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陆先生,你的脸呢/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暮色餐馆

顾一诺找到这里,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肉香。

都这个点了,这里吃饭的人还不是很多,也难怪,这么偏僻的地方,一般人怎么会找得到。要不是席文越告诉她地址,手机上也搜不到这里。

“小米粒!”席文越朝顾一诺招了招手。

顾一诺立即走上前,“今天可是我请你吃饭,你怎么选到这里来了?”

“酒香不怕巷子深,你等一下尝守味道就知道了。”

“的确是挺香的。”

“去里面坐。”席文越把顾一诺领到里面的包房。

“趁菜还没有上来,我先把东西给你看一看,你有点心理准备。”席文越从包包里,拿出一叠照片,正是那天他在1133酒吧拍到的。

顾一诺看着这些照片,目光微沉,她早就料到,顾茗雪不会擅罢干休。

前世的时候,她被顾茗雪陷害,被灌了一点酒,等她醒来的时候,身边就围着几个男人!

后来,陆已承出现将她带走,依然阻止不了名誉扫地!

吸毒,婚内出轨,还一次性玩几个,让她背负着这么多骂名,永不翻身!

所以,在她回来之后,她就让席文越紧跟着顾茗雪,将顾茗雪的一切行动,都了如指掌。

“这个男人,是乔家的独子。”席文越介绍道。

“我知道,乔启润。”

前世的时候,也是在后来她才知道那个男人是乔启润,是个纨绔子弟,所以,那件事情才那么轰动。

贵族的圈子,到处流传着,她与乔启润偷情的各种谣言。

那天,她完全被洒精麻醉,跟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玷污,甚至在面对陆已承的时候,她都毫无底气,也不敢在他面前,自证自己的清白。

也是后来,她去做人工受精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并没有被玷污,还是清白的!

她记得,那一天,她在医院里,哭到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陆家,她也不知道,究竟是谁送她回去的。

“小米粒?”席文越朝她唤了一声。

顾一诺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你把这些照片的传到我邮箱里一份。”

“要不要我帮你处理?”

“不行,她现在身份特殊,有着威尔斯领地的合法身份,整成了这样,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原来的身份,况且,她的手里,还握着一诺股份那么多股份,不能硬碰硬。”

“其实,你是怕,影响到陆先生。”席文越一句话戳破了顾一诺的担忧。

顾一诺低着头,没有出声。

席文越笑了笑,朝外面喊道:“六子,上菜了!”

顾一诺愣了一下,朝外望去,发现六子穿着一身厨师的衣服,端着菜,有模有样的走进来。

“这里是六子开的?”

“六子的老板娘开的。”席文越笑了笑。

顾一诺有点听不懂了,只见六子朝席文越小声的说道:“老大,求放过,等我把人追到手,你再调侃我行不?三十好几了,还没有老婆,你忍心吗?”

“噗!”顾一诺忍不住笑了起来。

“行了行了,炒你的菜去吧!”席文越摆摆手。

“谢谢老大!顾小姐,多吃点哈,我厨艺不错的!”六子临走时,还不忘自卖自夸。

“小米粒,还是那句话,有什么困难,一定要找我。”

“我会的!”顾一诺点点头。

“等一下,吃完饭,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

“吃完饭你就知道了。”席文越神秘一笑。

顾一诺也不好再追问。

吃完饭,小刘见顾一诺走出来,立即迎了过来,“一诺小姐,要回去了吗?”

“不,我还有一点事情,晚一点再回去。”

席文越已经将车子开了过来,“小米粒,坐我的车过去吧。”

“一诺小姐,还是坐我的吧,你要去哪,我开车送你过去。”小刘立即说道。

“你一起过去,我还有点事情要谈,坐他的车子过去。”顾一诺朝小刘说完,坐在席文越的车子。

小刘连忙坐进车子里,跟了上去。

陆已承在家里陪着老爷子吃完晚餐,看了一下时间,这都八点多了,还不见顾一诺回来。

他走到外面,给小刘打个电话。

“大少!”

“你们现在在哪里?”

“大少,我……我也说不出具做在什么地方。”小刘朝四周望了望,这是都是郊区了,也没有什么参照物,只是在导航上,能看到大概的位置。

陆已承听到小刘这样的回答,脸色一寒。

“把定位马上发给我!”

“大少,你不用担心,曹洋他们都在。”

即使是这样,陆已承也不可能完全放心!这么晚和一个男的一起出去!他一分一秒也不想在家里等了!

手机上,发来一条定位消息,这么偏僻?诺诺去那个地方做什么?

“这么晚了,你还去哪?”老爷子朝陆已承的背影唤了一声。

“去接诺诺!”陆已承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去。

“这还差不多!”老爷子嘀咕了一声。

陆已承开着车子,朝那个地址急驶而去!

今天诺诺是去见席文越,他是知道的,一直以来,他都很好奇,诺诺是怎么和席文越认识,而且看他们的关系,还非同一般,好像,认识很久了。

席文越这个人,他调查过,在这个行业里,亦正亦邪,很吃得开。

其实,诺诺认识一些这样的人,也并非坏事。

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席文越和诺诺的关系,好像并非普通的雇佣关系,像是朋友一样,并且席文越的对诺诺的态度,也让他的心里很不爽!

小米粒?席文越竟然这么亲昵的称呼她。

这个称呼,究竟是怎么来的?

这一路上,陆已承都在想着这些。

……

席文越把车子停了下来,前面有一条溪流,月光的照耀下,水面银光闪闪。

“看到面前的这个山坳了吗?”

“看到了。”顾一诺一脸疑惑,什么也没有啊。

席文越带她来这里,就是让她看这个的?

微凉的夜风吹来,带着青草的淡香,让人心里无比舒畅,顾一诺才往前走一步,小刘立即下车,拿着手电,走到她的身旁。

“一诺小姐,小心脚下,别绊倒了。”

“你等一下。”席文越将车子的灯关掉,四周顿时漆黑一片,“小米粒,你就站在那别动。”

他还在往前走。拿起一个石头,朝前面的一个小山坳扔了进去。

顾一诺惊奇的发现,草地上好像开始发光,整个世界都因为这些光亮,而变得梦幻起来。

“那是什么?”顾一诺好奇的询问道。

紧接着,汇成一片的光芒,开始分散,一点一点的朝半空中飞去。

“萤火虫!”顾一诺认出来了。

她见过萤火虫,但是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

“天呐!”她忍不住惊呼道。

萤火虫越飞越多,一闪一闪的,像是一片星河!

“好美啊!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萤火虫?”顾一诺忍不住,朝前方走去,就一幕,简直美的让人窒息!

“我小时候,住在这附近,就有那边的山村里。”席文越指了一个方向。

有几只萤火虫朝他们这个方向飞了过来,顾一诺一动不动,一只萤火虫落在她的发间,一闪一闪的发着光。

席文越拿好事先准备的玻璃瓶,抓了一些放到瓶子里。

“你看,都朝我们这边飞过来了!”

才短短的时间,萤火虫将他们包围起来,一点一点的光芒在她的身旁散落,她的在这些光芒之中,美的如同从另外一个世界不小心跌下来的小精灵。

突然,远处传来一道明亮的车灯。

陆已承开着车子,朝这个方向驶来。当他停下车的时候,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席文越看着快步走来的陆已承,将手里的瓶子递到顾一诺面前:“送给你的,很晚了,可以回去了。”

顾一诺接过瓶子,看着里面震动翅膀飞着的萤火虫,“谢谢你,这个礼物,太特别了,我很喜欢。”

陆已承走上前,脱下衣服,披在顾一诺的肩膀上。

“怎么跑到这么荒僻的地方来?”

“马上就要回去了。”顾一诺淡淡的回应了一句。

“你们先走一步。”席文越朝顾一诺挥挥手。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地上全是石头,我抱着你稳一点。”陆已承直接朝自己车子走去。

小刘立即将车门打开,陆已承她放到车子的后座,朝席文越的方向看了一眼。

席文越与陆已承对视着,目光没有一丝闪躲。三秒后,陆已承抽回目光,坐到车子里。

顾一诺看着手中的玻璃瓶,唇角带着一丝笑意。

陆已承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她跑到这里来,和别的男人一起看萤火虫,他在家里,等着她回去,一等就是几个小时!

“不就是一些萤火虫吗?有什么好看的。”陆先生的口气,听起来好酸!

“你怎么来了?”顾一诺朝前面的陆已承望去,突然问出这么个问题。

陆已承感觉胸口一痛,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来了?

担心她啊!

这么晚了,她和别人来到这么荒僻的地方!

她就只知道对他说:陆先生,我是个孕妇。在别的男人面前,就不记得自己是个孕妇了?

万一来到这里,磕磕碰碰的怎么办?

陆已承的肚子里,有一大堆的话,但是看到她一脸清霜的神情,又不忍心苛责她。

车子里,陷入沉默。

顾一诺靠在那,缓缓闭上双眼。

“诺诺,下一次,我带你去看萤火虫,你喜欢去哪里,只要告诉我,我都带你去,好不好?”

身后的小女人,没有任何回应,陆已承回头朝后座的位置一看,发现她竟然睡着了。手里还抱着那瓶萤火虫,模样恬静纯美。

他渐渐的放慢了车速,担心车子的颠簸把她惊醒。

开来的时候,只有了半个多小时,开回去的时候,却用了一个半小时。

……

席文越并没有离去,而是一个人坐在车顶上,看着山谷里的风景。

突然,电话铃声打破四周的宁静。

“老大,你还和顾小姐在一起呢?”

“没有,她和陆先生一起回去了。”

“老大,我看得出来,你对顾小姐的感情,你从来没有对哪个女孩子这么上心过,可是,人家都结婚了,马上就是一家三口。”

“六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不是那么没有分寸的人,从今天起,我和她只是雇佣关系。”

“老大,我当然相信你,顾小姐虽然是个独一无二的好姑娘,你也还会遇上,更适合你的。”

席文越挂了电话,从车顶上跳下来,拉开车门坐在驾驶位上。

他从来没有对小米粒有那种占为己有的心思,如果真的有,那就是对她的亵渎!

这么美好的女孩子,他只希望,她能一直幸福下去。

而他,就默默的做一个守护者,不需要任何人知道。

……

夜色正浓,时针指向凌晨一点。

顾一诺不断的在床上翻着。

她感觉好热,好像被要架在火上烤一样!

“好热……”她忍不住呓语一声。

漆黑的夜里,她的声音带着无尽的蛊惑,让陆已承的精神更加紧绷!

她的身上,已经出了一层细汗,但是,他真的,什么正事都没有做……

顾一诺半睡半醒,这才发现,热源究竟来自己什么地方!她的身子顿时紧绷起来,逃开陆已承的怀抱!

“开灯!”

陆已承立即将一旁的小夜灯打开。

“陆先生!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还有,你的衣服哪去了!”顾一诺低头一看,立即拉起被褥遮住自己的身子。

“我的衣服哪去了?!”

不等他回答,她就看到,地上散落的衣服,好像,撕破了!

她在回来的路上睡着了,然后……

“诺诺,好几个小时了……”

“你竟然对我……几个小时了?”

“诺诺,我没有做什么!”

“你现在去阁楼上睡!马上!”顾一诺指着门口的方向。

陆已承突然朝她逼了过去,“衣服都脱了,你就这么忍心让我走,我不进去,就挨着你睡。”

“你不走是吗?你不走我走。”顾一诺准备下床。

“我走!我走!”陆已承立即拦住她。掀开被子下床。

顾一诺看到他这样,抬手捂住脸颊,火辣辣的烫!

“你又不是没看过?诺诺,真的很难受。”他突然转过身,拉着她的手,拽了过去。

她像是,握到一个烧得正旺的炭!

“你!”

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不让她松开!

“很快就好!”陆已承已经快要疯了!

几秒后,她的眉宇紧紧的拧在一起,下了床就朝洗手间跑去。

陆已承看着她的模样,他感觉,男性自尊再一次受到毁灭的打击!

洗手间的门被推开,顾一诺还在搓洗着那小手,陆已承拿起一件衣服,把她抱住,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洗了这么久,早就洗干净了。”

“你可以走了吧?”

“你都安抚了一次,还要我走吗?阁楼里有蚊子!”

顾一诺愣了一下,这是什么理由?扯得也太远了吧!

“你就不怕,蚊子把我咬到贫血吗?你看到,这都是蚊子咬的痕迹,我头都晕了!”

头一次听说,这么拙劣的借口!陆先生,亏你脸皮这么厚,能说得出来!

“我不怕蚊子,我去睡阁楼!”

“好,我去。”陆已承看着她坚定不移,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的模样,缓缓松开手,朝外走去。

顾一诺一人坐在床上,心里一阵凌乱,完全没有睡意!

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刚刚的画面,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烫!

陆已承!混蛋!

……

简慕晚看着眼前的这些照片,简直肺都气炸了!

“这个世界上,贱人可真多!”

“我知道她想做什么,无非就是豁出去了,用这张整容脸,来诋毁我的名誉。”

“一定不能让她得逞!一诺,你想怎么做?”

“当然是比她更快一步,先把她扒出来。”

“我有办法了!”简慕晚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你客窜的那个新剧,已经定档了,我刚好,还可以趁此机会先炒一炒热度,把这个女人,炒得全民皆知,我看她,还有什么招数!”

顾一诺完全相信,简慕晚的战斗力。

“手撕贱人这事,交给我吧!”

简慕晚胸有成竹的样子,她已经有计划了。

“晚晚,你和阿南最近是怎么回事?吵架了吗?”

“一诺,我准备把珩珩送到国外去读书。”

“怎么这么突然?”顾一诺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他就是个疯子,而我也是!我现在,只想对对珩珩的伤害,降到最低。”

“晚晚,究竟怎么回事?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爱他?”

“我和他,始终都是包养关系,他给钱,我出卖肉体,仅此而已!”

“不,他不是这么想的,他是因为爱你才这么做。”

“我对他只有利用,其实,他是无辜的,如果……”简慕晚突然迟疑了一下,“算了,不说我的事了,不用担心我。”

顾一诺也不知道怎么再劝简慕晚,她觉得,晚晚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藏在心里。包括她对靳司南,她看得出来,她一直都在克制自己。

她更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间珩珩的身份就曝光了呢?

“珩珩有很强的抵触情绪,他不愿意出国,一诺,你能不能帮我哄一哄他。”

“能不能不出国?我来照顾珩珩,靳家的人,也不可能明止张胆的来抢孩子。”

“不能!珩珩是我最重要的人,是我的命,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把他从我身边带走!国外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而且靳司南也同意了。”

“好吧,晚晚,你还需要帮什么忙,一定要告诉我!”

“我会的!”简慕晚点点头,看着窗外的景色,深吸了一口气,“一诺,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女人,你会不会讨厌我?瞧不起我。”

“不会!永远也不会!”顾一诺走上前去,轻轻的搂过简慕晚的身子,“你教过我的,为母则刚,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想想珩珩。”

简慕晚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点点头。

靳司南回来的时候,顾一诺刚刚离开,简慕晚在厨房忙碌着,他直接朝厨房走去,拉过简慕晚的身子,将她抵在墙壁上。

“又要给江宸送饭?”

“是的。”

“简慕晚!你跟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上过他的床,你说是什么关系?”

靳司南愤怒的朝她吻了过去,他已经失去理智了!简慕晚对江宸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踩着他最脆弱的那根神经!

他接受不了,她不爱他这个事实!

他更接受不了,她爱着别的男人!

“靳司南!你干什么?”

“这一年的契约,还没有结束,你有义务随时满足我的要求!”

“靳司南!你疯了,你放开我!”

“不放!”靳司南抱起她的身子,朝客厅走去,将她扔在沙发上,直接压了过去。

简慕晚不再挣扎,突然在他面前,主动解开衣服,脱得一丝不挂。她笑看着他,“是的!这是最后一次!”

“你说什么?”

“我单方面毁约!”

“简慕晚,你休想!你要是再敢说一句,我弄死江宸!”

“我不同意,把珩珩送出国,我已经联络好了,明天你和我一起,去把珩珩的姓氏改了,他是我靳司南的儿子!轮不到别人来喜当爹!”

“靳司南!你答应过我,不会和我争珩珩!”

靳司南挑起她的下巴,露出一丝冷笑:“女人,我也单方面毁约了!”

他拿起一旁的衣服,扔到简慕晚的身上,“做梦都在叫着江宸的名字!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幻想着别的男人?从今天起,你只是个情妇!暖床的工具!”

简慕晚看着靳司南愤怒的背影,缓缓把衣服穿好。

“没事的,迟早料到,有这么一天不是吗?”她这样安慰自己。

可是,心怎么那么痛!?

抬手抚着自己的脸颊,早已经一片湿润,她竟然哭了。

从妈妈惨死那天,她就再也没有哭过!

……

位于帝都最繁华的酒店总统套房里。

顾茗雪看着桌子上的照片,唇角勾起一抹阴沉的笑容。

苏以菲真的很佩服她,还能够一张一张的看完,而且神色未变,淡定的好像,这照片上的人不是她一样。

“现在,什么都准备好了,就只差一个好时机,公布于众!”

“下周三,就是一个好时机!一定非常轰动!”

“是啊!我已经开始期待了!”

“我听说,最近顾一诺客窜的那个什么电视剧,要开播了,她的拍摄片断,之前放在网上,引起的反响挺不错的。”

“她已经有那么高的知名度了,所以,我这一次,给她再加一把火,让人们都看看,她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怀着身孕,不甘寂寞,婚内出轨与人偷情,而且还玩起了群战!多么轰动!”

苏以菲看着顾茗雪,心里升起一抹寒意,这个女人,不但对别人狠,对她自己也狠!

“天色不早了,我去酒吧,你要不要去?”

“我不去,顾茗雪,照片和视频已经做好了,你不用再去和乔启润那种人纠缠。”

“我不和他纠缠,谁来填满我的空虚?大小姐,你是没有尝过男人的真正滋味吧?我告诉你,乔启润的那方面很不错!”

苏以菲惊恐的看着顾茗雪,这个女人,简直是疯了!竟然自甘堕落到这种地步!

顾茗雪来到酒吧,乔启润立即搂着她的身子,朝包厢里走去。她没有发现,她从走进酒吧,就被人拍了。

包厢的桌子上,放着一些东西,还有一个陌生的身影。

“乔爷,这可是好东西!”

“你要不要试一试?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乔爷已经让我欲仙欲死了,我还需要这些东西?”顾茗雪的目光,在这些东西上面,不断的眯着。

她怕自己的心瘾发作。

一旁的几个人,已经迫切的试了一下,她看着那几个人,心里有些发痒。

“爷试一下,等下,好好的满足你。”

------题外话------

今天还有更新~马上月底了,不有一个二暖小可爱,在等投喂呐~月票,评价票走一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