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老婆是糖,甜到忧伤/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不回答我?”

“这是我这一辈子,唯一做的最糗的一件事,到现在为止,只有你知道。”陆已承还是不愿意正面回答她。

这件事,更是属于他情窦初开时期的,小秘密。

见她又要出声,他直接伸手挡住她的唇:“不许再问了!”

顾一诺的心里,真的很好奇,他却不愿意说。不过,一个大男人独自去买糖果,也挺尴尬的吧?

“你去糖果店了?”

“嗯。”陆已承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大把糖,各种各样的都有。

“你买了这么多?”

“慢慢吃。”陆已承抬手,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颊。

顾一诺看着桌子上的糖果,收了起来放到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

“老婆,今天晚上,能不能和我一起吃个饭?”

“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今天很忙。”

“我刚刚问过小唯了,你今天好像没有那么多事情。”

“我……我还要去千度……”

“我晚上六点来接你!”陆已承说完,捏了捏她的脸颊,转身朝外走去。不给她拒绝的时间。

“我还没有答应你……”

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

顾一诺盯着那个方向看了好久,唇角微微上扬,打开那个精致的盒子,又拿了一棵糖出来含在口中。

浓郁的果香在口中弥漫,还有一丝丝清甜,一直蔓延到她的心底深处,将她的整个心扉都灌满。

陆已承坐到车子上,朝画室的那扇窗户望去,眼底是化不尽的柔情。

回到公司,程助理快步走了过来,朝陆已承小声说道:“陆少,裴总和温蒂小姐都来了,在会议室等你。”

陆已承并没有先去会议室,而是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裴熠在国外资金损失严重,必须动用国内的资产,一定是想从一诺股份撤资,又不甘心,所以才想到,让一诺股份在国内上市。

这样,就可以拖着整个公司所有的股东一起下水。

公司的高值,一但上市,肯定会受到压缩,会形成很大冲击。

加上一上市,有很多不可控因素,对目前的一诺股分来说,百害而无一利。

裴熠最近,积极的在准备这件事情,加上有顾茗雪在后面支撑,上市的事情,他也只能是延缓,并不能完全阻止。

刚刚坐在办公桌前,Johnson就发了一个视频过来。

“对于一诺股分在国内上市的事情,你怎么看?”

“陆少,目前国内的市场,我真的不敢下定论,这件事情,我建议你问一问陆太太,她最近不是活跃在国内的投资市场上吗?我觉得,她的意见,应该会比我的更好。”

Johnson的话,提醒了陆已承。

他竟然把诺诺给忘记了!

“我知道了。”陆已承关了视频,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照片,唇角勾起一抹暖暖的笑意。

那上面,正是顾一诺睡着的时候,他偷偷拍的一张照片。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看到她的照片,他的心情都会平静下来。

陆已承整理了一下衣服,才朝会议室走去。

顾茗雪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不停的打哈欠,总觉得疲惫,好像感冒生病了一样。

陆已承推门而入,目光朝顾茗雪的身上落去,冷冷的,似一把泛着寒光的刀子。

“对于公司上市一事,陆少决定好了吗?我们已经准备向相关部门提交资料,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早就应该准备上市了。”裴熠靠在椅子上,一派安然的说道。

“上市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要慎重一些,做为公司的执行总裁,这件事情,应该由我来做。”

“可是陆少最近好像太忙了,顾不上这样的事情,我能代劳一下,也是份内之事。”

“多谢裴总份内的操劳,我已经把这件事情,提上日程,请裴总,稍安勿燥。”

程助理站在一旁,听着这两人的对话,每一句,都仿佛带着刀光剑影。

裴熠暗暗握了一下手,笑着点点头:“既然陆少已经开始准备了,那我就放心了。”

顾茗雪抬头,朝陆已承望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陆已承的眼神,总让她心里很一安,甚至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

像是,被死神,扼住了脖子!

“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还有工作,恕不奉陪。”陆已承说完,转身朝外走去。

裴熠和顾茗雪对视了一眼,两人也同时站起来。

“温蒂小姐要去哪里?我送你。”裴熠主动说道。

“裴总去哪,我就去哪。”

裴熠笑了笑,朝外走去。

……

六点整。

陆已承准时出现在顾一诺的办公室。

推开门的一瞬间,办公室里是空的,一个人都没有。

刚刚来的时候,他问过小唯,顾一诺一直在画室,没有出去。

转身朝一旁的画室走去,推开门,就看到一道身影,趴在凳子上睡着了。

一旁全是调好的颜料,画架上,还有一副没有完成的画,看起来充满童趣。

顾一诺的小脸上,还被染了一些黄色红色的颜料,看起来,像一只小脏猫。

陆已承缓步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

她突然惊醒,睁开眼愣愣的看着他。

陆已承走到一旁的凳旁,抱着她坐下来,伸出手,把她的发丝拢到耳后。

他的指尖划过她细嫩的皮肤,惹得她缩了一下,痒痒的感觉让她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一刻,她感觉呼吸都轻浅了几分。

“几点了?”她迷迷糊糊的朝一旁的钟表望去。

陆已承直接捧着她的小脸,将她转过来,她的眼神才刚刚与他触及,就立即闪开了。

他轻轻的俯身,吻落在她的额头。

轻轻的触了一下,便挪开了。

她的心里,控制不住小鹿乱撞。

他的唇角,噙着一丝笑意,欣赏着她的脸颊慢慢的红到了耳根。

她好不容易,才平复好自己的心情,他再次朝她逼近,又亲了一下她的鼻尖!

她控制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为什么,还是会控制不住的紧张!心跳的好快!

陆已承的吻,落在她的美眸上,她慌乱的颤动了几下睫毛,紧紧的闭着双眼。

忽然间,所有的气息被他掠去。

他吻上她的唇,你是在品尝着一块美味的糕点。

刚刚睡醒的她,让他,爱到骨髓!

软软的,像只慵懒的小猫,睡意朦胧中还有一点点呆呆有懵,他还没有给她时间,让她伸出小利爪。

“诺诺,你好甜。”

“我就吃了三颗……不,好像有五六颗糖。”

听着他的回答,他差一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不吃糖的时候,也好甜。”

顾一诺有几分窘迫,抬手将他推开了一些,他呼出来和热气,快让她受不了!感觉全身都发热!

“饿了没有?我们去吃饭。”陆已承一脸宠溺的询问道。

顾一诺从他的怀里逃出来,一看她自己的身上,还穿着那件围裙,上面有很多颜料,把他的白色衬衫都染花了!

“你的衣服……”

陆已承低头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丝毫不在意,站起来,绕到她的身后,将她身上的围裙解开。拉着她的手,朝一旁的洗手池走去。

顾一诺在他的怀里,轻轻的挣扎了一下。

“别动。”

她顿时愣愣的站在那里。

他拿起一个帕子,蘸了点水,轻轻在她的脸上擦着。

“小脏猫终于变得干净了。”

顾一诺四处闪躲着他的目光,突然,他上前一步,紧紧的搂在她的腰,微微隆起的肚子,已经不能像以前那样,紧密的贴在一起。

陆已承抬起手,放在她隆起的肚子上。

顾一诺顿时蹙眉。

“怎么了?”

“他动了,现在可能是长大了,动的时候能很清晰的感觉到,有时候,还能感觉到有好大的力气。”

陆已承突然蹲下身子,对着她的肚子说道:“不许这么淘气,不能太用力,不能让妈妈这么辛苦,要不然,等你生出之后,有你好受的。”

顾一诺拉着他的手,放在一个位置。

陆已承突然感觉到,手掌心隔着那层皮肤下,传来的微弱的动静!

这是他第一次,摸到胎动。

“是他在动吗?”

“嗯。这一会,可能和我一样睡醒了。”顾一诺笑着点点头。

陆已承突然转过身子,从背后把她紧紧的抱住。

“诺诺,我爱你。”

顾一诺的心,控制不住一颤,她有多久,没有听到他说这三个字。

真的是太久,太久了……

“诺诺,我也想听听你的声音。”陆已承朝她暗示道。

他想听,她说爱他!

顾一诺转过身,抬头看着他,“我……我饿了!”

满心的欢喜,像是被一桶冷水迎头浇下,没有听到这三个字的陆大少,一点也不气馁。

更舍不得,让他的小女人挨饿。

马上抱起来,朝外走去。

“诺诺,我们去吃饭!”

陆已承今天定的地方,是位于帝都最豪华的餐厅,就是之前和许瑞小唯他们一起过来的那个餐厅。

陆已承和她,一路走来,简直赚足了目光,特别是他一身白色的衬衫上,全是颜料。

果然,颜值就是王道!

他这个样子,一点都不显得狼狈,那些颜料的污渍,被他的气质直接提升了不止几个挡次,硬生生的被他穿出一件艺术品的感觉。

“陆少,陆太太。”一个熟人认出他们两个。

陆已承搂紧顾一诺的肩膀,朝那个含笑点点头。

“陆太太不愧是美术学院的,这是拿陆少的衣服当画纸了吗?”那人忍不住调侃道。

“一件衣服算什么?我的人都是她的。”陆已承淡笑着回应。

一旁的人都惊呆了!

顿时感觉自己的眼瞎了!

这还是他们熟悉的陆大少吗?

他们印象中的陆大少,虽然不再像在军区的时候,三米开外生人勿近的那种冷贵,但是,也绝不是这样,平易近人。

再一看,被他搂在怀里的陆太太,这么温婉可人。

一瞬间都明白了。

英雄难过美人关,百炼钢,都要化成绕指柔。

“服务员,请带我们去订好的位置。”

“是,陆先生,陆太太,这边请。”

陆已承定的位置,是整个餐厅,最佳视野的位置。

“你今天怎么选这个地方?”顾一诺忍不住朝他询问道。

随便吃一顿饭,也不用这么破费。

“这里视野好。”陆已承笑了笑,将菜单递到她的手里,“今天想吃什么?要不让他们先把甜点上来。”

“好。”顾一诺点点头,点好菜,把菜单放到陆已承的手里。

“和她一样,谢谢。”

这里真的很安静,不但拥有着最佳的观看视角,还有着绝对的隐秘。

陆已承突然握着她的小手,紧紧的包在他的掌心。

顾一诺有些难为情,试着将手抽回来,他却越握越紧。

“太紧了。”

他顿时松开手,手指穿过她的指缝,与她十指紧扣。

“这样,好不好?”

“你……”顾一诺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她将脸转向窗外,看着远处的风景。

突然,她感觉,手指上,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回过头来一看,他将那枚婚戒,轻轻的套在她的手指上。

这一瞬间,她的脑中,更是一片空白,只能盯着这枚戒指。

“诺诺,对不起,我知道,我还欠你一个解释。”

“不,不用解释。”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陆已承准备了好多好多话,被她这一句话,全都堵了回去。他将她的手,再次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好,不解释了。”他知道,她回来后,可能什么都明白了。

他只是,不想让她看到,他这么狼狈的一面,不管什么困难,他都习惯了一力承担。

白聿拿她的安危来威胁他,而他的处境,又四面楚歌。

他发现,在那一刻,曾经连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的他,竟然变得那么矛盾,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甚至,变得懦弱!

他这一生,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还藏着这样的另一个自己。

因为她,他的另一个自己才会出现。这一根小肋骨,就是他的全部,比他的生命还重要的存在!

“诺诺,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

“以后,永远都不要把这枚婚戒,从你的手指上取下来,好吗?”

顾一诺看着这枚婚戒,据说这枚婚戒,定制的时候,需要提交身份信息,一个人,这一生,只能定制这一枚,送给心中,最珍爱的那个人。

“我会不会取下这枚戒指,取决于陆先生。”顾一诺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看着这枚戒指,“现在,我就先戴着。”

陆已承完全一副宠溺的样子看着她,一秒化身痴汉脸。

吃完饭,陆已承并没有急着离去。

顾一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虽然不算很晚,但是他们从这里开车回去,要一个多小时,这还不算堵车的时间。

在她还在计算时间的时候,陆已承突然起身,捂着她的双眼。

“怎么了?”

“给你一个惊喜。”

“什么?”顾一诺刚刚问出口。就听到整个餐厅里,开始响起惊叫声。

“哇!”

“哇,好漂亮!”

“好多啊!整片天空都是!”

顾一诺完全愣住了,究竟是什么啊?

陆已承还没有松开她蒙着她眼睛的手,扶着她从凳子上站起来,一步一步朝一旁的窗前走去。

他的手,缓缓松开,顾一诺睁开双眼,看着缓缓升起的孔明灯,他们站在高处,就像是在云端一样。

那些升起的孔明灯,就像是一盏盏星辰一样。

孔明灯,越来越多,整片天空,都被点亮了!

“这是你安排的吗?”

陆已承从背后搂着她,看着眼前的景色:“萤火虫有什么好看的?是不是比萤火虫好看多了?”

“有吗?”顾一诺故意朝他反问道。

陆已承的眉宇,顿时拧紧了,“我就觉得这个好看,快说好看,比萤火虫好看!”

顾一诺笑着靠在他的怀里:“真的好美。”

每一盏孔明灯上,都印着已承一诺四个字,飘上天空!

在陆已承看来,他们的名字,就是最美的告白。

回到家,已经十点多了,顾一诺有些疲惫,陆已承看着她的模样,突然朝她靠了过去。

“我帮你洗澡?”

“不要!”顾一诺立即坐直身子。

看到她还是这么排斥的样子,陆已承简直是抓心挠肺。

一抬头,对视上顾一诺的目光,他顿时更崩溃了。

她这是什么表情?

顾一诺盯着他,美眸眨都不眨一下。

“陆先生,你今天做这些,就是为了晚上回来,睡我?”

“睡你是天天想,但和放孔明灯无关。”

“哦。”顾一诺点点头,“很晚了,你回阁楼去睡吧,我特意交待了孙嫂,把蚊子什么的都杀了一遍,绝不会再咬你了。”

就这样?

陆已承感觉,自己的表情功能已经丧失,不知道摆出什么表情好。

接下来,不应该是:陆先生,不可以~哦,不!轻一点……诸如此类的吗?

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我今天,是有正事要和你谈。”

“什么正事?”顾一诺一副完全不信,他的正事,说来说去,不就是那一样!

“关于一诺股份上市的事情。”

顾一诺一听,小脸是全是诧异,这的确是正事!

不过一诺股份上不上市,他怎么会和她商量起来了?

“要不,先洗个澡,我们再慢慢谈。”陆已承提议道。

“好,我在这里洗,你去楼下洗。”顾一诺直接说道。

“我保证,除了洗澡,什么也不做!”

“我不敢保证啊,万一,我对陆先生做出点什么来,怎么办?”顾一诺反问道。

陆已承简直快要被她气死了!

又调戏他!

此时,陆先生的内心戏足足的!

你倒是来啊!

何必控制你自己!

来啊!做什么都行!一起快活啊!

然而,现实太残酷!在顾一诺的注视下,陆已承起身,朝楼下走去。

顾一诺暗暗松了一口气,朝浴室走去。

十五分钟后,她从浴室走出来,陆已承不没有上来,她将头发吹干,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前世,跟本就没有一诺股份,她对他的事情,也知道得少之又少。

现在,他突然来问自己,公司上市的事情,她还真有点心虚。

一诺股份上市,不像她近期做的投资,她都是在知道结果的情况下,稳稳的投入,稳稳的收益。

陆已承推门而入,看到沙发靠着的小女人。

顾一诺抬头朝他望去,他已经换了一件舒适的睡衣,薄薄的层棉料,在他的身上,却穿成紧身衣效果了。

隐隐的能显示出性感的胸肌和腹肌的轮廓。

他的身材,并不像是那种健美的,特意练出来的股肉,从小就在军区生活,强度的训练,让他一直都保持着这样的身材。

188的身高的他,看起来,只是高大并不属于魁梧那种,一双笔直的大长腿,反而还显得身姿挺拔。

她的目光,又朝下挪去,突然,转到一边,不再敢多看一眼。

陆已承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

顾一诺端起水杯,喝了几口水,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想看就光明正大的看,看自己的老公,又不犯法。”

------题外话------

小剧场

二暖:陆大少,你内心戏挺足。

陆少:后妈!继母!大姨妈的表姐夫的三舅的四姑妈的表姨夫的小妹妹都比你亲!

二暖:等等,陆少,你是怎么认识大姨妈的表姐夫的三舅的四姑妈的表姨夫的小妹妹的?她和你有多亲?

陆少:诺诺!诺诺,你听我解释,我不认识什么小妹妹。

珩珩:陆叔叔,谁让你要作死!二暖是亲妈,是吧?

二暖:是啊,亲妈,绝对的亲妈!各位小仙女,要承诺CP的宝宝名字,一经采用,奖励520书币,以第一个发书评的为准哟。

珩珩:我来取,我来取,叫萌萌!

二暖:不行,这个名字有点娘,爷们点的!

珩珩(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姐姐怀的宝宝,不是要给我做媳妇的吗?爷们?!

二暖:关我什么事,找陆少啊,生什么是他决定的!

珩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