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这是蓄意谋杀!/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孔一凡本以为,陆少会问一问孩子的情况,但是陆少却只字未提,他也不敢多说,将东西放下准备走出去。

才迈了两步他又回头,交待道:“陆少,你的身体情况,我比谁都清楚,你也要照顾好你自己,嫂子和孩子,都需要你!”

陆已承恍若未闻。孔一凡朝床上还在昏迷中的顾一诺望去,张了张嘴,还是忍住了,抬步,走了出去。

陆已承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在他的掌心轻轻的搓着。

她的手怎么总是冰冰的,他好讨厌这种感觉!

“诺诺,如果,你听得到我的声音,你一定要早一点醒过来。你不想看看我们孩子吗?你拼了命保下的孩子,还在等着你。”

“你描绘了那么多美好的未来,给了他那么深沉的爱,哪怕,一个我不足以让你留下,加上孩子,你怎么忍心抛弃我们?”

床上的人儿,没有任何回应,虚弱的好像随时都会离他而去!

陆已承抬起手,摸了摸顾一诺脸颊,一阵哽咽。

“诺诺,求求你,一定要撑下去,那么长时间的手术,你都撑过来了,现在,一定不要放弃!”

孔一凡从重症监护室里走出来,靳司南立即迎上前去。

“怎么样?”

“还要等,目前生命体症还算稳定。”

“孔一凡,你告诉我,还有没有其它的后遗症?醒来后不会有事了吧?”

“以后,嫂子能怀上孩子的可能性特别小,而且我当时采取剖腹产的时候,发现嫂子的子宫破裂,虽然术后全都缝合好了,万一以后再有孩子了,也是挺凶险的。”

靳司南暗暗松了一口气,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

“三少,你说,我这么做,是不是对的?”孔一凡的心里,很不好过。

尤其是看着顾一诺,现在这样,躺在重症监护室,还不有脱离危险的时候,他的心里,就越发的不是滋味。

那个时候,如果,他先抢救大人……

嫂子绝不可能,有这么严重。

靳司南拍了拍孔一凡的肩膀,“这件事情,本来就没有对和错,你只问问自己,你后不后悔就可以了。”

孔一凡想到,顾一诺的那一道眼神,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后悔。”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是怕,万一嫂子醒不来,陆少会怎么样,放心吧,嫂子一定会平安无事。”

经靳司南这么一说,孔一凡的心里,终于好受一些。

“孔医生!不好了!病人的情况突然加重了!”护士一路小跑着过来,神色急紧。

听到这句话,孔一凡和靳司南的脸色,都是一寒!

刚刚才松懈下来的神经,猛然紧绷起来!

“三少,你去叫傅医生过来!”孔一凡说完,转身朝重病监护室走去。

监护室里,心电监护仪上的心跳,一点一点的在下降,已经到了正常值以下,还有下降的驱势!

“诺诺!诺诺!”陆已承轻轻的拍着顾一诺的小脸,希望她能有一丝一毫的回应。

可是,没有。

他再也忍不住,滚烫的泪水落在她苍白的脸颊上!

看着心电监护仪,让人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就像是一根蜡烛,燃烧到最后,火苗慢慢减弱的样子,只能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

傅清笺跑了进来,一看到这样的情况,心里一沉。

“陆少,请你让一让!”

陆已承缓缓松开她的手,他知道,此时他站在这里,什么也帮不上,朝后退了两步,差一点支撑不住,有手扶着床尾的栏杆,才能站稳。

“一诺!醒过来!现在,谁也帮不了你!只能靠你自己!”傅清笺一边抢救着,一边朝顾一诺喊道。

外面的护士,听从傅清笺的吩咐,把刚刚出生的孩子抱了过来。

孩子从睡梦中被惊醒,踢了下小腿,哇哇的哭了两声。

“一诺,你听见了吗?”

心电监护仪再次拉成一条直线……

整个房间,一片死寂。

“哇~哇~”只有孩子在哭。

“不,不会这样的,一诺,你醒一醒!”傅清笺握着顾一诺冰冷的小手,差一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陆已承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物,眼中全是泪光。

漫长的十秒,像是隔了一个世纪。

他突然冲上前去,推开一旁的医生护士。

“顾一诺!我命令你,马上给我醒过来!”陆已承朝着床上的人儿大声呼道。

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

又是五秒过去了……

“诺诺!”陆已承朝着她,大声的喊着。

突然,机器发生一道声音,这熟悉的声音,让陆已承心中一喜,转身一看,心电监护仪直线,重新变成了弯曲的模样。

“挺过去了!”

“是啊,挺过去了!”

陆已承再也控制不住,瘫软在地上,他的手,紧紧的握着顾一诺的手,一时一刻也舍不得分开!

“一诺,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撑下去!”傅清笺转过脸,泪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十分钟后,一切正常。

其他人,都退了下去。

孔一凡的心,高高的悬着,再也不敢有一丝放松。接下来,还要有苏醒大关要过,还有两个小时。

经过刚刚万分凶险的一幕,陆已承此时,就像是一个被掏空的躯壳一般。

他的精神,紧绷着,生怕围绕在顾一诺身边某一个仪器,突然又发生异常的响动。

他快要崩溃了!

要疯了!

“诺诺,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太多太多?”

床上的人儿依然,没有一丝反应。

靳司南和简慕晚着急的VIP休息室里等着,一见傅清笺和孔一凡走过来,齐声询问道:“怎么样?”

“转危为安。”傅清笺淡声回应。

简慕晚顿时松了一口气,眼睛立即红了。

靳司南搂着她轻声安慰:“没事的,嫂子一定会没事的。”

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清清楚楚,接下来,还有一关要渡过!

……

时御霆看着目前为止,关于这一场车祸调查取证记录眉宇紧拧。

“时部长,架驶这辆小货车的人的身份信息已经核时了,名叫程诗丽,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她有很严重的精神疾病。”

“这么一个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的人,是怎么弄到一辆,完全没有登记所有人信息的小货车?又这么巧合的,撞上陆少的车子,况且,车子上,还有陆太太这个临产的产妇?”

一旁的工作人员,捏了一把冷汗。

这个案子,到现在为止,也不就只是查到了这么一点信息,而且犯案人已经死了,就算是活着,一个精神病,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

“这是蓄意谋杀!”时御霆将手中的文件摔到桌子上。

“是,是,我们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中,一定会查出幕后真凶。”

时御霆看了此人一眼,转身离去。

能不能查得出来,他还真不敢相信。

只是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陆少?陆少现在,连孩子都不闻不问,心思全都在嫂子的安危上。

还是等嫂子醒来再说吧。

苏家

苏以菲回到家里,发现一直赖在她们家的舅妈,竟然走了。

她直接朝楼上走去,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开灯,床边坐着的一道人影,吓了她一跳。

“哥,这么晚了,你在我房间里做什么?”

苏以溟站起来,一手插在口袋里,上下打量着苏以菲。

苏以菲将包包扔到一旁,满不在乎的口气问道:“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陆已承和顾一诺出了车祸。”

“他们出了车祸,关我什么事?”苏以菲淡漠的反问道。

苏以溟突然走上前,一把扯住苏以菲的胳膊,“你看着我眼睛,告诉我,这件事情,真的和你没有关系?”

“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不是你想到的结果吗?怎么样?伤到陆已承没有?他要是死了,你不是更开心。”

苏以溟松开苏以菲的胳膊,“就这么蹩脚的手段,还想弄死陆已承?这分明就是冲着顾一诺去的!”

“我不明白,不管冲着谁去的,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你不会也看上顾一诺那个女人了吧?”

“住口!”苏以溟怒喝一声。

“不是你最好!你也知道,最近的情况,如果再出什么事,只会让我们苏家,雪上加霜!”

“话说完了吗?我要洗澡,休息了。”

苏以溟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苏以菲瘫坐在床上,双手抓着床单,眼中全是愤恨。

她等了那么久,也没有等到顾一诺死去的消息!

而且,孩子也顺利出生了!

难道,又让顾一诺,逃过这一劫了吗?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漫长的两个小时过去了。

孔一凡和傅清笺来到重症监护室。

虽然,经过之前的那一次凶险后,一切都很平稳,但是到现在,顾一诺还没有苏醒迹象。

“诺诺,醒一醒,诺诺。”陆已承轻声唤道。

“诺诺,诺诺。”

床上的人儿,还是没有一丝反应。

陆已承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了。

“生命体征平稳。”傅清笺朝孔一凡说道。

按道理来说,应该能醒过来了。

“诺诺,醒一醒,不要再睡了。”陆已承还在轻声唤着。

孔一凡的心情,也不一点一点的下沉,如果,嫂子醒不过来,就会有其它方面的凶险,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陆已承紧紧地握着顾一诺的手,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又开始滴血。

“再等等,各人体质不同,一诺又是产后,身子本来就虚,也许会晚一两个小时苏醒。”

现在,只要生命体症平稳,就算是好事。

孔一凡看了陆已承一眼,心情沉重而又复杂。

陆已承握着顾一诺的小手,一言不发的守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顾一诺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

一个小时……

三个小时……

十二个小时……

二十四个小时……

她依然这么睡着。

陆已承已经憔悴的无法形容,一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诺诺,你是不是太累了,所以,才一直这么睡着?”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还要睡多久?”

床上的人儿,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小混蛋,你睡吧,睡多久,我都陪着你。”陆已承抬手,抚摸着顾一诺的脸颊,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上一吻。

重症监护室外,孔一凡也寸步不离的守着。

他现在,都不敢想象,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每天多昏迷一个小时,就更多一分危险。

手术是他做的,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其中的危险性。

又是一次,日落,日出。

床上的人儿,手指颤动了一下,一直握着她的小手的陆已承,突然惊醒。

抬眸朝顾一诺的望去,发现她还是双目紧闭。目光立即移到她的小手上,难道刚刚只是他的错觉吗?

“诺诺!诺诺。”

顾一诺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她却没办法,将自己从那种混沌的环境中,抽离出来。

好像,沉入海水中的那一刻,黑暗,窒息,冰冷……

“诺诺,诺诺……”

突然,她的世界里,照进一团白光,一股温暖的感觉,将她的身子团团包围。

身体也变得轻盈,从黑暗的深渊中,不断的上飘。

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她的身子,轻如一片云。

“诺诺,醒一醒。”

虽然她现在,所能见的,所能感觉到的,都是一片空白,但那一股来自掌心的温暖,是将她拉出黑暗深渊的,所有力量!

她不想再次跌回黑暗的深渊,她要紧紧的抓住这一股力量!

“已承~”

床上的人儿,虚弱的唤了一声,轻的几乎不可闻。

陆已承却听到了!

“诺诺!是我,是我!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就在你面前!你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我!”

陆已承急切的朝她说道。

顾一诺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的握着那只手。

这一次,陆已承真的感觉到了!

“孔一凡!”

孔一凡迅速冲了进来,接着傅清笺也跑了进来。

突然,一旁的仪器又开始发出异样的声音。

顾一诺恢复知觉了,她完法形容,自己现在感觉。

痛!

像是被车轮反复的碾压着!

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诺诺!诺诺!”陆已承紧张的呼唤着。

------题外话------

月票给二暖吧,目前为止125张月票,超过一百五,立马加更~给二暖一点动力~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