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你想和我共侍一夫?/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盛世皇朝

位于顶楼的总统套房里,以曹洋为首的十三人,依次排开站在那里,一个个低着头,不敢与陆已承对视。

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一股低气压,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

陆已承的目光,一一朝这些人扫过,最后,落在小古的身上。

简直,不忍直视。

小古咽了一下口水,将要掉出来的假肚子往上提了提。脸上的妆还没有卸,通过简慕晚手下的特效化妆师打扮一下,还真与顾一诺有几分相似。

怪不得,白聿的手下,会认错人。

正是因为这样,陆已承看一眼都觉得,三观颤抖。

“三百个单手交替俯卧撑!”

“是!”曹洋等人,齐声应道。

原本紧绷的神情,全都放松下来,看来,陆少并不是很生气,只是三百个俯卧撑而已。

“慢着。”一道轻柔的响起,阻止了陆已承的惩罚。

陆已承抬眸朝面前的小女人望去,“再加十公里负重跑!”

顾一诺一听,秀眉紧皱。

“你不是第四军区的总指挥了,他们也不是第四军区突击队的士兵,你不要还摆着一副顶头上司的架子?”顾一诺轻声反问。

陆已承被噎了一下。

但是,看向她的目光,还是多了一丝柔情。

“嫂子,受罚是应该的,我们私自行动,应该领罚。”

“是我让你们这么做的,是不是我也应该一起罚?”顾一诺朝陆已承望去,下巴微扬,挑衅的看着他。

“你等着!等会再罚你!”

竟然敢和曹洋他们一起合起伙来,把他都蒙在鼓里!

曹洋等人相视一笑,

咦~还没有见过这样的陆少呢!

说着要罚,语气里怎么听起来,全是宠溺!简直让人受不了啊!

陆已承一回头,看着曹洋他们的表情,缓缓站起来。

“还站着干嘛!”

曹洋等人,立即趴下!

“回训练中心再罚,出去吧!”陆已承再次命令道。

曹洋等人,立即爬起来,列成一队朝外走去。

顾一诺低着头,端起一旁的温开水,喝了几小口。

突然!他的手,握着她的手腕,她吓得差一点水都酒了。

“诺诺,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这可是真枪!”陆已承指了指桌子上摆的几把枪。

现在,想着她拿着枪指着白聿的那就一幕,还心有余悸!

“我知道,这是真枪啊。”顾一诺拿起一把,利索的装上子弹上膛。

陆已承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连忙将枪从她的手里接了回来。

“你是怎么学会这些的?”

他觉得太奇怪了。怎么也想不通,她竟然还懂武器。

上一次,在奠基仪事上,她就认出那个炸弹,他之前还在想,是不是巧合,她只是猜出来了。

现在想来,她是知道那个炸弹,所以才那么做的!

顾一诺闪躲着他炽热的目光,小声回应:“平常没事的时候,看了一些书籍和资料。”

“诺诺,你怎么会看这些?只是看一些资料,就这么了解这些武器?”陆已承还是不相信。

“看得多了就会了,爷爷不是有一些这方面的书籍吗,那上面,介绍的很详细。”

这个说法,陆已承有些信了。

前世的时候,她对陆已承的迷恋怎么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他是军人,所以她闲来无事,就翻翻看这些书。

希望能和他有共同的话题。

前世的时候,她怀上孩子,被老爷子接回G市,看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书籍,有时候,有时候,不懂的还会问老爷子。

漫长的九个月,什么都琢磨的差不多了。

那个时候,再看那些书籍,并不是对他还有什么留恋,只是形成了一种习惯。

虽然她没有摸过真正的枪,但是对它们的构造却清清楚楚。

所以,也不是那么难,一摸就会了。

陆已承缓缓将她拉入怀中。

“因为,你是军人,所以我才会去看这些书。”顾一诺怕他还有什么怀疑,又解释了一句。

陆已承的心中,涌上一抹惊喜,“是因为我,才看这些的?”

“是啊。”她轻轻的点点头,朝他的耳边轻轻地说道:“陆先生,其实,我曾经暗恋过你。”

陆已承又喜又惊,突然直起身子扶着她的肩膀与她四目相对。

“是什么时候,暗恋我?”

“这是个秘密。”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放到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不会再惩罚你了?”

“你要怎么惩罚我?让我”吃枪子“吗?”她主动搂着他的腰。

这三个字,让陆已承先是一愣,随后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这是一种挑逗还是邀请?

不管是什么,他都已经无法把持了!

因为,身下的她,万种风情,等着他彻彻底底的拥有!

他侧过身子,睡在她的身旁,朝她吻了过去。

一阵噬骨的缠绵过后,他从背后,紧紧的搂着她。

“已承,你告诉我,今天在知道我落入白聿的手中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不知道怎么形容,也不愿意再回想。”陆已承缓缓闭上双眼,在她的脸颊上蹭了蹭。

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一阵后怕。

“诺诺,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你走之后,我就接到电话,告诉我,我妈妈还活着,要我去聚兴路。”

“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的话你绝对不会让我去,所以,我立即就找了曹洋他们,一开始我这么做,曹洋他们也是不同意的。”

“最后,他们为什么同意?”陆已承也想不通这一点。

“我拿上一次,在机场的事情说服他们的。他们觉得心里有愧疚,没有完成你交待的任务,他们就屈服了。”

陆已承才不相信,随她一说,曹洋他们就同意的。

看来,他的小女人,在谈判这方面,也不弱!竟然能说服曹洋他们。

“小古和我身形差不多,我让晚晚送了一些画妆用的道具请了一个特效化妆师,把小古打扮成我。我在想,如果真的是白聿。他既然不肯善罢甘休,我不出现,他或许还会用别的办法。既然这样,不如将计就计。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可惜,却没有见到我妈妈。”

顾一诺说完,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盖住眼中一闪而过的担忧。

“对不起,诺诺。”陆已承轻声道歉。

顾一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怀疑,我妈妈不在国内。”

陆已承也有这个怀疑,要不然,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或许,就在F国也说不定。”顾一诺猜测道。

“诺诺,我一定会相办法,查到她的消息!”

“嗯。”顾一诺点点头。

“以后,不许这样,不许再私自做主!什么事情,都要和我商量一下。”陆已承再次朝她说道。

顾一诺突然笑了一下,捏着他的脸颊,“这不是,陆先生一贯的作风吗?我不过是,学你罢了。”

陆已承又是一愣,无法反驳。

“陆先生在知道我被人劫持,赶来的路上时的心情,就是我曾经尝试过的,刚刚那一句话,我也要送给你。而且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藏在自己的心里,这是一个坏毛病,而且很自私。”

陆已承真的体会到了!这么痛的领悟!

如她所说,曾经,她也和他一样。

“诺诺,我知道错了。”陆已承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

“已承,我爱你。”

突然听到她的表白,他的心里,却是一酸,稍候,才是一甜,渐渐的,湿了眼眶。

“诺诺,我也爱你。”

两人紧紧的相拥。

“夜深了,好好的睡一觉。”

……

苏以溟将白聿送回住处,撤了带来的人,独自一人留在这里,陪着白聿。

“有药箱吗?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势。”

“不用!”白聿冷声回应。

“顾一诺的确是一个让人很容易产生好感的女人。但是,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不惜一切代价,是不是太疯狂了?白聿,男女之情,不过就是风花雪月,一场欢好。别的女人,一样可以给你,何必呢?”

白聿端起面前的酒,灌入口中。

抬眸,朝苏以溟望去。

“你这一生,有没有特别珍视的东西?”

“有。”苏以溟点点头。

“她于我,便是如此。”

“她不爱你。”

白聿突然沉默了。一会时间,一瓶酒全都被他喝下,一滴不剩。

他的脑中,不断的浮现出今天的那一幕,她拿着枪,指着他,告诉他,她会开枪!

曾经一切,从那一刻起,都不复存在。

在她的眼里,他只是亚斯公爵,她站在陆已承和身边,和他敌对的立场!

这也是他,最害怕面对的。

他是白聿,如果,她愿意,他可以在她的身边,当一辈子的白聿。

但是,她不爱他。

从没爱过!

白聿拿起一旁的酒瓶,直接打开,往口中猛灌。

苏以溟转身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屋里宁静。

白聿拿起手机,接通电话。

“公爵大人,我们的人被抓了!现在,正在进行拉网式的搜查,我担心我们在这里的人,会遭遇一场大清洗!”

白聿紧紧的握着手机,用仅剩下的一丝理智吩咐道:“剩下的人,撤出境外。”

说完,他将手里的手机,直接砸了出去!

苏以溟站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

这件事情,他依然没有收到任何风声!

除了陆已承,还能有谁!

“明天一早,我亲自来送你去机场。”苏以溟说完,转身离去。

次日一早,时御霆亲自来到白聿的住处,送白聿前往国际机场,以时御霆现在的身份,也足让白聿和F国使臣,体体面面的离开。

白聿却知道,这是陆已承安排的。

陆已承是怕他,滞留在这里,不离开。

国际机场,时御霆亲眼看着白聿走上私人专机,微笑着挥手告别。

清洗行动,还在继续。

短短的三天时间,就抓了三百多人。

陆已承看这些名单,朝面前的老者说道:“这样就可以,即使没有全部肃清,也难成气候,有一些,还可以为我们所用。”

“目前,其它几国,对于那个秘密基地也十分关注,到现在,我们还没有任何有关于这个基地的资料。”

“等。”

老者点点头,“你上一次,要去会见F国的女王事情,团队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

陆已承坐直身子,这一次,他也没有想到,能将白聿在国内的间谍网,清冼 的这么彻底,所以,他也不急着去见F国的女王。

“这件事情,三个月后再具体安排。”

“三个月后,你太太要生了吧?”

“我还得侍候月子。”陆已承直接说道。

这一句话,让对面的老者神情都抽搐了,拿起一旁的文件,朝陆已承摔了过去!

“赶紧滚!再看你一眼,我都怀疑你是假的!”

陆已承捡起文件,整理好,放在桌面上,退后一步,站得笔直,朝老者敬礼,退了出去。

老者看着陆已承离去的背影,含笑点点头:“有血有肉,当是如此。”

……

顾一诺醒来,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酒店里,窗帘是拉着的,屋里的光线有些暗,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

起身将窗帘拉开,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她立即抬手,挡住面前的强光。

竟然都日上三竿了!

转身朝一旁的桌前走去,发现一张纸条,是陆已承刚劲有力又不失清隽的字迹。

“老婆,我有事外出,睡醒了之后叫客房送餐,吃完早餐,在这里等我,我来接你回家。”

顾一诺看着纸条,唇角微微上扬。

转身,朝洗手间走去。

推开门后,她看到镜子上,也贴着一张便签。

“老婆,洗漱完,去床头的小柜子里,有东西要给你。”

顾一诺将便签拿下来,开始洗漱。

当她走到床头,又看到一张便签,还画了一个箭头,指着下面。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寻宝游戏。

拉开抽屉,一枚糖果放在里面,粉红色的包装纸上,全都是爱心的形状。

她将糖果拿了起来,下面还放着一张纸条。

“我爱你。”

看着这三个字,唇角的笑意更深,剥开糖纸将这颗糖放到嘴里。拿起一旁的电话,叫酒店送上一份餐点上来。

蓝馨一身工作服,收拾的十分干练,她今天一来上班,就听到客房部的人说,陆少昨天晚上回来了。

有好多天,陆少都没有再来盛世皇朝,她还以为,她所作的一切,又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好不容易,让外面传闻,她与陆少有暧昧的关系,不管陆少对她怎么样,所谓三人成虎,她就算是被人当成小三也无所谓。

说不定,哪一天,她就能爬上陆少的床!还有陆夫人的支持,她还怕扶不正吗?

走到电梯里,一个服务员立即向蓝馨问好。

“蓝经理,早上好。”

“早上好。”蓝馨点点头。

突然发现,这个服务员按的电梯楼层,竟然是总统套房的楼层。

“这是陆少叫的早餐?”

“是陆少房里叫的。”

“给我吧,我刚好要去,直接给陆少送过去。”

“谢谢蓝经理。”那人把手推餐车,交到蓝馨手里,就近出了电梯。

蓝馨迅速打开的拿包,对着镜子看了一眼,确定自己的妆容没有一点问题。电梯门开了,直接朝总统套房走去。

直接拿她的工作卡,开了总统套房的门,发现屋里,空无一人。

她立即将餐车推到一旁,朝屋里四处找去。

陆少不在吗?

顾一诺刚好在另一个小套间,先换好衣服。计算着时间,等她吃完早餐,陆已承应该也差不多回来接她了。

才走出小套间,就看到屋里,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在那里,看着蓝馨的一举一动。

早就听说,蓝馨在这个酒店上班,还在贵妇之中传开了,说什么,陆已承舍不得蓝馨在公司辛苦,直接把蓝馨包了,经常在盛世皇朝和蓝馨私混。

更有一些传言,不堪入耳。这些传方和前世的没有什么差别!

她当时听了,只是一笑,没有放在心上。

前世,她被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连陆已承的面都见不到几次,一听到这些传言,几乎是深信不疑!

这一世,她完全不相信,这些传言,不过是有心之人散播出来的罢了。

“你怎么在这里?”见蓝馨还没有发现她,顾一诺忍不住问道。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蓝馨吓了一跳!

转过身来,看着顾一诺,看这样子,好像顾一诺刚刚从外面走进来一样。

她的心里,飞快的算计着。

难道是顾一诺听到外面那些传言,终于忍不住过来酒店想要一探究竟?

她立即换上一副可怜又害怕的样子,朝顾一诺走了过去。

“小诺,对不起!”

顾一诺愣了一下,蓝馨这是准备唱哪出?

她突然有些期待了。

“小诺,请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实在是控制不住我的感情,我不是有意要抢你的老公,我和陆少的关系,绝不会影响到你身份,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做陆太太,我只求能陪在陆少的身边。”

顾一诺不出声,欣赏着蓝馨一个人的独角戏。

“昨天晚上,我们,我……对不起小诺。”

昨天晚上?顾一诺忍不住笑了起来。

------题外话------

还有一更~月初了,约起来啊~月票分一点给二暖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