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老婆,快夸我!/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跪,把蓝馨的自尊全被粉碎!

一股前所未有的屈辱感将她淹没。

顾一诺竟然真的这么羞辱她!不留一丝余地!

其实在接近顾一诺的时候,曾经有那么一瞬间,还是真的欣赏顾一诺,想交她这个朋友!她以为,顾一诺只是性子淡漠,原来,顾一诺一直都知道,她是冲着什么去结交,只是顾一诺从来都没有说出来!

蓝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在顾一诺面前,蹦哒了那么久!顾一诺的心里,不一定怎么嘲笑她!

她以为顾一诺傻,真正的傻子,是她!

她的心里,好恨!

“快向陆太太道歉!”蓝夫人急切的催促着,只希望这件事情,能马上结束离开这里。

“对不起。”蓝馨强忍着屈辱,朝顾一诺道歉。

一旁的人,连连摇头,当“小三”当到这个份上,也真是前所未有啊!

到头来,竟然是她自己自导自演的,想着那些传言,什么包养,什么在盛世皇朝私混,简直是啪啪打脸!

就想问一问蓝馨,脸疼不疼!

还把人家陆少陆太太拉进来,还好,能洗清这件事情,陆少也不用背着包养小三的黑锅。

蓝馨面临这样的羞辱,杜明兰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

蓝馨和她的关系走得那么近,这些人都知道。

顾一诺羞辱蓝馨,杜明兰觉得自己的脸也火辣辣的。

顾一诺看着面前的蓝馨,“蓝小姐,以后可要分清楚现实和做梦的区别,你有今天,全是你自己作出来的。”

蓝馨强忍着心里的愤怒,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才刚刚站稳,一道冷若冰霜的声音再次响起。

“谁让你起来的?”

蓝长青顿时上前,一脚将蓝馨再次踢跪了下去。

陆少还没有松口,这件事情就没完。

“你这个败坏家门,不知羞耻的东西,平常我和你妈是怎么教育你的?”蓝长青说完,一巴掌挥在蓝馨的脸上。

蓝馨被打得嘴角出血,捂着火辣辣的脸颊。

“蓝总,好好的教育教育你的女儿,如果你教育不好,我不介意替你动手。”陆已承的声音再次响起。

蓝长青抬起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三秒后,又是一巴掌打在蓝馨的脸上。

陆已承没有出声,蓝长青就不敢停。

才几巴掌下去,蓝馨的脸就已经肿的面止全非,由红变紫。

蓝长青的手都疼的不像睛自己的了,更别提,挨打的蓝馨,被打得耳边一阵鸣声,头也有些发晕。

“陆太太,陆太太!求求你,放了蓝馨吧!她已经知道错了,再也不敢对陆少,存有非份之想。”蓝夫人立即上前求情。

顾一诺拉了一下陆已承的衣袖,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教训,也足够蓝馨承受的了。

“滚!”陆已承冷冷的吐出一个字。他看到蓝家的人,就觉得碍眼。

竟然有胆子让他背黑锅,最让他不能忍受的是,竟然敢羞辱他的女人,还有未出生的孩子!

这一个字,就是一个特赦令,蓝长青和蓝夫人拉着瘫在地上的蓝馨,快步离去。

一场闹剧,终于停了下来。

陆已承牵着顾一诺的手,朝刘夫人走去:“刘夫人,我们先告辞了。”

“陆少,陆太太,慢走。”刘夫人立即朝两人说道。

陆已承搂着顾一诺的身子,转身朝前方走去。

才走两步,顾一诺鞋子突然绊了一下铺的不是很平的地毯,陆已承立即扶着她的身子!

“怎么了?”他一脸担忧的朝她询问道。

“地不平。”

陆已承直接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正在顾一诺想要挣扎的时候,他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搂着我的脖子!”

这口气!霸道的让人无法反驳。

顾一诺抬起手,搂着他的脖子。

两人的身影,走到电梯内,会场的人,才回过神来。

刚刚的那一幕,真的是甜啊,陆少的温柔,全都属于陆太太一个人,也只有陆太太在陆少身边,外人才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陆少。

刘夫人朝一旁的杜明兰望去,只见杜明兰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之前,陆太太和蓝馨的关系真的是亲厚。

就连那些传言到处传得正凶的时候,杜明兰也不避嫌,俨然一副,要扶蓝馨上位的意思。

这样的态度更加深了那些传言的可信度。

还以为,陆少和陆太太之间,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真的那么经不起考验,这么快就被小三插足了。

今天,终于真相大白。

而且人家陆少和陆太太,恩爱如初,好着呢!

这就值得琢磨一下,陆夫人之前的做法了。

也难怪,陆太太会直接称呼她为陆夫人,婆媳之间不合,太正常了,但是像陆家这种情况的,还是少见。

杜明兰见大家的目光全都落在她的身上,立即朝刘夫人说道:“刘夫人,我也先告辞了。”

“陆夫人,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怎么那么着急走啊?”开口的,是王夫人。

平常就爱和杜明兰对着干,今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杜明兰的脸色,更加难看。

“陆夫人,我也真是想不明白,你对一个这样的小三竟然比对陆太太都还要亲!不会也是被这种小三给灌了迷魂汤了吧?”刘夫人直接朝杜明兰询问道。

杜明兰最怕的,就是面对这个问题,这些人,竟然一点情面都不留!气得她肺都要炸了。

“是啊,陆夫人,蓝家的人,是什么样的,你今天见识到了吧?这一次你可要擦亮眼睛,看清楚了。”

“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婆婆,竟然巴不得自己的儿子出轨!”一个年轻较轻的人忍不住开口。

“是啊,要是我遇上这么个婆婆,我也忍受不了!”

现在接话的,都还是儿媳妇的身份,一想到杜明兰这样的恶婆婆,纷纷忍不住讨伐起来。

不但和顾一诺一样的媳妇们,看不惯杜明兰,就连刘夫人这些做婆婆的,一个个也看不惯。

杜明兰现在的处境,可谓是前后夹击,连自己的立场都没有了。

她真的想不明白,这些人都怎么站到顾一诺那边去了!一定是顾一诺利用陆家的身份地位,拼命的拉拢她们,一定给了她们不少好处,让她们这么为顾一诺说话!

一定是这样!

顾一诺也不想一想,现在的身份地位,都是怎么得来的!

还不是因为陆家,因为已承!顾一诺才有今天!

杜明兰忍着一肚子的气,也懒得和这些人争论,转身离去。

坐在车子上,她这一口气,还没有完全顺过来。

嚣张,太嚣张了!

顾一诺现在,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她留一丝颜面!

杜明兰揉了揉气得辣疼的胸口。

顾一诺还说,不是冲着陆家的家业来的!她让顾一诺签了那一份文件之后。顾一诺现在,竟然开始购买公司的股份。

简直就是狼子野心!这种口事心非的女人,休想沾染陆家的产业!

既然没有办法让已承厌弃顾一诺,她也绝对不能让顾一诺骑到她的头上!

陆家,还容不得顾一诺撒野!

……

陆已承直接将顾一诺带到一家环境很好的餐厅。

顾一诺坐下后,就忍不住朝陆已承询问道:“你怎么突然赶过来了?”

“既然要解决这件事情,我身为当事人,不到场说不过去。”陆已承轻声回应。

这个黑锅他背的够久了,这一次,总算是一次性解决。

他将菜单翻开,放到她面前。

“看一下想吃什么?”

“我觉得这个不错。”顾一诺的注间力也转移到菜单上,“这个看着也挺有食欲的。”

她的心里,也不再想着今天的事情。其实,蓝馨的事情,她从听到刘夫人她们和她说起后,就没有放在心上。

她相信已承,绝不可能和蓝馨发生那种关系。

点完菜,顾一诺抬起头看着陆已承。

“老婆,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陆已承不解的询问道。

“我在想,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好。”

“以前?”陆已承觉得这两个字,好像不止是字面上的意思,握着她的小手,朝她询问道:“那你说一说,我究竟有哪些地方好?”

陆先生此时一脸,快夸我快夸我的期待样。

“360度无死角的帅,而且成熟迷人,温柔,体贴,专情。”顾一诺一连说了几个。

陆已承竟然有些失落,“我还以为,你要说我,器大活好,体力好。”

“陆先生,你能不能矜持一点?”

“陆太太,你夸人的时候,能不能夸到点子上?”

顾一诺无语的朝他翻了个小白眼。

“既然,发现我的好,以后,请陆太太一定要好好珍惜,不要放开我的手,牢牢的牵住我,好不好?”陆已承握紧这只小手,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指尖。

“陆先生,你呢?”顾一诺朝他轻声询问。

陆已承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胸小,脾气大,点火的本事强,灭火的本事弱。”

“你!”顾一诺抬手朝他捶了一阵,“谁让你评价我的!我是问你,会不会牢牢的牵着我的手,不要放开!”

“我还没有说完。”陆已承朝她笑了笑,突然起身,偷偷的亲了她一下,“我怎么舍得,放开,你早已经,融入我的骨血之中!我所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你给的滋养,诺诺,你是我的命!”

顾一诺的唇角,缓缓上扬,扑到他的怀里。

陆已承紧紧的搂着她的小身子,心里别提有多满足。

顾一诺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道:这一世,她的男人,绝不允许任何女人染指。

……

陆太太手撕小三这件事情,迅速传开。

有了陆少那句话,和蓝家有生意来往的,纷纷中止合约,蓝长青损失惨重!

蓝馨被打得重伤,送去医院处理伤势,两边的脸颊全都肿了,五官都看不清楚。

蓝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心里又气又急。

“你说你去招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招惹陆少!”

蓝馨至始至终,一句话都不说。

处理完伤势,蓝夫人和蓝馨一起回到蓝家。

蓝长青一看到两人走进来,气不打一处来,扬手又要朝蓝馨打下去。

“蓝长青,你打吧!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你打死她算了!”

蓝长青高高扬起的手落了下来,将手中的东西往蓝夫人的身上扔去,“你自己看看吧!”

蓝夫人捡起来看了一眼,脸色一寒!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我已经赔得血本无归!而且现在,还欠着一大笔外债!就算是把我们所有的资产全都抵押出去,也不够还债的!”

蓝夫人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也就是说,她们倾刻间,变得一无所有了?

陆少也太狠了!蓝馨已经被教训的这么惨,却还要把他们逼到这步境地!

“我去找一下陆夫人,平常我与她关系还可以,她不可能不伸出援手。”

“慢着!”蓝长青唤住蓝夫人,“你还嫌不够丢人?还去求陆家的人?你当真我这张老脸,全都不要了是吧?”

“那怎么办?”蓝夫人急的六神无主。

蓝长青又朝蓝馨望了一眼,心里的火气又控制不住的窜了上来!事情已经出了,他现在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挽回损失!

“你把这个丫头给我看好,别再惹出什么事来!”蓝长青说完,抬步离去。

蓝长青本来还想着,把公司处理了,产业都卖了,手里怎么也还有一笔钱,可以离开帝都回老家去。不说东山再起吧,也不可能会过得多差。

现在来看,他是真的要落到,一穷二白的地步!

……

苏家

苏以菲和沈天姿坐在客厅里。

佣人煮了两杯咖啡端了上来。

沈天姿随手翻看着桌子上的几本杂志,突然看到一个杂志的封面上,是最近很火的一个小花旦,她气得直接把那本杂志撕了!

苏以菲挑了一下眉,看着沈天姿发泄。

“你和这个人,有什么仇?”

“我和她没仇,我和简慕晚有仇!这个人,就是简慕晚一手捧出来的!我看到和简慕晚有关系的人,心里就不舒服。”

苏以菲知道,沈天姿这是为了靳家那个三少。

说实话,她真的不觉得,靳司南有什么好的。

没参军之前,就是个流氓!

那个时候,帝都的夜场上,靳司南就是帝王一样的存在,后来,靳家的老爷子,求着陆老爷子,让靳司南跟着陆已承,在军区,也是个军痦!

现在回来,时隔这么多年,帝都的夜场,最已经不是靳司南称霸的时候,倒是收敛了一些。好像听说,在娱乐圈混得风声水起。

沈天姿也跟着也入了娱乐圈,没搞定靳司南不说,倒是招了不少黑,简直是找虐!

拿着这几本杂志发泄完,沈天姿又想到,才听到的八卦。

这八卦,还是和陆少有关系的。

不知道以菲有没有听过。

“以菲,你知道顾一诺手撕小三的事吗?”

“听说了。”苏以菲淡声回应。

“你说这蓝家也真够可笑的!落到现在这个地步。”沈天姿端着咖啡,唇角带着几分讥笑。

苏以菲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蓝馨这样的女人能打动陆已承。不过,听到这些传闻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蓝馨很可恨!

蓝馨有这样的下场,罪有应得。

但是,这个蓝馨,还是个可以利用的角色。

“以菲,你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苏以菲这才回过神来,端起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没想什么,这种事情,的确够丢人的。”

“以菲,你对陆已承……”

“你今天来,不是为了和我八卦这件事情吧?”苏以菲立即打断沈天资的话。

“当然不是!”沈天姿不敢再问。

她看得出来,苏以菲心里的男人,是陆少。

当时,秦楚楚的事情,就是为了破坏陆少和顾一诺的关系,她一直都看在眼里,只是没有不戳破。

后来,以菲竟然和裴熠定了婚。

虽然裴熠是个离过婚的,但是也非同一般人,虽然比不上陆已承那么优秀,也有他自己独特的魅力。

沈天姿就是不知道,苏以菲是不是已经放弃陆少了。

“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情,直接说吧。”苏以菲不想再浪费时间,听沈天姿在这里八卦。

“以菲,我是想问一下,关于裴总出售一诺公司的股份的事情。”

“你想知道什么?”

“你也知道,我们沈家买入这些股份也都是为了苏家。裴总又是你的未婚夫,这个价格方面,还可不可以再商量一下?”

“你是替舅舅来问的?”

“是啊,你也知道,因为上一次,牵连到顾氏集团的经济案,我爸爸都被抓起来,这才释放出来。以溟哥哥他都是知道的,我们沈家,暂时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苏以菲笑了笑,沈家这些年,是一直都靠着苏家,也有这样的亲戚关系。

但是,沈家这一次,想要拿到一诺公司的股份,可不是全部为了苏家,他们也有自己的利益!

“我哥既然有意让你们去争这些股份,就没私下给你们一些支持吗?”

------题外话------

二暖:陆少,你说起情话来,现在都是一套一套的啊!哄起诺诺来,水准越来越高了。

陆少:会撩,会骚,会说情话,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有腹肌人鱼线,最最重要,体力好!你说,我怎么就被你开篇的时候写成个渣?

二暖:怪我喽?还有,陆少,你最近是憋大发了吧。怎么一在强调体力好?

陆少:你说呢?

小仙女们,看在陆少这么苦逼的份上,投个票吧。体力在好,无处发泄……啊哈哈哈哈,努力忍住不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