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陆先生,你好偏心!/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慕晚一听到这句话,一阵哽咽,轻声询问道:“珩珩,他还好吗?”

顾一诺到简慕晚的这句话,才知道简慕晚不知道珩珩受伤的事情。

“他很好。”她立即朝简慕晚回答道。

要是让晚晚知道珩珩受伤了,不一定会有多心疼。

“一诺,我想看看他。”

顾一诺立即打开视频,特意抬起手遮了一下珩珩头上的伤。

简慕晚看着视频中的睡得正香的孩子,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下来。

“晚晚,等珩珩醒了,我再让他和你视频。”

“不,暂时不用了。”简慕晚一边擦掉眼泪一边摇摇头。

“晚晚,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很快就结束了,一诺,辛苦你帮我照顾珩珩一段时间。”

“你放心,珩珩在我这里,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他。”

“谢谢。”

“晚晚,不要和我说谢谢,你还有什么需要,一定要告诉我。”

“我会的。”简慕晚点点头。

“晚晚,在没有经过你同意的情况下,我已经认珩珩当我的干儿子,我现在也是他的妈妈,他现在改口叫我妈咪了。”

简慕晚看着顾一诺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舍的看了视频中的睡着的儿子,“一诺,我先不和你说了,我还有工作要忙。”

“好,你先去忙吧。再见。”

关掉视频,顾一诺将手机放到一旁,轻轻在珩珩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她现能为晚晚做的,就是照顾好珩珩。

希望晚晚,能够和靳司南,早一点拨云见日。

顾一诺轻轻的靠在珩珩身边,也沉沉睡去。

……

F国

威尔斯先生看着面前的白聿,神情带着几分悲痛,他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白聿是斟酌在三,才来和威尔斯先生,说这些事情。

顾茗雪的事,隐瞒不了多久,所以,他得主动和威尔斯先生说,具体怎么说,全看他的意愿。

“对不起,威尔斯先生,是我没有保护好她。”白聿低头,看起来,满是愧疚。

“温蒂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即使,人是她杀的,她也可以请律师为她辩护!而且,还有公爵大人在,怎么能让她陷入这种无助的境地!”威尔斯先生朝白聿望去,对于这样的消息,充满疑惑。

“当时,外交关系谈判破裂,我事务繁忙,没想会发生这样的事情,1133酒吧是一诺股份的另一位股东开的,温蒂小姐过去之后,都是这位股东在接待,是我疏忽了。”

“不,这件事情,也不能怪你。”威尔斯先生恢复理智,朝白聿说道。

“请让我,再一次对您和夫人,表示歉意。”白聿说完,朝门口望去。

候在门口的人,捧着一个骨灰盒,走了进来。

威尔斯先生看着这个东西,直接跌坐在椅子上,“如果卿人知道这个消息,她……”

哪怕,卿人对温蒂再怎么不亲近,也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白聿看着桌子上的骨灰盒。

顾茗雪死了,在死之后,他还能给顾茗雪保全一个名声。

他告诉威尔斯先生,顾茗雪是被乔启润侮辱,过失杀人。然后,惊恐过度,又因为被侮辱,想不开自杀了。

“我觉得,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威尔斯夫人,以免影响她的心情。”白聿提议道。

威尔斯先生的心里很矛盾,当年,他为了让卿人彻底的和以前断绝关系,告诉她,孩子没有保住。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那个孱弱的小生命,真的能够活下来!

现在,他还要欺骗她吗?

“威尔斯先生,你可能比我更清楚,威尔斯夫人现在的情况,何必让她,再承受这样的伤痛。”

威尔斯先生没有回答,看得出,他也赞同白聿这种做法。

“这件事情,你也一定非常伤心,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是我们不愿意见到的。”威尔斯先生抬起手,拍了拍白聿的肩膀。

“威尔斯先生,您目前和一诺股份还有合作,这件事情,是温蒂小姐负责的,不知道威尔斯先生有没有别的打算?”

面对白聿的这个问题,威尔斯先生愣了一下。

他还沉浸在这种悲伤之中,亚斯公爵竟然立即就把话题转到公事上来。

之前,亚斯公爵还亲口向他表露过,喜欢温蒂,想要娶她。

愧疚,他倒是看到了,可是伤心,他却感觉不到!

“这件事情,让威廉负责。最近,卿人总是和我说起,想要停止治疗,想回去。”

“这个治疗,对威尔斯夫人的病情起到了很大的帮助,有效的控制了癌细胞的扩散,夫人为什么要放弃?”

“主要是,治疗的时间太长,她担心,会影响到我。”

“威尔斯先生,要中止治疗吗?”

“不。”威尔斯坚定的摇了摇头。

他已经看到效果,他自己也有一支医疗团队,跟着一起来到F国的皇家医院。连他们都一致认为,这种治疗方法,有很明显的效果。

虽然还不能达到完全治愈的效果,但是,能让卿人的寿命,再延长几年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也能让卿人少受一些病痛的折磨。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留在这里,陪着卿人接受治疗。

在他的眼里,什么也没有米卿人重要。

白聿得到威尔斯肯定的回答,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敢说,全世界,除了F国,有这样的医疗水准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达到。只要能让米卿人在这里得到最好的治疗。

威尔斯先生就等于有了弱点,在他的手里撑握着。

这一次的失败,并不能证明什么!

等诺儿的身份恢复的那天,陆已承还有什么资格,和他争!

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尽快和威尔斯先生结盟,这就是他下一步的计划!至于陆已承,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多活几天罢了!

“威尔斯先生,在这期间有什么需要,都可以随时联系我,我先告辞了。”

威尔斯先生看着白聿的背影,又朝桌子上的骨灰盒望去,目光中闪过一丝疑虑。

“通知威廉,让他立即赶来F国。”他朝身边的助理吩咐道。

“是。”

他让威廉过来,除了把温蒂带回去,好好的安葬之外,还想在威廉,在适当的时候,去一趟一诺股份。

他想要知道,温蒂在那边发生不幸全部经过!

而不是,从亚斯公爵的口中,听到的这些。

他怀疑,亚斯公爵还隐瞒了什么。

……

一诺股份,正式上市。

这件事情,在国内引起热议。

之前一诺股份的事情,不管是股份纷争,还是引入外资,一件一件,大家都有所耳闻。现在上市,也就只有陆少这样的人物坐阵,才没有完全失去控制。

股价的价格,果然高出了好多人的预期!

陆已承签完桌面上的所有文件,将笔合上,放到一旁。

电脑上弹出一个视频邀请。

“陆少,今天威廉主动联系我,好像威尔斯先生已经知道顾茗雪的事情了!”Johnson朝陆已承回报道。

“威廉怎么说?”陆已承等的,就是这个消息。

“他说,继续履行合约,威尔斯先生在一诺股份投入的资金,不会有任何变动。以后的公司的事情,直接与他接治。”

现在,就算是威尔斯先生撤资,陆已承也完全不担心。

裴熠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实力,能和他抗衡了!

“陆少,我顺便打探了一下威尔斯先生的消息,威廉只是说,威尔斯生现在最关心的是威尔斯夫人的病情,就连威尔斯领地的事情,都不怎么关注,所以这些事情,威尔斯先生,更加不会放在心上。”

顾茗雪的死,威尔斯先生,也是这么平淡?

“对于顾茗雪的死,威尔斯先生也没有什么反应?”

“威廉也没有提到这件事情。”

一定是白聿!

威尔斯先生现在所在的地方,是F国的皇家医院。

陆已承现在不知道,白聿是怎么向威尔斯先生解释顾茗雪的事情。他料定,白聿一定不可能对威尔斯先生,说出真相。

“你在国外,紧盯着裴熠的举动。”

“好的。”

陆已承关了视频,若有所思。

办公室的门开了,顾一诺接着珩珩的手,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办公室里重新装饰了一下,觉得很惊讶。

原本显得空旷的办公室,因为隔离出了一块地方,觉得很紧凑,不过,风格比以前,看起来柔和多了。

“你什么时候,重新装修过办公室了?”她也不过是几天没有来而已,这里就已经大变样。

“没有重新装修,就是做了个隔断。”陆已承起身,搂着顾一诺的肩膀,朝一旁的隔离出来的休息区走去。

休息区足够隐秘,沙发更大,更舒适。

珩珩将书包放到桌子上,兴奋的朝四周跑去。

陆已承搂着顾一诺,坐到沙发上,“今天怎么想着过来我这里?”

“不欢迎吗?”

“你知道,我看到你的一瞬间,心里有多欢喜吗?”陆已承说完,戳了一下她的额头。

正想亲一下她,突然被推开了。

顾一诺朝一旁望去,小声说道:“不要这样,让孩子看见了不好。”

陆已承已经被她用这一句话,拒绝了无数次了!

自从珩珩来了之后,他直接被赶到了阁楼上,卧室被霸占了不说,连他的女人,也彻底的被霸占了。

陆已承的目光,落在沙发上的那个书包上。

“靳司南不是给他让的寄宿学校吗?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今天才星期三吧?”

前两天,珩珩头上的伤还没有彻底好,所以请了两天假。

今天送去学校,也是周五才能回来。

怎么今天又回来了?

“这么小的孩子,上什么寄宿啊,我去学校和老师说了,每天都去接珩珩回来,反正也不是很远。”顾一诺拉着他的手,轻轻的摇了摇。

“好,好,依你。”陆已承无奈的点点头,“以后,让小刘去接他就可以,你这样天天跑来跑去的,得多辛苦。”

“嗯。”顾一诺笑着答应道,“其实,我今天是特意过来的,等你下班,我们一起回家。”

陆已承握着这双小手,真的好想与自己的小女人,亲热一番。多难得的机会啊,她竟然会主动来找她。

“妈咪。”珩珩已经参观完了,开心的跑到顾一诺身旁坐下。

“珩珩,陆叔叔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下班呢,你要不要先把作业做了?”

“好啊。”

“作业回去再写也一样,珩珩,你饿不饿?”陆已承突然朝珩珩询问道。

“不饿!我们学校还有午点,我放学前,刚吃过。”

“你妈咪饿了,我让程助理带你去给你妈咪买点吃的好不好?”

“我也不饿。”顾一诺立即说道。

陆已承眼角抽搐了几下,朝面前的一大一小说说道:“我饿了!”

“陆叔叔,你把手机给我,我可以给你定个外卖!”

陆已承直接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喊道:“阿程,进来一下。”

程助理放下电话,匆匆走了进来。

“带他一起去买个蛋糕回来。”陆已承直接将珩珩推给程助理。

“好的。”程助理立即拉着珩珩的手,朝外走去。

珩珩走出去之后,突然转身,朝陆已承吐了吐舌头。别以为,他不知道,为什么非得让他出去买东西!

陆已承直接将办公室的门关上!

转身走到沙发旁,搂着自己的小女人。

顾一诺这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珩珩哄走,“陆先生,你是真的饿吗?”

“真的饿,非常饿!能把你整个吃掉!”陆已承说完,朝她小嘴上亲了一下,“诺诺,你马上就要进入孕期的最后三个月了,你知道吗?我又要过上,清心寡欲的日子了!”

一想想,就觉得好惨。

从最后三个月算起,到她生了之后,休息两到三个月,这都要半年了!

说着,他的手,已经开始不安份起来。

“不要!你忘记上一次……”顾一诺忍不住回想着,上一次被打断的尴尬。

“诺诺,你以为我重新装修一下办公室,是为了什么?”

“你……”顾一诺才知道,他装修办公室,竟然是为了这个!

她现在就像是一只主动跑到狼窝里的小绵羊。

“不要在这里回去好不好?今天晚上我陪你。”她抬起小手,抵在他的胸前,不让他靠近。

“不,我现在就要。”他俯身,吻上她的唇。

直接用行动,拒绝她的谈判。

随着月份越来越大,她的肚子已经成了两人亲昵的最障碍。

本来,他都已经要顾忌着,几乎都不敢用力。

那种感觉,已经够销魂的了。

现在,还要他再减少一些次数,简直更不能忍。

这样的状态,恰好是顾一诺能接受的状态,平常的时候,她都在承受着他过盛的需求!

……

程助理这一次,为了弥补上一次的过失,带着珩珩买了蛋糕之后,又转了一圈,一直到下班时间的最后一分钟,才回到公司。

将珩珩送到办公室的时候,程助理特意看了一下陆少的神情。

唇角微扬,虽然笑意浅浅,但是,真的看得出来,心情超级好!

这一次,他总算是没有再犯低级错误!

顾一诺被陆已承折腾了那么久,原本不饿的,现在也觉得体力消耗的太快,急需补充能量。

陆已承把蛋糕切开,一分为二,有边只有巴掌那么大小,递到珩珩面前,剩下的,全都留给自己的女人。

“陆叔叔,你好偏心哦。”珩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切蛋糕的方法。

“你说错了,我从来都不偏心。”陆已承轻声解释。

珩珩指着面前的蛋糕,“你这样切,还叫不偏心?”

虽然珩珩可以一口都不吃,全都给妈咪,但是对于陆叔叔这样的行为,他还是想指出来。

“我的心都在我老婆这里,能偏到哪去?”陆已承直接回答拿起蛋糕,朝顾一诺的嘴里喂去。

珩珩张着小嘴,瞪大双眼,憋了半天,都没有想出一句话来反驳陆已承。

“我吃不了这么多的。”顾一诺瞪了陆已承一眼。

没见过他这样的,这么大的人了,还和小孩子闹别扭。简直也和一个小孩子一样,有时候,还有点蛮不讲理呢!

“能吃多少吃多少。”陆已承轻声哄着。

珩珩拿起叉子看着面前的两人,小小的年纪的他,突然觉得活着好艰难啊!

“妈咪,吃饭前,不可以吃那么多点心,要不然,就吃不下饭了,孙嫂做的饭实在是太好吃了,所以,我不吃蛋糕了。”

顾一诺吃了两口,也停了下来,“是啊,马上就到吃饭时间了,我们回家吧。”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把桌子上的东西收起来。

两大一小,一起走了出去。

顾一诺搂着珩珩在公司门口,等着陆已承把车子开出来。

陆已承停稳车子,下车亲自扶着顾一诺上了后座的位置,简直照顾到,无微不至的地步。

车子,渐行渐远。

公司不远处,一辆车子已经停在这里差不多半个小时。

苏以菲看着刚刚离去的车子,眼中全是恨意。

顾一诺凭什么,能够得到他的眷顾,能让他如此倾心相对!她的心里,好不甘!

陆已承应该是她的,他们才是最般配的一对!

顾一诺哪一点,可以和她比!

她一定,不会让顾一诺好过!

……

回到家,屋里,都是饭菜的香味,珩珩放下书包,就朝餐厅跑去。

“珩珩,去洗手!”顾一诺提醒道。

“好的,妈咪!”珩珩答应一声,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洗手间。

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肩膀,“我也带你去洗手,先吃饭!”

老爷子看着这一幕,眼底都是笑意,这就是他曾经梦想过很多回的场景,如今,让他亲眼看到了。

他的心里,别提有欣慰。

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前,顾一诺一直给珩珩夹菜。

“我最喜欢孙嫂做的饭菜了!”

“那就多吃一点。”孙嫂开心的帮珩珩夹菜。

陆已承忙着侍候自己的小女人,“不用管他了,你也赶紧吃。”

“妈咪,这个大鸡腿给你。”珩珩吃力的夹住一只鸡腿,朝顾一诺的碗里放去。

顾一诺摸了摸珩珩的头,“谢谢珩珩,等一下吃完饭,咱们就要上楼写作业。”

“好!”

吃完饭,老爷子和吃货向往常一样,出去散步。

顾一诺在阁楼里,陪着珩珩写作业。

陆已承端着一盘水果,走了上来,硬是挤到顾一诺的身旁坐下。

“孙嫂给你准备的水果。”

顾一诺拿起小叉子吃了起来。

“你有没有觉得,我最近胖了?”

“肚子大了,脸越来越小,有时候,真的很怕你撑不住这么大的肚子。”陆已承看着她现在的样子,特别心疼。

尤其是,看到她扶着腰走路的时候,这么个大肚子,一定非常累吧?

晚上睡觉,几乎没一觉到天亮的,经常起夜不说,有时候还会无缘无故的醒过来。

白天有时候,看起来又没有一点精神。

这是陆已承最近发现的,他为止,还特意咨询过,得到的回答是:孕妇就是这样的。

顾一诺也觉得,最近好累。

“姐姐,我这个题,不会做。”珩珩拿着作业本,朝顾一诺走去。

“我看看。”顾一诺认真的看着题目。

陆已承一把抢了过去,“还是我来吧!你靠着休息一会。”

这种小儿科的题目,对陆已承来说,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两三下和珩珩讲清楚了。

陆已承坐回顾一诺身旁,搂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我突然想起来,你即将高考的时候,恶补的那段时间。”

“怎么了?”顾一诺抬眸反问。

“你能有那么好的成绩,全是我的功劳。”

“陆先生,你的脸皮不要太厚!我自己也很努力的好不好?”顾一诺想到,那段时间的事情。

她只是……还没有适应。

“你怎么没觉得?那么容易的题目都能解错,我当时真的很怀疑,你能不能考上大学。”

顾一诺拿起一旁的靠枕,朝他的脸拍了过去!

“我的考试成绩,不是很好吗?我只是那段时间,发挥失常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陆已承笑了一下,看着她这张娇艳的小脸,忍不住朝她的樱唇上亲了一下。

“你……”顾一诺立即捂着嘴巴。

珩珩转过身,看着身后的两人,顿时感觉,幼小的心灵又受到伤害了,他还是个孩子好吗?

他默默的将作业收好,站起来。

“珩珩,写完了吗?”顾一诺立即朝珩珩问道。

“还没有,我还是去楼下的书房写吧,不打扰你们谈情说爱。”

顾一诺看着那个酷酷的小前影,一时语塞。

“我们……谈情说爱,我们,有吗?”

“有!一个孩子都看出来了。”陆已承笑着点点头。

“都是你,在孩子面前,也不收敛一下!”

“现在的孩子都人小鬼大!他们懂着呢!”陆已承突然朝她靠了过去,一脸期待的朝她询问道:“上一次,学的孕期体操,要不要我陪你练习一下?”

“不要!”顾一诺立即拒绝。

“来嘛!”陆已承拉着她的手。

“不要!”

“来嘛来嘛,二十分钟就结束了。”

“陆先生,你这个样子,会让我有一种,你才是孕妇的错觉!”

陆已承突然愣住了,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就是想找一点好玩的事怎么就这么难?

顾一诺最近,的确是觉得身子很笨重,不知道那个体操,能不能缓解?

正在她犹豫要不要练一下的时候,宝宝在她的肚子里,踢了几下,她立即换了一个姿势。

现在,一个姿势坐久一会,都不行了。

陆已承看着她的样子,心疼的说道,“诺诺,我们,只生这一个,怀孕真的是太辛苦了。”

“的确是很辛苦,但是也很幸福,你看,宝宝又在踢我了。”这就是,最幸福的一刻。

“已承,我都等不及,想要和他见面了。”

陆已承也清楚的看到了,肚子上,鼓鼓的一个小包包,他轻轻的抬起手,朝那个鼓起的小包包摸去。

小家伙好像感觉到了,马上缩了回去。

顾一诺笑着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已承,我好久都没有听你唱歌了,你唱一着首歌,给我和宝宝听,好不好?”

“好。”陆已承调了一下姿势,抱着她靠在沙发上,清了清噪音。

富有磁性的声音,在顾一诺的耳边响起,让她沉醉。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一丝困意袭来,在他的歌声中,进入梦乡。

陆已承唱完一首歌曲,发现怀中的小女人,已经睡着了。

轻轻的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时间也不早了,也是到了休息的时间。

他下楼吩咐孙嫂,照顾好珩珩,就上楼去陪着自己的小女人。

两三天都没有搂着自己的女人睡觉了,今天晚上,终于可以抱着她,好好的睡一觉。

当他躺到床上,关了灯之后,却发现,他自己一点睡意都没有。

这一个一个漫长的夜,简直是太难熬了。

凌晨刚过,顾一诺就醒了过来,她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伸出小手摸了摸。

这手感,完全是属于他独有的弹性!

他的手,顿时捉住她的小手,朝下拉去。

“诺诺,你要摸,就摸这里。”

顾一诺立即把手缩了回来,一瞬间睡意全无!

“陆已承,你又脱的一丝不挂!”

然后,才后知后觉发现,她的身上,也没有一件衣服。

“不脱衣服,怎么睡觉?你是不是要去洗手间?我陪你去。”

顾一诺光是想着,他们两个,这个样子去洗手间,都觉得不忍直视!

“你起来!把我的衣服给我!”她立即坐了起来,把床头的灯打开。

陆已承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朝洗手间走去。

“有那穿衣服的时间,都解决完了。”

顾一诺凌乱的不行,一到洗手间,就急着将他推出去!

“我也想要方便。”陆已承靠在门边,朝她说道。

“那你先来!”

“没事,你先!我等着。”

顾一诺简直欲哭无泪,大半夜的,两人这个样子,在洗手间里,玩起了文明礼让!

“诺诺,我们都是夫妻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们在一起,什么事情没做过?”

顾一诺实在是忍不住了。

起来的时候,不再像刚刚那样害羞,朝他走了过去。

小手稳准的握住他。

几乎是一秒的时间,他就已经有了强烈的反应!

“陆先生,到你方便了。”

陆已承在原地,低头朝自己望了一眼,这样子的状态,怎么方便?

这个小混蛋,她绝对是故意的吧?!

顾一诺就是故意的,上一次,是他告诉她,男人在这个时候,是方便不出来的,她还真的是好期待,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这样。

走到床前,穿好衣服,又转过身来。

陆已承的身子突然一僵,站在马桶前的他,回过头看着一脸笑意的小混蛋。

顾一诺突然扬起小脸,吹起了口哨。

陆已承青筋直跳。

顾一诺还在继续吹,眼神时不时的朝他瞄一下,那个模样,简直蔫坏蔫坏!

陆已承突然转过身,把她拽进洗手间,把门关上。

“陆已承!你混蛋!我才不要帮你,你自己来!”

半个小时后……

顾一诺被他抱着走出来,放到床上。

她朝他瞪了一眼,双手酸的,提都提不起来!

陆已承亲了亲她的小手,“小混蛋,是你惹的火,当然得你负责灭。”

“我现在,又累又饿!”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一点多了,拿起一旁的衣服套在身上,“你先休息一会,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我和你一起去。”

“好。”陆已承抱着她,走下楼。

整个屋里,一片漆黑,只有厨房里,亮着一盏暖暖的灯。橘慌黄色的灯光,照在两人的身上,无比温馨。

十几分钟后,陆已承端着一碗面,走了出来。

“这么晚了,只能煮点面来吃。”陆已承还想给她弄点别的东西吃,可是又怕时间太长,让她饿太久。

“我喜欢吃。”顾一诺闻了一下,“好香。”

立即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陆已承看着她吃的这么香,也有了几分食欲。

两个人,吃着同一碗面。

长长的面条,越来越少。

突然,两人吃到同一根面。

两人四目相对,鼻尖都要碰到一起,嘴里含着,同一根面条。就在顾一诺准备咬断的时候,陆已承突然朝她靠了过来。

吃下这一根面条的同时,吻上她的唇。

顾一诺睁着双眼,一秒后,缓缓闭上,沦陷在他的温柔中。

久久之后,陆已承才松开她气息不稳的她。

“吃饱了吗?”

顾一诺摇摇头,可怜兮兮的朝他说道:“一边吃,一边还要做体力活,感觉吃不饱。”

“我再去给你煮一碗。”陆已承起身,朝厨房走去。

又一碗香喷喷的面端了出来,顾一诺一口气吃了大半碗,才觉得饱了。

“不许再做任何体力活,我现在,只想靠着,保存精力。”

陆已承笑了笑,将碗收拾到厨房后,抱着她,朝楼上走去。

吃饱喝足,顾一诺一点困意都没有。

拉开阁楼的落地窗的窗帘,一大片的月光,洒了进来,满天的星辰在夜空中,熠熠生辉!

“今晚的月色好美。”顾一诺忍不住感叹道。

陆已承从身后搂紧她,轻轻的点点头,“是啊,好美。”

“已承,你陪我看一会星星好不好?”

“好,我去把灯关了。”陆已承走到床前,把灯关掉,拿了个靠枕,走到顾一诺的身边。

屋内只有月色我洒下的清辉,将两个紧紧相拥的身影,留下一道美丽的剪影。

顾一诺看着星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已承,我真的觉得,好幸福。”她更感谢,她的人生,能够重来一次,能够让她,握住这样的幸福,让她能够,拥有他的爱。

“我也一样,觉得好幸福,能够拥有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顾一诺从他的怀里探出头,突然发现,地上映出两人的影子。

她缓缓伸出手,玩起了影子游戏。

陆已承也配合着她,将两人的手,对成一个完整的心型。

“好好玩。”顾一诺开心的朝他说道。

陆已承宠溺一笑,与她的十指紧紧的扣在一起。

夜色,静好,两人紧紧的靠在这里,不知不觉,都进入梦乡。

……

1133酒吧被查封后,就一直面临歇业整顿的下场。

裴熠在帝都的产业,本来就不多,1133酒吧一停业,他连个可以消遣的地方都没有。

乔家因为乔启润的事情,也把裴熠当成仇敌一样。

1133酒吧,估计是不可能再开得下去。

而裴熠在帝都的产业,也将受到打击。

现在,最明智的办法,就是先退出帝都,保住他在国内打下的根基,退居沿海城市!

趁着这几天,一诺公司上市,裴熠开始出让他手中的股份。

陆已承虽然知道,用不了多久,这些股份完全不值这些钱,也只能全盘接手。

裴熠出多少,他就接多少!

苏以菲突然惊醒,发现她还在裴熠的床上。

虽然,他们没有发生关系,但是,她也被裴熠折腾的,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屋内,一片漆黑,一个红色的光点,在沙发上的方向,忽明忽暗。四周,弥漫着一股烟草的味道。

------题外话------

今天放一起更了,明天继续~为了赶更新,二暖晚饭都还没有吃,好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