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体力活,还得让他来做/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的场面,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你快点起来!”她的小脸上,已经红的滴血了。

他还躺在那里,是想要展示自己的雄风吗?!

陆已承撑着地,坐了起来,看着她的娇艳的小脸,还有那种难为情的样子,心里像猫抓一样难受!

突然朝她逼近,她的气息,都是甜的!

“你,你干什么呀!”顾一诺抬起手,撑在他的胸前,阻挡着他的靠近。

“想你想的发疯了,怎么办?”

她抬眸,迎视着他的目光。美丽的眸子如星辰一般闪烁着,长长的睫毛像是一把小扇子一样连续的颤动了几下。

她紧张和犹豫的时候,就会是这样的表情。

陆已承的心里,慢慢的荡漾起一丝欢喜,她这样,是开始渐渐的松懈了吗?大胆地搂着她的身子,朝她又近了几分。

鼻尖相碰。她的身子顿时紧绷起来,心更是猛得颤了一下!

放在他的胸前的小手,将他的衬衫抓得皱成了一团,手心里全是汗。

她所呼进来的每一口气,全是他独有的,炽热的,而且带着浓浓的荷尔蒙的味道。

好热!

好像中了他的蛊。

陆已承微微侧了一下头,唇碰在她的唇上。

他不动。

她紧张的,不敢动。

就这么,两人紧紧的挨在一起,足足有十多秒……

她突然轻轻的用了一下力。像是鱼儿一样,啜了一下他的唇。

陆已承的心,颤动!

刚刚那一秒,就像是一树叶落入他的心湖。

她没有退缩,而是又像一只小兽一样,试探着向前。

就这么一点点微弱的回应,让他的心里,犹如万马奔腾!

她生涩的含着他的唇,像他每一次对她做的一样。

但是,她没有那么大的力道。

他能感觉到,她的呼吸,轻轻的喷在他的脸颊,像是蝴蝶挥动一下翅膀,一次一次,美妙的无法言喻。

他的神经被拉扯着,每每到达极致,却又迅速的缩回来,还没有来得及放松一下,又被她扯紧。

销魂,却又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突然,她直接松开他,靠在沙发上。

一切美好,戛然而止。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朝他抱怨道:“好累。”

陆已承眼角直抽搐。

这就累了?!

什么也没干好不好?

她刚刚睡醒,本来就觉得软绵绵的,刚刚仿佛用尽了她所有力气。

接吻应该也算是体力活,要不然,她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你不要动,接下来,让我来,好不好?”他已经再次朝她逼了过来。

让他来,可就不是只亲亲蹭蹭那么简单了!

顾一诺还没有反应过来,唇就被他封住!

果然,体力活,还得让他来做。

陆已承疯狂的吻着她,沿着她修长的玉颈一点一点的向下移去。他的手拉着她的手,朝他身上放去。

“诺诺,解开。”

“已承,不要~”

他再次堵住她的唇,将她的抗议全都淹没在他的热情中。

她的小手,笨笨的,根本就解不开那枚金属扣!

陆已承简直快要急疯了,额前青筋直跳,弓起身子,握着皮带上扣子,“啪”的一声脆响,裤子松了下来。

“已承~,不,不可以,不能在这里!”顾一诺吓到了!

两只小手,慌乱的去提他的裤子!

他好像,没有听到她的抗议一样,完全失控!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陆已承迅速的拉起一旁的毯子将顾一诺的身子遮住,一记刀子的眼神,朝门口的程助理射了过去!

程助理一秒钟反应过来,转身退了出去!

陆已承愤怒的粗喘着,说不出的狼狈。

在那种情况下,突然被打断,他简直想杀人!

顾一诺这突然而来的情况吓傻了,呆愣的看着陆已承,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刚刚有人进来!

一瞬间,她的心里涌起一抹窘迫感。

“你快点起来。”她拼命的推着他身子。

“他不会现进来了!整个公司的人,都没有人再敢进来!”陆已承纹丝未动,还想着,怎么才能继续下去。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对不对?”顾一诺简直不敢想象。

大白天,办公室……

简直不能再想下去。

“诺诺,很快就好,我保证,以我最快的速度结束。”

“不行,一秒都不行!”

陆已承的心上,被一箭射中!

一秒?!

让他控制不住的想到,上一次那销魂的几秒钟……快的就像是白驹过隙,“嗖”的一下结束了!

“不行~”她又朝他摇了摇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

隔着一层布料,他都能感觉到,她手心里的温润。

他缓缓站起来。

刚刚怎么解开的金属扣,这一会,又原封不动的扣上。

“你先吃点蛋糕,我去一下洗手间。”

“好。”顾一诺立即点点头。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两点半了。

迅速地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将一旁的蛋糕打开。

经过刚刚的折腾,她也饿了,香甜和蛋糕,刚好又能吃饱,又能让她恢复一些体力。

吃着手里的蛋糕,不时的朝洗手间望去。都已经十多分钟了,他还没有从洗手间出来。

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坐在这里,静静的等着他。

洗的间的门开了,顾一诺朝他望了一眼。

只是一眼,她就把目光错开了。

她以为,他去洗手间是……

怎么还和刚刚一样的情况?!

陆已承拿起一旁的衣服,搭在胳膊上,刚好遮住。

这样的他,看起来更加帅气迷人,更显得有男人味。

当然,不会有人知道,他衣服下,遮的是什么样的春光!

“走吧。”

顾一诺站起来,朝他走了过去。

陆已承搂着她的腰,两人一起走出去。

程助里听到办公室的开门声,正在喝水的他,差一点没被水给呛死!忍住咳嗽,往办公桌下缩去,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完蛋了,陆少竟然这么快就出来了。

他是不是要被炒鱿鱼了?

都怪之前,养成了这种习惯,有时候抱的资料太多了,陆少吩咐,进去办公室可以不用敲门。

他今天,应该注意的啊!

怎么就忘了呢?

程助理看着走进电梯的两道身影,一副生无可恋脸。

完蛋了,这一下,真的完啦!

……

车子朝前方驶去,顾一诺的目光,都不敢落到他的身上。

陆已承转身,朝她看了一眼,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他这一笑,让顾一诺的感觉更不适应了,挪了挪身子,尽量缩在他看不见的地方。

十五分钟后,陆已承停下车子。

顾一诺正准备打开车门,忽然听到他的声音。

“诺诺,再等一会。”

她松开手,抬眸朝他望去,明白他为什么要等一下。

弱弱的询问道:“还没好吗?”

“没有。”

“你刚刚不是去了洗手间?”

“你不知道,在兴起的时候,是没有办法方便的吗?”

顾一诺愣了一下,她还真不知道。

“难道,你刚刚就在洗手间里站了十多分钟,什么也没做?”

“我以为,我在里面做了什么?”陆已承朝她反问道,转过身来看着她。

顾一诺立即错开眼神,脸颊发烫,“自己解决不是更快。”

“明明是两个人做的事情,非让我一个人完成,是不是太残忍了一点?”

“你再这样下去,今天一个下午,我们就待在车子里算了,哪也不用去了。”

“好,我冷静一下。”陆已承深吸了几口气。

顾一诺真的很怀疑,他能不能控制得住。

还有五分钟,就三点整了。

“好了,下车吧。”

顾一诺呆呆坐在那儿,陆已承已经先下车,将车门打开,朝她伸出手。

她特意往他身上看了一眼。

突然,额头一痛,吃了他一记暴栗。

“小混蛋,还看!”

“你才混蛋!老混蛋!”顾一诺捂着头,顶了一句。

“老混蛋专门收拾小混蛋!”陆已承将她扶了下来。

她立即抬手,推着他的身子。大街上呢!她真怕这个老混蛋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陆已承抬手,搂着她的腰,朝前方走去。

这是一个三层楼的培训类型的机构,看起来,挺专业。

两人一走去,前台穿着粉色护士服的服务员微笑着相迎。

陆已承将预约卡拿出来,其中一个人,将两人领到二楼。

顾一诺四处看着,这里的装修风格很温馨,一走进来,就能找到身为人母的感觉。

二楼的一个房间,有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培训师走了出来,朝两人微笑着询问道:“请问,是陆先生和陆太太吗?”

“是的。”陆已承点点头。

“二位,里面请。”

走进房间,顾一诺将鞋子脱到一旁,踩在柔软地板上。

空旷的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她和陆已承。

体验课都这么有档次?竟然只有他们两个?

她的心里,有些疑惑。

“恭喜陆先生陆太太,即将迎来你们爱的结晶。今天的课程很简单,第一部分,是孕期体操,这个可以有助于分娩,也可以在孕期保持良好的心态。第二,就是科学的喂养;第三,就是一些知识理论。”

首先,老师开始做示范动作。

“这些动作,是夫妻之间配合着完成的。”

顾一诺跟着老师的动作,完成的还算轻松。

“陆先生,请您坐在陆太太的身后,给她一个支撑,对!轻轻的,像是按摩一样。”

顾一诺感觉到,身后的男人,一碰到她的时候,立即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她的眼角都抽搐了。

忍不住回头瞪了他一眼。

陆已承也很无奈!他又不是故意的!

“好,我们换下一个动作。”

“老师,先练习一下这个动作,等一下再换。”陆已承立即打断。

他这个时候,真的不适合,做下一个动作。

“陆先生,等一下的动作,我可以自己完成。”顾一诺朝身后的男人说道。

“好,在这里你自己完成,回家,我们一起双修。”他贴在她的耳边,轻声回应。

双修?!

顾一诺真的好无语。

等了一会,老师又继续道:“下一个动作,是陆先生躺在下面,陆太太坐在陆先的身上,以双腿支撑着陆太太的背……”

老师还在讲解这个动作,顾一诺听得面色耳赤,陆已承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顾一诺,眼底还有一丝坏笑。

一共五个动作,简直不可描述!

这确定是孕期的体操?不是某一种姿势?

“孕期,准妈妈的情绪波动非常大,准爸爸要比以前更加体贴入微,这个操,差不多二十分钟,做的时候要完全放松,有助于准妈妈减压,更能体现出,准爸爸对准妈妈的温柔呵护。”

顾一诺抬头,看向陆已承。

看他那饿狼一样眼神,她真的不知道,她能不能体验到温柔的呵护。

“下一个环节,要讲的是,新生儿的护理和母乳喂养。”

老师走到一旁,拿出一个洋娃娃,抱在怀里,示范正确的姿势。

老师做完,将洋娃娃放到顾一诺的面前:“请陆太太,把洋娃娃抱起来。”

顾一诺按照老师交的,轻轻的抱起洋娃娃。

“嗯!非常不错,陆太太的姿势非常标准。”

顾一诺看着怀里的这个洋娃娃,眼角都有些湿润了,她控制不住的想着,前世的两个孩子,她都没有好好的抱一抱。

陆已承发现她的眼角有些湿润,立即朝她靠了过来,轻轻的搂着她的肩膀,询问道:“诺诺,怎么了?”

一旁的老师,好像早已经习惯了,“孕妇的情绪就是这样,我见过很多准妈妈,抱着这个洋娃娃都忍不住落泪。陆太太深呼吸,放松一下心情,试着想一想,几个月后,你会抱着你们的小天使,他会在你的怀里哭,会在你的怀里笑,会在你的怀里,美美的睡觉……”

“老师,不要说了!”陆已承直接阻止道。

没看他的老婆,已经哭成泪人吗!

顾一诺控制不住自己,哭得越来越惨,紧紧的抱着怀里的洋娃娃。

如果,前世,她不是那么无用,又怎么会被顾茗雪害死!

更不会,让刚刚出生的孩子就去失了母爱!

“诺诺,不要哭了,不哭了。”陆已承慌乱的擦掉她脸上的泪水。

她哭得太凶了,怎么都擦不完。

他干脆俯身,吻上她的眼睛。

咸涩的泪水,让他的心,更痛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洋娃娃就把她弄得哭成了这样,早知道,他就不带她来了。

顾一诺忍不住抽噎着,抬起手,抚上自己的隆起的肚子。

小家伙突然踢了一下她的手。顿时让她破啼而笑。

陆已承心疼坏了,正准备带她走算了,她突然又笑了起来,这个小祖宗,简直是想要他发疯发狂!

“他踢我了。”顾一诺脸上还有一窜泪球,笑着朝陆已承说道。

“陆先生,先休息十分钟,让陆太太放松一下心情,洗手间在出了门往左拐大概十米的地方。”老师说完,站起来朝外走去。

陆已承直接将坐在地上的小女人抱到怀里,心疼的擦掉她脸上的泪水。

“哭得我心都碎成渣了!”

“我……我就是想哭。”顾一诺看着他,一脸的委屈,说着说着,眼里又泛起了泪光。

“想哭就哭吧,不要忍着。”痛都让他一个人承受!

顾一诺抬手抹了一下小脸,“不哭了,我想去洗下脸。”

“我带你去。”陆已承直接将她抱起来,朝着老师指的方向走去。

顾一诺去洗了个脸,从洗手间里走出来,陆已承立即迎过去,将她拥入怀中。

“诺诺,接下来的课,我们不上了,好不好?”

“既然都来了,就上完吧。我没事了。”

“你告诉我,刚刚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

顾一诺知道,自己的情绪太失控了。

“诺诺,我能感觉到,你刚刚哭的那么凶,不是为人之母的喜悦,你的眼泪中,有悲伤委屈甚至是痛苦的味道。”

“哪有。”她错开目光,不想面对他这个问题。

“有!我尝到了。”

顾一诺愣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诺诺,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受,我害怕,害怕你还受过什么委屈和伤害,是我不知道的,也害怕,你有什么秘密,藏在心里!”

“陆先生,你想太多了,我是孕妇!”顾一诺理直气壮的回应道。

前世的事情,她绝不想他知道。

其实,她是怕,他知道她前世,那般狼狈的样子。

她不想让他知道,她还有那一面,她只想,在他的心里,留下最美好的她!

与她对视了几秒,陆已承先妥协,搂着她的肩膀说道:“小混蛋,你说的都对,我无言以对。”

顾一诺忍不住笑出声来。

见她终于展露笑颜,陆已承也暗暗松了一口气。他的心里,一直存在的那个疑问,到现在都没有解开。

他不舍得逼她,既然她不想说,他也不再问了。

两人回到课堂内,老师已经在这里等着了。

“陆先生,陆太太,接下来,我们要讲的是一些理论知识,首先,我来和二位介绍一下,胎儿每一周的发育情况。”

老师细致的讲解着,一直到分娩的时候,都说的非常细致。

“最后,我想和二位谈一谈孕期的夫妻生活,在孕中期,也就是陆太太现在的这个月份,是可以适当的夫妻生活,把握好尺度,是最好的放松途径。”

陆已承听到这段话的时候,目光都在顾一诺的身上,委屈巴巴的,甚至有几分控诉的意味。

他现在的状态,就是久旱无甘霖的状态!

“今天的课程就结束了,谢谢二位。”

顾一诺躲着陆已承目光,朝老师道谢:“谢谢老师。”

“陆太太,不用客气,这是我的名片,以后不管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打电话,或者直接过来咨询我。”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收好名片。

陆已承起身,接着她走到凳子前,直接蹲下来,帮她把鞋子穿好。

一旁的老师看到这一幕,真的是被他们这一对夫妻,撒了一大把狗粮!

那么多负面的新闻,什么陆少出轨,什么包养小三,什么陆太太失宠,什么逼婚,都是骗人的!

这一对夫妻,恩爱的不得了!

陆大少看陆太太的眼神里,都是浓浓的爱意!

陆已承和顾一诺,走到外面,已经是傍晚了,夕阳正好。

顾一诺看着天边的一抹云霞,轻轻的抚摸着隆起的肚子,此时的她,沐浴在一片金灿灿的夕阳中,惊艳了时光,恬静而美好。

陆已承朝她靠了过去,贴在她的耳边,“老婆,刚刚老师都说了什么,你听到没有?”

顾一诺转过身,朝他看了一眼,“听到了,但是,我觉得,对我们不太适用。”

“为什么?”

“老师说的是轻柔的方式,我感觉不到你的温柔,从来没有。”她很认真的朝他说道。

“我会很轻的,电动马达一样可以调到最抵挡。”

“不,陆先生,你不是电动马达,你是打桩机。”顾一诺说完,拉开车门上车。

留下陆先生在原地,风中凌乱!

------题外话------

辣么辣么辣么甜,你的票票,还不给二暖?

说一件二暖觉得敲击销魂的事,这个月二暖没上过一天新人PK榜,就是要评价票上的那个。明天就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了,咱们相约下个月好不好?

约嘛,约嘛~人家都躺好了,你还不约,还是不是二暖心里最美最美的小仙女了!哼!

二暖要举高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