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这简直就是个深坑啊/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术室里,傅清笺的手上,全是污血,额头上,不断的渗下汗水,一旁的人立即给她擦汗。

病人送来的时候,已经很严重了,手术只是最后的办法,但是能抢救过来的几率,已经很小。

医院对于这种情况,一般都不会轻易的再采取手术了。

但是,傅医生不同,只要家属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她都会做!

突然,一旁的仪器上发出一阵声音。

手术医里,一下子忙碌起来!

病人的心跳,有几十秒,都是停止跳动的!

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手术,可能还是失败了,不能挽回这个病人的生命。

傅清笺还在忙碌着,好像完全听不到那些仪器的声音。

突然,仪器上的声音恢复正常。躲过了这一次的生死大关!

“止血钳!”

一旁的人,立即将她要的工具递了过来。

整整六个小时,手术室时的灯灭了,家属一个个围了上来。病人被推出来。

傅清笺和往常一样,例行交待完,又嘱咐了几句,走向办公通道。

这里,有一间专门为她准备的洗水间,可以让她洗澡换衣服,每做完一场手术,不管再累,她都要洗澡,重新更换衣服。

花洒的水,冲了下来,傅清笺站在水下,缓缓闭上双眼。

“妈妈,妈妈!”

“你不要走!不要走!不要丢下我!”

“你给我回去!回去!”

“妈妈活不了多久了,妈妈得了绝症,治不好的,妈妈不能再拖累你,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什么是绝症?活不了多久,就是要死了吗?

死了,又是什么意思?

那一夜,她一身泥泞,守在破旧的屋外,妈妈说,让她回来,她就回来了。

第二天抬回来的,是妈妈全身是血的尸体!

她抱着妈妈残破身子,染了一身的血,她不知道哭,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就这样,成了一个父不详,丧母的孩子。

是的,傅先生和傅太太,是她的养父养母。

水还在流着,她总感觉,自己的身上都是那些带着腥臭的泥泞和妈妈的血!怎么洗,也洗不干净。

她喜欢白色,纯洁,一尘不染。

洗完澡,换好事先准备好的衣服,拿出工作服套在外面,现在的她,看起来也洁白的一尘不染。

从洗手间走出去,就是回医生办公室的通道。

傅清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十二点多了。一直在忙着做手术,晚饭都没有吃,刚刚洗了澡,突然感觉一阵眩晕。

胃好像缩成了一团,然后再膨胀翻腾,接着,一股酸苦的味道反了上来,让她一阵恶心。

她有胃病,饿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反应。

这个病,在她的身上,算是老毛病了。

时御霆听到脚步声,一回头,傅清笺的身影,出现在他视线,他愣愣的看着那一道身影,和他想象中的一样。

傅清笺看到时御霆的身影,愣住了。

“你怎么来了?”

“接你下班。”时御霆直接说道。

“你下午就来了?”

“是啊。”

“知道我在手术,不能按时下班,为什么不先回去?”

“就是知道,你不能按时下班,也不知道几点能做完手术,所以才在这里等,等到你下班为止。”

傅清笺抬眸,与时御霆对视了三秒,立即错开目光。

“我不是说过了,以后不要出现在我工作的地方。”傅清笺说完,胃里一阵反酸,她立即捂着胸口,将脸转到一边。

时御霆立即上前,握着她的手,“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事。”傅清笺摇摇头,全身都在冒冷汗。

时御霆发现,她的手很冰,手心里全是汗,不会是生病了吧?

她的身子软绵绵的,只能靠着他,才能支撑。

时御霆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朝办公室走去。

傅清笺最不喜欢,时御霆出现在她工作的地方,更不喜欢他在外面,对她有什么过于亲昵的举动。

现在,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在盯着她们两个,让她好不适应。

“李医生,你给她看一看,是不是生病了?”

“我没有生病,只是有点饿了,没事的。”傅清笺立即打断他的话,这一点小毛病,没有那么严重。

“傅医生,你的身体看起来来好虚弱,还是让李医生检查一下吧。”

“没事,就是站了太久,又没有吃东西,体力不支。”傅清笺站起来,朝自己的办公位走去,她还要写一个总结,写完就可以回去了。

明天也可以休息一天,她吃点东西,睡个觉,就能恢复了。

时御霆的公文包就放在一旁,傅清笺没有注意,一不小心碰掉在一旁。

落在地上的同时,几盒套套从包里跌落出来。

时御霆从陆已承那里走的时候,太过匆忙,甚至连公文包里的拉锁都没有拉上。

四周的人,看到跌出来的东西,全都一副了然的神情。

“怪不得,傅医生的体力透支的这么厉害。”

“是啊,以前做一场手术,也不见傅医生这么虚弱。”

两个小护士笑着调侃道。

傅清笺的原本苍白的脸色,突然多了几分红晕,时御霆怎么会装这么多这个东西在公文包里?!

时御霆倒是很淡定,慢条斯理的走过去捡起来。

“我还有事,先出去一下。”

“我也有刚好有事。”

“我去看看我的病人。”

办公室里的医生护士,一个个都借故走了出去,诺大的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两人的身影。

“时御霆,你……”

“我怎么了,这就是个日用品,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傅清笺没有反驳,而是坐下来,整理电脑上的资料。

她的心里,却因为这一堆掉出来的东西,而七上八下!竟然一次性买这么多,他疯了吗?!

时御霆突然走上前,将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

“时御霆,你干什么?”傅清笺吓了一跳。

“都工作那么久了,饭也没吃,还在想着工作工作,现在就下班,去吃东西,好好休息。”

“马上就好。”傅清笺的心思还在电脑上没有打完的资料中。

时御霆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大步朝外走去。

“时御霆,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两人走后,办公室里的,重新聚在一起。

“哇塞!时先生好猛啊!”

“我就想知道,那么多,都是多少天的量啊!”

“你太邪恶了!”

“看傅医生的性子那么清冷,时先生也高冷的如云端清月一般不可亵渎,这两个人,是怎么撞出火花来的?”

“你瞎想什么!那是人家的老公!”

“是啊,可怜我,男朋友都没有一个!呜呜~”

时御霆直接将傅清笺塞到车子里,帮她扣上安全带。经过这么一翻折腾,她的脸色看起来,更加苍白。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从手术室里出来,也不敢帮你买吃的,凉得的话,吃着更不舒服。”

“你不用这样,我们……”

“我们是夫妻!我是我丈夫!”

傅清笺突然噎住了,转过头看着他,他的目光里,你是有一团火,要将她的心都燃烧了,她顿时错开目光。

“笺笺,看着我,你害怕吗?”

傅清笺是在害怕,害怕自己会迷失在他的那道目光中,害怕贪恋他给的温暖,更害怕失去!

时御霆看着她这个样子,很想问清楚,为什么每一次,一提及这些,她都像是一个没有一丝安全感的小兽。

他真的,好心疼!

但是,现在她还饿着肚子,看起来那么憔悴,他迅速启动车子,朝前方驶去。

“那边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快餐厅,去那里随便吃一点就好。”

“回家,我给你做。”

“很晚了,不用麻烦了。”

“我是你的男人,照顾你,天经地义!”

傅清笺低头,不再和他争论,饿了那么久,已经没有那种难受的感觉了,其实吃不吃都没所谓,她只是有些疲惫。

车子平稳的朝前方开去,她靠在椅子上,沉沉睡去。

时御霆看着她的睡颜,抬起手,抚着她的发丝。

她一定累坏了,平常,她是最敏感的,只要他一碰她,立即就能醒过来,今天却没有醒。

车子停了下来,时御霆打开车门,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了起来。

回到两人的公寓,将她放在沙发上。

他们并不经常煮饭,所以厨房里也没有什么食材,时御霆不想让她去吃外面的快餐,准备给她做一个鸡蛋羹。

一股浓郁的香味,从厨房传了出来,傅清笺悠悠转醒。朝香味飘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时御霆还在厨房里忙碌着。

她的家里,除了家具什么都是白色的之外,就连灯光都是那种冷白。

整个屋子里,看起来,没有一丝人情味,冷冰冰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眼中所看到的,让她的心里,有一丝暖意。

时御霆端着刚刚做好的鸡蛋羹走出来,发现傅清笺已经醒了过来,“过来吃点东西。”

“你做的是什么?”

“鸡蛋羹。”

傅清笺走到餐桌前,看这一盘冒着热气的鸡蛋羹,里面还有一些虾仁,怪不得,闻起来这么鲜香。

“吃一下试试,好不好吃。”

傅清笺尝了一口,点点头。

果然和闻到的味道一样,很香。

突然间,食欲大开,一口气吃完。

时御霆没想到,平常吃饭像只猫一样的女人,今天竟然能吃得下这么多东西。

“吃饱了没有?”

“吃饱了,现在感觉全身都暖暖的。”傅清笺点点头。

时御霆握住她的手,指尖已经恢复一些温度,他的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傅清笺正想抽回自己的手,他突然将她抱起,朝卧室走去。

“今天……”

“今天好好休息,我睡客房。”时御霆直接朝她说道。

傅清笺愣了一下,对于这样的他,突然有些不适应了,而且他今天还买了那么多那个东西。

“你在想什么?”时御霆突然朝她询问道。

“没,没想什么。”

“还在想那些东西?还是想今天晚上,就用上?”

傅清笺突然转过身,拉起被褥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我要睡了,晚安。”

时御霆看着她的背影,唇角微扬,“笺笺,不用着急,来日方长,我们慢慢用。”

傅清笺又拉紧了被子,直到传来关门声,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才不想用!才刚刚恢复一些,再被他一折腾,命都要去掉半条。

她渐渐的发现,时御霆,就是个十足的坑货!

说好的高冷呢?说好的性冷淡呢?

怎么和她当初了解的情况,严重不符?

她感觉,她掉到这个坑里,爬都爬不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