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求求你救我的孩子!/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上准备手术!”孔一凡朝身旁的医护人员吩咐道。

“孔医生,病人出血越来越严重了!”

“通知血库备血!”

还好,在陆已承决定要让顾一诺在这里分娩的时候,孔一凡备齐了一切。

顾一诺的意识,渐渐恢复,微微睁开双眸,眼前的影像还是模糊的。

忙碌的身影,在她的眼前穿梭。仿佛,将她隔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短短的一分多钟,她的脑海里,浮现了很多很多的画面。

有前世的时候,那些痛苦的,也有今生那些甜蜜的。

有前世的一双儿女,也有今生,在她的肚子里待到足月,甚至还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的骨肉!

恍惚间,她听到,保大还是保小……

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

不能!

“麻醉已经准备好了!”

孔一凡感觉手腕一紧,一低头,一只纤细的小手抓着他的手腕!

那么吃力,仿佛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求……求你……”顾一诺虚弱的喊出声。

孔一凡听清楚了,手上的动作也是一顿。

这个时候,不能耽搁一分一秒,否则,就会让她失去生命!

顾一诺紧紧的抓着孔一凡的手,眼角的滴晶莹的泪水划落,“保住我的……孩子……”

整个手术室,沉寂下来,只有机器的声音,和她轻到几乎不可闻的声音。

孔一凡看着顾一诺,他不知道,为什么这双美眸里有这么复杂的情绪,也不知道,这道目光之后,究竟隐藏了多少故事,他或许不能读懂,心却被震撼。

“我不能,失去……不能……”顾一诺缓缓摇了摇头,握着孔一凡的手的力气,在一点一点的松懈……

就在她的手要落下的一瞬间,孔一凡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腕,“嫂子,我会保住孩子!但是,你也一定要撑住,不能让孩子一生下来,就失去母亲!”

顾一诺朝孔一凡露出一丝浅笑,“谢谢。”

她的声音,轻的像是一声叹息,眼前,是一片炫目的白光,她的意识,彻底的迷失在那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检测婴儿胎心!准备剖腹手术!”

“孔医生!”一旁医生吓得脸色苍白。

“出了什么事情!我一人一力承担!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以命相抵!”孔一凡沉声喝道。

刚刚那一眼,太过悲戚,他……无法拒绝!

陆已承在手术室外站着,一身污渍,衣服在从车子里摔出来的一瞬间,擦破了几处!脸色苍白如纸,眼中布满一根根细细的红血丝,看起来,就像是一只从地狱里爬上来的凶兽。

没有人知道,现在的他,有多么的脆弱。

哪怕是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把他彻底的击垮!

“诺诺,我只要你,只要你平安无事!哪怕,以我的命去换!”

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撕心裂肺的煎熬!

外面,匆匆走来两道身影,傅清笺穿着一身医生的工作服与时御霆快步而来。

“陆少。”时御霆小声的唤了一声。

面前的人,仿佛独自隔离在另一个世界一样,听不到他的声音,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傅清笺朝陆已承望了一眼,这一刻,她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感情,竟然如此深烈!

她迅速朝手术室走去!

陆已承的身影突然朝前方冲去!

时御霆眼疾手快,拦在他的面前。

“让开!”

“陆少,你冷静一点!你进去只会让他们无法专心的抢救嫂子!交给他们好不好?”

“让开!”陆已承的声音都撕哑了,像是一只随时都会暴怒撕碎一切的野兽!

为什么,诺诺推进去那么久,还没有消息!

为什么,傅清笺也赶过来!

他的诺诺究竟出了什么事!

“陆少!”时御霆大呼一声,希望陆已承能够冷静下来。

陆已承抬手,朝时御霆挥了一拳,时御霆侧过脸,没有躲避,唇角一瞬间流下一道血迹。

“你打死我,我也不会让!”时御霆知道,孔一凡在做剖腹手术。

这样做的风险有多大!

他也知道陆少的要求是,保大!

如果,这个时候让陆少进去,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严重!他可不相信,陆少能够在这个时候冷静下来!

陆已承一把扯住时御霆的衣领,直接将他拽到一边,一手握住手术室的门。

“陆已承!你疯了!”时御霆从后面,抱住陆已承的腰,直接将他拽了回来!

靳司南和简慕晚一路跑过来,就看到这一幕。

“发生什么事了?”

“阿南!快点过来拦住他!”时御霆朝靳司南喊道。

靳司南直接跑了过去,帮着时御霆,把陆已承拦下。

十分钟后……

三个男人,混身上伤,抱成一团,陆已承最终也没有能进入手术室,哪怕,他与手术室,只有一步之遥!

手术室里,突然传出一声婴儿的啼哭!

这一刻,原本是充满喜悦的!可是在陆已承听来,这一声婴儿的啼哭,对他来说,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孩子出生了……

他的诺诺呢?

他无法承受任何的猜测!

他感觉眼前一黑,与靳司南和时御霆对峙的力道,猛然一松。

“陆少!”

“陆已承!”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陆已承重重的倒在地上!

他还有一丝意识,能听到呼唤声,但是眼前,却是一片黑暗!

绝望像是呼吸的空气,像是游走在全身的血液,攻入他的命门,让他痛,让他窒息!

此时,手术室里。

显示心脏跳动的仪器,突然发出一声警报!

孔一凡面色一寒!不好!

接着,所有的仪器都开始发出警报声。

各种指标,开始下降!

不!孔一凡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抢救工具,立即开始抢救!

傅清笺拿出一只注射器,给顾一诺注射药物。

突然,心电监护仪里的波浪线,变成一条直线……

另一边,孩子在哭!

哭声嘹亮!

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难道,真的要用另一个生命去交换?!

“不!不!”孔一凡连连摇头。

不会是这样的结果,绝对不会!

顾一诺不会死!

手术室的门,猛然被推开,陆已承大步走了进来,整个手术室里,仿佛变成了冰天雪地!

他看到了!

他的诺诺躺在床上,小脸上带着氧气罩,一动不动。

手术台上,都是血……

心电检测仪,画成一条直线!

陆已承一阵哽咽,脚步突然像是粘在了地板上,一步也走不动。

“诺诺……诺诺……”他的身子在颤抖。

所有的声音到了喉咙里,卡住,哑然。

这一刻,他却连她的名字都喊不出来!

孔一凡仰起头,把泪水逼了回去!

时间,仿佛静止了。

浓烈的悲伤,像是一根根细密的触手,撕扯着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诺诺!”陆已承突然喊出声来,这一声呼唤,像是草原的孤狼一般的哀号!

“诺诺!”陆已承冲了过去,紧紧的握住那只冰冷的小手!

突然!心电监护仪上,直线变成了曲线。

“恢复了!恢复了!”一个护士指着心电监护仪,兴奋的喊了出来。

孔一凡惊了一下,与傅清笺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泛着晶莹的泪光!

陆已承被拉到一旁,强制换上无菌服,换好衣服的一瞬间,他立即守在手术台边,拉着顾一诺的小手贴在他的脸颊上。

“诺诺,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不要。”

“不能失去你!你生,我生,你死,我死!你永远也别想逃离我!”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孔一凡和傅清笺合力,抢救着这个孱弱的生命!

手术室里的灯,终于灭了。

陆已承亲自推顾一诺走了出来,她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还要到重症监护室,直到她醒来。

重病监护室,不允许家属陪护。但是,孔一凡却没有任可理由,阻止陆已承。

几个小时的手术,差一点让他累瘫了!

时御霆与靳司南立即围了上去,朝孔一凡询问道:“怎么样?嫂子怎么样?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吧?”

孔一凡摇摇头,“还需要几个小时,等嫂子醒来。”

时御霆和靳司南都沉默了。

傅清笺抱着刚刚出生的小宝宝走了过来,小宝宝已经清理得很干净,包在小被子里。

一双大眼睛,综合了陆已承和顾一诺所有的优点,漂亮的不像话!

五官也继承了两人有优点,眉眼更像陆已承,但是俏挺小巧的鼻子和丰润的小嘴,更像顾一诺多一点。

小脸上,包着一层层白色的胎脂,皮肤嫩白如玉,竟然一点都不像刚出生的婴儿那样,皱巴巴的。

此时,他正握着拳头,小嘴对着拳头,一啜一啜,睁着一双大眼,好奇的看着这个世界。

“男孩,七斤三两。”傅清笺朝面前的几人说道。

简慕晚把孩子接过来,被怀里小小的婴孩颜值惊艳了,一瞬间,她的心里,又有些心酸。更心疼一诺所受的苦。

这么个漂亮的孩子,谁舍得舍弃?

她完全能理解,一诺躺在病床上的绝望和希冀。

没有一个母亲,能够舍弃孩子,来保护自己!她们,都愿意为自己的孩子,豁出自己的命。

“靳司南,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呢?孩子肯定已经饿了!”

“我把上去冲奶!”靳司南给珩珩当了那么久的奶爸,早就对这些事情,了如指掌。

五分钟不到,一瓶奶递到简慕晚手中。

简慕晚抱着孩子,给他喂奶。

靳司南趁机靠了过去,搂着简慕晚的肩膀。他见到珩珩的时候,珩珩已经四五岁了,他缺失了那么多年的光阴,是这一生,最大的遗憾。

所以,他想弥补。

看到简慕晚怀中的孩子,这个想法,就越加强烈。

“晚晚,陆少和嫂子的娃漂亮吗?”

“漂亮!这小家伙长大了,颜值一定会超越他爸爸!”

“这么好的孩子,要是被小白菜给拐走了,多可惜,是不是?”

“你会不会说话?!”

“要不,我们再生一个小白菜吧?”

简慕晚顿时被噎了一下,原来,绕来绕去,他是想说这一句是吧?!

一旁的时御霆看着这一幕,简直服了靳司南的厚脸皮!

“阿霆,你们也得抓紧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一定要请教我!我好好的教教你!”

“好!到时,亲自上门讨教!”时御霆一口应了下来。

一旁的傅清笺愣了一下,脸色微红。

她们不是说好了,绝不生孩子的吗?怎么又要去找人家讨教带孩子的经验!

时御霆朝傅清笺望了一眼,这一句话,也是一个试探。

只见傅清笺的目光,落在简慕晚怀中的孩子身上,目光复杂,让他琢磨不透。

傅清笺从来没有抱过孩子。

这个孩子,是她抱过的第一个孩子。

那个软软的小身子,在她的怀里挥着小手,踢着小腿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把孩子抱得更紧,生怕把他摔下来。

也就是那紧紧的一抱,触到了她心底被尘封的回忆,也同时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弦。

一个小生命,曾经对她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

现在,却让她严密的心防,一丝丝龟裂。

“吃饱了!”简慕晚将奶瓶拿走,拿起小帕子,擦了一下孩子嘴角的奶。

也许是吃的太累了,宝宝的额头上都是汗水,已经明显的看到困意来袭,一分钟不到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简慕晚朝身旁的傅清笺望去,“笺笺,你抱一抱吧?这小家伙比我们家珩珩出生的时候足足重了一斤,抱起来,好像大一码一样。”

傅清笺看着面前的孩子,有些迟疑,“我,我不太会抱。”

“相信我,女人天生会抱孩子!”

傅清笺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接过这个睡熟的小家伙。

“果然漂亮!你说这孩子,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时御霆也凑了过去,抬手搂着老婆的肩膀。

“是啊,真漂亮。”傅清笺点点头。

“笺笺,我们是不是也要加油,这么漂亮的孩子,没有白白让人道理。”

傅清笺抬头,朝时御霆望去,还没有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时御霆!你要不要脸!”靳司南马上炸毛了。

“靳司南,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那就看,谁先生得出小白菜。”时御霆朝靳司南说道。

这一句话,让傅清笺彻底的明白了时御霆刚刚那句话的含义!

如果是在以前,她的心里一定会产生强烈的排斥感,那种感觉,仿佛不受她控制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却没有这种感觉。

难道,是因为抱着怀里的这个脆弱而又伟大的新生命的原因?

孙嫂坐在轮椅上,被一个护工推着走了进来,她也才做完手没多久,还好,只是有几处骨折,没有生病危险。

小刘的伤势,要严重一些,也没有生命危险。

“孙嫂,来看看你们家小小少!”

孙嫂看到孩子的一瞬间,泪水就控制不住的落下来,要不是她胳膊上也有伤,她一定要抱抱孩子。

原本,她准备好,要照顾小少爷,可是自己却又伤成了这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心里又急又气!

“那辆车子,怎么就偏偏撞上我们这辆!”孙嫂忍不住抱怨道。

这个天杀的!她简直想杀了那个司机!

这一句话,让时御霆和靳司南都愣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们都只顾着担心嫂子,没有想到,这个车祸来的蹊跷!

“阿南,你在医院守着,我去看一下调查结果!”

“好!”靳司南点点头。

简慕晚看着这两人,心里也明白了,“你们怀疑,这场车祸是蓄意的?”

“不是猜测!是肯定!”靳司南郑生的说道。

……

重病监护室

陆已承守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小的人儿,他的心弦时刻紧绷着!

他好害怕,再遇到手术室的那种情况。

还好,两个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的异常。

护士过来检查,她发现,这两个小时,陆少的目光始终盯着床上的陆太太,仿佛这一世界,只有陆太太一个人。

他眼里,再也装不下任何景物。

“陆少,你不用担心,陆太太一切正常。”

陆已承一动不动,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护士做好记录,走了出去。

外面,天已经黑了。

孔一凡休息了一下,来到重症监护室,他的手里有一点吃的,还有几支葡萄糖。

门开了,他缓步走了进去,站在陆已承的身后。

“陆少。”

陆已承终于有了一丝反应,回头看着孔一凡。

这里是重病监护,诺诺就躺在床上,还没有渡过危险期,如果不是这样,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朝孔一凡挥一拳!

“对不起,陆少,我知道,我没有权力做这么重大决策,当时,嫂子恳求的眼神,让我无法拒绝。我感觉,这个孩子比她自己命都重要,即使她醒来,知道孩子没有了,她能接受吗?”

“如果,诺诺出了什么事情,我以为我能接受吗?”陆已承冷声质问。

“对不起,陆少,你现在想怎么处置我都可以!我绝无怨言。”

“出去!”陆已承现在什么心思也没有。

他只想他的心肝宝贝,能早一点醒过来,能让他听到她唤着他的名字!

------题外话------

弱弱的爬上来求个票~然后再如一阵风一样飘走~泥萌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