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夫妻之间要什么正常交流/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御霆直接抄起一旁换靠枕,朝靳司南扔了过去。

“阿南,你太堕落了!”

“你们两个,一个大总裁,一个荣升外交部长,前途无量!我怎么能和你们比。”靳司南笑着回了一句。

“别以为,你最近在做什么,我不知道,暗暗的收购了几家娱乐公司,你这是准备横扫娱乐圈的节奏?”

“还把人家那个姓江的导演,打得骨折!”

“打成骨折算什么?要是放在以前,他现在就是一堆骨灰!”

时御霆无奈的笑了笑,虽然前些年,他在国外,靳司南的名声,却是早有耳闻!本以为,进了军区被陆少调教好了。没想到现在一出军区,马上原形必露。

两人这么调侃一下,时御霆也不想再找陆已承问个所以然出来。

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

……

这几天,顾一诺发现,原本已经搬出去住的陆先生,回家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而且,每一次回来,还会以各种理由留宿!

孙嫂准备了丰盛的早餐,笑眯眯的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两人。

“大少,一诺小姐,早上好。可以吃早餐了。”

“谢谢孙嫂。”顾一诺轻声道谢。

陆已承的手,顺势搭在她的肩膀上,顾一诺的身子一僵,推开他的手。

他身上的温度,炽热的可怕,像是能把人烫伤一样!特别是早上,总让她感觉,身边站着一个大火炉!

两人走到餐桌前,老爷子也从外面散步回来,眼中都是笑意。

孙嫂每天从早餐到晚餐还加宵夜,准备都不重样,就是希望顾一诺的能胃口大开,多吃一点。

上一次产检报告出来了,宝宝一切正常,就是顾一诺的身子有些虚弱,还有一些轻微的贫血症状,暂时不用再用药,要通过膳食好好的调理。

顾一诺坐在一旁,安静的吃早餐,不理会陆已承灼热的目光。

见她才吃了一点,就放下碗,陆已承的眉宇一点点收紧,怎么感觉,她最近的饭量,越来越少?

以前没有怀着宝宝的时候,吃的还要多一点。

“诺诺,再喝点。”

“我不想喝了。”

“你吃的太少了。”

“我真的吃饱了,你来一下,我有话要和你说。”顾一诺站起来,在老爷子和孙嫂隐着笑意的注视下,朝二楼走去。

陆已承立即跟了上去,见到坐在卧室里,小脸上一片清霜。

缓缓走上前,坐在她的身旁。

“陆先生,你最近是不是回来的太频繁了一点?”

“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丈夫,你回来有错吗?”陆已承理所当然的反问。

“我不是吃货,你喜欢的时候就逗两下,不喜欢的时候就随便扔到一个地方寄养,我……”

他突然朝她靠了过来,两人的鼻尖碰在一起,剩下的话,全都被他突然而来的逼近堵了回去。

他什么时候,把她当成吃货来养?!

“你敢说,我不你的丈夫?你不是我的妻子?诺诺,全国人民都知道,是你求的婚。”

顾一诺的脸,控制不住的变红了,他靠的这么近,让她呼吸急促,心跳也控制不住的加速。

“你退后一点,你这样,我没有办法正常和你交流。”她朝后面躲了躲。

“我们之间,要什么正常的交流?”

什么意思?

她的唇,突然被他封住!这一瞬间,最后一丝空气被他吸去!抬起手使劲的推着他的身子。

她们之间的力量,那么悬殊,完全没有办法逃离他的热情。

久久过后,他才不舍的结束这一吻。

顾一诺靠在沙发上,急促的喘息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缺氧了,她感觉脑中一片混沌,完全无法思考。

而且,她的身子,也烫得可怕。

“诺诺,你还想对我说什么?”

“你先把手拿开!”

她下一次,一定要记得,不管什么时候都要穿着文胸!

陆已承把手从她的身上拿开,刚刚太忘情,所以……

“陆先生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我自己和我肚子里的孩子,检查的结果你不是也知道了吗?孩子没事,所以,你不用那么担心……”

“诺诺,我是担心你。”

顾一诺的心,轻轻的颤了一下,马上恢复冷静,对于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她没有办法,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你要回来可以,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入我的卧室!不许亲,不许抱,不许……”

陆已承再次朝她逼了过去,含住她的娇艳的唇畔。

顾一诺眨了眨眼睛,有些懵。

话还没有说完,怎么又亲上来了!

“陆已承,你放开我,放开我!”

陆已承按着她的小手,加深这个吻。

他太了解,怎么样轻易的就能让她无力招架!抱着她软绵绵的小身子,放到柔软的大床上。

顾一诺发现,她的衣服什么时候都被他解开了!

“不,不不不,不行!”

“诺诺,别怕,我会很轻很轻。”

“就是因为这个,你最近才回来的?”

面对她的质问,陆已承都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他轻轻的握着她的手,朝她柔声说道:“诺诺,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顾一诺看着他,渐渐红了双眼。

陆已承立即慌乱了,捧着她的小脸,“诺诺,别哭,别哭。”

“你不要碰我!”

“好,不碰,不碰!”

“还不从我身上起来!”

陆已承翻身起来,站在床边看着她,顾一诺这才狼狈的起身,把衣服整理好。

“陆先生,会可人所给我带来的伤害,都可以愈合,唯独你不行!”顾一诺看着他,眼中泛着泪光。

陆已承暗暗握紧双手,心疼的看着她。

他自己都已经快人格分裂了!因为白聿的威胁,他不敢靠近她,但是他又控制不住他自己!

现在,他已经渐渐的扭转局面,他怎么还忍心,让她受一点点委屈和伤害!

“刚刚我的说的,还希望陆先生能够遵守。”

陆已承走上前,拉着她的衣袖,“诺诺,那我怎么办?”

顾一诺朝他望了一眼,简直无法直视。

一个一米八八的硬汉,竟然会做这么少女的动作,再往下看去,某些强烈的反应,更是抢镜。

简直,无法直视!

顾一诺握着他的手,朝他自己的身上放去,意思再明确不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陆已承默默的咽下一口老血。

“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今天休息一天吧,不要再去画室了。”

“我不是要去画室。”

“那你要去哪?”

“拍卖行。”

陆已承发现,她最近,真的是好忙!

在她的注视下,一步一步朝外挪去。

顾一诺目送他出去之后,直接将门反锁上。

陆已承靠在墙壁上,衣衫不整,努力的让自己放松下来。

他以为,她是盲目投姿。

当她在短短的时间,把四千万滚成一个亿的时候,也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当她把连本带利,全都砸进去的时候,他觉得,这绝不是运气的问题,她好像,胸有成竹,没有一次失利。

他让Johnson抽出时间,研究了一下国内的市场,Johnson都没有这样的把握,能够有这么毒辣的眼光。

陆已承的脑海中,飘过一Johnson的一句话。

“陆少!像陆太太这样的投资方式,我觉得她好像能预示这一切的发展,或者说,她十分笃定的知道结果。”

她以前,从来没有涉猎过这方面,怎么可能犹如神助一般,在国内的金融行业,稳赚不赔!

现在,已经有好几家公司,专门研究她的投资技巧,却一无所获。丝毫没有规律,全凭喜好,任性的想投哪就投哪!这就是顾一诺的路子。

行业里,还因为这个原因,送她一个“小财神”的称号!

顾一诺换好衣服,拉开门,陆已承还在门口站着。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印花吊带裙,里面配着一件黑色的短袖,扎了一个短马尾,气质淡雅,让人移不开眼。

“你不用上班吗?”

“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小刘送我过去就可以了。”

陆已承感觉到了,她总是刻意的和他保持距离,把他能推多远就推多远!

“你去拍卖行,是看中什么东西了?”

“不是,我只是想去看一看,他们即将要拍卖的藏品,也顺便,估一上我手里的画,有多少价值。”

陆已承愣了一下,她之前买的那些画,不是因为喜欢,买来收藏的吗?竟然也是在投资?

“诺诺,你需要钱吗?”陆已承觉得,她的行为,真的很让人费解。

“我不管需不需要,赚的钱也是我自己,不是吗?”顾一诺笑着反问,然后转身离去。

荣辉拍卖行,在帝都算是老字号,发展规模在行业里,也算是最大的,从这里拍卖出去的藏品,每一样都是价值连城!

顾一诺来到拍卖行,负责人已经早早的在这里等候着。

“陆太太,我们这一批的字画,全都是真迹。今天晚上七点,有一场拍卖会,如果您有喜欢的,价钱合适的话,我就从今天晚上要拍卖的名册上摘出来。”

顾一诺跟着负责人,走到专门存放这些字画的库房。

她看到,墙壁上,挂着一副传世大师的作品,这一副作品,已经损毁的很严重了,没有多少观赏价值,就是这样,起拍价就是九千多万。

一旁的负责人,恭敬的跟在顾一诺身后,见她盯着这副作品,一言不发,立即吩咐一旁的人,“把画取下来。”

“不用了。”顾一诺挥挥手,“我的手上,也有大师的真迹。”

“陆太太!大师的真迹,少之又少,您确定,您的手上,是真迹?”

“我确定,但是还要更权威的检测来确定,是不是真迹,所以,我找到你们,在这个行业,你们的检测,是最权威的。”

“多谢陆太太,对我们的信任,我们愿意为陆太太鉴定。”

“谢谢。”顾一诺微笑着点点头。

她现在,只需要证明,这些画,的确是出自大师之手,是真迹就行了。

凭她现在身份地位,才能让荣辉这样客气的对待。

“鉴定结果出来后,我还希望,你们能够暂时保密。”

“明白!明白!”

“那我先告辞了。”

“陆太太慢走。”

负责人,把顾一诺送到外面,亲自给她拉开车门,目送她离去。

“一诺小姐,回家还是去画室?”

“去画室吧。”顾一诺轻声说道。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顾一诺拿起来一看,立即接通电话。

“刘夫人,你好。”

“陆太太,下周三,一年一度的商业峰会在世世贸大厦召开,汇聚了帝都的各界名流,我想着你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和陆少一起过来吧?”

“刘夫人,你还是单独给我一份请贴。”

“你不和陆少一起参加?”

“我手下有千度和风盛,这种难能可贵的机会,怎么能够错过?”

“陆太太,我真的是太佩服你了!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你的手里,还有两个这么出名的公司!我另外给你准备邀请函,你大概会有几个人出席,到时候把名单提前告诉我。”

“好的,谢谢刘夫人。”

“怎么还和我这么客气!”

顾一诺挂了电话,朝车窗外望去,手缓缓的扶着肚子,宝宝调皮的在她的手抚摸的地方,动了几下。

她缓缓闭上眼,享受着这样如梦如幻的美好。

……

顾茗雪在整形医院恢复了几天,就迫切的出院。

苏以菲看着此时的顾茗雪,和原来的样子,还是些差距,鼻子没有以前那么挺,而且还有一种很假的感觉,完全没有以前那么自然。

“手术能做成这样,也算是很成功的!你也真有勇气,能承担这么大的风险。”

顾茗雪没有出声,她的神情还有些僵硬,才整完,她就画了妆,如果不化妆,她那道伤口都不能完全掩饰。

“你是不是,不没有彻底的恢复?这几天,你先在酒店好好的休息休息。”

“我的脸,看起来是不是很僵硬?”顾茗雪终于忍不住询问道。

苏以菲点点头,何止是僵硬,看起来就像是带了一张面具一样。完全和之前不同,之前整的那么自然,要是不知道顾茗雪以前长什么样,肯定不相信,那是整出来的。

医生为了让她鼻子的假体固定的更牢固一些,所以在她的脸上,又动了刀子,这也是经过她同意的。

她更怕,一个喷嚏就把她的鼻子里的假体毁掉!

医生告诉她,有可能,她这张脸会永远这样,也有可能,会慢慢恢复,总之答案是模棱两可的。

“我这样,与顾一诺还有几分相似?”

苏以菲又回头看了她一眼,“六七分。”

“还好。”顾茗雪好像自我安慰一样,靠在车座上。

“你在医院的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情,裴熠在国外的损失,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而且和F国的外交谈判破裂,白聿可能很快就会离开这里,陆已承已经开始反击了。”

顾茗雪睁一眼,朝苏以菲看了一眼,“我怎么感觉,你的话里,还着一丝隐隐的兴奋。”

苏以菲没有出声,专注的开车。

“你这段时间,就没有想过,怎么对付顾一诺?”

“她现在去产检的医院,都换成了孔一凡那里,跟在她身边暗中保护的,是曾经第四军区的一整个突击队。别说是我,就算是白聿,也不一定捞到什么好处。”

“白聿不会擅罢甘休的!”顾茗雪沉声说道。

她也一样。

……

1133酒吧,顾一诺站在台上,伴着激狂的音乐热舞,这是她最喜欢的地方,只有在这个地方,她才感觉,自己是活着的。

“温蒂小姐,我们乔爷想请你过去喝两杯。”

顾茗雪停了下来,看着对方的口型,都知道那人说的人是谁,她扯下耳机,朝酒吧内四处望去。

终于在一个角落时,看到乔启润的身影。

她立即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这里,还坐着几个人,桌子上散着一些白色的粉末,看起来,刚刚用完还没有来得及打扫。

顾茗雪的目光,在这些粉末上盯了足足几秒,这才回过神来!

她知道,自己戒掉这些东西,究竟吃了多少苦头!那是她不愿意回想的恶梦!她绝不会,再沾染这些东西!

可是,这些东西,就像是恶魔一样,朝她伸来一只魔爪。她同样,也忘不掉,这些东西,给她带来的快感。

乔启润抬手,放在她的腰迹,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这个女人,竟然敢骗她,说她是陆已承的女人,他也是查清楚了才知道,她不过是整了一张和顾一诺有些相似的脸!

原本,灯光昏暗,离远着看,还真有几分相似。

但是把这个女人抱在怀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这张脸,有着说不出的怪异,和上一次他见到的时候,都不一样了。

果然是整出来的,变脸比翻书还快。

“你这张脸,可比陆太太差远了,干嘛和自己过不去,又去动刀子?”乔启润说着,将手朝顾茗雪的身上放去。

“这胸,倒是真的。”

顾茗雪抽出一旁烟点上,吸了一口,朝乔启润吐了一口烟,“乔爷既然想的是陆太太,怎么不去上她?找我干什么?”

乔启润被刺激了一下,压下顾茗雪,直接将衣服解开,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抬起顾茗雪的身子。

“这张脸,长得这么像,爷上你也是一样的!”

“你是怕了吧?”顾茗雪推开乔启润的身子。

至从那天,乔启润被顾茗雪摸了一下,就对她念念不忘,他喜欢的就是这种小骚货,够味!

一旁的几人,已经嗨了,看着这一幕,完全不当一回事,跟着乔启润,什么变态的事情没遇到过。

“爷就喜欢你这样的。”

“我们去房间。”顾茗雪拉好乔启润的裤子,朝他媚惑一笑,抬步朝前方走去。

乔启润立即跟了上去。

远处,一个人拿着相机,不断的按着快门。

包间里,装了一些设备,是顾茗雪提前让人安排的,她和苏以菲商量过了,既然无从下手,不如从别的地方想办法。

她顾一诺现在,不是在贵族的圈子里,混的风声水起吗?

她就要让顾一诺,身败名裂!

苏以菲看着房间里淫乱的画面,真的是太拼了!

不过看着这张与顾一诺如此相似的脸,和乔启润这样的货色做着这样的事情,她的心里,还是有几分痛快!

没过一会,画面里突然多了几个男人!

苏以菲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顾茗雪不但没有叫停,反而玩起了更加刺激的群战!

从镜头里,这张脸,与顾一诺完全没有区别!这要是在散播在贵族圈子里,顾一诺何止是名誉扫地!

以后看顾一诺,还有什么颜面出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