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手撕小三(下)/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蓝长青脸都青了,他是不介意自己的女儿和陆少有什么关系。

但是,这种关系,能光明正大的说吗?

他这张老脸,现在都因为羞愧,火辣辣的!

“蓝夫人,你的家教真好。”又有一个人,直接将话题转到蓝夫人身上。

蓝夫人也是无地自容!

本来,她们蓝家的地位,就不是很高,现在,站在顾一诺身边的,都是刘夫人这样的人物,她惹都惹不起啊。

只能用求救的目光,看着一直以来巴结的陆夫人。

杜明兰自动忽略蓝夫人的目光,她现在还怕,因为蓝馨的事情让她失了身份呢!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留住我老公的心?”顾一诺突然反问道。

蓝馨噎了一下,一时语塞。

“陆太太,蓝馨年纪小,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我代她向你道歉。”蓝长青立即朝顾一诺说道。

“蓝总,你可不要弄错了,人家陆太太比她还小。”

蓝长青突然想到这一点,陆太太,的确是比蓝馨还小。

顾一诺又上前一步,逼向蓝馨。

“我真不明白,你哪里来的自信!蓝馨,我今天倒是想听一听,你是怎么勾搭上我老公的!”

“是啊,说一说!”

“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怀疑啊,陆少可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对陆太太独宠无二,怎么会看上你?”又一人,直接朝蓝馨询问道。

蓝馨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简直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怎么?说不出来了?刚刚不是你,惟恐大家不知道你和我老公的关系,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

“顾一诺,这种事情,你非要我当着大庭广众的说出来?”蓝馨有些底气不足。

顾一诺轻笑一下,“既然做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你都不要脸了,还有什么好心虚的?”

心虚?蓝馨的确是心虚!

子虚乌有的事情,她怎么去编?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但是,她被顾一诺逼得没台阶下。

这个时候,谁又肯为她说一句话?

“陆太太,今天的活动,是刘夫人精心安排的,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知道是蓝馨的不对,这些事情,我们能不能私下解决,也算是给刘夫人一个面子。”蓝夫人上前劝着。

她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怎么去勾搭别人的老公!这种事情,简直就是一辈子都洗刷不了的屈辱。

蓝馨以后,就彻底的毁了!

可能要顶小三的身份,活一辈子。

要是,陆少肯要她还好,不肯要,下场还要惨!

蓝夫人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究竟和陆少,有没有发生过那种关系。

“蓝夫人,你不用顾忌我,我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下贱的人,做下贱的事情!今天这个活动,都已经结束了,大家呢,忙的可以离开,不忙的,就来留下来看看。”刘夫人这一番话,丝毫不给蓝夫人留一点情面。

蓝夫人的脸色,一瞬间血色全无。

“陆夫人,你看……这……”蓝夫人又将希望投在杜明兰的身上。

顾一诺毕竟是陆家的媳妇,这么闹下去,杜明兰的脸上也不光采。

“小诺,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杜明兰终于忍不住朝顾一诺呵斥道。

一旁的人,见陆夫人已经出声,心里纷纷想着。

这一场八卦是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吧?

“陆夫人,这是我的事情,你确定,也要掺和进来?”顾一诺朝杜明兰望去,俨然没有要就此打住的意思。

陆太太刚刚称呼陆夫人什么来着?

一旁的人都注意到了!

陆夫人!而不是妈!

光是这一个称呼,都足以让杜明兰无地自容!

顾一诺又上前一步,蓝馨止不住的后退。

“蓝馨!你今天必须说清楚!否则,不止是你,还有你们蓝家,都要为此付出代价!不信,你试试!”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见过顾一诺这样样子。

这样的气势,和陆少简直如出一辙!

有着同样的震慑!

以她今时今日的地位,这一句话,绝不是说说而已。

蓝馨面对这样咄咄逼人的顾一诺,心一横,豁出去了!嘴长在她身上,只要她一口咬定,她和陆少有一腿,谁又能查得出来!

“就在我在一诺股份上班的时候,我和陆少发生关系了!那个时候,你还没有和陆少领证!是你自己和别的男人跑了,还怀上来路不明的野种!陆少不愿娶你,你就以死相逼,这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究竟谁是小三?你才是小三还差不多!”

顾一诺还真是服了蓝馨,混淆视听的能力。

“我等下再和你算诋毁我名誉的帐!你说你和我老公发生关系,也就是说,你对我老公很了解?”

“我当然了解!”

“那你知道,他的身上有什么特征吗?”

蓝馨顿时愣住了,有什么特征,她平常连陆已承三步以内都不有靠近过,怎么可能知道,陆少什么有什么特征?

见蓝馨说不出来了,一些看热闹的人,再一次露出一丝笑意。

“蓝馨,既然你和我老公上过床,这个问题,应该不难回答吧?”

“是啊,这男女这间,但凡发生点事情,都能说得出来。”

“我……”蓝馨吱吱唔唔的说不出来。

“蓝馨,你不会是梦里和我老公发生关系了?”顾一诺反问道,“像你这种,YY我老公的不知道有多少!我老公总不能,这样也背个包养小三的名声?”

蓝馨的脸色更加难看,“顾一诺,这种隐私的事情,在这里说有意思吗?你一点也不在乎陆少的颜面吗?!”

“不用在乎我的颜面!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的好!”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原本围在这里的人听到这道声音,主动退让开一条道。

陆已承一身黑色的西装,身姿挺拔,站在人群后。尊贵如王者将临,强大的气场,让热闹的四周顿时一片寂静。

只见他,迈开长腿,朝人群中走来。

每走一步,一旁的人,又自动让开一些。

直到,他走到顾一诺的身旁。

不知道,是不是周围的人集体产生了错觉,在陆已承走到顾一诺身旁时,那种强大的气场,忽然就没有那么强的震慑力,反而,柔和了不少。

陆已承看向顾一诺的眼神,多了几分独属于她的温柔。

主角都到场了,这场好戏因为陆已承的到来,一秒被推上高氵朝。

“继续。”陆已承握着顾一诺的手,目光冷漠的朝蓝馨扫了过去,这两个字,是对蓝馨说的。

蓝馨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一出来了。一旁的蓝长青脸色更是难看,这一下,难以收场了!

“陆少……”

“说!”陆已承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字。

一旁的人,都控制不住抖了一下。

蓝馨更是直接吓哭了!双肩控制不住颤抖着,头都不敢抬一下。

这样的结果,让每一个人心里,都明明白白。

蓝馨的贱,真的是刷新了三观!

原来,当小三,也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

陆少,从来都没有和她发生过任何关系!一切,都是她自己编造出来的。

蓝长青立即推着蓝馨,走上前:“快给陆少和陆太太道歉!”

蓝馨一直哭,哭得上气儿不接下气儿,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陆少,陆太太,蓝馨她只是太过仰慕陆少,才做出这些事情,真的没有恶意,希望陆少和陆太太,能够饶了她这一回,这样的教训,对她来说,已经够惨了。”蓝夫人也上前,朝顾一诺和陆已承求情。

“这样的教训就算惨?”陆已承冷声反问。

蓝夫人立即闭紧嘴巴。

这一次,陆已承真的怒了!

“蓝馨入职一诺股份,是因为陆夫人的举荐,入职后,因为衣着放荡而被开除,后来,我因公事,在盛世皇朝包了一间套房,而她又通过靳家的关系,进去客房部任职,现在,已经因为严重的工作失职,被盛世皇朝开除,相信,大家都明白了吧?”

“原来是这样!”

众人一阵唏嘘。

等等,陆少刚刚称呼陆夫人?

注意到这个细节的人,心时都是一惊。

陆已承朝一旁望去,阿程立即走上前,递上一份合同,陆已承接过来,摔到蓝长青的身上。

蓝长青一看,顿时傻眼了。

这不是他前两天签的那份合同吗?

完了!完了!

“陆少,这一次的合作,我已经都准备好了,都投入很多资金进去,你不能说毁约就毁约,我……”

“毁约?”

蓝长青立即闭嘴,朝一旁的杜明兰望去。

“谁给你的合约?你的损失,可以找她!”

杜明兰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

她还没有从刚刚已承称呼她陆夫人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忍着不敢出声,因为她料定,她一出声,已承也不会给她一留一点情面。到时候,只会让她更加丢脸!

“阿程,回去公司后,查清楚,和我们有合作关系的公司中,有哪一些和蓝家也有合作的,查到之后,立即中止合作!”

“是,陆少!”

此言一出,一旁看热闹的人,也开始不淡定了,纷纷想一想,有没有和蓝家近期有合作!

千万不能因为一个蓝家,而得罪了陆少!

蓝长青一听,差一点没心脏病发作!

这是要对他,赶尽杀绝啊!

处理完这些碍眼的事情,陆已承才握着小娇妻的手,听小刘说,她抽了蓝馨几巴掌。

抬起她的一双小手,轻轻的吹了吹,“疼不疼?”

“不疼!”顾一诺只觉得刚刚抽蓝馨那几巴掌,心里的气才出出来。

这一幕,让一旁的人傻眼了。

刚刚是他们眼花了吧?

这还是陆少吗?

一秒变柔情痴汉,让人难以适应。

顾一诺的小手,被他捧着,她忍不住朝蓝馨望去。

前世的时候,她被蓝馨骗得好惨!

前世的时候,蓝馨从陆已承的床上起来的时候,可能是为了让她相信,一口咬定,和陆已承发生关系了。而且不止一次!

她清楚的记得,陆已承起身后,冷漠的眼神,从来都没有看蓝馨一眼!

只是,前世的时候,她太伤心,完全忽略了这些细节。

蓝长青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没回旋的余地了,拉着还在哭泣的蓝馨,准备离去。

在这里多待一秒,都觉得无地容。

“慢着。”陆已承的声音再次响起。

蓝长青眉心一跳,难道,这事还没有完?

“我刚刚听到,她说我的孩子是来路不明的野种?我的老婆和别的男人跑了?”

听着陆已承的口气,分明这件事,比刚刚的还要严重!

一旁的听着这样的口气,心里都是一紧。

“陆少,她也是道听途说,然后口无遮拦,真的不是有意诋毁陆太太的名誉。”蓝长明立即解释。

“陆太太,蓝馨她已经这样了,你就看着,曾经她和你是好朋友的份上,放她一马吧。”蓝夫人朝顾一诺望去。

“我和蓝馨从来都不是朋友,是她一直以我的好朋友,好闺蜜自居,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我们是朋友关系。从她见我的第一次起,她的心里打算的,都是怎么抢我的男人。”顾一诺直接回应道。

“再说,嘴长在她身上,话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既然敢说,就要敢于承担后果和责任,她的下场是她应得的!”

蓝夫人一听,陆太太这是不准备放过蓝馨了。

“敢说我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跑了,敢说我的孩子是来路不明的野种,真是有勇气!”陆已承的目光从蓝馨的身上移开,环视了一下四周。

要不是诺诺告诉他,他还不知道有这么多八卦。

既然这个女人这么说,是不是还有别的人,也曾这么议论过?

一旁的人触及陆已承的目光,纷纷后退,不敢与他直视。这一道目光,仿佛能看穿灵魂,洞悉一切。

“蓝馨!跪下给陆太太道歉!”蓝长青知道,他在帝都是混不下去了。

好歹,他还有一点家业,能不能把这一家业带走,就看今天,陆少放不放话了。

蓝馨怎么也不想给顾一诺下跪。可是看着父母给她的眼神,她只能走上前去,朝顾一诺跪了下来。

------题外话------

小剧场

陆少:背了一辈子的黑锅,终于洗清了!

二暖:是啊,不容易啊。

陆少:军婚蜜宠啊,以后,是不是该轮到我,好好的发挥了。

二暖:你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