”裴熠冷声喝道。

“裴总,现在怎么办?”

“再等十个小时,看最终的结果。”哪怕是裴熠,现在也不敢做出决断!

……

盛世皇朝

许久没有碰到一起的三个人,今天聚集在这里。

“陆少,你有没有听说,最近国际的局势?以L国为首,有十多个国家联手对抗F国,减少与F国的贸易往来,就连刚与F国建交的M国,都颁布禁止进口F国的海洋渔业一系列的副产品,这对F的经济,可以说是一次很大的打击。”

陆已承当然听说了。

而且,他等这一天,也等了很久了!

“这是F国的女王执政以来,面对的最严峻的外交困境。”

“F国的女王也太信任白聿,给了他那么大的权力!再加上F国一向强势的姿态,一副妄想主宰这个世界的样子,有今天,也在所难免!”靳司南忍不住说道。

“从对X国的军事压制开始,国际联盟的诸多个国家,就发表声明谴责F国,呼吁世界和平。就在不久后,白聿身为F国的公爵,竟然在L国的海岛,再次发生枪战,引起世界各国高度关注,给L国的经济,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这一次,F国是犯了众怒了。”

陆已承听着靳司南和时御霆的分析,一直没有出声。

“你说,我们接下来会不会有什么动静?”时御霆朝陆已承望去。

他已经习惯性的,朝陆已承发问。

忽然想起来,陆已承已经不在军区了,可能消息,比他还不灵通。

“如果,陆少还在军区,早就已经与F国中断军事外交关系。”

“应该很快会中断军事外交关系。”陆已承淡声说道。

时御霆愣了一下,朝陆已承望去:“陆少,你刚刚所的,都是真的?”

“你应该在下周,就会收到消息了。”陆已承的语气,十分笃定。

“拭目以待啊!”时御霆有些兴奋的说道。

……

顾茗雪鼻子上的伤势一恢复,她就迫切的去找了整形的医院。

她的鼻子已经完全塌陷了,只留着两个朝天的鼻孔,虽然五官没有受到影响,但是顶着这么一个猪鼻子,她怎么也受不了!

医生再一次仔细的给她检查了一下,忍不住摇了摇头。

“你这个,不能再做了,跟本无法支撑,就算是勉强安了个假体进去,到时候,你一打喷嚏,或者有一点点创伤,又会造成二次伤害!”

“不!我不管!你马上安排手术,给我把鼻子恢复了!这是一百万!钱不是问题!我只要我的鼻子能恢复!”

“不可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钱啊!钱!赚不赚!?”顾茗雪拿出一叠钱,狠狠的朝医生身上摔去!

“好!我给你做,但是,你必须得签一份协议,不管手术后,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都与我们医院无关,后果你自己一力承担!”

“别废话!做!”

……

刘夫人再次打电话,约顾一诺见面。

这一次,不再是和顾一诺商量投资的事情,完全反过来,想要跟着顾一诺一起投资!

她觉得,顾一诺的眼光,真的是太毒辣了!

或者,是有上天眷顾的运气成份,总之投什么,什么都赚!买什么,什么都涨!

麻将桌上,顾一诺继续放炮,打了这么久,她就没有赢过。

“以前啊,我还在陆太太面前,班门弄斧,原来,人家陆太太才是内行人,跟着陆太太,绝对有钱赚!”刘夫人现在看顾一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这简直就是个小财神!

“让几位夫人见笑了,我也不过是碰运气罢了。”

“那我们就跟着陆太太,也能喝口汤,不说赚多少了,我们也能多点零花钱。”

顾一诺摸了一张牌,直接扔了出去。

突然,对面的三家,一起放倒。

她简直要晕了,打了这么久,还不见长进。

“陆太太的财运啊,不在这些小钱上,人家的都是大投资,在牌桌上输得越多,别处赚得就越多!”

“这叫什么,开运财!”

顾一诺只能陪笑,她也不想输,可是她就是赢不了啊!

“陆太太,我最近,听说了一件事情,当然,也只是听说啊,忍不住给你提个醒。”

“什么事?王夫人只管说。”顾一诺朝王夫人望去,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陆少,是不是在盛世皇朝包了一间套房?我听说,蓝家的那个女儿,叫什么来着,经常出入陆少的套房,传出了一些不好的言论。”

“我也听说了,都说陆已承在外面包了她,天天在酒店厮混。”

“现在的贱人啊,不止是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就连出身不错的,也一样犯贱。”

“陆太太,你心里知道这件事情就行了,你毕竟年纪还小,又刚刚结婚,这些事情,没有多少经验。”

“谢谢大家的提醒,我知道了。”顾一诺笑着朝面前的几人说道。

大家也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出声,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就好。又的打了几局,顾一诺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可以结束了。

几位夫人数着面前的钱,睛眼都笑弯了。

“我最喜欢陆太太打牌。”

“可是,每一次都是陆太太输,我赢的都不意思了。”

“我和别人打,也一样是输,倒不如和你们一起打。”

“有道理!有道理!”

“我最喜欢陆太太这句话,改天一起约着喝茶。”

“好。”顾一诺起身和几位夫人告别。

现在,在帝都的圈子里,名贵的茶楼里,也有她专设的包房,一些娱乐的会所里,也有她的VIP房间,不管走到任何一个地方,别人都知道她的身份。

所谓的地位,完全是钱堆出来的。有钱,就有地位,特别是在这种富贵繁华的圈子里。

提着包包,朝外走去,小刘立即下车,将车门打开,顾一诺坐在车子的一瞬间,一只手,突然挡住车门。

她抬眸一瞧,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车前。

小刘看到来人,顿时一脸紧张。

身后的保镖,顿时将这道身影围了起来。

白聿神情未变,目光依然看着顾一诺,和以前一样,柔过夜空的那一轮明月的光辉。

“诺儿,别怕,我只是想见你一面。”

顾一诺深吸了一口气,推开车门,朝白聿淡声说道:“前面的街角咖啡厅。”

“好。”白聿点点头。

她愿意和他见面,让他的心里,控制不住的涌上一丝暗喜。

顾一诺朝前方走去,身后的保镖立即跟了上去,简直如临大敌一般。

小刘的心,更是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立即拨通了陆已承的手机:“陆少,白聿来找一诺小姐了!”

“我马上过去!”陆已承立即放下手机,抓起车钥匙,朝办公室外,疾步走去。

街角咖啡馆

顾一诺选了一个露天的位置,这里很安静,只有两人对视而坐。

“白聿……不,我应该叫你一声,尊贵的公爵大人,对吧?”

“诺儿,我在你的面前,永远都是白聿。”

“可是,有些事情,知道了不能装着不知道。”

白聿的心,一阵刺痛,他觉得,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他与她的命运,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也不知道是她走错了轨迹,还是他偏离的方向,在一个节点突然交汇了。

那短暂的交汇,就像是一个牢笼将他的感情困住。

他深爱着她,却始终改变不了,他们命运的方向。

“其实,这个公爵的身份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并非女王亲生,而是我父亲和一个东方国度的平凡女子的孩子,后来,我的父母死于空难,没有和他们一起出行的我,活了下来,被女王抚养长大。”

“诺儿,我和你说过的那些经历,并非是假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忘记我自己的身份,满世界的流浪。我希望,我只是一个画家,哪怕,穷困潦倒,哪怕身无分文,哪怕受人冷眼,我只是白聿,与F国的皇室,与亚斯公爵家族,没有任何关系!”

“诺儿,我并不是不想告诉你我的身份,我只是,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向你坦白。”

“其实,你不用向我坦白。”顾一诺打断白聿的话,继续说道:“不管你是白聿也好,还是亚斯公爵也好,其实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

她抬起头,看着白聿,四目相对时,在他的眼底,看到一丝狼狈。

“诺儿,我带你走,只是想……”

“那件事情,不用再提了,谢谢你那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如果不是你的悉心照顾,我的身体也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好。”

“诺儿,你就不生我的气,不恨我吗?”

“不恨。”

不恨!没有爱,哪来的恨!白聿的心,又是一痛。

“我真的不明白,陆已承究竟有多好,值得你这样为他?而我,在你的心里,究竟有多么不好,才让你,对我始终没有一丝感情?”

“白聿,不是好与不好,在我的眼里,你可以说完美到无可挑剔,我喜欢你的才华,喜欢你作品,甚至喜欢与你相处的时候那种放松的感觉,我羡慕你的经历,憧憬你的洒脱,更向往你的自由,但,这都无关于男女之情。”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谢谢。谢谢你对我的关怀,谢谢你对付出的这段感情。但是,我真的无法回报。我觉得,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不,诺儿,我做不到!你是我第一个心动的女孩,从你的画中,我看到你曾经绝望的处境,我对那种感觉感同深受!诺儿,这个世界上,我才是最懂你的那个人!”

“你还记得,我的那两幅画,都叫什么名字吗?一幅叫《轮回》一副叫《重生》。不管,我曾经经历过什么,我都重获新生,所要面临的是未来的一切,而不是活在以前的世界里,把自己困在那个牢笼之中。”

白聿听着她的声音,心里突然一阵悲凉。

难道,一开始,就是他错了?

他以为,她和他一样。他们应该更能产生共鸣,惺惺相惜。

她已经重获新生!

而他呢?他无法彻底的摆脱那些过往,也无法抹灭!

“白聿,如果没有陆已承,我和你,也不会是那种关系,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

顾一诺站起来,白聿突然拉着她的手腕。

“白聿,请你放手!”

白聿的手,突然僵住,力道在她清冷的眸色中,一点一点的松开。

“白聿,以爱的名义造成的伤害,也是伤害!白聿,放手吧!我真的,不是适合你的那个人,以前的一切,我们从现在起,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

他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与她从此陌路?

顾一诺抬步朝前方走去,白聿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很久很久。

越是求而不得,他的爱就越深!就像是植入心底的执念一般,无法消除!

哪怕,他以她的安危去威胁陆已承,却从来,都舍不得,伤她一分一毫!

这一辈子,白聿从来没有这么珍视过这么一个人!

珍视到,可以为了一个她,而毁灭整个世界,也再所不惜!

……

顾一诺回到车子上,小刘立即开着车子,朝另一个方向驶去。

陆已承刚好从马路对面驶来。

小刘的车子,猛得刹了下来,顾一诺抬头一看,陆已承已经来到车门边,一把把车门拉开,看着她。

“下车。”陆已承朝她伸出手,像是捧着一个瓷娃娃一样,扶着她从车子上走下来。

一听到,白聿来找她,他的心都是悬着的,在见到她的这一刻,才完全放松下来。

“我送你回去。”

顾一诺一头雾水的跟着陆已承上了他的车子。

他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他是不是知道,她刚刚见了白聿,所以才这么紧张?

这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话,车速不快不慢,顾一诺坐在后坐,不时的抬头,朝他望去。

“以后,不要答应与白聿单独见面。”

“我只是想,趁这个机会,和他把话说的很清楚了。”

“诺诺,不是你说得清楚,他就愿意接受。白聿,绝不是像你看到的那样。”陆已承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我知道了。”

“诺诺,再给我一些时间。”陆已承突然转过身,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顾一诺与他对视了几秒,错开目光。

她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表露,看起来淡淡的,陆已承的心里,有些失落,没有再多说什么。

车子缓缓朝前方驶去。

……

1133酒吧。

苏以溟看着裴熠,不敢相信,他刚刚的到的话:“你要撤资?”

裴熠点点头。

他在一诺股份,前前后后投资了三百亿,占他在国内市场的投资的百分之八十。

这其中,还包括为了争抢一诺股份,不惜一切代价,从股东手里购买股份花的那些冤枉钱。

他其实不顾一切的投这么多钱进来,完全就是为了一个苏以菲而已!

“这个时候,裴总这么做不是明智之举,白白的亏损几十亿不说,也不一定,能解得了你国外的难处。”顾茗雪突然说道。

裴熠当然知道,他现在的情况。也有可能,面临顾茗雪所说的。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他没有见过,现在的这一点点困境,他还没有放在心上。

他从一诺股份撤资,主要是怕到时候,被陆已承捆绑的太死,反而受到擎制!

前面的恶性竞争,他和陆已承都是两败俱伤。

短期内,他也收不到什么丰厚的回报。

“我倒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裴总减少一些损失,再退一步讲,就算是不减少损失,也能拉上陆已承一起,你不好过,他也好过不到哪去。”

裴熠突然明白了,顾茗雪究竟想怎么做。

“上市!”

“没错,陆已承之所以压着,就是担心一但上市,他再也无法控制!以前,我们都不愿意,既然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顾小姐就不怕,你也跟着亏损?”

“那点钱,我会放在眼里吗?”

对于威尔斯家族来说,这么一点钱,简直都不值得一提。

两人,已经达成协议,苏以溟感觉,这件事情,恐怕他也会受到波及!

突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苏少,请您立即回军区。”

“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与F国的军事外交谈判,因为几个条款不能达成共识,导致谈判破裂!”

“这么重要的会议,为什么没有邀请我参加?负责和F国的大使会谈的,是哪位外交官!”

“时御霆!”

“怎么是他?杜明峰怎么会安排时御霆?”

“苏少!杜部长两个小时前被免职了!时御霆已经调任外交部长,全权负责这一次与F国的外交谈判!时御霆否定了所有F国提出要求!并且还向F国提了几条比较强硬的要求,这才导致谈判破裂!”

杜明峰被免职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没有人告诉他!

苏以溟的脑子里,全是这个消息。

至从陆已承离开军区之后,还能有谁,敢进行这么大的人事调动!外交部长,就这么被免职了?

时御霆,时家,恐怕还没有这么强的能耐!

苏以溟现在,什么也顾不得,匆匆赶回军区。

……

两个小时前

听到升职的消息,时御霆脑中,一片空白。

他有一种直觉,陆少一定知道这一切!

从那天,他们的谈话中,他就能猜到了,但是,还是觉得,这一切来得太突然!

他从来没有和F国的大使接洽过,也没有接手过任何和F国外交有关的文件,突然让他全权负责,确定不是在玩他吗?

就在他还没有来得及,给陆已承打个电话的时候,突然就接到一个电话。

便匆匆的赶到会议现场,直接有人给了他一份文件,就把他推到了会议室!

他当时的心情,只想骂一句:坑爹呢这是!

还好,这一次的谈判,不是让他尽一切可能的,达成两国之间的协议,而是往谈崩的方向,一去不回头!

商谈的过程,陆已承在视频中,看得清清楚楚。

一旁,站着一位威严的老者,也同时在盯着面前的屏幕。

“时御霆的确是个外交奇才!这样临危受命,泰然自若,场面完全在他的控制之中,分寸也拿捏的恬到好处,不愧是你举荐的人。”

“时御霆一直有这样的能力,外交部长非他莫属。”

“那陆大少呢?离开军区这么久了,感觉如何?”

“一言难尽!”陆已承给出这四个字来评价。

“你能以这么短的时间,控制住局面,真的让我很吃惊,你小子,就是我的定心丸,不管放到哪里,我都能安心!”

他也知道,陆已承这一仗,打得着实艰辛!

“你这婚也结了,都要当爸爸了,你们家老爷子当属最兴奋的那一个。”

说起这些,陆已承刚毅的神情,突然多了几分柔情。

“说起来,我也与你家老爷子,有好多年没见过面了,从我开始扶持苏家,我们的关系就僵住了。”

“爷爷有一天会明白的。”陆已承淡声回应。

“你还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来。”

“我要给突击队的九名队员配武器,把原第四军区军备仓,重新启用!”

“你这是假公济私!”

陆已承立即朝面前的,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好了,好了,我知道,这段时间你憋屈的不行,答应你了!但是……”

“我有分寸!”

……

苏以溟匆匆赶回军区,直接来到苏父的办公室。

“爸,你接到消了没有?杜明峰被免职了!”

“时御霆担任外交部长一职!总统亲自认命。”

“杜明峰虽然没有什么出众的能力,但是要说他能犯多大的错,被直接免职,我不相信!”

“可是,他就是犯错了!你自己看看吧!接下来,他将要面临的,还不光是免职这么简单!还有可能面临终身监禁!”

苏以溟看着这些资料,“这都是些陈年旧账!早在两年前,为什么没有人翻出来!偏偏在这个时候?”

“不管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证据确凿,不管是什么时候犯下的,一但被捅了出来,都躲不过!”

“是时御霆?”

“现在,还不清楚,是不是他!”

“时御霆曾经参与过查沈家的资产,那个时候,他还没有调到外交部!”

“稍安勿燥!”苏父站起来,说了四个字。

……

盛世皇朝

时御霆结束会议,就匆匆赶了过来。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必须得找陆已承问清楚。

陆已承也是刚刚才回到酒店,靳司南已经坐在房间里等着他了。

“你去哪了?打你的电话都不接。”

“有点事情,去处理一下,你怎么最近老往我这里跑?”

“陆少,你搞清楚,这是我的地方!你不要鸠巢雀占。”

两人正聊着,时御霆直接推门而入,一看到陆已承,直接朝陆已承询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靳司南一头雾水,什么怎么回事?

陆已承走到一旁坐了下来,一脸淡然的把酒瓶打开。

“就在两个小时以前,我被提升为外交部长,然后就把我叫去和F国的大使谈判!”

“你被群攻了?”

“我一人能攻他们一群!”时御霆坐在沙发上,仔细观察着陆已承的反应,“不是我自吹,就凭我这三寸不烂金舌,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情。”

“我还不知道,你嘴在功夫那么好!”靳司南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朝陆已承望去:“是吧,陆少。”

时御霆听着靳司南说这个嘴上功夫的时候,怎么看起来,那么邪恶?

“你的嘴上功夫,只有你老婆才知道。”靳司南又补充了一句。

------题外话------

十更爆完了!二暖现在,只想挺尸!

虽然最近剧情一直在推进,但是可能,大家总是在觉得虐虐虐!

为了存稿,二暖全都是定时后台更新,所以最近,连题外都没有~书评也没及时回。

前世,白聿也曾出现过,但是没有与诺诺有任何的交集,这一世,他是蝴蝶翅膀震动,带来的意外。

其实,他处理的方式,一直都是很偏激的,也没有人教他,什么是包容,怎么去爱。

诺诺其实,她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女孩,美丽坚韧,要骂就骂二暖吧,二暖没给她开金手指啊!她才那么弱。

陆少,他一开始,就是一个很强势的存在,上一世,诺诺没有机会,看到他竟然也有这么软弱的一面,这一世,见到了。

至于那些成堆往上扑的渣,陆少一但脱离困境,收拾她们,还会远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