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保大!/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要我往外放,陆已承就一定会接手!急什么!”裴熠最近,在国外处理这些事情,心情也烦躁到了极点!

他以为,陆已承只是一个军人,怎么会这么强大的实力!

怪不得,陆已承从军区了来后,集合他们三个人的力量,都没能把陆已承置于死地!这下好了,真如苏以溟所说的那样。

陆已承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爬起来,就一定会翻身。

现在,换陆已承还击了!

据他所知,白聿的日子也不好过,F国的议员们,不停的弹劾他,军权已经被夺回。现在,议员们还要夺走白聿的参政权!

从现在看到的结果,这一次,苏家恐怕会承受到严重的打击。

白聿猜测陆已承没有真正的离开军区,由此一看,已经可以确定,白聿的猜测是真的。

“帮我订个机票,我要去一趟F国!”裴熠朝助理吩咐道。

他要和白聿,继续合作!

……

三天时间,转眼过去了,苏以溟还没有找到沈从之的下落!

苏家现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在承受着煎熬。

“你们家的面包怎么烤的这么硬?我要你冲的奶茶,不是咖啡!”一旁,传来一道苛刻的声音。

苏以菲朝那个方向望去,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沈家的人,真够不要脸,赖在这里不走不说,还对她们家的佣人,呼来喝去!

沈夫人现在能靠的,就是苏家了。

当时,他们老老实实的做生意,虽然赚不了那么多钱,但是他们也不用担心像现在这种事情发生。

沈家能走到今天,完全是拜苏家所赐!

出了事情,就想把他们甩掉?门都没有!

她不求什么,一定要把沈从之给她毫发无损的带回来!

沈天姿在医院里陪着苏母,沈天明还在外面寻找,顺便打听着消息。沈夫人就住在苏家不走。

苏以菲站起来,走到沈夫人面前,“我舅妈说了,要喝奶茶,你没有听到?”

说着,她将沈夫人手里端着的咖啡杯夺了过来,滚烫的咖啡洒在沈夫人的手背上!

沈夫人还没有出声。就听苏以菲用更严厉的口气说道:“虽然,沈夫人是我的舅妈,你也不能怠慢!要像侍候我妈妈那样,侍候她!”

沈夫人的心里,舒服一些了,捂着被烫红的手。

苏以菲直接把咖啡连杯扔到垃圾桶,转身看着刚准备好的早餐,又朝佣人骂道:“你准备的这是什么啊?就给我舅妈吃这个?”

说着,连同早餐都一起扔到垃圾桶里!

沈夫人都还没有吃上一口,现在她明白了,苏以菲表面上是呵斥下人,实际上,是在给她难堪啊!

正在要开口教训教训苏以菲的时候,沈天明跑了进来。

“有我爸的消息了!”

苏以溟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哪?”

“被带走了!”

“被谁带走了?”

“就是那些人。”沈天明气喘吁吁的说道。

苏以溟立即朝外走去!

“天明!你见到你爸爸了没有?”

“没有!那些人来到家里,我才知道爸爸的消息!妈,我们家已经被查封了,我们无家可归了!”沈天明朝沈夫人说道。

“我们就住在苏家!”

苏以菲一听,转身朝外走去。

现在,苏家就剩下一个苏以菲了,沈夫人立即朝她说道:“以菲,你去哪?”

“我也去打探打探消息!”苏以菲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

这是几个意思?几个意思!

沈母气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妈,现在怎么样?”

“等!让苏家的人去想办法!”

……

最让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苏以溟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这件事情,发酵的越来越大,他却无力阻止。

办公室里,苏家的四个人聚在一起,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发现。

“到最坏的打算,我引咎辞职!”苏以溟突然说道。

“不会有这么严重!一直以来,我都交待你们,这些人,可以利用,但是,却不能与他们,有任何实质性的来往。这把火,陆已承想烧到苏家,未免太自信了!”苏父沉声说道。

“爸都这么说道了,三弟,你就不用担心了!”

“你们回去吧,以溟留下!”

苏以菲等人,全都退了出去。

苏父带着苏以溟,离开军区。

苏以溟的心里,很诧异,究竟要去哪,他的心里,更有一个念头,今天他将要面临的,会是一件他从未接触过的大事!

车子开到一处荒僻的地方,从表面上看,这里就是一个废弃的工厂。

车子直接开进去,停在空旷的厂房内。

苏以溟看着四周,一个人都没有。

苏父走上前,按了一下电梯,直到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苏以溟才发现隐藏的奥秘!

从外面看,电梯是坏的,看得出来,应该是指纹,或者虹膜识别,才能启动这个电梯。

电梯是向下的,停在地下三层。

电梯门一开,苏以溟就彻底惊呆了!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像是一个大大的实验室!秘密实验?这里看样子,绝不是这一年两年才建立起来的。

“跟我过来。”

苏以溟又跟了上去。

在往前走的过程中,他看到了一些他并不陌生的东西。

H—5的标本,就在一个展示柜里存放着,而这个展示柜里,竟然还有二十多种!他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些东西。

苏以溟的心里,已经猜测出来,这个秘密的实验室,都要做什么的了!

这一刻,对他的冲击也太大了!

再次朝他自己的父亲望去,他觉得,他的父亲,是那么的陌生。

“这个秘密基地,以后会慢慢的交到你的手里,以后,我会让你慢慢的了解这里的情况。”

“爸!H—5,不是陆已承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偶然发现的吗?”苏以溟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要被颠覆了!

“偶然?这种东西,早在二十年前就有了。”

苏以溟已经无法思考了!

“当陆已承把H—5带回来的时候,我就怀疑,他知道了什么!”

“那他有没有怀疑过我们?”

“即使他没有怀疑,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苏以溟点点头,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远处,一个望远镜,观察着这栋厂房。

“小古,记下坐标。”

“已经记下来。”

“撤!”

……

因为沈家的原因,裴熠手中的股份转让暂时搁浅。一点动静都没有。

顾一诺觉得,可能短期内,裴熠不会再出手。

“诺诺,在想什么?这么出神?”陆已承从背后,搂着她。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你还有三天,就到预产期了,从现在起,我在家里陪着你,寸步不离。”

顾一诺靠在他的怀里,唇角扬起一抹笑意,“有你在我身边,我觉得好踏实,安心。”

她这两天的心情,简直可以用焦躁来行容。

九个多月都等了,最后的这几天,竟然渡日如年!

前世,她是直接剖腹产的,没有尝试过,即将分娩的时候的那种感觉。

“你要是担心的话,我们不如现在就去医院等着,也不用在家里,提心吊胆。”陆已承朝她轻声说道。

“在医院里,有太多不方便,还是在家里吧。”顾一诺也不想搞得这么紧张,如果,她在医院里,恐怕会更难熬。

陆已承拉着她的手,将她的身子转过来。

“你想做什么?”

“吻你。”

顾一诺愣了一下,他的唇,就落了下来,柔软的唇贴在她的额头,痒痒的,很舒服。

一瞬间,她焦躁的心情,被他平复下来。

他的吻细碎的落下,温柔的像轻风细雨一般。

她缓缓抬起手,抓着他腰间的衣服,唇覆在她唇畔,刚刚细雨一般的吻,顿时变得更加缠绵……

突然,顾一诺将陆已承推开,“我想上侧所!”

陆已承吻得正投入,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他哭笑不得。

抬手,拍了拍她的小PP,“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才不要!”顾一诺转身,朝洗手间走去,还没有走到门前,她就停下脚步,“已承,湿了。”

陆已承心里一颤,“老婆,我也很硬!”

顾一诺简直要气哭了!

低头朝自己的身下望去。

她可能是要生了!

陆已承也反应过来,快步朝她走了过去,“怎么了,诺诺。”

顾一诺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肚子开始隐隐作痛,她连忙深吸了几口气,“肚子痛!”

要生了!真的是要生了!

陆已承的额头上,一瞬间布满一层密汗!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过!

直接将顾一诺抱了起来,朝楼下走去。

“小刘,孙嫂!诺诺要生了!”

原本平静的屋里,顿时慌乱成一团!

“一诺小姐要生了!”孙嫂一边喊着,一边提起她之前准备好的东西。小刘也快步走到车库里,将车子开出来。

“小心!一定要小心,照顾好一诺宝贝!”老爷子冲过来,冲着陆已承喊道。

“爷爷,你在家里,不用担心!”

陆已承抱着顾一诺,朝外走去。

上了车子,他立即将椅子放倒,让她尽可能的躺着。

“现在怎么样?诺诺,不要怕,我们马上去医院。”陆已承握着她的手,控制不住心里的激动与慌乱。

“噗~~”顾一诺控制不住,笑了起来。

她发现,陆已承竟然比她还紧张。

“你还笑得出来!”陆已承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他都快要紧张死了!

孙嫂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回头朝后座望了一眼,笑着说道:“一诺小姐,是这样的,开始的时候,阵痛不是很频繁,也不是很明显,慢慢的就痛起来,越痛,越代表要生了。”

“嗯。”顾一诺点点头。

更奇怪的是,她现在,又没有什么感觉了。

她都怀疑,刚刚那些感觉,是不是她的错觉!

朝陆已承身上望去,发现他的胳膊上,有一片水渍,应该是先破了羊水,还好,现在并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有再像刚刚那样流出来。

“小刘,不要开太快,稳一点。”陆已承朝小刘吩咐道。

“好的,大少。”

车子开出别墅区不久,有一辆车子,就尾随了上去,同样汇入车流中。

“大少,前面有点堵。”小刘看着路况,心里万分着急。

陆已承看了一眼身旁的顾一诺,朝她轻声询问:“诺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没事,不用担心。”

陆已承拿出手机,给孔一凡打了个电话,让孔一凡在医院里,先准备好。

一接到电话,孔一凡立即安排下去。

医护人员立即忙碌起来,把一切都准备就绪。

车子冲过最拥堵的路段,朝孔一凡的医院开去。

“已承,孩子的名字我还没有想好。”

“没事,生下来,再慢慢想。我陪你一起想。”

突然,车子一个紧转,小刘把方向盘打到一旁,只见马路对面,有一辆车子逆向行驶,直接朝他们撞了过来!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就连陆已承,脑中也空白了一秒!

小刘刚刚只是躲开,这样的急转,让顾一诺完全受不了!

这一瞬间,她觉得下身全都湿了!

本以为躲过了!那辆车子,突然转了一个方向,再次朝他们撞了过来!

“小刘,开锁!”陆已承喊了一声!

千钧一发之迹,陆已承抱着顾一诺,直接从车门的方向冲了出去!

下一秒,车子直接撞上!

气囊喷出的一瞬间,小刘和孙嫂被挤在车子里,虽然是豪车,安全系数极好,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护人的安全。

但是被迎面撞上,这样的冲击力还是让人难以承受。

更何况,一诺小姐是个临产的孕妇啊!

陆已承因为惯性,冲出来的时候,直接朝地上扑去!他一听手抱着顾一诺,一只手单手撑地,在要倒下的一刻,将自己的身子垫在她的身下!

顾一诺砸在他的身上,难受得无法形容!

陆已承翻身而起,看到她的衣服,被血染红!

“诺诺!”他抱起顾一诺,什么也不管,朝前面的医院冲去!

这里,距离医院,只有一千米左右!

顾一诺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疼的小脸都扭曲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太突然,她到现在,还不敢相信。

“诺诺,坚持住!”

马路上,因为发生车祸,造成了拥堵,陆已承的身影,朝前方一路飞奔!

速度快的,让人砸舌!

突然的拥堵,让准备在医院外的人不断的议论着!

孔一凡走到医院门口,看了一下时间,陆少应该也要到了!但是这条路突然堵成这样,会不会耽搁时间啊?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

“好像是出了车祸!”

车祸?!孔一凡的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抓着一旁准备好的车子,朝前方冲去,“跟上来!”

身后的医护人员还没有反应过来,孔一凡已经冲出去几十米了!她们立即冲了上去!

孔一凡才从一个大货车的后面绕出来,就看到陆已承抱着顾一诺飞奔而来的身影!

那一刻,他多么希望,他的担心和猜测,都是假的!

“孔一凡!”陆已承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

孔一凡推着车子,朝前方狂奔,车轮与地上的摩擦,不断的冒着火星!

“快,快把嫂子放到车子上!”

陆已承把顾一诺放到车子上,紧紧的握着顾一诺冰冷的小手。

医护人员立即推着车子,朝医院的方向跑去!

顾一诺看着陆已承,眼角有泪,她感觉,她一直在流血,一直在流……

缓缓抬起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肚子,“已承,孩子……孩子……”

“诺诺,别怕!马上就到医院了,不会有事的。”陆已承握着她的手,轻声安慰。

顾一诺难受的说不出话,她的心里,却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只能睁着一双双眸,看着陆已承。

此时,她的脸色,苍白如纸,陆已承恐惧到了极点!

他不能失去她!不能!

“马上进手术室!”

顾一诺突然用力,紧紧的抓住陆已承的手!

陆已承看着那只小手,心像是被硬生生的扯碎!

顾一诺就这么看着他,她要记得,他的样子,如果……

如果,她不能活下去……

如果,有来生……

她还要找到他!

几秒后,她缓缓松开陆已承的手,车子朝手术室里推去。

陆已承与她的距离,越来越远……

陆已承正要冲进去,孔一凡直接将他拦了下来,“陆少,你不能进去!”

“不要拦我!”陆已承失声吼道!

“陆少!你进去只会添乱!”

“孔一生,病人出血严重,需要马上手术!”

陆已承突然朝走出来的护士望去,这一刻,一股寒意,从头凉到脚!

“陆少,嫂子交给我!”孔一凡说完,还上口罩,朝手术室走去!

顾一诺还有一些意识,不过眼前的人,在她的眼前,都变得模糊起来。

“孔一生!这种情况,只能保一个!”

孔一凡又何尝不知道,他的心情,别提有多沉重!

陆已承在手术室前站着,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尊雕像,一动不动!

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凝结结霜,让人望而生寒。

“陆少,陆太太的情况很不好,请问,是保大还是保小?”

“保大!”

护士的脸色都吓白了,连忙退回手术室。

“孔医生,保大!”

------题外话------

二暖已经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