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有基情!/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爷子看着这一幕,先是惊讶,随后露出一丝笑意,朝一旁的顾一诺小声询问道:“一诺宝贝,最近那小子表现的怎么样?”

顾一诺朝厨房里的身影望去,怎么感觉现在的陆先生,更加迷人了!

陆已承感觉到外面的那道目光,突然转过身。

发现小女人正在用迷恋的眼光看着他。

一瞬间,他的心情好到爆!

切菜刀在手上挥动了一下,一边切菜,还不忘,玩出个花型来。

顾一诺看着他得瑟的样子,将目光转了回来。

有些人,就是不能惯着。

不一会,一碗香喷喷的面端了出来,陆已承系着围裙,朝顾一诺走了过来。

“老婆,怎么样?”

“面不错。”顾一诺点点头。

“我呢?”陆已承指了指自己,“刚刚有没有被我帅到?”

老爷子顿时将脸捂上,画风突然变成这样,简直让人无法接受!珩珩也学着老爷子,把眼睛捂上。

陆叔叔在这里的时候,和在外面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人!

顾一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点点头:“这带白色蕾丝边的碎花围裙不错。”

陆已承低头一瞧,这围裙果然如她所说!

“我,我买油,超市送的,不要白不要。”孙嫂立即解释。

她一把年纪了,要是让大家误会,这个围裙是她买的,老脸都要丢尽了。

陆已承立即将身上的围裙脱了下来,他都不敢回想,刚刚他穿着这个围裙是什么样子。

顾一诺吃着面,眉眼都是笑意。

“陆先生,你穿上这个挺好看的,一秒从冷硬的汉子变成了居家暖男,一样迷人。”她也丝毫不吝啬的赞美着。

得到老婆的赞美,陆先生的心情,也变晴了。

“你先吃饭,我上楼去处理一下邮件。”

“好。”顾一诺点点头。

他陪了她那么久,她觉得心情好多了,睡了个好觉,也没有那么疲惫。等一下吃完饭,她想出去散步。

陆已承回到书房,打开电脑,有十多封未读邮件,其中有三封是Johnson发来的。

他打开其中一封,是平常的工作,还有各种数据。看完之后,发现,最近国外的市场还算稳定。

第二封,是这个月的月报。

陆已承打开第三封之后,立即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Johnson应该还在休息。

威尔斯先生,原本打算要派威廉过来国内考察。

他都准备好了,等着威廉过来,竟然突然取消了这一次的行程。

他给Johnsonl回了过去,让Johnson想办法查清楚,究竟是为什么,威廉先生会取消这一次的行程。

只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处理这些事务,又给阿程打了个电话,下午的会议进行的还算顺利。

陆子睿就是这样,踢一脚就走一步。他绝不会主动去做任何事情,但是,只要是交待给他的事情,他绝对会做的很出色。

陆已承看着阿程传来的会议记录,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神色。

处理完这些,他起身去换了一件休闲装,朝楼下走去。

顾一诺坐在客厅里,看着老爷子和珩珩下棋,时不时的指点一下珩珩。

“爷爷!你输了!”珩珩兴奋的跳起来。

老爷子突然发现,自己的后方竟然被敌军钻了空子,他只顾着在前面拦截,没有注意到后面!

竟然被这小子给赢了!

“妈咪,我终于赢了爷爷了!”珩珩兴奋的转过身,朝顾一诺说道,“而且,我现在也找到诀窍了,爷爷以前都不这样教我!”

也难怪发现,顾一诺的棋艺真的不错。

“诺诺,你是什么时候学会下棋的?”他走到顾一诺的身边坐下来,随口询问道。

“我……在学校里学了一点基础,然后就自己琢磨着玩了一段时间。”顾一诺轻声回应。

其实,她是和老爷子学的下棋,一开始,也像珩珩这样,但是下了没一段时间,她的就能轻松的赢爷爷了。

只能说,爷爷的棋艺不太好。

老爷子一听,将手里的子放了回去,已承比他下得好,一诺宝贝给他下得好,现在,就连珩珩这小家伙,也比他下得好了!

没意思!太没意思了!

“要不要出去走走?”陆已承朝身旁的小女人说道。

“好啊,去哪呢?”

“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也想去!”珩珩拉着顾一诺的衣袖,小脸上全是祈求。

“去换鞋。”

“耶!”珩珩开心的欢呼了一声,跑出去换鞋。

“我也想去!”老爷子立即说道。

顾一诺立即点点头,去扶老爷子,“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出去了。”

陆已承看着这一老一小,“孙嫂,小刘,一起去。”

“是,大少!”

陆已承一个人,可照顾不了那么多人。

车子停上面前的这个山庄前,这里是一个高档的会所,风景优美。

顾一诺发现,几个身穿制服的人,骑着马朝这边走来,一身英姿!远处的山坡上,是一片碧绿的草地,有一些人,在打高尔夫。

“诺诺,等你生完,我可以带你过来骑马。”

“陆叔叔,你会骑马吗?”珩珩好奇的询问道。

“会。”陆已承点点头。

“妈咪不可以骑,我可以!”珩珩立即举起小手,自告奋勇。

“你可以骑,关我什么事?”陆已承反问道。

珩珩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了!马上可怜兮兮的朝顾一诺望去,“妈咪,珩珩想骑马~”

“好。让陆叔叔带你去。”顾一诺立即朝陆已承望去,什么出没有说,就只给了他一个眼神。

陆已承立即妥协了,拉着珩珩的小手,朝一旁的工作人员走去。

不到十分钟,一个工作人员,牵着一匹枣红色的俊马,朝这边走来。

陆已承将珩珩抱到马背上,翻身一跃,利落上马。

顾一诺看着这一幕,要被帅晕了。

“坐稳了。”陆已承握着缰绳,轻轻的踢了一下马腹,马儿立即朝前方走去。

“好好玩啊!陆叔叔,你简直太棒了!”珩珩兴奋的叫着。

“俯低身子。”

珩珩立即趴了下来,马儿突然跑起来,速度飞快。

才骑了一圈,珩珩就受不了,屁股火辣辣的疼,骑马什么的,一点都不好玩,还是坐车舒服。

陆已承将珩珩抱了下来,珩珩路都走不稳了。

小刘开了个高尔夫球车,朝他们的方向而来。

“好久没有打过高尔夫了,活动活动筋骨。”老爷子也不知道在哪里拿了一个鸭舌帽,戴了一双白手套,看起来挺帅气。

“好啊。”陆已承点点头。

顾一诺一珩珩上了车子,已经坐不下了。

“已承,你骑马过去吧。你骑马的样子,挺帅的。”顾一诺坐在车子里,抬头朝他说道。

“好。”陆已承转身朝一旁的马儿走去。翻身上马,已经朝前方冲了出去。

顾一诺看着那道身影,蓝蓝的天,碧绿的草地,如画一般的风景,全都成了他的陪衬。

她忍不住抬起手,将那道身影框在她的视线里。

小刘到的时候,陆已承已经让球童准备好球杆,一个人在那里先热热身。

“陆太太,一旁有休息区,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会。”一个服务员走上前,将顾一诺请到身后的建筑里。

外面,还有几个舒服的躺椅,和遮阳棚。

顾一诺就坐在外面,靠在躺椅上,看着在球场上的老爷子和陆已承。

以前的她,从来不敢想象岁月如此静好。

包包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顾一诺拿出来一看,是顾总公司打来的。

“陆太太,裴熠那边已经有动静了,现在确定有意向购买裴熠手中的股份的,也就是沈家。我要不要派人先与裴熠那边,先接治一下?”

“好的。”顾一诺点点头。

“等我这边有了消息,再和您联系。”

“好。”

挂了电话,顾一诺看着远方的景色,若有所思。

想着荣总上一次和她说过的话。

她手里的十二幅山河图,的确是无价之宝,但是,她若想换成钱,总要有一个价格。

按照市场上面的情况来看,荣总给的估价是五多将近六亿的价值,一副。

和前世的时候,拍出的价格,没有相差多少,一但拍卖起来,几千万的上下浮动,也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

荣总也说了,十二幅加起来,比单幅在一起,还要再增长一倍。

但是,这个总价,高得吓人,以荣总在这个市场上的经验,恐怕没有人出得来这么高的价格。

所以,顾一诺还是决定,分开来拍卖。

等裴熠这边,确定下来之后,她就准备,让荣总准备拍卖的事宜。

现在,主要就是沈家那边。

……

沈天姿再次来到苏家。这都几天时间过去了,她想知道,裴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苏以菲出没有主动联系她。

苏母还在医院里,苏以菲正准备出门去医院,就见沈天姿走了进来。

“以菲,你是准备去看姑母吗?我陪你一起去吧。”

“好啊。”苏以菲点点头。

“以菲,上一次我和你说事情,我问裴熠了没有?”

苏以菲当然问过,但是被裴熠一句话打发了。

她现在回想起来裴熠说的话,还觉得心有余悸。

“以菲,有些事情,你明知道不可能,却还要问我,在问我之前,你是否想过,你还得起吗?”

这是那天,裴熠说的话。

是她先去勾引裴熠的,裴熠的确不用趟苏家和陆家之争的这趟混水。

他所做的一切,完全是为了她。

所以,他也将他的损失,都算在了她的身上。

倘若有一天,他知道真相,她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见苏以菲不出声,沈天姿的心情,猛然一沉。

看来,裴熠对苏以菲,也不过如此。

“这件事情,我作不了主,你们有心去争,就拿钱出来。”苏以菲冷声回应了一句。

沈天姿也没有自讨没趣,既然这样不行,她也只能让爸爸,现多想想办法。

……

最近,苏以溟新培植起来一些下属。势力也在尽一步的扩展!

现在,苏家的手,不止是在军区,甚至还想伸向政坛。

以现在,苏家的地位,巴结他们的人,可能要排成长龙。也有不少人,向苏家示好,靠拢。

这样的局势,陆已承从时御霆当上外交部长的那一天起,就预料到了。

“前几天,几个部门新上任的,都是苏以溟的人。”时御霆朝身旁的陆已承望去。

他还是挺担忧这样的情况。

“只要沈家的人肯跳坑,苏以溟做再多的工作,都是竹篮打水。”

“沈家的那个,自从出来之后,行事就不再低调,俨然一副,这天下姓苏的架势!”

“这一次,还盯上了你公司的股份。”

“裴熠这一次,费尽心思让公司上市,为的就是拉我下水,他不可能,把手里股份给别人,现在他放出来的股份,全都在试探我底线。”

“那你不是,一直在亏?”

“只要能拿回裴熠手里股份,亏一些也值。”

时御霆点点头。

本来,开发区的这块地,就已经被抬高了那么高的价格,一诺股份又被他们掺合一脚,股东纷争,抬高股价,到最后,两败俱伤。

“这个裴熠也是有几分血性的,一开始,他完全没有与你对立的意思,但是一和苏家的那个大小姐在一起,立即就变了立场。”

陆已承没有出声,而是往窗外望去。

时御霆也不再继续这些话题,他感觉,眼前的局势,仿佛陆少早就料到了。

“陆少,问你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

“什么问题?”陆已承转过身,看着时御霆。

“当爸爸是什么感觉?”

陆已承眼角抽搐了一下,这个问题,让他怎么回答?这能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吗?

时御霆一脸期待的看着陆已承。

“谁当谁知道,你多努力努力就能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时御霆顿时泄气了,说得他好像不努力似的,他一天都卖了老力了,可是,人家就是不愿意生孩子。

“你想要孩子?”陆已承感觉,这话从时御霆的嘴里说出来,有些怪怪的。

时御霆不像这种性子啊?

“也不是真的是冲着孩子去的,我总感觉,一个红本本,并不能代表什么,真正的,一个有我和她的血脉的孩子,一个属于我们两个共同的孩子,或许才是最有力的羁绊。”

“你知道,外面的人,怎么形容你们吗?”

“怎么形容的?”时御霆不敢相信,陆少竟然也八卦!

“北极和南极相遇。”这是顾一诺告诉陆已承的。

顾一诺又是从简慕晚那里听来的。

“你错了,全球气候变暖,我已经热化了!她没有。”

陆已承突然打开办公桌下的一个抽屉,时御霆一看,当场惊呆了,一整抽屉的套套!

“这……”

“以前买来,没用上的。”

“你给我看这些干什么?我现在看到这些东西,就难受。”

“你真的想要,不如在这个东西上作文章。”

“你是说,弄破?”

“我试了!她会吃药!”

“你不让她知道破了!”

时御霆盯着陆已承,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他所认识的陆少!这样的 损招,只有靳司南才想得出来吧?

难道,真的只有这样吗?

突然,办公室的门开了,顾一诺拉着珩珩的手走了进来。

两个大男人,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靠在桌子上,挨得好近。而且屋里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气氛。

再走进一看,桌子上全是套套!

两个大男人,共处一室,放着一堆套?

尼玛,这是什么情况?!

霸道攻:陆已承。

冷傲受:时御霆?

这两人在一起,画面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呢!

陆已承看到顾一诺的表情,顿时血气上涌!她的表情,已经很贴切的呈现了她的内心世界!

“诺诺,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陆已承一开口,突然想抽自己一巴掌!

还需要解释吗?本来也没有什么事!

就是他教时御霆的,太损了,不好开口明说罢了。

这么一说,搞得好像,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一样。

时御霆也发觉到了,立即将这些东西收了起来,反正陆少也用不着,他拿回去,戳一戳试试!

“嫂子,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顾一诺把珩珩交给程助理,一个人走到休息室,倒了一杯温水喝了一口。

陆已承朝她走了过去,还没有坐下来,她就往一边挪了挪身子。

这个动作,是几个意思?!

“陆先生,你先坐到我的对面去。”顾一诺又喝了一杯水,她得冷静冷静,刚刚看到的一幕,简直太刺激了。

陆已承直接将她搂在怀里,“小混蛋,你究竟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要是再晚来十分钟,会是什么样情景!”

陆已承默默的咽下一口老血!

“你竟然怀疑我和时御霆,和他……”陆已承简直说不出口。

“你们拿着一堆那个东西在干什么?”顾一诺更是想不明白。

还能干什么?!陆已承差一点要气死了!怎么就那么巧!

“我以前买太多了,放着浪费,送给他用。”

原来是这样!顾一诺松了一口气。

陆已承看着她的样子,心里更加愤怒!简直想把她按在身下,用实际行动证明,他的某方向取向,十分正常!

“原来,你们男人也像我们女人分享姨妈巾一样,分享套套。”

陆已承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

时御霆的公文包里,塞得满满的,出了陆已承的办公室,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他的人生最糗的一面,没有之一。

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也到傅清笺下班的时间了。

调整了方向,朝傅清笺工作医院开去。

不管什么时候,医院里都是忙碌的,办公室里的人,一见到时御霆的身影。纷纷朝他打招呼。

“时先生,来接傅医生下班啊?”

“是的,她人呢?”时御霆朝四周望去。

“刚刚接诊了一个病危的病人,傅医生去手术室了。”一旁的小护士朝他说道。

一但遇到这样的情况,通常都不知道,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做完手术。

他不明白,像她那么有洁癖的人,为什么会去学医!

这简直,就是有悖常理的事情。

她不排斥病人和种疾病,但是却恨不得,把他泡到消毒水里去!

时御霆的心里,别提有多憋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医生都来接班了,护士也都换了一轮,时御霆靠在墙壁上,看着长长的走廊。

或许,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会穿着一身洁白的工作服,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她身后的灯光,那么柔和,将她衬托的,像是从天堂里来的天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