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女性富豪榜第一!/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已承脚步一顿,“什么线索。”

“有目击者称,见过两个男人驾驶着那辆车子,出现在云沿路!”

“立即让曹洋过去调查!”

“是!”

陆已承放下手机,目光微沉。

苏家!苏以菲!

“大少,一诺小姐醒了吗?我给她煲了一些汤。”孙嫂的声音突然响起。

陆已承朝厨房走过去,“醒了。”

门外,传来车子的声音,他朝窗外望去,靳司南和时御霆一起过来了,他端着汤站在客厅里等着。

珩珩第一个跑进来,朝陆已承打了个招呼,直接朝二楼跑去,他在这里住了那以久,早已经和自己的家一样了。

“你们先坐,我去给诺诺拿点吃的上去。”

“不用了,我们拿上去吧。”简慕晚立即把汤和点心接了过来,傅清笺一起朝楼上走去。

陆已承看着面前的两人,“我们去书房。”

“好。”靳司南和时御霆齐声回应。

来到书房,刚刚落坐,就开始谈正事。

这些天,陆已承天天守在医院里,沈家的事情,都是时御霆再盯着。

“苏家这一次,被我们断了羽翼,扑腾不出什么大浪来了,有可能,苏以溟的地位,都岌岌可危。”

时御霆不知道,陆已承还有什么打算,他总觉得,越来越摸不透现在的局势了。

靳司南坐直身子,“牵连这么大,苏家的人,现在是不会得到重用的,这个时候,是培植势力最好的时候。”

说完,抬眸看向陆已承,现在嫂子出院了,相信陆少,很快也会有动作了。

“这件事情,急不得。”陆已承淡声回应。

靳司南站起来,靠在一旁的桌子旁,“不管你是与苏家抗衡也好,还是要争一争那个位置,我都无条件的支持你。”

“我也是,鼎力支持。”

“先不说这个,今天我发现了车祸的一些线索。”

“什么线索?”靳司南急切的询问道。

“视频中,显示那辆车子,停在云沿路,现在已经找到目击者,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也就是说,只要找到那两个人,就能查出幕后主使!”

“太好了!”

“其实,我已经确定,幕后主使是谁了。”

陆已承的这一句话,让靳司南和时御霆同时愣住了。

“已经知道了?是谁?”

“这是蓄意谋杀,既然安排的这么周密,肯定提前计划好,我看了视频,发现一个可疑的地方。”

“半年多的视频,你就这么短的时间内,全看完了?”靳司南吃惊的询道,对于陆已承,他是不服不行。

不过,这好像不是重点!

“什么地方可疑?”时御霆轻声询问。

“我记下我们每一次去做产检的日子,在我们去医院前后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一辆红色的车子,有百分多六十以上的机率出现在那里。”

“查到这辆车子的主人了吗?”

“查到了,这辆车子的所有人,是苏以菲。”

“苏以菲!”靳司南马上就能确定,就是苏以菲,不会有错了!

就是那个女人,一天肖想陆少!恨不得把自己扒光了,躺到陆少的床上去!

“苏家的人?”时御霆没有靳司南了解苏以菲。

如果,这辆车子是别的什么人,倒还真没有那么肯定,竟然是苏家的,绝对跑不掉了!

“不用查了!我看直接弄死她算了!”

“阿南,不要冲动,苏以菲是苏家的人,而且她曾经在军区有过很高的职务,她要是死了,苏家一定不会罢休,对眼前的局势极为不利。”

靳司南抬头朝陆已承望去,如果,苏以菲不是苏家的人,苏家没有眼前这样的地位,他有一百种办法,让苏以菲死得悄无声息。

凡是敢动他的女人和孩子的,坟头草都得长几米高!现在的沈天姿就是个例子!

难道,真的要找到证据,用正常的手段来对付苏以菲?

“暂时不要动苏家的任何人。”陆已承轻声说道。

“陆少!”靳司南没有想到,陆已承竟然也能忍得下这口气。

哪怕现在有证据了,都还不要动吗?

陆已承现在,就算是找到证据,也不会动苏以菲,更不会走正常的手段,他要苏以菲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

顾一诺和简慕晚傅清笺在房间里,三个女人聊来聊去,话题都离不开孩子。

珩珩至从知道,是个小弟弟后,太受打击,现在还不敢相信,他等了那么几个月的媳妇,就这么没了。

看着这张小床上,睡着的小家伙,这么漂亮,不是个女孩,多可惜啊。

“笺笺,你们都结婚那么久了,有没有要孩子的打算?”

“我……”傅清笺有些尴尬。

“是不是已经在准备了?”

“这个事情,顺其自然吧。”

“对,的确是要顺其自然,说不定,下个月就有好消息了。”

“我没有那么着急。”傅清笺连忙解释。

顾一发现,被晚晚这么一逗,笺笺的脸色都红了,现在的笺笺和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完全像是两个人。

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孙嫂走了进来。

“一诺小姐,简小姐,傅小姐,可以下楼吃饭了。”

“好的,我们马上就来。”

“一诺,你可不可以?”

“没事的,老是闷房间里,也觉得不舒服,我和你们一起去。”

“好,我去把小家伙抱上,省得他醒了。”简慕晚转身,将宝宝抱了起来。

陆已承一见顾一诺一起走了出来,快步走过来,直接将她抱在怀里。

“我可以自己走。”顾一诺的脸微微变红,当着这么从人的面,他也一点都不避讳。

“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靳司南走到简慕晚身旁。

时御霆也走上前去,搂着自己的女人,一起朝楼下走去。

老爷子看着眼间的这三对,还真是让人羡慕。

简慕晚将宝宝放到客厅的小摇篮里,朝餐桌前走去。

孙嫂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摆满了一整桌,光是看着,就食欲大开。

“今天,就算是给宝宝摆个满月宴了,我以茶代洒,谢谢你们这段时间对一诺宝贝和小宝宝的照顾帮助。”老爷子率先举杯。

“老爷子,太客气了。”

“就是,我们与陆少是什么样交情?手足也不过如此。”

“看到你们三个能这样,我的心里也很欣慰。”老爷子笑着点点头。

一杯酒饮尽,屋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

这就是顾一诺想要的,不要什么排场,有最重要的人,陪在身边,简简单单的生活,足矣。

……

曹洋带着人,去云沿路一带继续调查。

通过目击者,找到了一家修理厂,这个修里厂很破旧,又偏僻,一看就不是什么正规的。

里面只有几个人,看起来懒懒散散的。

曹洋带着两人走进去,坐在柜台前的一个中年男子立即迎了上来。

“老板你好,是来买配件啊,还是修车啊?”

“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找谁啊?”老板一听不是生意上门,顿时没了兴趣,口气都没有刚刚的热情。

“你们这里,以前有一个叫阿四的修车工。”

“阿四啊,特么的那小子几天没有看到他了!”

“他只是个学徒,还有一个老师傅,正常和他走的最近,他们又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也一起失踪了,不知道是不是在哪个小地方,单干去了!”一旁的工作朝曹洋说道。

曹洋还是要这两人留下了那两人的联系方式。

找到手机号码过后,立即去查了这两人的身份信息。

这两个人,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两天后,曹洋突然接到电话,告诉他,这两个人有消息了!

……

陆已承坐在会议室里,听着各个项目的汇报。

这是他这么久,第一次来公司。

因为股份一直下跌的原因,公司的项目纷纷提前启动,经过这一个月的时间,股价终于稳定下来。

接下来,他的计划,就是一点一点收回股份。

公议结束,陆子睿跟着陆已承来到办公室。

“哥,我听说,你要把陆氏集团投入的资金全都连本带利的还回去,拿回爸妈手中股份?”

“是。”陆已承淡声回应。

“哥,我从来没有想过,继承家业,所以陆氏集团还一诺股份,没有必要分开,你这样做,妈妈她真的很伤心。”

“你告诉我,这有什么好伤心的?”

陆子睿顿时语塞。

“陆氏集团注资的时候,公司内部,就已经出现很大的问题,流动资金不断的减少,所投的项目,回报率不理想,如果,不停掉,拿钱来支持一诺股份,你告诉我,陆氏集团,现在会是什么样?”

陆子睿更加回答不上来。

他知道,陆氏集团注资,其实有有利可图的。

虽然,当时冒得风险大了一些,嘴上说着,陆氏集团和一股股份是一家,其实,爸妈的心里,也不是这么想的。

他感觉,自己都劝不下去了。

“如果,我陆氏集团亏损了,我绝不会这么做,现在来看,陆氏集团并没有任何损失,他们交出手里的股份,一诺股份的项目,继续与他们合作,两全其美,我有做出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吗?”

“没,没有。”陆子睿摇摇头。

突然陆已承的电话响了起来。

“陆少!找到那两个人了,刚刚从河里捞上来!”

“怎么回事?”

“据调查结果显示,是酒驾,连人带车,冲到河里,过了这么久,才被人发现,捞了上来。”

陆已承放下手机,目光微沉,做的真够干净。

现在的时局,不宜让苏家有什么大的动乱,所以,他只能先忍一忍,苏以菲现在,多活一天,以后所要承受的代价,就越重一倍!

除了苏以菲之外,他要让整个苏家,都付出惨痛的代价!

陆子睿看这种情况,知道这个话题不能再聊下去了。

其实,他也不太懂,妈妈这是怎么了!

口口声声的说爱着哥哥,现在感觉,好像与哥哥是立对的仇人一样。

……

转眼前,已经是隆冬。

顾一诺穿着一件小棉衣,配了一个围巾,走到门口,换上她的棉靴。

“一诺宝贝,外面那么冷,把这件羽绒服穿上,免得着凉了。”

“爷爷,不用了,你看外面太阳那么大。”

“不行,不行,你刚刚生完宝宝,最怕吹风感冒。”老爷子拿着羽绒服,走过去给顾一诺披在身上。

“顺便把这个帽子也带上。”

顾一诺看着这顶带着两上毛球的帽子,还可以把耳朵也捂上,是孙嫂亲手织的,陆大宝,珩珩,还有她,一人一个。

粉粉嫩嫩的羽绒服,毛茸茸的帽子,秒变小少女。

完全看不出,她已经是宝妈。

本来,也才二十多岁,懒得能掐出水来。

顾一诺一直休息了两个月,陆已承才准许她出门,她可是听话的,足足熬够了他规定的时间。

陆已承今天去一个项目的施工现场,所以提前走了,她起床洗漱吃早餐,又喂喂宝宝,已经八点多了。

“这样就可以了,早一点回来。”老爷子又交待了一句。

“好的,爷爷。”顾一诺一边答应着,一边朝外走去。

来到画室,她发现,门前被装饰了一番,好热闹的样子。一推开门,一个礼花喷出来,一旁的人,大声欢呼起来。

顾一诺吓了一跳,站在正中间。

不只有小唯他们,还有许瑞,卫风,竟然都在。

“你们,这是怎么了?”

“欢迎你啊!”许瑞笑着回应道。

“我不就来上个班吗,用得着这么隆重吗?”

“当然需要!诺姐,今天还是你的庆功宴!你看!”小唯立即拿起一本杂志,上面的封面,竟然是顾一诺的照片。

财经?

她竟然会上财经杂志?

国内女性财富榜,位居第一!

“这是什么时候排的?”她怎么不知道,她有这么有钱啊!

“就是这个月。总资产第一,最年轻,最有钱!就是我们的顾总!”卫风都感觉,好荣幸。

顾一诺知道这个榜,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总资产究竟有多少。

这个榜,竟然给她算的清清楚楚的。

“怎么办?看来,我得请客了!”

“耶!”一旁的人,顿时欢呼起来。

许瑞看着眼前的顾一诺,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这几个,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要去打扰她的生活,不要和她联系。

当他知道,她去医院路上,出了车祸的时候,他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然而,他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独自承受着这一切,那漫长的两天,他一次一次的在想,如果上天肯眷顾,他愿意替她去死。

还好,一切凶险,都熬过去了。

只要她好,他一切都好。

陆已承在医院里,守了那么久,他在医院外,也同样,守了那么久。

直到听到她醒过来,平安无事的消息,他才如释重负!

她出院了,在群里发消息,他盯着屏幕,看着她发出来的每一行字,字字都烙在他的心上。

他甚至,能感觉到,她初为人母的喜悦,能够感觉到,她发这条信息的时候,嘴角上扬的笑意。

他懂她,不比陆已承差多少分毫。

但是,她爱的人,是陆已承,不是他。

他可以静静的,守在她的身后,不去打扰她的幸福。看着他的幸福,他已经有了归宿。

肩膀一沉,许瑞从思绪中抽离,侧目朝身旁的卫风望去。

卫风搂着许瑞的肩膀,走到一旁的休息室。

其他人都围着顾一诺,笑着闹着,休息室里,就只有他们两个。

“都说,初恋是最难望的,但是,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卫风实在是不忍心,看着许瑞一人这么痛苦。

“不是初恋,是暗恋。”许瑞笑着回应。

“你这是何苦?”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题外话------

等着咱们的诺诺,碾压苏以菲吧~

大家如果不陋看的话,应该知道苏家有很大很大的秘密,不要骂陆少,不去解决苏以菲。

越是多活一天,苏以菲以后就越惨~拭目以待吧~

继续求票~看到你们投月票评价推荐送花打赏,二暖真的是幸福的不要不要的,谢我美丽的小仙女们~比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