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有一个小惊喜/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这个范围也太广泛了,完全等于没有线索。

曹洋继续汇报:“我们已经查了国内所有这方面的医疗机构和疗养院,都没有查到任何关于程诗丽的就诊记录。”

也就是说,从程诗丽被接走后,就失去了任何消息。

顾松博也是这么说的,程诗丽被接走,因为离了婚,所以,他也没有理会。

“陆少,我们现在还有什么任务?”

陆已承听完这些,眉宇微沉,淡声道:“你们也赶回来吧。”

“是。”

挂了电话,陆已承快步朝重症监护室走去,床上的人儿还没有醒来,他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现在还没有找到任何有力的线索,最后,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到那些视频监控上。

看着床上的人儿,纯美的睡颜,他缓缓握着她的手。

现在,他还觉得,那两三天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恶梦!

看着心电监控仪上的数据,神经都是紧绷的,他好怕,突然间又会像前两次那样。

他真的无法承受那种痛,绝不能失去她!

顾一诺悠悠转醒,一睁开双眼,就看到陆已承正在看着她,目光充满爱意。

“醒了?”他轻轻的亲吻着她的小手。

“嗯。”顾一诺点点头,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从醒来后,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她都不敢深眠,每一次睡上两三个小时,就是最长的时间了,有时候甚至是十几二十分钟。

她怕,她睡得太沉,怕醒不过来。

“要是觉得累,可以多睡一会。诺诺,一切都过去了,不要再害怕,我在你身边陪着你。”

听着他的声音,她突然又感觉眼皮有些沉重,“好的,我再睡一会。”

“睡吧。”陆已承轻轻的抚摸着她的手背,哄着她入睡。

顾一诺的心里,渐渐放松下来,她要慢慢的克服内心深处的恐惧。那天,在她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再也醒不过来了。

她更怕,这一世,她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这一切,转眼间,

因为珍贵,所以就变得更加珍惜。

……

京都大厦,办公楼。

苏以菲坐在办公桌前,思续沉沉。

她一直在关注着医院的动静。知道顾一诺醒来,而且脱离危险的时候,心情一下子沉到谷底。

而且,现在的传来的消息,还是母子平安!顾一诺醒来了不说,连一点皮毛都没有伤到!

怎么这样都能让顾一诺躲得过去?

现在,陆已承正在调查这件事情,简直就像是在国内撒下了一张网,还好,她之前将程诗丽带走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她白白的养了程诗丽那么久,随着顾茗雪的死,程诗丽也失去了任何价值,所以,她才让程诗丽,发挥了这最后一点点作用。

也算是对得,她在这一段时间,在程诗丽身上的花销了。

但是,仍然让顾一诺,死里逃走!

陆已承就算是再怎么查,也查不到她的头上来!

剩下的人,她也都处理干净了。

这一次虽然没有置顾一诺于死地,下一次,就看顾一诺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苏以菲坐直身子,将刚刚的思绪全都隐入眼底深处。

“苏总,这些文件需要你签名。”

苏以菲拿起来看了一眼,“这些事情,都跟进的怎么样了?”

“苏总放心,都很顺利。”

“好的。”苏以菲签完名,将这些资料还给助理。

她现在,疯狂的嫉妒顾一诺的一切。

她不相信,她比顾一诺差,顾一诺能做得到的,她也一样能做到!她不但成立的公司,也开始投资。

这个公司,她将自己所有的积蓄全都砸了上去,还在裴熠那里挪用了一些。

相信,不久的将来,她就能超跃顾一诺,凭她在帝都的人脉,一定不会比顾一诺差!

……

经过几天的重症监护,顾一诺终于转到普通病房。

在陆已承的掺扶下,也能下床活动活动。

哪怕只是在病房里转一转,对躺了许久的顾一诺来说,已经非常满足了。

此时,她正将手扶在他的胳膊上,一步一步的朝洗手间挪去,她已经受够了,卧床不起的感觉。

“诺诺,行不行?不要勉强!”

“可以的!”她红着小脸说道。

短短的几米距离,她都挪了十多分钟了,还没有走到。

“诺诺,我们还是回去躺着,好不好?乖,听话!”

“陆先生,你不给我一点鼓励,怎么还要泄我的气呀!”顾一诺忍不住说道。她有点生气了!

“好,好,小祖宗,慢一点,马上到了。”陆已承已经提前把洗手间的门打开。

顾一诺终于挪了进去,坐在马桶上。

“你可以出去了!”

“我看着你,不然不放心。”

“我好了会叫你的。”顾一诺看着他,几乎是哀求的眼神了。

她觉得,这几天,真的太难熬了,生活都不能自理,她早就受够了!

“好,好,我就在门口等着,你慢一点。”

“嗯。”顾一诺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一点都不嫌弃她,可是她自己心里的那一关都过不了。

陆已承站在门外等着,她不知道,她从床上挪下来,再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自己解决,反而让他更担心,她每走一步,他的心都跟着颤一下。

虽然,孔一凡再三和他保证,可以下床活动,他还是提心吊胆的。

“已承,我好了。”

陆已承立即推开门,将她扶了起来。顾一诺又一步一步的往外挪,走到窗户边上的时候,她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停下脚步。

“已承,能不能看一会窗外的景色啊,就五分钟。”

“不行。”陆已承现在只想到她回到床上去躺着。

“三分钟,好不好?”

“就一分钟,求求你。”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眼神,他终于忍不住,妥协了。扶着她一步一步朝窗前挪去。

来到窗前,入眼的,是一大片翠绿,感觉好养眼,窗外,有一丝风透过来,顾一诺忍不住多吸了几口气新鲜空气。

“一分钟够了。”陆已承轻声朝她说道,不等她出声,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到床上。

顾一诺的小脸上,全是不满足。

“等你好了,我带你出去,你想去哪,咱们就去哪。”

“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还要再等等。”

顾一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住了这么多天,你一定很忙,不用天天在这里这守着我。”

“不,什么都没有你重要,我守在你身边,也能处理其它事情,不用担心。”

顾一诺开心的点点头。

“一诺宝贝~”一声亲切的呼唤从外面传来。

还没有看到老爷子的人,就听到他的声音了。

几秒后,老爷子才推开门走进来,简慕晚抱着小宝宝,跟在老爷子身后。

“一诺,我做了一些吃的给你送来。”

“好香啊!”

“那是,精心配制的月子餐。”简慕晚把宝宝放到一旁的小床上,“先吃点。”

顾一诺端着碗,尝了一口,“好鲜甜!”

“鲫鱼汤,催奶的!现在这个阶段催奶效果最好。”

顾一诺的脸一红,尴尬的笑笑,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

如果光是宝宝一个,奶水是绰绰有余的,现在,还有一个大的……

陆已承最近这几天,气色真的恢复得不错,连孔医生都觉得奇怪。也没见他吃什么,也没见他打营养针,怎么就见好的那么快呢?

顾一诺一口气把这一大盆汤都喝完,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奶妈!

才刚喝完汤,宝宝已经饿了,陆已承将孩子抱起来,放到顾一诺的怀里。

“你自己能抱吗?”

“没事,可以的。”

经过这几天的熟悉,她已经能熟练的给孩子哺乳。

陆已承看了一会,将目光转到一旁。

小女人真的大了,比孩子的脸都大,不能再想下去了……

……

在医院休养了二十天,顾一诺完全可以自由活动,陆已承才同意她出院。

车子缓缓朝医院外走去,顾一诺看着外面的街道,一旁的护栏上,还有着上一次车祸的痕迹。

她闭了一下双眼,脑中控制不住的浮现出那天的一幕!

陆已承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诺诺,都过去了,放松一点。”

顾一诺立即睁一双眼,朝他的怀里靠了过去。

最危险的时刻,在她身边的他,会拼了自己命去保护她,即使不在她的身边,他也会救她于危难之中,一次,又一次……

“已承,我好怕失去你,再也见不到你。”

“我也一样。”陆已承轻声回应。

顾一诺紧紧的抱着他,这一路都没再松开。

回到家里,吃货兴奋的迎了上来,围着顾一诺转个一停。太久太久没有看到主人了。

“吃货!”陆已承喝了一声。

吃货才退开一些,陆已承直接将起顾一诺,朝二楼的卧室走去。

今天老爷子也跟着一起出院,孙嫂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这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孙嫂的心里,万分愧疚,都没有好好的照顾一诺小姐和老爷子,自己又带着伤,还请了一个人反过来照顾她。

现在好了,她也好的差不多了,一诺小姐和老爷子一出院,她就能有机会,好好的照顾他们。

今天一早,孙嫂知道顾一诺和老爷子都会回家来,特意准备了好多好吃的,摆满了整整一桌。

陆已承抱着顾一诺,来到房间门口,突然停了一下脚步。

“怎么了?”顾一诺朝他轻声问道。

“有一个小惊喜。”

“什么惊喜?”顾一诺的心里,突然间好期待。

陆已承推开门,一股浓郁的花香,扑面而来,满屋子的鲜花,简直就是花的海洋!

房间里,还装饰了漂亮的灯,更加梦幻。

陆已承抱着顾一诺走了进去,两人置身于花海之中,这是顾一诺最喜欢的香槟玫瑰,眼前的这些,就是香槟玫瑰中,最极品的种类。

“老婆,我爱你。”

顾一诺突然抬起手,搂着他的脖子,主动献上一个香吻。

她真的太开心,太幸福了!而且快要感动哭了。

陆已承立即夺回主动权,抱着她的热烈的回应着她的吻,一边吻着一边朝一旁的床走去,直接将她放在床上,吻得越发缠绵……

孔一凡告诉他,至少半年,不能同房,简直就是在折磨他!

“已承!你冷静一点!”顾一诺好不容易,从他的热情中,挣扎出来,小双撑着他的胸膛,不停的喘息着。

“我很冷静。”

“不,不要再亲了。”

“老婆,连亲亲都不可以了?”

“我,我不舒服~胀了。”她感觉,她的衣服都有些湿了。

陆已承翻身靠在她的身边,勾起她的衣服,朝里面瞧去。

“别碰!把宝宝抱过来,该吃奶了。”

“他又没哭没叫,一定不饿,我倒有些饿了。”

“不,不不。”顾一诺推开他的手,立即坐了起来,因为动作太及,扯着伤口,小脸上露出一丝苦楚。

“诺诺,你不要急,小心一点。”陆已承连忙坐起来,看着她心担忧的询问道:“怎么,没事吧?”

“以后,你不许吃了,我现在又没有很胀,孩子吃完就可以了。”

“为什么?”这个福利,也要被剥夺了?

“在宝宝没有戒奶之前,你不许再碰我这里。”

突然,响起敲门声。

“大少,一诺小姐,小小少醒了,可能是饿了。”孙嫂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快去抱过来。”顾一诺推了一下陆已承。

陆已承站起来,将孩子从孙嫂怀里接过来。顾一诺换了一件舒服的睡衣,躺在床上搂着宝宝。

看着这小家伙吃奶的样子,小脚丫还拼命的往他的女人大腿上蹭,小不点一个,还挺有霸占欲。

什么时候,他的女人,成了这个小不点的专属了?

“听说,半岁就可以断奶了。”

“谁说的?”顾一诺抬头朝他询问道。

“我说的。”

“不行!最起码也要一岁半。”

“吃到这么大?”

“很大吗》”

“很大,大多了。”陆已承的目光,盯着某处。

顾一诺顿时明白,他所说的大是什么意思,直接朝他踹了一脚,“陆先生,你可以出去了,该忙什么忙什么吧。”

“我还等着,他吃饱了,把他抱出去,再和我自己的老婆亲热会。”

“我才不要和你亲热了!”

“老婆,不和老公亲热,这也属于家庭暴力。”

哪来的这些歪理?顾一诺瞪着他,“我问你,光亲热,就是不来正戏,这又算什么?”

陆已承愣住了,直接被问得哑口无言。

谁知,小女人又继续说道:“我又不是个木头!”

陆已承突然笑了起来,摸了摸她的脸颊,“我还不知道,原来你也这么想我。”

顾一诺的脸颊,控制不住红了起来,不敢和他正视。

“诺诺,我突然想知道,你想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

“你确定不告诉我?”

怎么这一个问题,带着一丝隐隐的威胁呢?

“我说了,以后能不折腾我了吗?”

“可以。”

“就像身体被掏空,却不能被填满。”

陆已承满意的笑了,简直满足的不要不要的,他还以为,虐的只有他一个人。

“诺诺,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

“什么感觉?”

“胀得满满的,就是无处填。”

顾一诺感觉,屋子时的气氛,说不出的暧昧,明明没有开暖气,都让人热的想要出汗,脸上更是一阵烧红。

这个话题,绝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外面,响起一阵车子熄火的声音,顾一诺朝陆已承望去,“应该是晚晚他们来了吧?你下楼去看看。”

“好。”陆已承起身,朝楼下走去。

------题外话------

夫妻俩,都成了老司机~一言不合就开车~

目前月票是276张,离三百还差一丢丢了~各位小仙女,二暖素不素要去准备加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