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诺儿,你妈妈还活着/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以菲愣了一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照片。

不等她回答,苏以溟朝一旁走去。

不!她和顾茗雪不一样!顾茗雪声名狼藉,而且又不知检点,最后有这样的下场,全是自己作死的!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陆已承!

……

早上七点,陆已承已经在楼下的健身房里,挥汗如雨一个半小时。

汗水沿着腹肌,不断的滑落,性感撩人。

整个健身房里,弥漫着一股男性独特的荷尔蒙气息,看上一眼,就会让人脸红心跳。

定时器响起,结束锻炼。

洗了个澡,朝卧室走去。

顾一诺还在床的一角缩着,没有醒来。

刚刚走到床边,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来,陆已承立即拿出手机接通,回头朝详床上的人儿望了一眼。

发现并没有吵配她,暗暗松了一口气。

“陆少,我们查清楚了国内所有疗养院,都没有发现,您要找的那个人,然后我们私自扩大范围,目前还没有查到。”

“继续扩大范围查找,一但有什么消息,立即通知我。”

“好的。”

陆已承挂了电话,朝床上的人儿走了过去。

顾一诺的睫毛轻轻的颤了几下,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清新的香味,扑面而来,这是他独有的味道,让她贪恋。

陆已承发现,她已经醒了,扶着她的肩膀,将她转了过来,与他面对面。

“是不是,被我吵醒了?”

“没有,我本来也醒了,不是不想起床。”她带着一丝慵懒朝他回应道。

“不想起来,就在床上再多躺一会。”

“有不有什么消息?”

陆已承抬起的手,僵了一下,随后轻轻的拢着她的发丝,柔声朝她说道:“还没有,还在继续查。”

“已承,你说,她当年,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态离开的?她是不是,连我也不要了?”

她的声音软软的,听起来,好像很不在意的一个问题。

他还是听得出来,她心里隐藏的悲伤。

像一只,被遗弃的小兽,孤独而又无助。

陆已承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只能紧紧的搂着她,轻轻的朝她的额前亲吻着。

“诺诺,不管,二十多年前,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只要记得,你还有我,我永远都会陪在你的身旁。”

顾一诺伸出手,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腕,将脸埋入他的胸膛。

“已承,也许,她已经换了一个名字,换了一个身份,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其实,她要是不需要我的话,我也不想,去打扰她现在的生活。但是,那个发邮件给我的人,好像别有用意,我担心,因为我的原因,反而把她牵连进来,受到无谓伤害。”

陆已承完全明白她这种心情,只能轻声的安慰她:“不要担心,我会尽快查清楚,也许,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有我呢,不要再胡思乱想了,知道吗?”

“嗯。”顾一诺点点头。

“诺诺,白聿明天就要回F国,在他要回F国的时候,你突然收到这样的视频,让我很担心,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白聿?”顾一诺有些吃惊,抬起头看着陆已承。

“白聿的手段是你想象不到的,他对你,有着很深的执念。我想,他不可脂这么轻易放手。”

“他是不是,曾经用我的安危,来威胁你?”

“没错。”陆已承点点头,“诺诺,我从来,没有那么脆弱,也从来,没有对一件事情,产生那么强烈的恐惧感!你对我来说,比我自己的命还要重要,我不忍你,受到一丝伤害,一丝一毫,都不行!”

“那我回来后,你为什么还要那么对我?”

“白聿是F国的公爵,他的手中,有一个组织,散布在各国。”陆已承轻声和她解释。

他相信,她听到这些,就会明白。

当然,事实的真相,远远不止这些,剩下的,已经是属于机密,而且,她知道的越少,越好。

顾一诺的确是什么都明白了。

缓缓坐起身子,认认真真的朝他说道:“已承,我想,站在你的身旁,不管任何时候。而不是一有危险,就被你保护起来,什么事情,都让你一个人,独自己去承受。我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我什么都不怕,我只怕,你不要我。”

陆已承轻轻的捧着她的小脸,心疼的看着她:“小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若有轮回,我生生世世,非你不可!”

顾一诺眼睛一红,泪水控制不住落下来,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朝他的怀里扑了过去。

“你不许骗我!”

陆已承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我怎么会骗你?”

“陆已承!我告诉你,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都不许瞒着我!你生,生,你死,我死!”

“小混蛋!不许说这样的话!”陆已承将她从怀里拉出来,给她擦着脸上的泪水,“有人在,哪怕是地狱,我也得爬回来。”

她的泪,还在往下掉,大早上的,就让她哭成这样,他的心里,简直就像是在烈火上一样炽烤着。

他突然拉起她的手,贴在心房的位置。

“摸到了吗?”

“什么?”她愣愣的朝他问道。

“好疼!”

她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才能让它不疼?”

“摸一摸,吹一吹。”

她直接拉起他的上衣,朝他心房的位置,亲了一下。

“这样呢?还疼吗?”

“好多了!”陆已承简直是受宠若惊。

谁知道,她的小嘴突然往下挪一点点,咬住小红豆。

“诺诺!”他忍不住惊呼一声。

顾一诺扶着他的肩膀,将他压了下去。她的动作,笨的像个婴儿一样,却让他体验到,什么叫噬骨般的沉沦!

……

孙嫂早就准备好了早餐,不时的朝二楼望去。

今天是周四吧?

这都快九点了,两人怎么还没有从楼上下来?

老爷子将老花镜取了下来,朝孙嫂说道:“不用等了,带上吃货,我们出去逛逛。”

老爷子的眼底,全是笑意。

他巴不得这两个人,天天都像这样,腻在一起才好!

……

不可描述的事情结束之后,留下满室旖旎。

顾一诺软绵无力的躺在床上,小脸上,布满一层细汗,像是桃花落了一场微雨一般,娇艳欲滴。

陆已承意犹未尽,幸福来的太突然,简直让他招架不住。

“你今天要不要去公司?”

“不去,就在家里陪着你,寸步不离。”

顾一诺甜甜一笑,搂着他的脖子,小脸在他的身上蹭了蹭:“我好饿,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孙嫂一定准备好了早餐,穿好衣服去下楼去吃东西。”

“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怎么办?”她歪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等着,我帮你穿。”陆已承转身,去衣柜里挑衣服。

刚刚帮她穿好衣服,他还没有直起身子,突然,有一丝异样的感觉传来。

那只调皮的小脚,足尖轻点,在他的身上碰了碰。

他立即抓住那只调皮的小脚。

顾一诺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再次朝他挨了过去。

“比我的脚还长!”

陆已承感觉,血液都沸腾了!

“诺诺!你在惹火!”

“是啊!”她抬着小脸,一副无法无天的样子。

“把脚拿开!”

“不!”说着,她将另一只小脚也放了下去,像个孩子找到新玩具一样,两只小脚丫替换的动。

“你这个小混蛋!”陆已承简直咬牙切齿。

可是,他又没有办法拿他怎么样!

碰不得,舍不得!

“玩够了没有?”他一脸宠溺,又有些无奈的说道。

“一点也不好玩。”

“不好玩你还玩这么久!”

顾一诺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陆已承一把将她抱起来,“不是说饿了吗?下楼吃饭!”

一件一件给她穿好,抱起朝她朝楼下走去。

“我还没有穿鞋。”

“我抱着你,不用穿鞋。”

“爷爷和孙嫂在下面。”

“他们看到我们这样,开心还来不及。”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朝楼下走去,楼下一个人也没有,就连吃货都没了踪影。

一定是全都出去了,屋里就剩她们两个。

陆已承把她抱到餐厅,走到厨房,孙嫂将菜饭全都留在锅里,热牛奶,点心,还有一些平常顾一诺爱吃的小菜和玉米羹。

实在是太饿了,一闻到食物香味,顾一诺的食欲全都被激发出来。

陆已承端着碗,坐在她面前。

“我喂。”

“我可以自己吃。”

“张嘴,嗯,乖。”

她缓缓张开小嘴,一口一口吃下去。

看着她吃得香甜,比他自己吃着,还要满足。

顾一诺一口气,吃了两大碗玉米羹,又吃了两片全麦面包,终于恢复了一丝体力。

“你也吃。”她将一旁的面包拿起来,递到他的嘴边。

“现在,换你喂我了。”

她拿起面包点心,趁机多往他的嘴里塞一些。

“诺诺,吃不下了。”

“可是我还想喂~”

陆已承又将递到嘴边的食物吃了下去,今天早上,这一顿早餐,比他一天吃得还多。

吃完饭,已经中午了,陆已承抱着顾一诺回到阁楼

打开落地窗的窗帘,这间屋子,就相当于一个阳光房,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直射进来,画到一个个漂亮的光晕。

懒人沙发上,陆已承搂着顾一诺,惬意的躺在那里。

“今天,我们就要在这里躺一天吗?什么也不用做了?”

陆已承摇摇头,“当然不是,我们今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

“什么任务?”

“我们是不是要给宝宝取个名字了?”

“是啊!”顾一诺从他的怀里,直起身子,“可是,我还不知道,我们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

“这个,问一下孔一凡知道了。”

“不要问,就这样,保持一点神秘感。”顾一诺连忙拉着陆已承的手,摇了摇头。

“听你的。”

“已承,你想男孩子的名字,我想女孩子的,等到生下来,如果是男孩子就用你取的,是女孩子,就用我取的,好不好?”

“好。”陆已承点点头,宠溺的捏了捏她的小脸。

“我去拿纸笔。”

“别动!我去拿。”陆已承站起来,抽了一张画纸拿了两只铅笔,顺便将一旁的小茶几拉了过来,放在两人面前。

顾一诺拿着铅笔,看着面前的白纸,脑中也是一片空白。

她想过很多次,要给孩子取名字,却总是感觉,找不到最好的。

即使,偶尔想到一些,也觉得差强人意。

“诺诺,宝宝是跟着你的姓氏,还是我的?”

顾一诺被他这么一问,想到那份我协议上的一条,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没有用调侃的语气,反而是很认真的在问她。

“姓陆。”她简单的回了两个字。

其实,陆已承真的觉得,孩子跟着她的姓氏对他来说,没什么关系。

“诺诺,跟你的姓,我是真的不介意。”

“一点也不介意?”顾一诺朝他询问道,不等他回答,她又说了一句:“等等宝宝以后带出去,别人一问他的名字,他姓顾,他的爸爸却姓陆,到时候,人家心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陆已承不解的询问道。

“这位陆先生,一定是顾宝宝的继父。”顾一诺淡淡的回了一句。

“不!姓陆!”陆已承立即确定下来!

刚刚顾一诺说的那些话,以他来说,简直是太戳心了!

孩子是他亲生的!绝对的姓陆!

顾一诺看着他的模样,唇角微扬,心里涌起一抹得意,然后托着小脸,想着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

陆已承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名字。

顾一诺侧目看了一眼:“陆子偕。”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陆已承轻声解释。

顾一诺点点头,觉得还不错。

可是,要是个女孩子,应该叫什么?

“没关系,可以慢慢想。”

“嗯。”顾一诺点点头,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太慎重,所以总是觉得,不够好。

她拿着笔,随意的在纸上画着。

名字没取一个,一会却在纸上,画了一副简易的画来。

陆已承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

“不许笑我,谁让你一下子就取个名字出来,我想了这么久,都没有想到一个满意的。”

“这么说来,对我想名字,很满意?”

“不,一点都不满意,现在还早,你还有时间,再多想几个。”

“好,我一定好好想,想到一个,让老婆大人,最满意的!”陆已承抬手,点了一下她的小俏鼻。

顾一诺靠在一旁的沙发上,忍不住打了几个哈欠。

“困了吗?”

“嗯,特别是太阳照着,感觉懒洋洋的,我想睡一会。”

“我抱你去卧室。”

“不,就在这里睡吧。”顾一诺实在是动都不想动了。

陆已承立即将面前的东西收了,把窗帘拉上,轻轻的靠在她的身边。

她已经迷迷糊糊的,朝他的怀里靠了靠,小手放在他的身上。

“陆先生,不许趁我睡觉的时候做坏事。”她带着浓浓的睡意朝他说道。

“好,不做坏事,做好事行不行?”

顾一诺的手,突然朝下面挪去,抓住!

“吡!”头顶,传来他倒抽气的声音。呼吸也突然变得粗重了几分。

她用仅有的一点力气,撑开沉重的双眼,“我先把工具握在手里……看你,还怎么……”

她已经睡着了,小手还在紧紧的抓着。

这对陆已承来说,简直是一种说不出的折磨!

这个磨人的小东西,她睡得这么香,他怎么办啊?

……

“都准备好了吗?”白聿站在窗前,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只手拿着电话。冷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都是按你的要求准备的。”苏以溟轻声回应,“白聿,这一次,没有达成协议,以后……”

“既然不能在表面上达成协议,私下,我们还可以,继续合作。”

苏以溟,等得就是白聿这句话。

“你们苏家,也不过如此,陆已承虽然离开军区,我们苏家,却还是无法主宰,想要和我继续合作,也要拿出一点实力来。”

苏以溟被噎了一下。

“我提醒你一句,陆已承或许只是离开军区而已。并不是,失去所有的权力。”

“这一点,我早就有怀疑了。”

“是啊!你早就怀疑了,但是,外交部长,却还是被撤换了!时御霆上任之后,我才知道,你们苏家的真正实力,那么多反对的声音,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是不是考虑,再多培植一些属于你们苏家的势力,你们这里,有一句话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苏以溟一个字反驳不了,只能任白聿羞辱。

“目前,我不想插手你和陆已承之间的纷争,等我离开后,等你真正能够掌握大局的时候,再和我联络。”

白聿挂了电话,看着窗外的影色。

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空,飘来了几朵乌云,天空阴沉下来。

不一会,大雨倾盆而下。

窗前的景色,变得朦胧起来,白聿伸手,擦了一下窗户上的水雾。

这一天,陆已承都守在诺儿的身边,待在那片别墅区。

陆已承真的以为,这么躲着,就能够躲得过去了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大雨,打着窗户,发生的声音,将睡梦中的顾一诺吵醒。

外面,突然闪起一道闪电,陆已承立即捂着她的耳朵,一声惊雷顿时响起,怀中的小身子,还是吓得颤抖了一下。

“下雨了吗?”

“是的,下雨了。”陆已承轻声回应。

顾一诺立即起身,拉开窗帘,外面的天空,一片阴沉,雨势很大。

记得她睡着的时候,还是一片晴空,才睡了一会,天气竟然变成了这样。

陆已承放在一旁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他走到一旁,立即接通电话。

顾一诺发现,他的面容变得凝重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他挂了电话,顾一诺立即朝他了过去,“发生什么事了?”

“公司出了一件紧急的事情,我必须得去处理。”

“现在吗?”

“没错。”陆已承点点头,他突然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我怀疑,这是白聿的阴谋,所以,听话一点,就待在家里,哪也不要去。”

“好。”顾一诺点点头。

“诺诺,我会让曹洋他们过来,不管我什么时候回来,哪怕联系不上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在家里等着我,明白吗?”

“明白。”顾一诺再次点点头,“你去吧,不用担心我。”

陆已承拿着手机,匆匆下楼。

顾一诺也朝楼下走去,她的手机一直放在卧室,找到手机后,顺便打开电脑,像往常一样,浏览网上的信息。

突然,她看到一条消息。

1133酒吧的命案,已经结案了!

顾一诺的心,猛得一紧,立即打开这个新闻。

凶手,不就是顾茗雪吗?顾茗雪不是在已承的手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网页已经打开,她立即往下看去。

经调查,凶手已经确认,境外人员,姓名:温蒂·威尔斯。在逮捕嫌疑人的过程中,嫌疑人趁机逃跑,后来竟然发现,坠亡在一个商业大厦未竣工的工地的人工观景池里。

系畏罪自杀。

顾一诺看着这简单的几个字,还不敢相信,顾茗雪就这么死了。

这一时,她不知道,究竟是该哭还是该笑!

前世,她被顾茗雪害成那样,她不知道,最后,顾茗雪有没有成功的取代她,嫁给已承。

顾茗雪给她带来的伤害,却是无法抹灭的!

死了,顾茗雪,就这么死了。

她终于,可以不用活在前世的纠葛中,这一世,是她真正的开始!

她一定会握住属于自己的幸福,守卫自己的幸福。

绝不会,让任何人染指!

顾一诺关掉网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不知道为什么,双眼还是控制不住的湿润了。以往的一切,随着顾茗雪的死,都一笔勾销!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顾一诺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顾小姐,昨天发的视频,你看了吗?”

“你是谁?视频是不是你发的?”

“是我的发的,视频的里的人的确是你的母亲,她叫米卿人,你如果,再不见她一面,她可能,真的要离开人世了。”

“我告诉你,有什么冲我来就好!不许伤害她!”顾一诺朝电话里的人,冷声说道。

“我们不会伤害她,只是希望,让顾小姐,能和自己的母亲,再见一面,否则,顾小姐,可能永远也见不到她了。”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顾小姐,今天晚上八点,在聚兴路等你。”

“你们不要伤害我妈妈!”

“那就要看,顾小姐,八点有没有出现。”

“好!我去!”顾一诺朝那人说道:“但是……”

“但是什么?”

“我可能八点钟赶不过去。”

“九点前,这是最后的时间。”

“好!”

……

八点钟,一辆车子,缓缓驶出别墅区,除了中间那辆豪车以外,前后还有四辆车子,将这辆车子包围着。

远处,一个红外望远镜,监视着那套别墅。

他亲眼看到,顾小姐上了车子,前前后后,有二十多个保镖跟随着。

车子,缓缓朝前方驶去。

白聿听到那人传回来的消息,目光沉了几分,起身离去。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他总是感觉,心神不宁!掏出手机,准备给顾一诺打个电话。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是曹洋打过来的。

“陆少!不好了,嫂子被人劫持了!”

“你说什么?”陆已承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在哪?!”

“聚兴路!劫持嫂子的人,被我们困在废弃的教堂里!嫂子就在里面!”

陆已承握着手机,朝前方飞奔而去!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马上赶到聚举路!

不管诺诺是怎么去了聚兴路的,他只要她平安无恙!

这些人,没有想到,对方竟然配枪,他们劫持了顾小姐之后,竟然被逼在这个教堂里,无法出去。

“公爵大人,我们被困在这里了!陆已承的手下,全都持枪,刚刚冲突起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被打伤了两个手下。”

白聿一听,猛踩了一下油门。

“诺儿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那人朝蜷缩在墙角的身影望去,朝白聿回应道:“顾小姐,只是受了一点惊吓,并不有受伤。”

“我马上赶过去!”

白聿扔下手机,突然拐了一个方向,直接逆行,朝前方飞驶而去!

曹洋他们,包围着这里,并没有急着攻进去抢人,而是四周散去,去搜索着。

“我们找遍了,什么都没有发现。”

聚兴路,早在几十年前,相当繁华,但是因为地理位置,这里渐渐不复往日,最后,成了无人居住的一条街。

这条街上,有一些西式的建筑,都很有年代感,十几个人,十多分钟就能搜完这里的建筑。

“嫂子一定是被骗了。”

“你说,白聿会来吗?”

“我想一定会!”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跑车的引擎声,曹洋他们,立即埋伏起来!

“好像,不止一辆!”

“怕了?”

“我才不怕什么白聿!我是怕,我会被陆少打死!”

“怕什么!有嫂子护着!”

白聿的身后,跟着十多个人,从身上掏出武器,装上消音器,直接朝前面这个废弃的教堂冲去。

曹洋他们,也是憋了一肚子火,不管是在机场,还是在L国海岛,他们与白聿早就结下了梁子。

漆黑的夜色下,上演着一场火拼!

陆已承赶到,就听到四周的动静,他的心,又是一紧!直接朝前方冲了过去!

白聿已经带人,冲进教堂,一眼就看到,墙角缩着的那道身影。

他正准备走过去,突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他迅速朝一旁的地上滚去!

白聿一转身,看到陆已承握着枪,站在他的身后。

陆已承的手,不是废掉了吗?

阻止了白聿的步伐后,陆已承的目光,迅速朝墙角缩着的那道身影望去,他的心猛然一痛,快步朝前方走去。

白聿突然拿枪指着他。

两人迎面走来,直到还剩下三步距离!

“陆已承!放下枪!”

“白聿!你以为,你能从这里逃得出去!”

“我说过,她是我要的人,我在乎,她是什么样子!”

白聿说完,两个守在墙角的那道身影的人,立即拿枪指着那道身影。

“放下枪!”

陆已承手中的枪,立即扔在地上,没有一丝犹豫!

“陆少!”曹洋都懵了!

白聿上前一步,拿枪指着陆已承的头,狠狠的朝陆已承挥了一拳!与此同时,抬起脚朝陆已承的膝盖踹去!

陆已承身形不稳,差一点倒在地上。

白聿再次拿枪,指着他的眉心!

就在此时,被逼在枪角里的人,突然腾空而起,面前两人,被他一招制服!

一把枪,朝白聿缓缓顶在白聿的太阳穴。

“白聿,把枪放下!”顾一诺冷声说道。

陆已承与白聿同时转身,看着面前的人。

怎么可能?

她不是……

陆已承突然抬手,击落白聿手中的枪,白聿才一动一下身子,指着他的那把枪,立即逼近了几分。

陆已承猛然松了一口气,马上,又提心吊胆!这里多危险啊!

“白聿,你别逼我!”顾一诺朝白聿说道。

白聿缓缓抬起双手,转过来,与顾一诺面对面,他的目光,还像以前那么温柔,好像,还像最初与他相识的样子。

“诺儿,你会开枪吗?”

“我会!”顾一诺拿着枪,又朝白聿逼近了几分,“曹洋,还等什么,把他的人,全都给我控制住!”

“是,嫂子!”

陆已承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眼前的小女人,竟然有几分他的气势。

“我妈妈在哪?”顾一诺直接朝白聿询问道。

“你跟我走,就知道她在哪了!”

“白聿,你要是敢伤害她!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你对她做了什么,我一定会加倍的还回来!”

“诺儿,其实,你是恨我的,对不对?”

顾一诺的手,微微颤抖一下,“我多么希望,发那个视频的人,不是你!白聿,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如果,我告诉你,我本来就是这样,你信吗?”

“我不信!如果你本来就是这样,那我认识的白聿,又是谁?”

白聿愣了一下,突然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诺儿,我现在就开枪打死我,要不然,我不知道,我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以为我不敢吗?!”

白聿闭上双眼,一副完全等死的样子。

陆已承将枪从顾一诺的手里接过来,将她搂在怀里,直接朝白聿的脸上,挥了一拳。

一丝鲜血,从白聿的唇角流了下来,他抬手,拭去唇角的血迹。

今天,他的计划,可以说天衣无缝。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他没有算到,陆已承的手下,竟然配枪,也算不到……

他的目光,缓缓朝刚刚被他当成顾一诺的人望去,突然露出一丝苦涩。

也没有算到,他劫持的人,跟本就不是她。

“白聿,如果,你用光明的手段与我竞争,我绝不会有想要杀了你的心思!你却用这种手段!”

“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怎么能在她的心里,占有一席之地?”白聿笑着询问。

“白聿!我妈妈她究竟在哪!”顾一诺朝白聿嘶声问道,“我与你之间的事情,不要牵连到我妈妈!她是无辜的!”

“诺诺,冷静一点。”陆已承轻声安慰着。

“曹洋,把白聿控制起来!”陆已承就不信,有白聿在手里,还不能找到诺诺母亲的消息。

他现在,不管白聿的身份,也不管控制白聿,会有多大的影响,所有的后果,他一力承担!

他也不愿意,让怀中的小女人,担惊受怕!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脚步声,强烈的灯光,将这里照得如同白天。

苏以溟一身军装,从一辆军用越野车上走了来,他的身后,跟着几百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将这个教堂围了起来。

“陆大少,你这是在做什么?”苏以溟朝陆已承询问道。

“这个,就要问公爵大人了,觉得这里风景好,环境好,所以约我来此,切磋切磋。”

“那正好,我来得及时,还能看个热闹。”苏以溟走上前。

他身后的人,也跟着走上来,将曹洋等人,全部围住。

“不知道,是陆少更胜一筹,还是公爵大人,占了上风呢?”

“情况你不都看到了吧,还需多言?”

苏以溟朝四周望去,目光落到白聿身上,“看这样子,应该是切磋完了,我刚好,找公爵大人,还有一点要事,我们就不打扰陆少,先走一步。”

陆已承看着苏以溟和白聿一同离去的背影,暗暗握紧双手。

顾一诺抬手,握着他的手腕,朝他摇摇头。

她很怕,陆已承会和苏以溟硬碰硬。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下来。

她相信,只要白聿还没有放手,她妈妈一定还安全的,白聿明天就要离开国内,回F国。他们也还有时间和机会。

不急在这一时。

苏以溟等人,全部离去,四周恢复宁静。

陆已承突然转过身,将顾一诺紧紧的搂在怀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