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坑爹,往死里坑/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是给她准备的餐点,被陆已承吃了一半,他有些担心,她没有吃饱。

“我再去给你准备一点吃的。”

“不!不要走。”她立即拉着他的手,紧紧的拽着。

她还没有什么力气,他却觉得,这一丝柔软的力气,能将他完全捆住,再也不想离开她的身边。

陆已承反握着她的手,“我哪也不去,就陪在你身边。”

“嗯。”顾一诺乖顺的点点头。

“有没有查出来,那场车祸究竟是怎么回事?”

“放心,这些事情交给我,你只管好好的休息,什么也不要想。”陆已承轻声安慰。

他知道,她可能也怀疑,车祸是蓄意的。

“好。”顾一诺松了一口气,“孩子呢?是不是去喂奶了?”

“爷爷过来了,孩子现在在他那里。”

“爷爷他没事吧?”

“没事。现在开心的不得了。”陆已承笑着摇摇头。

“孙嫂和小刘呢?”

“他们也没事。”

“晚晚回来了吧?珩珩都没有人照顾了。”

陆已承突然起身,吻上她的唇。

突然而来的动作,让顾一诺一阵吃惊,那双美眸睁得大大的。

陆已承不敢有太重力道,亲一下就松开了,“才刚刚醒来,有点力气就开始操心,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照顾好你自己知道吗?”

顾一诺的心里,涌上一丝甜蜜,带着浅浅的微笑点点头:“我知道了。”

看着她乖巧的模样,陆已承的心里暖暖的,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过了一会儿,顾一诺看着陆已承,欲言又止。

陆已承发现她的异样,连忙询问道:“诺诺,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还没有说出来,她的小脸就已经红了。

陆已承更加着急,“我叫孔一凡过来看看。

”不,不要叫。“顾一诺立即拉着他的手,难为情的阻止。”我有一个地方,不舒服。“

”哪不舒服?“

她拉着他的手,缓缓朝胸口放去。

陆已承感觉到了,感觉像是两个装满水的水袋,硬硬鼓鼓的。

”我看看。“

顾一诺还没有阻止,他就已经解开她的衣服。

雪白的皮肤,现在因为胀,每一条血管都清晰可见,短短的几天,她昏迷不醒,这里,却悄然的,大了不止一两码。

”揉揉好不好?“

”不!“她红着脸拒绝。

陆已承稍稍用了一下力,她的小脸立即皱成一团。

”痛!“

他立即缩回手,刚刚的手感,就像是搓着一个充满气的气球,好怕爆了。

”你不要碰,真的好痛。“

才碰这么一下,她的眼睛里,都有晶莹的泪珠在打转,陆已承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小脸,把衣服的扣子给她扣上。

”我去问问,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

”你不要去问!“顾一诺还是很难为情,这种事情说出去,羞的没脸见人。”

陆已承知道,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正要安抚一下,就听她又说道。

“你去问一问,能不能我自己喂孩子。”

“你伤口都还没有好,要卧床休息,让那小子吃几天奶粉没事的。”

“你去不去问?”

“老婆大人不要生气,马上就去。”

看着陆已承快步走出去的身影,顾一诺露出一丝笑意。

她感觉,胸口好像压了两个大石头一样难受,喘气都难。

陆已承再回来的时候,怀里还抱着孩子。他问过之后,刚好准备给这小子冲奶粉,所以干脆抱过来,解决一下诺诺的不适。

顾一诺一看孩子,眼中涌上一丝欣喜,急着想要坐起来。

“别动!”陆已承立即喝了一声,慢慢的把床摇了起来,抱着孩子坐在床边。

小家伙刚好醒了,睁着眼睛四处望。

看到顾一诺的时候,眼神立即定格在她身上。

“怎么做?”顾一诺抬头,朝陆已承询问道。

虽然她前世生过孩子,但是她并没有给孩子哺乳过,所以笨笨的,不知所措。

陆已承解开她的衣服,抱着孩子朝她贴了过去。

谁知道,孩子好像知道在开饭了,小脸在顾一诺的身上不停的蹭着,自己就找到了,一口含住。

“啊!”顾一诺轻呼一声。

“怎么了?”

“没事,没事。”

她只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在孩子吃到的那一瞬间,从腋下传来一阵电流一般的感觉,牵着,扯着,她甚至能感觉到,一股一股的奶水,流下的感觉。

小家伙啜了几下,就心满意足的吃到奶,那个卖力。

“我抱着他吧?”

“不用,别压到你。”陆已承托着孩子,看着那张忙碌的小嘴,喉结滚动,控制不住的咽了下口水。

顾一诺听到声音,立即抬头看着他。

“你干什么?”

“羡慕,嫉妒,恨!”

“你……”

陆已承笑了笑,捏了捏她的脸颊。

顾一诺的心里,满是幸福的感激,更有初为人母的喜悦,充斥在心里,占满着整个心扉。

才一会,小家伙就吃饱了,小肚子圆鼓鼓的。

嘴角还有奶渍,看起来简直就像一个糯米团子。

比起刚生下来的时候,已经重了几两了。

才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闭上了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美美的进入梦乡,小嘴微微咧开,好像在笑一样。

“我去抱到爷爷那里,你也要好好的休息。”

“好。”顾一诺点点头。

其实,她的心里,真的是一时一刻也不想和孩子分开。

陆已承把吃饱了熟睡的小家伙,送回老爷子的房间,迅速回来。

顾一诺一人躺在床上,有些无聊,不知道,她还要在医院里,躺几天。

“舒服一点了吗?”陆已承坐在她的身旁,虽然还没有得到她的回答,手已经解开她的衣服,摸了上去。

“果然软了。”

“喂!陆先生,你给人家一点隐私权好么?”

“你的哪我没有看过。”

然后,手又伸向另一边,“这边怎么还那么硬?”

“宝宝只吃了这一边,所以这边还硬着。”

陆已承突然凑了上去,顾一诺心里一惊,两手抱着他的头,不让他靠近,“陆已承,你干什么啊?”

“另一边,我来。”

顾一诺哪里挡得住她的力道。让他得逞了。

不得不说,真的舒服多了。

他抬起头,舔了舔唇角,“好饱。”

顾一诺的脸色已经和熟透的番茄一个色。

他又把手摸了摸,好软。

“啪!”她抬手把他手打掉!

还摸,还摸!不想撒手了怎么的!

陆已承把手抽回来,把扣子一颗一颗给她扣好,真的是,意犹未尽,一些本能的反应,早就强烈的爆发了。

顾一诺重新躺了下来,终于觉得舒服了,呼吸都顺了。

“已承,宝宝的名字,你确定了吗?”

陆已承握着她的手,缓缓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叫他陆执偕。”

“嗯。”顾一诺点点头,虽然和他之前取的,变了一个字,意境还是一样。

“乖,睡会吧。”

“好。”顾一诺点点头,真有几疲惫,不一会,就进入梦乡。

……

今天一早,简慕晚带着珩珩过来医院,看望见出生的小弟弟。

这一路上,珩珩就异常的兴奋。

今天早上知道终于可以来医院见到他心心念念的小妹妹时,兴奋的翻了一柜子的衣服。

终于,找到身上这一套。

白衬衫,背带裤,再配个领花,简直帅的不要不要的。

走到路上的时候,还特意让靳司南在花店里停了一下,买了两束鲜花,一束是康乃馨,送给妈咪。

一束是玫瑰,送给小妹妹。

一切,都太完美了!

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事情,那就是,没有人告诉着简子珩,其实,他既将要看到的,不是心心念念的小妹妹,而是小弟弟。

一来到医院,珩珩就迫切的朝病房跑去。

推开门就看朝一旁的小床跑了过去,床上的小宝宝睡着了,怎么那么漂亮,简子珩一眼就被掳获了!

这可是,他的媳妇啊!

他将手里玫瑰花,放到一旁的小桌子上,就守在床边,一步也不想挪开。

“我可以摸摸他的小手吗?”珩珩转过身,朝简慕晚询问道。

“可以,不过,要轻轻的。”

珩珩抬起手,握着这只小手,强忍着心里的激动,放开小手的那一瞬间,在那里激动的跳起来。

“妈妈,她叫什么名字?”

“陆执偕?”

珩珩的眉宇立即皱了起来,“好难听啊!女孩子家叫这个名字?一定是陆孙孙取的!”

简慕晚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来,她还没有告诉珩珩,不是他心心念念想要的妹妹,其实是个小弟弟。

“而且听起来,像个男孩子的名字!”珩珩似乎也发现了什么。

“本来就是个男孩子啊,珩珩,妈妈忘记告诉你,是个小弟弟,不是小妹妹。”

“什么?”珩珩愣了一下,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小小的他,好像承受了一个世界的伤害。

扎心了!小心心好痛!

“妈妈,你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长得那么漂亮,怎么会是男孩子?明明就是女孩子!”

“妈妈没有骗你。”简慕晚试图让珩珩接受这个事实。

靳司南坐在一旁,看着儿子表情,觉得太好笑,走上来拍着珩珩的肩膀说道:“没事啊,你们长大了,还可以搞基!”

简慕晚一听,直接朝靳司南杵了过去!

靳司南后退一步,笑意未减。

有这么当爹的吗?

这都是什么话啊,竟然说给孩子听!

“你为什么不去和陆叔叔搞基?”珩珩愤怒的朝靳司南喊道。

简慕晚愣了一下,珩珩竟然听得懂,而且还这么反问了一句,她承认,靳司南和珩珩相认的之后,她的确是很放心的把孩子交给靳司南来带。

而且靳司南也带的很好。

现在,这个很好,恐怕要打打折扣了!

这么大点的孩子,竟然知道搞基是什么!

靳司南看着简慕晚的眼神,突然恍悟了什么,马上朝她解释道:“晚晚,这和我没关系!我没有教过他这些!真的没有!”

“有,就是有!都是你教的!”珩珩一口咬定。

盼了那么久的媳妇,突然变成和他一样,他受伤了,他要找一个人来发泄。

自己的爹不坑,坑谁?

“靳司南!回去再给你算帐!”简慕晚狠狠的剜了靳司南一眼。

“妈妈,咱们回去的时候,可以买一个榴莲。”

“你不是不吃榴莲吗?闻到味道就想吐吗?”靳司南朝珩珩询问道。

“我可以牺牲一下我自己的感官感受,让你跪一下榴莲,可以让我妈妈快一点消气!”

“你……”

“买一个怎么够!”简慕晚看着靳司南,暗暗磨着小银牙。

靳司南简直是欲哭无泪!

……

顾一诺睡熟了,陆已承出了重症监护室。来到一旁的休息室。

孔一凡推门走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些输液的药物。

“不用了。”陆已承摆摆手。

孔一凡愣了一下,以前,陆少只要一发作,差不多都要十天半个月,慢慢调理才能恢复。

不过,今天看起来,气色真的好了很多。

“嫂子还真是一记良药啊!”孔一凡忍不住调侃道。

“谢谢你。”陆已承朝孔一凡说道。

孔一凡愣了一下,突然有些受宠若惊,“陆少,你这一句谢谢,我担不起,你不追究我,擅自作主,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宽恕了。”

陆已承起身,拍了拍孔一凡的肩膀。

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兄弟,不需要太多的语言。

“嫂子明天就可以不用再重症监护了,转到病房去,我已经安排好了,一般的剖腹产,可能最多七天就出院了,嫂子这种情况,可能要多住半个月。”

“这个没事,什么时候好了,再出院。”

孔一凡点点头,“嫂子的情况,我还没有告诉她。”

“这个,等我以后,再慢慢的告诉她。”

陆已承本来,也不想生几个孩子,有这个,就足够了。只要她的身体养好,平平安安,其它的都不是问题。

哪怕,他们没有这个孩子,以后也不会有孩子,他都一会有一丝一毫的介意。

“这个案子查的怎么样?”

“等曹洋他们的电话,现在视频已经发了过来,我看看视频。”

“好,那我不打扰你了。”孔一凡拿着东西,走了出去。

陆已承打开电脑,第一时间点开视频文件。

现在,还没有找到能提供有用信息的目击人,只能靠以往的这些视频,一点一点的排查,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线索。

这件事情,负责这个案件的人,也在做。

陆已承不放心,而且那么多人的效率,可能还及不上他一个!

半年的视频,几个人合作,可能看一个月也看不完,陆已承的时间更加有限,他只能趁顾一诺熟睡的时候走开一会。

等她差不多要醒来之前,再守在她的身边。

确保,她只要一醒来,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虽然,她已经醒过来,渡过了危险期,他知道,她的内心深处,还是充满恐惧的!她害怕,所以变得格外的粘人。

她握着他的手的时候,力气都比以前要大一些。

这些细小的动作,和改变,只有陆已承能懂。

看了一个多小时的视频,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陆已承暂时先关了视频,处理堆积的工作。

这几天,公司的事情,都是陆子睿在处理。

处理完这些,差不多两个小时过去了。

顾一诺也差不多要醒过来,陆已承合上电脑,朝外走去。

突然,最话响了起来。

“陆少,我们调查到G市的一家精神康复中心,程诗丽就是在这里,被人接走的,然后就杳无音讯。”

“顾先生也是这么说的,他接到催费的通知,然后去缴费的时候,人就已经被接走了。我们又查了这两三年程诗丽住过的所有精神病院康复中心,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程诗丽都是无人探视的状态。”

“那个接走她的人,能查得到吗?”

“那人接走的时候,打发了点钱,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就是一个看起来,像二十多岁的女人,很漂亮。”

------题外话------

月票满三百加更~现在是251,还好不是250哈哈哈哈。

你们把二暖累趴,二暖把你们掏空~我们一起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