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像个疯子!/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风愣愣的看着许瑞几秒,才恍然明白。

“如果,爱过一个人之后还可以再爱上另外一个人,那他之前所付出的,一定不爱。很可惜……我不可能再爱上别人。”

“瑞哥,卫总,找你们好久了,你们两个竟然躲到这里来了。”小唯推门而入,朝两人说道。

“你们选好地方了?”

“选好了!就等你们两个,就可以出发了!”

“走吧!”卫风搂着许瑞的肩膀,朝外走去。

顾一诺看着两人走出来,什么时候,这两人的关系,好到这种地步了!

“走喽!”

一行人,热热闹闹的朝外走去。

……

陆家

杜明兰握着手中财经杂志,封面上的照片,是当初千度公司出现危机的时候,顾一诺上台道歉的照片。

别人能登上这个杂志,不知道有多重视。

而顾一诺,就用了一张这样的照片就登了封面。

好像,她就是独得老天眷顾,所有的一切,她都能轻易拥有,轻轻松松的,就登上了富豪榜。

多少人,奋斗一辈子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成就!

“你以前,总是嫌弃顾家是攀附陆家的财势地位,我承认顾松博的确是这样的,但是现在,他已经一无所有了,小诺现在拥有的,是靠她自己打拼出来的。”

“打拼?她?”杜明兰嗤之以鼻。

“千度当初是已承投资一个亿买下来的!就连那个什么风盛公司,一定也是已承的投的钱,还有,那个画室,还有顾一诺买画那八千万,都是已承的!”

陆禀琛的眼底,隐隐有些怒气。现在的杜明兰简直就是个疯子,完全不讲理!

“难道,她现在有这样的身家,就没有靠她的实力吗?这么多年,你能将四千多万,滚成几个亿?”

“我……”杜明兰一时语塞。“如果没有已承,她顾一诺,什么都不是!”

“是!你说的对!你究竟明不明白,现在就连已承都是她的!他们是夫妻!不管是在感情还是法律面前,他们都是最亲的人!”

杜明兰突然愣住了,这一句话,好像是一桶冷水,迎头浇下!

恍然间,她仿佛明白了什么。

已承不是她的!他属于顾一诺!

她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从来就没有属于她过!

看着杜明兰的样子,陆禀琛走上前去,“明兰,看开一些吗,好吗?我们可以过得很幸福。”

“幸福?”杜明兰觉得,这些年,她没有体会到什么是幸福。

“你们当然幸福!”

老爷子幸福,已承对他比对她这个亲娘还亲!

然而,已承多少次出生入死,是老爷子亲手把他推出去的!

顾一诺也幸福,哪一个女人,不梦寐以求,嫁给已承这样的男人!

还有陆禀琛!

杜明兰抬头,看着陆禀琛。

他也幸福。

因为当年,他只知道做个孝子,听从老爷子的所有要求。

如果,当年陆禀琛不同意,能够站在她的立场上,老爷子能将已承带走吗?!

他们都很幸福!他们的幸福,都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的!

“要不,我带你去旅行,好好的放松一下心情,去我们结婚的时候,去过的地方,重新再走一遍,好不好?”

久久后,杜明兰的眼中才有几分松动,缓缓点点头。

“已承上一次和我们谈的,把股份出让的事情,我让人去安排,安排完了,我们就发出。”

“不!”杜明兰突然向疯了一样,站起来。

“我不会让出手中股份!你说要带我出去,就是哄着我把手里股份让出来?你们父子三人,加上顾一诺和老爷子,抱成团耍我一个是吗?”

“明兰,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知道了!这个家里,我才是多余的!”杜明兰说完,抬步朝外走去。

陆禀琛看着杜明兰的背影,一阵叹息。

……

F国

裴熠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飞离F国。

白聿的参政权,算是稳住了。

也许,戴莎女王没有孩子,也没有再嫁,身边的确是没有更得力的人选,又可以完全信任。

有她一手养的白聿,即使遭遇这样的弹劾,依然还能保住权力和地位。

哪怕是裴熠,也没有看出白聿与女王之间,有什么暧昧不明的关系。

他回去之后,还要继续交易手中的股份。

现在,想在国内与陆已承抗衡,完全捞不到什么好处。

……

白聿解开身上的扣子,朝房间内走去。

回到F国之后,他每天都穿着向往着公爵身份的华贵制服,人前,贵气绅士,人后,肮脏龌龊。

“亚斯。”

白聿解扣子的手,停顿了一下,转过身,将身后的女人搂在怀里。

对着这张让他恨透了的脸,狠狠的吻了下去。

他一定,要拿回军事指挥权!

……

经过长达一年多的治疗,米卿人的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现在她已经感觉到不到疼痛,能够恢复正常的生活。

每天清辰,威尔斯先生,都会在窗前,放上一束新鲜的郁金香。

这是米卿人最爱的花。

活动轮椅,朝窗前而去,从花瓶里,抽出一只花。

威尔斯先生走进来,看到这一幕。

他的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第一次见到米卿人的样子。

她拿着一支郁金香,翩翩起舞。

像一只翩然飞舞的蝴蝶!只是那一眼,他就确定,他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异国姑娘。

后来,才知道,她已经奉父母之命定婚。

她嫁给了顾松博,他再也没有离开那个城市,开了孤儿院,开了以慈善为目的医院。

他在她的眼里,是尊敬的威尔斯先生。

与别人一样,对他没有掺杂别的感情。

她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她,才将自己困在这座城。

米卿人缓缓转身,看到威尔斯先生的身影,朝他露出一丝笑意。威尔斯立即走上前,蹲在她面前。

米卿人伸出手,轻轻的整理着他的领结。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迷人。”

“你被我迷倒了吗?”

米卿人笑而不答。

那个年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太过含蓄,含蓄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已经喜欢上他。

她只知道,当时,如果她不嫁给顾松博,或许她的母亲,就会因为羞愧而抬不起头来,甚至会做出什么傻事。

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回忆往事。

“威尔,怎么不听你提起小雪?”米卿人突然询问道。

威尔斯先生面色微变,他没有想到,米卿人会突然提起这一点,隐瞒了她这么久,他的心里很愧疚。

本来想让威廉去一趟,了解事情的实情,威尔斯领地,又发生了一些突发件,他不在,威廉更不能随意离开,一直拖到今天。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米卿人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再次询问道。

“卿人,你听我慢慢说。”

“温蒂她,因为一项合作,回了一趟国内……”

“她回国了?”米卿人还没有听完,心里就有一丝诧异。

威尔斯先生被打断,没再继续讲下去,他不知道为什么卿人会突然质疑起来,

米卿人一直不愿意顾茗雪亲近的原因,就是因为顾茗雪的一些作为,太像顾松博,虽然顾茗雪装的很好,贪图名利的眼神与欲望,是掩盖不住的。

而且顾茗雪口口声声和她说,要斩断以前的一切,以后和她相依为命,好好的过完下半生的生活,转眼间,顾茗雪竟然回国了!

“卿人,怎么了?”

“她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

“她现在在哪?”米卿人真的不希望,她的女儿是这样的性格。

顾茗雪以威尔斯先生的养女回去的话,顾松博能不怀疑吗?

米卿人被威尔斯救回来,失去双腿,在这里平平静静的活了这么多年,就是希望,她出车祸前的一切,都沉封起来!永远也别再揭开!

“卿人,你冷静一点,听我说。”威尔斯觉得,这件事情隐瞒不住了,至从温蒂出事之后,他也一直想找机会,和卿人说这件事情。

但是,她因为癌细胞的原因,一直都在承受着病痛的折磨,他不忍心,让她再去承受这样的噩耗。

米卿人不再出声,等着威尔斯继续说下去。

威尔斯先生将白聿所说的,说给米卿人听。

“死了?”米卿人简直不敢相信,一时之间也接受不了这个消息。

这个事情,太突然了!

“卿人,你不要太伤心了!等你身体好一些,我就去派要调查清楚。”

不,她不伤心!奇怪的是,除了震惊之外,她一点也不伤心,就像是,听到一个与她无关的人,离世的消息一样。

难道,这么多年来,她将自己封闭起来,真的变得这么冷血了?

竟然连听到自己的女儿,死去的消息,都没有一点伤心难过?

见她一直不出声,威尔斯先生着急的拉着她的手。

“我没事。”米卿人终于回了一句,“威尔,我想静一静。”

“卿人,就让我留下来,陪陪你,好不好?”

米卿人没有出声,威尔斯先生缓缓站起来,将她抱到床上,“我就在外面,你需要的时候,就叫我。”

------题外话------

二更到~顺便说一声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