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自己的小祖宗,自己宠/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咳!”顾一诺被呛到了。

陆已承连忙上前,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诺诺,你没事吧?”

“我没事。”她抬手挡着他,不让他再靠近,“你刚刚说的,一诺股份上市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她立即将话题转移到正题。

“裴熠在国外的资金,损失惨重,他现在想要撤资,联合着顾茗雪准备让公司在国内上市。”陆已承轻声解释。

顾一诺擦干唇角的水,秀眉微蹙。

陆已承这是在和她商量吗?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在和她商量?他这样的态度,让她的心里一阵舒坦,甚至,是有点感动。

她真的想不到,有一天,他竟然会来问她这种问题。

“你是什么想法?”顾一诺朝他询问道。

“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顾一诺清了清嗓子,低着头,好像在思索着怎么回答。陆已承看着她,静静的等待她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之前,因为竞争公司的股份,裴熠和你都抬高了几倍的价格,去争夺其他股东手里的股份,这些钱,你们白白的砸了进去,其实都被那些股东套去了。如果,这个时候上市,一诺股分的市值一定是偏高的,股分的分散就意味着,失去掌控,到时候,经过市场大浪淘沙,在一诺股份现在的资金,会像泡沫一样被淘出去,连带着,公司的市值,也会跟着迅速缩水。”

这些,陆已承很早就想到了。

上市也不是没有好处的,眼看着,是吃了大亏,但是,却能将裴熠手里股份,拿回来一部分!

但是,就是代价有点大。

而且正是一诺股份现在启动各个项目的关键时刻。

陆已承拉着顾一诺的手,他感觉,眼前的小女人让他刮目相看。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学到的这些经商之道,而且还将事情的利弊,看的这么透彻。

顾一诺想了想,郑重的点点头:“我倒是觉得,国内这两年发展的不错,你要是有把握,稳住低迷期,以后,应该会不错的。”

“我听你的。”陆已承笑着点点头。

“不是,我也只是这么说一说,还是要你自己决策。”她有些慌乱的解释。

这么大的事情,就这么三言两语就确定了,而且还是她的意见,她的心里有点虚。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又不是盲目的听从。”陆已承笑着朝她挨了过去。

“既然,你已经有计划,那这件事情也谈完了,我要睡了,很晚了,陆先生也去休息吧。”顾一诺起身,朝床边走去。

陆已承突然朝她走了过来,直接拦腰将她抱了起来。

“陆已承,你干什么?”

“既然,你不愿意让我睡在这里,我不介意,把阁楼的床让给你一半!”

“我快放我下来,我不要和你一起睡!”

“怎么,怕把持不住?”

“你才把持不住!”

“既然把持的住,还怕什么?”陆已承抱着她,朝阁楼走去。

这一段时间,陆已承都住在这里,所以孙嫂把这里打扫的,和卧室一样舒服。

陆已承将怀中的小女人放到床上,在她还来不及挣扎的时候,直接躺了下来,挡住她的身子。

顾一诺立即抬起身子,还想逃走。

“别动,乖。”

她的身子僵在那,刚想张嘴,他的手挡在她的唇畔。

“嘘!很晚了,睡觉了。”

她被他抱得紧紧的,而且有他这么个高大的身躯挡在外面,她想出去都难!

“诺诺,你是不是害怕?”

“怕什么?”

“怕控制不住你自己。”

顾一诺突然调了一个姿势,很放松的睡了下来。

“陆先生,你放心,在这方面,我的自控力,肯定比你好。”

陆已承愣了一下,她只给了他一个背影,连正面都不给他。他好想反驳一句,他在她面前根本都没有自控力好不好。

“你不要靠我太近,好热。”

陆已承往外挪了挪身子,好不容易把她弄上床,碰都不敢碰一下。

“诺诺,你还要和我闹别扭到什么时候?”

“我也不知道,反正现在就是不愿意让你碰!”

陆已承听着这句话,如遭雷击。

“好,不碰,不碰,睡吧。”

“不许趁我睡着的时候,脱我的衣服,更不许脱你自己的衣服,管好你的脐下三寸之地,不能和我有接触!”

不许,不许,不许!陆已承听到这两个字,要崩溃了!

才五分钟不到,陆已承就听到身旁的小女人,传来一阵平稳的呼吸声,他直起身子,朝她看了一眼。

睡着了?

真的睡着了?

她的旁边,睡着这么一个大男人,竟然对她一点作用都起不到?

他们都已经分开了几个月了,她就没有一点点想他?

这一刻,他觉得好煎熬啊!

不和她一起睡的时候,睡不着,和她一起睡了,更睡不着!

他轻轻的,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小女人立即朝他靠了过来,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睡得香甜。

这对他,简直就是非人的折磨,更是一种超越极限的挑战!

忍!再忍忍吧!

谁让他爱上的,是这么个磨人的小妖精呢!

自己的小祖宗,就算是憋成内伤,也得哄着,宠着。

……

F国

戴莎女王看着桌面上摆着资料,松开十指紧扣的双手,将面前资料朝一旁的人推了推。

“女王,不能再任由亚斯公爵这样!”

“这可是,我们经历过的前所未有的外交危机。”

“请女王收回亚斯公爵的权力。”

“没错,请女王收回对亚斯公爵的权力,不能任由他这么胡闹下去了。”

“这件事情,我会慎重的考虑,你们先退下吧。”

“是。”

……

手机,发出一声震动,白聿伸出手,将放在床头上的手机拿了起来。

“回来吧,白聿,在我还没有改变主意前,你还是F国的尊贵的亚斯公爵,有着让人羡慕的贵族地位,是我这些年,给你的权力太大了,让你的野心,也越来越大!”

白聿看着这段话,立即坐直身子。

他知道,女王不可能对这些事情,无动于衷!

外交谈判破裂,他是要随着派遣来的使臣,一起回去。

但是,他一定不会,一个人回去!

陆已承对他的威胁,置若妄闻,他就让陆已承尝尝,什么是后悔,什么是代价!

他不会放手!哪怕诺儿从来没有喜欢过他,以后也不会喜欢他!

他白聿想要的东西,怎么可能拱手让人。

……

1133酒吧。

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顾茗雪一个人关在一个包间里,喝了很多酒。

这两天,她一直在逃避,更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她好像,又染上毒瘾了!

她完全想不起来究竟是怎么染上了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她明明记得,她忍住了,没有去碰那些东西。

突然,门被推开,乔启润走了进来。

“我找了你好久了,原来,躲在这里,一个人快活呢!”

顾茗雪突然站起来,朝乔启润冲了过去,“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给了我那些东西?”

“别装了!”乔启润将顾茗雪推开,从身上拿出一样东西,扔到顾茗雪的面前,“看爷对你多好!你这两天,一定非常难受吧?”

顾茗雪看到这些东西,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看着她像是狼一样的眼神,把乔启润都吓到了,这个女人,以前不止是沾过这种东西,一看就是个老手,要不然,不可能露出这样的表情。

“不!不!”顾茗雪拼命的摇头,朝后退去。

因为太过慌乱,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她不要再沾染这些东西,绝不能再沾染!

她的人生,已经重新开始了,还有大把的好时光等着她,她有那么多的荣华富贵没有享受,她不要再变回以前的样子。

乔启润走上前,捏着顾茗雪的下巴,“多么快活的事情,你竟然不要?”

“滚开!”顾茗雪朝乔启润吼道。

乔启润一巴掌挥在她的脸上,顾茗雪顿时感觉,脸上一阵拉扯的痛。

接着,耳边传来一阵刺鸣声,她立即捂着耳朵。

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她带着一丝恐惧,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假体再次脱落,已经歪了。

被乔启润打的半边脸,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一阵麻木。

“镜子!镜子!”她像是个疯子一样,从地上爬起来,翻着包包里的镜子。

乔启润看到顾一诺现在的样子,再看看自己的手,他有一种,一巴掌把这个整容女,打回原形的错觉。

才一巴掌,就成了这样!这张脸,得动了多少刀子啊!

要不是,这个女人够骚,这种整容货,他玩都懒得玩!

顾茗雪终于摸到镜子,看了一眼就把镜子扔到一旁。

“啊!”她控制不住尖叫起来。

“神经病!”乔启润骂了一声,转身朝外走去。

刚刚拉开门,突然感觉,胸前一痛!

他先是愣了一下,低头一瞧,一把锋利的刀子,已经刺穿他的心脏!

缓缓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女人狰狞的面容!

顾茗雪抽出刀子,朝乔启润的脸上,狠狠划了几刀!

“让你毁我的脸,让毁我的脸!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终于,她没有一丝力气了,才松开手里的刀子,跌坐在地上。也不知道,究竟划了多少刀,乔启润的脸上,已经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她将手上和脸上的血,擦干净,踩着乔启润的尸体,淡定的走了出去。

眼前的灯光,好刺眼,顾茗雪抬手挡了一下,拉开酒吧的后门,点了一根烟。

后门外,就是一个又脏又乱的死胡同,她就是在这里,站着散散心。

一根烟抽完,拿出手机,分别给白聿和苏以溟各发了一条消息。

“我杀人了!”

还没有来得及将手机收回,后脑勺一痛,被人击昏在地上。

两人托起顾茗雪的身子,一脚踩向屏幕还没有灭的手机,迅速离去。

……

白聿和苏以溟接到这个消息,都是一个激灵。

“顾茗雪这个蠢货,竟然还在这个时候给我惹祸!”苏以溟直接朝外跑去,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1133酒吧。

白聿知道,这个时候,只能让苏以溟想办法,看能不能把这件事情,先压制住。

希望,被顾茗雪杀的那个人,只是一个普通人。

苏以溟赶去1133酒吧的路上,就听到警车的鸣笛声,朝那个方向驶去!等到他来的时候,1133酒吧已经拉了境界线,任何人,不得靠近。

里面,抬出来一具尸体,被白色的布蒙着,看不清是谁。

苏以溟走上前,直接朝工人作人员亮出自己的身份,“我路过这里,听到有警笛声,所以过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小时前,这里发生凶杀暗,死者名叫乔启润,目前凶手在逃!”

“乔启润!”苏以溟听到这个名字,心里都是一颤!

顾茗雪竟然杀了乔启润!他简直想将顾茗雪挖地三尺找出来,直接掐死!

在裴熠的地盘,裴熠都还不知道,是谁报得警,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这里全部封死了!

不给他们一点多余的时间来安排!

“苏少,我还要办案,不能奉陪。”

“去吧。”苏以溟挥挥手,走到一旁的车子上。

车子开出五十米远,他就猛踩了一下刹车,拿起的手机,拨通一个电话,“马上派人,给我的到顾茗雪!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十二个小时之内,我要见到她的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