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从没见过这么 宠老婆的/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茗雪奄奄一息。

那人停了下来,转身离去。

她还被这么吊着,仅有一丝意识支撑着。

比身上这些痛楚更严重的折磨,是又复发的毒瘾。

她感觉,现在她的身体里,像是钻了无数只小虫子,在啃噬着她的血肉,一点一点的将她蚕食。

这一刻,她体会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甚到,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

她不知道的是,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

找不到,到处都找不到!

难道这个顾茗雪,被人毁尸灭迹了不成!

苏以溟狠狠的抽了口烟,按在一旁的烟灰缸里,抬头朝一旁坐着的苏以菲望去。

“你知不知道她在哪?”

“我怎么知道!你动用了那么多人,那么多力量都找不到,我怎么可能找得到她?”

“以菲,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前一段时间,你和她走的特别近。”

“走得近又怎么样?她的事情,我一概不清楚!”

“现在1133酒吧已经被封了,乔家的人,誓死都要找到凶手!按道理来说,案件应该很快就查清楚,但是现在却迟迟查不到什么有力的证据。乔家的人,把所有的愤怒,全都发泄在1133酒吧!”

“你在怀疑什么?”苏以菲直接询问道。

“我在怀疑,有人要背后操控着这件事情,也是这个人,在1133酒吧劫持了顾茗雪!”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顾茗雪是被人劫持的?而不是她自己跑了?”苏以菲又问。

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她简直想爆一句粗口。

顾茗雪就是自己犯贱,往作死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和乔启润这种人,都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简直是刷新她的三观!

“我的人在酒吧的后门,找到顾茗雪的手机,手机的屏幕被采碎,所以,我断定,她是被人劫持的。”

“你是不是怀疑,劫持她的人是陆已承?”

“除了他,还能有谁?”

“既然怀疑,就去找啊。”苏以菲说完,突然意识到苏以溟话里的深意:“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说,不用这么藏着掖着。”

“你是不是,还没有对陆已承彻底的死心?我告诉你,裴熠这一次,在国内的损失,可以说都是为了你,如果,他知道,你对她有二心,哪怕是我,是爸爸,也保不住你!”

苏以溟已经不止一次,提醒苏以菲。

“从一开始,你就不可能让陆已承为了你付出一切。能让他付出的,只有那个顾一诺!”

“你不要说了!”

“既然你不能得到他的心,让陆家和苏家在一条船上,那么,就注定敌对!你以为,陆已承真的离开军区了吗?你以为,以前的一切,都可以一笔勾销了吗?”

“是你!是你一直在想办法,想要除掉他!”

苏以溟突然扯开衣服,苏以菲看到,他的胸膛有一道伤痕,她一眼就看出来,这道伤痕是枪伤。

“陆已承,也曾经差一点要了我的命!我是你的兄长,你宁愿维护一个心思完全不在你身上的敌人,也不愿意听我一句劝。”

苏以菲看着这道伤痕,心里一阵刺痛。

苏以溟整理好衣服,看着苏以菲:“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

苏以菲看着苏以溟离去的背影,跌坐在沙发上。

……

离1133酒吧发生命案,已经过去三天了,案件依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凶手也没有确定,究竟是谁!

乔家像是疯一样,把所有的怨气,全都撒在裴熠的身上。

导致裴熠在帝都的夜店,一个个全都歇业整顿。

不止是裴熠,出了这样的事情,整个帝都的酒吧,KTV等娱乐场所,全都清查了一遍。

这些被连带的,也都恨上裴熠。

甚至有传言说,裴熠与乔启润发生不愉快,所以在自己的酒吧,弄死了乔启润!要不然,怎么可能,查了那么几天,都查不到什么有用的证据。

是裴熠毁灭了证据!

裴熠这几天,更是抓狂,不管苏以溟那边,派了多少人去找顾茗雪,他也动用关系,在找这个女人!

只有把这个女人找出来,才能解决他现在的困境!

……

一连等了三天,白聿不得不将他的原计划调整。

如果顾茗雪真的死了,一定会惊动威尔斯先生。既然是这样,他不如,趁此机会,让顾一诺和威尔斯夫人相认。

她一定,不会愿意和他走。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她彻底的忘记陆已承!

……

顾一诺放下电话,若有所思。

席文越说,一点顾茗雪的消息都没有。

顾茗雪现在,究竟在哪?

苏以溟他们,都在找她,而且也明确了,她是被人劫持的,不是自己逃走了。

她的心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顾一诺,吓了一跳。

陆已承走上前,扶着她的肩膀:“在想什么?”

她抬起头,看着他,“我在想,以前的事情。”

“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我以为,我有一个幸福的家,虽然,我妈妈在我出生那天,就离我而去,但是,我有一个不算太差的继母。”

陆已承心疼的看着她,“诺诺,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想了。”

“我以为,这个家,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一样,哪怕,有时候,受点委屈,也能忍受。我一直以为,会这么走下去,对于未来,虽然没有太多的期待,但是,也不惶恐。”顾一诺继续说道。

“但是有一天,我才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而我的成长,不过是她卖贤妻良母这个人设的工具!等有一天,我阻碍了她们,她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毁了我,把我推向地狱。”

陆已承听到这里,蹲下来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脸,“诺诺,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想了,把那些全都忘掉好不好?”

“顾茗雪失踪了。”顾一诺抬头,看着陆已承。

“她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情,现在是该她还债的时候了。”

顾一诺明白了,真的是他。

顾茗雪现在,在他手里。

“已承,你告诉我,你对顾茗雪,有没有一丝丝心动?有没有想过,嫁进陆家,嫁给你的人,是她?”

陆已承简直气得说不出话来,抬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发誓,如果,我陆已承对顾茗雪有过一丝心动,天地不容,得不好死!”

“不要!你告诉我就好了,乱发什么誓!”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在怀里,“诺诺,这么多年,能让我心动的女人,只有你一个!只有你!”

顾一诺抬起手,搂着他,轻声朝他说道:“我信!”

“你现在好好的照顾自己,已经五个多月了,自己都那么辛苦,别的事情,都不要再想了。有我呢,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顾一诺轻轻点点头。

陆已承轻轻的拥着她,心里被幸福的感觉占满。

“你这个时候,过来找我做什么?不忙吗?”

陆已承松开她,拉着她的手,坐到一旁的小沙发上,“诺诺,怀上宝宝这么久,你会不会害怕?会不会感觉无形中有一些压力?”

“没有啊。”顾一诺一脸疑惑的看着陆已承。

怎么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

不过,前世的时候,她是有的。后来,医生告诉她,那是抑郁。前世,她怀着孩子的那段时间,甚至想过轻生。因为她看不到未来。

这一世,完全不一样。

所以,她没有这样的心情。

陆已承听她说没有,下面的话都没有办法说了。

“我今天收到一个邀请,是一个孕期课堂,你要不要去上一上?”

“有必要吗?”

“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的吧,我陪你一起去。”

“都是些什么课程啊?要不要经常去?”

“不用的,我都问过了,一个星期才去一次,今天下午有一个体验课,要不我们先去听一听,如果可以再继续去上。好不好?”

“好吧。”顾一诺点点头。

陆已承抬手看了一下时间,“我们先去吃饭。你想吃什么?”

“我也不知道。”顾一诺摇了摇头。

“那我们先出去,边走边想。”陆已承抱起她,朝外走去。

两人吃过饭,顾一诺又开始犯困了。

现在离下午三点,还有两个小时,回家去休息,又太浪费时间,又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这里,不是离公司很近吗,去你公司休息会。刚好你还可以处理下工作,我们下午三点才过去。”顾一诺朝他提议道。

“好。”陆已承立即调转方向,朝公司开去。

顾一诺没有支撑到公司,在车子上就睡着了。

陆已承停下车,轻轻的将她从后座抱了起来,一走到公司一楼的大堂,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BOSS抱着太太来公司了?”

“哇!简直是太帅了!”

程助理听到电梯的声音,抬起头就看到陆已承抱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好像,是陆太太?

陆太太真的是好久都没有来公司了!

陆已承直接走进办公室,将睡着的小人儿放到柔软的沙发上。他没有马上起身,而是蹲在沙发边上,看着她纯美的睡颜。

这样的一幕,让他忍不住回忆起当初,一诺股份才刚刚成立时的美好时光。

她在这里,陪着他工作。

有时候画稿,有时候就躺在沙发上睡着。

经历了那么多,让她受了委屈,吃了苦,她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甚至,一个人独自承受了那么多。

“诺诺,你告诉我小时候的事情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痛吗?我知道,三言两语,根本就道不尽,你这十八年的成长,而这十八年,你又受了多少委屈?”

“我好后悔,这十八年,都缺席在你的生命里,如果,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把你带走,把你安放在我的身边,在我可以看是到,顾得到的地方,慢慢的长大。”

顾一诺翻了一下身,抱着他的胳膊当枕头,睡得很香。

陆已承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

程助理在外面整理文件,突然接到BOSS的电话,这是BOSS让他进去的意思?

他站起来,朝陆已承的办公室走去。

“陆少。”

陆已承立即示意程助理不要出声。

程助理愣愣的看着这一幕,陆少半跪在地上,一只胳膊被陆太太抱着当枕头,陆少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生怕吵醒了陆太太!

天呐!见过宠老婆的,却没有见过像陆少这般宠法啊!

“去订个小蛋糕过来。”

“就是陆少经常订的那家?”

“是的。”

“好的,我马上去。”程助理立即退了出去。

今天中午不知道为什么,她吃的好少,等她醒来,就可以有蛋糕吃,不至于饿肚子。

陆已承转过身子,轻轻的躺在她的身旁,这个沙发,真的是太挤了!

看来,他这间办公室,要重新装一下。

顾一诺美美的睡了一觉,睁开眼发现,她竟然在他的怀里,这么一个小沙发,挤了两个人。

果然,她一醒,他直接从沙发上掉了下去!

陆已承狼狈的摔在地上,顾一诺立即直起身子,一眼就看到,他白衬衫与黑西装裤相接的地方,异常突出的某处!

“你……你摔疼了没有?”

“屁股没疼,有一处没摔,倒是疼了。”陆已承从地上起来。

顾一诺的脸颊有些微红,她刚刚真怕,他的裤子会被撑破,爆开!

------题外话------

月底了,二暖开始收票了哈~

走过路过不错过,有票的投个票,没票的凑个热闹啦。

31号月票破五百张的话,二暖豁出去了!拿出看家本领,胸口碎大石,徒手劈榴莲~泥萌怕不怕!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