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好烫,刚好给你暖手/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垂眸,缓缓道:“在这里亏的钱,会在其它地方补回来。而且,我这一次,主要是针对苏家。”

“苏家?”时御霆有一种感觉。

陆已承这一次,恐怕有大动作了!

“陆少,事到如今,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离开军区的真正目的?”

陆已承目光看向窗外,讳莫如深。

“好吧,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时御霆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

沈家这一次,真的是无计可施,裴熠那边,逼得又急。

这么多钱,已经是沈从之目前的最大限度,一天的时间,又多出四亿来,他哪里可能,还拿得出来。

“这裴熠眼里还有没有苏家!他明明知道,我们与苏家的关系。”沈天明强忍着心里的气愤。

“裴熠性情乖张,他不同意,我们也没有办法。”沈天姿插了一句。

“爸,要不算了。”

沈从之突然站起来,朝楼上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客厅里兄弟两个面面相觑。

……

顾一诺也在留意裴熠那边的消息,陆已承突然加价的事情,她都知道。

这已经是裴熠第四次出让手中的股份,以前他从来都没有加过价,他和裴熠之间,就像是一场拉锯战一样,都在摸对方的底限。

难道,就因为这一次沈家的加入,又让陆已承面临这无谓的损失吗?

顾问公司今天打来电话,她也只能先观望着。

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她最近感觉特别辛苦。晚上睡也睡不踏实,胃口也越来越差。

为此,陆已承还特别去找了荣瑜,恳请荣府的私厨,给顾一诺准备一日三餐。

顾一诺也推掉所有的工作,在家里,专心待产。

荣府的私厨每天按时准备好三餐,有时候是陆已承,有时候是小刘,过去荣府拿食盒提回去。

换了一下口味,顾一诺也只是多吃那么几口而已。

陆已承看着剩下的菜,拿起筷子,朝顾一诺喂去。

她立即皱着眉,摇了摇头,“我吃不下了。”

“诺诺,你今天吃的太少了,这样可不行。来,再吃一点,就吃一点。”陆已承很有耐心的哄着。

“已承,没有必要因为这几天,而去欠荣总这么大一个人情,天天都麻烦人家。”顾一诺知道,在这个圈子里,一向能用金钱解决的事情,却不要去有人情。

“没事,只要你能多吃一口,别说是人情,让我怎么样都行。”陆已承心疼的摸了摸她清瘦的脸颊

为什么,人家怀着孩子,都会长些肉,她却不是这样。

顾一诺听着他这一句话,端起碗,又喝了一点汤,她感觉,才吃这么一点,就好像都胀到喉咙这里。

“我想出走走,今天一天都没有出门。”

“好!你想去哪?我陪你一起去。”

“散散步。”顾一诺没有精力,去多远地方,就在家附近走走就可以了。

陆已承扶着她,朝外走去。

从前面看,她的肚子大的吓人,真的有点怕,她这么瘦小的身子,撑不住这个肚子的重量。

才走了没多远,顾一诺已经走不动了。

陆已承扶着她,走到路边的凳子旁。

“休息一会。”

“好。”顾一诺轻轻的点点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诺诺,还有半个月,就到预产期了,你怕不怕?”

“不怕,反而觉得,很期待。”顾一诺柔声回应。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突然不再出声,她竟然一点都不害怕,为什么他最近,那么紧张,一想到她要面临那样的疼痛,他就心里难安。

“孔一凡说,胎位什么的都没有问题,可以顺产,你愿意剖腹产还是顺产?”

“我不想剖腹。”顾一诺摇摇头。

前世,她怀着的是两个孩子,顺产的危险性太大了,所以到了时间,直接就剖腹了,这一世,既然能顺产,她当然选择顺产。

陆已承最近,只要一空闲下来,就在搜分娩方面的资料,他觉得,她还没有产前抑郁,他倒得上了。

一天到晚,担心受怕。

“我真的好想,快一点到那一天,我已经迫不急待的,想要见到我们的孩子。”

“我也是,我更希望,你生完后,就不用再承受任何的痛楚了。”陆已承拢了拢她的发丝,轻轻的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一阵风吹来,带着深秋的凉,顾一诺打了个冷颤。

陆已承立即脱下衣服,包住她的身子。

“诺诺,我们回去吧?”

“好。”顾一诺点点头。

出去走了走,顾一诺觉得精神好了许多,回到卧室将身上厚厚的衣服脱掉,发现自己的腿,竟然有一些水肿了。

陆已承也发现了,连忙蹲下来,抬起她的小脚。

“我去给你端一盆热水来给你泡一泡。”陆已承将她抱了起来,放到一旁的沙发上靠着。

他转身去浴室,放了一盆热水出来。

蹲在她的面前,将她的两只小脚放了进水里。

“好舒服。”顾一诺忍不住说道,放松的靠在沙发上,他的手掌,有些粗糙,捏着她的小脚,力道刚刚好。

陆已承看着她完全放松的模样,蹲在那,继续给她按着。

十分钟后,水有些凉了,陆已承将那一双小脚抬了起来。就在他要拿着毛巾给她擦干净的时候。

她突然抬起来,在他脸前抖了抖,抖了他一脸的水。

这个小混蛋!

顾一诺靠在沙发上,笑得好开心。

“看我怎么收拾你!”陆已承突然站起来。

“你想怎么收拾我?”顾一诺肆无忌惮,他还能拿她怎么样?

“现在不能收拾你,等你生完,做完月子,我一次性讨回来。把这段时间,你欠我的,全都讨回来!”

“什么叫我欠你的?我才没欠!”

“还说没有?一个月休息七天,你就欠我二十几次,这不是按最基本的算,你怀着宝宝,是九个多月的时间,你说,你欠我多少次了?”

顾一诺看着他认真的神情,有点怕了!

“这只是欠的,等你好了,还有正常的次数,再加这个,你说,你一天要满足我几次?”

顾一诺都不敢再听下去了,照他这样的算法,她得还到什么时候?一天几次,还要不要活了!

她哪里受得了!

陆已承看着她的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心情大好,抬手捏了一下她的小俏鼻。

“陆先生,你欺负我!”

陆已承坏坏一笑,“就欺负你怎么了?你有意见?”

“我有!我要抗议!”

“抗议无效!”陆已承朝她的小唇上亲了一下,直接端起水盆走人。

留下顾一诺一个人,凌乱不已。

陆已承收拾好回来,抱起顾一诺,躺到床上。

才泡完脚没有多大会,她的小手和小脚就已经冰凉了。

她立即将小手放到他的怀里暖着。

突然,陆已承拉着她的小手,朝身下放去。

“你!你还敢不正经!”

“老婆,你想到哪去了,我是想用这里给你暖手。”

呃!顾一诺竟无言以对。

他的身上,温度本来就很高,而这个地方,又是他全身温度最高的地方,温手绰绰有余,暖久了,还会烫手。

“陆先生,你别抱得太紧,我都出汗了。”

陆已承笑了笑,将她松开了一些。

两人躺在床上,面对面,四目相对。

“睡不着吗?”陆已承朝她轻声询问。

“睡不着,想这看着你。”

陆已承的心里,涌上一阵强烈的欢喜,“老婆,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他的心里,好期待她的回答。

“因为,你好看。”顾一诺笑着回应。

陆已承笑了笑,朝她温柔的回了一句:“看吧。”

最近,陆先生,表现的不错,每天晚上,不但是她的人肉抱枕,还是一个纯天然的取暖器,关键是,没有再擦枪走火什么的。

她不知道的是,每当她睡着了之后,陆先生除了一个人在这漫漫长夜里,独自煎熬之外,每天晚上,都要起来冲一次冷水澡,才能入睡。

……

深从之经过一个晚上的深思熟虑,终于下定决心!

他一定要拿下这些股份,打入一诺股份的内部去,虽然这一点点股份,并不能给陆已承造成什么大的牵制,但是,他可以很清楚的知道,陆已承在公司的每一个决策。

之前,他裁在顾氏集团,而且还牵连到了经济案,在里面待了那么久!

这一切,都是陆已承的害的!

陆已承当时,不是做出要彻查到底的样子吗?怎么到最后,不敢却不敢动了!只敢拿他开刀,这一次,他就要让陆已承,无能为力。

就算知道,他手上的资金来路不明,却没有办法拿他怎么样!陆已承现在,不是以前的陆已承了,真不知道,苏少怎么还那么忌惮陆已承!

次日一早,陆已承刚刚运动完,就接到一个电话。

“陆少!沈从之上钩了!”

“我知道了。”陆已承点点头。

下午,沈从之的人,就打电话给裴熠的助理,告诉他,钱已经准备好了。

他做了两手准备。

这个钱,对于裴熠来说,已经是很大的利润了,对比当初买入的价格,还有赚的空间,希望裴熠还是留几分情面,见好就收。

沈天姿再次来到苏家,去找苏以菲。

苏以菲怎么也没有想到,沈家竟然真的准备了那么多钱!

“舅舅准备的这些资金,没有问题吧?”苏以菲忍不住问道。

别到时候,忙没有帮上,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把他自己搭进去不要紧,不要再影响苏家!

“以菲,你放心,这些钱,我爸爸保证,来路都正,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舅舅在里面关了那么久,相信,他已经得到教训。”苏以菲的心里,没有其它怀疑。

“以菲,你快给裴熠打个电话吧,这一次,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把股份转让给爸爸。以后,我爸爸拿到陆已承公司的股份,对于陆已承的一举一动,也会更清楚一些!”沈天姿着急的催促着。

“好。”苏以菲点点头。

这个时候,裴熠那边刚入夜。

她拨了个电话过去,一接通,她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

裴熠在她面前,从来都是这样,肆无忌惮!不过,她也不在乎。只要他不突破她的最后一道防线,他和哪个女人上床都可以!

就像上次,他想要她,她没有同意,他当着她的面,叫了一个女人,让她亲眼看着,别的女人和他,做那种事情!

这些,她都经历过了。

面对这些声音,她仿佛没有听到一样,直接朝裴熠询问道:“方便吗?不方便的话,我过一会再打过来。”

“方便,你说。”裴熠后着手机,躺了下来。

原本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翻身而起,换了一个姿势,继续。

“我舅舅已经把钱都准备好了,能不能,把你手中的股分出让给我舅舅?”苏以菲直接询问道。

“以菲,我想你了。”

苏以菲的血液,都在这一瞬间冷了下来。

“你知道吗,我现在只要闭上眼睛,就觉得,我身上的这个女人是你。”

“裴熠,我在和你说正事。”

“我说的也是正事。”

沈天姿在一旁听着,觉得这两人谈话的内容怪怪的。她只听得到苏以菲在说什么,不知道裴熠那边,是什么样的情况。

感觉苏以菲的脸色,很尴尬,甚至还有几分隐忍的羞怒。

“以菲,把电话挂了,我想见你。”

“裴熠,你先忙吧,我……”

“以菲,不要拒绝我,你知道,拒绝我会有什么后果!我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放弃国内的市场。”

“好,你等几分钟。”苏以菲说完,立即挂了电话。

沈天姿更是一头雾水。

“你先回去吧,等我电话。”苏以菲说完,朝楼上的卧室走去。

她不能让裴熠这么快,就从国内撤资,她还想利用裴熠,让她也像顾一诺那样,投资做生意。

顾一诺的手里,有千度公司,有风盛游戏,还有锦色画室,除此之外,还在做投资,还有那么价值连成的古画。

再想一想她,她发惊恐的发现,她什么都没有!

她一开始,最终的目的,是像顾一诺那样,到头来,她却什么也没有!

即使,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对付顾一诺,她也要让自己,有足够的资本可以立足!

来到卧室,她将门反锁上,发了一条视频邀请过去。

裴熠已经在那个女人的身后,他直接打开手机,丝毫不避讳让苏以菲看到。

“把衣服脱了。”裴熠直接命令道。

苏以菲将手机放在床头,默默地的把衣服脱掉。

“摆出我身下的这个女人的姿势。”

苏以菲看了看视频,双手撑着床,趴在那里。

裴熠清清楚楚的看着她,他早已经对她很熟悉,这样对他来说,才更有代入感!

他才能,把苏以菲和身下的女人,尽可能的融合成一个人。

这一种精神上的满足,让他的心里,微微舒服一些。

一个女人,拒绝过他这么多次,他竟然还没有碰她。

也许,就是因为,她有那层膜。他等着她,在新婚之夜,把她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他!

苏以菲看着视频里传来的声音,强压下心中的屈辱。

终于,那边的声音结束了,她才站起来,正式准备捡起衣服穿好,家法熠的声音突然响起。

“不要穿。”

她拿着衣服的手僵了一下,看着视频中的男人。

完事之后,拿着一支烟抽着,看起来很邪魅。

“我刚刚和你说的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

“你都这样了,你说我考虑的怎么样?”

“你答应了?”

“答应了。”裴熠点点头,突然,他将视频转到一个方向。

苏以菲看视频中的女人,正在……她顿时有些恶心。

这也是裴熠喜欢的!

“以菲,你看到这一幕,心里就不生气吗?”

“我们还没有结婚。你有你的自由。”

裴熠每一次听着这句话,心里就窝着一股火,哪怕是他的前妻,在刚结婚的时候,也和他因为别的女人闹过。

苏以菲没有,一次都没有!

他直接切断视频,一旁的女人立即爬起来。

“裴总,你要去沐浴吗?”

“你告诉我,女人究竟在不在乎,她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外面乱来,而且还做刚刚那样的事情?”裴熠突然捏住这个女孩的下巴,强迫她回答。

女孩有些害怕,不敢出声。

裴熠拿出一叠钱,扔到女孩子面前。

女孩终于小心翼翼的开口:“如果,她真的爱你,一定不会接受,没有一个女人,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上床,并且,还做出那样的事情。”

裴熠的神情,突然阴寒下来。

女孩吓得不敢再出声。

“说下去!”裴熠又摔了一叠钱在女孩的面前。

“除非,她的心里没有你。她的所作所为,让我感觉,她和我没有什么差别,都是可以为了自己想要的,而出卖自己身体和自尊。我是为了钱,而她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

“滚出去!”裴熠暴怒。

女孩拿起衣服和钱,不顾得穿好衣服,就朝外跑去。

裴熠一直有这种感觉。

苏以菲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苏家?

当初,的确是苏以菲,故意接近他,他也知道,从一开始,她就是有目的的。难道,苏家,在苏以菲的眼里那么重要?

------题外话------

最近有点事情,每天都忙到焦头烂额,所以暂时每天一更,忙完后,就恢复9000+更新量~么么,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