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一言不合就互相伤害/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珩珩把水果盘轻轻地放到一旁,拿起一旁的小毯子,盖在顾一诺的身上,然后捧着小脸,坐在一旁。

突然,他看到,妈咪的肚子上,鼓起一个小包包。

他立即站起来,将小手放了上去。

那个小包包,立即不见了。

“妹妹害羞了。”珩珩的心里,有些激动。

他也好想早一点见到妹妹!

陆已承走上楼,就看到这温馨的一幕。这个小子,最近天天摸他的女人,摸上瘾了!

顾一诺缓缓睁开双眼,握着珩珩的小手。

“妈咪,你醒了。”珩珩顿时开心的朝顾一诺靠了过来。

“你的作业写完了?”

“写完了。”珩珩立即点点头,突然想到他端上来的水果,跑到一旁,端到顾一诺面前:“妈咪,吃水果,等一下就不新鲜了。”

“留守儿童,我的女人,我自己来宠。”陆已承将水果盘从珩珩的手里接过来,坐到顾一诺身旁。

“哼!”珩珩转过脸,“陆小气!”

对于陆已承的毒舌,顾一诺早就见识过。

但是,他竟然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不知道从哪天起,开始叫珩珩“留守儿童”。

而珩珩的称呼,也改成了陆小气。

这一大一小,一言不合就斗嘴,天天都在互相伤害。

顾一诺简直不敢想象,以后他们的孩子出生,会不会也是这样。

现在,她就开始操心了。

“吃货,我们走。”珩珩知道。

陆小气一回来,这里肯定没有他的位置了,带着吃货下楼去玩了。

顾一诺吃了一些水果,站起来活动活动。

“今天感觉怎么样,累不累?”

“还行,怀孕真的很奇妙,有时候什么感觉也没有,有时候感觉躺着都累。”

“诺诺,再坚持一下,最后一个月了。”陆已承轻声安慰。

这几个月,他也不轻松。

“已承,你最近有没有阿南和晚晚的消息?”

顾一诺已经好久没有和简慕晚联系了。

靳司南和简慕晚在一起,也不知道,两人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两个,从来就折腾,不用担心他们了。”

顾一诺也知道,感情这种事情,别人也插不了手。她感觉得出来,晚晚不可能对阿南没有感情。

只是晚晚的心里,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让她不敢放手去爱。

顾一诺站了一会,又觉得累了,主动朝陆已承的怀里靠了过去,“已承,我好想卸货!”

陆已承紧紧的抱着她,“我比你更想,我决定了,我们就要这一个孩子。”

顾一诺突然想到,前世的一双儿女。

因为今生,她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有了肚子里的宝宝,会不会到了前世的那个时间,她还能不能怀上前世的那一对儿女?

她最愧对的,就是那两个孩子。

感觉到她的情绪一下子变得低落,陆已承立即转过身,与她面对面。

“诺诺,怎么了?”

“没什么。”顾一诺摇摇头,“我想再去躺一会。”

陆已承扶着她,走到一旁的躺椅上。

“已承,你是中午回来休息一下,还是下午都不用去上班了?”

“我留下陪你。”

“好。”顾一诺点点头。

“我们去床上睡吧,我陪你一起休息会。”陆已承抱起她,朝床的方向走去。

两人躺了下来,她立即朝他的怀里钻去。

顾茗雪已经死了,前世的一切,也随之结束。她已经不知道,未来还会有什么,等着她。

她觉得,从顾茗雪死的那一刻,这一生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她没有顶着婚内出轨那些烂名声,也没有背上杀害婆婆的嫌疑,更不会再被顾茗雪推下深海……

都不会再有了!

难道,就是因为这些,让她彻底的失去前世的一双儿女?

她一直安安静静的,陆已承低头朝她望了一眼,发现她还没有睡着,那双美眸中,思绪沉沉。

他抬起胳膊,紧紧的搂着她,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顾一诺立即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抬起头朝他露出一丝笑意。

“困了就睡吧。”

“嗯。”她点点头,小手放在他的腰上,将他搂得紧紧的。

……

荣辉拍卖行,每天到周三和周日,都会举行拍卖仪事。

顾一诺的山河图,定在周日进行拍卖。

拍卖的册子,都已经印制好。

为了烘托这两幅传世之作的价值,荣瑜还特意拿出自己的几件藏品,一共凑出了九件。

拿到册子的人,看到上面的藏品,一个个惊讶的久久不能回神!

这一行内的人都知道,荣总的手里,珍宝无数!

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还能有大师的真迹!还是两副!

这一次的拍卖会,一定会是近年来,最火爆的一次。

这个消息一下子就传开了。刘夫人着手中的图册,一脸悔恨。

“没想到,真的是真迹啊!早知道,我怎么也买一幅下来!”

唉,当时,她是真的不看好啊!

不得不佩服陆太太的财运,这样都能给她碰到真迹!那十二幅,不全都是真迹?!

刘夫人感觉,她快要缺氧了。

久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那十二幅画在一起,简直是无价之宝啊!

不行了,她不能再想了,牙都疼了!

等心情真正的平静下来之后,刘夫人给顾一诺打了个电话。

顾一诺看着来电显示,也不敢确定,刘夫人打这个电话的用意,她这是截胡,虽然没有人知道,她自己的心里,总归是有一些不踏实。

“刘夫人。”

“陆太太,恭喜你啊,我看到荣辉拍卖行拍卖的那两幅画了,竟然是真迹!”

“是啊。”顾一诺轻声回应。

“我当时,怎么就犹豫了,要是买个一幅也好啊!不过,我是没有陆太太的财运,真的是恭喜陆太太了。”

“谢谢刘夫人。”

“等你生完孩子,以后要多出来打打牌,我要多沾一沾你的财运。”刘夫人笑着说道。

走到她今天这个位置,她还是有几分大度的。

现在,是真的释怀了。

而且她也跟着顾一诺投资,赚了不小,心里也平衡了。

“好的。”

“陆太太,我不打扰你了,好好休养。”

“嗯。”

顾一诺挂了电话,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刘夫人已经知道了,接下来,这个事情,应该要传开了吧?当时,她花八千万买画的事情,好多人都知道。

……

“真迹?”杜明兰看着手上册子,直接摔到桌子上。

现在,就算不是这个行内的,都在议论这件事情!

顾一诺怎么就那么好的财运!?

还是顾一诺知道些什么?要不然,当时怎么会花八千万买下来?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不管怎么说,顾一诺是发了!

但是那八千万,可是已承的钱啊!

如果没有已承给她钱,顾一诺哪来的钱去买这些画?

当时,顾一诺不是买了十二幅吗?

这十二幅听说,还是一整幅完整的山河图。

这连在一起,就是无价之宝啊?

这个顾一诺,是脑子进水了吗?怎么要拿出两幅来拍卖?不会是又想玩什么花样?

……

苏以菲也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也很不平衡,怎么感觉,这世间上的好事,都让顾一诺给占了?

沈天姿看着面前的册子,仔细的盯着这两张片看来看去。

“以菲,就这两副破花,每一幅的起拍价,都八千万以上!真的是人傻钱多,买的人,疯了吧!”

苏以菲看中的,不是这两幅的画的价值。

而是荣辉拍卖行这一次的态度。

荣瑜那个老女人,可是一个十分难结交的主。这一次的拍卖,明显是为了捧顾一诺的那两幅画,所有的藏品都得价值上亿。

这样看起来,顾一诺的那两幅画,也不是那么扎眼了。

这样的技巧,也只有荣瑜玩得出来。

可是,为什么荣瑜要这么帮顾一诺?

什么时候,顾一诺和荣瑜的关系到这种地步了?

想来想去,她觉得这个顾一诺真的好可怕!她是亲眼见着顾一诺,一步一步走到现在。

她想了那么多方法对付顾一诺,却都没把顾一诺怎么样。

就这样让顾一诺再发展下去,她在顾一诺的面前,真的还有优越感吗?她还能像以前那么自信的,去和顾一诺对比吗?

顾一诺必须死!

要不然,就是她,将输的一败涂地!

不,她绝不能输!

沈天姿将册子放了下来,“以菲,你说这顾一诺,是不是傻,她有那么多,刚好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山河图,无价之宝,她为什么要折开两幅来卖?”

“这个世上,再珍贵东西,只要拿出来交易,就有一个价格。”

“你说,这两幅画,能值多少钱?”

“我觉得,应该至少都得好几亿。”

“好几亿?!”沈天姿差一点没有跳起来!好几亿!要是这些画在沈家手里在,一切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好可惜啊!

“裴熠这一次,不能回国,他手中股份,是委托下属办理交易的,你们有几成把握?”

“裴熠的意思是,只要出够了他要的价位,就会给我们沈家是吧?”

“没错。”苏以菲点点头。

“这个你放心,我爸爸会想办法的。”

苏以菲看着沈天姿的模样,没有再多说什么。

……

画的事情,陆已承是在下午下班的时候,才知道的,他看着电脑上的那张照片,出神许久。

她买了这些画之后,他看都没有看过。

听说,她存到了银行的保险柜,后来,就没有听说她怎么处置的了。

他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突然间,这些画成了传世之作,成了无价之宝,他的心里,还是有些震撼的。

陆已承的心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回国后,她主动去接交的刘夫人,而且,这画,也是刘夫人介绍才买的。接下来,就是她的投资。

就真的和外人说的一样,好像知道哪个能赚一样。

她以前,从来没有表露出收藏古画的兴趣。

这一切,都太过巧合了,巧合的让人感觉,有些怪异。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总觉得,他的小女人,让他怎么也无法看透。

让他感觉,她还有很多的秘密,是他不知道的。

陆已承站起来,拿着钥匙朝外走去。

顾一诺在阁楼上,给即将出生的孩子做画册,从她怀着不久到现在,已经厚厚的一本了。

等以后,孩子出生后,再贴上孩子的照片,和他们一家三口的,这个画册,可以一生珍藏。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顾一诺转过身来,看着朝她走来的陆已承。

“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

“想你了,提前回来了。”陆已承来到她的身旁,轻轻的搂着她的肩膀。

“已承,你看我给孩子做的画册。孕期的这一本,很快就要结束了。”顾一诺指着面前的画,分享给他。

陆已承拉着她的手,走到一旁的沙发上。

“你还有两幅画,价值连城呢。”

顾一诺愣了一下,“你知道了?”

“是啊,看到的时候,很惊讶,没想到,你竟然买到真迹了!感觉就像是提前知道一样,笃定的买下来。”

顾一诺的心,突然噗通噗通的加速。

她感觉,他这一句话,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

难道,是他猜出什么了?

她从来,都没有在他的面前,露出什么破绽啊?

“就像你投资一样。”陆已承又补充了一句。

顾一诺好慌,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的这些疑问。

陆已承看着她突然变得慌乱的样子,更加觉得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诺诺,你是不是有预知的能力?”

“啊?”顾一诺愣住了,也不知道此时,是应该摇头还是该点头。

“别怕,诺诺,不管有什么事情,告诉我。我想知道。”他握着她的手,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顾一诺的心里,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点点头。

“真的有预知能力?”陆已承大吃一惊。

“不是全部,是有些事情。”顾一诺立即解释。

此时的她,不敢直视陆已承的目光。

陆已承扶着她的肩膀,“诺诺,不要怕。”

顾一诺被他抱在怀里,小手缓缓放在他的肩膀上,然后一点一点的将他搂紧,“已承,我不怕,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陆已承看着她,“你告诉我,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就像是第六感吧。”顾一诺胡扯了一句。

陆已承大概能体会,这一切,也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

“就像我,每一次不管受多重的伤,身体都会慢慢的恢复,完全恢复到健康的状态。”

顾一诺是知道他有这样的特殊情况,这可能和他的个人体质有关。

而她是为了隐瞒他,才把这一切疑惑,当成了一种超能力。

已承,关于我们的事情,关于我的前世今生,这一世,我一定会亲口告诉你,但是,不是现在。

陆已承解开心里的疑团,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还有很多地方,不能解释得过去,但是总算不让他心里老是疑惑重重。

他再次,将她搂在怀里。

……

连续几个月,一诺股份的股份一路下跌,一直低迷不振。

裴熠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即使,他退出一诺股份,也要让陆已承再脱一层皮!

他已经全权委托下属,去处理这一次的股分交易。

不要怪他,不讲情面,他一贯做生意都是如此,虽然沈家十分想要他手里股份,但是实力不行,他也绝不可能降价出售。

目前,除陆已承和沈家,竟然还有一个人,对他手中的股份感兴趣。

他也很好奇,这个人,究竟是谁!目前那个顾问公司,还没有透漏对方的消息。不过,他已经派人去打听了。

放在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是裴熠委托的下属打来的。

“裴总!我知道另一个,想要您手中股份的人,究竟是谁了!”

------题外话------

明天继续~表忘记投票票哟~爱你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