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女人,你要毁了下半生的性福?/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过了一会,傅清笺发现屋里没有任何动静,时御霆真的去睡了客房?

他突然间这个样子,让她觉得好不习惯。

已经很晚了,她的确是又累又困,也懒得再去考虑时御霆今天是怎么回事。没过多久就沉沉睡去。

时御霆自己将客户收简单收拾了一下,回到主卧看一下。傅清笺已经睡着了,还将自己蒙有被褥中。

他轻轻的将被褥拉了起来,看着她的睡颜。

不知道为什么,她睡着的时候,总是轻轻的皱着眉,好像心里有什么散不开的心结一样。

她出身在那样的家庭,傅先生和傅太太,一个书香世家,一个也是文坛的知名人世,他怎么总在她的身上,看到一丝凄苦?

“笺笺,不管你以前,是什么样子,你的后半生,有我。”时御霆替她整理好被褥,缓缓退了出去。

回到客房,他将公文包里的东西全都拿了出来。

陆少的日子,也太幸福了吧,光是在办公室里,就放了这么多盒。

想着今天在陆少办公室的谈话,时御霆立即起身。

他记得,笺笺在家里放了一个医药箱。

将医药箱拿出来,果然在最下面的那一格发现了一个针筒。

将这几盒套套全都拆了出来,一个一个摆在桌子上。

怎么扎?

就这么一下子刺进去?

孔也太小了,会不会没用?

时御霆拿着手里的针,左右摆动,怎么都下不去手。

这种事情,真的是太不光采了!而且有一种良心不安的感觉。

他还是放弃了,将东西收好,躺在床上。

可是,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最近好像瘦了很多,不得不承认,她们两个都太忙了,他上任那个月,更个月才见了三四次面。

这几个月,也聚少离多。

还是再等等吧,现在也不是最合适的时候。

她的身体也不太好,需要好好的调理。

次日,傅清笺悠悠转醒,看了一下时间,刚刚七点半。

今天她不用工作,可以睡到这个时候,已经算是很晚了。才刚一下床,就觉得有些晕。

她的身上,迅速的冒了一层细汗,坐在床边休息几分钟。

最近真的是太忙了,胃病复发。

感觉舒服一些,她才去洗漱,准备去看看厨房里还有什么东西吃。

十五分钟后,傅清笺披着一件睡袍从屋里走出来,推开门的一瞬间,闻到一股食物的香味。

她才发现,厨房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还在忙碌着。

他怎么这个时候还在?

今天也不用上班吗?

时御霆回过头,看傅清笺的身影,朝她淡淡一笑,指了指一旁的餐桌。

傅清笺走到餐桌前,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早餐。

煎蛋,面包,牛奶,还有样中式点心。

时御霆端着一个沙锅出来,里面熬着粥。

刚把粥放好,他立即朝厨房走去,原来还在和时夫人视频中。

“你做的能吃吗?”时夫人很怀疑,虽然是她亲眼看着做的,她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没有什么信心。

“不信让笺笺尝一口,让她说,好不好吃。”时御霆立即将手机转到傅清笺的面前。

傅清笺愣了一下才回神,生涩的朝视频里的时夫人唤道:“妈。”

“唉,笺笺,不好吃别勉强。”

时夫人的一句话,让傅清笺的心情顿时轻松下来。

她对时夫人,是存着一种敬爱之心,谢谢时夫人,无条件的包容她,而且完全不干涉她的生活。

时御霆已经装了一碗粥,递到傅清笺的手中。

这是他特意问了母上大人,做的养胃粥。

他知道,傅清笺有严重的洁癖,吃东西也很挑,所以将食材全都切碎了。

等傅清笺吃了一口,他立即朝她询问道:“怎么样?”

“很香!”傅清笺点点头,又吃了一口。

时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第一次下厨,就能做得出能吃的东西来。

“笺笺啊,不用在我面前给他面子,吃不下就不要勉强。”时夫人坑起儿子来,是实力派。

时御霆不满的朝视频里的母上大人望了一眼。这是什么态度啊,巴不得他媳妇吃不下他做的东西是吧?

“真的很好吃。”傅清笺一口接着一口吃着。

时夫人这一下,是真的相信了!

“要不是我列食材清单,告诉他要怎么做,还视频教了他一个小时,他能做得出来吗?”时夫人立即开始居功。俨然一副,没了她不行的骄傲样。

傅清笺都忍不住笑了笑,对着视频中的时夫人真诚的道谢:“谢谢妈。”

“你们小两口赶紧吃早餐吧,今天难得你们两个都不上班,好好的过一过二人世界。拜拜!”时夫人朝两人挥挥手,直接关掉视频。

时御霆将手机收起来,坐在餐桌前。

傅清笺已经喝完手上的那一碗粥,自己主动又装了一碗。

时御霆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又帮她切了一点煎蛋配着面包,递到她面前。

傅清笺知道,冰箱里差不多都是空的。

今天早上能有这么多吃的,一定是他早早的就起床,出去买的。

昨天那么晚才回来,他竟然还起那么早。

“谢谢。”

时御霆愣了一下,朝她望去。

傅清笺立即将目光转到一旁,低头继续吃粥。

“我是你老公,买菜做饭,照顾你,都是份内的事情。”时御霆再次强调。

“我们的协议里,有一条,等期限到了,你随时都可以解除婚约。你不用这么做,其实,我的心里,已经很过意不去了。”

时御霆曾经也想,结个婚,也不过是婚姻状况一栏,多了一个配偶而已。

可是,渐渐的他发现,不是这样的!

“如果,我永远都不准备接除婚约呢?”

傅清笺愣了一下,盯着他足足看了十多秒。

“如果,我不提出来,有一天,你会和我离婚吗?”时御霆突然朝她询问道。

傅清笺浓密纤长的睫毛闪了几下。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她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时御霆没有得到她的答案。

这对他来说,算是好事。

“吃完饭,我想去一下家居装饰城。”

傅清笺还没有从刚刚那个话题中回过神来,他突然就转到另一个话题,跳跃的也太快了,她都跟不上他的思维。

“我们一起去。”

“啊?”

时御霆朝这套公寓环视了一圈,“墙上,贴壁纸怎么样?”

“啊?”

“还有家具,也换一下吧,今天看完,弄下来,应该需要几天时间,我们先住几天酒店,这几天,盛世皇朝的那间套房是空着的,我们刚好去住几天。”

时御霆说完,立即站起来,拨通靳司南的电话。

靳司南此时,一脸痛楚,拿起电话。

“阿南,我和笺笺想重新装修一下房子,要去盛世皇朝住几天。”

靳司南一脸痛楚,朝床上的女人望去。

简慕晚一脸桀骜,拉起被褥盖住自己,地上的衣服,已经被他撕了,两人现在衣衫不整,简直说不出凌乱!

“好!我等一下安排。”靳司南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女人!你真敢踢!你就不怕毁了自己下半生的性福?!”

“我们的合约已经中止了,我没有义务陪你上床!”

“我陪你!”

“不好意思,你的技术还有待提高,而且我也不需要!”

靳司南顿时青筋直跳!

“你睡了我那么多次,才说技术不好?是不是太口是心非了?女人,现在我就让你亲口告诉我,我的技术,究竟好不好,究竟能不能满足你!”

“靳司南!你个疯子!你敢来强的,我一定会告你强女干!”

“女人,就算是你要告我,你也得拿得足够的证据,你拿得出来吗?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心诚实多了!”

靳司南重震旗各鼓,朝床上的小女人扑了过去。

两人在床上,又是一阵撕打。

胜者为王,败者暖床的戏码,一天上演一次,从不觉得厌烦!

……

时御霆挂了电话,感觉靳司南那这的气氛有些不对,不过他的事情安排好了,其它的,他也没有放在心上。

傅清笺完全跟不上他的思绪,一下子怎么又跳跃到酒店上去了?而且房间都安排好了。

“你刚刚说,要重新装修一下房子?我的房子?”

“是啊!”靳司南点点头。

“为什么要装修?而且,我的房子,你也没有这个权力吧?”

“你都是我的,你说,我有没有这个权力?”

傅清笺被噎的说不出话来。时御霆朝她笑了笑,“乖乖吃饭,今天可能要逛好久。”

这个想法,从时御霆住进来的第一天就有了!

只是,他一直不敢付诸行动而已。

趁这个机会,他一定要把这个家,装饰的无比温馨!

半个小时后,傅清笺和时御霆站在他们附近的家居商场,她突然感觉,她现在有太多的事情,被时御霆左右了。

吃饭,穿衣,现在,他竟然想动她的房子!

可是,她竟然和他站在这里!陪着他一起看到家具!

时御霆不着痕迹的拉着她的手,朝前方走去,“你看那一家,设计时尚。”

傅清笺是怎么也不同意,他买这些东西!搬到她的家里去!

两个小时后……

时御霆在刷卡的票据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最快下午就可以安排送货。”

“好的,时先生,感谢您的惠顾。”

傅清笺被时御霆拉着朝外走去,一楼的街角,有一个咖啡厅,他直接拉着她,走这家咖啡厅走去。

逛了这么久,也要休息一会。

坐在这个咖啡厅里,傅清笺才缓过神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脑子发热了,竟然让时御霆买了这么多东西,送到她的家里去!

一开始,她不是想办法,想将他从她家里踢出去吗?

现在,怎么全变了!

时御霆知道,她不开心,非常不开心,甚至是被他半哄半忽悠的,跟着走了这一趟。

他轻轻的握着她的手。

傅清笺一抬头,撞入他温柔的目光中。

“笺笺,现在,是我们两个人一起生活,我想给你一个温馨的家,想让你累了有可以依靠的肩膀。”

矜贵如他,冷傲如他,对她来说,像是一个迷宫一样,把她困住了!

他说,想给她一个温馨的家。

他说,想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端着咖啡的服务员走上来,对视的两人,顿时错开目光,各自朝不同的方向望去。

两人之前的关系,悄悄的发生了变化,让她琢磨不透。

对于这种改变,她觉得又害怕又期待。

时御霆看着面前安静寡言的女人,他确定,这就是要和他共度一生的女人。或许,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已经确定。

……

陆已承这几天,除了盯着裴熠那边的动静,就是等着Johnson的消息。

一直以来,他都想见一见威尔斯先生。

威廉深受威尔斯先生的心信赖,这一次威廉如果能来国内考察,将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正在处理着手上的工作时,Johnson的视频邀请发了过来。

“陆少,威廉暂时取消行程,好像是与威尔斯领地发生了一些事情有关,威尔斯先生还在F国,威廉这个时候,更不能离开。”

“原来是这样。”陆已承点点头。

他有些怀疑这件事情,威尔斯先生既然安排威廉来国内考察,一定是有计划的,威尔斯领地,在这个时候发生事情,也太巧合了一些。

“陆少,我已经打听到了关于顾茗雪的事情。威尔斯先生将顾茗雪的骨灰带回威尔斯领地安葬。我听人说,威尔斯先生得到的消息是,顾茗雪受到乔启润的侮辱,过失杀人,后来不堪受辱自杀的。”

“这应该是白聿对威尔斯先生的说辞,他隐瞒了太多事情。”陆已承的心里的疑问更重了。

“陆少,我还听到一个消息,之前威尔斯先生有意和白聿联姻,将顾茗雪嫁给白聿。”

“将顾茗雪嫁给白聿?”

“好像白聿也是同意的。”

陆已承听到这个消息,若有所思。

“她是我的,而且比你还要名、正、言、顺!”

他的脑海中,突然回响起白聿之前对他说过的话。

白聿绝不可能会娶顾茗雪!却要和威尔斯先生联姻?

陆已承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Johnson,你继续和威廉保持联络,还有,打听一下威尔斯夫人的情况。”

“威尔斯夫人?”Johnson有些疑惑。

“是的!威尔斯夫人。”

“好的,陆少。”Johnson虽然不明白,陆少怎么突然会让他去打探威尔斯夫人的消息,还是点点头应了下来。

威尔斯先生对他的夫人,保护的太好了,外面竟然没有关于她的一丝传言。

不知道Johnson能不能查得到。

即使Johnson查不到,他也会想其它的办法查清楚!

他怀疑,威尔斯夫人是诺诺的妈妈。

这件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之前,还是不要告诉诺诺,她快到预产期了,他怕她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担心。

他知道,上一次与白聿冲突起来,没有找到她妈妈的下落,她虽然很冷静,心里一定满是担忧和牵挂。

顾一诺最近,有精力的时候,尽量将工作安排好。

画室的事情,现在她也可以完全脱手,交给小唯她们。

许瑞那边,根本不用她操心。

卫风那,一天忙的脚不沾地,公司的营业额,不断的突破新高。目前公司打造的高端系列,在市场上,也十分走俏。

午后,顾一诺靠在阁楼上的躺椅上闭目养神。

楼下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吃货跑在前面,珩珩端着一盘水果,吃力的走上来。

“吃货,嘘!”珩珩见顾一诺闭着眼睛,还以为她睡着了。

吃货听话的趴在一旁,不吵不闹。

------题外话------

还有一更~十点半之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